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市 >> 王洪岩, 男

王洪岩
王洪岩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3-30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09: 吉林省长春朝阳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洪岩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早晨六点多,王洪岩被从长春第一看守所拉到朝阳法院,秘密非法庭审八分钟,没有通知家属和律师,直到十一月六日律师会见才得知消息,法官是陈晓静、王亚楠、姜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8220.html

2018-10-21: 长春农安县一家三代十九年来遭受的迫害

十月十二日早八点左右,三十岁的王洪娜女士与父亲在家中被长春市汽车厂国保和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绑架、抢劫,家里只剩九十岁的爷爷奶奶,和被监狱迫害得行走都困难的母亲(王洪娜的妈妈)。王洪娜的二娘孙士英和一双儿女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原因是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的辽源市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现在王洪娜也下落不明,家人不知道她被劫持在何处。

一九九九年前,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杨树林乡法轮功学员王洪娜一家三代人学法轮功。九九年后,遭到中共与江氏集团的疯狂迫害,家中七人曾被非法关押,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家中老小十多年被骚扰、恐吓、非法关押、还受到流氓式的打击报复。王洪娜的父亲(王启学)遭非法拘留,母亲(杨淑梅)遭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长期绑床上打毒针、坐小板凳等残酷迫害,现已严重失忆、思维混乱、口齿不清、四肢不灵,已不能独立行走,见明慧网上相关报道《几经牢狱 杨淑梅被迫害失忆、几近瘫痪》。

王洪娜的二伯(王启波)曾多次遭绑架、骚扰、洗脑迫害,三次拘留,一次劳教,判刑七年,在吉林监狱惨遭酷刑迫害后冤死狱中,年仅四十七岁,见明慧网上相关报道《王启波生前惨遭迫害的事实》;二娘(孙士英),被非法拘禁两次,劫持强制洗脑两次,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并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二零一七年三月孙士英和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一家三口,遭到辽源市610、公安局,农安县国保、长春市局、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非法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

一家三代人十九年中遭受邪恶暴力殴打、骚扰恐吓、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人们更加看清邪恶的谎言与一切怕曝光的迫害手段,在正与邪的较量中,见证了“真、善、忍”的永恒。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1/长春农安县一家三代十九年来遭受的迫害-376039.html

2018-09-26: 长春朝阳区法院欲偷偷开庭迫害法轮功学员

9月25日,吉林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对金燕等法轮功学员开庭。朝阳区法院目前非法起诉多名法轮功学员,韩冰被非法偷偷开完庭。从看守所出来的犯人那里得知,韩冰已被非法开庭。

孙士英、王洪艳、王洪岩母子三人和车平平,现在面临朝阳区法院不通知家属与律师的情况下欲非法偷偷开庭。孙士英、王洪艳、王洪岩母子三人被非法关押18个月,金燕被非法关押6个多月,车平平被非法关押7个多月。

希望长春公检法司人员早日明真相,不要继续维持江泽民时期的迫害充当江泽民替罪羊与陪葬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6/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4919.html

2018-08-09: 长春孙士英被构陷 家人和律师会见、阅卷受阻

律师会见当事人是理所当然的权利,当事人请律师也是受法律保障的权利,而长春朝阳区法院和第四看守所却公然违法,践踏现行法律,刁难、阻挠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一家三口和律师会见和阅卷。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长春法轮功学员孙士英和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母子三人被警察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已十七个月,孙士英的丈夫王启波已于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故律师委托都由孙士英的小姑子办理。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下午,王洪艳的律师冒着长春少有的摄氏三十七度的高温,来到长春第四看守所递交手续会见,办事人员说王洪艳的姑姑委托不行,必须直系亲属,让律师到所在地司法局备案,不能会见。

