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 张道忠(张道中),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开发区东金马庄
个人近况: 2014年7月29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2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道忠(张道中) 张平(张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9-17: 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一家18年苦难经历

一次次的被非法劳教,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八年间,张萍失去了两位至亲——丈夫和婆婆。十八年,一次次的生离死别,是他们家苦难的十八年。

家住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的张萍和丈夫张道忠,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至今的十八年,这个家就没有完整过。

张萍生于一九六五年二月九日,潍坊高新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人。她和丈夫张道忠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曾经患有的大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肩周炎,以及三十多年的胃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善、忍化解了她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张道忠学大法后改掉了发脾气、摔东西的坏习惯。原来经常打架怄气的夫妻二人变得恩爱和睦,三世同堂的大家庭从此和睦了,婆婆见人就说儿子和媳妇炼法轮功变好了。

只是为了做好人,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张萍十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三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二次被潍坊洗脑班非法关押,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六次被村委街办非法关押。张道忠十四次被关押迫害,其中二次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二次被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次被潍坊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七次被村委和街办非法关押。在经历了多次残酷的打压和酷刑折磨后,身体发生严重病变,张道忠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萍曾被打的头破血流,她丈夫张道忠曾被打的膝盖粉碎性骨折,张道忠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曾遭受过被多名警察每人一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全身的残酷迫害多次,她夫妻二人在不同关押地点都经历了连续十几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以及各式各样的残酷折磨。

她婆婆得知儿子和媳妇同时被非法劳教后,当时七十六岁的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临终也没有和唯一的儿子见上一面。

一、因上访 夫妻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晚上,张萍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跟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上学法,村委的某人等七、八个人受电视、广播宣传,不明真相,侮辱和嘲笑法轮功学员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看了诽谤大法的电视、报纸,由于害怕,气急败坏的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他们的家人却是真正的拳脚相加,疯狂的打,一把茶壶甩在张萍的头上,顿时她头破血流,血水和头发粘在了一起。又把她劫持到村委,村委书记、街办主任蔡某、街办人员张张某、杨某等人,把张萍家当成一个临时性的黑监狱,轮流值班逼迫她写不炼法轮功的决裂书,逼迫家人给她施压力。公公、大姑姐、儿子又哭又闹非叫她写,这伙人吓唬儿子,过了十二点就把张萍弄走,儿子哭了了两个多小时,说:“妈妈快写了吧,他们把你弄走,我就见不到你了。”

街办人员张明星和其他人到她家非法抄家,张萍不让他们进门,告诉他们,“这是我私家的财产你们没有资格。”他们不听劝告,强行进屋,抢走了她家的所有大法书。

过了几天张萍去接丈夫张道忠(丈夫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后被关到新城街办),见他胡子很长,一脸的憔悴,她知道丈夫受了多少煎熬。北京的警察不把老百姓当人,对学员又拖又拉拳打脚踢,回家路上不给饭吃,嘲笑辱骂不断。在街办强逼丈夫他们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报纸,强制洗脑。

做好人竟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在村、区、市都不管的情况下,九九年十一月底,张萍到信访局上访,警察把她们绑架到潍坊驻京办,全身搜遍,把多人铐在一起,不给饭吃,大小便被要求必须打报告,她们完全失去了自由,三岁的孩子吓得一动不敢动。几天后,她们被当地蔡景山等人拉回潍坊非法关押在东明派出所。几天后,她丈夫和其他男同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而张萍被非法关押在新城街办。

之后张萍、丈夫、本村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关在村委,村干部给家人施压,大姑姐承受不了,拿笤帚毒打她丈夫,在不公的对待下,她们再次上访,重复着劫持、搜身,辱骂,拉回潍坊本地,非法关押于家涝洼村委。街办610的蔡某,村委的某人,轮流值班。某人每次值班对他们拳打脚踢,某人把她丈夫和男同修铐在暖气管子上、窗户上,铐在凳子上罚站。带着凳子上厕所一个多月。某人辱骂师父和大法,逼着他们写与大法和师父的决裂书。

