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海林市 >> 闫凤梅, 女

闫凤梅
黑龙江海林市发廊业主金总善、闫凤梅夫妇
个人情况: 海林市发廊业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海林市
有关恶人: 牡丹江国保队长尹航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5-13
家庭成员: 儿女: 闫凤华(闫风华) 闫凤梅
夫妻/父母: 闫凤梅的母亲
女婿: 孟宪国 金总善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5-29: 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一家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市海林市发廊业主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诚恳善良,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却屡次遭中共警察残酷迫害,家破人亡,原本生意兴隆的理发店也难以维持。

在过去十几年中,闫凤梅被海林市国保大队绑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骚扰十次以上。丈夫金总善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多次被国保大队、派出所上门骚扰,最终被迫害致死。闫凤梅的姐姐闫凤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姐夫孟宪国被绑架后又累遭骚扰,被迫害离世;闫凤梅的父亲因迫害悲愤离世。迫害给闫凤梅全家造成了巨大伤害和无法估量的损失。

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震撼着他们的心灵,夫妻俩严格遵循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做个好人,不再因一点小事争吵,夫妻变得和睦了。他们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法轮大法后,他们不分贫富贵贱,以诚善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他们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炼功前,闫凤梅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金总善患有头痛病、胃炎、肩周炎、肾炎,夫妻俩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体会到无病一身轻。过去因病整天投医问药,修大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夫妻俩感谢师父与法轮大法的救度之恩,可大法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他们便把对师父感恩的心化作句句肺腑之言,向店里每一位顾客诉说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大有文革重来之势。就在七月二十日当天,海林市公安局把金总善劫持到公安局,与其他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非法关押一天一宿,逼迫放弃信仰。

事隔几日,金总善再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多次非法提审,逼他说出其他同修,并逼迫金总善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金总善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被迫交了五千元所谓押金才被放回。而在此期间,闫凤梅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与其他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拘禁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闫凤梅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再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被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夏,闫凤梅又被第四派出所警察王红旗、指导员姚福江等人劫持,警察逼迫她出卖其他同修,遭闫凤梅抵制。

反反复复的无端迫害,使金总善心头笼罩上一层恐怖的阴影,使他被迫放弃修炼四年多时间。他又开始抽烟、喝酒,本来远离他的一些疾病也重新复发,经常头痛,而且从脚部开始浮肿。他往返于医院、药店,然而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越加严重,已从脚一直肿到头部。期间,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仍多次上门骚扰,有时还逼迫金总善在一些表格上签字。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金总善回归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又一次在两个月内无病一身轻,再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体会到大法师父的无量慈悲。此后,金总善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然而,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金总善夫妻俩下班后,与姐夫一起到旁边饭店吃饭,未曾想这竟是金总善与妻子的最后一次共进晚餐,成了夫妻俩生死离别的最后一刻。

当他们吃完饭回家没等进家门,就被在门口蹲坑的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警察等十几人绑架,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警察还恐吓要从牡丹江市局调人来整她们(用酷刑迫害)。

金总善夫妇被绑架后,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近百岁姥姥曾到公安局前喊冤,呼吁释放亲人,警察却置之不理。

第二天,闫凤梅和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金总善走脱后下落不明。五月十四日晚,金总善被家人发现昏倒在他母亲家门前,已不省人事,五月二十二日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在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中说:“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极其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理我……”

在金总善生命垂危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闫凤梅再三要求见丈夫一面,被丁玉华狠狠地拒绝。而就在金总善去世当天,丁玉华一伙秘密将闫凤梅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闫凤梅直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时,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而她回家后,在她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还对她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9/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一家遭受的迫害(图)-368102.html

