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市 >> 石胜英(石圣英), 女, 66

石胜英(石圣英)
石胜英(石圣英)
个人情况: 沈阳市温控开关厂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沈阳市铁西区
有关恶人: 黄海燕 王晓峰 薛凤
个人近况: 2005年8月25日 迫害致死 (2005-08-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638
家庭成员: 儿女: 吕嫦红 吕嫦靓
夫妻/父母: 石胜英(石圣英) 吕庆斋
孙子/孙女: 吕天娇

沈阳739医院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2-07: 目睹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法轮功学员李玲就是被该监狱的恶警指使放人活活打死的。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不止李玲一人,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史迎春、王淑霞、张桂芝、刘丽华、王秀霞、石胜英、房玉琴、孙玉华都是被该监狱迫害致死。

一位曾遭该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无法用语言形容辽宁省女子监狱有多么的邪恶。以下是该法轮功学员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事实。

我是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的。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逼我说报告词、认罪、转化。我不配合,果海燕、安蕊等恶警威胁、恐吓我,我就是不吱声,他们逼我在办公室站里很长时间,后来让小队长把我带到生产车间干活,找一个杀人犯和一个吸毒犯俩人二十四小时包夹我,不许我和任何人说话 ,连半夜去厕所都得两人同时跟着,因我不“转化”(放弃信仰)、不认罪,就不让我往家写信、不让我见家人,没有一分钱,没有被褥和生活用品。监狱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长时间的体力奴役,有时加班到半夜或一夜;伙食非常差,经常吃不饱;经常听到或看到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的事,在这邪恶的环境中,我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处于严重贫血状态。

每天生活在红色恐怖中,经常看到、听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事情,可以说无法用语言形容辽宁省女子监狱有多么的邪恶。

约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三监区的李玲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绝食,恶警指使犯人用被子捂上打,李玲被打死。大连法轮功学员赵爱丽被关在监控室和库房里,恶犯人时修丽、刘岩等人把她吊起来打,赵爱丽被打得昏死过去,牙被打掉四颗,胳膊失去知觉;胡艳波被迫害得精神一度失常。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在库房里强制转化,去厕所时碰到看见她们身上都是伤,折磨得不象样子。

那时,每天出工收工时 ,都能看到监区长徐中华指使犯人王茵等将一位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一小队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后该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是人间的地狱。我每天都耳闻目睹恶警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7日发表)-235896.html#1126205713-1
2007-01-13: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王晓峰(图)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审判,恶警心虚,怕坚定修炼的学员在场说真话,在一大队,恶警王晓峰和分队长薛凤的指使下,十多个恶人把谢秀兰和石胜英等几名学员的嘴用破抹布堵住,还缠上胶带,石胜英不配合,她们就揪着石胜英的头发大头朝下从二楼往楼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楼下又把石胜英的双手使劲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个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紧抵着后腰,站不直。当时手铐勒进肉里,两手腕痛得象断了一样,见一女警察过来,石胜英挣扎并喊出声来,要求她打开手铐,该女警察恶狠狠的扔出一句:“不管,活该!”恶人封住石胜英的嘴缠了好几道胶带,头部缠的象个大头人似的。然后十多个人狠命的将她往楼内拖,从院内到一楼有约三十米的距离,石胜英后腰拖着大椅子,在粗暴的拖拽下手臂和后腰痛得象折了一样,腰部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修炼法轮功前,石胜英是一位腰、背部位被撞伤的残疾人,修炼后康复)。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一日,因石胜英制止恶人念诬蔑大法的书籍,并要求炼功。大队长王晓峰把满身疥疮的石胜英关进小号,“定位”锁在铁椅子上,两小臂各一道固定的铁环锁在扶手上,腰部用与椅背连接的固定铁环锁一道,两脚分开,两小腿用与椅腿连接的固定铁环各锁一道,人便不能动了。屋内铁椅子的后上方有一扇常年开着的小窗户,夜间呼呼往里吹冷风。法轮功学员的头前方放一个“洗脑器”(小喇叭),定时、定次(每天四-五次)大音量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内容,震得人头脑嗡嗡的。二十四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否则就让学员尿在裤子里。石胜英已于二零零五年遇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46766.html

