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章丘女子监狱,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 张平(张萍),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开发区形成街办金马村
迫害情况: 诬判五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6-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道忠(张道中) 张平(张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2-27: 丈夫被迫害离世 潍坊市张萍被非法判刑5年
山东潍坊市高新区东金马村法轮功学员张萍女士2017年7月26日在家,被庄东波为首的高新区公安国保及东明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长期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近2年,2018年年底被非法判刑5年;2019年6月上旬,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张萍,今年55岁,潍坊市高新开发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村民。她和丈夫张道忠自一九九八年春天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了身心健康:曾经患有的大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肩周炎,以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在修炼后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善、忍化解了她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她从此象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婆婆。丈夫张道忠学大法后改掉了发脾气、吵架、摔东西的坏习惯,原来经常打架怄气的夫妻俩人变得恩爱和谐,三世同堂的大家庭从此和睦了,婆婆见人就说儿子和媳妇炼法轮功变好了。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张萍女士16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张萍的丈夫张道忠14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其中2次被非法劳教,在经历了多次残酷的打压和酷刑折磨后,身体发生严重病变,于2014年7月29日含冤离世。

二十年来,张萍夫妻一次次的被非法劳教,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洗脑,一次次的生离死别!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萍曾被打的头破血流,张道忠曾被打的膝盖粉碎性骨折,张道忠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曾遭受过被多个警察每人一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全身的残酷迫害多次,两人在不同关押地点都经历了连续十几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以及各式各样的残酷折磨。张萍的婆婆得知儿子和媳妇同时被非法劳教后,当时76岁的老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2010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临终也未见到唯一的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27/2018-2019年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概述-401740.html

2019-06-17: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遭诬判五年后被劫持入狱
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张萍被诬判五年后,于6月上旬被从潍坊看守所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7/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8857.html#19616232339-1

2019-01-19: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遭诬判五年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自2017年7月26日被高新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五个月有余。最近家人聘请律师去看守所见到张萍,才知道高新区法院已于2018年4月24日开庭非法庭审张萍。开庭过程中除了张萍,只有法官、检察院人员。法庭没有通知任何家人,也没有任何人旁听。开庭也没有给张萍定出任何所谓“罪名”。2018年12月18日,高新区法院人员又去看守所通知张萍,说法院要对张萍“变更起诉”。2019年1月初,张萍家人去高新区法院时,被告知法院已于21018年底对张萍非法判刑5年。听说张萍在看守所已提出上诉,但法院说还没收到上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9/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0578.html

2019-01-10: 山东潍坊大法弟子张萍被非法关押迫害已一年五个月余
山东潍坊大法弟子张萍,自2017年7月26日,被庄东波为首的高新区国保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五个月有余。

最近家人聘请律师去看守所见到张萍本人,才知道张萍于2018年4月24日已在高新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开庭过程中,只有法官、检察院、张萍。期间没有通知任何家人,也没有任何人旁听。开庭也没有定出张萍任何所谓“罪名”,草草收场。

2018年12月18日,高新法院又去看守所通知张萍说法院要对张萍“变更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0/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0226.html

2018-12-04: 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仍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自2017年7月26日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国保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迫害,至今已有1年5个月了。两个月前有亲友去潍坊看守所给她送的生活费。张萍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209监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4/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78031.html

2018-12-03: 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仍被非法关押
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张萍,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庄东波为首的高新区公安国保及东明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非法抓捕,三套住宅均被非法查抄,八个警察抄走若干私人物品。

张萍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至今已一年多了。家人没有她的任何消息,非常着急。望知情人士提供她的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3/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7925.html#18122231544-1

2018-05-14: 东省潍坊市张萍、李海磊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李海磊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已近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4/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66531.html#185141756-16

2017-09-17: 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一家18年苦难经历
一次次的被非法劳教,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八年间,张萍失去了两位至亲——丈夫和婆婆。十八年,一次次的生离死别,是他们家苦难的十八年。

家住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的张萍和丈夫张道忠,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至今的十八年,这个家就没有完整过。

张萍生于一九六五年二月九日,潍坊高新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人。她和丈夫张道忠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曾经患有的大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肩周炎,以及三十多年的胃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善、忍化解了她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张道忠学大法后改掉了发脾气、摔东西的坏习惯。原来经常打架怄气的夫妻二人变得恩爱和睦,三世同堂的大家庭从此和睦了,婆婆见人就说儿子和媳妇炼法轮功变好了。

