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鞍山 铁西区(二白楼) >> 娄艳,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鞍山铁西区
有关恶人: 恶警李省中, 宋三台派出所
迫害情况: 几天前,再被绑架送沈阳监狱城。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娄艳 付永忱(妻娄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23: ◇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下,娄艳正念正行,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晚上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4493.html

2015-08-22: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被绑架

8月20日下午十七点左右,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在铁西区新开街市场做生意时,被立山610和永乐派出所七、八个警察绑架。娄艳现在人在长大医院血二病房19号,门口有一警察看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2/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4496.html

2013-07-02: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被迫离家

六月二十九日星期六早八点左右,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遭鞍山永乐派出所绑架,其间恶警又想非法刑拘 ,又要用电棍。娄艳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这是犯罪。中午十一点左右,恶警放她回家,并被告知星期一到派出所送铁西法院开庭,说她是被保外就医放出的,要收回。娄艳已被迫离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6132.html

2013-06-30: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被绑架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早八点在家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6042.html

2012-05-15: 辽宁省鞍山市娄艳在家附近发真相光盘被恶警绑架
大法弟子娄艳5月13日在家附近发真相光盘,被辽宁省鞍山市永乐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257574.html

2007-07-20: 揭露辽宁女子监狱粉饰包装、掩盖罪行下的真面目
娄艳被迫害致下肢瘫痪

娄艳被关押在老残队。二零零三年底娄艳因为不“转化”而被绑到“死人床”酷刑折磨(因篇幅所限,迫害过程类同暂时省略),时间长达几个月。最后娄艳马上要断气的时候才通知家属将娄艳拉回家。回家后,娄艳又神奇般的活过来。监狱的邪恶党徒得此消息再次抓回监狱迫害,并将娄艳关進“严管号”里,用令人发指的手段摧残娄艳。知情者透露,娄艳被摧残的手段和过程让人撕心裂肺,惨不忍睹。娄艳被抬出“严管号”时,人瘦得像骷髅,奄奄一息。抬回到老残队后,恶警邱颖和陈晓波对娄艳继续迫害。老残队的犯人透露,二零零六年,陈晓波指使恶人王燕等人摧残娄艳娄艳下肢瘫痪,他们不让娄艳坐轮椅,让娄艳在地上爬着上厕所,爬慢了就拳打脚踢,娄艳跟他们讲理,他们就对娄艳進行暴力摧残。娄艳被绑到床上,胶带封住嘴,他们死掐着娄艳的脖子,直到娄艳快要昏死过去,多亏好人相助,娄艳才得生还。娄艳至今仍在被迫害之中。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7/20/159228.html

2005-02-19: 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大法弟子娄艳,坚持修炼大法、说明大法真像,十次被非法绑架、关押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强制药物摧残,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来,已经被迫害致残的娄艳被非法判处5年徒刑,非法关押在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监狱),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到生命出现危险时,保外就医。在她稍微恢复,当地宋三台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娄艳家要求她到派出所去谈话,娄艳在回家路上被来路不明的几个恶人强行绑架,再次送回沈阳监狱城,关押在大北监狱老残队。娄艳绝食抗议迫害,被不法人员折磨致死。具体死亡时间不详,估计是2004年上半年。死因被曝光后,直接管辖狱警把责任全部推在犯人身上。

下面是大法弟子娄艳生前所写的她前九次被非法关押迫害、遭受残酷折磨的经历。

* * * * *
我是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是1997年得法,在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得法的当天还没看到《转法轮》的内容是甚么,只是翻翻书,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我的病不翼而飞了。在我走上修炼道路后,我的心灵不断地净化、升华。

从1999年4.25以后江××打压法轮大法以来,就因为我说真话“法轮大法好”,就遭到江××邪恶政治集团的多次残酷迫害。

一、進京上访被关押 绝食抗议被迫害昏迷不醒

1999年我進京上访,10月25日被非法抓捕,10月27日在鞍山第三看守所三天后,又送到鞍山女子自强学校,共非法拘留我15天。因为我没有犯罪,不配合他们,绝食抗议迫害,而遭到无理的待遇,炼功不让,背法不让。

