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陈秀华(陈秀梅), 女, 58

陈秀华(陈秀梅)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乡政德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1-06
家庭成员: 儿女: 闫树鹏
夫妻/父母: 陈秀华(陈秀梅) 闫善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11:遭迫害家破人亡 哈尔滨陈秀梅揭露邪党罪恶
我户口上叫陈秀梅,实际生活中大家都叫我陈秀华,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政德村村民,一九七二年生。我丈夫叫闫善柱。我和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邪党的迫害,最终导致我丈夫被迫害致死,公公、儿子离世,弄得我家破人亡。我把我和家人多年来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意在让那些还不分是非善恶跟随恶党的世人清醒,远离中共。

一、得法修炼 道德提升 家庭祥和

一九九六年,我丈夫的朋友给他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挺好的,你炼吧,教他打坐炼功,我丈夫回家炼习盘腿,腿翘老高盘不上。我看完对我丈夫说你还炼法轮功呢,腿盘不上,你看我不炼功就轻松地把腿双盘上了,并且能双手支炕上前后晃悠,我丈夫看到后笑着对我说你适合炼这个功,你跟我炼吧。当时我丈夫还没看书,不知道法轮功是干啥的。后来他那个朋友给了他一本《法轮功》,当时我还不认识几个字,他念我就听,听完我才知道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是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那个朋友还给一本炼功音乐带,我听着音乐咋这么好听呢,我说你教教我这个动作,我也炼,然后我就跟我丈夫学起了法轮功。

我家环境不好,公公年龄大,脾气不好,爱发火,婆婆有精神病,整天家无宁日,我心情十分烦闷。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想自己现在是一个炼功人,就得用炼功人的心态对待家人。

我心态改变了。婆婆有精神病我也不嫌弃她了,公公再发火,我不跟他计较了,一点都不生气了,我不但不生气,还对他们好。说来也怪,我不生气了,公公也不怎么发脾气了,我们俩口子修炼的场把公公都改变了,家里安宁了,没有了昔日的争吵,一派祥和。公公婆婆原本自己单过,因为婆婆有精神疾病,不爱做饭,不能应时应晌的给公公做饭,我就无条件地把公公婆婆接到我家,伺候他们二老。我丈夫家有哥四个姐俩个,我不攀不比,善心地伺候着公婆,同丈夫一起尽儿女的孝道。

当时在农村种地要干很重的农活,种的玉米割完后,得把根刨出来,磕打掉根部的泥巴,我们农村叫“打札子“,晒干留着烧火。这要在以前,看到这些活我都得愁死,修炼大法后,早晨起来先晨炼,吃完早饭上地里干活,我丈夫在前面刨,我在后面跟着磕泥,聚成堆,他刨多快我就能捡多快,一点不感觉累。总之,我一炼上功就受益了。

二、上京正法屡遭迫害 丈夫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对中共邪党的做法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国家怎么能不叫人炼呢?国家一定是不了解这个功法。我和丈夫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到省政府反映情况,结果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回来,登记信息。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和丈夫前往北京上访,想请求政府不要取缔法轮功,结果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我们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因为这期间家人去派出所找,所长奚库勒索我家人四千元钱。

到半个月我们出来那天,所长奚库到看守所带我俩出来,警察范子民(已遭恶报死亡)、陈福斌车中等候,途中奚库问我们还炼不炼了,我们说炼。他说炼不能放,还得拘留。他又把我俩押回看守所。我家人怕我俩再被继续拘留或劳教,跟所长协商,所长说那再罚三千块钱,我家人又筹集三千元钱交给了所长,就这样我俩被罚七千元钱后释放。

说是罚款,也没有任何票据,实质上这七千元钱就是让派出所的所长和警察给分了。我家生活很困难,被罚的七千元钱都是亲属帮着筹措的,我家没有存款,出来后我俩做点小买卖,卖盒饭,算是把七千元钱的外债还上了。