八月三日下午一点,律师再次来到长春第四看守所,用王洪艳母亲孙士英的委托要求会见,但办事警察仍刁难、阻挠,其中一人姓范,最后打电话到律师当地司法局告状,律师据理力争,明确告诉看守所警察,你们是在执行违法工作。僵持到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才终于见到当事人。

王洪艳七月十四日收到朝阳区法院姜辉法官的非法起诉书,并强行指派律师给王洪艳做有罪辩护,王洪艳拒绝,并说我有律师,做无罪辩护。姜辉说“有罪无罪不是你说的算,法轮功(学员)不许请外地律师上庭。”

为此王洪艳的堂妹于八月七日依法到朝阳区法院找姜辉申请作亲友辩护人,法院门口,电话中姜辉要求去当地司法局备案,同辩护内容一起提交。当家属问这个要求有法律条文吗,姜辉答没有法律条文,(对待)法轮功不需要法律依据,已经给王洪艳请律师了。家属说我们有律师,姜辉说法轮功(学员)不许请外地律师,然后挂了电话,再打不接听。

八月六日上午,孙士英律师来到长春第四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警察以律师带出孙士英委托书为由,恐吓威胁律师,又要找律师当地司法局,迫使律师没能见到当事人,且不能继续担任孙士英辩护律师。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王洪岩收到非法起诉书,七月二十三日,律师到朝阳区要求阅卷,电话中一名女法官要求律师到当地司法局开证明备案,拒绝接收律师递交辩护手续。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刑事被告人有权获得律师辩护。为此最高法院司法部还于二零一七年底专项出台规定《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进一步强调,全面覆盖和保障刑事案件中的被告人获得律师辩护。

律师接受孙士英亲属委托,并征得孙士英一家三口本人同意,担任其辩护人,在进入法院审理之前,律师会见、阅卷、提供证据和辩护意见等辩护权基本都得到了保障,可是进法入法院审判阶段,长春市朝阳区法院贺维民、姜辉等法官无故拒绝律师履行辩护职责,拒绝律师阅卷、拒不向辩护律师送达起诉书、拒不接待和受理律师提交的辩护函和委托书等辩护手续文件。法官的行为严重滥权枉法,剥夺孙士英一家三口的辩护权;严重超期羁押,超审限办案。从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绑架,到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才到法院阶段。

且检察院同案,到法院却将一家三口案件分开办理,即使法庭上也不让见面,违背人性天理。

获得律师辩护,是《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被告人权利;保障律师辩护,是《刑事诉讼法》、《法官法》、《公务员法》规定的法官职责和义务。这是公正司法的常识常理。

长春朝阳区法院和第四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执法犯法,充当迫害政策的替罪羊,当迫害法轮功运动结束时,这些人的路在何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9/长春孙士英被构陷-家人和律师会见、阅卷受阻-372249.html

2018-07-28: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剥夺孙士英的律师阅卷权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士英母子三人被非法关押至今已有16个多月,2018年7月16日被非法构陷到朝阳区法院立案,办案人是贺维民,责任法官姜辉。2018年7月23日,律师来到朝阳区法院要求阅卷,一女法官电话里说让律师到司法局开证明,拒接律师手续,非法剥夺律师阅卷权。

孙士英一家善心收留了一位因修炼法轮功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冤狱9年刚刚刑满释放的60多岁的吕永珍老人。2017年3月6日晚10点,辽源市“610”(防范办)、国保伙同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区公安分局及宽城区兰家派出所、孟家派出所、农安县国保等相关部门非法到孙士英家中,将孙士英、王洪岩、王洪艳绑架、非法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

2017年4月13日宽城区检察院将孙士英与儿子、女儿一家三口批捕。2017年6月初得知送至朝阳区检察院。这期间退回宽城区分局两次,宽城分局继续非法构陷至朝阳区检察院。2017年11月朝阳区公诉人吕金明说送至朝阳区法院,间隔7个多月没有音信,2018年7月16日在朝阳区法院查到非法构陷案卷。

