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 >> 赵玉敏(俞平妻子), 女

赵玉敏(俞平妻子)
佳靓和母亲赵玉敏在一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4: 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
……
68、俞平赵玉敏,夫妻双方被非法判刑

俞平,男,原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在读博士研究生,发表多篇国际水平的学术论文,获得“西门奖学金”等荣誉。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曾与妻赵玉敏多次去天安门广场抗议对法轮功的迫害,遭到警察毒打;二零零零年十月,俞平夫妻被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中财物洗劫一空,俞平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前进监狱,遭受多种折磨。二零零八年四月,第二次被绑架劳教两年半,关押在团河劳教所。

俞平在调遣处时,因高喊“法轮大法好”,不听警察蹲下的指令,被警察六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颈部、胸部、腹部、背部、胳膊、大腿、小腿、脚心……致全身布满血泡,最大的血泡碗口大,皮肉被烧焦几乎致死;在劳教所遭受长期强制洗脑和野蛮灌食等身体摧残。

赵玉敏,迫害后被绑架到拘留所多次,二零零二年七月再次被非法抓捕,劫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进行强制“洗脑”,被施以“铁椅”、上“死人床”等酷刑,后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关押在北京女监狱。二零零八年四月,赵玉敏与丈夫在家中再次被东城分局东华门派出所警察绑架,赵玉敏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送到湖北女劳教所遭受强制洗脑迫害。其母亲秦秀娥老人也同时被绑架,被劳教两年,送到山西太原女劳教所。家中留下儿和一岁多的女儿,身心遭受严重创伤,几乎成为孤儿。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380720.html

2013-08-11: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自述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1/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自述遭受的迫害-277969.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附件一:被非法劳教迫害部份学员名单(289人次)
部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信 息:
2008年7月9日从北京非法绑架来的50名法轮功学员一、二大队各25名
1.陈曼新,2.余焕弟,3.张芳... 9.赵玉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3-01: 北京女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实录
北京女监狱自1999年后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手段十分残忍。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进行强行洗脑。

董翠,二十几岁,被非法判了三年。李小妹、靳红卫(普犯)逼她盘腿,向下按着她的头,活活给憋死了,队长却说她犯了心脏病。这是恶警田凤清,李小妹,靳红卫等欠下的一笔血债!董翠被害死后,李小妹曾放言:我弄死一个,就不怕弄死第二个。另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许那也在同期受到了同样的折磨(许那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她丈夫于宙已被迫害致死)。

有个叫杨进香的法轮功学员,五十岁左右,是郊区的农民,始终没有转化,一个字都没有写,很坚强。她被严密地看管起来,但还是听说了她的一些情况:在来女监之前她曾被她当地的恶警强奸,拔阴毛,烟头烫乳头,受到酷刑种种。她曾绝食被强行灌食,门牙都被撬掉了。这位的法轮功学员目前还在监狱遭受迫害。

李莉,原来是最高检察院的老师,是教授,她懂法律。来到女监之后,她看到女监对法轮功学员种种的残酷折磨,就给检察院写了封举报信,揭露队长逼迫、唆使、纵容犯人(包括邪悟者)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结果遭到了恶警疯狂的报复。连续二十多天不让她睡觉,罚站,轮番洗脑挨骂,把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的名字写在地上逼她去踩,逼她凌辱自己的师父……在这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李莉的腿都是肿的,行动不便,队长还说她是成心装的。队长还对所有的犯人“整纪”,说白了就是惩罚全体犯人,以此发动所有的犯人攻击她,仇恨她。但李莉很坚强,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

张国兰是北京郊区的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一直坚持信仰大法,不转化。在少管所期间,每天只让睡1-2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不断地被洗脑、打骂,这种情况持续了1年多,转到女监后也是如此。后来张国兰总是头疼,队长说她装病,后经医院检查发现张国兰的脑里长东西了(队长私下说的,还说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才不管她了。

刘秀琴,石景山法轮功学员,她被判了7年,恶党恶人故意污蔑她参与自焚案,说她是故意杀人。李小妹等一些转化急先锋,骗她盘腿,然后按住不放,疼得她死去活来,逼她转化,她的腿都走不了路了。但刘很坚强,自己咬牙扶着桌练习走路,又恢复了正常。