二零零零年七月听说火车站汽车站堵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张萍她们几个只好步行上北京。在天安门几个警察抓着她的头发,架着胳膊,把她拖上了警车,另一个女学员也被打的头发乱七八糟。由于张萍不说姓名和籍贯(为了不连累家人、村委、区委),警察把她从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到了海淀看守所。晚上警察就非法审讯她们,辱骂、烟头烫、蹲马步、开飞机,反被扭胳膊等刑罚,逼她们报名说地址。被逼无奈,她绝食抗议。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张萍、孩子、丈夫刚到天安门广场,看到广场上在抓人,丈夫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丈夫,孩子喊爸爸,他们把张萍的孩子也抓到警车上。在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拿棍子打人,在驻京办事处潍坊的警察也拿棍子打法轮功学员,把孩子吓得大哭。她丈夫双手反铐背后。回潍坊的第二天街办和东明路派出所把她们送到潍坊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了七天。所长孙奎珍气急败坏,脱下鞋子猛打张萍的脸,踩她的脚,把她的脚踩破皮,把她吊铐起来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一个晚上七八点钟,村委书记某人到张萍家找丈夫到街办谈话,丈夫不去,街办的车已在她家门口,她丈夫见到有诈,爬墙从西邻门口走了,刚走到村头就被街办610的蔡某等人追上,将他抓住,打倒在地,关进于家涝洼村委。第二天张萍带孩子去学校上学,蔡某一伙到学校找到孩子,恐吓孩子不让他跟妈妈学法,再学法就开除学籍。得知她丈夫被蔡某一伙打得腿粉碎性骨折,住在肿瘤医院,当晚张萍去看他,丈夫说:“我被他们追到南坡上,他们几个人把我打倒在地,强行把我拖上车,带到于家涝洼,那里关着十几个大法弟子。几个小时后我的腿疼痛难忍。”蔡某一伙,怕担责任,硬是劝她丈夫到肿瘤医院拍片,结果是膝盖粉碎性骨折,必须做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这种情况下,村委的一某人去街办叫人。张萍有家不能回,深夜天下着雨不好打扰人家,师父教大法弟子做事先考虑别人,张萍只好在柴禾垛里呆了一夜。

过了几天,张萍去找蔡某一伙,质问他们为什么把她丈夫打得腿粉碎性骨折,他们翻脸不认账说是跳墙摔的。张萍说:“我家的墙1米8高,丈夫1米75的个子,怎么能摔断腿,谁断了腿还能跑300多米?”他们哑口无言无礼的把张萍也关起来。拿铁棍子吓唬她们,拿开水要烫死她们,把她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七天,又把她非法押到计生委洗脑班,男女同一室,没有生活用品,地上只有一块破草席,辱骂恐吓,大小便打报告,逼家人施压,面对无理的迫害,为了唤醒他们的良知,张萍绝食抗议八天后才放她回家。她丈夫在医院里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没接受任何治疗,通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他的腿就完全好了,很快就上班去了。这一事实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晚上,张萍在朋友家帮朋友带孩子,蔡某一伙砸门,撬锁闯进家中,把孩子吓得直哭。他们不顾孩子的安危,十几个人强行将张萍抬上车,鞋都没让穿,光着脚强行把她拉到计生委非法关押一天一夜。蔡某一伙轮流值班,还不给她饭吃。之后,每逢敏感日他们都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张萍丈夫在公路上看玉米。早上回家时,看见有人在家附近盯梢,就嘱咐张萍几句马上走了。张萍便到村头看看到底是谁,一看是东明路派出所的葛某,就问他:“你在这干什么?”他说是在看一个打架不赔偿别人的人。吃饭后,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到地里干活,看到有辆工程车往村里开,里面坐在十几个人。回来后,看见有人趴在墙头往里看,同伴喊了一声:“干什么的?”他们二话没说,从墙头跳到张萍家院子里往里闯,她制止他们,来人就把她们绑架到车上。车里的警察摁着张萍的脖子,逼她们蹲在座位边上,一直到东明路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叫她蹲下,她不蹲,警察就把她一边摁倒一边打脸,打得她嘴出血。另一法轮功学员被寒亭区警察带走,张萍被送到城南武家潍坊拘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张萍在家做家务,突然闯进几个人,说张道忠在外面炼功,被我们抓走,现在要抄你们的家,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张萍严厉制止他们,他们不听,到处乱翻,抢走法轮大法书籍数本。在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张萍每次见到警车就害怕。

