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1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朝阳区 >> 徐田荣,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8-1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徐启田(徐田宝,徐田保) 李惠敏(李慧敏)
兄弟姐妹/伯父母: 徐云田 徐田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06: 妻子被强制失踪十多年 徐启田一家天南海北遭迫害
北京市徐启田一大家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分别在大陆各地遭到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妻子李慧敏在北京被强制劳役造成流产,非法劳教三年后,强制失踪十多年,父亲、姐姐悲愤离世。徐启田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广东深圳市被绑架劳教,被折磨致两耳内受伤出血,听力严重受损。

大姐徐田荣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北京朝阳区警方出动十几辆警车去家中绑架徐田荣,九岁女儿哭着去拉她妈妈,被警察用电棍电,裤子被电棍烧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孩子当时就被吓呆了。妹妹徐云田被迫长期流离失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江西省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江西吉水县看守所受尽酷刑,几乎失去生命。徐云田的丈夫曹峰,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关进内蒙古锡盟和五原劳教所迫害。

四、大姐徐田荣与九岁孩子遭北京警察电击

大姐徐田荣家住北京朝阳区平房乡。二零零一年恶警绑架徐田荣时,动用了十几辆警车,门口所有的路被警察和围观的人堵满。徐田荣拒绝上警车,并给围观的群众讲真相,恶警便用高压电棍电击她,从屋里到屋外,再到街上,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她女儿才九岁,看见那么多的警察打她妈妈,便哭着去拉她妈妈,恶警刘延亭一下将电棍电到她腿上,裤子立即被电棍烧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孩子当时就被吓呆了,也不敢哭了。

徐田荣未修炼的丈夫一看这帮恶徒电孩子,拿起铁锹就要和警察拼命。因警察太多,还没等动手就被围上暴打了一顿。恶警把他也推上了警车拉走,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恶警刘延亭不久就遭了报应,得了急性病症,经紧急抢救才脱离危险)

恶警当天还把徐田荣的父母抓走,关到昌平县沙河看守所,又劫持回济南看守所折磨了两个多月,勒索了钱后才放回。

这期间,徐田荣家里就只剩下一个九岁的女孩。等她爸爸回家后,单位也被吞并了,每月只给发一百元生活费。因找不到工作,天天在外边,半夜才回来。孩子就一个人蹲在房后路上,直到半夜她爸爸回来才一起回家睡觉。她爸每天只给她三角钱买个糖三角吃。两个多月后,等她姥姥、姥爷回来后,孩子已经没人样了,干黄,瘦的皮包骨。

就这样,中共邪恶之徒还不放过孩子,因孩子以前也和大人一起炼功,就天天去找她谈话,逼写不炼功保证,恐吓她说若不写就不让她上学了,就得退学。还有个恶徒威胁说不要让她和她妈妈联系。从此,她姥姥便没日没夜的捡废品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

直到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徐田荣被放回,托人给她丈夫找了份交通协管的工作。而不法之徒为了控制徐田荣,给她换了份又累又忙的工作,月工资仅几百元;可就这样还不放心,经常上门骚扰,电话监控。

五、大姐徐田荣再次被绑架劳教、毒打折磨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徐田荣在自己家中读法轮大法书籍,突然闯入的几个恶警,将徐田荣绑架并非法抄家。后于九月十二日非法判徐田荣两年半劳教,将她劫持到新安女子劳教所。

恶警这次绑架徐田荣时,将她父母和女儿也一同带走,直至深夜才放回。两位老人因长期承受巨大压力,更加衰老,心力交瘁。中秋举家团圆之日,两位老人却对坐泪长流。

当时老人已近七十岁,徐田荣的女儿还在上职高,家里的生活支出只能靠徐田荣丈夫每月七百多元的工资维持。徐田荣的母亲每天出去捡废品,帮补一点;徐田荣女儿在母亲被非法劳教后,一边上学一边找了份兼职的工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孩子就一个人偷偷的流泪,怕她姥姥,姥爷伤心,表面还强带笑容。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月在劳教所,徐田荣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不向邪恶妥协,被关在单独的房间里,遭到几个包夹的围攻。在高压威逼下,徐田荣仍不写“三书”,包夹(吸毒者)韦燕玲等人便对她大打出手。她们使用阴毒的损招:用胳膊肘猛撞徐田荣的胸部、腹部等处,这样从外面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当徐田荣向二大队的队长们提出包夹打人,表示强烈抗议时,恶警们却矢口否认说:“谁看见了?谁能为你证明?哪有伤啊?”不给徐田荣做任何身体检查,将打人的事实和罪犯包庇下来。