只是为了做好人,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张萍十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三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二次被潍坊洗脑班非法关押,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六次被村委街办非法关押。张道忠十四次被关押迫害,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二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七次被村委和街办非法关押。在经历了多次残酷的打压和酷刑折磨后,身体发生严重病变,张道忠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萍曾被打的头破血流,她丈夫张道忠曾被打的膝盖粉碎性骨折,张道忠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曾遭受过被多名警察每人一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全身的残酷迫害多次,她夫妻二人在不同关押地点都经历了连续十几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以及各式各样的残酷折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她婆婆得知儿子和媳妇同时被非法劳教后,当时七十六岁的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临终也没有和唯一的儿子见上一面。

一、因上访 夫妻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晚上,张萍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跟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上学法,村委的某人等七、八个人受电视、广播宣传,不明真相,侮辱和嘲笑法轮功学员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看了诽谤大法的电视、报纸,由于害怕,气急败坏的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他们的家人却是真正的拳脚相加,疯狂的打,一把茶壶甩在张萍的头上,顿时她头破血流,血水和头发粘在了一起。又把她劫持到村委,村委书记、街办主任蔡某、街办人员张张某、杨某等人,把张萍家当成一个临时性的黑监狱,轮流值班逼迫她写不炼法轮功的决裂书,逼迫家人给她施压力。公公、大姑姐、儿子又哭又闹非叫她写,这伙人吓唬儿子,过了十二点就把张萍弄走,儿子哭了了两个多小时,说:“妈妈快写了吧,他们把你弄走,我就见不到你了。”

街办人员张明星和其他人到她家非法抄家,张萍不让他们进门,告诉他们,“这是我私家的财产你们没有资格。”他们不听劝告,强行进屋,抢走了她家的所有大法书。

过了几天张萍去接丈夫张道忠(丈夫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后被关到新城街办),见他胡子很长,一脸的憔悴,她知道丈夫受了多少煎熬。北京的警察不把老百姓当人,对学员又拖又拉拳打脚踢,回家路上不给饭吃,嘲笑辱骂不断。在街办强逼丈夫他们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报纸,强制洗脑。

做好人竟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在村、区、市都不管的情况下,九九年十一月底,张萍到信访局上访,警察把她们绑架到潍坊驻京办,全身搜遍,把多人铐在一起,不给饭吃,大小便被要求必须打报告,她们完全失去了自由,三岁的孩子吓得一动不敢动。几天后,她们被当地蔡景山等人拉回潍坊非法关押在东明派出所。几天后,她丈夫和其他男同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而张萍被非法关押在新城街办。

之后张萍、丈夫、本村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关在村委,村干部给家人施压,大姑姐承受不了,拿笤帚毒打她丈夫,在不公的对待下,她们再次上访,重复着劫持、搜身,辱骂,拉回潍坊本地,非法关押于家涝洼村委。街办610的蔡某,村委的某人,轮流值班。某人每次值班对他们拳打脚踢,某人把她丈夫和男同修铐在暖气管子上、窗户上,铐在凳子上罚站。带着凳子上厕所一个多月。某人辱骂师父和大法,逼着他们写与大法和师父的决裂书。

二零零零年七月听说火车站汽车站堵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张萍她们几个只好步行上北京。在天安门几个警察抓着她的头发,架着胳膊,把她拖上了警车,另一个女学员也被打的头发乱七八糟。由于张萍不说姓名和籍贯(为了不连累家人、村委、区委),警察把她从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到了海淀看守所。晚上警察就非法审讯她们,辱骂、烟头烫、蹲马步、开飞机,反被扭胳膊等刑罚,逼她们报名说地址。被逼无奈,她绝食抗议。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张萍、孩子、丈夫刚到天安门广场,看到广场上在抓人,丈夫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丈夫,孩子喊爸爸,他们把张萍的孩子也抓到警车上。在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拿棍子打人,在驻京办事处潍坊的警察也拿棍子打法轮功学员,把孩子吓得大哭。她丈夫双手反铐背后。回潍坊的第二天街办和东明路派出所把她们送到潍坊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了七天。所长孙奎珍气急败坏,脱下鞋子猛打张萍的脸,踩她的脚,把她的脚踩破皮,把她吊铐起来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一个晚上七八点钟,村委书记某人到张萍家找丈夫到街办谈话,丈夫不去,街办的车已在她家门口,她丈夫见到有诈,爬墙从西邻门口走了,刚走到村头就被街办610的蔡某等人追上,将他抓住,打倒在地,关进于家涝洼村委。第二天张萍带孩子去学校上学,蔡某一伙到学校找到孩子,恐吓孩子不让他跟妈妈学法,再学法就开除学籍。得知她丈夫被蔡某一伙打得腿粉碎性骨折,住在肿瘤医院,当晚张萍去看他,丈夫说:“我被他们追到南坡上,他们几个人把我打倒在地,强行把我拖上车,带到于家涝洼,那里关着十几个大法弟子。几个小时后我的腿疼痛难忍。”蔡某一伙,怕担责任,硬是劝她丈夫到肿瘤医院拍片,结果是膝盖粉碎性骨折,必须做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这种情况下,村委的一某人去街办叫人。张萍有家不能回,深夜天下着雨不好打扰人家,师父教大法弟子做事先考虑别人,张萍只好在柴禾垛里呆了一夜。