在第三看守所,恶警拿6分塑料管毒打我们,长时间给我们扣在高高的窗户上。在女子自强学校,每天被迫训练,强迫让我们报数,如果我的声小,可报到100多次。每次是抬头大声喊,而后迅速蹲下,头用两手抱下。当时我都几天没吃饭了,越绝食,越遭受迫害,身体虚弱迷糊,饥饿难忍。不法警察们不顾我的身体,还强制走正步,必须带很响的动静,咔咔的;如不合格,那就没完没了的继续走。有时被迫垛柴火,有时收白菜,而有时夹裤毛。

我当时不配合他们的迫害,在我绝食抗议期间,不法人员们动用很多警察给我扣上、绑上,整个周身都给我捆的紧紧的。不张嘴,不知是甚么铁器,把我的门牙都撬掉了一个小碴。他们在灌的食物里面放了很多盐,还有一些不知是甚么东西,到胃里很痛,马上就往外翻,胃里根本受不了,可他们强行我站着,手还反扣着,让普犯恶犯看守,把我的鼻子,嘴都给堵上,差点堵死我。他们的手拿开后,我大口吐出,当时有血,到最后还有胆汁,便血,间隔两天又给我强行灌食一次。不长时间,我已昏迷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抢救。

到15天满放回家后,不法人员时常干扰我及我的家人,时常强迫我到市局问一些事,一去就是一天。在家里也是,像当年文革中的“四类分子”一样,不准我出市;如果有事出市,强逼我到派出所报告,经过他们的批准,才可出去,一点人生的权力都没有。

二、第二次被非法关押 被灌酒精及药物昏死

1999年12月26日,我因到朋友家取给爱人定做的衣裤和大儿子的皮衣,被当地沈阳市辽中县、茨榆坨镇分局给我和我爱人强行带到分局。把我爱人(他不修炼)和车无理扣一天,到晚上才放回家,无理的强行送我到沈阳市第五收容所。

当时不法人员甚么也没告诉,没有任何签字。第二天说给我拘留15天,我坚决不配合,绝食抗议,到第6天晚上放回。期间灌我两次食。食物里面有很多的盐、酒精及不知名的药物。第四天灌一次,第六天灌一次,最后我昏死过去,他们才无罪释放我。

放回后,当地派出所又强行给我在家办“死班”,(当时因身体不好,没上派出所)就是24小时不离人,不让出家门。我的母亲90来岁,可没人照顾,也不让我去,我坚决不配合,经我自己要求打电话,他们把所有人撤回。

三、遭受酷刑:上绳、八个电棒同时电击

因为邪恶江氏集团不允许我们上访、说真话,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凑钱买了个打印机,印些真像资料,让政府和百姓知道法轮大法的真像,好让善良的人们知道谁是真正的正和真正的邪。不料不长时间,有同修被抓,承受不住打压迫害,把我说出。在2000年10月29日半夜一两点钟,恶警闯入我家门,要收我的打印机,没收到,把我和爱人一起绑架到鞍山市公安局。不法人员当时打我,逼我交出机器。我不交,他们开始给我上绳,把两只手反吊往上,手都到耳朵地方,一边吊,一边打我两膀的一个穴位的地方。一边打,一边问,如不说还吊、还打。当时我的头抬不起来,蹲在地上,头都要从两腿中间钻到后面去了。

我当时疼痛昏死过去,等我醒后已在鞍山市第一医院抢救。我有时清醒,有时昏睡。在我不省人事的情况下,不法公安利用一个姓冷的大夫给我施电刑。腰间放一块带水的一寸左右的不锈钢板,用七、八个脏的不锈钢电棒电我的两腿。我在昏迷中被疼痛击醒,两腿像一排钢针穿透我的双腿。

我的周身被电击起一尺多高,电完后,我的整个身体都虚脱了,两件毛衣被疼痛出的汗水给湿透了,舌头被牙咬破了,满口是鲜血。当时是我一个18岁没过门的儿媳照管我,把孩子吓得大哭。当时不法人员们还对我的孩子声称,“这是电疗”。我想问一句,世上哪有这样电疗的,明明是残害。我屋里的别的患者都看不下去这样的刑法。

这样他们还不放,鞍山市干山区政保科科长张成国,天天吓唬我爱人,张说:“她不交,这次就给她送精神病院治他。让她精不精,傻不傻的,以后看她怎么办。”对我也是这样的威胁。