徐田荣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回到大班后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她不能弯腰欠身拾东西,连把扫帚都扶不起来,因为这会连带整个胸部和胳膊剧烈疼痛。不能扫地,更不能提稍重一点的东西。直到两年后,她的身体也没完全痊愈。

徐田荣遭毒打后,二大队恶警曾多次威胁恐吓她,不许她说出被打事实和凶手姓名,说是如果说出来,就不给她减期,还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甚至还威胁徐的亲属说,如果曝光出来,不仅对徐田荣没好处,而且会牵连其家人,等等。

包夹韦燕玲、韩冬是吸毒者,这两个不法之徒经过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诬陷、恶毒攻击的灌输,警察对包夹们反复进行如何行恶的培训,使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生出变态的仇恨心理,加之她们人品恶劣,想通过在迫害法轮功中表现突出而立功受奖,早点减期回家,所以表现的特别凶狠残暴。几乎每一个被她俩严管过的法轮功学员,都挨过她们的殴打或虐待,如整夜整夜不许睡觉,用硬物扎大腿,用拳击,扇耳光等等。因具体罪恶都是发生在黑暗中,外人不能详知,但夜深人静时,隔壁房间或通道里时常能听到她们打人的声音和被打者的惨叫声,充满了恐怖、惨烈的气氛。

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所有违法打人虐待事件都是在警察的直接操纵、鼓励下发生的。什么人来包夹谁,对一个坚定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整个方案,什么时候“上手段”(即开始暴力迫害),到哪一步该干什么,这一切事先都是由大队长和队部详细的制定出来,并在其全程控制下进行。包夹须每天几次、随时向大队长汇报“进展情况”和被迫害者的“动态”,队部每天要根据这些汇报和监听、监视的结果,密谋下一步对策,然后向包夹面授机宜,不断使迫害升级。当暴力发生后,法轮功学员向她们控告恶人时,警察们又装聋作哑。中共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把这些工作没几年的年轻女大学毕业生变成了人性全无、内心残忍变态的邪恶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6/妻子被强制失踪十多年-徐启田一家天南海北遭迫害-408335.html

2017-12-04: 北京法轮功学员家人遭诛连迫害十例
徐田荣丈夫被上门抢劫的警察暴打,又拘留半个月,九岁的孩子遭警察电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4/北京法轮功学员家人遭诛连迫害十例-357354.html

2007-10-09: 北京一对老人的悲苦中秋
中秋是举家团圆之日,可北京朝阳区有一对近七旬的老人,中秋节日却只能对坐泪长流,思念被非法劳教及被迫离家的三个子女。老人的大女儿、大法弟子徐田荣就在中秋前夕再次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徐田荣在自己家中读法轮大法书籍,突然闯入的几个恶警,将徐田荣绑架并非法抄家。后于九月十二日非法判徐田荣两年半劳教,将她劫持到新安女子劳教所。

徐田荣的父母已近七十岁,徐田荣的女儿还在上职高,家里的生活支出只能靠丈夫每月七百多元的工资维持。徐田荣的母亲每天出去捡废品,帮补一点;女儿在母亲被非法劳教后,一边上学一边找了份兼职的工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孩子就一个人偷偷的流泪,怕她姥姥,姥爷伤心,表面还强带笑容。

这两位老人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从没开心过一天,他们家再也没有完整过。八年来,两位老人的三个儿女及其家人被非法劳教、拘留,进进出出始终没有停止过。

儿子徐田保二零零一年被深圳劳教所劳教三年释放后,始终有家不能回。儿媳李惠敏被先后非法劳教两次,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释放后,又直接被单位----国防部直属507研究所软禁至今,一直没有任何音信。小女儿徐云田夫妇也多次被非法劳教、拘留,现一直处于流离失所中。大女儿徐田荣曾于二零零一年被恶警非法判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恶警绑架徐田荣时,动用了十几辆警车,门口所有的路被警察和围观的人堵满。因徐田荣拒绝上警车,并给围观的群众讲真相,恶警便用高压电棍电击她,从屋里到屋外,再到街上,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当时她女儿才九岁,看见那么多的警察打她妈妈,便哭着去拉她妈妈,恶警刘延亭一下将电棍电到她腿上,裤子立即被电棍烧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孩子当时就被吓呆了,也不敢哭了。徐田荣未修炼的丈夫一看这帮恶徒电孩子,拿起铁锹就要和警察拼命。因警察太多,还没等动手就被围上暴打了一顿。恶警把他也推上了警车拉走,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恶警刘延亭不久就遭了报应,得了急性病症,经紧急抢救才脱离危险,现在此恶警调到东坝派出所)恶警当天还把徐田荣的父母抓走,关到昌平县沙河看守所,又劫持回济南看守所折磨了两个多月,勒索了钱后才放回。