孙士英的丈夫(王启波)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7年,在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现遗孀母子三人又因行善被非法关押至今16个多月,年近九旬的老人期盼亲人回家。

现老百姓联名按手印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孙士英母子平安回家。请所有海内外正义人士帮助制止这场非人性、血腥的迫害;也希望参与迫害的警察们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将来着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8/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1716.html

2018-04-18: 吉林省长春市学员孙士英母子三人再被构陷到法院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母子三人,因收留一位老年学员,于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被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辽源市610、农安县国保绑架。孙士英与女儿王洪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儿子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长春朝阳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吕金明负责此构陷案。此案曾被朝阳区检察院退回到宽城区公安分局一次,后又被宽城区公安分局构陷到检察院。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发现案件已经被非法移至朝阳区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8/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4273.html

2018-04-01: 长春母子三人行善被劫持一年多 民众联名呼吁释放

因为收留辽源市一位遭九年冤狱刚刚出狱的老太太,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母子三人,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带一大帮警察抢劫、绑架、构陷,至今已经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现在,老百姓联名按手印呼吁立即无罪释放,让孙士英母子平安回家。

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公诉人吕金明说将“案子”送至朝阳区法院,期间家属经常到检察院、法院询问情况,要求放人,间隔两个多月后,三月二十八日在朝阳区法院查到“案子”。

孙士英是小学教师,丈夫王启波生前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是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一家人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居无定所。丈夫王启波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冤死狱中。

辽源市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残忍迫害,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冤狱期满释放当天,辽源610串通监狱图谋继续非法关押吕永珍未遂。孙士英女士一家善心收留了吕永珍女士。期间吕永珍打电话给她家人,告诉家人不用担心,过几天调养后就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十点,辽源市“610”(防范办)、国保伙同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区公安分局及宽城区兰家派出所、孟家派出所、农安县国保等相关部门非法到孙士英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屋便将孙士英母女不容分说按倒在地,并给她们强行戴上背铐,当场抢劫走两台电脑、平板、一台喷墨打印机、法轮功书籍、身份证、护照、手机、现金等私人物品,至今没给扣押物品清单。

随后,孙士英、女儿王洪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儿子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家属奔走与相关部门要求释放,宽城分局、兰家派出所、宽城区检察院、长春市检察院,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

六月二日,孙士英母子三人被警察以家里有法轮功书籍、资料为名,被非法构陷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公诉人是吕金明。家属请律师从法律角度要求无罪释放、控告他们程序违法。三位律师都已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阅卷,并要求检察院依法撤诉。

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长春市朝阳区公诉人吕金明声称“案子”送至朝阳区法院。两个多月后,三月二十三日才在朝阳区法院查到所谓“案子”。

孙士英母子三人被非法关押至今一年多之久,年近九旬的老人期盼亲人回家。新年是家人团圆的日子,老人想念儿媳孙子、孙女,过年那天,老人一直唉声叹气,忍不住哭了。

现老百姓联名按手印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孙士英母子平安回家。请所有海内外正义人士帮助制止这场非人性、血腥的迫害;也希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看清形势,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将来着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长春母子三人行善被劫持一年多-民众联名呼吁释放-363599.html

2018-01-27: 吉林省长春市孙士英母子三人遭迫害近期情况

吉林省长春市孙士英、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因为收留遭受九年冤狱刚出狱的六十多岁的吕永珍老人,2017年3月6日晚十点多被辽源市防范办人员及长春市市局、宽城区分局、兰家派出所、农安县国保警察等绑架、抄家。警察进屋未出示任何证件,至今没给家属扣押物品清单,现已家里有大法资料为名非法刑事拘留,孙士英与女儿王洪艳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儿子王洪岩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有十个多月。6月初非法送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公诉人吕金明。家属为孙士英母子三人聘请维权律师,并递交不起诉法律意见书,家属经常与检察院打电话沟通要求不起诉。现已在朝阳区检察院半年多,近日孙士英律师到朝阳区检察院查询,公诉人吕金明说,已上报到朝阳区法院。孙士英的公婆已近九十岁,两位老人着急上火,急盼儿媳、孙子、孙女回家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7/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0149.html