二零零一年的十一月份,县里来人到我们地区调查法轮功的情况,有人说我是当地的头,因为学法小组一个设在我家,他们打算对我实施绑架。我和丈夫再次踏上去北京的列车证实大法,结果又双双被绑架、关押。我俩被非法关押在不同的地点。我不配合邪恶没报名,在北京平谷看守所被关七天后放回。而我丈夫在我回家之前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回家不到两年被迫害致死。

我从北京回来的第五天半夜十二点,三个警察闯入我家,将我带去派出所,骗我说要研究一下我丈夫的事。当时我丈夫被绑架回当地看守所。我去了以后看到已经有三、四名单城镇同修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问我们去不去北京,如果去就要判三年。第二天早晨还没等警察审问我,我娘家哥嫂到派出所去看我,当时屋里没有警察,我和哥嫂唠着嗑就走出了派出所。回到娘家后,我嫂子就把我藏了起来。此后警察没事就到我哥嫂家骚扰、勒索。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八,七、八个警察再次闯入我哥家,我哥嫂出去串门没在家,他们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当时在单城镇政府临时腾出来一个会议室,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单城镇约有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每天播放污蔑法轮功和师父的录像,看守人员都是各个机关单位抽调来的人员,他们酗酒后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待。连上厕所都限制,他们高兴了让你去,不高兴就不让去,让憋着;不给饭吃,哪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给送点饭,大家都匀着吃。我家一直没人送饭,公公照顾我儿子和婆婆都很艰难,没有精力给我送饭,我一直吃同修家人送的饭,维持着生命。

当时我儿子才七、八岁,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村书记陈洪海、治保主任王文满经常到我家去恐吓我家人,说我再不放弃修炼就将我家地收走,我的家人当时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公社书记宋柏林恐吓我说:“你再炼就让你家破人亡,不写三书就判你三年。”

在洗脑班“610”人员王宝林指使陈超伍、蔡德宇迫害我,我不“转化”,蔡德宇、陈超伍对我拳打脚踢。四月份的时候,我出现喘气费劲、心脏病的症状,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农历三月初六被释放回家,其余没“转化”的同修被关到双城洗脑班。

我回家五、六天,镇政府政法委书记隋有涛和蔡德宇上我家逼我签字,我说:你能保证我不得病吗?我炼法轮功可没得过病。他们无言以对。最后我也没签字,他们开车走了。

我丈夫非法劳教期满,当地治保主任王文满上我家传话,说派出所要我拿两千元钱去接人。我说:“人都关了一年了,没看着啥样呢 (因为劳教所不让我去探视丈夫)。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主要的劳动力被你们抓起来了,我上哪给你弄钱去啊?”我没钱给他,结果他们真的没去接人,又过了两天我找到劳教所,问劳教所所长:“我丈夫都到期了咋还不放人啊?”劳教所所长说:你们当地派出所没来领,我们没办法放。我说:“我们当地派出所让我拿两千元钱才来接人。”那个所长说:“他们不来领,我给你送到家。”那天晚上丈夫回到家。

据跟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同修回忆说:我丈夫被绑架回当地的看守所后,警察欺骗他说写“悔过书“就放人。我丈夫听信了警察的谎言,被迫写了“转化”书,却反遭劳教一年的迫害。在劳教所,我丈夫写了声明,表示重新修炼,结果遭到劳教所狱警罚蹲小号的酷刑迫害,大概蹲了十多天。当时他妹妹去看他,看到他腿肿的象棒子一样。我丈夫绝食反迫害,又遭到野蛮灌食迫害,狱警灌食的时候将我丈夫的肺子插出了血,我丈夫的肺部严重受损,后来造成严重的气胸。我丈夫出狱后,非常虚弱,不能干活,丧失了劳动能力,回家不到两年,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含冤去世。

三、公公遭惊吓离世 儿子精神失常跳楼自杀

自从我从洗脑班回来以后,每到所谓敏感日或重大节日,有关人员就上我家骚扰、恐吓,我家没过过消停日子,我公公和儿子长期在惊吓中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公公于二零零八年因脑梗离世,婆婆去了小叔子家。