2006-01-23: 九死一生见证邪党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9241.html

2005-09-13: 石胜英尸骨未寒 儿女又遭恐吓
沈阳66岁大法弟子石胜英,于8月25日死于辽宁省女子监狱。因家属拒绝火化遗体的签字,石胜英的子女相继遭到恐吓威胁。老伴和其抚养的孤儿吕天娇至今未见着石胜英的遗容。

石胜英,曾多次被非法抓捕迫害,在遗体上留有致命的伤痕,至今狱方拒不解释伤痕的来历。石胜英二女儿8月25日见过遗体后,又经狱警的撕扯和恐吓,已当场吐血。

石胜英的遗体现停放在沈阳市铁西区德胜营火化场,由20多铁西分局的警察日夜看守,看守的警察大多不知真象,对要求见石胜英遗体的人都给录像。狱方为达到销毁罪证的目地,急于火化石胜英的遗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3/110337.html

2005-09-06: 沈阳大法弟子石胜英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情况
2005年8月25日晚7点,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电话通知沈阳大法弟子石胜英的家属:石胜英已死亡,现人在沈阳739医院。家属赶到739医院,以姓徐的警察(人称“徐处”,女,三十多岁)为首的4名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负责接待,他们声称:石胜英死于心梗,8月23日发的病,当时送到省女子监狱医院“治疗”。家属要求出示在省女子监狱医院“治疗”时的病历,遭拒绝,狱警只拿出了739医院的病历本给家属看,上面写着:石胜英8月25日3点到达739医院时已死亡。

石胜英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从未患过心梗。石胜英生前的2005年8月18日(接见日),家属曾到省女子监狱接见石胜英,三监区狱警说:“她不穿号服,不让见。”8月25日晚,家属看到去世的石胜英身上穿着囚衣(号服),遗体上有很多新旧伤痕。左肋一片陈旧伤,喉部有一块半圆形紫色淤血印痕,喉部下方有一片方形带血印的新伤痕,前胸口部位有结痂脱落后的点状印痕,死时双眼半睁,眼角有泪痕,疑被打时窒息所致。家属当时询问739医院负责此事的神经内科医生胡艳有关情况,胡艳表示:身上的伤不是我们弄的,当时张院长在场,去问院长吧。事后,城郊检察院驻监检察室检察官验尸后,表示:身上确实有伤。

8月25日晚,家属要求拍遗照,结果省女子监狱调来一车警察(约有30多名)進行阻挠,家属拍照时,这些警察中的一部份狠命的抢相机,并卸下相机电池,一部份警察强行往车上抬遗体。撕扯中造成石胜英的女儿当场咯血。一名中年李姓女警队长(手机:13889825941)说:不能让他们照,上了网,就得扒警服!还威胁家属说:“你们要上告的话,别因为这事儿再進去几个!”

在场的群众看到警察如此野蛮粗暴,气愤的给某报记者打了电话,某报记者来到现场,见证了这一幕。最后石胜英的遗体被省女子监狱狱警们劫持到沈阳市于洪区殡仪馆(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得胜村)。

8月26日早9点,家属去于洪区殡仪馆瞻仰遗容,省女子监狱表面上说:允许石胜英的老伴和两个直系亲属進入殡仪馆,但须由省女子监狱狱警带领方可瞻仰遗容。在暗中,省女子监狱却百般阻挠,并对当地公安谎称“有人闹事”,调来5台面包车当地公安人员,加上在场的省女子监狱狱警(全部穿便装)共60余人到现场干扰、阻挠,结果家属从上午等到下午也未让见。

8月27日,石胜英的三个女儿又来到于洪区殡仪馆,把守在此的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的警察态度蛮横的问“你们都是什么人”,并强行给石胜英的三个女儿录像,仍然不让见面。辽宁省女子监狱还委派当地社区工作人员,要挟家属不要上告,并对家属行踪進行监控。