二零零三年六月在麦收期间,江氏流氓集团依然对张萍盯梢蹲坑。因在路上晒麦子,很多人都在,不方便绑架张萍。就在几天后,她刚把晒干的麦子运回家,还没来得及洗刷,就听见屋后有汽车声,到她家门口停下。大约四、五个人闯进来,她吓得躲在衣橱里,被他们发现。接着把她强行拖出来,那天下着雨,她光着脚被拖到车上。孩子在后面追着车子哭喊:妈,给你鞋!给你鞋!

那次将她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头子付进宾十分好色,乱摸女大法弟子的身体。她坚决抵制。洗脑班的打手,逼着她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片、书籍、报纸,逼着骂师父和大法。还用纸筒当喇叭,两边一边一个人对着耳朵喊,诽谤师父和大法。逼她写不炼功的决裂书,说句不炼了就放人,炼就劳教判刑,真是邪恶至极。同时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打电话让他们给施加压力。一个多月后,在她的坚持下,村委的人把她接回家。

二、妻子张萍被劳教 婆婆离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张萍快下班时,好心的邻居给她打电话,说她家门口有盯梢的,不要她回家。她无奈之下只好住在亲朋好友的工作单位,不敢回家。七月九日,张萍刚进学校大门,包片警察张宪福在院里张望着找她,一起工作的同事打手势示意张萍快走,被张宪福发现。高新开发区国保大队长庄东波架着张萍的胳膊,旁边围了七、八个人,强行将张萍推上车。中午后把她送往城南武家潍坊看守所。并于当天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MP3、两台电视、卫星接收器、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在看守所里他们逼着她背监规,遭到犯人的嘲笑辱骂,并戴着手铐强行提审。

二十八天后说是要放人,早上没吃饭,就把张萍、张道忠、陈炳囡三个法轮功学员叫出来,说:放人。那时她才知道她和丈夫是同一天被抓,他头发很长,胡子也很长了,憔悴了许多。她想到家里年幼的孩子,摔了腿躺在床上十二年的婆婆和八十三岁的老公公,心都碎了。他们祖孙三人怎么活啊!

高新开发区国保人员,找了个不知名的医院给她们抽血验身体,又找了关系把他们三个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这一天是二零零八年的八月六日。在劳教所医务室查体后,把张萍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大队长张艳,教导员李某某迫害她,犯人曹泽娥强迫她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片。同时,他们还让她每晚只睡一小时,其余时间被强迫罚站,站的腿从下到大腿全部浮肿。不准买生活用品和食品,每天超长时间干活,达十九天。

过后,因北京开奥运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太多,有把张萍转到济南第一劳教所,继续迫害。大队长孙娟,犯人陈慧月、刘光存逼着她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书籍,逼迫她写悔过书。一个月后到车间干活进一步迫害,代班长孙某某找包夹每时每刻监视她,借物品洗衣房洗澡都不让和其他人说话。白天工作一天,晚上还要继续加班到半夜,劳动量大时间长,还不给减刑。

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村委人员辛连国,司机张道和,家人辛善福把张萍接回家,到婆婆家已经是腊月二十六日晚上六点了。吃完饭,她和孩子一起回自己家。一进家门,觉得无处下手,好好的房子一片孤寂,毕竟两年没有人住了。晚上下大雪,她和儿子打扫雪,发现孩子冻得直打哆嗦。她掀开他的衣服一看,只有一件别人穿过的破毛衣。张萍心痛的哭了,和孩子说你怎么就穿这点衣服……腊月二十九上午她去集市买过年用品,下午包了两家的水饺。每逢佳节倍思亲,孩子的爸爸还被非法关押着,一家人的心情十分沉重。而她婆婆由于思念独子,病情加重,与大年初一上午住进了潍坊附属医院。后因抢救无效,婆婆带着对儿子的牵挂,于大年初二离开人世。像张萍这样的家庭,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成的人伦悲剧,在中华大地上还不知有多少!