四、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几天后,不法人员跟我爱人要钱,我爱人没钱。公安局就把我劫持到鞍山市康宁中心(精神病院),在鞍山市唐家坊乡,到那他们交待完后就走了。大夫强制给我扎针、吃药。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的手、脚都用大布条绳给分开,绑在铁床的四角上,周身成大字型。

医生查床时,我和他们的主任常说:“你们别这样对待我,我没有精神病,我炼『法轮功’是做好人的,你们的大夫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救人的,不能把我理智的人当成傻子,可千万别给邪恶助纣为虐啊。主任说:“你多吃些药是有好处。”我问她有甚么好处,她说:“杀人的人,吃这药都不敢杀了,那炼『法轮功’的还敢炼吗?这是『净化心灵’。”

就这样,不法人员用杀人不见血的刀来残害我,而后还不知耻的说成是“净化心灵”。当我吃药时不配合,不法人员就恶狠狠的说:“如果你不吃,一会找来多个大个的男精神病给你强扎针、吃药,你也得吃。”吃完药后,还得检查舌头底下留没留下。

一个月过去了,有天,市610恶警康凯来到医院见到我后,问我你知道这是甚么地方吗?我说:“我现在知道,我没有精神病,为甚么给我送到精神病院?”他说:“你交出机器,你就没病了,不交机器,你有病,在这住着吧。”随后走了,走后不知他给主任施加了甚么样的压力,找我儿子,告诉我一定多吃药,我不顺从,把我儿子留下。对我儿子说让我多吃药等胡言乱语,说了很长时间。孩子精神压力很大,只说了一句,再也说不下去了。

五、逃出精神病院 家人受牵连迫害

时间长了,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脆弱,心里很乱,特别胆小,时常幻觉有人跟我说话,闭上眼,眼前像看电视一样,一幕幕出人和我说这说那。我和我爱人说:“他们这样对待我,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如果这样,我的精神会崩溃的。我当时要是不学大法,主意识不强,那根本都受不了,那我也对自己没有多大的信心了。我想我再也不能容忍邪恶这样残害我了,一定要跳出邪恶的迫害,揭露这一事实,让邪恶曝光,让善良的人们知道他们是用这样的险恶手段来对付大法弟子的。

于是我天天找机会,我冒着生命危险跳楼逃出了魔窟,当时我整个腰椎堆在一起,成了一个一米高的小人,左脚脖又折断了,不能站立,又不能走,只好爬。我喊师父帮我。可是更神奇的事出现了,我不能站起来,我还能爬出一个两米多高的大围墙,爬了三座大山,爬到一家有缘的人家得救,回到同修的身边。

当时610不法人员不但对我精神及肉体摧残,还强行把我的家人一起关進铁门、铁窗的精神病院。有时两三顿吃不到饭,请假到楼下食堂买都不让,对我的家人也实行了24小时的死关押。

即使这样残酷的迫害,邪恶人员还不放过我,找我的爱人,和他要人,逼他知道我下落时,及时报告公安局中。我爱人到处找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看我摔成那样,不忍心离开我。我告诉他说:“邪恶江氏集团凶狠手辣,你别在我这了,省着你受牵连。”他不忍心离开我,这样在我身边一直护理我,我当时已不能动,不能翻身,10多天音带发不出声音。

经过我学法,半个月我能翻身,一个月能站起来,都能自理了。这样我的爱人说:“以前谁说法轮大法这样神奇,我可能不信,可我亲眼看到这神奇出现,我也不能不炼了。”这样我的爱人也修炼“法轮大法”了,看了二十天书,一本《转法轮》没看完,自己也拿布写上“法轮大法好”, 挂在自己住的附近,可是让邪恶抓住了,判了半个月拘留。为了让他交出我,强行打他一天一夜,因我不放弃修炼,非法判他二年劳教。

当时我爱人承受不住他们的迫害,把我的地点说出,我又一次被抓。在2001年2月6日,沈阳市辽中县、茨榆坨镇分局把我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没收了机器,扣下了同修4800元钱,还有我的3900元钱,是我的亲朋好友给我的生活费。

