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东洲区(以前叫露天区) >> 段玉英, 女, 6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08: 控告恶首 辽宁抚顺段玉英被非法关押
段玉英女士,家住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万新街,二零一五年六月,实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十一月十三日下午,被万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现非法送南沟看守所迫害。

段玉英女士,今年六十一岁,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候的段玉英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妇科病、心脏病、肾病、大脑缺氧、便秘、失眠等,特别严重的就是妇科病,莫名流血,因流血又使得她开始贫血,四十多岁的她好像到了生命的尽头。正在她走投无路痛苦绝望中,有幸得了大法,生命从新充满了活力,有了希望。

下面是段玉英女士在诉状中讲述她多次遭受酷刑迫害的事实。

一、北京派出所:殴打、吊扣、冷冻、电刑

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好,二十日在北京天安门地下通道被绑架。警察抓着我的头发使劲将我推倒在车旁,我被送到天安门分局,关进铁笼子里,晚上又被警车送到北京门头沟公安局,在那里先检查身体,后又照相,我不配合,他们就连踢带打,抓着我的头发强行照相。半夜,我被分流到门头沟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双手被铐在凳子上。

第二天,我被非法提审,因我没有罪,拒绝配合,他们就把我吊在篮球架上,我双手被铐在架上,脚下踩的石头被警察踢走,就这样,身体被冻着,一个多小时后,身体开始颤抖,一直冻了两个小时,他们才把我放下来。带到屋里后,又铐在凳子上(两个大拇指从前边和后背上下铐着,使我非常痛苦,过了好几年,两拇指才有知觉)在派出所两天两夜,不给吃不给喝,对法轮功学员,警察一点人性都没有,就是一个邪恶集团。他们找来做“转化”的,我不配合,他们就用电棍电我的两个大腿,两腿被电的紫红色,走路艰难。

二、抚顺拘留所、教养院:罚款、灌食等

我被抚顺驻京办人员接走,驻京办的李海洋把我身上仅有的三百多块钱全部搜走,抚顺当地派出所马健等人将我带回抚顺,送进拘留所,还罚款一千元。

因我是炼法轮功的,根本没犯罪,是一个好人,所以我绝食反迫害,一个星期后,他们给我灌食,四~五个壮男人,按住我的头、手、身体不能动,他们用皮管子插进鼻子,那滋味非常难受,给我身体造成严重伤害。十五天,我绝食回家,回家后,我去派出所要没收的东西,他们又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敲开我的家门,将我绑架到了抚顺武家堡教养院,因我身体不好,拒收,他们就强行送进去。

在教养院经常给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给我们洗脑,由于在那里不能炼功,我的身体开始犯病,大小便困难,在教养院里,不让上厕所,(因我排不出尿,有一点尿,就得上厕所,我就要求去上厕所)警察就让在屋里想办法,我只好在屋里设有两个监控器下方在桶里方便,人格尊严被践踏。

过年了,我在那里绝食反迫害。他们借过年看节目,就在台上诽谤大法,我们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警察把我们带到大库里,一个个扒光衣服。

每月的接见日到了,家里亲人怀着想念家人盼望亲人的心情来到教养院,因我不“转化”,又在绝食,教养院就不让家人见我,煽动家人仇视我们。家人带进去的食物严格检查,大酱也得搅和搅和、手纸抖了又抖、香肠掰成一段一段的、被子都得拆开检查一遍。

三、遭通缉、被迫流离失所

由于我在那里身体得不到恢复,炼不了功,我被迫害的体重只有五十多斤还被罚站,罚蹲,我贫血得不到休养,有时还干活,跑步老要摔跟头,在这种情况下,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六日十一点左右,从教养院高墙内跳了出来。

从此,我成了通缉犯,不能回家,过着饥一顿、饱一顿、提心吊胆、精神高度紧张的流离失所的生活,晚上不敢睡觉,有时连做饭都有警察追赶我,两年多的流离失所使我精神备受打击,身体受限制,有家不敢回,丈夫孩子见不着,亲人见不到,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丈夫孩子一直被监控,一个完整的家被迫害的妻离子散,丈夫承受不住压力与我离婚,孩子无人管,成了孤儿。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我回到家,从那以后,社区经常监视我,跟踪了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8/控告恶首-辽宁抚顺段玉英被非法关押-320184.html

2015-11-18: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段玉英被绑架

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万新派出所警察在11月13日,非法闯入3位法轮功学员的家,把打印机、打印耗材、电脑及大法书籍、挂历、台历被抢走。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段玉英被带走,非法关押在万新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9316.html