赵秀环是北京四季青的法轮功学员,也是五十多岁了,在女监受到了残酷的人身折磨。恶犯靳红卫,还有一些已转化的邪悟者,强行劈开她的双腿,让她劈叉,逼她转化,导致赵秀环尿血。赵上厕所时蹲不下去就用手撑着地,靳红卫就踩她的手,有些普犯都看不下去了。赵秀环曾说:我不恨你们。队长不相信她的话,说:你既然不恨她们,为什么还总提这事,记得那么清,还是恨。赵说:我是告诉你们,人不能这样没有人性。让我转化,转化成她们那样的人吗?

老年法轮功学员岳昌智,六十多岁了,靳红卫等人也是强行掰她的腿,让她劈叉,最后把脊椎就弄变形了,刚来监狱的时候老太太腰背挺的直直的,后来被迫害的腰都弯了,用手摸后背都能感到脊椎是弯的。老太太很坚强,多疼都自己忍着,不吭声,自己照顾自己,不要别人的帮助,还教大家唱歌,画画。

赵玉敏,是北京朝阳区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了2年半,队长骗她:你要不转化,你爱人就跟你离婚。赵不相信,说:我了解我爱人,他不是那样的人。可是队长骗她,说信都写来了,赵说:那你拿来给我看看。队长不给她,还说:为了不让你受刺激,不给你看。后来得知她丈夫根本就没写过这样的信,队长完全是骗她的。

王淑珍,是北京郊区的农民。在劳教期间,队长冬天强迫她穿很少的衣服在院里罚站,几乎每天都挨打受骂。在女监期间,她女儿因长期见不到母亲、思念母亲而精神恍惚,被学校老师送回家里,王淑珍提出要见孩,队长说:不转化就别想见孩。她周围的那些邪悟者就跟走狗一样,也利用母亲对女儿的牵挂之情而逼她转化,还说如果不转化就是自私,不顾女儿的死活。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良知到哪里去了!

周孜,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队长逼着犯人轮番围着她用种种下流的话辱骂她,逼她转化,有的犯人都听不下去了。周孜眼泪汪汪地站着,强忍着不哭出来。后来周孜因坚持不佩戴犯人的胸牌被抓走集训,赵秀环站出来说:你们不能对一个孩这样!就因为这句话,赵秀环也被集训了,天天5点起床,晚上12点睡觉,天天逼着抄监规,不写完不让睡觉。

这些只是冰山的一角,还有很多很多,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折磨与侮辱。在监狱里,凡是不遗余力积极做转化的队长和犯人、邪悟者,最后都变得人性全无,这些人十分的可怜,心甘情愿做恶党的陪葬品;你们扪心问一下自己,这样对待这些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这些诚心诚意的修炼者,这些老实不愿说谎的人,这些手无寸铁的同胞,这些宁肯吃苦而不愿昧良心的人,还有没有人性,还是不是一个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27.html

2009-05-30: 儿童节 多少孩含泪思念爸妈(图)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家住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的大法弟俞平和妻赵玉敏被北京朝阳区杨闸管庄派出所七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当时他们的女儿小佳靓仅一岁多,同时遭绑架的还有小佳靓的姥姥秦秀娥及三姨赵京敏。佳靓的大姨赵荣敏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就被非法判刑,现仍在北京女监狱遭非法关押。俞平赵玉敏现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和湖北武汉女劳教所遭受迫害,姥姥秦秀娥——六十八岁的老人,也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太原女劳教所一大队遭受迫害。

看着恶警野蛮抄家、疯狂抓人,佳靓备受惊吓,大哭不止,佳靓上高中一年级的哥哥家琪和七十多岁身患高血压的姥爷完全没有能力抚养她,面对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四位亲人再遭迫害,小佳靓的姥爷悲叹不已。

佳靓的父亲俞平曾在清华大学热能系一九九五级攻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三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二零零零年六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俞平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因遭非法关押、判刑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俞平曾被非法关押在市局七处遭受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

母亲赵玉敏二零零二年起,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监狱二年。在北京女监,邪恶之徒用双盘腿的方式折磨以前只是单盘的赵玉敏,痛得赵玉敏衣服都汗浸湿了。