过了几天,张萍去找蔡某一伙,质问他们为什么把她丈夫打得腿粉碎性骨折,他们翻脸不认账说是跳墙摔的。张萍说:“我家的墙1米8高,丈夫1米75的个子,怎么能摔断腿,谁断了腿还能跑300多米?”他们哑口无言无礼的把张萍也关起来。拿铁棍子吓唬她们,拿开水要烫死她们,把她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七天,又把她非法押到计生委洗脑班,男女同一室,没有生活用品,地上只有一块破草席,辱骂恐吓,大小便打报告,逼家人施压,面对无理的迫害,为了唤醒他们的良知,张萍绝食抗议八天后才放她回家。她丈夫在医院里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没接受任何治疗,通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他的腿就完全好了,很快就上班去了。这一事实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晚上,张萍在朋友家帮朋友带孩子,蔡某一伙砸门,撬锁闯进家中,把孩子吓得直哭。他们不顾孩子的安危,十几个人强行将张萍抬上车,鞋都没让穿,光着脚强行把她拉到计生委非法关押一天一夜。蔡某一伙轮流值班,还不给她饭吃。之后,每逢敏感日他们都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张萍丈夫在公路上看玉米。早上回家时,看见有人在家附近盯梢,就嘱咐张萍几句马上走了。张萍便到村头看看到底是谁,一看是东明路派出所的葛某,就问他:“你在这干什么?”他说是在看一个打架不赔偿别人的人。吃饭后,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到地里干活,看到有辆工程车往村里开,里面坐在十几个人。回来后,看见有人趴在墙头往里看,同伴喊了一声:“干什么的?”他们二话没说,从墙头跳到张萍家院子里往里闯,她制止他们,来人就把她们绑架到车上。车里的警察摁着张萍的脖子,逼她们蹲在座位边上,一直到东明路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叫她蹲下,她不蹲,警察就把她一边摁倒一边打脸,打得她嘴出血。另一法轮功学员被寒亭区警察带走,张萍被送到城南武家潍坊拘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张萍在家做家务,突然闯进几个人,说张道忠在外面炼功,被我们抓走,现在要抄你们的家,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张萍严厉制止他们,他们不听,到处乱翻,抢走法轮大法书籍数本。在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张萍每次见到警车就害怕。

二零零三年六月在麦收期间,江氏流氓集团依然对张萍盯梢蹲坑。因在路上晒麦子,很多人都在,不方便绑架张萍。就在几天后,她刚把晒干的麦子运回家,还没来得及洗刷,就听见屋后有汽车声,到她家门口停下。大约四、五个人闯进来,她吓得躲在衣橱里,被他们发现。接着把她强行拖出来,那天下着雨,她光着脚被拖到车上。孩子在后面追着车子哭喊:妈,给你鞋!给你鞋!

那次将她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头子付进宾十分好色,乱摸女大法弟子的身体。她坚决抵制。洗脑班的打手,逼着她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片、书籍、报纸,逼着骂师父和大法。还用纸筒当喇叭,两边一边一个人对着耳朵喊,诽谤师父和大法。逼她写不炼功的决裂书,说句不炼了就放人,炼就劳教判刑,真是邪恶至极。同时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打电话让他们给施加压力。一个多月后,在她的坚持下,村委的人把她接回家。