这期间,徐田荣家里就只剩下一个九岁的女孩。等她爸爸回家后,单位也被吞并了,每月只给发一百元生活费。因找不到工作,天天在外边闲逛,半夜才回来。孩子就一个人蹲在房后路上,直到半夜她爸爸回来才一起回家睡觉。她爸每天只给她三角钱买个糖三角吃。两个多月后,等她姥姥、姥爷回来后,孩子已经没人样了,干黄,瘦的皮包骨。而就这样,邪恶之徒还不放过孩子,因孩子以前也和大人一起炼功,就天天去找她谈话,逼写不炼功保证,恐吓她说若不写就不让她上学了,就得退学。还有个恶徒说不要让她和她妈妈联系。从此,她姥姥便没日没夜的捡废品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

直到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徐田荣被放回,托人给她丈夫找了份交通协管的工作。而不法之徒为了控制徐田荣,给她换了份又累又忙的工作,月工资仅几百元。可就这样还不放心,经常被上门骚扰,电话监控。

恶警这次绑架徐田荣时,将她父母和女儿也一同带走,直至深夜才放回。两位老人因长期承受巨大压力,更加衰老,心力交瘁。中秋是举家团圆之日,两位老人却对坐泪长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9/164172.html

2007-08-30: 北京市大法弟子徐田荣等被迫害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大法弟子徐田荣,在8月12日星期天下午正在家学法,被平房派出所警察强行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家人和一个李翠彬的女大法弟子,在晚上才把她的父母和孩子放回。

其中有张月(朝阳分局)韩政(派出所所长)刘燕冬(副所长)高世强(民警)
平房派出所联系电话010-8557413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4.html

2007-08-15: 北京大法弟子徐田荣、李翠杉被绑架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大法弟子徐田荣八月十二日星期天在家正学法时,被平房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强行绑架,同时带走的还有大法弟子李翠杉及徐田荣的父母、女儿。当晚恶警才把徐田荣父母和女儿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5/160895.html

朝阳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0-07-26: 北京朝阳区法院(朝阳公园南路2号)温榆河法庭 邮编100026
主审法官:刘欢。电话:1861229602101085998550
法官助理:李娜。
公诉人:李唐,18911163156,住址(北京朝阳区姚家园西里3号院1号楼301)

北京朝阳区管庄派出所(北京朝阳区双会桥西甲5号。邮编100025)
办案人:刘异 电话:010 65761888
办案人:李征 电话,13910717787
警察:王亚萍,电话15624947798 (山西省晋城区苑北路761号)。
执法办案中心,王越:15624964723 孙雪,13911371572 受案负责人:张文彬 ,电话13801301503, 孙永良(抓捕,制作人)电话:13911009562.(朝阳区兴隆家园21楼1门902号 石景林(抓捕,制作人)电话13699131345 (东城区东直门内安民小区东杨威五楼2门102号)。

北京朝阳看守所(北京朝阳区朝阳北路29号常营西里甲1号)邮编100024。
所长:郝飞,13501093247.住址(北京昌平区天通苑北2区35号楼2单元401 )
副所长:关锦春,13611397341住址,(朝阳区和平街10区20楼2单元221号)
政委:李慧元,13801051001 住址,(朝阳区八里庄东路北巷楼221号)
检朝阳区检察院地址:北京朝阳区道家园17号,邮编100025. 公诉人:李唐,18911163156,住址(北京朝阳区姚家园西里3号院1号楼301)

朝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北京朝阳区道家园1号)
局长。牛国泉,电话010 65094217
朝阳分局国保大队:徐勇,电话13911832533 赵彤
朝阳分局法制处:袁利军。电话,13911020917.住址。北京朝阳区大黄庄南里3号楼606。
韩瑞峰,13811009138.住址北京朝阳区鑫兆家园32——606
预审大队长。张英男,0106548362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