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 >> 林淑英, 女


紧急成度:
拘留时间: 2006年12月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2-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3: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文/郑琼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而不为外界重视。其实,剥夺睡眠是最隐蔽、最非人、最卑鄙的酷刑。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1年中,数万人被判刑入狱,数十万人被劳教关押,百万人次被关押在洗脑班,至于被抄家、软禁、短期关押的人数无法统 计。每一个被抓捕过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他(她)不向邪恶妥协,几乎无例外的、不同程度的遭受过剥夺睡眠的折磨。比较典型而被明慧网刊登过的、遭受酷刑迫害 者就达65590人,这些人无论记录所受酷刑名目如何不同,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都遭受过剥夺睡眠的苦痛。

绑架之初的剥夺睡眠
中 共公安国保610及其他警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为了得到所谓“口供”、迫使出卖他人、强制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和妥协,惯常首先使用剥夺睡眠酷 刑,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休息的机会。他们这样做既没有伤痕,又没有罪证。他们一开始通常是把人固定或捆绑,软硬兼施,一些人唱白脸:威胁、毒打、下流咒骂、 制造恐怖气氛,另外的人充当红脸:软语劝诱、伪善呵护。当不奏效时,他们就会放下伪装、凶相毕露,分成几个小组,轮番审讯,一天24小时不允许你休息睡 眠,有的人实在困的不行,就会招致打骂、烟头烧灼、上铐、冬天里把冷水猛地灌到人脖子里,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 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一天精神折磨、肉体摧残之后,紧接着又一个漫漫白昼与黑夜……见诸报道的最长记录是50天。 有人一夜青丝变白发,有人几天不见就脱相。

明 慧网2005年9月8日曾报道,一位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在派出所的72小时里,惨遭警 察侮辱和迫害。恶警先将法轮功学员摁坐在铁椅子上,然后用手铐和铁索绑缚四肢不使其动弹,若手臂稍动,手铐就往里收缩,嵌入肌肤,痛楚难当。警察先是对他 诱之以利,见不奏效,就将他连人带椅抬到地下室的一个小审讯室。地下室内灯光惨淡,墙壁上写满了恫吓威胁的标语,刻意营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又因审讯室 临近下水道和厕所污水排放口,阴风吹来,更是恶臭难闻。恶警采用熬鹰战术先是不让该法轮功学员睡觉,继而在法轮功学员精神倦怠的夜半之时突然提审。期间威 胁恫吓、侮辱谩骂、拳脚相加,根本就无人性可言。
....
看守所里的剥夺睡眠酷刑

美 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大脑是睡眠的受益者,当睡眠被剥夺时,大脑的能力也将逐渐衰退。首先,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做一些具有协调性的自主动 作,然后变得易怒并且极度想睡。若有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让人变得疯狂和愚蠢;亦即由信任变为偏执,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 生幻听和幻觉。”Hobson也举“洗脑”当作例子来说明“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 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中共正是摸透了洗脑的精髓,并用剥夺睡眠这一酷刑来对付成千上万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
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名曰天堂,其实是名符其实的地狱。这劳教所外部看起 来是一栋栋红色小楼,里面却是阴森恐怖的地狱。在这里,恶警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要进行一道酷刑就是“熬鹰”,就是不准人睡觉或是睡很少时间。二零零七 年,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天堂河女子劳教所期间,“每天至少有十八至二十小时左右的时间,是被满满一屋子的人围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冲着我重复吼叫 着那套污蔑法轮大法的言辞。劳教所副所长陈莉看到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时,感到非常满意,恶狠狠地说:你不“转化”(放弃法轮功),我们 就用车轮战,我们有的是人,就你这个身体,看你能坚持多久。”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恶警孔霞因为法轮功学员林淑英拒绝放 弃修炼法轮功,命令几个吸毒犯人毒打林淑英林淑英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被打掉了一颗牙。而恶警夏溪对林淑英进行“熬鹰”折磨,每天只让她睡二小时的觉;并 在冬天把门窗打开冻她,不准她吃饱,不准如厕。中共就是下流到如此地步,利用人的生理需求来折磨人。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六十多岁的老人卢玉莲, 也被恶警用同样的手段折磨致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238990.html

2011-03-09: 目睹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
这是一位刚从中国大陆到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的证词,她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天堂河劳教所,遭到中共恶警酷刑折磨,并亲眼目睹两位法轮功学员在狱中一步步被恶警折磨致疯。以下是她的证词:

