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市 >> 闫善柱, 男, 36

闫善柱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乡政德村
个人近况: 2004年10月3日 迫害致死 (2005-01-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1-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24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闫树鹏
夫妻/父母: 陈秀华(陈秀梅) 闫善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28: 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半夜,黑龙江十五岁的乡村少年闫树鹏,再次举止失常,他疯跑出去,到处喊妈妈,见人就撵……他被警察用三条铁链锁在冰冷的家中,第二天又挣开铁链跑了出去……

人们在少年那寒门冷灶的家中,发现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上、房门上、照片上,用几近难认的缭乱字迹,重重叠叠的写下心中的思念:“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掉泪。

是谁,逼疯了这十五岁的少年?

爸爸被迫害致死

男孩闫树鹏,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他的爸爸闫善柱、妈妈陈秀梅,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在他的眼里,生活贫穷富足并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健全的家,那便是完美的生活。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树鹏的家庭,和中国大陆千百万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树鹏的爸爸、妈妈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却双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那年,小树鹏七岁。

时隔一年,小树鹏的爸爸闫善柱再次进京申冤,被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截回,再次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三年。因为闫善柱拒绝放弃修炼,经常被狱警酷刑折磨。一次闫善柱被吊挂在小号里,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亲自用电棍电击的他的脸。闫善柱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重型肺结核病。

二零零三年,闫善柱结束三年非法劳教时,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可是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他带病出去打工,不幸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三十六岁。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

妈妈被关押、殴打

树鹏的妈妈陈秀梅也多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单城镇中共恶徒陈福彬、范子林等六、七人突然闯进,强行将她绑架。病卧在床的姥姥质问绑架者:“我姑娘犯了什么罪非要抓她?”不法人员恶狠狠的说中共不让炼就不许炼。陈秀梅被抓走了,连大衣都不让穿,在镇会议室遭恶徒的暴打。

十多天后,单城镇中共人员陈少伍又逼问陈秀梅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陈秀梅正视着恶人说:“炼。” 陈少伍叫嚣:“你继续炼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去了。”说着把外衣脱下,卷起袖子,照陈秀梅的脸上左右开弓,不知打了多少嘴巴,直到打累了为止,休息十五分钟后再打,最后干脆把陈秀梅摁倒地上连踢带踹,一位烧锅炉工实在看不下眼了,把陈秀梅从地上扶起来。恶人陈少伍才算住手。

恐惧时刻萦绕他

爸爸的冤死,在小树鹏的幼小心灵上蒙上了挥不去的阴影,他只能把对爸爸的思念深埋心底,无法宣泄。他知道爸爸、妈妈都是好人,不能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遭到无理迫害,竟致家破人亡。

树鹏害怕再失去妈妈,他的恐惧感与日俱增。大约在十四岁的时候,他终于无法承受随时都可能降临的灾祸,精神失常了。虽然树鹏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会好一些,但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妈妈陈秀梅必须去外地打工,以维持艰难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陈秀梅在打工期间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绑架到哈尔滨香坊区分局国保大队,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

亲属、邻居不敢将噩耗告诉闫树鹏,怕他承受不了这连续的灾难。可这并没有减轻他的精神上痛苦,爸爸没了,长期见不到妈妈,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房门上、照片上,一次一次的写下:“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希望早日见到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昨天差点冻死我” 等字句,让乡亲们看了,无不动容。

思亲的苦闷,压抑的绝望,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闫树鹏再度精神崩溃。

众乡亲要人 劳教所刁难

树鹏悲惨的遭遇,令乡亲们无不动容。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闫树鹏的亲戚们寻求社会帮助,得到其中很多善良人的支持和帮助。四月八日,村委会派出一名代表和树鹏的亲友、乡邻一起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要人。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说要有双城市“610办公室”的释放证明,才能放回闫树鹏的妈妈。

第二天——四月九日,树鹏的亲友到双城市“610”办证明手续, “610”的人说要去前进劳教所要释放和保释的票据。亲友们二次去前进劳教拿以上票据,又回本地乡政府、县“610”办好一切所需的证明材料。在乡政府盖公章时,连乡政府的人都同情的说:一切手续都齐全,快去劳教所把人接回来吧。

四月十日,为了征得社会善良人的帮助,村委会和百户人家的数百名乡亲发起红手印征签,以求更多社会上更多同胞的关注同情。

四月十二日,亲友们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接人。谁知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在看到以上的手续之后,又非要闫树鹏的精神病鉴定材料不可。大家说孩子的爸爸不在了,妈妈在劳教所,家中又无钱,怎么办鉴定呀!孩子的姑姑急的直哭。张波见状又说:你们去找抓陈秀梅的单位,撤销劳教当天就放人。

四月十五日,亲友们找到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所谓办案人毛林昌,毛林昌蛮横的不接待,并在电话中否认此事。

亲友们无奈,第四次又去了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向张波说明了情况。张波坚持走程序必须有精神鉴定。闫树鹏的姑姑一边哭一边反复恳求,说一切手续都有,连释放的证明都齐全,家里这样的情况你们放人也不违规。张波却威胁:“你再哭就是闹事,让旁边的派出所把你抓起来。”还说:“让你们镇领导、县“610”和我们说,或者跟市“610”联系,我们好放人。”劳教所所长郝某最后说:“我不能放人,我也得有个饭碗。”

