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 >> 王启波(王洪艳父亲)(王洪娜的二伯), 男, 47

王启波(王洪艳父亲)(王洪娜的二伯)
王启波(王洪艳父亲)(王洪娜的二伯)
个人情况: 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
个人近况: 2007年3月28日 迫害致死 (2007-04-2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7-05-07
家庭成员: 儿女: 王洪岩 王洪艳 王洪娜(王红娜)
夫妻/父母: 孙士英(王洪艳母亲) 王启波(王洪艳父亲)(王洪娜的二伯)
兄弟姐妹/伯父母: 王启学(王洪娜的父亲) 杨树梅(杨淑梅)(王洪娜母亲)

王启波去世当时鼻孔及口腔都有血迹、整个脸部青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21: 长春农安县一家三代十九年来遭受的迫害

十月十二日早八点左右,三十岁的王洪娜女士与父亲在家中被长春市汽车厂国保和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绑架、抢劫,家里只剩九十岁的爷爷奶奶,和被监狱迫害得行走都困难的母亲(王洪娜的妈妈)。王洪娜的二娘孙士英和一双儿女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原因是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的辽源市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现在王洪娜也下落不明,家人不知道她被劫持在何处。

一九九九年前,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杨树林乡法轮功学员王洪娜一家三代人学法轮功。九九年后,遭到中共与江氏集团的疯狂迫害,家中七人曾被非法关押,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家中老小十多年被骚扰、恐吓、非法关押、还受到流氓式的打击报复。王洪娜的父亲(王启学)遭非法拘留,母亲(杨淑梅)遭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长期绑床上打毒针、坐小板凳等残酷迫害,现已严重失忆、思维混乱、口齿不清、四肢不灵,已不能独立行走,见明慧网上相关报道《几经牢狱 杨淑梅被迫害失忆、几近瘫痪》。

王洪娜的二伯王启波)曾多次遭绑架、骚扰、洗脑迫害,三次拘留,一次劳教,判刑七年,在吉林监狱惨遭酷刑迫害后冤死狱中,年仅四十七岁,见明慧网上相关报道《王启波生前惨遭迫害的事实》;二娘(孙士英),被非法拘禁两次,劫持强制洗脑两次,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并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二零一七年三月孙士英和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一家三口,遭到辽源市610、公安局,农安县国保、长春市局、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非法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

一家三代人十九年中遭受邪恶暴力殴打、骚扰恐吓、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人们更加看清邪恶的谎言与一切怕曝光的迫害手段,在正与邪的较量中,见证了“真、善、忍”的永恒。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1/长春农安县一家三代十九年来遭受的迫害-376039.html

2017-11-05: 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

长春市农安县杨树林乡有一户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家,主人王启波被迫害致死,妻子孙士英、女儿王洪艳、儿子王洪岩,因为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六十多岁的辽源市老太太,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带一大帮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刑事拘留,至今被非法关押七月余。家里已近九十岁的老人以泪洗面。

王启波原本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的职工,患有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妻子孙士英原是小学教师,患有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夫妻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夫妻互相尊重,孝敬父母,遇事为他人着想,工作中不贪不占、尽职尽责,得到同事、学生家长、乡亲们的好评。

王启波、孙士英夫妻二人的病症不治自愈,两个孩子也相继走入修炼,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乡亲邻里看到他们家的变化都很羡慕,有很多人走入修炼。在当时也是茶余饭后的佳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法轮功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对法轮功栽赃陷害,中共媒体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播放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使中国百姓听信谎言,蒙蔽受骗。一时间乌云压顶,在这种迫害的环境中,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王启波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多次非法关押、毒打、劳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强行绑架王启波到乡党校强迫洗脑,强制坐水泥地上,在院内跑步,不让睡觉、长时间举着胳膊“抱轮”。九月二十七日晚,乡党委书记马宝林,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将其从乡党校绑架到县拘留所。王启波遭派出所警员毒打,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碎。在拘留期间,被强迫扛豆袋子,挑豆子等,每天都干超体力的劳动,被非法拘留六十多天后,强迫交伙食费一千四百元。王启波与孙士英被单位开除公职,截断经济来源。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当地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警员再次将王启波绑架。因拒绝戴手铐,遭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司机曹东子等毒打,后送至农安县拘留所,几天后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苇子沟劳教期间,管教指使犯人用铺板子砍王启波的臀部,四月份从冰冷的水里捞石头,冻得浑身发抖。后又转入长春奋进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半夜十一、二点,杨树林乡派出所六、七人到王家抓人,王启波拒绝开门,僵持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就撬开窗子铁筋,强行入室非法绑架,因王启波、孙士英不配合,拖不动就动手拽头发,王的二姐(未修炼法轮功)看到弟弟被打,与行凶者争执,也被强行带走,并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强行抢走。