石胜英被迫害致死一事,再次暴露了中共恶党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和残暴。当初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制造假材料,在一审非法判刑时,将石胜英的真实年龄66岁改为59岁,文化程度由小学改为中专。既然省女子监狱说石胜英下午3点死亡,为何狱方在晚上7点才通知家属?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距离省女子监狱不足 300米,如果真如狱警所说石胜英死于心梗,为何不将人送到管理局总医院,而是送到10多公里之外的739医院?如果不是作恶心虚,为何不许家属看遗容、阻挠拍遗照?

石胜英并不是第一例在沈阳监狱城被恶党执法人员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原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李凌、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吴元、鞍山市大法弟子娄艳、新民市大民屯镇佟家房村年仅33岁的关文江、本钢计控厂工程师周智、沈阳市铁西区出租车司机高连义(被迫害致死于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辽宁省凌源市某钢厂工人韩立果等都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致死。

其中韩立果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2004年8月,韩立果在监舍里躺了一天,后被送到监狱医院,第二天突然死亡。医院对外宣称其死于心梗,然而韩立果从没有过心脏病史,死得非常蹊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6/109881.html

2005-08-29: 奶奶不会再回来了——石胜英在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
2005年8月25日晚7时,位于沈阳监狱城电话通知石胜英的家人:石胜英已死亡,现在739医院。据医院大夫说:送到时人就早已死亡。家属在得胜营火化场见到遗体时,发现石胜英的颈、胸、肋等处有伤痕。家属拍照,在场的警察象疯了似的扑上去抢相机,撕打在一起,急喊着:“不能让他们照,上明慧网,我们就扒警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9/109377.html

2005-07-19: 小天娇的悲惨遭遇
1996年春天的一场车祸,使奶奶石胜英脊椎骨第七、八节粉碎性骨折、瘫痪在床,,国家鉴定为“二级残疾”。卧床不起几个月后,来家探病的好心人看到石胜英被病痛折磨的惨状,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并送她一本《转法轮》。三年小学文化的石胜英看此书几天后,奇迹般坐了起来,看书两个多月的时候,她正常行走了。熟悉石胜英经历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

石胜英有幸得法,1997年一天,将请来的师尊法像挂在墙上后,坐在沙发上休息,六岁的吕天娇从外面進来,当时她还没有上学,也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法轮功的事,只见她抬头看了看师尊的法像,就扑通跪下,认真的给师父叩头,而在此之前,这个孩子从不给任何人叩头,即使是百般呵护她的爷爷奶奶也不行,而这一次主动叩头,着实让老俩口震惊,忙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你们可真是,那不是师父吗?哪有不给师父叩头的。”不久一天,吕天娇说:“奶奶,我梦见师父了,蓝色的卷发,身穿与画像上一样的衣服,还给我念《论语》和 《精進要旨》。”

1999年7.20以后,吕天娇连续高烧不退,被送入医院,医生诊断为右肺叶下部先天性肺不张,等到去北京的石胜英赶到医院后,医生通知,只能秋后手术,割去不张的肺叶,从此这个孩子一辈子将体弱多病。石胜英将孩子领了回来,继续领着小天娇学法炼功,这时每次炼功天娇都会大口吐痰,天娇对奶奶说“有个声音告诉她,别害怕,一定会把你的肺拽开”。就这样一个月后,吕天娇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

1999年10月15日,石胜英因去北京上方被抓,同年10月17日石胜英的二女儿大法弟子吕嫦靓也因進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送進了北京西城看守所,一时间,这个家庭被痛苦和不知所措笼罩着,8岁的天娇望着爷爷因着急上火肿胀了半边的脸,流着泪怯怯的问:“爷爷,奶奶和二姑还能回来吗?”半年以后,石胜英在经历了罚蹲、电击、苦役和关精神病院洗脑等一轮折磨后,政法委强迫家属交了二千元钱,保了出来,而女儿吕嫦靓却因写了上访被抓的经历,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送進了邪恶的马三家劳教院。