2016-09-26: 三亲人迫害中离世 海林市闫凤梅控告江泽民

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女士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海林市国保大队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对她绑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绑架洗脑班一次、劳教一次、非法骚扰十次以上。由于他们的非法行为,使闫凤梅的丈夫、姐夫、父亲先后离世,导致她家破人亡,给这个家庭无论在经济上、精神上和生活上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和伤害,对她家人身心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闫凤梅女士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要求释放正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姐姐闫凤华。以下是她在刑事控告书中的陈述:

一、修法轮大法 身心受益

我叫闫凤梅,家住黑龙江省海林市,于一九九八年因身体有病开始修炼法轮功。

炼功之前,我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灵,我严格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个做好人。没炼功以前和丈夫经常因一点小事争吵,炼功以后夫妻变的和睦了。

我们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大法以后能够不分贫富贵贱都做到以诚相待的对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开的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二、在洗脑班、看守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被海林市第四派出所王红旗诱骗到海林市武装部三楼洗脑班,家里没有做任何安排,当时我丈夫金总善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海林看守所,剩下十一岁的女儿找不到妈妈了,自己一路打听找到了洗脑班,手里拿着两个烧饼给我吃。当时孩子大哭不止,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洗脑班,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参与迫害的单位有海林市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

在洗脑班里整天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节目,看报纸上面的对大法的诬蔑宣传,逼迫我们写所谓“保证”放弃信仰大法的书面材料,七天后,我被放回家,丈夫还在看守所超期关押,在丈夫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国保大队非法传唤一次,被第四派出所在一天深夜十一点钟绑架到第四派出所非法审问一多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月,为了给法轮功讨回公道,我和姐姐依法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在火车经过山海关火车站时被火车上的乘警劫持下车,在山海关被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被海林当地公安人员带回,在海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六十六天,由国保大队非法勒索我和姐姐保证金共一万元,此次参与迫害我的主要责任单位是: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市第二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海林市第四派出所,以指导员姚福江为首的一伙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抄家并绑架我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在我开的理发店中翻走一本《转法轮》,逼我说出其他大法弟子,我拒绝回答,大约十个小时放我回家。

二、丈夫、姐夫在被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一伙到我家入室乱翻并抢劫电脑、MP4,绑架我和丈夫金总善和姐夫孟宪国,我们三人被劫持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他们并扬言从牡丹江市调人来整我们(用酷刑迫害)。

第二天,我和我姐夫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我丈夫金总善下落不明。当时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金总善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海林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去世时年仅四十五岁。我姐夫孟宪国在看守所旧病复发,高压达到二百多,本来孟宪国就是因为患脑梗在家卧床,经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现在被非法关押,失去了炼功环境,导致血压升高,国保大队只好把孟宪国放回,回家后孟宪国单位海林烟厂对孟宪国多次施压骚扰,在高度压力下,孟宪国病情加重,出现脑出血,经医治无效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警官唆使已经放弃信仰大法的人对寸步不离的监管,不停的劝说我放弃信仰,后来又有二十几人把我围在中间一起攻击,逼我写保证不炼法轮大法的书面材料,我给家里写的书信都要经过警官的过目,有敏感的语句就不给发走,家里来的信也是他们私自拆开看过以后才给我看,打电话他们就在一旁监听,还要天天到车间劳动,直到二零一零年我才被放回。

回到家中我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就在我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还毫无人性地对我进行骚扰。

三、不堪白发送黑发 老父悲愤离世

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我们经营的理发店被迫停业,直到我非法劳教期满,回到家中时一个人支撑店面,还要照顾八十高龄的父母,父亲经常住院,我也经常停业到医院护理父亲,我失去了丈夫,一个人没有能力应付这么多的事,根本无法正常营业,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几年来全靠亲朋好友接济度日。