我曾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北京调遣处及北京劳教所近两年时间,期间遭受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的残酷折磨经历,并目睹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监狱有死亡指标 恶警不怕打死人

在二零零六年底到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三个多月。在那个地方,每天听到的都是哗啦哗啦的铁链子声、打人的惨叫声,天天如此,那里的警察已被中共训练的毫无人性可言,也根本不把被关押者当成人。我所在的监号里,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她因为打碎了别人玻璃而被抓进来,恶劣的环境致使她犯了病,一狱警当着我们三十多人的面,以非常轻松的口吻说:“你不要装了,没用,我们不怕死人,我们有死亡指标。”当时,她的那种对人命的藐视,令我非常震惊。

狗链 熬鹰 精神侮辱 恶警不把人当人

在海淀看守所,在我隔壁的监狱号里非法关押着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因为她高喊“法轮大法好”,用铁链子将她的手脚锁在一起,令人无法正常走路,只能拖着沉重的铁链子,弯腰近一百八十度在地上慢慢地挪动。这种刑罚恶警称为狗链,这种刑罚和称呼,充份体现了中共的残暴和不拿人当人。

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名曰天堂,其实是名符其实的地狱。这劳教所外部看起来是一栋栋红色的小楼,里面却是阴森恐怖的地狱。在这里,恶警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要进行一道酷刑就是“熬鹰”,就是不准人睡觉或是睡很少时间。“熬鹰” 是国际上公认的酷刑之一。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天堂河女子劳教所期间,每天至少有十八至二十小时左右的时间,是被满满一屋子的人围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冲着我重复吼叫着那套污蔑法轮大法的言辞。劳教所副所长陈莉看到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时,感到非常满意,恶狠狠地说:你不“转化”(放弃法轮功),我们就用车轮战,我们有的是人,就你这个身体,看你能坚持多久。

记得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恶警孔霞因为法轮功学员林淑英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命令几个吸毒犯人毒打林淑英林淑英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被打掉了一颗牙。而恶警夏溪对林淑英进行“熬鹰”折磨,每天只让她睡二小时的觉;并在冬天把门窗打开冻她,不准她吃饱,不准如厕。中共就是下流到如此地步,利用人的生理需求来折磨人。

目睹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

在女子劳教所六大队,我亲眼看到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阎玉琴一步步折磨致疯。恶警们命令一吸毒犯监视、折磨阎玉琴,折磨得越厉害、越残酷,恶警就越满意,在警察的鼓励下,该吸毒犯愈加失去人性,整天以折磨阎玉琴为乐,每天大声辱骂阎玉琴,用苍蝇拍打阎玉琴的脸,最后阎玉琴被折磨致疯。阎玉琴被折磨致疯后,医生鉴定她需要保外就医,但是劳教所恶警们就是不准她出狱治病。当有人问及鉴定结果时,恶警们躲躲闪闪不敢正面回答。

另外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卢玉莲,也被恶警用同样的手段折磨致疯。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一年半里,六大队就有二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导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修炼者被剥夺基本权利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遍布各个社会阶层,各个领域。我从劳教所出狱后,在几十几百人竞争一个工作机会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就在我办理就职手续的时候,我发现这份合同的最后一条是污蔑法轮功的,也就是说,你要获得这份工作,你就必须污蔑法轮功。我被迫放弃了这份工作。

在中国大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剥夺了上大学、正常工作的机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目睹法轮功学员阎玉琴被折磨致疯-237378.html


2008-09-24: 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白莲娜恶行
我因坚持法轮功信仰,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六大队,全大队共关押60多人,其中98%都是法轮功学员,那里是个邪恶的黑窝。

流氓恶警白莲娜是六大队的恶警头目,此人阴险毒辣,利用普教(吸毒抢劫等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如:她指使普教往法轮功学员林淑英身上贴骂大法骂师父的条子,林淑英不让贴,恶徒们在白莲娜教唆、纵容下,大打出手,几天后林淑英的脸还是肿的。恶警白莲娜还逼林淑英在三伏天太阳底下拔草,折磨她。

恶警白莲娜为了多拿奖金,逼迫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平均做十件劳教服,完不成任务就加班,白天做多少劳教服晚上就钉多少扣子,法轮功学员每天干活干到很晚,经常连洗漱洗衣服的时间都不给。

在车间干活,上下午只准上一次厕所,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樊爱英、董兰翠因不准去厕所,被迫拉在裤子里。