2000年才被放出半年的石胜英只因想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这一次被判劳动教养二年,也被送進了女儿被关的地方--马三家劳教院。当石胜英见到女儿时,女儿已被迫害的被人架着走路,可怜这六十多岁的老人牵挂那无父无母的孤儿,每日泪往心里流。

可怜那一生下来就没了父母的小女孩,日夜呼唤着成了她生命中至亲的奶奶,在与爷爷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天娇非常懂事,无论在外受了什么委屈,从不跟爷爷诉苦,极少惹爷爷生气,只是有时太想奶奶了,就小声的问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2002年马三家教养院把折磨的仅剩一口气的石胜英放了回来,天娇寸步不离的跟着奶奶,那份难割舍的眷恋和无以言表的怕再一次失去的惶恐神态,让所有看见的人心碎。一天,石胜英正在为午间回家的天娇做饭,忽然冲進来几个自称是610的人,不由分说,几个人抬起石胜英就走,灶上的火都未关闭,就这样保外就医后病还没好的石胜英又一次被绑架至张士洗脑班。几天之后,老伴吕庆斋也被绑架至此,天娇这个苦命的孩子一下子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天娇在流泪。是谁这样残忍的摧残着这个弱小的生命?是谁令这个本就是孤儿的孩子几度又成为孤儿?警察们:当你们将石胜英、吕庆斋绑走时,你们看没看一眼墙角中流着惊恐泪水的十岁孩子眼中那令人揪心的目光?你们是为人之父吗?你们怎么忍心在这个孤儿的心上刻下累累伤痕?你们的心是肉长的吗?你们的孩子在做什么?在怎样生活?你们的良心和同情心就象人们说的被狗吃了吗?老天有眼,这样对待一个生命,老天不容啊!

多么鲜明的对比,一对老年夫妇,克服重重困难,竭尽自己的全力在照顾抚养一个孤儿,而身为国家机关的政法委610、公安局、法院、检察院、街道等职的官员们,你们对这个孤儿又做了什么?谁是好人?谁是可敬的人,这不一目了然了吗?而每一次抄家你们还要逼问这个孤儿“你的爷爷奶奶跟什么人来往”,“你炼不炼”等等。

在张士洗脑班,石胜英被折磨得时常昏迷,几次昏倒,头上好几处是包,遭受迫害1个多月,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2004年11月30日,石胜英因在公园内公开讲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一次被非法抓捕,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四年,现如今在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三队。如今天娇再一次陷入了无助和极度思念奶奶的痛苦中。

经过几年的迫害,这个家庭一贫如洗,爷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不得不四处打工,养活只有十三岁的小天娇,还要去监狱看望因车祸被国家认定为二级残废、如今因做好人而入狱的老伴,每月给老伴送去必须的生活费。即使这样,街道、610、警察还不时的在骚扰他们,无论在生活上和精神上这一老一小都十分艰难,承受巨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9/106455.html

2005-02-20: 请沈阳同修正念营救大法弟子石胜英
65岁的沈阳大法弟子石胜英,因在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公园讲真象,于2004年11月30日晚被市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2005年1月31日,市铁西区法院对石胜英非法审判。法庭上,石胜英讲述了自己炼功做好人而身体健康,以及曾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非人折磨的事实,表示自己无罪。不法主审官匆忙宣布“由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

几年来,石胜英因坚持不放弃信仰,先后被马三家教养院和沈阳张士洗脑班迫害得生命垂危才被放回。此次遭绑架后,石胜英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石胜英本是一位因车祸致残的残疾人(后腰被撞出一个大坑,有国家发的残疾证),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神奇康复,外表已经没有任何残疾的痕迹。她性格耿直,为人慈善,接触过她的人都很喜欢她的善良和率真。