在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张萍被警察绑架到东明派出所,当晚高新区国保中队长李仕忠等人非法抄她家,抢走了三千多元钱,所有的大法书、mp3播放器,儿子的电脑一台,家人不让拿,李仕忠欺骗家人说看看没问题就送回来,至今未还。张萍到了派出所后,庄东波、李仕忠、张宪福等,翻包劫走一千多元,劫走手机一部。又把她带到高新区公安局审问,摁五指山手印,查体、验血,把她送到武家潍坊看守所非法拘留,她绝食抗议,灌食后,鼻子上昼夜插管子,双手被铐,几天后,胳膊手不会动了。

一月后李仕忠等人把她非法送到王村劳教所三大队。队长王会英,教导员王某用熬夜、隔离等逼迫她写背叛师父的三书。她绝食抗议,又把她铐到床上,脚用绳子绑着,王会英、丁海英等人摁着她不动,给她灌食,因她坚持修炼,不让她买食品,不让给家人打电话,因不配合劳动,她们怕其他学员跟着学,就给张萍延期十八天。

张萍在这次劳教期间,丈夫被逼的流离失所,儿子和八十多的公公相依为命,儿子痛苦无奈,只好每天抱着狗过日子,晚上和狗睡在一起。房间里的狗屎到处都是。

二零一二年年底,李仕忠等人到张萍家骚扰,她没在家,李仕忠用张萍的电话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不告诉他,他们和她丈夫张道中谈话,丈夫给他们讲真相并要回他家的电脑,他们不给。

二零一五年六月中旬,东明派出所张宪福和一个青年又骚扰他们,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在家偷着炼,不要出去讲真相。她说:“大法弟子做的这些事,都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救度众生”。

三、丈夫张道中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一年皇历腊月二十七日,张道忠被潍坊国保抓走,关押在寒亭看守所一个月,六个警察每人一根电棍子同时电击全身,有的电击太阳穴,有的电击腋窝,有的电击阴茎,后直接转到潍坊劳教所(昌乐),非法劳教三年。

一进潍坊劳教所就被警察指定的数名犯人一顿拳打脚踢。从一月到三月,劳教所多次对他实施熬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连续许多天)迫害,有时连续五、六天,有时连续十二天不让他睡觉,由几个犯人三班倒,每班至少两人,张道忠打盹的时候就用冷水冲他的脸,或者是逼他罚蹲(让他二十四小时一个姿势蹲在一块地面砖上,而肩膀上还要坐上两个人加重他的痛苦),如果这样还打盹就用瓶子砸头,用钢笔刺眼,或者是抠两肋、拿大油、刮脚心等等,总之就是想尽办法不让他睡觉。就这样一直到某一天,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没有了自己的意识,让说什么就说什么、让写什么就写什么为止。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张道忠被二大队的大队长丁建光、副大队长宋忠海、中队长韩会月、教导员刘安兴四个警察,用四根30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了全身近半小时,几天后被电击的部位开始流脓淌脓水,一直延续了近一个月。

从二零零四年四月至十一月,又从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零四年七月,张道忠一直在被强迫劳动(做奴工),每天从早晨六点左右一直干到晚上九点,有时会干到凌晨两点,完不成规定的任务还要再单独的加班加点,在这种超负荷的强制劳动而又睡眠很少的状况下,如果有哪个警察或警察安排的犯人看不上眼,还会时不时的不让睡觉。二零零三年四五月份,张道忠被关在严管室罚蹲连续两晚上,白天照常做奴工。

潍坊劳教所非法剥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会见家人和给家人通信和打电话的权利,直到放弃法轮功(这又转化)为止,而且被强制转化后的学员给家人通信时,必须写辱骂法轮功的话和感谢共产党政府的话,才被允许发出去。打电话时有警察在旁守着,必须先和家人说一些辱骂法轮功的话和感谢共产党政府的话,才能继续说家常话,否则不能通话。并且家里给送来的零花钱也受到限制,没有转化的就不让花或限量花或者干脆被没收。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张道忠被潍坊高新开发区国保非法关进潍坊看守所。八月六日被非法关进山东省章丘劳教所,这将被非法关押一年零九个月,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底才回家。这期间绝大多数时间张道忠一直被迫做奴工,有时加班到凌晨两点。二零零八年十一二月份,张道忠被警察关在厕所里,用铐子铐在铁管上铐了两天两夜,不让睡觉。

