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丁学森, 男,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佳木斯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7-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24: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在黑龙江省双鸭山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在双鸭山市被绑架,现可能被关押在尖山分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4/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7052.html

2011-01-03: 浪子回头 今遭迫害
丁学森,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七八年出生。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打仗斗殴、抽烟、喝酒、在学校是一霸,经常打群架。修炼法轮大法后,一改往日恶习,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而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丁学森遵循自己的信仰,经历了残酷的迫害。

丁学森说:“我那时之所以随波逐流,是因为对生活的无望,不知为什么而活着。直到二零零一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是脱胎换骨的变了一个人。我觉得法轮大法太好、太正了,我一定要修炼。”

以下是丁学森口述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上午,我到铁路公安处去办事,到了三楼正赶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陈万友和铁路公安处的国保支队大队长王凤军开会,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我用手机对其录音被发现后遭绑架。

我被铐在凳子上,国保大队一个不知名的警察(五十多岁,身材略胖点)打我一个嘴巴子,国保大队杨荣华也打我一个嘴巴子,我的嘴被打出血了。我正告他们:我肯定告你。杨荣华说:“我肯定不打你了。”

傍晚,王凤军和他的司机回来了,王凤军的司机气势汹汹地打了我一个嘴巴子,我问他:“你叫什么名,我要告你。”他自知理亏和违法,不敢再打我了。我直视他,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我说要见他们领导,国保支队大队长王凤军对我说:“我们没有领导”。王凤军还告诉其他警察:别跟他说谁是领导。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我被劫持至铁路看守所,一个高个子的男干警,恐吓我,让我蹲着,我站着没动。他就过来用力扳我,把我扳倒在地,我坐在了地上。进看守所监室前,对我非法搜身,我穿的牛仔裤上的铜牌被撕掉了。

姓王的副所长,威胁我,让蹲着,我没蹲,他气急败坏的踢了我两脚。

看守所的卫生很差,屋子特别很脏,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厕所在屋里。

第二天,我被强迫做奴工--穿筷子,我不是犯人,拒绝干活。强迫我穿囚服,我拒绝。在看守所我对犯人讲三退的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有四个犯人三退了。

在看守所,我六天没吃饭。因为我不吃饭,姓王的正所长狠毒的打嘴巴子。看守所的三、四个警察和三、四个犯人一起按着我,对我野蛮灌食。有按着我腮骨的,有用木棒子撬开嘴的,有使劲把着我的头的,有捏住我鼻子的,我无法呼吸,一张开嘴,他们就用瓶子倒进去黄色的液体,非常咸,我被呛的出血了,我浑身都弄得很脏,出了很多血。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我精疲力竭,浑身酸痛。隔一天又给我灌食。

佳木斯市公安局张云龙和一年轻的警察,在看守所非法提审,张云龙叫嚣:“你是窃取国家机密,要枪毙你,你说出别人,就放你回家。你信不信,我一个星期不让你睡觉。让你天天做噩梦都梦见我,我能让你骂你师父。”我对他说:“我不信”。

第二次对我非法提审的,是佳木斯市公安局的张云龙、杨波(原绥化劳教所干警,现调到哈尔滨工作,参与迫害法轮功),杨波说:“我曾帮助很多人,离开看守所,你说清楚你的情况,我会帮你的。”

看守所吃的是,白开水里放点白菜叶,没有一点油星,玉米面发糕。

在我被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三十四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早上六点多钟,警察从看守所把我被劫持至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中午十二点到了臭名昭著的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的中队长叼雪松让犯人孙成富领我上楼。

在劳教所的二楼物品室,犯人孙成富给我一条破裤子和上衣让我穿上,我拒绝,他恶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站起来时,来了很多警察,还有犯人孙立峰。当时任教导员的高中海问我:“你是不是佳木斯的炮子?”我反问:“什么是炮子?”他们就一拥而上,把我打倒,高中海用脚踩着我的头,其他干警和犯人就毒打我,用皮鞋狠狠地踢我的大腿。以至一年后我回家,腿上的肿块仍未消。当时我只穿一条内裤。在劳教所普通劳教人员经常说一句话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话;“上不惯老,下不惯小。”