2015-11-15: 辽宁省抚顺法轮功学员段玉英被绑架

11月13日下午,抚顺万新派出所分别对段玉英、李云香、王姓法轮功学员(名字不详)非法抄家,李云香被抄走书和真相资料,王姓法轮功学员家被抄走2台打印机,电脑被王姓法轮功学员从警察手中夺回。段玉英家被抄走的东西不详,段玉英被警察当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9185.html

2013-08-22: 辽宁抚顺五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遭受的迫害

......抚顺东洲区法轮功学员上访被迫害案例如下:

一、段玉英遭迫害五个月

1、北京迫害——双手被铐 遭电棍电击

段玉英,女,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进京上访,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恶警狠狠抓着段玉英的头发,把她拖上车,连同一起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带到了北京前门公安分局,关到了铁笼子里。

到了晚上,恶警把大家押送到北京门头沟公安局,强行扒衣服检查身体、抓头发照相、拳打脚踢,后又分流到门头沟派出所。段玉英和一个长春的学员分到了一起,恶警把段玉英的双手铐在了凳子上,不让吃饭喝水。第二天,一个姓段的恶警审讯段玉英,并用电棍电她的手。段玉英想:反电。结果恶警自己被电了,这才停下手。下半夜,给段玉英送到了室外篮球架,把她的双手铐在了架上,双脚呈悬空状,冻了二个多小时才把她带进屋里,又将二个大拇指,胳膊,斜着反铐起来,拿电棍连续电了段玉英的左腿九次,右腿六次。后又把段玉英送到了北京拘留所。

2、遭万新派出所迫害——拘留、罚款、送劳教所

第三天,段玉英被抚顺驻京办的人接走,把她身上仅有的三百多元钱全部搜刮,后被带到当地抚顺万新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并罚款一千元,单位罚款一百元。

当时在拘留所里段玉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不给段玉英方便用的手纸,拘留结束后又把她送到了武家堡教养院(即:抚顺教养院)继续迫害。

3、武家堡教养院恶警耍流氓、法轮功学员集体反迫害

在武家堡教养院里法轮功学员只要一立掌发正念,恶警队长陈凌华就带着四、五个男恶警一窝蜂的涌进屋,实施拳打脚踢,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并且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凳子全部扔到走廊上,让大家盘腿坐在地上。大家就反迫害齐声高喊:“法正千坤,邪恶全灭。”恶警怕外人听到,便拿来录音机播放歌曲,把声音调到最大声。恶警陈凌华、张磊、孟岩等人对女法轮功学员耍流氓,把段玉英等人带到大会议室,强行扒光衣服搜身,还经常搜监室,翻得乱七八糟,不让上厕所更是常事,最后流氓耍到监室,在监室里放两个摄像头互相对着,监室的门口放一个桶,让段玉英他们在那里面撅着大小便。

一次早上起来法轮功学员炼功,一个瘦高姓王的恶警(专职打手),把法轮功学员拖到库里打,凳子都打飞了,怕别人听到,便把录音机调到了最大声。后又给段玉英等人调到了抚顺章党临时洗脑班,有一次,恶警不让段玉英洗漱,并且让她面对墙站了一下午。还有一天中午,恶警孟岩让段玉英等十七人坐着学习(洗脑),大家岂肯学那些歪理学说,就闭眼抵制。恶警孟岩恼羞成怒让大家全站起来,然后点名,又把人一个一个地摁下去蹲着,一直蹲到他下班。四个多月后段玉英走出黑窝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2/辽宁抚顺五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遭受的迫害-278495.html

2004-02-27: 2001年12月6日大清早,又是一帮邪恶份子闯入我家抄了家,并非法抓捕我拘留15天后,非法判教养2年,送至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正值12月22日,天气非常寒冷,一个人一个屋,就睡在一层板的水泥地上,窗户都是堵死的,如不开灯就分不出白天与黑夜,暖气形同虚设,条件非常恶劣。为了达到更进一步的迫害目的,恶警又把我从抚顺市劳动教养院院内大楼搬到了章党一大队。大家为了避开更大的迫害,寻找机会脱离这个魔窟,2002年5月6日只有一个大法弟子段玉英闯了出去,而我和张传文就没来得及,被抓了回去。整个女队劫持的全体大法弟子受到野蛮的迫害,黑暗不见天日了。最早时期的抚顺大法弟子李丽倍受迫害:首先是大队长吴伟狠命地打她,张伟、张大队眼睛都打红了!罗大夫,人称外号罗小鬼,拿起凳子照脑袋没命地砸了下去……,当时两眼乌黑象戴了一副大墨镜一样。同时好几个电棍一齐下手,没头没脑地电,大腿里头血肉模糊。反正是恶警谁来谁打。张素迎的眼睛被蒙上,手、脚被铐在凳子上,恶警用电棍电,脸全变了形了,肿得找不着脖子了,电棍伸到嘴里去电,嘴都电破了,出血了。满脸的黑泡直淌黄水。衣服扒开,裤子往下一扒电得身子伤痕累累。张传文被吴伟打得腿走不了。一圈男恶警围着她打、电,别人都认不出来她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5/68469.html