近日,同修为营救石胜英、追究迫害责任人一事,走访了律师。有律师了解石胜英被迫害的事实后,很同情,说可以受理这个案子,但表示“这是民告官,有难度,又是关于法轮功的。”热心的律师说:“应该找法院和检察院及时询问案情進展,如果证据不足的话,老太太说不定被放回来了,大家就不用费时费力了。”

我们可以以各种方式主动讲清真象,营救同修,用纯净的心态正念正行。以找律师为例,律师大多很现实,有的非常重利益,而且被共产邪灵迷惑很深(有的律师深受邪灵毒害,认为警察抓人就有道理,不能告警察。跟他探讨性的谈到“警察随意抓人违法、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法规违宪时”,他赶忙摆手说“立法的事不谈”)。特别是当地的律师,有的与本地各级公、检、法等部门都有关系,加上我们以往对这个群体讲真象又比较欠缺,所以讲真象的时候注意要理智、智慧,保持强大的正念,明确自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能正一切不正的,运用人间的法律也是大法弟子制止迫害的一种形式。

我们不求世人能帮助什么,就是利用一切方式制止迫害,多方讲清真象,帮助众生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0/95806.html

2005-02-07: 沈阳铁西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残疾大法弟子石胜英
2005年1月31日,沈阳市铁西区法院不法人员在该法院二楼十二庭,对铁西区法轮功学员石胜英非法审判。今年65岁的石胜英因为在铁西区兴华公园讲真象,于2004年12月初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在所谓的“庭审”过程中,主审官不断打断石胜英的讲话,当石胜英讲述了自己原本是一个因车祸而伤残的残疾人,修炼大法后身体康复、身心受益的情况和曾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非人迫害时。主审官心虚的说:不要讲这些,只需回答是否在公园宣传了法轮功。家属质疑并表示炼法轮功、做好人无罪,不法主审官匆忙宣布“庭审结束,由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妄图日后继续加害石胜英

非法开庭前,石胜英的老伴去询问一些有关庭审的情况,遭到一高个子男警察的恐吓和推打。后来石胜英的女儿见母亲在冬天里还穿着夏天的塑料拖鞋,就买了一双棉拖鞋想让母亲换上,遭到警察拒绝。

在公园里讲法轮功、说真话违法吗?事实上恰恰是铁西区法院的不法人员在亵渎法律、执法犯法,所谓“庭审”只是迫害者妄图将非法迫害变得“合理合法”而走的过场。

2004-12-11: 11月30日晚7点左右,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铁西兴华公园当众将大法弟子石胜英、王希彬、张丽绑架至铁西公安分局,后将张丽放出。12月1日下午,石胜英、王希彬被送至沈阳市看守所,当家属前去询问时,国保大队称“有举报的,是区长下令抓的”,并称区长说要严惩。

目前,兴华公园的老百姓议论纷纷,说国安大队抓人违反国家宪法,因为这几个大法弟子只是在公园里与人唠嗑说话,并且是让人做好人,做好事,按“真善忍”去做,不说假话,与人为善,她们是说法轮功好了,可是国家宪法有规定言论自由,为什么抓他们哪?这不成了不自由了?再说下令抓人的那个区长懂不懂法律呀?不懂法还当什么区长?一点人权都不讲,兴华公园这么多人说什么的都有,骂人的不抓,骂政府的不抓,专抓让人做好人的。以前只是看传单,还有点不相信,现在看来,法轮功真是冤枉。那老太太多好哇,就为了做一个好人遭那么大罪,差点没给整死了,现在又给抓進去了,真不知道这世道是怎么了?

公园内还有人大骂公安局,说他们都是败类,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是扰乱社会的最不安定因素,贪官不抓,杀人的抓不着。还有那个威胁举报法轮功学员的什么“人民代表”,也不知道他代表的是谁?整老百姓能耐,它为什么不去举报那些贪官,尽干缺德事......