被抓的五人除孩子的小姨外,均遭毒打。王启波的二姐被打得眼皮发青,嘴唇发紫,不能行走。第二天,都被送往农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王洪岩被非法拘留七天,小姨和二姑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放回。王启波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孙士英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全家被勒索共计一万多元。

王启波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由当地村治保主任蒋明占、杨树林乡派出所所长王平、前郭县公安局局长吴宝臣带四、五名警察,闯入王启波家,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持枪威逼,将王启波绑架到前郭县公安局。在警车上,他们将王启波毒打得鼻口流血,把电棍夹在腋窝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法院审判长刘洪军、代理审判员范炜旭、赵广和、书记员胡方权等人非法对王启波判刑。整个过程,家属毫不知情。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家属到长春各监狱、吉林各监狱打听王启波的下落,当得知在吉林省第二监狱时,家属立刻去接见,遭到拒绝。

在监狱,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受尽了凌辱和迫害,狱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强制转化,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李永生、孙二匣(外号)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将王启波毒打一顿。

在吉林省第二监狱七监区,王启波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包夹、监视,每天坐板十四小时之多,到晚七点停止坐板。强行转化,残酷迫害,把床铺板抽出来,使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间,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监狱开始全年不让家属接见。两个孩子和七十多岁的奶奶多次到监狱要求见亲人,每次都被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拒之门外。后楼的收发室的女警对她们还恶语相加,每一次两个孩子都陪着奶奶是泣不成声的返回。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启波因在监舍内教人炼功,被关进小号严管迫害两个多月;在严管期间,坐板、抻床(一种酷刑)、拳脚相加等。

在家属不放弃要见亲人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在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见到了王启波,当时王启波特别消瘦,走路摇晃,隔玻璃接见,狱警王燕波在一旁监听电话和记录,怕他们的迫害恶行被曝光。王启波多次写上诉书不服判决。监狱负责人不给答复,扣压申诉书。

王启波被非法关押的前三年,在家属多方奔走强烈要求下,也一共只见了四次。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一点多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

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整个脸部青紫,已奄奄一息了。当时医院给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单”。屋内有刘振玉、李永生等四五个狱警,两个犯人。医院用氧气,点滴维持。当家属问其病情,狱警说脑出血,口里为什么有血?吐的。又问护理的犯人怎么得的病?回答是晚上十点多钟洗澡摔倒。又问为什么那么晚洗澡,犯人回答劳动才收工。

王启波奄奄一息时监狱还要求只能两名家人护理,九点多钟王启波含冤离世。吉林监狱将王启波的尸体拉到虎牛沟殡仪馆,王启波家人不同意火化并要求把尸体带回家乡,遭狱警诱骗、威胁,最后狱警将王启波的尸体强行火化。当时在殡仪馆有一辆带有“司法”的轿车,还有一辆警车,共十多名警察,其中有吉林省司法厅副厅长刘振宇。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善良人家的苦难经历-356353.html

2017-05-07: 长春孙士英及儿子、女儿被非法批捕

现住长春市的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孙士英与儿子王洪岩、女儿王洪艳一家三口,因收留一位刚刚遭受九年冤狱的辽源市六十多岁吕永珍老人,在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辽源市610、公安局,农安县国保、长春市局、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绑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一台新喷墨打印机、电脑、平板、手机等私有物品。

现在,宽城区公安分局以家里有大法资料继续非法关押、构陷,四月十三日宽城区检察院将孙士英与儿子、女儿一家三口非法批捕。

四月二十八日,律师到宽城区检察院递交了解除批捕决议,要求宽城分局放人,宽城分局不让律师进大门,说是兰家派出所办案,律师来到兰家派出所,兰家派出所说不归他们管,让去市局,互相推脱。

孙士英一家人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居无定所。丈夫王启波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骚扰、强制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冤死狱中。

现孙士英的公婆已年近九十岁高龄,至今提起儿子,老人就泪流满面,说想儿子呀!可想作为父母失去儿子的揪心之痛,现在儿媳、孙子、孙女一家三口又被非法关押刑拘,俩位老人心急如焚,难以自已。儿媳对俩位老人体贴、孝顺,老人爱吃什么给买什么,孙子、孙女更是老人的心尖,孙子、孙女诚实、善良,尊敬长辈,工作诚恳、认真、优秀,这些年来与母亲相依为命,承受精神与经济上的压力,其艰辛可想而知。

孙士英是小学教师,王启波生前是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在修炼法轮功前,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一九九七年四月走入修炼后,他们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孙士英的病症不治自愈。王启波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不翼而飞,工作中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

这一家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有错,不管检察官还是警官,都不应该给好人定罪。希望宽城区公安分局尽快无罪释放这一家三口。请海内外正义人士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7/长春孙士英及儿子、女儿被非法批捕-346907.html