二、妻子张萍被劳教 婆婆离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张萍快下班时,好心的邻居给她打电话,说她家门口有盯梢的,不要她回家。她无奈之下只好住在亲朋好友的工作单位,不敢回家。七月九日,张萍刚进学校大门,包片警察张宪福在院里张望着找她,一起工作的同事打手势示意张萍快走,被张宪福发现。高新开发区国保大队长庄东波架着张萍的胳膊,旁边围了七、八个人,强行将张萍推上车。中午后把她送往城南武家潍坊看守所。并于当天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MP3、两台电视、卫星接收器、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在看守所里他们逼着她背监规,遭到犯人的嘲笑辱骂,并戴着手铐强行提审。

二十八天后说是要放人,早上没吃饭,就把张萍、张道忠、陈炳囡三个法轮功学员叫出来,说:放人。那时她才知道她和丈夫是同一天被抓,他头发很长,胡子也很长了,憔悴了许多。她想到家里年幼的孩子,摔了腿躺在床上十二年的婆婆和八十三岁的老公公,心都碎了。他们祖孙三人怎么活啊!

高新开发区国保人员,找了个不知名的医院给她们抽血验身体,又找了关系把他们三个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这一天是二零零八年的八月六日。在劳教所医务室查体后,把张萍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大队长张艳,教导员李某某迫害她,犯人曹泽娥强迫她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片。同时,他们还让她每晚只睡一小时,其余时间被强迫罚站,站的腿从下到大腿全部浮肿。不准买生活用品和食品,每天超长时间干活,达十九天。

过后,因北京开奥运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太多,有把张萍转到济南第一劳教所,继续迫害。大队长孙娟,犯人陈慧月、刘光存逼着她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书籍,逼迫她写悔过书。一个月后到车间干活进一步迫害,代班长孙某某找包夹每时每刻监视她,借物品洗衣房洗澡都不让和其他人说话。白天工作一天,晚上还要继续加班到半夜,劳动量大时间长,还不给减刑。

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村委人员辛连国,司机张道和,家人辛善福把张萍接回家,到婆婆家已经是腊月二十六日晚上六点了。吃完饭,她和孩子一起回自己家。一进家门,觉得无处下手,好好的房子一片孤寂,毕竟两年没有人住了。晚上下大雪,她和儿子打扫雪,发现孩子冻得直打哆嗦。她掀开他的衣服一看,只有一件别人穿过的破毛衣。张萍心痛的哭了,和孩子说你怎么就穿这点衣服……腊月二十九上午她去集市买过年用品,下午包了两家的水饺。每逢佳节倍思亲,孩子的爸爸还被非法关押着,一家人的心情十分沉重。而她婆婆由于思念独子,病情加重,与大年初一上午住进了潍坊附属医院。后因抢救无效,婆婆带着对儿子的牵挂,于大年初二离开人世。像张萍这样的家庭,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成的人伦悲剧,在中华大地上还不知有多少!

在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张萍被警察绑架到东明派出所,当晚高新区国保中队长李仕忠等人非法抄她家,抢走了三千多元钱,所有的大法书、mp3播放器,儿子的电脑一台,家人不让拿,李仕忠欺骗家人说看看没问题就送回来,至今未还。张萍到了派出所后,庄东波、李仕忠、张宪福等,翻包劫走一千多元,劫走手机一部。又把她带到高新区公安局审问,摁五指山手印,查体、验血,把她送到武家潍坊看守所非法拘留,她绝食抗议,灌食后,鼻子上昼夜插管子,双手被铐,几天后,胳膊手不会动了。

一月后李仕忠等人把她非法送到王村劳教所三大队。队长王会英,教导员王某用熬夜、隔离等逼迫她写背叛师父的三书。她绝食抗议,又把她铐到床上,脚用绳子绑着,王会英、丁海英等人摁着她不动,给她灌食,因她坚持修炼,不让她买食品,不让给家人打电话,因不配合劳动,她们怕其他学员跟着学,就给张萍延期十八天。

张萍在这次劳教期间,丈夫被逼的流离失所,儿子和八十多的公公相依为命,儿子痛苦无奈,只好每天抱着狗过日子,晚上和狗睡在一起。房间里的狗屎到处都是。

二零一二年年底,李仕忠等人到张萍家骚扰,她没在家,李仕忠用张萍的电话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不告诉他,他们和她丈夫张道中谈话,丈夫给他们讲真相并要回他家的电脑,他们不给。

二零一五年六月中旬,东明派出所张宪福和一个青年又骚扰他们,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在家偷着炼,不要出去讲真相。她说:“大法弟子做的这些事,都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救度众生”。

