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栾基芝, 女, 61

栾基芝
栾基芝屡遭迫害,含冤离世。儿子吴志刚被非法判刑。家中冷冷清清只有老伴一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佳木斯市北焦化社区
个人近况: 2008年11月 迫害致死 (2009-08-2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9-08-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01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吴志刚(母栾基芝)
夫妻/父母: 栾基芝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8-24: 老伴含冤去世 儿子被非法判刑(图)
(明慧通讯员佳木斯报导)来到家住黑龙江佳木斯市北焦化社区吴老汉的家中,院落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净而又规整,可是除了几条大狗与老人相依为伴外,家中显得冷冷清清。原来吴老汉的老伴栾基芝已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含冤离世,儿子吴志刚现又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从老人落寞的神情中,可以想象的到他内心的痛楚与辛酸。

栾基芝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老伴栾基芝自从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后,作为在大法中深受其益的栾基芝,同其他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本着善意于二零零零年六月来到北京,想通过依法上访的形式,向政府澄清法轮功真相,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可还没找到信访办,就遭到北京警察的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半个月左右后,栾基芝才得以回到家中。紧随其后,恶党以“连坐制”的形式指派江南村(又称竹板屯)小学校长来“包保”栾基芝

从此以后,这位小学校长在上级的胁迫下,为了个人的利益不被牵连,就经常上门骚扰,威逼栾基芝写什么“保证书”。此外,佳木斯郊区长青乡政府邪党人员、友谊路派出所的警察也经常进家骚扰。那时长青乡政府邪党部门官员甚至做过联合、胁迫下属村屯的“包保”人员,乘夜幕降临时,偷偷摸摸的来到被邪党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家,只要在窗外一看到谁家的灯还亮着,就可以闯入民宅盘查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栾基芝冲破被监控和骚扰的重重阻力和封锁,再次进京上访。从那以后,她独自一人漂泊在外,流浪了一年多的时间。其间所吃的苦,令常人难以想象。她曾在饥饿难耐时,到垃圾箱捡拾过被人丢弃的残羹剩菜,也曾打过零工,挣些微薄的收入勉强糊口。因为当时公安恶警正在到处追找她,那时对她而言,除了肉体上所承受的之外,其实更大的痛苦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和漫长的苦难对人意志的消磨。在那种强大的压力下,生存下来的艰辛,对于曾经有过被中共恶党迫害经历的人来讲,可谓感同身受,刻骨铭心。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和长虹派出所的邪恶之徒闯入江南村大法弟子李凤华家,抄家后绑架了李凤华、李香兰、段玉发(男)、李艳杰、冯秀娟和栾基芝等数名大法弟子。时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的陈永德与其他恶警把抄到的真相资料与从别处抄来的资料放在一起,在邪党喉舌电视媒体上大肆炒作,造假宣传,煽动仇恨。致使李香兰、段玉发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李凤华,直到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才被抬回家,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含冤去世。(详情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佳木斯市大法学员李凤华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

栾基芝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后,回到家中。可家中从此再无宁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长虹派出所的警察、北焦化社区的协警李培玉经常上门骚扰,长虹派出所的片警每月一次、甚至有时两次砸门入室骚扰。

在长期的精神高压下,栾基芝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瘫痪在床,连生活都无法自理。好在儿子吴志刚很孝顺,他对母亲照料的很精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饱经苦难的栾基芝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一岁。

吴志刚被非法判刑

身为水暖工的吴志刚靠在劳务市场等活打工维生,劳务市场上的人都知道大刚(吴志刚的小名)是个好孩子,他品行端正、为人忠厚善良,活干的好,不欺骗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宁可自己吃亏,尊敬老人,主动操持家务。母亲去世后,父亲年岁大了干不了水暖活,就在家里饲养了几条狗,家中的生活还算平静。