2017-11-05: 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

长春市农安县杨树林乡有一户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家,主人王启波被迫害致死,妻子孙士英、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因为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六十多岁的辽源市老太太,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带一大帮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刑事拘留,至今被非法关押七月余。家里已近九十岁的老人以泪洗面。

王启波原本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的职工,患有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妻子孙士英原是小学教师,患有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夫妻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夫妻互相尊重,孝敬父母,遇事为他人着想,工作中不贪不占、尽职尽责,得到同事、学生家长、乡亲们的好评。

王启波、孙士英夫妻二人的病症不治自愈,两个孩子也相继走入修炼,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乡亲邻里看到他们家的变化都很羡慕,有很多人走入修炼。在当时也是茶余饭后的佳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法轮功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对法轮功栽赃陷害,中共媒体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播放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使中国百姓听信谎言,蒙蔽受骗。一时间乌云压顶,在这种迫害的环境中,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王启波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
行善又遭绑架构陷

孙士英与一双儿女及整个家族从漫长十八年的迫害中走过来,所经历的凄楚与坚忍是难以想象的,现在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他们没有因为惨无人道的迫害而愤世,没有因为社会无辜不公的摧残而消沉、堕落,他们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忍让宽容,不怨不恨。王洪岩学业有成,是一名优秀软件高级工程师,业绩出色,是单位一项目经理,德才兼备,年轻有为,接触过他的人无不称赞。

王洪艳在一超市收银,得到老板赏识、信任,过年时,给王洪艳一千元的奖金和物品。老板说,所有钱物都交给她处理,我什么都不用操心。

然而揪心的事情再次发生: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那天是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吕永珍女士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日子。孙士英一家人出于善心,顶着压力收留了62岁的吕永珍女士。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残忍迫害,如:吊挂、抻床、毒打、四肢被绑上绳子悬空抻起、警察还叫一个人趴在吕永珍身上压。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十点,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辽源市610、国保,农安县国保等一大帮人非法绑架、抄家,这些人进屋后,未出示警察证、搜查证件,不容分说直接将孙士英母子按倒在地,并给她们强行戴上背铐,接着便强行搜查家里所有物品。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刚刚出狱的吕永珍老人(现已回到家中),和王洪岩的婶婶,其婶婶因修炼法轮功曾在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头脑理智不清,失忆状态,宽城区公安局非法以取保候审形式通知家属接人,并索要二千元押金放人。

现在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王洪艳与母亲孙士英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至今已有七个多月。目前所谓“案件”仍在长春朝阳区检察院公诉科处滞留(主要办案人叫吕金明),此案曾被检察院退回到宽城区分局一次,后又被分局送到检察院。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家人亲友在四处奔走呼吁所参与抓捕孙士英母子三人的警察,以及参与审查此案的检察院人员,秉持公正,维护这个社会急需的善良,让孙士英母子三人回家。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正、公平的生活环境。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宪法和法律依法办事,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

请所有海内外正义人士帮助制止这场非人性、血腥的迫害;也希望参与迫害的警察们看清形势,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将来着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356353.html

2017-08-16: 吉林省长春市孙士英母子三人仍被非法关押补充

8月14日上午孙士英已近九十岁的婆婆来到宽城区兰家派出所要儿媳、孙子、孙女,他们推脱,说是宽城分局办的案,家属说你们参与提审了,王俊民和钟亚明等都参与了,所以我们家属就得找你们这。后找到所长说,所长说他们说的不算,让找宽城区分局。给宽城分局国保队长王殿才打电话,他说“谁说我是办案人了,我不是,谁说的。”反复几句就挂了,再打不接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6/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2564.html#1781523221-8