三、丈夫张道中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一年皇历腊月二十七日,张道忠被潍坊国保抓走,关押在寒亭看守所一个月,六个警察每人一根电棍子同时电击全身,有的电击太阳穴,有的电击腋窝,有的电击阴茎,后直接转到潍坊劳教所(昌乐),非法劳教三年。

一进潍坊劳教所就被警察指定的数名犯人一顿拳打脚踢。从一月到三月,劳教所多次对他实施熬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连续许多天)迫害,有时连续五、六天,有时连续十二天不让他睡觉,由几个犯人三班倒,每班至少两人,张道忠打盹的时候就用冷水冲他的脸,或者是逼他罚蹲(让他二十四小时一个姿势蹲在一块地面砖上,而肩膀上还要坐上两个人加重他的痛苦),如果这样还打盹就用瓶子砸头,用钢笔刺眼,或者是抠两肋、拿大油、刮脚心等等,总之就是想尽办法不让他睡觉。就这样一直到某一天,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没有了自己的意识,让说什么就说什么、让写什么就写什么为止。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张道忠被二大队的大队长丁建光、副大队长宋忠海、中队长韩会月、教导员刘安兴四个警察,用四根30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了全身近半小时,几天后被电击的部位开始流脓淌脓水,一直延续了近一个月。

从二零零四年四月至十一月,又从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零四年七月,张道忠一直在被强迫劳动(做奴工),每天从早晨六点左右一直干到晚上九点,有时会干到凌晨两点,完不成规定的任务还要再单独的加班加点,在这种超负荷的强制劳动而又睡眠很少的状况下,如果有哪个警察或警察安排的犯人看不上眼,还会时不时的不让睡觉。二零零三年四五月份,张道忠被关在严管室罚蹲连续两晚上,白天照常做奴工。

潍坊劳教所非法剥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会见家人和给家人通信和打电话的权利,直到放弃法轮功(这又转化)为止,而且被强制转化后的学员给家人通信时,必须写辱骂法轮功的话和感谢共产党政府的话,才被允许发出去。打电话时有警察在旁守着,必须先和家人说一些辱骂法轮功的话和感谢共产党政府的话,才能继续说家常话,否则不能通话。并且家里给送来的零花钱也受到限制,没有转化的就不让花或限量花或者干脆被没收。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张道忠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国保非法关进潍坊看守所。八月六日被非法关进山东省章丘劳教所,这将被非法关押一年零九个月,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底才回家。这期间绝大多数时间张道忠一直被迫做奴工,有时加班到凌晨两点。二零零八年十一二月份,张道忠被警察关在厕所里,用铐子铐在铁管上铐了两天两夜,不让睡觉。

张萍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的同时,潍坊国保也在抓她丈夫,他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两次的劳教迫害,十四次被非法关押失去自由,被江泽民集团长期的肉体上的酷刑折磨、精神与灵魂上的恐吓与洗脑,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不在其中的人们,又怎么能体会出其中的艰难与苦涩!作为妻子张萍,她深深的知道,如果没有法轮大法的支撑,没有好心人的帮助,说不定她丈夫早已客死他乡!十八年来,她丈夫张道忠被迫害的事实还有很多很多,他已含冤离世,不能在此亲口细说,但是天地神灵已将一切记载,毫厘不爽。

四、迫害仍在继续

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恶,令天地人神共愤,对其审判是历史的必然,这是人类能够走向未来所必须的。时至今天,江泽民的残余势力还在迫害好人。

今年七月二十六日,潍坊高新区公安国保警察庄东波,带着六个警察非法抓捕张萍踩她的头发,非法抄她的家,并抢了她的大法书和其它物品,这样的好人再次被她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九十多岁的公公需要她侍奉,一岁多的小孙女等她照顾。庄东波等警察为什么非要再次拆散张萍的家庭?非要把这善良、厚道的好人塞到监狱里去?居心何在?给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卖命能有好下场吗?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

十八年来,张萍家就这样被邪党没完没了的迫害。以江泽民为首和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对法轮功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对张萍家的迫害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那些因为修炼真善忍,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甚至是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竟无法统计其数。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共邪灵在历次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人类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三个月来一次南京大屠杀。中共迫害民众,以谎言宣传与暴力受到对民众洗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7/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一家18年苦难经历-353827.html