我得法修炼的时候儿子才四岁,他从小就跟我们一起沐浴在大法中,因为我家有个学法组,大家学法他在一旁静静的听,《论语》背的呱呱的,开门都轻手轻脚的,特别乖,平时跟小朋友玩,别人打他,他从不还手。

可是由于我和丈夫屡遭迫害,我儿子不在我们身边,没人带着他学法,在他长大的过程中被灌输了很多邪党的东西,远离了大法。特别我丈夫去世后,对我儿子刺激特别大。他从小就经历了一次次的惊吓,承受巨大压力,我丈夫去世后,公公和婆婆被小叔子接走,地也被中共没收了一部分,十六、七岁的儿子精神压力很大,精神出现异常情况。不犯病的时候很正常,犯病的时候到处找红卫兵的帽子戴,找腰带扎。后来在家人的建议下,我把他送精神病院治疗吧。一进医院看到穿白大褂的大夫,他吓得腿就哆嗦,说:“我爸就是被穿白大褂的迫害死的,我害怕。我爸是炼法轮功的,我爸被迫害死了。”大夫就把他弄到诊室,说是给做心电,其实可能用电棍电他,不让家属进,那个时候他一下子想起我这个妈来了,大喊着:“妈呀,你快来救救我啊,你要不来救我谁也救不了我了。”我一听这病不看了,正好医院让交八千块钱押金,我没有,就把儿子领了回来。

我儿子回家后大睡五天,起来后恢复了正常。从那以后他去了哈尔滨,在一个饭店打工赚钱。二零一零年,他骑摩托车回家出了车祸,锁骨摔裂,脾手术切除一块。儿子因为受刺激,旧病复发。因为我家是学法小组,同修们跟我一起发正念,背师父讲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十来天的时间我儿子的病神奇康复,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他就出去打工了。

转过年的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在哈尔滨跟同修们一起发真相资料,被蹲坑的绑架关押,并被诬判一年半。

我儿子再次犯病,因为家里没有了父母照看,儿子犯病也没人管,跳院墙、堵轿车,村书记家墙有两米多高,上面插着钉子和玻璃碴子,他都能跳上去,书记媳妇吓坏了,村委会一看不行就报了警,警察用狗链子将我儿子栓屋子里。当时是一、二月份天寒地冻,没人烧炉子,屋里极其寒冷,戴着手铐,手腕都勒肿了,没人给送饭,有时候两、三天都吃不上一口饭,没人管,比劳教所还遭罪。有一次儿子饿实在不行了,他蹦出院子请求邻居给做点疙瘩汤充饥。他三姑一看不行,就给垫一万块钱把我儿子又送进精神病院。我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出狱后去看我儿子,乡里说花了好几万块钱,但我在监狱被迫害得非常虚弱,没有劳动能力,还不上这笔钱。等我儿子好了以后我就把儿子领回了家。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我儿子处个对像,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初八结婚,九月末生个女儿。二零一六年孩子生日,儿媳上派出所给孩子办户口,派出所警察一看我儿子的名字就对我儿媳说他们认识我儿子,说当年是他们给拿钱看的精神病。儿媳听完承受不住压力,回家跟我儿子闹离婚。二零一八年七月他们离婚。离婚后,我儿子心情郁闷,精神恍惚,几次想寻短见未果,最后我又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精神病院当天晚上,他就逃到六楼,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跳楼自杀,留下五岁的女儿。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么多年,我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象我这样的家庭,在中国只是冰山一角,可见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罄竹难书。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认清中共邪党的真面目,远离中共,赶快三退,早日自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1/遭迫害家破人亡-哈尔滨陈秀梅揭露邪党罪恶-394415.html

2019-07-16: 黑龙江哈尔滨青岭乡陈秀华、严春华遭非法批捕
2019年4月24日中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青岭乡法轮功学员陈秀华、严春华在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双城区联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联兴乡和青岭乡合并一个派出所)当时她俩向绑架她们的三个警察讲了两个多小时真相,对方不听,强行将二人绑架到派出所,后劫持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然后联兴乡派出所警察跨区把两名法轮功学员构陷到哈尔滨市道理区检察院,6月30日道里区检察院对二人非法批捕,并没有通知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6/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0110.html