刘凤斌,男,50岁左右,是抚顺市教养院法轮功女队管教,其女刘笙歌接了他的班,在女队当管教。本来女儿接班,他已赋闲在家,但院长刘志刚启用了刘凤斌等人为女队严管班管教。

当时,女队被转移到章党一大队,为了摆脱邪恶迫害早日离开魔窟,大法弟子张素迎(60岁,现在马三家受迫害)在院里拣到一根常4cm的锯条,于2002年5月1日管教放假的时候开始锯铁栏杆,于5月6日晚锯开三处铁栏杆,段玉英第一个跳下,此后张传文、杨玉琛又跳下,跳下后又有一个二米高的围墙。段玉英越过墙后,张、杨二人未来得及越,就听到狗叫。原来刘凤斌、吴伟等人牵着警犬来抓学员,是因为恶警吴伟通过监控发现了她们。

2002-09-16: 吴家堡子教养院对大法弟子李力的迫害事实
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紧步马三家教养院后尘,因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自从今年三月份,江氏下了“打死算自杀”的密令后,吴家堡的迫害又升级了,就以下面的事实为例:

2002年4月28日,张传文、段玉英、杨玉莹,她们在打扫卫生时拾到一根锯条,用6天时间锯开窗户铁栏,想摆脱邪恶的关押,于5月6日实施摆脱关押的计划,只有段玉英成功,其余人由于正念不强没有成功,李力为了掩护大家,在没跳下时就被抓,邪恶的警察就疯狂地实施报复,强迫她们放弃信仰。恶警采用残酷的刑罚,动用了10多个人,拳打脚踢,仍不解恨,又拿了3个以上的电棍电得她们浑身没有好地方,尽管这样,邪恶的兽性还没有发泄完,又变本加厉地蒙上她们的双眼,开始了第二轮的折磨,当把蒙上的东西摘下来以后,发现原来这一次施暴连院长都参与了,李院长、刘院长,还有徐虎力,就这样又把她们送到小号关押了一个月,在小号里管理科蓝科长和教育科长提审的时候又对她们上了刑,并逼迫她们放弃信仰,在小号的日日夜夜里,她们穷凶极恶,什么阴损的招都使,不给被盖,也不给水洗脸,只给一个尿桶,当他们提审李力时,各种手段都用尽了,也没使李力屈服,谁也想不到这些恶警完全失去了人性,竟然用尿往李力头上浇,全身都湿透了,但是也动摇不了李力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最后恶人在李力身上的所采用的各种招法都失效,只好把李力送出教养院逮捕。

在吴家堡教养院的大多数学员都能用正念去正视邪恶,有许许多多坚定的大法弟子,令邪恶胆寒。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27/2689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6/36644.html

抚顺 东洲区(以前叫露天区)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8-12-30: 望花区检察员:王珺,65533;代理检察员:孙丽;东洲区检察院公诉人张凯办公电话 02454628018 02454628022

法院信息: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东洲区东安街18号 02457567494
邮编:113003
院长尹宪科 18641311202
副院长 冯绍谦 57567401 18641318701
副院长 于国徽 57567402 13942345556
副院长 黄 涛 57567403 18641318703
政治处主任 杨奎全 57567409 18641318709
刑事庭庭长 董秀菊 57567434 18641318831
刑事庭副庭长 宋宝越 57567434 18641318737
主审法官 田浩:186 4131 8747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院长 高健 13904130339
副院长 李福文(主管刑庭) 57567203 18641311203
副院长 俞明录 57567205 18641311205
政治处主任 徐绍弟 57567206 18641311206
刑事庭庭长 孔夯 57567260 18641311253
刑事庭副庭长 袁晶丽 57567258 18641311231刑一庭
武强(主管法官)02457567258
李伊 王丹辰
杨阳 02456577259

2018-09-17: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法官武强024-57567258

2018-08-12: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法院
地址:抚顺市东洲区东安街18号
电话02457567494
邮编:113003
院长 尹宪科 18641311202
副院长 冯绍谦 57567401 18641318701
副院长 于国徽 57567402 13942345556
副院长 黄 涛 57567403 1864131870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