奥运前邪党的疯狂,佳靓四位亲人被抓捕,特别是没有了妈妈的照顾,佳靓经常啼哭不止。佳靓的哥哥家琪,默默承受着思念亲人的痛苦,又要帮年迈的姥爷照料家里的杂货店,那是他们祖孙三人唯一生活来源的依靠,真是度日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0/201909.html

2009-03-29: 小佳靓支离破碎的家(图)
二零零九年的桃花已挂满枝头。春暖花开,人间却难享太平,中共邪党对中国大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血腥迫害已持续了十年,十年风雨中,多少家庭亲人离散,多少老人、孩在苦难中挣扎。

刚刚二岁四个月的俞佳靓是北京大法弟俞平赵玉敏的女儿。2008年4月19日,佳靓的父母及68岁的姥姥秦秀娥、三姨赵京敏被北京朝阳区杨闸管庄派出所7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当时仅一岁多的佳靓备受惊吓,大哭不止,佳靓上高中一年级的哥哥和70多岁身患高血压的姥爷完全没有能力抚养她,面对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小佳靓的姥爷悲叹:不能这样啊,再也不能这样了!在此之前佳靓的大姨赵荣敏因修炼法轮功2006年被非法判刑,现仍在北京女监狱遭非法关押。

小佳靓本该有个幸福祥和的家,母亲赵玉敏善良贤惠,父亲俞平是高级知识人才,哥哥家琪对小妹妹佳靓亦是非常疼爱。而且,佳靓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在她没出生前就已有幸成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一家人在真、善、忍的佛法沐浴中,其乐融融。

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出于它们邪恶的本质,对大法修炼者开始了疯狂的镇压。为了给大法讨公道,佳靓的父母带着佳靓的哥哥家琪先后七次去天安门为法轮功上访。父亲俞平曾写信给清华大学阐述自己为什么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走上天安门打出大法横幅。在广场上父亲和当时还是小孩的哥哥遭到恶警毒打。之后一家人流离失所,在艰苦的环境中还在想办法告诉世人真相,在租住的房里,上网下载、复印资料、接待外地来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2000 年11月,佳靓的父母遭非法抄家,私人财物被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恶警洗劫一空,父亲俞平被非法关押在市局七处遭受迫害,后被非法判刑4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母亲赵玉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监狱。在北京女监,邪恶之徒用双盘腿的方式折磨以前只是单盘的母亲赵玉敏,痛得赵玉敏衣服都汗湿了。

父亲俞平曾在清华大学热能系1995级攻读硕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2000年6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俞平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因遭非法关押、判刑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也因此失却了这位优异的学。在北京前进监狱,父亲俞平同样受到残酷的迫害。

2004 年,饱受折磨的父母终于回到了家,后来家里又添了小佳靓,一家人总算团圆了。可谁能想到,零八年的奥运也成了邪恶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借口,在奥运的一年里,北京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佳靓的父母也未能幸免。2008年4月19日下午四点,七、八名北京朝阳区杨闸管庄派出所的恶警闯入佳靓家中,将小佳靓的父母强行绑架走、并野蛮抄家,只丢下佳靓的哥哥家琪和一岁多哇哇大哭的小佳靓,同时被抓走的还有佳靓的姥姥秦秀娥和三姨赵京敏。

之后,佳靓的父亲俞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男劳教所遭受迫害;母亲赵玉敏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奥运前被转移关押在湖北武汉女劳教所遭受迫害;可怜佳靓68岁的姥姥秦秀娥老人,也遭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太原女劳教所一大队遭受迫害,邪党连一个不识字的老人、佳靓连年迈的姥姥都不放过、都没有被留在家中;佳靓的大姨赵荣敏因修炼法轮功,2006年既被非法判刑,现仍在北京女监狱遭非法关押。

这就是小佳靓的支离破碎的“家”,一个家庭中有四位亲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关押在三地四处。快一年了,因父母遭绑架受惊吓的小佳靓时常哭闹;佳靓的哥哥家琪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变的沉默寡言,他不知道该怎样向他的老师、同学谈起他的家庭;佳靓姥爷叹息的声音更重了。迫害何时休?春风中招展绽放的桃花,粉嫩里也似乎夹杂着一丝血色。愿天下人都来了解真相,认清中共邪恶本质,早日解体中共、停止迫害,还小佳靓和所有遭受苦难的法轮功学员的孩一个完整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9/197957.html