2019-05-1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青岭乡闫春华、陈秀华被绑架
2019年4月24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青岭乡法轮功学员闫春华、陈秀华在青岭乡村发真相光盘。被青岭派出所所长曾庆元和四个警察绑架,并当晚八点被送到哈尔滨看守所(鸭子圈)。4月25日被非法刑事拘留。 4月30日下午4点多钟,联兴派出所几个警察从闫春华市区家搜走20多本大法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4/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7358.html#19514115123-25

2019-04-2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陈秀华、闫春华被绑架补充
4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陈秀华、闫春华在青岭乡发真相光碟时遭联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8点多,所长曾庆元等4个警察将两人劫持到双城公安局,当晚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9/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51.html#1942901712-1

2019-04-27: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陈秀华、闫春华被绑架
2019年4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陈秀华、闫春华在青岭乡发真相光碟时遭联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8点多,所长曾庆元等4个警察将两人劫持到双城公安局,当晚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看守所。

联兴乡派出所:
地址:工农大街15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7/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5635.html

2019-04-25: 黑龙江哈尔滨市双城区闫春华、陈秀华被绑架
4月24日中午,黑龙江哈尔滨市双城区青岭乡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发真相光盘救度众生的闫春华、陈秀华两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5/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551.html

2017-09-13: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区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金国柱等人骚扰法轮功学员
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金国柱,还有两人,伙同正德村书记梁立军,9月11日对正德村法轮功学员陈秀华、赵玉华、闫红、赵海军、赵玉文等家骚扰,让签字不练,还录像、照相。

同一天,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金国柱等人伙同政利村李祖成,骚扰了政利村法轮功学员王桂菊、李彩芬、许凤娟、赵海荣(没在家,说还要去)。让签字不炼,要电话号码、录像、照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3/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684.html#1791222380-1

2013-05-28: 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半夜,黑龙江十五岁的乡村少年闫树鹏,再次举止失常,他疯跑出去,到处喊妈妈,见人就撵……他被警察用三条铁链锁在冰冷的家中,第二天又挣开铁链跑了出去……

人们在少年那寒门冷灶的家中,发现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上、房门上、照片上,用几近难认的缭乱字迹,重重叠叠的写下心中的思念:“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掉泪。

是谁,逼疯了这十五岁的少年?

爸爸被迫害致死

男孩闫树鹏,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他的爸爸闫善柱、妈妈陈秀梅,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在他的眼里,生活贫穷富足并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健全的家,那便是完美的生活。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树鹏的家庭,和中国大陆千百万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树鹏的爸爸、妈妈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却双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那年,小树鹏七岁。

时隔一年,小树鹏的爸爸闫善柱再次进京申冤,被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截回,再次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三年。因为闫善柱拒绝放弃修炼,经常被狱警酷刑折磨。一次闫善柱被吊挂在小号里,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亲自用电棍电击的他的脸。闫善柱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重型肺结核病。

二零零三年,闫善柱结束三年非法劳教时,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可是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他带病出去打工,不幸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三十六岁。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

妈妈被关押、殴打

树鹏的妈妈陈秀梅也多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单城镇中共恶徒陈福彬、范子林等六、七人突然闯进,强行将她绑架。病卧在床的姥姥质问绑架者:“我姑娘犯了什么罪非要抓她?”不法人员恶狠狠的说中共不让炼就不许炼。陈秀梅被抓走了,连大衣都不让穿,在镇会议室遭恶徒的暴打。

十多天后,单城镇中共人员陈少伍又逼问陈秀梅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陈秀梅正视着恶人说:“炼。” 陈少伍叫嚣:“你继续炼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去了。”说着把外衣脱下,卷起袖子,照陈秀梅的脸上左右开弓,不知打了多少嘴巴,直到打累了为止,休息十五分钟后再打,最后干脆把陈秀梅摁倒地上连踢带踹,一位烧锅炉工实在看不下眼了,把陈秀梅从地上扶起来。恶人陈少伍才算住手。