2017-07-25: 丈夫被迫害致死 孙士英及子女行善又遭绑架构陷

因为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母子三人,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带一大帮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刑事拘留,并构陷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家里已近九十岁两位老人以泪洗面,着急上火,盼亲人回家。

孙士英一家出于同情,做好事、行善,却又遭到如此迫害。孙士英的丈夫王启波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冤死狱中。

辽源市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残忍迫害,如:吊挂、抻床、毒打、四肢被绑上绳子悬空抻起、警察还叫一个人爬在吕永珍身上压。吕永珍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冤狱期满释放当天,辽源610串通监狱图谋继续非法关押吕永珍未遂。孙士英女士一家顶着压力收留了吕永珍女士。期间吕永珍打电话给她家人,告诉家人不用担心,过几天调养后就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十点,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辽源市610、国保,农安县国保等一大帮人非法绑架、抄家,这些人进屋后,未出示警察证、搜查证件,不容分说直接将孙士英母子按倒在地,并给她们强行戴上背铐,接着便强行搜查家里所有物品。至今没有扣押物品清单。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刚刚在吉林女子监狱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吕永珍老人(吕永珍老人现已回到家中),和王洪岩的婶婶,其婶婶因修炼法轮功曾在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头脑理智不清,失忆状态,宽城区公安局非法以取保候审形式通知家属接人,并索要二千元押金放人。

现在孙士英、女儿王洪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儿子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六月二日被警察以家里有法轮功书籍、资料为名,被非法用刑法三百条定罪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构陷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

家属为孙士英母子三人聘请律师从法律角度要求无罪释放、控告他们程序违法。三位律师都以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阅卷,并要求检察院依法撤诉。

三月十三日家属到宽城公安分局去找办案人是谁,和所要拘留通知书、扣押物品清单,行使家属应有的合法权益。宽城公安分局看门的不让进院,家属给宽城公安分局一姓王的警察打电话,王姓警察推脱,开会呢,爱找谁找谁,家属再打电话就不接。宽城公安分局门口信访办屋里人说:“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态度蛮横,往出推家属。办案人不接见家属互相推脱。

三月十五日家属陪同律师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王洪岩,第一看守所违法不让律师会见。三月十六日家属来到宽城区公安分局,仍然不让进大门,家属理论,门卫说家属闹事,找人驱赶。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王洪岩的律师来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王洪岩,看守所不让会见,律师与看守所经过一天多的交涉,在三月二十九日律师得以会见当事人王洪岩

四月十日孙士英家属到长春市检察院、宽城区检察院、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公安分局要人,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不给家属任何说法,并说愿上哪找上哪找。

四月十四日上午,兰家派出所警察电话通知家属,说三人已被宽城区检察院批捕。宽城区公安分局以家里有大法资料继续非法关押、构陷孙士英母子三人,四月十三日宽城区检察院将孙士英与儿子、女儿一家三口非法批捕。

四月二十八日,王洪岩的律师到宽城区检察院递交了解除批捕决议,要求宽城分局放人。后又来到宽城分局,分局不让律师进大门,说是兰家派出所办案,律师来到兰家派出所,兰家派出所说不归他们管,让去市局,他们互相推脱。

五月十日,律师会见了孙士英,并向相关部门邮寄了控告办案单位程序违法的法律文书。期间家属奔走与相关部门,宽城分局、兰家派出所、宽城区检察院、长春市检察院,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

六月五日得知构陷他们的所谓“案子”已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在六月二日,长春市检察院将案子非法移交到孙士英母子三人住所管辖地朝阳区检察院公诉科,公诉人是吕金明。

孙士英本是小学教师,丈夫王启波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在修炼法轮功前,孙士英患有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他们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夫妻互相尊重,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得到学生家长和乡亲们一致好评。孙士英的病症不治自愈。王启波原有的皮肤过敏、胃炎等病不翼而飞,工作中不贪不占、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而且她们孝敬父母,凡事为他人着想,整个家庭生活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氛围中。乡亲邻里看到他们家的变化都很羡慕!