2009-02-13: 俞平赵玉敏夫妇等多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情况

2008年4月19日傍晚,北京市朝阳区周家井大院的俞平等五户法轮功学员的家里突然闯入一群气势汹汹的警察惊醒抄家、绑架。见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消息。

俞平赵玉敏夫妇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丽、金玉兰、赵京敏、赵玉敏的母亲秦老太太等。这起绑架案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姓周的男人,这个姓周的是个邪悟者,去年从监狱回来,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他辗转找到赵玉敏寻求帮助,赵玉敏及周围的法轮功学员前后借钱给他达七、八千元,但是这个姓周的还是不断的借钱,由于经济原因赵玉敏后来没有借钱给他,致使他怀恨在心,竟然干出“举报”这种助纣为虐、丧尽天良的恶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13/195399.html

2008-12-21: 北京大法弟赵玉敏、金玉兰被转移到武汉女劳教所遭受迫害

北京大法弟赵玉敏、金玉兰在奥运前被转移关押在湖北武汉女劳教所遭受迫害,赵玉敏的丈夫俞平现被关押在北京团河男劳教所遭受迫害,他们的女儿才一岁多,孩每天都在想念爸爸妈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191969.html

2008-07-24: 清华学俞平赵玉敏夫妇被非法劳教
北京法轮功学员俞平赵玉敏夫妇最近被邪党人员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家中扔下一个上中学的男孩和一个一岁多点的女孩。

原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及妻赵玉敏,家住北京朝阳区周家井大院。2008年4月19日下午4点,夫妇俩被7名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抄家,和俞平夫妇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丽、金玉兰、赵京敏、赵玉敏的母亲秦老太太等。

致使俞平一岁多的小女儿俞佳靓突然失去父母。共产邪党使多少孩失去父母。害得多少家庭妻离散。

俞平是清华大学热能系1995级硕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2000年6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 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两年,先后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

俞平夫妇等法轮功学员的被捕是中共邪党借“奥运”之机加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例证。只有解体共产党,才能结束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才能结束对中华民族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532.html

2008-05-01: 北京法轮功学员俞平夫妇被绑架
据明慧网4月25日消息,现家住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的原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及妻赵玉敏女士于4月19日下午4点被杨闸管庄派出所7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七里渠派出所。和俞平夫妇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丽、金玉兰、赵京敏、俞平的母亲等。

我是俞平的同学,1999年7月20日之前与他在一个炼功点上炼功。听到他再次被捕的消息,非常难过。俞平是清华大学热能系1995级硕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2000年6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后非法关押在臭名昭着的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北京前進监狱(天津茶淀),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

俞平的妻赵玉敏女士也曾被非法判刑迫害,关押于北京女监狱。他们都遭受到种种非法酷刑与折磨。更令人痛心的是俞平夫妇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留在家中无人照料!

显然,俞平夫妇等学员的被捕是中共邪党借“奥运”之机加紧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例证。就在俞平夫妇等人被捕的第二日,即4月20日下午5点左右,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及其丈夫牛進平带着四岁的女儿买菜回来,在楼下被几个便衣警察暴力绑架,接着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一台电脑主机和移动硬盘还有一部MP4和三大包大法书籍。

除了俞平之外,直至今日,仍有十名以上的清华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而非法关押。

進入2008年以来,仅北京一地,就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的事件,例如许那、于宙夫妇,身为音乐人的于宙还被残酷迫害致死。我们在这里紧急呼吁营救包括俞平夫妇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让全世界正义人士共同制止邪党中共借“奥运”之机的迫害行径!