2007-04-20: 王启波生前惨遭迫害的事实(图)

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王启波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吉林监狱劫持迫害,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半夜,吉林监狱将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王启波送入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吉林市铁路医院),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王启波死亡,年仅四十七岁。
王启波,男,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九七年四月有幸喜得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不翼而飞,家庭和睦,工作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以下是王启波自九九年以来惨遭迫害的经历。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当地村治保主任高洪学和当地派出所恶警任万希(车祸死亡)江希明、张亚明、王明章(车祸死亡)到家追问找王启波的去向并逼交大法书,二十七日一早恶警张亚明、江希明骗王启波说到派出所谈话,结果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回来后农安县信用联社来两个人强迫王启波写保证书、交书,同年九月十六日,被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强行带到乡党校非法洗脑,期间恶警王明章、高洪学强迫叫王启波坐水泥地上,在党校院内跑步,乡党委书记马保林、副书记曹海占强迫不让王启波睡觉、长时间抱轮,九月二十七日晚在乡党校被绑架,再次拘留,因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遭派出所恶警张亚明等人毒打,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碎。在拘留期间强迫扛豆袋子,挑豆子等,每天都干超体力的劳动,被非法拘留六十多天后强迫交伙食费一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当地村治保主任高洪学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王明章、江希明、司机江某再次将王启波绑架,王启波不配合邪恶之徒赵希超、司机曹冬子的绑架,拒绝戴手铐,遭赵希超、司机曹冬子等毒打,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长春苇子沟劳教所继续迫害。在苇子沟劳教期间,恶警指使犯人用铺板子砍王启波的臀部,四月份从冰冷的水里捞石头,冻得浑身发抖。后又转入长春奋进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夜里十一点多钟,恶警张亚明、王胖子(小名)王明章,司机姜某、杨家洼子村治保主任孙公海又一次到王启波家,一家人拒绝邪恶的要求,拒不开门,恶警们又叫来高洪学威胁,在王启波不开门的情况下,恶警张某将门窗钢筋砸弯,非法闯入屋内,进行非法抢抄,之后几名恶警将王启波按倒后,强行戴上手铐拖上警车,在警车上遭恶警和司机等毒打,随后,县公安局、派出所恶警再次到王启波家非法翻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王启波拘留二十多天后,勒索家人一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由当地村治保主任蒋明占、乡派出所所长王平、前郭县公安局局长吴宝臣带四五名恶警,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用枪威逼将王启波绑架到前郭县公安局,在警车上他们将王启波毒打的鼻口流血,把电棍夹在腋窝电击。第三天家属到前郭县拘留所见人,恶警说局长有令,不许接见,家属与其讲理,恶警骂骂咧咧。十五日后家属到前郭县公安局要求放人,被恶警强行赶走,半月后家属接到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公安局蔡守军七月二十八日对王启波的拘留证,七月十三日接到非法逮捕证。在前郭县看守所王启波不服非法关押,提交上诉书,被看守所恶警高某某强迫扣到每天放风的铁栏杆上,当时天气很冷,连续扣几个小时。家属多次要求见人,看守所所长卢占国拒不让见,九月十二日,当地治保主任蒋明占带前郭县公安局四名警察到王启波家非法搜查,目地是想找到非法判刑王启波的证据,但一无所得。王启波坚持上诉。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驳回上诉,将王启波判七年重刑。

由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人民法院邪恶审判长刘洪军、代理审判员范炜旭、赵广和、书记员胡方权等人参与对王启波非法判刑。整个过程家属根本不知道,当天王启波被送镇赉监狱,被镇赉监狱拒收,后又返回前郭县看守所,第二天又被送长春铁北监狱,后又被铁北监狱拒收,郭县公安局的邪恶们为了达到迫害王启波的目地,将王启波又送吉林省二监狱(吉林监狱)七监区。

到吉林省二监狱七监区后,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每天坐板十四小时左右,到晚七点停止坐板。强迫转化,酷刑迫害,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在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零三年一月份家属到长春各监狱、吉林各监狱打听王启波的下落,当得知在吉林二监时,家属立刻去接见,恶警杨某拒不让见,在吉林二监,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受尽了凌辱和迫害,恶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强制转化,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李永生、孙二匣(外号)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将王启波毒打一顿。

零三年十一月份,吉林省二监狱开始全年不让家属接见。王启波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多次领着孙子、孙女到吉林二监去要求见人,每次都被恶警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拒之门外。后楼的收发室的女恶警对老人还恶语相加,每一次老人都是泣不成声的返回。