我们夫妻在遭到绑架的时候,我女儿正在大学念书期间,年仅二十岁学生,同时承受着失去父亲和母亲被非法劳教的极大痛苦,当时在孩子的心中天都塌了,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本来我和姐姐共同孝敬年过八旬的父母,父亲有病住院,我和姐姐轮番照顾。可是我姐姐闫凤华、姐夫孟宪国仅仅因病修炼大法而遭受严重迫害,姐夫被迫害致死,姐姐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还在非法关押中。年迈的父母高龄八十多岁,白发送黑发,整天以泪洗面。老父亲本来修炼大法已经达到无病一身轻,但是出于惧怕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不敢炼功,自从放弃修炼以后旧病复发,整天往返于各大医院,几年来十几次住院,两次手术,又加上两个女儿、女婿遭受迫害,更是雪上加霜,内心极度伤痛,整日悲愤、悲痛、郁闷,所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最终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悲愤离世,老父亲临走时也没能见到正在冤狱中的大女儿。

我母亲在几年内经历了失去两个女婿、老伴的沉痛打击,整日思念着冤狱中的大女儿,心力交瘁,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于一身。我姐姐的两个未成家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母亲又落入冤狱,可想而知,承受的是怎样压力。

家里只有我一人承负着赡养老母亲的责任,一个人靠理发店的微薄收入支撑,由于经常给老人看病,所以,经常停业,根本就没什么客源。

我妹妹闫凤云也是因为有病修炼大法,自从法轮大法被打压,就害怕不练了,放弃修炼以后多次住院治疗疾病,最近又检查患有甲状腺癌,我又要停业去医院护理妹妹,如果江泽民没有发动这场血腥迫害,我妹妹能正常炼功,一定不会有这些疾病。

这些事实经历都是因为江泽民发动的迫害政策而发生的,这迫害政策使我家破人亡,使我的亲人遭受磨难和损失,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我姐姐闫凤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6/三亲人迫害中离世-海林市闫凤梅控告江泽民-335462.html

2015-11-25: ◇黑龙江海林市因诉江被绑架的17位法轮功学员王金林夫妇俩、闫凤梅、刘运祥、付兆翠、小谭、曹凤敏、姚丽娜、郝桂玉、赵国芳、闫凤梅的母亲、方丽、张清、葛华英、郝文丽、贺淑玲、陈明英于11月19日全部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9576.html

2013-12-15: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尹万志、闫凤华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西安区法院人员刘辉,口头通知法轮功学员尹万志、闫凤华的家人,说尹万志、闫凤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并说送监时也不会通知家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早五点左右,黑龙江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八便衣突然翻墙闯入拉古村尹万志家,其中一人掏出个证晃了一下,未看清姓名,带头的是四十馀岁被称为“高政委”的人(可能叫高军),还有一个姓崔的,四十多岁身高约1.70米左右。在他们家翻箱倒柜,抢走家中一台电脑、一台电脑笔记本、一台DVD、一台打印机、五部手机、三个MP3、切纸刀、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电视接收器、3-4个订书器等私人物品,绑架了尹万志、马芹夫妇及其未修炼的大女儿一家三口至牡丹江火车站北站西侧似乎是警务室的地方。马芹在被铐在审讯椅上,后成功走脱。恶警威胁恐吓审讯尹万志父女俩,晚上将其女儿取保候审放回,勒索家人五百元现金。将尹万志送牡丹江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取保候审放回,并将马芹弟弟家房照做抵押。十八天后即九月三十日将尹万志骗去非法关押至今。家人数次要人无结果。

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闫凤华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在牡丹江看望住院的父亲回来的途中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非法劫持后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其女儿、母亲等曾多次赴牡丹江市政府、公安局国保支队、“610”、西安区检察院、西安区法院等部门要人。十二月三日被西安区非法秘密庭审,枉判四年。

海林法轮功学员闫凤梅是闫凤华的妹妹,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非法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一个月后回家。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恶警又闯入拉古法轮功学员薛淑敏家,抢走大法书籍及儿子家的电脑并劫持薛淑敏。后薛淑敏血压持续220mmHg被取保候审放回家。警察本欲勒索五万元未得逞,勒索了五百元,之后也被迫退回。薛淑敏回家后也被多次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5/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4014.html