石胜英是2002年9月从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闯出来的大法弟子,由于长期被关小号,出来时满身是脓血,奄奄一息,教养院称患上了心梗才放人,怕死在里面。

石胜英、王希彬的家属希望寻求法律援助以营救她们的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1/91170.html

2004-12-08: 沈阳石胜英被劫持在市看守所
沈阳铁西区法轮功学员石胜英,女,65岁。2004年11月30日在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公园讲真象,被恶人举报。遭铁西恶警绑架。现她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2004-09-20:(一)马三家队长毒打大法弟子
2001年12月末,因法轮功学员谢秀兰和石胜英(64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拒看诽谤大法录像,谢秀兰被恶警带走折磨数日没有消息。在一楼食堂石胜英质问她们把谢秀兰弄哪去了,10多个恶人不容分说捂嘴蒙眼、连拖带拽,把石胜英弄到二楼队长办公室。分队长黄海燕(女,37岁,身高1.7米左右)打了石胜英10多个耳光,石胜英的脸被她指甲划破,眼里也充了血。

黄海燕又向下按石胜英的两肩呈蹲下姿势,随后猛揪住石胜英的头发把其从地上拖起,“銧、銧”不停的撞水泥墙。直撞得在场姓张的年轻女警都害怕了,对黄海燕说:“这样(指暴力殴打无辜的老年妇女)能行吗?”黄海燕狠狠的说:“没事儿,让她嘴硬!”此次暴行前后持续近1个小时。

事后,在场的另一个姓齐的年轻女警察怕石胜英被打后的惨状让别人看见,用梳子给石胜英整理被揪打得乱蓬蓬的头发,一梳头发掉了好几绺,地上也有不少被揪打下来的头发。被撞水泥墙后,石胜英头部肿起,头晕,不时伴有昏迷症状,并大口呕吐,不能吃饭。恶警勒索石胜英500元钱做CT,并隐瞒检查结果。

(二)胶带封嘴铐木椅
2002年8月22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审判,恶警心虚,怕坚定修炼的学员在场说真话,在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女,38岁,长方脸)和分队长薛凤的指使下,10多个恶人把谢秀兰和石胜英等几名学员的嘴用破抹布堵住,还缠上胶带,石胜英不配合,她们就揪着石胜英的头发大头朝下从二楼往楼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楼下又把石胜英的双手使劲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个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紧抵着后腰,站不直。

当时手铐勒進肉里,两手腕痛得像断了一样,见一女警察过来,石胜英挣扎并喊出声来,要求她打开手铐,她恶狠狠的扔出一句:“不管,活该!”

恶人封住石胜英的嘴缠了好几道胶带,头部缠的像个大头人似的。然后10多个人狠命的将她往楼内拖,从院内到一楼有约30米的距离,石胜英后腰拖着大椅子,在粗暴的拖拽下手臂和后腰痛得像折了一样,腰部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修炼法轮功前,石胜英是一位腰、背部位被撞伤的残疾人,修炼后康复)。 

(三)关小号坐铁椅
因马三家教养院饮食、居住的条件恶劣,石胜英满身起了疥疮,全身发黑,在东北寒冷的冬季,每天用冰冷的水一盆盆往身上倒,清洗疥疮,两只手冻的裂开长长的口子。2002年8月中旬,石胜英向来这里提审的几个男警察讲真象,掀开衣角让他们看满身疥疮,揭露迫害,事后大队长王晓峰诬蔑石胜英说真话、讲事实是“年龄大了不自重”。石胜英一有机会便向来这里参观的人讲法轮功的事实真象及这里的邪恶程度,队里宣布给她加期5个月。

2002年8月11日,因石胜英制止恶人念诬蔑大法的书籍,并要求炼功。大队长王晓峰把满身疥疮的石胜英关進小号,“定位”锁在铁椅子上,两小臂各一道固定的铁环锁在扶手上,腰部用与椅背连接的固定铁环锁一道,两脚分开,两小腿用与椅腿连接的固定铁环各锁一道,人便不能动了。屋内铁椅子的后上方有一扇常年开着的小窗户,夜间呼呼往里吹冷风。法轮功学员的头前方放一个“洗脑器”(小喇叭),定时、定次(每天4-5次)大音量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内容,震得人头脑嗡嗡的。24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否则就让学员尿在裤子里(这种事情时有发生)。
被关小号的第四天,石胜英突然感到前胸(心脏部位)和眼眶像缩進去一样,手脚也没了知觉,从小号出来人已不会动、说不出话了。后经教养院内的医院检查,说心脏缺血、老化,随时有死亡的可能。马三家教养院怕担责任,把奄奄一息的石胜英推给了她的家人,并非法索取“担保金”3000元。

