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闫树鹏, 男

闫树鹏
黑龙江少年闫树鹏,爸爸被迫害致死,妈妈被关押劳教,现已精神失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
个人近况: 2019年9月3日 迫害致死 (2013-05-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5-2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闫树鹏
夫妻/父母: 陈秀华(陈秀梅) 闫善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11:遭迫害家破人亡 哈尔滨陈秀梅揭露邪党罪恶
我户口上叫陈秀梅,实际生活中大家都叫我陈秀华,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政德村村民,一九七二年生。我丈夫叫闫善柱。我和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邪党的迫害,最终导致我丈夫被迫害致死,公公、儿子离世,弄得我家破人亡。我把我和家人多年来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意在让那些还不分是非善恶跟随恶党的世人清醒,远离中共。
......

三、公公遭惊吓离世 儿子精神失常跳楼自杀
自从我从洗脑班回来以后,每到所谓敏感日或重大节日,有关人员就上我家骚扰、恐吓,我家没过过消停日子,我公公和儿子长期在惊吓中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公公于二零零八年因脑梗离世,婆婆去了小叔子家。

我得法修炼的时候儿子才四岁,他从小就跟我们一起沐浴在大法中,因为我家有个学法组,大家学法他在一旁静静的听,《论语》背的呱呱的,开门都轻手轻脚的,特别乖,平时跟小朋友玩,别人打他,他从不还手。

可是由于我和丈夫屡遭迫害,我儿子不在我们身边,没人带着他学法,在他长大的过程中被灌输了很多邪党的东西,远离了大法。特别我丈夫去世后,对我儿子刺激特别大。他从小就经历了一次次的惊吓,承受巨大压力,我丈夫去世后,公公和婆婆被小叔子接走,地也被中共没收了一部分,十六、七岁的儿子精神压力很大,精神出现异常情况。不犯病的时候很正常,犯病的时候到处找红卫兵的帽子戴,找腰带扎。后来在家人的建议下,我把他送精神病院治疗吧。一进医院看到穿白大褂的大夫,他吓得腿就哆嗦,说:“我爸就是被穿白大褂的迫害死的,我害怕。我爸是炼法轮功的,我爸被迫害死了。”大夫就把他弄到诊室,说是给做心电,其实可能用电棍电他,不让家属进,那个时候他一下子想起我这个妈来了,大喊着:“妈呀,你快来救救我啊,你要不来救我谁也救不了我了。”我一听这病不看了,正好医院让交八千块钱押金,我没有,就把儿子领了回来。

我儿子回家后大睡五天,起来后恢复了正常。从那以后他去了哈尔滨,在一个饭店打工赚钱。二零一零年,他骑摩托车回家出了车祸,锁骨摔裂,脾手术切除一块。儿子因为受刺激,旧病复发。因为我家是学法小组,同修们跟我一起发正念,背师父讲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十来天的时间我儿子的病神奇康复,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他就出去打工了。

转过年的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在哈尔滨跟同修们一起发真相资料,被蹲坑的绑架关押,并被诬判一年半。

我儿子再次犯病,因为家里没有了父母照看,儿子犯病也没人管,跳院墙、堵轿车,村书记家墙有两米多高,上面插着钉子和玻璃碴子,他都能跳上去,书记媳妇吓坏了,村委会一看不行就报了警,警察用狗链子将我儿子栓屋子里。当时是一、二月份天寒地冻,没人烧炉子,屋里极其寒冷,戴着手铐,手腕都勒肿了,没人给送饭,有时候两、三天都吃不上一口饭,没人管,比劳教所还遭罪。有一次儿子饿实在不行了,他蹦出院子请求邻居给做点疙瘩汤充饥。他三姑一看不行,就给垫一万块钱把我儿子又送进精神病院。我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出狱后去看我儿子,乡里说花了好几万块钱,但我在监狱被迫害得非常虚弱,没有劳动能力,还不上这笔钱。等我儿子好了以后我就把儿子领回了家。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我儿子处个对像,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初八结婚,九月末生个女儿。二零一六年孩子生日,儿媳上派出所给孩子办户口,派出所警察一看我儿子的名字就对我儿媳说他们认识我儿子,说当年是他们给拿钱看的精神病。儿媳听完承受不住压力,回家跟我儿子闹离婚。二零一八年七月他们离婚。离婚后,我儿子心情郁闷,精神恍惚,几次想寻短见未果,最后我又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精神病院当天晚上,他就逃到六楼,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跳楼自杀,留下五岁的女儿。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么多年,我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象我这样的家庭,在中国只是冰山一角,可见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罄竹难书。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认清中共邪党的真面目,远离中共,赶快三退,早日自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1/遭迫害家破人亡-哈尔滨陈秀梅揭露邪党罪恶-394415.html

2013-05-28: 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半夜,黑龙江十五岁的乡村少年闫树鹏,再次举止失常,他疯跑出去,到处喊妈妈,见人就撵……他被警察用三条铁链锁在冰冷的家中,第二天又挣开铁链跑了出去……

人们在少年那寒门冷灶的家中,发现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上、房门上、照片上,用几近难认的缭乱字迹,重重叠叠的写下心中的思念:“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掉泪。

是谁,逼疯了这十五岁的少年?