在张萍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的同时,潍坊国保也在抓她丈夫,他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两次的劳教迫害,十四次被非法关押失去自由,被江泽民集团长期的肉体上的酷刑折磨、精神与灵魂上的恐吓与洗脑,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不在其中的人们,又怎么能体会出其中的艰难与苦涩!作为妻子张萍,她深深的知道,如果没有法轮大法的支撑,没有好心人的帮助,说不定她丈夫早已客死他乡!十八年来,她丈夫张道忠被迫害的事实还有很多很多,他已含冤离世,不能在此亲口细说,但是天地神灵已将一切记载,毫厘不爽。

四、迫害仍在继续

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恶,令天地人神共愤,对其审判是历史的必然,这是人类能够走向未来所必须的。时至今天,江泽民的残余势力还在迫害好人。

今年七月二十六日,潍坊高新区公安国保警察庄东波,带着六个警察非法抓捕张萍踩她的头发,非法抄她的家,并抢了她的大法书和其它物品,这样的好人再次被她非法关在潍坊看守所,九十多岁的公公需要她侍奉,一岁多的小孙女等她照顾。庄东波等警察为什么非要再次拆散张萍的家庭?非要把这善良、厚道的好人塞到监狱里去?居心何在?给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卖命能有好下场吗?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

十八年来,张萍家就这样被邪党没完没了的迫害。以江泽民为首和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对法轮功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对张萍家的迫害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那些因为修炼真善忍,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甚至是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竟无法统计其数。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共邪灵在历次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人类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三个月来一次南京大屠杀。中共迫害民众,以谎言宣传与暴力受到对民众洗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7/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一家18年苦难经历-353827.html

2011-03-06: 潍坊市张萍被中共警察绑架 丈夫被迫流亡

山东潍坊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萍,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中共警察野蛮绑架。目前,张萍被关在当地看守所,丈夫张道忠被迫流离失所。张萍八十五岁的公公整日以泪洗面,张萍的儿子非常担心父母安危。

法轮功学员张道忠、张萍夫妇,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后,多次遭邪党人员绑架、抄家、非法劳教、暴力折磨。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张萍夫妇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潍坊市开发区派出所伙同新城街道办劫持回当地,被非法拘禁在新城街道办迫害一天,后又把张萍夫妇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半个月,在此期间张萍因呼吁停止对同修进行灌食迫害,而被拘留所恶警孙奎珍(音)拽着头发拖出去暴打,张萍的脚被跺得青紫肿胀,行走困难。张萍夫妇回家后开发区派出所、新城街道办又不断上门骚扰、蹲坑、监视,严重干扰了他们正常生活。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道忠、张萍夫妇再一次进京上访,开发区派出所伙同新城街道办劫持把张萍夫妇绑架到了于家涝洼。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蔡景杉唆使派出所小贾强行给张萍夫妇戴上手铐,为逼迫张萍夫妇放弃修炼,新城街道办的代学军、王军、辛恒红等人七八天不让张萍夫妇睡觉、罚站,还动不动拳打脚踢,上厕所也不给解手铐。把张道忠挂铐在了两米高的暖气片管道上三个多小时,手腕被手铐勒的青紫肿胀,双腿浮肿。蔡景杉来后用乒乓球拍猛扇张道忠面部,打得张道忠鼻青脸肿。张萍夫妇被非法拘禁长达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开发区派出所又伙同新城街道办企图绑架张道忠、张萍夫妇,张道忠在抵制迫害、跑走时摔伤了腿,蔡景杉不但不救治,还对张道忠拳打脚踢,然后将他绑架到了于家涝洼继续迫害,直到张道忠腿部肿胀、不能行走才把他送到开发区医院。之后蔡景衫以及潍坊“六一零”又多次上门骚扰,逼得张道忠、张萍夫妇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一个十二岁未成年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几天,东明派出所恶警又将张道忠绑架到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后在未通知家人情况下把他劫持到寒亭看守所继续迫害,看守所恶警将张道忠扒光了衣服铐在死人床上用电棍满处乱电,还无耻的电他的下身。开发区公安分局恶警多次对他刑讯逼供,把他铐在铁椅子上打骂恐吓。一个月后张道忠被绑架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恶警韩会月、刘安兴等经常对张道忠施行拳打脚踢、长时间手铐、不让睡觉达十一天等酷刑折磨,六七个人用三根电棍长时间同时对他进行电击,过后张道忠脸面及前胸、后背被灼烧的起满了水疱。