参与迫害的人有:一大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中队长叼雪松、干警金庆富、干警王小斌。犯人孙成富、犯人孙立峰。

教导员高中海说:“你喊啊,你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抓住我的头发从二楼的物品室拖到一楼的寝室。我当时喊:“警察打人了”。

随即,在一楼的寝室,他们将我用手铐铐在床的上铺(床是上下铺),我的双手是伸开的,我只能脚尖点地。他们开始轮番的毒打我,踹我的肚子,踹我的腿,抱着我的腿,来回游荡,当时我疼得全身虚脱,汗流了一地,喊叫声惨烈。这种滋味让人生不如死,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煎熬。手铐嵌进了手腕的肉里,导致手腕的肉溃烂,直到现在手腕都可清晰的看到伤疤。犯人孙成富拿胶带一圈一圈的缠住我的嘴,然后将两根点燃的烟,插进我的鼻孔。

我挣脱胶带说:“我要见你们领导。”教导员高中海说:“有事找我,我就是。”我说:“我要请律师,我没犯法。”他说:“请律师可以,但要看你表现,可能时间短,也可能半年后也不给你找律师。”这时金庆福走过来说:“不改变你信仰,也可请律师,但要遵守所规队纪,要写‘三书’,‘三书’与法轮功没有关系。”

一个月后,我因写声明所谓的“三书”作废,又遭干警金庆福、犯人孙立峰、犯人范志忠、犯人施玉峰毒打,被强迫坐小凳。

我被强迫做奴工,编垫子,唱邪党的歌曲。吃饭也要唱歌,干警问话或上厕所都得背报告词。

在警察唆使和放纵下,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的声音。以下是我所见证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

宝清县法轮功学员朱明军第一天在劳教所,被犯人施玉峰打得嘴角流血,血溅到我的床单。

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王东旭因到超市买东西,与法轮功学员柴树湖说了一句话,被犯人施玉峰打得嘴角流血,好多天才好。

犯人施玉峰每次都换上旅游鞋踹法轮功学员李荣道,一踹就是几十脚。

犯人施玉峰找茬打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狄会斌。把狄会斌打倒在地,狄会斌因要坐起来,又被犯人孙立峰用脚猛踢头部,踢倒。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洪忠因唱歌声小,被犯人孙立峰打嘴巴子。

佳木斯法轮功李荣红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毒打至脚。

二零零九年过年期间,佳木斯桦南县法轮功学员杨晓峰的妻子接见杨晓峰,被干警从钱卡里索要一百元钱,说是要给姓范的教导员上礼。杨晓峰的妻子不堪压力,与他离婚。

包夹施玉峰私底下对我说:“叼队(叼雪松中队长)说,对他们(法轮功学员)没有语言,就是揍,只要不打死,都由我兜着。”

叼雪松临调离其它中队前说:“我人走了,我的魂还在,你们遭不起这个罪。”

普通劳教人员杨明通过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知道法轮功学员品质高尚,与人为善,因看不惯,范志忠和施玉峰欺负法轮功学员,索要法轮功学员的物品,而打抱不平。遭到叼雪松的警告,为法轮功学员说话,要严肃处理。

在劳教所处处充斥着谎言,劳教所谎称每周消毒两次,一年也没消过一次毒,每天都能吃到肉,但普通劳教人员都称“天天吃猪食,普通劳教人员饿得都皮包骨。”医生每天都巡检一遍,而事实上一年都不来一回。

我两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从此我与母亲相依为命。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母亲不但承受着痛失爱子之伤,还遭受一些不法人员的侮辱。

我的母亲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含辛茹苦的把孩子养大,他是我生命的支柱。他被非法抓捕后,我感到天都塌了。

我去公安局询问我儿子的情况,公安局的某些人大骂我,诽谤我,还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来伤害我。

08 年6月23日我去铁路公安处问我的儿子为什么被抓,警察王凤军说让我积极配合他,就会尽快的见到我儿子。我配合他们做了笔录,又领他们到我家里来。他们抄完家,一无所获。我对王凤军说:要看看我儿子,给他点温暖。王凤军一反常态,对我很凶的说下次再也别来了,我不接待你,当时我无可奈何的哭了。我说:你为什么撒谎,让我配合你了,就让我见我儿子,办案人员说话为什么没有诚信度。为什么骗我。王凤军对我破口大骂。