2017-08-27: 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分局法轮功学员张萍的儿子被非法传唤
2017年8月24日,潍坊市高新分局的两个警察到张萍儿子张振发的工地,拿着所谓的“传唤证”从下午3点左右在工地一直等到张振发下班,强行将他带到高新区分局,以庄东波为首的警察对张振发进行审问,当事人拒不配合,但也对他进行了笔录。并将他一直非法关押到深夜,张振发12点半左右才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7/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3019.html

2017-08-11: 山东省潍坊市大法弟子张萍被绑架补充及更正
潍坊市大法弟子张萍被潍坊市高新区分局绑架后,当时张萍家两套房子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抢走的私人物品还有手机一部,真相币等。因为当时张萍不配合,还被恶警揪头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1/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2372.html

2017-08-05: 丈夫被迫害离世 山东潍坊市张萍又一次遭非法抓捕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张萍女士,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庄东波为首的高新区公安国保及东明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非法抓捕,三套住宅均被非法查抄,八名警察抄走若干私人物品。张萍女士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

张萍的丈夫张道忠,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十四次被关押迫害,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在经历了多次残酷的打压和酷刑折磨后,身体发生严重病变,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张萍女士本人也十六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张萍女士今年五十二岁,潍坊市高新开发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村民。她和丈夫张道忠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了身心健康:曾经患有的大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肩周炎,以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在修炼后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善、忍化解了她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她从此象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婆婆。丈夫张道忠学大法后改掉了发脾气、吵架、摔东西的坏习惯,原来经常打架怄气的夫妻二人变得恩爱和谐,三世同堂的大家庭从此和睦了,婆婆见人就说儿子和媳妇炼法轮功变好了。

这样的好功法,利国利民,却遭中共江泽民集团滥用国家机器迫害,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血腥迫害,制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人权灾难。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遭受迫害,甚至被酷刑折磨,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只是为了做好人,说真话,从九九年至今,十八年来,张萍女士十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三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两次被潍坊洗脑班非法关押,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六次被村委街办非法关押。丈夫张道忠十四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二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七次被村委和街办非法关押。

张萍的婆婆得知儿子和媳妇同时被非法劳教后,当时七十六岁的老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临终也没有和唯一的儿子见面。

十八年来,张萍一家几乎没完整的团聚过。一次次的非法劳教,一次次的非法洗脑、关押,一次次的生离死别!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萍曾被打的头破血流,张道忠曾被打的膝盖粉碎性骨折,张道忠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曾遭受过被多名警察每人一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全身的残酷迫害多次,两人在不同关押地点都经历了连续十几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以及各式各样的残酷折磨。

丈夫和婆婆含冤离世后,九十二岁的公公靠着张萍的照顾生活。儿子儿媳和一岁的孙女四代五口生活在一起,儿子和儿媳白天要工作,照看小孙女成了张萍的全职工作,还要照看九十二岁的老公公。张萍每天都忙的团团转。如今张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家中真的是孩子叫、老人哭啊!老人整日以泪洗面!

张萍女士和丈夫张道忠多次的被非法抓捕和关押,高新区公安国保的庄东波、李世忠、张海礼等人及东明派出所恶警张宪府等人也是参与作恶,参与此次绑架和非法抄家的还是这些人。这些公安警察执法犯法,触犯了以下法律条款:

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五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八条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违反《宪法》第三十九条,公民住宅不受侵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虐待被监管人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报复陷害罪
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

张萍女士的绑架抄家和关押是非法的。请参与迫害她的警察等人员找回自己的良知和善念,立即无条件释放张萍女士回家,归还抢去的私人物品!从自己做起,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纵观人类历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在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悲剧中,一些公检法人员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5/丈夫被迫害离世-山东潍坊市张萍又一次遭非法抓捕-352081.html

2017-07-28: 山东省潍坊东金马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平被绑架
家住潍坊东金马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平于7月26日在家里被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原因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8/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51788.html

2012-06-28:◇山东潍坊市奎文区法轮功学员张萍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回到家中。张萍于二零一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遭延期迫害十八天,家人并被敲诈2100元现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8/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59423.html

2011-07-11: 潍坊市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张平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张平,女,四十多岁,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在路上讲真相被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十几天后被强行绑架到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家人只收到了一个电话说张平被劳教一年二个月。

十余年来,为坚持个人信仰自由,张平与丈夫张道中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夫妻俩在恶党“手铐奥运”前都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迫害二年。全家人团聚短短几个月就遭受又一轮迫害,张平的丈夫从此流离失所,过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

现在家中只有张道中九十多岁的老父亲和他们俩的儿子艰难度日,祖孙二人没有经济来源,也不会理家做饭,常常以泪洗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1/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3682.html#11710231458-12