面对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蛮横和刁难,闫树鹏亲友要人的事,被暂时搁置了。小树鹏的亲人和乡邻们的心如同浸泡在寒冰中,凉透了。闫树鹏对这次紧锣密鼓的要人事情一无所知。四月十六日小树鹏从亲戚家中再次出走,现在已被送往精神病院。

闫树鹏的不幸遭遇只是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一例,他的苦难,只是无数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274600.html

2005-01-06: 闫善柱,男,36岁,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乡政德村人。分别于2000年1月、2001年两次進京上访,被投入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一直不能恢复,于2004年10月3日含冤去世。

闫善柱、陈秀华夫妇于2000年1月進京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家里无奈被迫交了6000元钱,二人才被放回。时隔一年,二人再次進京证实大法,被单城乡派出所非法抓回,闫善柱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受尽非法迫害,后被送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劳教1年。

闫善柱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强行灌食,蹲小号等,身体长满疥疮。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指使恶警用电棍电、皮带抽拒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并亲自用电棍电挂在被关小号的闫善柱的脸。2002年从劳教所释放后,闫善柱身体非常虚弱。2004年4月份,当地派出所再次上家骚扰,精神压力太重,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于2004年10月3日含冤去世。

2002-04-06: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内的弹灯泡、发电、打炸菜等酷刑

在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二看守所的三号监舍里,曾经关着五位大法弟子。他们是王金国、石佐生、闫善柱、姜洪林、刘艳清,在这里他们承受了种种折磨。...他们迫害这些大法弟子的手段有:

开飞机:让人双手向墙贴着,头向墙低下。
打炸菜:用拳打人嘴巴。
太森拳:让人贴墙站着,用拳打前胸。
窝心脚:就是穿硬底皮鞋踢前胸后背。
发电:手尖搭上门槛,脚尖点地,脚前放一小盆,人的汗珠子要滴到半盆为止。
还有放血、上枷法刑、划船、弹灯泡等等。而且每当晚饭后,都要被毒打折磨一番。

2002-03-20: 石昌敬指使恶警用电棍电、皮带抽拒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并亲自用电棍电挂在小号里的大法弟子闫善柱的脸。

2002-01-03: 王德奎,男、40岁,2000年4月2日進京正法,在北京被非法关押3天,被双城非法拘留15天,被大队非法拘留56天,被支书李洪国和孙保全把腰部打伤,被农丰镇進步村马广如、李洪国、孙保全勒索人民币5000元落在村帐上。

2000年12月10日進京正法,在北京被非法关押7天,被双城非法拘留10天,转平房区非法关押26天,在平房区每天被犯人打骂,身心遭受极大摧残。后被非法劳教,在长林子被犯人打,整天坐凳子不让起来走动,把腿都坐肿了,走路非常困难,加上楼房潮湿大法弟子几乎都长疥了,有的非常严重,像付文庆、菜贵良、催平等等,都被迫害得非常厉害。有的被关小号,如闫善柱被关小号17天,孔德易被害死,以上事实不胜枚举。

2001-07-23: 采用两个“包夹”(普通犯人)管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站方块”,一直站到晚间十一、二点钟。一站就是两个月。由于长时间“站方块”,大法弟子的腿都站肿了。在十二点以前不许大法弟子上厕所,在十二点以后有时也不允许上,直到大法弟子憋不住了。大法弟子陈春明被憋得尿裤子,什罗也由于初到劳教所环境不适应,拉肚子,由于不让上厕所被憋得拉裤子。四中队最邪恶,在那里大法弟子吃饭受到很大限制,两盆饭8人吃,先犯人倒,所剩无几的是大法弟子的。而且犯人可以随便吃。上厕所时,大法弟子進厕所刚上一半就被拉了起来,有的甚至刚要上就被喊出去,有的还被挨打。

由于劳教所环境差,大法弟子身上长疥,腿、脚肿的穿不上裤子和鞋,站立非常困难,大法弟子佟文成和郑树海手上长疥肿得老高,就在这种情况下,邪恶的所长和管教仍强迫他们长时间干活。

长林子劳教所弄了五十个新电棍,大法弟子阎善柱(双城)和马永迁(哈市)被四大队队长郝薇和所长石昌敬用电棍毒打。在长林子劳教所由于大法弟子不放弃修炼而被押小号,一押就是好几天。大法弟子还被铐在铁栏杆上,除吃饭、上厕所打开,整整铐了七天七夜。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要求基本人权保障,绝食第五顿,所长石昌敬亲自助阵强制野蛮灌食,進行迫害。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吐血,孔德易被迫害致死。

哈尔滨 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六监区:监区长李仲军、教导员冯国璐、副监区长薛鹏、裴世峰。
七监区:狱警刘健、侯晓林、张宝华、刘海波、纪凯峰、杨明、王欢、王超、赵长浩、宋阳、赵勋、刘宗阳、盛国东、韩耀武、董健伟、杨明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 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东路38号,邮编110032
电话:024-31967058
局长姚喜双
政委孙国建
副局长周春山31967007、18040080007
副局长张代书31967008、18040080008
纪委书记李正良31967009、18040080009
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狱政处副处长张继
总会计师于兆洋
辽宁振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战杰

辽宁省司法厅: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甲,邮编110033
电话:024-86892116、024-31966030(警察吕某) 厅长林志敏
副厅长于大力
副厅长姚世明
政治部主任椰永涛
纪检组组长郝集体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