6月23日下午2点多,在铁路公安处警察杨荣华骂我。

7月28日儿子被送到绥化劳教所,铁路公安处的人,却没有让我们见上一面,偷偷的送走了。7月29日早8点过5分,我给王凤军打电话,他自己谎称:调走了。当时我妹妹我身边,听到电话的声音就是王凤军本人。

8月29日王凤军听说我妹妹家省纪检委有人,他就马上变得笑脸相迎。

8月13日我打电话给杨荣华要鉴定,杨把电话摔了,让去法制科要。

佳木斯铁路看守所,非法收我们饭款150元。

从我被迫害的经历和我母亲的日记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中共流氓警察的本色,中共流氓集团利用这些社会上的人渣、败类,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然而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抗拒的,再次奉劝那些误上中共贼船的警察,不要再助纣为虐,悬崖勒马,否则恶报来临时,悔之晚矣!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浪子回头-今遭迫害-234475.html
2009-09-12: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暴虐

严管寝”迫害

2009年1月以前,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有六个监号(劳教所内部叫寝室),其中第四、五、七三个监号,是由恶警金庆富和一个姓曲的恶警包管的所谓“严管寝”,尤其以第四监号最为邪恶。所有刚被绑架到这里的学员,都要在这些“严管寝”里被迫害三个月,然后才能转到其他三个监号。有的坚定的学员,直至出去前还在这里被迫害。

在第四监号,恶警金庆富挑选了李英军、孙立峰、孙成富、施玉峰、范治中、齐国军、孙志海、孙茂坤、张柏春等刑事犯进行包夹,其中的施玉峰、范治中被其他刑事犯称作“两大恶人”。学员张圣洁、杨晓峰、朱明君、王东旭、卜全忠、耿会宾、李荣道、丁学森、齐贤安、张佩增、李辉耀、高永军、王洪忠、牛荣明、李崇俊、马利君、高连举等,都先后遭受过这些包夹刑事犯不同成度、不同手段的迫害,如打嘴巴子、拳打脚踢、多人殴打学员、辱骂、勒卡等。

刚被绑架到“严管寝”的学员,会被要求在几天内背会劳教所的35条“所规所纪”、唱几首规定歌曲,中午要“码坐”,晚上坐到11点才让睡。包夹的刑事犯经常考问、打骂学员。

在室内卫生,被子、床单、枕包的摆放等环节上出现恶警不满意的地方,都要受到扣分、加期、不让家属见面、不让上超市的威胁和“处罚”,同时会被刑事犯打骂,而恶警金庆富常常暗示、指使、纵容刑事犯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89.html

2008-11-03: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所以又称为法轮功大队。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中队长廉兴、刁雪松、干警金庆富、李健、石剑、李喜春等极为邪恶,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挂、背吊、头上蒙塑料袋、烟熏、火烤、灌芥末油、浇凉水、坐铁椅子、用烟头烧手指甲、竹签钉手指甲、电棍电、胶皮棒打、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剥夺睡眠、超时劳动、控制不让去超市买食品、用品、不许上厕所等等。恶警们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遵守什么所规队纪。

大法弟子白树林、赵德志、王春江、卞宝力、宋洪涛、曹国栋、廉涛、刘景洲、吴宏柱、王春雨、战兴超、董学坤、张传喜、江伟民、李树文、韩明权、崔景桂、王伯岩等均遭受过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

(1) 2007秋,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金庆富的要求(唱邪党歌曲),恶警金庆富对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进行迫害,把他们分别叫到干警办公室,给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戴手铐进行毒打。回来时大法弟子李云彪的头部胸部都有伤,铁志杰面部被打的又红又肿,好多天面部的余伤还可以看见,李云彪被打的好几天呼吸和吃饭都困难,后期才知道是恶警掐他脖子和打他的胸腔两肋所致。之后,恶警强制唱邪党歌曲和背监规,指使普教看管大法弟子,不大声唱就非打即骂,整天不让他们说话,而且强制坐着小凳不可以随便活动。因为当时没有生产,所以有午休时间,但是不让他们午休,而且就连晚上也要多坐1个小时小凳才能上铺睡觉。还有给他们非法加期,加期的理由并不是写大法弟子不配合唱邪党歌曲,而是在加期单子和理由上胡乱的写了一大堆编造的话,什么某某开饭浪费饭菜,某某衣冠不整,某某思想情绪不稳定故意损坏小凳等。有一次,恶警金庆富还找茬打他们,恶警走后普教还接着打。在这次迫害中参与迫害的有恶警刁雪松(中队长)、金庆富(严管寝分队长)、李英军(普教犯)等。