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启波因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又被教育科严管,直接参与严管大法弟子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有,教育科李永生、李壮、王干事,在严管期间,坐板、抻床(一种酷刑)、拳脚相加等。六月二十四日早家属再次给接见室打电话,警察说可以接见王启波,下午办完接见手续后,六监区又拒绝不许见人。七月十八日祖孙三人又到监狱要求见人,被收发室的女恶警王燕波和另一名男恶警阻止。家属说做真善忍好人有什么不对?无辜的被非法关押,他们就是支支吾吾,家属多次找负责人要求接见,他们不但蛮横无理,还相互推诿、说谎,家属找到了负责人谭富华,当时她找到六监区管教唐某某和盖某某出面推诿,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在二十二日接见了王启波,当时王启波特别消瘦,走路摇晃,隔玻璃接见,恶警王燕波在一旁监听电话和记录,怕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被曝光。王启波多次写上诉书不服判决。监狱负责人不给答复,扣压申诉书。有冤无处伸。零七年一月十一日,王启波的老父亲因体弱多病,不能前去看儿子,写信借老母接见之机给监狱有关人员,要求放回无罪的儿子。到后楼收发室女警不让上楼,接见时其母将信交给屋内有关人员,没人给予任何答复。零七年二月八日家属见王启波身体不如以前,明显消瘦,浑身无力状。

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一点多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医师崔文涛介绍病情,要家人速来。过半小时刘又打来电话催家人快去,到医院给它们打电话。它到门外接,车费它们负责。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已奄奄一息了。屋内有狱警,刘振玉,李永生等四五个狱警。两个犯人用氧气,点滴维持。当家属问其病情,狱警说脑出血,口里为什么有血?吐的。又问护理的犯人怎么得的病?回答是晚上十点多钟洗澡摔倒。又问为什么那么晚洗澡,犯人回答劳动才收工。狱警阻止不许犯人说,说他们无权说话。家人又问,你们当时在场吗?犯人再也不敢答话,家人说我们人来的时候好好的,为什么现在这样了,为什么不早通知我们家属?狱警刘队长说,查找你们家的电话需要一段时间,家人当时就决定把王启波接回家中,监狱坚决反对,在王启波奄奄一息时监狱还要求只能两名家人护理王启波,九点多钟王启波含冤离世。王启波的父亲久病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又在身边护理,在王启波活着时,老人多次想见儿子一面,监狱坚决不许,儿子死后,他们想见见儿子的尸体,家属要求把尸体运回家乡。满足二老的最后见见儿子尸体的愿望,但监狱竭力反对,而且监狱不许家属给王启波尸体拍照,并且威逼家属立即火化。

在火化现场有恶警们看着,它们的警号是:2212035、2212215、2212085、2212055、2212028、2212192、2212018
六监区队长刘振玉 电话:13364384103

这七年来,王启波一家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后,家中没有任何收入,一到敏感日,当地乡党委、派出所、本单位主任许维德、闫德江、谭国庆等车来人往骚扰、监视、监控、抄家、恐吓等,在各种压力面前,读高中的女儿被迫辍学。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吉林二监迫害离世,当王启波离世时,他的家乡下起了大雪,乡亲们说王启波死的冤枉啊,

王启波离去了,现在吉林二监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人折磨,我们紧急呼吁国际社关注、营救正在被迫害关押的,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同时我们请世界上正义人士发出正义之声,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这场人间浩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0/152983.html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1-21:建议给被非法关在监狱的同修寄新年贺卡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
通信:吉林省吉林市315信箱,邮编132012
(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15监区,2018年春夏之际改为9监区。之前一直非法关押着40左右个法轮功学员。)

2012-07-16: 吉林监狱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0号
邮编132012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一、吉林市电话区号:0432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士进;64881551转3001往下(转到3007都是吉林监狱主要负责人)
吉林监狱改造监狱长耿明才 是对法轮功学员转化与改造的主要负责人
,八监区就是此人去年调来一手建立64881551转3007
68012396(办),监狱长谭富华 68012395(办)
二、吉林监狱监现任各大队队长与改造队长:
一监区到十监区办公电话:68012301-68012310 十一监区(老残区)68012312
66083119 66083111(改造队长孙志刚、队长刘德荣)
一监区队长:张彦辉; 二监区队长:崔凤彪;改造队长 王建孔
三监区队长:郭东彪;改造队长 陈洪博 五监区队长:孙立新;改造队长 代俊
六监区队长:张彦辉 七监区队长:赵荆;改造队长 张建华
八监区(教育大队,洗脑班)队长:王元春(改造队长) 66686667(宅)
15568470102 教育大队已知狱警名字: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 庞红军
九监区队长:朱宏; 十监区队长林小东、 改造队长张猛;
十一监区队长:刘德荣 改造队长 孙志刚66083119 (办) 66083111(办)
狱政科电话;0432----68012397 科长 王志清
驻监检察院电话:0432----6468155
吉林监狱总机0432—64881551

下面是新增加的电话号:
吉林市传真:0432---64881559赵信超办公电话64881551转300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