恐惧时刻萦绕他

爸爸的冤死,在小树鹏的幼小心灵上蒙上了挥不去的阴影,他只能把对爸爸的思念深埋心底,无法宣泄。他知道爸爸、妈妈都是好人,不能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遭到无理迫害,竟致家破人亡。

树鹏害怕再失去妈妈,他的恐惧感与日俱增。大约在十四岁的时候,他终于无法承受随时都可能降临的灾祸,精神失常了。虽然树鹏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会好一些,但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妈妈陈秀梅必须去外地打工,以维持艰难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陈秀梅在打工期间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绑架到哈尔滨香坊区分局国保大队,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

亲属、邻居不敢将噩耗告诉闫树鹏,怕他承受不了这连续的灾难。可这并没有减轻他的精神上痛苦,爸爸没了,长期见不到妈妈,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房门上、照片上,一次一次的写下:“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希望早日见到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昨天差点冻死我” 等字句,让乡亲们看了,无不动容。

思亲的苦闷,压抑的绝望,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闫树鹏再度精神崩溃。

众乡亲要人 劳教所刁难

树鹏悲惨的遭遇,令乡亲们无不动容。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闫树鹏的亲戚们寻求社会帮助,得到其中很多善良人的支持和帮助。四月八日,村委会派出一名代表和树鹏的亲友、乡邻一起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要人。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说要有双城市“610办公室”的释放证明,才能放回闫树鹏的妈妈。

第二天——四月九日,树鹏的亲友到双城市“610”办证明手续, “610”的人说要去前进劳教所要释放和保释的票据。亲友们二次去前进劳教拿以上票据,又回本地乡政府、县“610”办好一切所需的证明材料。在乡政府盖公章时,连乡政府的人都同情的说:一切手续都齐全,快去劳教所把人接回来吧。

四月十日,为了征得社会善良人的帮助,村委会和百户人家的数百名乡亲发起红手印征签,以求更多社会上更多同胞的关注同情。

四月十二日,亲友们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接人。谁知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在看到以上的手续之后,又非要闫树鹏的精神病鉴定材料不可。大家说孩子的爸爸不在了,妈妈在劳教所,家中又无钱,怎么办鉴定呀!孩子的姑姑急的直哭。张波见状又说:你们去找抓陈秀梅的单位,撤销劳教当天就放人。

四月十五日,亲友们找到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所谓办案人毛林昌,毛林昌蛮横的不接待,并在电话中否认此事。

亲友们无奈,第四次又去了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向张波说明了情况。张波坚持走程序必须有精神鉴定。闫树鹏的姑姑一边哭一边反复恳求,说一切手续都有,连释放的证明都齐全,家里这样的情况你们放人也不违规。张波却威胁:“你再哭就是闹事,让旁边的派出所把你抓起来。”还说:“让你们镇领导、县“610”和我们说,或者跟市“610”联系,我们好放人。”劳教所所长郝某最后说:“我不能放人,我也得有个饭碗。”

面对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蛮横和刁难,闫树鹏亲友要人的事,被暂时搁置了。小树鹏的亲人和乡邻们的心如同浸泡在寒冰中,凉透了。闫树鹏对这次紧锣密鼓的要人事情一无所知。四月十六日小树鹏从亲戚家中再次出走,现在已被送往精神病院。

闫树鹏的不幸遭遇只是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一例,他的苦难,只是无数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274600.html

2013-03-30: 双城市青岭乡部份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遭遇
青岭乡七一村陈秀华的自述