(2)2007年11月,大法弟子不唱不写不背邪党的东西,恶警曲建涛又唆使普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迫害,精神折磨!冬天室内比较热,但是普教魏春辉等犯人逼迫大法弟子解振洲(已是快70岁的老人)穿着棉衣做俯卧撑、倒立。逼迫唱邪党歌、背监规、写所谓的改造手册等,又累又热不让休息、脱棉衣服,使老人饱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3)2007年大法弟子戴宗被抬到劳教所时就已经非常虚弱了,人瘦的都皮包骨了,根本就无法站立。恶警刁雪松还要他报数,后期又逼迫他唱邪党歌、背监规,他本来就高度近视,眼睛看不清东西,普教犯人就拿他寻开心,在他站立时故意绊倒他,因他视力不好动作慢,包夹他的普教犯人就打他,这样虚弱的人最终又倒下了,因最后什么也吃不进去,每天只能躺着。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允许通知家属让其家人接回去。

(4)2007年年底,大法弟子王春江因不写所谓的改造手册(因里面有诬蔑大法的话),被恶警叫到干警办公室进行疯狂迫害,被吊起来用塑料袋套脑袋,最后因窒息而昏厥过去。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王晓斌、李健等。而且李健还用打火机烧王春江的手指。

(5) 2008年6月,因大法弟子齐文彬在强迫性的奴役劳动中落后被恶警王晓斌加期,并实施精神迫害,致使齐文彬心理压力过重,导致在寝室里突然昏厥抽搐,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眼睛看不清东西、动作迟缓、大小便不通、最后不能站立,开饭要用4个人抬,那4个普教犯也不管齐文彬身体疼痛与否,对齐文彬强拖硬拽,齐文彬痛的惨叫,踝骨也磨出了血,普教犯们还叫他闭嘴。

(6)2008年7月因大法弟子盛彦军拒签所谓的“对接表”被背吊挂,只有脚尖点地。恶警李健对盛彦军拳打脚踢,同时恶警李健还叫人找来塑料袋蒙住盛彦军的头。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龙奎斌、刁雪松、金庆富、李健、王晓斌等。

(7)2008年8月因大法弟子丁学森不配合恶警,不写所谓的“三书”,不穿劳教服,被恶警及普教犯扒光衣服吊挂毒打,电棍电击等手段残忍至极。身体各部多处淤伤很长时间也没恢复!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金庆富等、普教犯人有孙成富、孙立峰等恶徒。

以上事例只是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绥化劳教所之黑暗,只是中共恶党侵犯人权、迫害信仰的缩影而已,等待它们的将是良心的谴责,法律的制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89095.html

2008-8-15: 佳木斯丁学森被非法劳教
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丁学森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铁路看守所一个多月,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次日,还不知情的家人打电话到佳木斯铁路公安处国安科找科长王凤君,接电话的王凤君却撒谎说:“没有王凤君这个人,王凤君已经调走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丁学森因事去佳木斯铁路公安处,恰逢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陈万友等人正在铁路公安处开会密谋商讨迫害法轮功学员之事,丁学森遭到铁路公安处恶警的无理盘查,随后被非法扣押在铁路公安处,当晚九时左右被劫持到佳木斯铁路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公安处恶警和看守所恶警打耳光等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5/184134.html

2008-07-21: 佳木斯铁路公安处欲非法劳教六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佳木斯铁路看守所目前非法关押着吴启莲、文英、丁学森、孟宪杰、刘远珍、邓林凤等六名法轮功学员。佳铁公安处欲于下周一左右,将六位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到齐齐哈尔劳教所非法劳教。