然而,九九年江泽民利用国家手中权力非法迫害法轮功,结束了这个家庭的美满幸福,并使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王启波与孙士英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后,家中一度没有任何收入。一到所谓“敏感日”,当地乡党委、派出所、本单位主任等车来人往骚扰、监视、监控、抄家、恐吓等。在各种压力面前,读高中的女儿被迫辍学;儿子考上大学那年夫妻都被劫持入狱,承受学费很艰难。一家人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被迫低价卖掉房屋,背井离乡,居无定所。

孙士英女士也被非法拘禁两次,劫持强制洗脑两次,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并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丈夫王启波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儿子上大学都没来的及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吉林监狱就强行火化了遗体。而且一到所谓“敏感日”,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并没放过他们家,骚扰、恐吓不断。

现孙士英的公婆已年近九十岁高龄,至今提起儿子,老人就泪流满面,说想儿子呀!现在儿媳、孙子、孙女一家三口又被非法关押刑拘,两位老人心急如焚,难以平静。儿子虽已去世,但儿媳、孙子、孙女对两位老人体贴、孝顺,孙子、孙女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没有因为家庭的遭遇而堕落,孙子王洪岩学业有成,是一名优秀高级工程师,业绩出色,是单位一项目经理,德才兼备,年轻有为,接触过他的人无不称赞;孙女在一超市收银,得到老板的信任,过年时,给王洪艳一千元的奖金和物品。老板说,所有钱物都交给她处理,我什么都不用操心。老板很关注她,盼她早日回来。

王启波一家所承受的迫害并不是语言所能描述的,但这只是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家庭所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5/丈夫被迫害致死-孙士英及子女行善又遭绑架构陷-351607.html

2017-06-05: 长春孙士英母子三人遭迫害近况

长春法轮功学员孙士英及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被非法批捕的案子,已被宽城区检察院推到宽城区分局,理由是案子不归宽城区检察院管辖。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5/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49177.html

2017-05-16: 吉林省辽源孙士英、王洪艳、王洪岩一家三口仍被非法关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6/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8226.html

2017-05-07: 长春孙士英及儿子、女儿被非法批捕

现住长春市的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一家三口,因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的辽源市六十多岁吕永珍老人,在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公安局,农安县国保、长春市局、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绑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一台新喷墨打印机、电脑、平板、手机等私有物品。

现在,宽城区公安分局以家里有大法资料继续非法关押、构陷,四月十三日宽城区检察院将孙士英与儿子、女儿一家三口非法批捕。

四月二十八日,律师到宽城区检察院递交了解除批捕决议,要求宽城分局放人,宽城分局不让律师进大门,说是兰家派出所办案,律师来到兰家派出所,兰家派出所说不归他们管,让去市局,互相推脱。

孙士英一家人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居无定所。丈夫王启波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冤死狱中。

现孙士英的公婆已年近九十岁高龄,至今提起儿子,老人就泪流满面,说想儿子呀!可想作为父母失去儿子的揪心之痛,现在儿媳、孙子、孙女一家三口又被非法关押刑拘,俩位老人心急如焚,难以自已。儿媳对俩位老人体贴、孝顺,老人爱吃什么给买什么,孙子、孙女更是老人的心尖,孙子、孙女诚实、善良,尊敬长辈,工作诚恳、认真、优秀,这些年来与母亲相依为命,承受精神与经济上的压力,其艰辛可想而知。

孙士英是小学教师,王启波生前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在修炼法轮功前,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走入修炼后,他们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孙士英的病症不治自愈。王启波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不翼而飞,工作中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

这一家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有错,不管检察官还是警官,都不应该给好人定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7/长春孙士英及儿子、女儿被非法批捕-346907.html