而在张道忠被非法拘禁在昌乐劳教所期间,张萍被绑架到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迫害达一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潍坊六一零、东明派出所再一次窜到张萍家中进行抢劫,抢走电视机两台,音响一组,影碟机两台,两个MP3、手机一部、卫星电视接收器一套,现金二千六百元左右。恶警将张道忠、张萍夫妇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将两人非法劳教。

闻听儿子、儿媳被绑架到劳教所的消息,张萍七十六岁的老婆婆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在好媳妇张萍从劳教所回家一个星期后含恨离世,离世前都没能见上自己的儿子一面。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张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再一次被一伙中共警察野蛮绑架,非法扣留了她所骑的电动车及手机一部, 恶警从张萍身上抢走家中的钥匙,然后到张萍家(高新区金马一号小区)暴力抢劫,抢走家中电脑一台、新手机两部、法轮功书籍、MP3、MP4各一部,现金二千六百多元、还有其它真相资料,张萍的家人也遭到这群匪警的恐吓和威胁。

张萍的老公公已经八十六岁,被这群歹徒们喝骂,吓得老人整日以泪洗面。目前,张萍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恶警不让探视;张道忠被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东明派出所恶警张宪府企图绑架张道忠,近日还恐吓张萍家人;张萍的儿子非常担心父母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6/潍坊市张萍被中共警察绑架-丈夫被迫流亡-237254.html

2009-01-17: 山东王村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山东王村劳教所(即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位于山东章丘)多年来一直劫持迫害大法弟子。经多方调查,我们得到以下近期迫害事例:
现在在严管班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李建,济南大法弟子
周雪宁,河南章丘大法弟子
翟谋臣,淄博张店大法弟子
阎文成,临沂沂水大法弟子
李建刚,李刚,于伟,张道中(潍坊大法弟子)
高洪,淄博大法弟子

他们均非常坚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193671.html

2008-08-12: 大法弟子张道中、张平夫妇被送昌乐劳教所
被潍坊市610及开发区公安分局合伙绑架的大法弟子张道中、张平夫妇2008年7月9日被强行绑架到潍坊看守所。8月6日张道中被判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送往昌乐劳教所。

张平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8-07-26: 山东潍坊大法学员张道忠、张萍被绑架
山东潍坊开发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大法学员张道忠、张萍7月9日先后遭绑架。俩人曾多次遭到绑架迫害。迫害单位主要是东明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6/182746.html

2008-06-29: 潍坊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张道忠家遭恶警野蛮抄家
2008 年6月21日上午,潍坊开发区东明派出所所长张延福带领几名恶警伙同新城街办东金马村村主任辛连国到张道忠家骚扰,因其未在家没得逞,恶警便继续在其家周围蹲守,在6月23日上午9点左右派出所恶警将工作刚回家的张道忠之子强行绑架到东明派出所,并实施了野蛮抄家,抢走其家私人物品:电视机二台,影碟机一台,电视接收器一套,及部份大法资料。张道忠之子已于23日下午被其姑领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14.html

2008-06-24: 潍坊开发区恶警骚扰公民正常生活
从6月21日至今,潍坊开发区公安分局、东明路派出所恶警由姓张的领着,身着便衣两辆面包车全天躲在潍坊开发区东金马庄法轮功学员张道中的家南面胡同中。致使老张全家不能回家流离在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4/180854.html