车间是简易房,顶棚很薄,夏天车间就象进了桑拿间,熨烫车间更是闷热无比,让人喘不过气来。白莲娜逼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桂芬、董兰翠、王荣砍负责熨烫,她们汗流浃背,衣服湿了,脱下拧干再穿上,又不准洗衣服,一个星期下来,衣服硬的都可以站在地上。

因为过度疲劳,许多人视力减退,在飞速的电动缝纫机运转下,手指被机针扎透,机针断在指甲里。法轮功学员陈静、赵妹丽、赵得芬等人都被机针扎过。

白莲娜使用刑事犯看着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之间说句话或一个眼神,这些“包夹”都要向恶警报告。如果没报告,恶警就会惩罚这些人。

最后奉劝恶警白莲娜,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追随邪党,做恶多端,天灭中共时,你下场可怜、可悲,赶快停止迫害,回头是岸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2.html

2008-03-25: 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林淑英
林淑英,大约二零零七年二月转入北京女子劳教所,因为不放弃信仰,长期被单独关押,一直是晚上12点多才让躺下早五点起床,其中罚站、罚坐塑料高板经常发生,原来挺胖的一个人,瘦了二、三十斤。那些包夹在恶警白莲娜指使下,在林淑英身上贴侮蔑师父和大法的条子,林淑英不允许她们这样干,遭到毒打,听在场的人讲:林淑英被打的口腔流血,牙齿被打掉。第二天许多人看到林淑英脸上红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5/175113.html

2007-12-27: 法轮功学员林淑英被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恶徒迫害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六大队大队长,白连娜,在2007年9月3日,亲自下令,指示四名吸毒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林淑英進行迫害,林淑英是2006年12月被抓進劳教所的。進以后一直不屈服,坚决不“转化”,所以恶警就想尽一切办法進行迫害,逼迫她“转化”。

从2007年9月3日下午开始迫害,在白连娜的指示下,逼林淑英写所谓的“三书”。把她浑身贴满了诬蔑大法及师父的纸条,连她的衣服上都写满了恶毒谩骂师父的话,四个人轮班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撕掉,迫害一直持续到晚上很晚,全筒道人人都听到林淑英一直在大声呼喊。由于邪恶心虚,叫值班员立即把每个班的门关上,这次迫害,使林淑英两小臂满是伤痕,还弄掉了她的一颗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7/169138.html

2007-02-02: 北京大法弟子林淑英被绑架情况补充
据证实,林淑英于2006年9月12日深夜被恶警绑架,家中87岁长期卧床不起的老母亲和5岁的孩子没有人照顾。第二天林淑英被转到北京朝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先被转到团河的北京调遣处,最近又被转到天堂河的北京女子劳教所六大队。

林淑英拒绝“转化”,狱警几次让家属做工作,家属说林淑英炼功前一身病,现在病好了,只要身体好就行。这几年间经常有街道办事处、社区家委会、国安、警察上门骚扰、搜查。

据查实,当天参与绑架的有当地安贞派出所的警察:战斌、王庆利、董淳杯(音)还有其他四人,由派出所政委槐杰指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148138.html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4-07: 一、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道家园17号,邮编100025
办公室:01059553128、01059553136
公诉人:赵越超,女,电话:18911163150
住址:北京市朝阳东坝福润四季B区13号楼1单元1702
北京朝阳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南路2号,邮编100026
电话:010-85998341、010-85998279
审判长:李轶凡,女,18600857209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西堤红山小区3号楼2901号
书记员:张然。
二、北京市朝阳分局太阳宫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北路88号院6-3-2801
陈立新,13521266078
王子嘉,13331101265
樊仕福,13522800772
曾仲凡,13901253082
刘 明,13911291711
赵 静,13911832746
郭吉伟,13501121084
张成文,13910761809
周 葳,13321142167
王京生,13501069063
肖新果,13911832831
王德真,13901319169
张英育,13911832836
钟克印,13671240306
李娟娟,13611196188
吴红卫,13910458120
孟凡臣,13381213189
丁 宏,18612977218
赵云松,13911836880
郑云勇,13810616476
刘 进,13641128726
张 磊,15101109171
朱成骏,15101106839
王春龙,13801277653
焦华峰,13522335761
邱永赞,13601135773
陈 可,13501223952
徐小军,13901148688
陈晓建,13701066082
付宇晨,13699260862
陈 刚,13581612270
任 文,13910900382
王元甫,137188373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