当时不法人员不让我睡觉,一共三天三夜,以调查材料为明,对我精神摧残。在我2001年2月6日進去后,宋三派出所将我家的唯一的一辆货车给扣下一个多月。大儿子19岁,小儿9岁,儿媳19岁,他们三人没有吃饭的钱,只好乞讨。东一顿、西一顿,经过托人情,朋友又借了5000元钱,扣压了钱, 1个多月才放回车,我爱人被非法关押至今未放。当时准备不法人员还将3个孩子赶出家门。可是三个孩子哭着说好话,不知是哪个好心的人说情才让孩子有个房住。

因我跳楼身体还未完全恢复,送到狱后不准炼功,所以我已经全瘫,大口吐痰。他们怕我死在狱中,就在2001年3月29日给我放回了家,我这次一共被非法关押了53天。

六、一次次被抓,一次次正念反迫害

不久之后,我在外出南方,经过北京郊区的一个车站时,又被不法警察(一男50多岁,一女30多岁)跟踪。当时警察和车主联系好,有多人看守我,我求师父加持我,我又一次从北京通鞍山的大客车上逃脱。

2001年9月26日,在讲清真像过程中,被邪恶举报,又一次被鞍山市署派出所,给送到鞍山市第三收容所。因不配合,我绝食抗议6天,已经吐血、叶胆汁,他们怕死在他们那,无罪放我回家。

2002年1月29日外出到阜新同修家,当时有公安到同修家,我强行被带到阜新当地派出所,不容分说的劫持到阜新当地看守所,当天晚上给我送到所时,身体不合格,送到医院。我又正念走出,回到讲清真像的洪流之中。

七、第八次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致生命垂危

2002年2月2日,鞍山市宋三派出所又一次非法抓我,送到鞍山市第一看守所。我不配合、绝食抗议,他们将我强行灌食多次,还将我的脚、手都扣在一起,叫做“一组一挂”。我翻身、上厕所,一切都得别人抬着,手脖、脚脖都被扣子硌破,一动钻心的痛。

当时气温零下10多度,可邪恶人员把我的棉裤脱下,只剩下一条薄秋裤,坐不起来,躺在冰冷的电木床上。不法人员还挑动用群众斗群众,告诉我们室里的普教犯人:“如果我不吃饭,我们那屋里买好的东西不给,不让看电视。”这些普犯就开始仇视大法及我,天天24小时就是睡觉时,听不到骂我声,有时使劲的踢我、打我,这是在鞍山市第一看守所。

到第七天,我已昏迷,看守所怕我死了,就让当地派出所把我带走。可出了牢笼又到虎穴,派出所不法人员把我劫持到了教养院,当时教养院,看我身体已不行,就不收。得检查身体才收,那得到鞍山市第一医院是对口医院。派出所恶警没办法,只好抬我,拉到医院检查。在去的路上我已苏醒,可三个恶警袁洪保、付猛、刘军和一个宋三镇司法助理孙海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竟托人写成假病给我送回教养院。他们知道我到医院检查不能合格,就4人商量,找一个大夫写一个假的送進去。

当时孙海堂找一个大夫,可没在鞍山本市,在西柳;恶警刘军打电话给一个叫李省中的,是鞍山市二院外科主治医师。接到人后,李省中看我身体不行,就问他们几个人说:“这样能行吗?”他们恶警袁洪保和付猛说:“这样死一个不多,少俩不少,还不如扔到车下摔死,冻死。反正江泽民也说了『打死就算自杀。’”这样第一项查是心电图,他们问大夫(是女的)有没有事,那大夫说:“心脏不行。”而后就不说话了。到别的地方又写甚么,我就不知道了。

后来这帮不法人员把我再次劫持到教养院,没有经过任何人,在我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判了我三年劳教。在教养院里,见到同修不准说话,不准看。我问他们:“那我上厕所,还得闭眼吗?”他们说:“你们一看是递眼神。”我还是不配合,不吃饭,继续绝食抗议。他们多次将我的手、脚、身、头都按住,往里强行灌食。有时我不配合,他们都将我嘴两边的肉,及嘴上端的肉被牙硌破了,肉都烂了,直到一年后,还块死肉。

