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 >> 杨春秀, 女, 63

杨春秀
杨春秀
个人情况: 原北京建材水磨石厂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10-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17: 曾遭劳教所酷刑、药物迫害 北京杨春秀控告元凶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洗脑、非法劳教,备受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杨春秀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杨春秀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杨春秀,女,五十六岁,原北京建材水磨石厂工人。我的父母早年就离世了,自小就和哥哥嫂嫂一起过日子。哥哥嫂子觉得我是个负担,所以我的内心始终很苦,家庭的温暖和幸福离我很遥远。长大结婚后,丈夫又很粗暴、自私,不得不早早结束了不幸的婚姻,只身带着一双儿女勉强度日,倍感命运的艰难。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生活有了转机,从此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的,也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得法后,我努力按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积极面对生活。

和平上访 被刑拘洗脑

然而邪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妒嫉法轮大法吸引了这么多人修炼,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开动中共暴力机器,公然诬陷、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看到电视台在电视广播中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时,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好的大法与师父会遭到如此恶毒的污蔑和攻击,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泣不成声。

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和大多数同修一样,走向了天安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被朝阳拘留所拘留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副所长穿着便衣,带着社区一帮人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十八里店洗脑班。

被非法劳教 备受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我在崇文门东花市大街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路边蹲守的两个保安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时两个邪党保安还高兴的说:“一千六百块钱到手了。”我被绑架后在崇文门东花市派出所地下室关了一天,第二天被劫持到崇文门角门看守所里。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后来被恶党非法劳教一年半,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至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遭受迫害。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副大队长李守芬(当时三十多岁)等警察用强制手段想让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她们用“罚站”、“剥夺睡眠”、“不许大小便”、“药物迫害”、“剥夺洗澡”、“围圈围攻”、“剥夺光线”、不让家属见面等卑鄙的手段,企图改变我的思想和信仰。

曾经连续四个多月不让我好好睡觉,期间只偶尔允许睡一、两个小时,企图用这种“剥夺睡眠”的手段让我精神崩溃。有一次(大约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在警察办公室里(与其他被关押人员隔离的地方,其他人看不见、听不见),警察们全副武装,拿着电棍,拿着凶器,恶狠狠一面威胁,一面用圆珠笔狠劲扎我的手,同时强行抓我的手逼写所谓的“三书”。还把攻击大法的纸条贴在我的身上,浑身上下能贴的地方都贴上纸条,甚至连鞋里面也恶意放了纸条。我当时义正辞严地对参与迫害的人说:“你们敢把此时此景录下来上电视吗?今天我亲身体验,你们迫害好人、迫害法轮功这一切都是真的!外头那些真相材料上说的都是真的!”

在劳教所,警察们还用不明药物来迫害我,故意“没病制造病”。我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健康,根本没有病,警察故意长时间不让我睡觉,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到医务室去量血压。我问她们为什么,警察大夫当时就拿出一瓶药使劲掼在桌子上,恶狠狠地说:“吃药!”我问什么病,警察说:“血压高,头晕。”我说,“我不晕,我没病。”警察大夫说:“你要相信科学!”我戳穿她们说:“原来你们不让我睡觉,就是让我血压高,然后逼我吃药。”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警察李守芬带着绳美玲(六十多岁的人)等人强制按着我灌药。因我拒绝吃不明药物,他们就强掰我的嘴,狠劲撬我的两颗前牙,致使其松动,快要脱落下来。当时绳美玲吓得浑身打颤,不敢灌药。李守芬恶狠狠的说:“灌!快灌!出了事我负责!”就这样,她们每天强制灌药(一种黄色药片)。

在这样严苛的折磨下,我全身严重浮肿,两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上下一般粗,也无法弯曲,极度疼痛。在长时间剥夺睡眠的同时,又逼着我长期“罚站”,身体的承受几乎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劳教所七大队图书馆的一个小屋子里,在这极其难忍的罚站酷刑中,我的身体直挺挺的突然倒下,右侧头部重重撞击在瓷砖地面上,倒下发出的猛烈的撞击声把她们吓坏了,巨大的疼痛也把我震醒了……那是一段多么残酷难熬的岁月呀!

被迫离家 再遭绑架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对我和家人的骚扰。每到所谓“敏感日”,南磨房地区街道办、社区邪党书记袁素娥等人伪善的问候我,或用电话骚扰我们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我通过合法手续去香港旅游。回来后警察就开始抓人,当时去香港旅游回来的很多同修都被警察绑架迫害。大约是那年二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晚上九点多,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公安分局、南磨房派出所的十个左右警察突然闯入我家。其中有女警穿着警服,很多男警穿着便衣,准备突袭绑架我。因当时我没在家,他们扑了空,我与警察擦身而过,安全走脱。

但他们并不甘心,经常在我家门口及路口蹲守,伺机实施绑架,致使我不得不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他们在到处抓不到我的情况下,用卑鄙恶毒的手段扣发我近三十年辛勤劳动所得的退休金,企图从基本生存上搞垮我及家人。

