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08-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海林市 >> 金总善

金总善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闫凤梅70多岁的婆婆(右)和金总善95岁的姥姥(左)在为闫凤梅和金总善喊冤。
男, 46
个人情况: 海林市发廊业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海林市
个人近况: 2009年5月2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9-05-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03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闫凤华(闫风华) 闫凤梅
夫妻/父母: 闫凤梅的母亲
女婿: 孟宪国 金总善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5-29: 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一家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市海林市发廊业主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诚恳善良,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却屡次遭中共警察残酷迫害,家破人亡,原本生意兴隆的理发店也难以维持。

在过去十几年中,闫凤梅被海林市国保大队绑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骚扰十次以上。丈夫金总善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多次被国保大队、派出所上门骚扰,最终被迫害致死。闫凤梅的姐姐闫凤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姐夫孟宪国被绑架后又累遭骚扰,被迫害离世;闫凤梅的父亲因迫害悲愤离世。迫害给闫凤梅全家造成了巨大伤害和无法估量的损失。

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震撼着他们的心灵,夫妻俩严格遵循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做个好人,不再因一点小事争吵,夫妻变得和睦了。他们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法轮大法后,他们不分贫富贵贱,以诚善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他们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炼功前,闫凤梅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金总善患有头痛病、胃炎、肩周炎、肾炎,夫妻俩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体会到无病一身轻。过去因病整天投医问药,修大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夫妻俩感谢师父与法轮大法的救度之恩,可大法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他们便把对师父感恩的心化作句句肺腑之言,向店里每一位顾客诉说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大有文革重来之势。就在七月二十日当天,海林市公安局把金总善劫持到公安局,与其他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非法关押一天一宿,逼迫放弃信仰。

事隔几日,金总善再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多次非法提审,逼他说出其他同修,并逼迫金总善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金总善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被迫交了五千元所谓押金才被放回。而在此期间,闫凤梅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与其他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拘禁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闫凤梅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再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被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夏,闫凤梅又被第四派出所警察王红旗、指导员姚福江等人劫持,警察逼迫她出卖其他同修,遭闫凤梅抵制。

反反复复的无端迫害,使金总善心头笼罩上一层恐怖的阴影,使他被迫放弃修炼四年多时间。他又开始抽烟、喝酒,本来远离他的一些疾病也重新复发,经常头痛,而且从脚部开始浮肿。他往返于医院、药店,然而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越加严重,已从脚一直肿到头部。期间,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仍多次上门骚扰,有时还逼迫金总善在一些表格上签字。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金总善回归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又一次在两个月内无病一身轻,再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体会到大法师父的无量慈悲。此后,金总善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然而,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金总善夫妻俩下班后,与姐夫一起到旁边饭店吃饭,未曾想这竟是金总善与妻子的最后一次共进晚餐,成了夫妻俩生死离别的最后一刻。

当他们吃完饭回家没等进家门,就被在门口蹲坑的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警察等十几人绑架,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警察还恐吓要从牡丹江市局调人来整她们(用酷刑迫害)。

金总善夫妇被绑架后,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近百岁姥姥曾到公安局前喊冤,呼吁释放亲人,警察却置之不理。

第二天,闫凤梅和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金总善走脱后下落不明。五月十四日晚,金总善被家人发现昏倒在他母亲家门前,已不省人事,五月二十二日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中说:“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极其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理我……”

金总善生命垂危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闫凤梅再三要求见丈夫一面,被丁玉华狠狠地拒绝。而就在金总善去世当天,丁玉华一伙秘密将闫凤梅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闫凤梅直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时,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而她回家后,在她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还对她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9/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一家遭受的迫害(图)-368102.html

2011-07-16: 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夫妇受迫害事实

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中共警察的惭残酷迫害,金总善在流离失所的迫害中离世。

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于一九九八年因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炼功之前闫凤梅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金忠善患有头痛病、胃炎、肩周炎、肾炎,夫妻俩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他们严格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个做好人,没炼功以前夫妻俩经常因一点小事争吵,炼功以后夫妻变的和睦了。他俩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大法以后能够不分贫富贵贱都做到以诚相待的对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开的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夫妻俩有着共同的职业,有着共同的信仰,又有个聪明可爱的女儿,是令多少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啊。过去因病整天投医问药,修大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夫妻俩感谢师父与大法的救度之恩,可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从此后,夫妻俩便把对师父感恩的心化作句句肺腑之言,对店里的每一位顾客诉说着法轮大法的美好。

大法蒙冤 好人入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遭到中共疯狂迫害,大有文革重来之势。就在当天海林市公安局把金总善劫持到公安局,与其他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逼迫放弃信仰。事隔几日,金总善又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并关押在看守所,逼迫说出其他同修,并逼迫金总善放弃对大法的正信,多次非法提审,被非法关押40多天后交五千元押金放回。就在金总善被非法关押期间,闫凤梅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洗脑班,一起被关押的还有其他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共关押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闫凤梅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海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并交五千元押金。