我被抽灌了多次。在最狠的灌食中,我差点死了,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将我牙撬开,用一双方便筷子、一双铁筷子把我的上下牙支上,使劲的灌,将鼻子扎住,又把我嘴用手纸和毛巾一齐堵住,不让出气。当时我真的要没气了,我觉得我的两个眼睛都凸出来了。我当时求师父快救我。神奇出现了,我将一双方便筷子,和一双铁筷子咬断。另一只铁筷子竟咬成了三节。

我一直没有吃饭,没有喝水。14天过去了,他们给我扎针抢救我,血管都不往里進药了。因为当时我已经不行了,教养院给我爱人放假护理我。不法人员们没办法怕我死那,又一次将我放回家。

因为他们用假病治,不顾我的生死,所以我将他们的邪恶行为揭露出来,他们为封住我的嘴,又强行给我爱人带回教养院,强行打压逼供,反扣上大挂,几个月后手老没有知觉。说上网是我爱人上的,或上网的人是大法弟子。四月份有一批是上级领导批准放人,有我爱人一个,可是鞍山公安局干山分局不放。

八、呼吁关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及家人

2002年3月份中央召开两会,不法人员们又一次逼得我流离失所,在2002年6月8日我被辽阳市公安非法抓住。我没有配合邪恶,第二天的晚上又逃出了邪恶魔掌。自从99年4.25至今,我被反覆抓捕了九次,我的家也无数次被干扰搜查。我家里儿子20岁,小儿子10岁,还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孙女。他们更是一次次的承受邪恶人员对他们的精神迫害。现在我还是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四个孩子吃了这顿没那顿,只好到亲朋好友家讨饭吃。我请善良的人们关注一下我的爱人及我的四个孩子。

像我家的遭遇,在中国何止是我的一家。请求有关的国际机构关注一下法轮大法弟子,及他们的家人,要求停止江××邪恶政治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江××及其邪恶的帮凶,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待你们的惩罚是下无生之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9/95757.html

2004-11-11: 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娄艳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监狱)老残队,绝食抗议迫害,被折磨致死。具体死亡时间不详,估计是2004年上半年。身后留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娄艳,家住鞍山市铁西区,多次被非法绑架、抄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强制灌输精神性药物,在药物的作用下跳楼,腰椎跌断,下肢不能动。据娄艳的丈夫付永忱说,娄艳2001年底在沈阳检查结果是脊椎骨两处粉碎性骨折,终身残疾。

2002年2月2日,娄艳再次被宋三台派出所劫持在鞍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此期间,娄艳认为自己无罪,绝食抗议,看守所干警强行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指使刑事犯多次毒打她,长达一星期之久,后又把她劫持至教养院。当时娄艳已经昏迷不醒,教养院执意不收,于是恶警李省中到铁西二院开“无病”证明,把娄艳投入鞍山市劳动教养院。当时娄艳病情越来越严重,半个月水米不進,吐血不止,生命危在旦夕,其丈夫付永忱要求教养院释放娄艳

已经被迫害致残的娄艳被非法判处5年徒刑,非法关押在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监狱),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到生命出现危险时,保外就医。后来,宋三台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娄艳家说上派出所去谈话,回家路上被来路不明的几个恶人强行绑架,再次送回沈阳监狱城。

娄艳被非法关押在大北监狱老残队,绝食抗议迫害,被折磨致死。具体死亡时间不详,估计是2004年上半年。死因被曝光后,直接管辖狱警把责任全部推在犯人身上。

鞍山 铁西区(二白楼)联系资料(区号: 412)