爸爸被迫害致死

男孩闫树鹏,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他的爸爸闫善柱、妈妈陈秀梅,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小树鹏曾拥有一段无忧的童年:在他的眼里,生活贫穷富足并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健全的家,那便是完美的生活。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开始,树鹏的家庭,和中国大陆千百万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遭受了无边的苦难。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树鹏的爸爸、妈妈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却双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那年,小树鹏七岁。

时隔一年,小树鹏的爸爸闫善柱再次进京申冤,被单城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截回,再次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三年。因为闫善柱拒绝放弃修炼,经常被狱警酷刑折磨。一次闫善柱被吊挂在小号里,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亲自用电棍电击的他的脸。闫善柱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重型肺结核病。

二零零三年,闫善柱结束三年非法劳教时,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可是为了维持家庭生活,他带病出去打工,不幸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三十六岁。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

妈妈被关押、殴打

树鹏的妈妈陈秀梅也多次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单城镇中共恶徒陈福彬、范子林等六、七人突然闯进,强行将她绑架。病卧在床的姥姥质问绑架者:“我姑娘犯了什么罪非要抓她?”不法人员恶狠狠的说中共不让炼就不许炼。陈秀梅被抓走了,连大衣都不让穿,在镇会议室遭恶徒的暴打。

十多天后,单城镇中共人员陈少伍又逼问陈秀梅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陈秀梅正视着恶人说:“炼。” 陈少伍叫嚣:“你继续炼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去了。”说着把外衣脱下,卷起袖子,照陈秀梅的脸上左右开弓,不知打了多少嘴巴,直到打累了为止,休息十五分钟后再打,最后干脆把陈秀梅摁倒地上连踢带踹,一位烧锅炉工实在看不下眼了,把陈秀梅从地上扶起来。恶人陈少伍才算住手。

恐惧时刻萦绕他

爸爸的冤死,在小树鹏的幼小心灵上蒙上了挥不去的阴影,他只能把对爸爸的思念深埋心底,无法宣泄。他知道爸爸、妈妈都是好人,不能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遭到无理迫害,竟致家破人亡。

树鹏害怕再失去妈妈,他的恐惧感与日俱增。大约在十四岁的时候,他终于无法承受随时都可能降临的灾祸,精神失常了。虽然树鹏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会好一些,但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妈妈陈秀梅必须去外地打工,以维持艰难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陈秀梅在打工期间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绑架到哈尔滨香坊区分局国保大队,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

亲属、邻居不敢将噩耗告诉闫树鹏,怕他承受不了这连续的灾难。可这并没有减轻他的精神上痛苦,爸爸没了,长期见不到妈妈,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房门上、照片上,一次一次的写下:“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希望早日见到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昨天差点冻死我” 等字句,让乡亲们看了,无不动容。

思亲的苦闷,压抑的绝望,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闫树鹏再度精神崩溃。

众乡亲要人 劳教所刁难

树鹏悲惨的遭遇,令乡亲们无不动容。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闫树鹏的亲戚们寻求社会帮助,得到其中很多善良人的支持和帮助。四月八日,村委会派出一名代表和树鹏的亲友、乡邻一起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要人。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说要有双城市“610办公室”的释放证明,才能放回闫树鹏的妈妈。

第二天——四月九日,树鹏的亲友到双城市“610”办证明手续, “610”的人说要去前进劳教所要释放和保释的票据。亲友们二次去前进劳教拿以上票据,又回本地乡政府、县“610”办好一切所需的证明材料。在乡政府盖公章时,连乡政府的人都同情的说:一切手续都齐全,快去劳教所把人接回来吧。

四月十日,为了征得社会善良人的帮助,村委会和百户人家的数百名乡亲发起红手印征签,以求更多社会上更多同胞的关注同情。

四月十二日,亲友们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接人。谁知前进劳教所管理科长张波在看到以上的手续之后,又非要闫树鹏的精神病鉴定材料不可。大家说孩子的爸爸不在了,妈妈在劳教所,家中又无钱,怎么办鉴定呀!孩子的姑姑急的直哭。张波见状又说:你们去找抓陈秀梅的单位,撤销劳教当天就放人。

四月十五日,亲友们找到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所谓办案人毛林昌,毛林昌蛮横的不接待,并在电话中否认此事。

亲友们无奈,第四次又去了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向张波说明了情况。张波坚持走程序必须有精神鉴定。闫树鹏的姑姑一边哭一边反复恳求,说一切手续都有,连释放的证明都齐全,家里这样的情况你们放人也不违规。张波却威胁:“你再哭就是闹事,让旁边的派出所把你抓起来。”还说:“让你们镇领导、县“610”和我们说,或者跟市“610”联系,我们好放人。”劳教所所长郝某最后说:“我不能放人,我也得有个饭碗。”

面对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蛮横和刁难,闫树鹏亲友要人的事,被暂时搁置了。小树鹏的亲人和乡邻们的心如同浸泡在寒冰中,凉透了。闫树鹏对这次紧锣密鼓的要人事情一无所知。四月十六日小树鹏从亲戚家中再次出走,现在已被送往精神病院。

闫树鹏的不幸遭遇只是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一例,他的苦难,只是无数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是谁逼疯了十五岁的少年--274600.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9-15: 尔滨市双城区韩甸镇
韩甸派出所电话:0451-53290110
所长:杨锐
韩甸村书记兼派出所警察王晓波 电话:15845120048 13603622538 13614504448
韩甸镇政府干部 许涛 电话:15045127605

2020-09-12: 韩甸镇妇女主任许涛 ,村书记监派出所警察王大波电话 13614504448

2020-08-08: 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政府人员
刘玉刚手机号:13694626776

2020-05-27: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警察 李长久 电话:18249056940

2020-04-20: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支部书记杨艳伟13009725559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13199554541 13604500424
双城区万隆乡派出所所长周峻宏13636519555

2020-01-22: 水泉乡派出所所长徐彦军 电话:15046134466

2020-01-16: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电话:13604500424 13199554541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书记杨艳伟电话:13009725559

2019-12-0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派出所所长许宏图电话13351602290 13936110028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11: 双城区司法局:矫正科科长于建民13329401142
单城派出所:所长许宏图 13936110028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