二零一零年元旦前(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我因为给同修送《明慧周刊》等资料,又遭绑架,国保警察开着没有标识的车,遮着我的脸,送到王四营秘密洗脑班。逼着我女儿录像,然后把录像给我看,企图诱导我屈服。元旦前,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警察找家属做“笔录”,家人这才知道我又被绑架了。

最可恶的是,二零一一年他们居然冒用我的名义,写了一篇谄媚中共污蔑大法的文章,发表到互联网上,欺骗世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曾遭劳教所酷刑、药物迫害-北京杨春秀控告元凶-349780.html

2016-12-28: 北京杨春秀被非法判刑四年
北京朝阳区64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八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丰台法院宣布证据不足延期,择日开庭。从八月二十三日到现在也没有经过再次开庭,于十二月十九日突然宣布判杨春秀四年。

杨春秀老人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浑身的慢性病,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往日的病痛全部消失。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事考虑别人,严格要求自己。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晚,杨春秀老人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警察强行把杨春秀的门锁撬开,抄走了杨春秀的个人财产、现金。并殴打杨春秀,强行将人带走。

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春秀第五次被绑架。当天夜里,警察押着杨春秀又到杨春秀的户籍和居住地北京朝阳区西石门住处抄家,无果,跟家属说刑拘三十天。杨春秀当场告诉儿子,警察在绑架她的时候殴打她。

之后,杨春秀被非法关押在丰台看守所。五月底,杨春秀被丰台检察院非法批捕;八月三日,构陷她的案子转到丰台检察院;八月十一日转到丰台法院。

八月二十三日杨春秀被丰台法院非法开庭。检方公诉人始终无精打采,语速极快,照本宣科。质证期间,对于公安和检察院罗列的种种罪名和构陷,王律师有理有据的一一给予了驳斥。律师从法律的角度指出:我的当事人无罪!

法庭上,杨春秀说:“我的书是九六年国家公开出版的,书中都是我师父教我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我不知道书中哪一条触犯了国家法律,在我家里十多平米的地方,你们警察强行闯入,进门把我的脸都打青了,抄了我的东西,没有给我任何清单或让我签字;你们把我锁在大铁笼子里,搞的什么技术鉴定,只是在我眼前一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辩护人王律师称,所谓的鉴定是法医鉴定,不能给电子设备鉴定,没有鉴定资质,与需要鉴定的所谓物证毫无关联性;与公诉人的指控也大相径庭,公诉人提出的法律依据,所谓两高的司法解释,完全的超出解释权限的底线,也不是必须遵守的法律,隶属权应该归于民政部和立法机构,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条有效的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炼法轮功违法。

在法庭辩论阶段,律师首先提出,尽管我们可以查询到两高的司法解释,但该解释因违法的行使了立法权而不能作为法庭审理的法律依据。所以不管从证据上,还是从法律上,杨春秀都是无罪的。

陈述的时候,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说:“人生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我从一个满身是病的人,炼法轮功后病痛全部消失,十几年来,没有花单位一分钱,连医保卡都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我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及动机……”

王律师最后说:“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

开始,庭长态度蛮横,听到律师有理有据辩护及法轮功学员的陈述及自辩,心境渐渐有些平和,频频点头,不时的插一句,“就是说法轮功不是×教是吗?听清楚了。”“你没有犯罪。”庭长最后宣布休庭,还要择日开庭,会另行通知两位律师。

然而,从八月二十三日到现在也没有经过再次开庭,于十二月十九日突然宣布枉判杨春秀有期徒刑四年。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8/北京杨春秀被非法判刑四年-339470.html

2016-12-07: 北京学员杨春秀可能随时再次面临非法开庭

北京学员杨春秀在今年8月23日在丰台法院遭遇非法开庭。在开庭中,律师王振江指出了所有指控的非法性。并指出:这个案件的鉴定报告存在两大问题:
1、是鉴定资质问题: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该鉴定机构不具有电子数据鉴定资质,因此其作出的鉴定结论是非法的、无效的。
2、关于光盘、纸质资料、手机都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杨春秀所为。

所以不管从证据上还是从法律上,杨春秀都是无罪的,我的当事人没有罪。

现在丰台法院又要对杨春秀再次非法开庭,而且时间不确定,杨春秀面临的是随时可能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7/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8614.html#16126231316-1

2016-10-15: 北京杨春秀被构陷 律师:我的当事人无罪!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非法抓捕,至今被非法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

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底,杨春秀被北京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八月三日,转到丰台检察院;八月十一日转到丰台法院;八月二十三日,在丰台法院非法开庭。

法庭上,杨春秀女士讲述修炼法轮功后病痛全部消失,十几年来,没有花单位一分钱。律师为杨春秀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指出:我的当事人无罪!