2003-11-17: 齐贤街道办事处610恶人和齐贤派出所恶警非法强行绑架大法弟子到张士洗脑班。那里的所谓帮教人员共40多人。被绑架進去时叫你坐在小凳子上,他们围成一圈人说一些荒唐可笑的胡言,断章取义的诽谤大法,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大法弟子刚张嘴他们就七嘴八舌都来攻击你,一些污言碎语,根本不让你张嘴。三天不吃饭他们就给你灌食,晚上不让睡觉,24小时监控,叫你蹲着,不让坐凳子。目前女大法弟子石圣英,63岁,铁西人,还在受迫害。

2003-09-11: 沈阳大法弟子石胜英,女,63岁,沈阳市温控开关厂退休工人。2003年8月25日中午在家中被沈阳市铁西区云峰街道办事处及云峰派出所不法之徒4人强行抬上警车,绑架至沈阳张士教养院院内的洗脑班。据悉,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也同时被劫持。
石胜英99年10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于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及沈阳龙山教养院。2000年因到区“610”办公室、公安分局讲真相被两次非法拘留,后又于2001年1月被非法劳教两年,绑架至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因她始终不配合恶警,被非法加期两次,受尽酷刑折磨:罚站、铐铁床、坐老虎凳、脏布封嘴、揪头撞墙、电棍电、关小号,以致患上疥疮、皮肤溃烂流脓并伴有脑震荡、呕吐、心肌缺血等症状,医生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教养院为逃避责任、未及“解教”,于2002年9月28日让家属将已奄奄一息的她抬回家中,并强行扣押保释金4000元。如今,石胜英又被绑架進了洗脑班。

近期沈阳地区邪恶势力猖獗,大法弟子失踪、被绑架的事件时有发生,呼吁沈阳地区大法弟子每晚7、8、9点发正念,清除沈阳地区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张士洗脑班连残疾学员也不放过,2003年夏,沈阳铁西学员石胜英,女,60多岁,身有残疾(曾因车祸伤及肋骨),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得心肌缺血,伴有昏迷症状,保外就医后病还没好就被绑架到张士洗脑班,结果被折磨得时常昏迷,几次昏倒,头上好几处是包。迫害1个多月,人快不行了才通知家属领人。

2005-02-25: 沈阳铁西区法院执法犯法 六旬老人说真话被秘判四年
2005年2月16日(正月初八,大陆农历新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沈阳法轮功学员石胜英的家人来到市铁西区法院询问因在公园说真话而被抓、被审判的石胜英的情况,被铁西区法院口头告之:判刑四年。

今年65岁的石胜英因为在铁西区兴华公园讲真象,于2004年11月30日晚在兴华公园遭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时警察在石胜英身上未找到所谓“物证”,随后到石胜英家抄家,抄走一个电子书。国保大队警察说:铁西区区长让抓的。

2005年1月31日,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对石胜英非法审判,“庭审”中途,所谓的陪审员全部退场,只剩下法官和书记员及一个法警,法官连法袍都未穿。法官宣读了所谓的“证人证词”,说石胜英在公园里说了下面的话:“我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没病了,当然不用吃药了,你们不炼功的人有病还是要上医院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不能做坏事,要做好人哪!”不法人员欲以此为罪证,对石胜英判刑。

1999年10月,石胜英進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及沈阳龙山教养院;


2000年,因到铁西区“610”办公室、公安分局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象,被两次非法拘留;

2001年1月,被绑架至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两年。因她坚持信仰,被加期两次,受尽酷刑折磨