这里我们也一并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关注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着的人权灾难,早日结束这场本不该发生的人间惨剧。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清华学员有:

王为宇: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6级博士生。曾任班长、系团委副书记、科协副主席。曾获优秀毕业生、优秀学生奖学金和菲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1999年9月、10月因两次参加法轮功心得交流会被非法扣押。2000年6月再次被休学,7月22日在天安门与他人交谈被拘留一周,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12日在公司上班期间被国安秘密绑架。后被非法判刑8年,至今非法关押在前進监狱。王为宇的跟腱被踢坏,至今仍不能保外就医。

王欣: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9级博士生,曾获校优秀干部奖学金、优秀学生二等奖学金、好来西校友奖学金、细越育英奖学金,并担任过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华大学强令回家休学,并被告知“不从思想上脱离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王欣9年徒刑。起初关押在辽宁省辽阳市铧监狱三监区,2007年底被调到大连监狱,从2008年初起被关小号折磨,家属不准接见。王欣的母亲因思儿过度于2004年左右去世。

柳志梅:女,清华大学化工系97级免试保送本科生,2001年5月在在海淀区租住的房屋内被绑架,其间辗转被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坏,多个指甲被摧残掉。2002年11月份被海淀区伪法院非法判刑12年,转至山东女监狱(济南)继续迫害。长期不配合所谓“转化”,最后被邪恶人员以“复学”诱骗,在压力与欺骗下违心“转化”,清华大学去人“验收”,不同意复学。柳志梅当即精神失常,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监。柳志梅母亲在农村,听说女儿被判刑12年,也发了疯。

秦鹏: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系硕士生。1999年10月秦鹏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非法抓捕,2000年6月又因公开炼功被绑架,后被清华大学强迫休学。2001年1月1日凌晨,秦鹏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6月19日,刚刚解教仅几个月的秦鹏被清华大学不法人员骗回校再次被非法抓捕。他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法制学校。秦鹏曾双手被铐在床上单独关押一个月,他的膝盖被踢伤。2003年12月将秦鹏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六个月。之后又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受尽折磨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孟军:清华大学电工程系助教,清华大学电系99届硕士。1999年9月、10月两次被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因为坚持信仰而在单位实行岗位聘用制时被迫失业。后因2000年6月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拘留,2000年12月31日午夜,在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孟军10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進监狱。

姚悦:女,清华大学微电所96级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时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清华大学热能系97级硕士研究生(法轮功学员)刘文宇的妻。1999年9月3日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审问至第二天凌晨。被开除学籍,档案被校方强行转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破门而入抓走。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姚悦12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监狱。

虞超: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0级学生(95年毕业),网络工程师,褚彤的丈夫。2000年因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13日与妻褚彤在大街上被610和国安绑架到在北京团河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后被非法判刑9年,至今非法关押在前進监狱。

褚彤:女,清华大学微电所硕士,讲师,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0级学生(95年毕业)虞超(法轮功学员)的妻。1999年10月27日去天安门城楼上为法轮功请愿,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被绑架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出狱后在明慧网刊登“严正声明”表示继续坚修大法,随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与其丈夫(虞超)一起在北京住所被秘密绑架,此次迫害由专案组专管,被认为案情重大,曾被国安和610秘密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迫害了近5个月,后秘密非法关押于北京市看守所,最后转至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2004年1月9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审判了褚彤、虞超、王为宇等三名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因为开庭的消息被曝光,审判前一天法庭临时秘密更换开庭地点,非法判了11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监狱。

邱淑琴:女,清华大学职工,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最近一次于2006年2月28日在家被丰台公安局抓走,并抄家。具体情况不明,至今可能仍被非法劳教。

何端练:女,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职工。曾被劳教两次,第一次劳教期间母亲去世,第二次劳教期间父亲去世,后被迫与丈夫离婚,最近据说被判重刑。

白荣春:辽宁省沈阳市人,原清华紫光和清华同方集团公司计算机工程师、项目经理,于2002年9月被北京法院非法判13年,并将送回原籍,原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2007年底被调到盘锦监狱一监区。

吴相万:清华紫光员工。2001年4月25日,吴相万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1年半,在北京市看守所(七处)非法关押折磨两个月后,劫持到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因坚定信仰,吴相万被隔离到集训队進行重点迫害,恶人刘金彪用上万伏电棍电击,多次电击使吴相万身心交瘁,手抖得连碗都端不起来。2003年1月23日,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破门而入,把二人绑架,在看守所遭受一年多的关押迫害后,2004年5月被非法开庭审判。吴相万在法庭上据理抗争,伪法庭竟以2001年初吴在圆明园上放了六个大气球(三个没成功)为由强判八年。吴相万被非法判八年后,被劫持至山东监狱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现下落不明。