2011-03-06: 潍坊市张萍被中共警察绑架 丈夫被迫流亡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潍坊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萍,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中共警察野蛮绑架。目前,张萍被关在当地看守所,丈夫张道忠被迫流离失所。张萍八十五岁的公公整日以泪洗面,张萍的儿子非常担心父母安危。

法轮功学员张道忠、张萍夫妇,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后,多次遭邪党人员绑架、抄家、非法劳教、暴力折磨。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张萍夫妇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潍坊市开发区派出所伙同新城街道办劫持回当地,被非法拘禁在新城街道办迫害一天,后又把张萍夫妇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半个月,在此期间张萍因呼吁停止对同修进行灌食迫害,而被拘留所恶警孙奎珍(音)拽着头发拖出去暴打,张萍的脚被跺得青紫肿胀,行走困难。张萍夫妇回家后开发区派出所、新城街道办又不断上门骚扰、蹲坑、监视,严重干扰了他们正常生活。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道忠、张萍夫妇再一次进京上访,开发区派出所伙同新城街道办劫持把张萍夫妇绑架到了于家涝洼。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蔡景杉唆使派出所小贾强行给张萍夫妇戴上手铐,为逼迫张萍夫妇放弃修炼,新城街道办的代学军、王军、辛恒红等人七八天不让张萍夫妇睡觉、罚站,还动不动拳打脚踢,上厕所也不给解手铐。把张道忠挂铐在了两米高的暖气片管道上三个多小时,手腕被手铐勒的青紫肿胀,双腿浮肿。蔡景杉来后用乒乓球拍猛扇张道忠面部,打得张道忠鼻青脸肿。张萍夫妇被非法拘禁长达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开发区派出所又伙同新城街道办企图绑架张道忠、张萍夫妇,张道忠在抵制迫害、跑走时摔伤了腿,蔡景杉不但不救治,还对张道忠拳打脚踢,然后将他绑架到了于家涝洼继续迫害,直到张道忠腿部肿胀、不能行走才把他送到开发区医院。之后蔡景衫以及潍坊“六一零”又多次上门骚扰,逼得张道忠、张萍夫妇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一个十二岁未成年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几天,东明派出所恶警又将张道忠绑架到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后在未通知家人情况下把他劫持到寒亭看守所继续迫害,看守所恶警将张道忠扒光了衣服铐在死人床上用电棍满处乱电,还无耻的电他的下身。开发区公安分局恶警多次对他刑讯逼供,把他铐在铁椅子上打骂恐吓。一个月后张道忠被绑架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刑具“铁椅子”:由铁管焊制,靠背为铁板。受刑者身体被完全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动

在劳教所,恶警韩会月、刘安兴等经常对张道忠施行拳打脚踢、长时间手铐、不让睡觉达十一天等酷刑折磨,六七个人用三根电棍长时间同时对他进行电击,过后张道忠脸面及前胸、后背被灼烧的起满了水疱。

而在张道忠被非法拘禁在昌乐劳教所期间,张萍被绑架到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迫害达一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潍坊六一零、东明派出所再一次窜到张萍家中进行抢劫,抢走电视机两台,音响一组,影碟机两台,两个MP3、手机一部、卫星电视接收器一套,现金二千六百元左右。恶警将张道忠、张萍夫妇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将两人非法劳教。

闻听儿子、儿媳被绑架到劳教所的消息,张萍七十六岁的老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在好媳妇张萍从劳教所回家一个星期后含恨离世,离世前都没能见上自己的儿子一面。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张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再一次被一伙中共警察野蛮绑架,非法扣留了她所骑的电动车及手机一部, 恶警从张萍身上抢走家中的钥匙,然后到张萍家(高新区金马一号小区)暴力抢劫,抢走家中电脑一台、新手机两部、法轮功书籍、MP3、MP4各一部,现金二千六百多元、还有其它真相资料,张萍的家人也遭到这群匪警的恐吓和威胁。

张萍的老公公已经八十六岁,被这群歹徒们呵骂,吓得老人整日以泪洗面。目前,张萍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恶警不让探视;张道忠被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东明派出所恶警张宪府企图绑架张道忠,近日还恐吓张萍家人;张萍的儿子非常担心父母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6/潍坊市张萍被中共警察绑架-丈夫被迫流亡-237254.html