2013-10-02: ◇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绑架的海林法轮功学员闫凤梅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0550.html

2013-09-15: 黑龙江海林闫凤梅、闫凤华被非法关押在兴隆看守所

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的海林法轮功学员闫凤梅、闫凤华姐俩目前被铁路公安处推给牡丹江国保。是一个叫尹航的队长参与迫害。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兴隆看守所。分别在12房、13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5/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9595.html

2011-07-16: 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夫妇受迫害事实
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中共警察的惭残酷迫害,金总善在流离失所的迫害中离世。
金总善、闫凤梅夫妇于一九九八年因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炼功之前闫凤梅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金忠善患有头痛病、胃炎、肩周炎、肾炎,夫妻俩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他们严格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个做好人,没炼功以前夫妻俩经常因一点小事争吵,炼功以后夫妻变的和睦了。他俩开的理发店本来就生意兴隆,学大法以后能够不分贫富贵贱都做到以诚相待的对待每一位顾客,理发店开的更加红火,整天门庭若市。还经常义务为老人、病人理发,是人人皆夸的大好人。

夫妻俩有着共同的职业,有着共同的信仰,又有个聪明可爱的女儿,是令多少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啊。过去因病整天投医问药,修大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夫妻俩感谢师父与大法的救度之恩,可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从此后,夫妻俩便把对师父感恩的心化作句句肺腑之言,对店里的每一位顾客诉说着法轮大法的美好。

大法蒙冤 好人入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遭到中共疯狂迫害,大有文革重来之势。就在当天海林市公安局把金总善劫持到公安局,与其他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逼迫放弃信仰。事隔几日,金总善又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并关押在看守所,逼迫说出其他同修,并逼迫金总善放弃对大法的正信,多次非法提审,被非法关押40多天后交五千元押金放回。就在金总善被非法关押期间,闫凤梅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洗脑班,一起被关押的还有其他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共关押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闫凤梅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海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并交五千元押金。

二零零一年夏天闫凤梅又被第四派出所恶警王红旗、指导员姚福江等人劫持到第四派出所。逼迫说出其他同修,闫凤梅不从,当晚八点钟放回。

从此后金总善的心中笼罩上了恐怖的阴影,他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打那时起他放弃了对大法的正信达四年多之久,在这几年期间,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多次上门骚扰,有时逼迫金总善在一些个甚么表格上签字。金总善修炼大法不到一年就被迫放弃,就又开始抽烟、喝酒。这些嗜好本来修炼大法后都戒掉了,可是金总善哪里想到还有更糟糕的事在等着他,本来远离他的一些疾病又从新复发了,经常头痛,而且从脚部开始浮肿,他又开始经常往返于医院、药店。然而在治疗中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加严重了,从脚一直肿到头部。

浪子回归正法路 反遭迫害弃人寰

就这样金总善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次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中。金总善又一次在两个月内无病一身轻,他再一次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无比威力,体会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在这以后金总善每天都在法轮佛法的沐浴中升华着境界,在祥和优美的五套功法中净化着身体,彷佛又回到了往日的幸福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夫妻俩下班关业后与前来做客的姐夫,到家旁边的饭店吃晚饭,可是谁能想到这顿晚餐竟是金总善与妻子的最后一次共進晚餐,是他们夫妻今生的生离死别的最后一刻。

当他们吃完饭回家还没進家门,就被在门口守候多时的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带领手下关敬伟、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一伙十几人绑架,劫持到公安局進行非法审讯。

第二天,闫凤梅和其姐夫孟宪国被非法关押到海林看守所,金总善走脱下落不明。当时金总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没有了炼功环境,再加上着急上火引起旧病复发,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送医院诊断为脑出血。当时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闫凤梅要求见金总善一面,却被丁玉华无情拒绝。