我是陈秀华,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受益非常大,多种病都好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让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炼功了,从那以后当地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我和同修许桂芝去北京上访,在青岭去双城的车上被派出所所长钟林义截住送进双城看守所关押四十二天。后来家里找双城公安局要人,赵国富共收我们俩一千元,把我俩送回青岭公社,在那关押了六天,家人找政法委书记李文贵要人,他说每人交二千元抵押金,说以后会把钱还给我们,后来找他要钱,给了我们一千元,说另一千元钱是饭钱。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晚上,我们四名同修在九家子发真相资料传单,被当地警察(姓陆)看到,把两名同修带到大队,然后送东官派出所,经过恐吓和殴打,说出了我俩,后来东官派出所几个人天天到我家抓我,逼得我流离失所,后来我丈夫找他舅舅沙成军,托关系交给东官派出所所长刘宝刚三千五百元,我俩一共七千元,此事平息。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青岭派出所所长白胜刚、政府书记张连峰、我们村质保袁忠汗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一共五、六人,把我家翻得稀巴烂,把我家钱都翻出来了,拿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0/双城市青岭乡部份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遭遇-271515.html

2012-11-08: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任玉林、陈秀梅、赵立波被迫害补充
被哈尔滨市空军雷达部队军人构陷、军民街派出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任玉林,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陈秀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前進劳教所。

赵立波被非法开庭,邪恶扬言要给她判刑,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8/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5232.html

2012-05-28: 黑龙江哈尔滨动力区任玉林、陈秀梅(华)、赵丽波被绑架补充说明

2012年5月16日夜晚7-8点钟,三位法轮功学员任玉林、陈秀梅(华)、赵丽波在军民街空军雷达部队墙外张贴维权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正义辩护邀请函时,被部队不明真相的军人绑架。被军民街派出所警察带走,移交到香坊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任玉林现被非法关押在香坊(幸福乡)看守所。陈秀梅(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人)和赵丽波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70.html

2012-05-21: 黑龙江哈尔滨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5月15日,在哈尔滨市香坊区邓家的空军部队附近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张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绑架,他们是任姓男法轮功学员,和赵丽波(女,40多岁)、陈秀华(女,40多岁)。赵丽波先被关押在市局,其余人不明,赵丽波在绑架第二天被非法抄家。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1/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马玉新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2012年5月18日,佛山市禅城区法轮功学员马玉新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257666.html#125212438-1

2007-10-01: 黑龙江双城市青岭乡邪党干部的罪恶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大约有三百多人学炼法轮功,通过学法修心,不但身体得到了变化,而且心灵也在发生着改变,思想境界在提高。说真话,办真事,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错,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每个人都在按“真善忍”在做好人更好的人。然而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氏流氓集团违背天理发动了这场比文革还恐怖的血腥迫害,利用广播,电视等所有宣传工具大肆诬蔑、栽赃陷害法轮功。当时青岭乡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一些邪党干部明知大法弟子是好人,却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执法犯法,不顾是非曲直,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九九年七二零后,青岭乡法轮功学员为了澄清事实,还大法清白,遵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前去北京上访。陆续去北京上方的有张淑梅,林秀茹,陈玉明,关福民,夏市民,吴宝旺,闫树海,臧殿平等人。乡政府知道后,马上派乡干部李文贵,赵义和,几个村治保主任等一行前往北京非法抓捕,将这些学员抓捕回来后,送进双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

林秀茹、吴宝旺、臧殿平、陈玉明由于没写所谓“报证书”,被判劳教一年,送往万家劳教所和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其他人分别被勒索一千元至八千元人民币才放回家。

青岭吸纳派出所恶警钟林义、温德新伙同乡政府书记张连峰及李文贵几个村治保人员,三方勾结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把每个大法弟子家的周围都安排了恶警,采取二十四小时监控,蹲坑,跟踪等手段伺机迫害。恶警钟林义恐吓夏市民说:“每天谁到你家来,你到哪去干什么,我们派出所都知道,小心点。”恶党干部赵义和去北京追捕夏市民回来时费用不够了,从夏市民那借了二百元钱,说回来后还他,当夏市民去取他借自己的钱时赵义和矢口否认有这回事。