2017-10-01:
有关负责人联系方式:(如信息与事实有出入,请知情者提供相关信息)
鞍山市铁西区永乐派出所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教育街栋-300 邮编:114016 电话,0412-8077665
此案办案负责人:常永春,电话,15698905851(据悉工作有所调动,待查)申长军 13889785869(办案人录口供)
原所长:范金伟 15641242391(据悉调走,现所长待查)
教导员:张兆忠 13009376877
副所长:董二魁 15698905878
副所长:高熙砚 15698905778
副所长:康立 15698905919
综合内勤:梁宇峰 13050070122
治安警察:曹福全 15698905835
治安警察:杨帅 15698906909
治安警察:姜元栋 14741116888
治安警察:王桢淇 15942268767
治安警察:杜晓夫 15541282601
治安警察:沈扬 13941275668
治安警察:刘德民 18741271818
治安警察:王译伟 18642247137
警务区警察:李世忠 13065468111
社区警察:张鹏 13841219088
社区警察:印文利 15698905849
社区警察:刘柳 13941222315
社区警察:洪筠海 15698906803
社区警察:金岩松 15641264651
户籍警察:金丽 13478085852
户籍警察:刘艳燕 13188059945
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 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同顺巷 25 号 邮政编码:114011
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负责人:鞍山市铁西公安分局局长蔡中利,办公电话:0412-8674333. 电话:0412-8257110
原鞍山市铁西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王登科(据悉调走,现任大队长不详) 移动手机:13904200240、联通手机15698905677;办公电话:0412-8674699;住宅电话:0412-5532953(此人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态度蛮横)国保大队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2)

鞍山市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立山区政法委书记 丁威 电话:0412-6632026
立山区610办公室主任 孙俊杰 电话:0412-6612425
立山区主抓迫害法轮功负责人 高德友
千山区宋三派出所恶警所长 张荣刚 电话:0412-8412835

鞍山市政法委现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

鞍山市政法委不法之徒,3月1日开始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已绑架四名大法弟子(劫持在鞍山市政法委 5532392)。请见到此消息的同修发出强大正念彻底铲除鞍山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另外空间的旧势力黑手及乱法烂鬼。

正告鞍山市所有参与办洗脑班不法之徒,停止作孽,赶快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善待大法弟子,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

鞍山地区电话区号:0412
鞍山市政法委 5532392
政法委书记:
王玉琴 5555l10
鞍山公安局长(主谋迫害法轮功):马胜华
办公室 5555096
住宅电话 5538068
手机 13904200895
鞍山公安局长 党委书记 赵乃金
办公室 5512218
住宅电话 5531818
手机 13841267899
副局长 党委副书记 于福金
住宅电话 5532555
手机 13904200036

鞍山犯罪机构“6.10”办公室:
查凤志、张春泽 5593260
鞍山公安一处(主谋迫害法轮功):康凯、王剑 553475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11: 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娄艳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监狱)老残队,绝食抗议迫害,被折磨致死。具体死亡时间不详,估计是2004年上半年。身后留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娄艳,家住鞍山市铁西区,多次被非法绑架、抄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强制灌输精神性药物,在药物的作用下跳楼,腰椎跌断,下肢不能动。据娄艳的丈夫付永忱说,娄艳2001年底在沈阳检查结果是脊椎骨两处粉碎性骨折,终身残疾。

2002年2月2日,娄艳再次被宋三台派出所劫持在鞍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此期间,娄艳认为自己无罪,绝食抗议,看守所干警强行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指使刑事犯多次毒打她,长达一星期之久,后又把她劫持至教养院。当时娄艳已经昏迷不醒,教养院执意不收,于是恶警李省中到铁西二院开“无病”证明,把娄艳投入鞍山市劳动教养院。当时娄艳病情越来越严重,半个月水米不進,吐血不止,生命危在旦夕,其丈夫付永忱要求教养院释放娄艳。

已经被迫害致残的娄艳被非法判处5年徒刑,非法关押在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监狱),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到生命出现危险时,保外就医。后来,宋三台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娄艳家说上派出所去谈话,回家路上被来路不明的几个恶人强行绑架,再次送回沈阳监狱城。

娄艳被非法关押在大北监狱老残队,绝食抗议迫害,被折磨致死。具体死亡时间不详,估计是2004年上半年。死因被曝光后,直接管辖狱警把责任全部推在犯人身上。

2004-09-30: 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大队一小队大法弟子娄艳,曾十次去北京上访、十次被抓,后被非法判处七年徒刑,现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曾被强制灌输精神性药物,一个月后,在药物的作用下没守住心性就跳了楼,腰椎跌断,下肢不能动,现仍在遭受迫害。

2004-07-25:鞍山市大法学员娄艳,被沈阳监狱城迫害到生命出现危险时,保外就医,再次被绑架到沈阳监狱城(原沈阳大北监狱)。据悉,几天前,宋三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娄艳家说上派出所去谈话,回家路上被来路不明的几个恶人强行绑架,再次送回沈阳监狱城。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