金总善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海林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去世时年仅四十五岁。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在江泽民为首的对法轮功残酷镇压下被迫害致死。一个曾经令多少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有多少昔日的顾客驻足发廊门前为之叹息落泪,对比往日顾客盈门的热闹场面,眼前紧闭的大门越发显得凄凉,多少人绕道而行不忍目睹。

当时给金总善送葬时的凄惨的场面,令在场的人无不落泪。金总善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爸爸,年迈的父母承受不住老年失去独子的伤痛,没有能坚持参加完葬礼。

而就在金总善去世的当天,丁玉华一伙秘密将他妻子闫凤梅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当时闫凤梅因失去炼功环境,再加上惦记丈夫的病情,复发严重心脏病,可丁玉华哪管别人的死活,硬是把闫凤梅在丈夫去世的当天送走。闫凤梅直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时,才确定丈夫已不在人世。丁玉华你扪心自问,你的良心何在?你不也是身为人母、身为人妻、身为人女吗?你怎么就忍心对一个想要做好人的人下此毒手?

据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中说道:“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進村扫荡,场面极其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甚么,发生了甚么事?’没有人理我,『土匪们’就是翻箱倒柜,一阵乱翻。”

现在闫凤梅以回到家中,等待她的是空无一人的家,在她还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中时,海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竟厚颜无耻对她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夫妇受迫害事实-243767.html

2010-12-30: 本地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案例
.......
闫凤梅和金总善于一九九八年因病修炼法轮功,自修炼大法以后无病一身轻,共同开了一家理发店,由于能够严格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真诚、善良的对待每一位顾客,手艺又好,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没修炼以前俩人经常吵架,自修炼大法以来,严格遵循李洪志师父讲法时说的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夫妻变得和气了,身体也好了,令周围的亲朋好友羡慕不已。修炼十多年没吃过一片药。

就是这样一对无寸铁出处处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遭到无理的非法绑架,金总善早在一九九九年时就被国保大队绑架关押过,当时任公安局局长的张庆玉和国保大队队长宋玉敏、金海珠等人的恐吓威逼下不得已放弃了修炼法轮功。不炼功以后不久便旧病复发,双脚开始浮肿,金总善马上到医院检查开药,就在治疗过程中浮肿不断的加重,从脚一直肿到头部,还经常头痛。这时的金总善非常后悔自己不该放弃修炼法轮功。这样情况下金总善顶着压力又重新修炼了法轮大法。自从新修炼法轮功后两个多月后金总善身上的浮肿便完全消失了,又恢复了健康的身体。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因能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一直很好从没吃过一片药,

二零零九年三月,金总善在被非法抓捕时被迫流离失所,在他有家不能回到处躲藏公安的抓捕中,得了突发性的脑出血。就在金总善病重期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闫凤梅要求见一面病重中的丈夫,被丁玉华无情地拒绝,这是违反有关规定的,丁玉华身为公安人员执法犯法、滥用职权。就在闫凤梅被送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当天金总善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劝善之心化飞鸿-234014.html

2009-09-25: 家破人亡 是炼的还是被迫害的?
闫凤华是黑龙江省海林市一普通市民,她和妹妹闫凤梅修炼法轮大法后,治愈了现在医院也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可是没想到却在中共所谓的“和谐社会”里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天,闫凤华和她妹妹闫凤梅的家都被海林市公安局给抄了,闫凤华的丈夫被抓了(后来保外就医,八月末送到绥化监狱,因有病拒收,回来后当天释放)。闫凤华的妹妹被判了冤狱,送進了省戒毒中心,警察们还抢走了她们两家的电脑。闫凤华因为在半月前出门去了外地,才躲过这场劫难。

最让人痛心的是闫凤华的妹夫,因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变故,四十五岁就不幸去世,丢下了家里上大学的女儿、七、八十岁的父母和九十五岁高龄的姥姥。可怜的年迈的老人饱尝了老年丧子的巨大伤痛。

看到闫凤华的家庭发生的这一切,有人说:看你们炼得都家破人亡了,还炼哪?听了此话,我为今天的世人因在共产党的谎言欺骗下不能正面了解大法而在灾难面前不能得救,心中非常的难受。那么到底是“炼的家破人亡”?还是被共产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呢?