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恶警钟林义,刘正武伙同双城市610办公室主任张士岳一行五人非法闯入原炼功点闫春华家抄家,当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从早上九点多钟一直翻到下午一点多钟,结果什么也没翻着。他们还不甘心,又把闫春华强行带到派出所非法审讯,逼她说出青岭乡去北京上访的人员是从她家走的,并要她把所有的大法书交出来。当天恶警将闫春华的丈夫传到610办公室用同样的办法逼供,看他们的口供是否一样,最后没有什么结果,勒索他们人民币三千元,才将闫春华丈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闫春华去北京上访,被乡干部及单位领导赵义和、于广沛非法追捕回来后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迫害二个半月,又勒索人民币二千五百元,才放回家。单位又勒索闫春华一千八百元说是去北京的费用。

同年八月,青岭乡万解村刘加武去北京上访被赵义和、李文贵村治保追回后送双城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恶警钟林义到刘加武家骗取人民币四千元,说是交钱就能提前放人,结果人也没放回来。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青岭乡恶党书记张连峰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指使派出所、乡干部将所有法轮功学员都绑架到乡政府办洗脑班,同时还把他们认为的重点人物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不许回家过年,使家人跟着牵肠挂肚,严重的干扰了百姓的生活。

青岭乡群利村邪党干部佟庆文、夏重安对群里村吴宝旺佳肆无忌惮进行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在他们认为的“敏感日”,佟庆文对乡政府书记张连峰说,把群里村吴宝旺抓起来其他人就不敢动了。于是张连峰指使政务委书记李文贵、派出所所长白胜刚及警员刘正武、小范,在夏重安的带领下,于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钟非法秘密抓捕了正在家中熟睡的吴宝旺,第二天送往双城市看守所,不到一个月,五月十六日吴宝旺竟被迫害致死。与此同时他们也没有放过吴宝旺在长春打工的哥哥吴宝峰。佟庆文亲自同派出所所长钟林义去长春抓捕吴宝峰,当得知吴宝峰去北京上访时,佟庆文,李文贵又亲自追往北京,把吴宝峰非法抓捕回来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迫害。在回来的途中,佟庆文对吴宝峰说:“你手上有钱吗?如果有交给我,我给你带回家去。”吴宝峰信以为真,将自己手中的八千元人民币交给了佟庆文,托他带回家中。当吴宝峰的家人知道此事去找佟庆文要钱时,他却说:“这钱不能给你们,这钱已经作为我到北京找吴宝峰的路费了。”吴宝峰在看守所被迫害后,身体一直不好,腰椎结核越来越重,回家后再也不能干活。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吴宝峰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一点多钟,青岭乡恶党书记张连峰亲自领人到七一村陈家屯大法弟子陈秀华、许桂芝家,翻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同时威胁她们不许再炼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晚上,乡政府伙同派出所的恶人恶警,分三路,一路由所长白胜刚带领闯进闫春华家抄家;一路由温德新带领闯入林秀茹家抄家,把林秀茹的炼功带抢走,温德新还谩骂大法师父及大法;另一路由刘正武带着到夏市民家。夏市民没有给他们开大门,问他们有什么事,刘正武说搜查,夏市民说:“我也没犯法,我不能开门。”刘正武就在门外砸门,一看开不了就又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白胜刚领两个人来到夏市民家说是双城刑警大队的,强行把大门砸开,闯了进来,把夏市民用两个人把住,开始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查到。刘正武看到墙上挂的师父像,不由分说摘下来强行拿走。当时夏市民追出去,并且和他们讲道理,刘正武跳上车跑了。

这就是双城市青岭乡邪党对百姓的血腥迫害。这场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信仰。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佟庆文因害死吴宝旺兄弟,在一次酒后将自己的妻子一拳打得鼻梁穿孔,当时送往医院;当他骑摩托车去看他妻子时自己摔倒将腿骨摔伤;温德新因多次撕毁大法标语条幅,谩骂大法,其妻子得了怪病,自己因工作失职被停职;刘正武至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工作。

迫害好人是有罪的,迫害修炼人罪业更大。希望双城市青岭乡的恶人、恶警早日清醒,停止迫害,用实际行动改邪归正,为自己未来着想退出恶党,否则更大的报应在等待着你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63665.html