另悉,哈尔滨铁路邪党法院人员昨日在佳木斯铁路邪党法院第二次对法轮功学员邓林凤秘密开庭,非法维持原判(二年),并欲于近日将她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这里再次正告那些还在继续作恶的佳铁公安处、佳木斯铁路邪党法院那些所谓的执法者,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超过4000万的退党大潮,已表明腐败、残暴的中共已经回天无力了,所有的明白真相的司法界人士(包括过去参与过迫害)都在为自己选择退路,为了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4.html

2008-06-29: 丁学森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铁路看守所
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丁学森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处遭到佳木斯市公安局邪党恶徒陈万友无理盘查,被非法扣押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处,当晚九时左右,丁学森被劫持到佳木斯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左右,佳木斯市公安局所谓的“反邪教支队”成员陈万友,流窜到佳木斯铁路公安处与那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秘密召开合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会议。当时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因事也恰巧赶到那里,这不由得引起了因作恶多端而深感心虚的邪恶之徒陈万友的怀疑,他们经过对丁学森的一番无理盘查后,遂将丁学森非法扣押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处,还将丁学森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非法扣留。

当日下午,丁学森的母亲得闻儿子被非法扣留的消息后,就赶紧去到佳木斯铁路公安处要人,负责接待她的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之一——杨如华(音),此人刚开始时装作处处事事为他们母子着想的样子,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的与丁学森的母亲周旋,其真实目地却是企图从丁母口里套出平时与丁学森有过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姓名。但见丁学森的母亲拒不配合后,恶警杨如华(音)就立即撕去伪善的面具,对丁母破口大骂。

丁学森的母亲最后也未能见到儿子。当丁学森的母亲离开佳木斯铁路公安处后,遭到恶人的尾随跟踪。

当晚九时左右,丁学森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处邪恶之徒用一车牌号大致为黑DA0349的面包警车非法送入佳木斯铁路看守所。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邪党恶徒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家,进行非法抄家,抢劫走了丁学森的工作名签。这伙邪恶之徒还流窜到丁学森以前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伺机寻找迫害的借口。

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在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邪恶之徒非法扣押后,当有行人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处门前的人行道上经过时,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人都要上前再三盘问人家是干什么的;而当有人去佳木斯铁路公安处办事时,更是要经过一番严格的审查和登记,才能放行入内。由此可见,恶人们也为自己做过的恶行感到胆寒心虚,竟疑虑惶恐到了风声鹤唳的程度。

中共邪党自二零零一年获得奥运举办权以来,几次三番的借奥运的名义下达严厉打压指令,加剧人权迫害,特别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邪党又以“中央政法委员会”名义,下发题为《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的秘密文件,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间,“集中时间、集中人力,组织开展纠纷矛盾排查化解专项活动”,并特别强调“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中共邪党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安机关紧随其后,秘密部署和实施镇压法轮功的犯罪行动。近日更是特别命令和要求所有当地警察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处于待命状态。近期,遭非法绑架和关押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都与此有关。

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邪恶警官陈万友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乘邪党镇压法轮功之机,绑架勒索无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庭都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上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恶警陈万友绑架勒索的特点是:1、用莫须有的罪名突然抓个人。2、抓后用种种酷刑逼供,逼你承认没有罪的“罪”,折磨人到奄奄一息。3、抓后用刑折磨快不行了通知家人拿钱放人,不拿钱就往死里打。

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到了天理难容、人神共愤的程度。法轮功学员的正义善良与邪党恶人的凶狠残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从严格恪守和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天灭中共,已成为顺应天意的历史必然。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甚至虐杀的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们,正是为了世人的未来,为了世人在天灭中共的紧急关头能够得救,才义无反顾、无所畏惧、无私无我的讲着真相,告诉人们其中也包括曾经迫害过自己的警察退出邪党,停止做恶,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中共邪党的陪葬。

可贵的世人啊,擦亮你们的眼睛,看看大法真相吧,在难以预料的天灾面前,在邪党制造的人祸面前,明白真相就是你们得救的希望!目前,已有将近四千万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团、队)组织,为了你们自己和家人能够拥有未来,赶快摆脱中共邪党的魔爪吧!