2017-04-17: 长春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女儿遭非法批捕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孙士英和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2017年3月6日被长春市市局、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警察绑架。4月14日上午,兰家派出所警察电话通知家属,说三人已被宽城区检察院批捕。

孙士英的丈夫王启波在2007年3月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7/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5733.html

2017-03-19: 丈夫被迫害致死 孙士英及子女又遭绑架

吉林省农安县王启波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冤死狱中。

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上午,长春市宽城区分局警察闯入到法轮功学员孙士英(王启波妻子)家非法抄家,并绑架孙士英和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还有被吉林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吕永珍、和其孩子的婶婶,因其婶婶不能行走,头脑不清,宽城区公安局通知家属接人,并所要2000元押金。

62岁的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迫害,如:吊挂、抻床、毒打、四肢被绑上绳子悬空抻起、警察还叫一个人爬在吕永珍身上压,极其残忍,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吕永珍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冤狱期满释放当天,被当地“610”串通监狱劫走,亲友当时未能见面。后来,吕永珍平安脱险,才几天又遭绑架。

现在孙士英与女儿王洪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儿子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3月13日,家属到宽城区公安分局去找,问办案人是谁,要拘留通知书、扣押物品清单,行使家属应有的合法权益。宽城公安分局看门的不让进院,家属给宽城公安分局一姓王的警察打电话,王姓警察推脱,开会呢,爱找谁找谁,家属再打电话就不接。宽城公安分局门口信访办屋里人说:“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态度蛮横,往出推家属。办案人不接见家属互相推脱。

3月15日,家属陪同律师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王洪岩,第一看守所违法不让律师会见。3月16日家属来到宽城区公安分局,仍然不让进大门,家属理论,门卫说家属闹事,找人驱赶。

王启波生前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孙士英是小学教师,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在修炼法轮功前,家庭矛盾突出,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走入修炼后,他们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孙士英的病症不治自愈。王启波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不翼而飞,工作中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之中。

然而,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结束了这个家庭的美满幸福,并使其家破人亡。王启波与孙士英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后,家中一度没有任何收入。一到所谓“敏感日”,当地乡党委、派出所、本单位主任等车来人往骚扰、监视、监控、抄家、恐吓等。在各种压力面前,读高中的女儿被迫辍学;儿子考上大学那年夫妻都被劫持入狱,学费艰难。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启波被吉林监狱非法迫害致死,儿子上大学都没来的及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就被吉林监狱强行火化了。可想当时的情景是多么的让人悲悯与痛苦。可是一到所谓“敏感日”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并没放过他们家,因屡遭骚扰、绑架,被迫低价卖掉房屋,背井离乡,居无定所,艰难处境可想而知。

王启波的父母现已是八十多岁已近九十岁高龄老人了,儿子被迫害致死,现在老人的儿媳、孙子、孙女又被非法关押迫害,两位老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与压力。王启波家所承受的迫害并不是语言所能描述的,但这只是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家庭所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9/丈夫被迫害致死-孙士英及子女又遭绑架-344465.html

2017-03-18: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士英及儿女被绑架情况补充

吉林省长春农安法轮功学员孙士英及她的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2017年3月7日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局绑架。3月13日家属到宽城公安分局去找办案人是谁,和所要拘留通知书、扣押物品清单,行使家属应有的合法权益。宽城公安分局看门的不让进院,家属给宽城公安分局一姓王的警察打电话,王姓警察推脱,开会呢,爱找谁找谁,家属再打电话就不接。宽城公安分局门口信访办屋里人说:“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态度蛮横,往出推家属。办案人不接见家属互相推脱。3月15日家属陪同律师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王洪岩,第一看守所违法不让律师会见。3月16日家属来到宽城区公安分局,仍然不让进大门,家属理论,门卫说家属闹事,找人驱赶。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8/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4405.html