2005-05-30: 许贵芝和陈秀华是99年3月得法,99年7.20后他们俩为了说句公道话,2001年1月12日,去北京上访,坐青岭通双城的车,在车上被青岭派出所所长忠仁义发现,被带到双城610办公室审问,问去哪里,他们说:“去北京上访。”他说:“这次没去成,还去不去了。”他们俩说:“去。”,两人被非法送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42天,又转到青岭乡关押2天,被勒索2000元钱,才放回家。

2001年11月一天晚上,许贵芝与四人一起去做真象,在九家子屯,一同修被公安录宝臣和一个人抓住,说出许贵芝,许贵芝被害得流离失所,丈夫拿3500元钱交给双城东关派出所叫才志文的户籍。

2002年3月一天晚上,11点多钟,青岭乡书记张连风、白所长一共5人抄家,把许贵芝和陈秀华家翻个遍,拿走许贵芝的好几本大法书。把陈秀华的大法书全部拿走。 2004年一天,有双城610,还有青岭派出所一共四五个人,有来抄许贵芝家,把大法书和录音机、讲法带和炼功带全部拿走。2004年11月,两人在中家屯做真象,被公安忠福志把自行车拿走。

2005-01-06: 闫善柱,男,36岁,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乡政德村人。分别于2000年1月、2001年两次进京上访,被投入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一直不能恢复,于2004年10月3日含冤去世。

闫善柱、陈秀华夫妇于2000年1月进京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家里无奈被迫交了6000元钱,二人才被放回。时隔一年,二人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单城乡派出所非法抓回,闫善柱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受尽非法迫害,后被送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劳教1年。

闫善柱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强行灌食,蹲小号等,身体长满疥疮。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指使恶警用电棍电、皮带抽拒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并亲自用电棍电挂在被关小号的闫善柱的脸。2002年从劳教所释放后,闫善柱身体非常虚弱。2004年4月份,当地派出所再次上家骚扰,精神压力太重,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于2004年10月3日含冤去世。

*闫善柱妻子陈秀华遭受的一次迫害

2000 年12月,陈秀华在娘家侍奉老母,镇干部陈福彬,范子林带领六七个人闯进陈秀华娘家将其强行带走,当时她母亲正卧病在床,不能自理。她母亲说:“我姑娘犯了什么罪非要抓她?”其中一名不法人员说:“国家让的,不让练就不许练。”陈秀华被强行抓上警车,连大衣也不让穿,被带到单镇会议室遭受毒打。然后给她播放北京自焚录像,之后问陈秀华有什么想法,陈说:“法轮大法劝人向善,法轮大法没有让人自焚。”

说毕,几个恶警一起向她的脸上挥拳,还轮班打,当时直打得陈秀华眼前发黑。这些邪恶之徒说:“只要你练就没你好下场,练就打。”事后,一位旁观者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打完后,暴徒陈福彬说:“我让你练,你练我就让你脸上青一道,紫一道爬着出去。”

10多天后乡干部陈少伍又把陈秀华叫过去,问炼不炼了,回答:“炼!”他说:“你继续练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去了。”说着把外衣脱下,捋起内衣袖子,照陈秀华脸上左右开弓,打得她脑袋嗡嗡作响,不知打了多少个嘴巴,直到打累为止。过15分钟后,又开始打,最后把陈秀华摁在地上又踢又踹。一位60多岁的老锅炉工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陈秀华从地上扶起来,恶人陈少伍才住手。

2001-11-20: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陈秀华,女,42岁。于2001年1月10日打算去北京上访,被乡干部董福山告密,被派出所所长在双城市车站抓回,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42天,回来后在乡政府被非法囚禁6天。2001年3月26日被青岭乡政府李文贵勒索保释金2000元后才被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0/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19920.html

2001-11-20: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陈秀华,女,42岁。2001年1月12日去北京上访,在青岭乡客运站被派出所所长钟林义上车翻她的提包,并将她带到双城。由“610”专案组恶警张士跃、金婉智审讯,后送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2天。有一个姓杜的男管教经常侮辱女大法弟子,出言不逊,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于2001年2月20日被送到青岭参加强行洗脑班,6天后放回。青岭乡政府李文贵勒索20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0/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19920.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