被邪党利用的行恶者们,你们也一定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即便是在残酷的迫害面前,也没有丝毫的哀怨和仇恨。但是,这并不等于默认你们在邪党操控下所犯的罪恶,也不是法轮功学员们懦弱无能、软弱可欺。善恶有报是天理,神目如电,神在真实的记录着你们的每一次恶行,也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行恶者。那么你们想一想,你们不是自己在往绝路上走吗?真的到了天灭中共的那一刻,谁还会替你们说话呢?你们不听善劝、一意孤行的为中共邪党卖命,而当邪党灭亡之时,谁又能救得了你们呢?你们冷静的想一想,拿你们的性命做赌注,值得吗?你们到底为了什么而给邪党卖命呢?为了你们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我们在此奉劝你们赶快悬崖勒马,退出中共邪党、团、队,弥补自己的过错,做一个正义的国家警察。人的生命是可贵的,我们希望每一个生命都有未来,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够珍惜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17.html

2008-06-25: 丁学森被非法扣留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左右,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遭到佳木斯市公安局恶人陈万友的无理盘查,后被非法扣押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丁学森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被邪恶之徒非法扣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佳木斯市公安局所谓的“反×教支队”成员陈万友来到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与那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秘密召开合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会议。当时法轮功学员丁学森因有事也恰巧赶到那里,这不由得引起了因作恶多端而深感心虚的邪恶之徒陈万友的怀疑,他经过对丁学森的一番无理盘查后,遂将丁学森非法扣押在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还将丁学森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非法扣留。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时左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吴启莲和文英到佳木斯铁路看守所去看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将于次日面临被非法开庭的法轮功学员邓林凤,当场即被蓄谋伺机行恶的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的邪恶之徒王凤君非法抓捕,就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铁路看守所。随后闻讯赶到的陈万友后来也十分卖力的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吴启莲和文英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上午,中共邪党佳木斯铁路运输伪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邓林凤非法开庭,因为邓林凤的家人聘请到了敢于为法轮功学员邓林凤作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这对一向对法轮功学员骄横行恶惯了中共邪党唆使下的邪恶之徒们大为惶恐,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的邪恶之徒王凤君、佳木斯市公安局邪恶的“反×教支队”成员陈万友等恶人均先后赶到现场。陈万友是在邪党佳木斯铁路运输伪法院已对邓林凤非法开庭了一段时间后,鬼鬼祟祟的乘坐一辆连牌照都没敢镶上的黑车赶去的。当时在佳木斯铁路运输伪法院周围有很多便衣特务来回走动,其中还有一些便衣特务用手机对现场的人群偷偷的录像和照相。而在陈万友乘坐过的那辆无牌照黑车内,还有人拿着摄像机透过黑玻璃偷偷的对路边的人录像。而在法庭内,当仗义执言的辩护律师为法轮功学员邓林凤作无罪辩护时,佳木斯铁路运输伪法院的非法审判人员多次无理取闹般的打断和羞辱律师,这充份暴露了在邪党的操控和唆使下其理亏心虚、无礼而又无知、执法犯法的罪恶嘴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5/180894.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6-16:
部分相关部门人员电话(佳木斯区号:0454)
佳木斯市政法委:
刘臣(现已调到市人大):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 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 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 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佳木斯市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佳木斯市执法检查室:
阴祖强:13136998267

佳木斯市司法局:
贾静华:13904542922
董维力:13314541000
李丽华:13704545777
王旭佳:13359765000
姚崇刚:18904548033
王启忠:13846175558
高佩贤:13846164607
黄绍华:18903683888
王尔夫:13604542229
佳木斯市司法局办公室:
郑继奎:13945454444

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
吴 畏:13836667777

佳木斯市公安局
李晓龙(局长)办公电话:0454--8511612 手机:17790680001

佳木斯市拘留所
司洪昌:4548516999、13512676111
李志群:4548518151、4548317666、13845458510
张安林:4548519994、13104546668

佳木斯市看守所
内勤:4548519599
监管支队:4548518599
孙健(所长):4548519765、15326698333
霍有库(副所长):13089681266
于吉文:4548519668 13946454555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4548581454
李德才(局长):13845458221
李爱国(副局长):4546166778、18724232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