张连军:清华大学土木系学生。2003年1月23日,张连军被国保大队非法抓捕。2004年10月,只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北京市国保大队迫害成一个植物人。张连军在北京公安局医院时,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给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处于不清醒状态。后来已连续绝食一年的张连军被人抬到法庭,被强判八年。不法人员后把已成植物人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非法关押至今。

周磊:深圳法轮功学员,1969年6月14日出生,广西壮族自治区白县人,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原微软(深圳)公司市场经理。2000年10月被绑架,2002年11月8日,深圳市福田区法院非法判处周磊12年徒刑,后被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受尽各种残酷“转化”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177592.html

2008-04-25: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赵玉敏俞平等被绑架
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法轮功学员郭丽、金玉兰、赵玉敏、赵京敏、俞平与母亲,在4月19日下午4点,被杨闸管庄派出所7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抓走。现在东城区七里渠派出所被非法关押。

俞平,是清华大学优秀学,因不放弃信仰,清华大学不授予博士学位,俞平曾被非法迫害四年,被关押于北京男监狱(天津茶淀)。他的妻赵玉敏曾被非法迫害判刑,被关押于北京女监狱,他们都曾受到种种非法折磨,拒不转化。这次被捕,留下一小孩不到两岁,无人照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5/177176.html

2008-04-24: 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4月19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是六人,她们是郭丽、金玉兰、赵玉敏、赵京敏、俞平与母亲秦老太太。

到金玉兰家的几个恶警是冒充同事把门骗开的,开门后先控制家属,再把金玉兰强行绑架走。另外有两人是夫妻家?留下一岁多的孩没人照顾。

她们都家住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却是被东城区公安分局警察抓走的,现被关押在东城区公安分局七里渠派出所。这说明邪党心虚害怕,故意交叉作案,混淆视听,迷惑百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2008-04-22: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金玉兰等五人被非法关押
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法轮功学员金玉兰、赵玉敏、赵京敏、于平与母亲5人,在4月19日下午4点,被杨闸管庄派出所7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抓走5名法轮功学员。现在东城区7里曲派出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2/177005.html

2005-09-18: 北京女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手段
用双盘方式折磨。2002年来了3个610(犹大),其中一个男的是李小兵的丈夫徐某某,两个女的一个姓藏,他们出主意不“转化”就捆着双盘,甚么时候“转化”甚么时松开。说甚么帮助你们炼功,许娜被盘十多个小时,刘秀琴、吴兰兰反覆时被盘6、7个小时,赵玉敏以前只是单盘被强迫双盘,痛得衣服都湿了。近70岁的岳昌志不怕盘腿,他们一看这招不灵,就改罚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55.html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10-18: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 邮编:100012
院长:索宏钢 副院长:张美欣、张晓琨、何通胜、刘双玉、辛尚民

2018-09-27: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邮编100012
电话:010-84773022、010-84773861
院长:索宏钢 13331106108
副院长:张美欣 13311501701 北京市西城区永光东街9号院1号楼1门1801
副院长:何通胜 18500839005 北京市朝阳区东十里堡5号院3号楼3单元802号
副院长:刘双玉 18500839010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国风北京605楼704号
副院长:辛尚民 010-89689001 北京市海淀区暂安处2号院1号楼
执行一庭:
白彬 18500839038
李曼 18500839073
戎少东 18500839295
庞迪 13323072190
褚晓勇 18500839068
孙恒昌 18810571564
姜超 18500839071
史新燕 13910350556
王翊民 18500839069
李宏哲 18500939058
宁群 18500839066
雷江海 18519301308
韩德芳 18500839323
徐辉 18500839061
魏志斌 18500839273
张贤昌 18500839056
执行二庭:
李畅 18500839072
戴梦依 18519301307
赵佳丽 15201613099
谢鑫 18519301376
孙宏磊 18500839060
张美欣 13311501701
金星 13911256261
吴鸣 1850083905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