2004-10-07: 2002年10月26日,被关押在二中队的大法弟子肖静森(潍坊寒亭人)在食堂吃饭时,到台上对着满食堂的人宣布自己违心写过的东西作废,高呼“法轮大法好!”“严惩败类江泽民”等。 2002年11月初,被关押在二中队的大法弟子于伟、张道中、徐建华在邪恶的“报告会”上站住来制止犹大们的胡说八道,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大法弟子肖静森、于伟等人站出来证实大法,制止邪恶的伟大壮举极大震撼了邪恶,鼓舞了全所被关押的大法学员。邪恶之徒非常恐惧,决定换上他们最毒的工具──恶警刘兴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7/85995.html

李新建曾一次连续遭受一个月的熬夜,有的学员连续熬的夜累计已达两个月之久,张道忠一次遭受12天的熬夜,其它如此这般的数不胜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7/85811.html

2004-10-0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7/85811.html

2004-02-21: 山东省潍坊昌乐劳教所暴行
恶徒使用鞋底长时间打窦金宝的头顶,直到头顶大面积充血,裂开一支宽的长口子淌血,半年不能洗头,遭受这一酷刑的还有大法弟子:刘世民、站海港、李锦中。

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恶警韩会月、刘兴安:使用四根高伏电警棍轮流暴打大法弟子全身脸面,耳部被电起泡、甚至把电警棍捅進大法学员嘴里,遭受此刑的大法弟子:武学义、冷加治、胡金彦、吕范、张道忠、徐建华、于伟、李锦中、王金义、 张克明。

2002-03-20: 潍坊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北海路派出所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春节前后大肆抓捕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的张道忠和戴维松分别被判劳教三年和一年,并已被送到昌乐劳教所。

腊月27日晚上,北海路派出所所长董洪涛带领恶警小马等十几人闯入戴维松家中,当时戴维松正在家中与张道忠看李老师讲法录像。恶警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抓走了张道忠和戴维松,并于当天晚上两次返回,砸碎门玻璃非法抄家。在没抄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张道忠和戴维松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而且直到正月十五才通知家属。

2001-04-24: 山东潍坊市开发区新城街办蔡景杉、李永杰、王保学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2001年4月11日,潍坊开发区新城街办蔡景杉、李永杰、王保学等约20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爬墙闯入大法弟子代永学、张道中家中,企图强行非法拘捕他们。当时大法弟子据理力争,坏人没有得逞。

4月18日晚11:30─12:00点,这些不法之徒再次手持电棍等凶器,乘黑夜爬墙撬门砸锁而入,把代永学之妻王新君(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当时邻居从梦中惊醒,目睹并谴责了他们的强盗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4/10231.html

2000-11-04: 张道忠,男,潍坊市开发区东金马庄人,10月25日晚新城街办、东明路派出所多人闯入他家中,强行把人带走,该学员不从跳墙想走,被它们不管死活的拳打脚踢,致使他膝盖部位粉碎性骨折。以蔡金山为首带领多名打手凶残至极没有人性。开发区多名功友遭它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4/406.html

潍坊 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5-10-12: 梨园派出所所长郝某18866777160
2014-05-06:
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潍坊高新开发区国保警察:
李仕忠手机:18678079167
张海利手机:18678078997
潍坊高新开发区东明路派出所:
所长王荣军手机:18678078989
副所长石田臣手机:18678078973

2012-10-09:
参与迫害人员:
潍坊国安警察李士忠0536-8055678
济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0531-62339730

2007-05-02:
潍坊经济开发区北城街办
李云忠 大队片长,河崖头人 宅0536-8169860
谭春起 主要恶人,专管大法弟子,杨家庄人 宅0536-8169277
陈永华 主要恶人,专管大法弟子,挂角子人 宅0536-8169833

2006-07-15: 补充山东省潍坊市经济开发区北城街办恶人榜
杨震东 电话 2601288宅 座机
郑玉清 电话 8169226宅 座机

潍坊开发区公安分局迫害大法第子的主要责任人(区号0536)
局长明中良 手139063630798863079 8867988
副局长李华 手133063679958887569 8898168
开发区派出所所长蔡景杉 手1396365669988871388860086(or8880086)

开发区 招商0536-8786838

潍坊开发区新城街办 8880787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01: 山东潍坊大法弟子于伟七年来屡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4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