二零零一年夏天闫凤梅又被第四派出所恶警王红旗、指导员姚福江等人劫持到第四派出所。逼迫说出其他同修,闫凤梅不从,当晚八点钟放回。

从此后金总善的心中笼罩上了恐怖的阴影,他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打那时起他放弃了对大法的正信达四年多之久,在这几年期间,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多次上门骚扰,有时逼迫金总善在一些个什么表格上签字。金总善修炼大法不到一年就被迫放弃,就又开始抽烟、喝酒。这些嗜好本来修炼大法后都戒掉了,可是金总善哪里想到还有更糟糕的事在等着他,本来远离他的一些疾病又从新复发了,经常头痛,而且从脚部开始浮肿,他又开始经常往返于医院、药店。然而在治疗中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加严重了,从脚一直肿到头部。

浪子回归正法路 反遭迫害弃人寰

就这样金总善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次走进法轮大法的修炼中。金总善又一次在两个月内无病一身轻,他再一次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无比威力,体会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在这以后金总善每天都在法轮佛法的沐浴中升华着境界,在祥和优美的五套功法中净化着身体,仿佛又回到了往日的幸福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夫妻俩下班关业后与前来做客的姐夫,到家旁边的饭店吃晚饭,可是谁能想到这顿晚餐竟是金总善与妻子的最后一次共进晚餐,是他们夫妻今生的生离死别的最后一刻。

当他们吃完饭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被在门口守候多时的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一伙十几人绑架,劫持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

第二天,闫凤梅和其姐夫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金总善走脱下落不明。当时金总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没有了炼功环境,再加上着急上火引起旧病复发,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送医院诊断为脑出血。当时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闫凤梅要求见金总善一面,却被丁玉华无情拒绝。

金总善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海林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去世时年仅四十五岁。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在江泽民为首的对法轮功残酷镇压下被迫害致死。一个曾经令多少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有多少昔日的顾客驻足发廊门前为之叹息落泪,对比往日顾客盈门的热闹场面,眼前紧闭的大门越发显得凄凉,多少人绕道而行不忍目睹。

当时给金总善送葬时的凄惨的场面,令在场的人无不落泪。金总善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爸爸,年迈的父母承受不住老年失去独子的伤痛,没有能坚持参加完葬礼。

而就在金总善去世的当天,丁玉华一伙秘密将他妻子闫凤梅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当时闫凤梅因失去炼功环境,再加上惦记丈夫的病情,复发严重心脏病,可丁玉华哪管别人的死活,硬是把闫凤梅在丈夫去世的当天送走。闫凤梅直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时,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丁玉华你扪心自问,你的良心何在?你不也是身为人母、身为人妻、身为人女吗?你怎么就忍心对一个想要做好人的人下此毒手?

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中说道:“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极其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理我,‘土匪们’就是翻箱倒柜,一阵乱翻。”

现在闫凤梅以回到家中,等待她的是空无一人的家,在她还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竟厚颜无耻对她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夫妇受迫害事实-243767.html

2010-12-30: 本地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案例

......闫凤梅和金总善于一九九八年因病修炼法轮功,自修炼大法以后无病一身轻,共同开了一家理发店,由于能够严格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真诚、善良的对待每一位顾客,手艺又好,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没修炼以前俩人经常吵架,自修炼大法以来,严格遵循李洪志师父讲法时说的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夫妻变得和气了,身体也好了,令周围的亲朋好友羡慕不已。修炼十多年没吃过一片药。

就是这样一对无寸铁出处处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遭到无理的非法绑架,金总善早在一九九九年时就被国保大队绑架关押过,当时任公安局局长的张庆玉和国保大队队长宋玉敏、金海珠等人的恐吓威逼下不得已放弃了修炼法轮功。不炼功以后不久便旧病复发,双脚开始浮肿,金总善马上到医院检查开药,就在治疗过程中浮肿不断的加重,从脚一直肿到头部,还经常头痛。这时的金总善非常后悔自己不该放弃修炼法轮功。这样情况下金总善顶着压力又重新修炼了法轮大法。自从新修炼法轮功后两个多月后金总善身上的浮肿便完全消失了,又恢复了健康的身体。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因能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一直很好从没吃过一片药,

二零零九年三月,金总善在被非法抓捕时被迫流离失所,在他有家不能回到处躲藏公安的抓捕中,得了突发性的脑出血。就在金总善病重期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闫凤梅要求见一面病重中的丈夫,被丁玉华无情地拒绝,这是违反有关规定的,丁玉华身为公安人员执法犯法、滥用职权。就在闫凤梅被送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当天金总善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劝善之心化飞鸿-234014.html

2009-06-01: 夫妻遭绑架迫害 金总善含冤离世

2009年3月24日晚22时多,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女)伙同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家入室抢劫,抢走了电脑并绑架了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和正在金家做客的闫凤梅的姐夫孟宪国。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2009年5月15日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2009年5月22日含冤离世。

在送葬时,金总善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喊,年迈的父母老年失去独子的伤痛,没有能坚持参加完葬礼,令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在金总善去世的前一天,海林市公安局秘密将他妻子闫凤梅送往哈尔滨劳教所迫害,闫凤梅至今不知丈夫已不在人世。