2011-02-26: 山东潍坊市高新区张萍再遭恶警绑架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家住潍坊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伙中共警察野蛮绑架。
恶警从张萍身上抢走家中的钥匙,然后到张萍家(高新区金马一号小区)暴力抢劫,抢走家中电脑一台、DVD一台、法轮功书籍、MP3、MP4各一部,还有其它真相资料,张萍的家人也遭到这群匪警的恐吓和威胁。张萍的老公公已经八十五岁,也被这群毫无教养的歹徒们呵骂。如今老人整日以泪洗面,时刻牵挂孝顺的儿媳和儿子,儿子张道忠现在流离失所,下落不明。张萍的儿子在家里非常担心爸爸妈妈。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张萍夫妇被高新区中共警察迫害,分别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女二劳教所和章丘劳教所迫害,长达一年九个月之久,其间张萍的婆婆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在好媳妇张萍从劳教所回家一个星期后含恨离世。张萍侍奉八十多岁的公公艰难度日,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丈夫张道忠回家。

张道忠回家后张萍一家才算过上正常的生活,张萍的儿子也非常高兴,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人刚安顿下来,谁知高新区恶警和东明路派出所恶警又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恶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6/山东潍坊市高新区张萍再遭恶警绑架-236801.html

2011-02-24: 潍坊开发区金马村张萍被绑架
2月22日下午,潍坊开发区形成街办金马村法轮功学员张萍被绑架,被非法抄走大法书、九评光盘、电脑等物品。与她有联系的请注意安全。

张萍被关押地不详,知道详情者请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4/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6693.html

2008-08-12: 大法弟子张道中、张平夫妇被送昌乐劳教所
被潍坊市610及开发区公安分局合伙绑架的大法弟子张道中、张平夫妇2008年7月9日被强行绑架到潍坊看守所。8月6日张道中被判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送往昌乐劳教所。

张平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8-07-26: 山东潍坊大法学员张道忠、张萍被绑架
山东潍坊开发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大法学员张道忠、张萍7月9日先后遭绑架。俩人曾多次遭到绑架迫害。迫害单位主要是东明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6/182746.html

2008-06-24: 山东潍坊国安特务蹲坑欲抓人
六月二十一日星期六,山东潍坊国安特务在金马庄南胡同里蹲坑,妄图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平。在好心邻居的提醒下,张平一家平安无事,去她家的同修也平安无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4/180854.html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章丘女子监狱,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11-24: 山东省女子监狱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世纪大道3777号 邮编:250104,822信箱111分箱
电话:0531-85838066
监狱长:李厥瑞,来茜。
监狱政委:陈惕路,韩春茜
十一监区:监区长:李慧菊
副区长:徐玉美
教导员:褚国华

2019-07-20: 山东章丘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是不以劳动生产为目的,主要以洗脑迫害为目的的监区。
监区长:1.李姓,女;2.徐玉美,从事迫害法轮功十五、六年,2013年,从旧监狱迁到新监狱,是主管迫害的头目,现年42岁,具有非常邪恶的手段和经验,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现在主要迫害方式:伪善和军事化强制手段,冷冻,熬夜以致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她住济南市,有一个儿子,2018年,保送济南大学;
十一监区教导员:楚姓,女;
主管教育:赵姓,女(主管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和陈姓,女(其它方面教育和娱乐),赵姓有一儿一女,陈姓有一子。

2018-07-05: 十一监区参与迫害的人员及电话:
电话:0531-88928103、0531-85838310、0531-88928103、0531-88928203
队长13869187810
区长:李慧菊
副区长:徐玉美、孙萍(已调离)
教导员:褚国华、邓济霞(已调离其它监区)
民警:
尹力、于建华、陈楠、穆琼博、孙丽、刘瑞雪、苏越、姜美燕、栢璐、赵丽云、张楠、杨扬、杨苏、王一桐等

参与迫害的犯人:

纪律组长李颖(菏泽某县一副县长,贪污犯)
转化小组长:付桂英(背离大法的犹大,临沂市人)
学习组长:王波娜
恶人:张凤乔、强冰(莱阳市人)、汤伟伟、马洪云、廖显慧、逢春梅、刘阳、李侠、楚雪(青岛市人)、肖四娟(临沂市人、回民)、胡昌红、聂锦青、肖冬梅等人
监狱长赵来春0531-88928001
政委隗建华0531-88928006
副监狱长赵鸿燕0531-88928004(管迫害)
副监狱长徐华0531-88928005
副监狱长谢文广0531-8892800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