可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上午,一行五名警察身着便装来到吴志刚家要找大刚。他们的到来,再一次打破了近十年来一家人难得的宁静生活。因大刚出去干活没在家,因为这些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大刚的父亲就问其姓名,他们也不告诉。大刚的父亲就问他们:“你们不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吗?怎么不敢说出姓名?”最后,他们支吾说他们中有两个人是市公安局的。其中有一个警察一再逼问大刚的情况,其他人则是屋里屋外的到处乱看乱翻,并说要带走老人有事要说。

大刚的父亲让他们有事在家说,他们不同意。老人又建议到社区去说,他们也不同意。于是,他们就把大刚的父亲带到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随后又带到前进公安分局,让他见了一位大约六十岁的老太太,问大刚父亲认不认识这个老太太,他们互相都说不认识。最后,在大刚父亲的严厉斥责下,警察才不得不让他回家。大刚父亲告诉他们:“是你们用车给我拉来的,现在你们也得用车把我送回去。”最后自知理亏的他们没用自己的车,而是给大刚父亲十二元钱,叫他自己打出租车回家了。

二月十七日,大刚父亲见儿子没回家,就到处去打听,可没有儿子的任何消息,老人心急如焚,寝食难安。五天后,警察送来一张“拘留通知单”,上面写的日期是二月十八日。老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二月十七日下午,警察又去了大刚干活的地方(原佳木斯师专附近),绑架了大刚。大刚已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据好心人说,大刚遭受了一天一夜的酷刑折磨。可吴志刚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遭受迫害、被迫害到什么成度,全都不得而知。大刚父亲去看守所要求见儿子,警察也不让看。

二月十八日,六名警察又去大刚家到处乱翻,还到处拍照,大刚父子俩靠做水暖工,到处打工挣点辛苦钱养家糊口,家中存有一些干活用的设备与材料是情理之中的事。可警察也要逐一盘问一翻,最后把干活剩下的铁皮也都给拉走了,屋里屋外被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大法弟子吴志刚、于云刚、付裕、刘秀芳非法开庭,一直不给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判决书”。七月二十九日,付裕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来到法院,遭到法院工作人员、庭长赵玉斌的追撵和恐吓。后来,家人辗转获悉,向阳区法院已对于云刚非法判刑八年;吴志刚六年;付裕五年;刘秀芳三年。

大刚的父亲今年六十三岁,老伴栾基芝已去年十一月末去世,尸骨未寒。与他相依为命的儿子就是他的希望。大刚是个好孩子,劳务市场上的人都知道大刚的品行端正、为人忠厚、善良,活干的好,不欺骗人,宁可自己吃亏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尊敬老人,主动操持家务,这么好的孩子被酷刑折磨和非法关押,现又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这对老人家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老人整天愁眉不展,不知道去哪说理,现在又见不到儿子,也不知道儿子已被迫害成什么样子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4/207097.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3-21: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4548581454
李德才 局长。 13845458221
李爱国 副局长 4546166778 18724232222
郑国胜 副局长 18745460333
副局长 关福才 15804542229 18645451599
安凤君 13803656789

国保大队 4548663168
张伟明 大队长 138454506833 18645451735 李洪刚 13945423333 李强 18945601989 13359500109
吴彬 13946472555 张佳 13504547859 于海洋 18945601698 李艳春 18945603562
李岩 13303680600 13555588001

四丰派出所电话(区号:0454)
接警电话 0454-8885140
王大伟 所长 18745479555 13351344688
历昕 教导员 8274444 18645451426
马军 副所长 8885140 13114549567 18645451427
李玉珍 女 户籍员 13945478369
柳绍臣 18645457888 18645451460
王 江 13634540989

佳木斯市拘留所
司洪昌 4548516999 13512676111
李志群 4548518151
13845458510
4548317666
张安林 4548519994 13104546668

佳木斯市看守所
内勤 4548519599
监管支队 4548518599
孙健 所长 4548519765 15326698333
霍有库 副所长 13089681266 于吉文 4548519668 13946454555

2018-05-13:
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佳木斯市松江派出所
地址:光复东路883号
邮编;154005
区号:0454
值班电话: 8286110
接警电话:833075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