金总善,46岁,与妻子开了一个发廊。金总善上有将近八十岁的父母,九十五岁的姥姥,下有正在外地上学的女儿,一家人的生活几乎全靠夫妻俩的发廊支撑。老人们的生活几乎全是闫凤梅夫妻料理。金总善夫妻被迫害使全家陷入困境。

金总善夫妻3月24日被绑架后,一听到消息,金总善的父亲就躺倒了。全家人不知怎样面对天塌般的突变,不敢告诉金总善在外上学的女儿,孩子下学期的学费怎么办?三个老人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无奈之下,金总善的母亲和姥姥只好到公安局要人,质问丁玉华为什么要抄家抓人。丁玉华的理由是金总善、闫凤梅修炼法轮功。老人们不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难道政府不喜欢做好人的人吗?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经卧床不能自理的闫凤梅,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金总善的胃病,肩周炎等无影无踪;金母三十多年的哮喘好了,姥姥近百的人身体健康。老人慈爱,儿女孝顺,难道错了吗?

70多岁的金母和95岁的姥姥多次到公安局要人,丁玉华等不但没给任何答复,丁玉华还让门卫以后不要再放金家人进来。金母与姥姥只好站在公安局对面,因无处诉说冤屈,只好写成条幅,被公安局恶警发现后把两位老人强行架入公安局院内。丁玉华等与姥姥强抢条幅,把姥姥的手弄成大面积淤青,丁玉华还叫嚣,不放人。

迫害发生后牵动了许多善良人的心,海内外善良人士打电话、写信劝告丁玉华等行恶者不要再昧着良心迫害好人,世上的人都逃不过亘古以来的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2009年5月15日,一直流离在外的金总善忧急交加,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送医院诊断为脑出血,手术不能保证下手术台。家属要求接见闫凤梅商量是否手术。丁玉华不相信,要求见诊断书,见了诊断书,又要求医生到看守所与闫凤梅谈。被医生拒绝后,才允许家属见闫凤梅。闫凤梅要求见金总善一面才能决定,家属要求释放闫凤梅照顾金总善,均被丁玉华无情拒绝,并说,放人不可能。

金总善于2009年5月22日抢救无效,含冤离世。自家人见到他,一句未曾说过。据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理我,“土匪们”就是翻箱倒柜,一阵乱翻。”

又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走了,又一个孩子面临失学,又一个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这只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所犯罪恶的冰山一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2015.html

2009-05-16: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金总善脑出血,人事不省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金总善于一个多月前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等恶警绑架后走脱,2009年5月14日晚昏倒在他母亲家门前,被家人发现后,送医院检查确诊为脑出血,现人事不知。医院建议手术治疗,因金总善妻子闫凤梅现被非法关押,手术得亲属签字,在家人一再要求下,海林公安局同意接见。闫凤梅提出不见丈夫面不能签字。但丁玉华等不让接见。金总善家人要求释放闫凤梅回家照顾丈夫,丁玉华叫嚣放人不可能。现金家一筹莫展,金总善、闫凤梅开的店无人支撑,70多岁的父母和近百岁的姥姥无人照料,金总善昏迷不醒,生活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0948.html

2009-05-12: 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夫妇遭绑架 老人喊冤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闫凤梅与金总善夫妇,一个月前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及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伙同第四派出所恶警绑架。家属多次要人,被恶警强行架出,不准再进公安局。

无奈,两位老人只能是在公安局对面喊冤,又被丁玉华等恶警强行拉入公安局院内,抢下横幅,把金总善姥姥的手都弄伤了。

现闫凤梅仍被非法关押,据说金总善走脱,现杳无音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2/200664.html

牡丹江 海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6-17:
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丁玉华4537336551、13199335299、15504537211(丁玉华的丈夫是经侦大队李东贤13009790097)
副队长王威4537336502、18745301222
关景伟4537336520、13091816866
孙丽颖4537336643、13351132177
宋立丽15946359131
郭永刚13039711288、4537336538

海林市公安局第二派出所:
李树华 13351139333
任传双 13836328988
张佐臣 13766641198
韩松辰 13946377071
王云堂 13634537688
初世强 15045320477
金东哲 13845337008
王臣15046300333
李华13904841250
杨冰13136894567

2018-06-09:办案责任人:
李享13349431968
李军13946321800 0453-7336542
牡丹江第二看守所:4538107372 (关押女性)
所长 马国栋:45364849281394539577715504531113
副所长 谢涛:45364830021369467890015504531114
副所长 范存生:1384537633315504531115
孙彦鹏:4536483006151463387181550453111

2017-10-19: 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张平13304539919、0453-7336767

国保大队:
丁玉华 13199335299 7336551 7228555
宋立利 15946359131 7336502
王 威 18745351789 7336502
关景伟 13091816866 7336520 7336682
金海洙 13704832061 7336520 7233137
郭永刚 13039711288 7336520 73365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8-06, 0: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