2007-03-31: 大法弟子王启波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司法厅长监督火化

王启波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王启波,男,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妻子孙士英是小学教师,在他们修炼大法前二人经常吵架,家庭矛盾突出。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修炼后,他们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孙士英的病症不治自愈,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之中。然而,邪恶的无理而疯狂的迫害,结束了这个家庭的美满幸福。

1999年7月,杨树林派出所以组织本地大法弟子去长春上访为由,将王启波绑架至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年。9 月27日,邪党乡政府人员以有人上访为由,将王启波、孙士英等20多名法轮功学员骗到党校强制洗脑,期间进行毒打,逼迫写保证书。乡邪党书记马宝林、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因王启波拒绝签字,把他劫持至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左右。后来孙士英等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后由当地不法人员押回,在拘留所非法关押20天后,被乡政府直接劫持至乡党校非法关押10多天,并勒索1000元“接人费”。从此以后,王启波、孙士英均被迫离职,没有经济来源。

2000年2月28日,恶警又将王启波绑架至派出所,当晚,姜喜明等人毒打他后,把他送至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几天后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

2001年7月6日,王启波的儿子因撒传单,被蹲点恶人扣押,后派出所六七人到王家抓人,王拒绝开门,恶警王明章、王胖子等撬开窗子铁筋,强行入室,因王启波、孙士英不配合恶警,恶警姜兴洲强行拖不动,就动手拽头发,王的二姐(非修炼人)看到打王启波,与恶警争执,也被恶警强行带走。当时恶警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强行抢走,当晚,被抓的人除王启波的老姨外,均遭毒打。王的二姐被打的眼皮发青,嘴唇发紫,不能行走。第二天,都被送往农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下午,恶警到王家搜书,拔了锅,捅了棚,敲炉筒,掀炕席,疯狂至极。

2002年7月13日,杨树林派出所新所长王平领着前郭县公安局吴局长和两个持枪的恶警到王家绑架抓人。在家属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时,他们支支吾吾,不能回答,并持枪威胁,将王启波强行带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年底,将王秘密非法判刑7年,送往吉林省监狱继续迫害。

2003年3月12日,恶警张亚明领着几人,自称是公安局的人,将王启波的妻子、王启波的大姐等人绑架。王的妻子在农安拘留所绝食十天后,保外就医回家;王的大姐被送往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同年11月12日,派出所当时所长王凤堂、冷副所长,恶警张亚明等人再次将王启波的妻子孙士英绑架,劫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家中只剩两个念书的孩子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1/151878.html

长春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8-12-27: 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
吉林省政法委
吉林省政法委书记胡家福兼吉林省公安厅长;胡家福
吉林省政法委书记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806号,邮编:130051
吉林省省委政法委:0431--88902561

吉林省省公安厅总机:0431--82098000、0431-82098114 0431-82752820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577号;邮编130051

吉林省政法委610办公室 办 0431-8905959
610头目:麻东升 13894850177

长春市政法委
长春市政法委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大街2626号 长春市政法委 邮编:130041
长春市政法委书记李祥、
副书记刘际阳?13069136688、副书记张新苏 13304333633
长春市政法委办公室 0431-88951465 0431-88991227 0431-88991018 0431-88991023
电话:0431-88926066 0431-88908186 0431-88908212
0431-88991218 传真:0431-88991278
长春市委政法610
610副头目:李刚 13614474999
长春市公安局 长春市公安局地址:人民大街2627号邮政编码:130051
www.ccga.gov.cn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0431-88908095、0431-88908082、0431- 88927558、88981704,值班:88989110传真:88982841
吕锋 局长 18043000050
姜宏亮 副局长 15904418018
梁文成 警务指挥部主任 15904400298
周航 指挥调度处处长 13354303317
李容彬 指挥调度处副处长 15904400577
王志学 指挥调度处副处长 15904400606
长春市国保大队 高军 队长 13514493355 15904402839
国保 高鹏 二中队队长 1335150682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