2003年8月25日中午,正在家中做饭的石胜英被铁西区云峰街道办事处和云峰派出所4个不法之徒强行抬上警车,劫持到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折磨得生命出现危险后才将她放出。

此次遭绑架及非法判刑后,石胜英目前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5/96119.html

沈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9-05: 迫害辽宁省沈阳市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李玉华的责任单位
沈阳市和平公安分局
地址: 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 邮编:110001
电话:024-23526637 23523556 23507464
值班室:024-23863537 秘书室:024-23507448
政治处:23507441 法制科:23507554
政保科:23864045
政委:邹飞 15714315662
局长:赵秀海
刑侦五处、三处 马伯阳队长(音)
和平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邮编110001
队长李光绪 副队长:、徐永勤、张宏伟、张心赤、王加旭
大队长 万柏昌(主管迫害) 13504033222
刘洋13940515000
张心赤13130238260
南湖派出所:地址: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49号 值班电话:23892340
所长邸超、副所长于明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南湖派出所地址(两处):
1、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保安寺街5号
2、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49号
电话:024-23892340 邮编:110000
邸 超(所 长)电话:1384055533215942388800
于 明(副所长)电话:1370003000515502416788
金海洋(指导员)电话:1370003550015502412181
沈阳市公安局: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106号,邮编110002
副市长、局长:杨建军 024-23105188 18741427555
副局长:许树文 024-23105089
副局长:王晓刚 024-23105007 15945698994
副局长:邓万宏 024-23105005
副局长:王佩军 024-23105016
副局长:王晓东 024-23105888
副局长:魏平 024-23105052
副局长:于江 024-23105757
副局长: 王晓东 办公电话:23105888
副局长: 赵金府 办公电话:2310518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相关责任者:

国海燕 辽宁省女子监狱教育科,专职主抓整个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

安蕊 迫害死大法弟子石胜英的辽宁省女子监狱三大队(三监区,分为6个小队)恶警 干事 电话:024-89296871

赵× 四大队,(张俊贤被其迫害死)
徐科长 现兼管三、四大队

石胜英所在的三监区:024-89296873
李队长: 13889825941(手机)
徐处长

沈阳739医院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121号
邮编:110034
电话:024-86536739
院长:张亚男
副院长:张金颖
神经内科医生:胡艳

驻监检察室:024-89296685

沈阳市铁西区法院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南七东路32号
邮编:110021
法院各部门:刑事庭、经济庭、民事庭、审监庭、执行庭、立案庭、办公室、法警队

沈阳市铁西区政法委(政法科)电话:024-25842329 25624566转8027
科长:姓李
沈阳市铁西区云峰街道办事处电话:024-25631393
沈阳市铁西区云峰派出所电话:    024-25850239

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电话:024-2581;或管理科电话:024-25811634; 所长:李才 024-25811657

张士教养院“专管大队”参与迫害的狱警:
教导员 宋百顺
副大队长 陈伟
副大队长 杨树
队长 腾福训
队长 魏xx
队长 洪建祥

一般参与:
徐根生  大队长
麻志刚  队长
王毅   队长
曹清禄  队长
范队长
高队长

张士洗脑班(法制教育学校)参与迫害的狱警:
程殿坤  政委
张 毅  副院长(校长)
李 才  管理科科长
史凤友  管理科副科长
关 锋  院长助理
周翔宇  大队长主管精神迫害
夏 诚  大队长
张宏达
刘洪涛  队长
潘金维  队长

迫害石胜英的部分相关责任单位和人员名单:

沈阳市铁西区政府
区长:李松林
区委书记:古春丽 电话:024-25874593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应昌街46号
邮编:110021

沈阳市铁西区法院
审判长:吴敏 电话:024-25860539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南七东路32号
邮编:110021

沈阳市铁西区检察院
电话:024-25850495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南八东路32号
邮编:110021

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王大队长:024-25850233
办案人:姓高(女):024-25637115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北街42号
邮编:11002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