闫凤华在没炼功之前因有病而放弃了工作;因没钱买药,而卖掉了结婚时置办的首饰;因长年多病缠身,无能力做一个贤妻良母,而导致家庭破裂。那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闫凤华幸运地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门。炼功后闫凤华的身体很快的出现了神奇的变化,风湿病、心脏病、胃下垂、胃溃疡,腰和颈椎骨质增生,还有令人讨厌的满身的牛皮癣、月经经常流血不止,肤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无色,就连手指甲都是白色的,大脑因供血不足而整日昏昏沉沉,手脚冰凉的就像带着冰块一样……所有的病在炼功以后不知不觉的没有了,消失了!

法轮大法挽救了闫凤华已破碎的家庭,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就是为甚么共产党对这个修炼的群体進行了十年之久的残酷迫害,而他们却依然心志如坚的主要原因的一方面体现。闫凤华姐俩是被共产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5/208942.html

2009-05-16: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金总善脑出血,人事不省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金总善于一个多月前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等恶警绑架后走脱,2009年5月14日晚昏倒在他母亲家门前,被家人发现后,送医院检查确诊为脑出血,现人事不知。医院建议手术治疗,因金总善妻子闫凤梅现被非法关押,手术得亲属签字,在家人一再要求下,海林公安局同意接见。闫凤梅提出不见丈夫面不能签字。但丁玉华等不让接见。金总善家人要求释放闫凤梅回家照顾丈夫,丁玉华叫嚣放人不可能。现金家一筹莫展,金总善、闫凤梅开的店无人支撑,70多岁的父母和近百岁的姥姥无人照料,金总善昏迷不醒,生活不能自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0948.html

2009-05-12: 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夫妇遭绑架 老人喊冤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闫凤梅与金总善夫妇,一个月前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及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伙同第四派出所恶警绑架。家属多次要人,被恶警强行架出,不准再進公安局。

无奈,两位老人只能是在公安局对面喊冤,又被丁玉华等恶警强行拉入公安局院内,抢下横幅,把金总善姥姥的手都弄伤了。

闫凤梅仍被非法关押,据说金总善走脱,现杳无音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2/200664.html

牡丹江 海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9-04-22: 第四派出所:
电话:4537228110
所长金鲁宏13766642888、4537232969
所长刘伟13836388555
副所长赵鑫泽13766641177
刘吉军13009790789
张永泉13019055356
侯革 13945336588
姜元涛15504533636
隋起13766643000
王平13091816688
户籍内勤邹本辉13945350455

海林市公安局:
局长庄坤13704639998
政委孙庆瑞13009898933、4537336596
副局长吴立彬13945357888、4537336501
副局长4537336503
副局长4537336505
副局长4537336511
纪检书记4537336512
局邪党委员4537336502、4537336504
局邪党委员龙爱岷13304531515
工会主席宋高峰4537336589、15846466777
国保大队:
队长丁玉华4537336551、13199335299
副队长王威4537336502、18745301222
关景伟13091816866
孙丽颖13351132177
宋立丽15946359131
郭永刚13039711288

海林市公安局:
指挥中心主任孙丙国13604835399

海林市看守所(拘留所)
办公室4537828337
办公室4537328581
内勤4537322201
所长林浦15304830555
原所长尧舜13763615599
教导员张常锴13946355599
副所长徐丽婷15945495118

海林市人大主任陈凯旋(原政法委书记)13304531000
牡丹江市政法委综治办主任赵振河13845358170

2018-06-17:
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丁玉华4537336551、13199335299、15504537211(丁玉华的丈夫是经侦大队李东贤13009790097)
副队长王威4537336502、18745301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