王振江律师在庭上指出:公诉人提出的法律依据,所谓两高的司法解释,完全超出解释权限的底线,也不是必须遵守的法律,隶属权应该归于民政部和立法机构,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条有效的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炼法轮功违法。

在法庭辩论阶段,律师们首先提出,尽管我们可以查询到两高的司法解释,但该解释因违法的行使了立法权而不能作为法庭审理的法律依据。所以不管从证据上还是从法律上,杨春秀都是无罪的。

陈述的时候,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说:“人生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我从一个满身是病的人,炼法轮功后病痛全部消失,十几年来,没有花单位一分钱,连医保卡都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我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及动机……”

王律师最后说:“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

近日,丰台法院作出:杨春秀因证据不足延期。择日开庭。

附录:

在质证阶段,王律师提出本案的鉴定报告存在的问题:鉴定资质问题: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只有声像资料鉴定和法医物证鉴定两项鉴定资质,根据《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第十五条,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是运用物理学和计算机学的原理和技术,对录音带、录像带、磁盘、光盘、图片等载体上记录的声音、图像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及其所反映的情况过程进行鉴定;并对记录的声音、图像中的语言、人体、物体作出种类或同一认定。第七条规定法医物证鉴定:运用免疫学、生物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等的理论和方法,利用遗传学标记系统的多态性对生物学检材的种类、种属及个体来源进行鉴定。其主要内容包括:个体识别、亲子鉴定、性别鉴定、种族和种属认定等。但本案电脑、手机、打印机、刻录塔的内存数据的鉴定内容是电子数据的恢复、提取与固定属于电子数据鉴定;本案中光盘制作的问题属于光盘制作源的鉴定;而该鉴定机构不具有电子数据鉴定的资质,因此其作出的鉴定结论是非法的、无效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5/北京杨春秀被构陷-律师-我的当事人无罪--336343.html

2016-08-27: 律师称:“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

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北京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在丰台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有理有据驳回公诉人,杨春秀女士讲述炼法轮功后病痛全部消失,十几年来,没有花单位一分钱。律师称:“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

第五次被绑架 遭殴打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六十三岁,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浑身的慢性病,自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往日的病痛全部消失。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事考虑别人,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

然而,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晚,杨春秀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警察强行把杨春秀的门锁撬开,抄走了杨春秀的个人财产、现金。并殴打杨春秀,强行将人带走。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杨春秀第五次被绑架。

在当天夜里,警察押着杨春秀又到杨春秀的户籍和居住地北京朝阳区西石门住处抄家,无果,跟家属说刑拘三十天。杨春秀当场告诉儿子,警察在绑架她的时候殴打她。之后,杨春秀被非法关押在丰台看守所。五月底,杨春秀被丰台检察院非法批捕;八月三日,转到丰台检察院;八月十一日转到丰台法院。

非法庭审 律师无罪辩护

八月二十三日大概九点多,杨春秀的两位辩护人王律师和何律师进入法庭。就丰台法院没有提前给杨春秀所谓的传票,王律师提出法庭合议庭集体回避,说这样的开庭是建立在非法程序上,属于非法开庭。丰台法院胡庭长无视律师提出的合法要求,不予理睬,继续开庭。

检方公诉人始终无精打采,语速极快,照本宣科。质证期间,对于公安和检察院罗列的种种罪名和构陷,王律师有理有据的一一给予了驳斥。检察官没有说话,法官宣布休庭。

庭上,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说:“我的书是九六年国家公开出版的,书中都是我师父教我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我不知道书中哪一条触犯了国家法律,在我家里十多平米的地方,你们警察强行闯入,进门把我的脸都打青了,抄了我的东西,没有给我任何清单或让我签字;你们把我锁在大铁笼子里,搞的什么技术鉴定,只是在我眼前一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辩护人王律师称,所谓的鉴定是法医鉴定,不能给电子设备鉴定,没有鉴定资质,与需要鉴定的所谓物证毫无关联性;与公诉人的指控也大相径庭,公诉人提出的法律依据,所谓两高的司法解释,完全的超出解释权限的底线,也不是必须遵守的法律,隶属权应该归于民政部和立法机构,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条有效的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炼法轮功违法。

最后,陈述的时候,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说:“人生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我从一个满身是病的人,炼法轮功后病痛全部消失,十几年来,没有花单位一分钱,连医保卡都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我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及动机……”

王律师最后说:“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

开始胡庭长态度蛮横,听到律师有理有据辩护及法轮功学员的陈述及自辩,心境渐渐有些平和,频频点头,不时的插一句,“就是说法轮功不是×教是吗?听清楚了。”“你没有犯罪。”整个过程很少打断律师的辩护。

胡庭长最后宣布休庭,还要择日开庭,会另行通知两位律师。

开完庭,家属两次追着胡庭长要求:“请胡庭长依法执法,秉公执法。”胡庭长答应着:“我会的,嗯,我会考虑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7/律师称-“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犯罪-”-333583.html

2016-08-20: 北京大法弟子杨春秀将面临非法庭审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六十三岁,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一九九八年得法,原来浑身的慢性病,自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往日的病痛全部消失。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事考虑别人,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

然而,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晚,杨春秀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警察强行把杨春秀的门锁撬开,抄走了杨春秀的个人财产、现金。并殴打杨春秀,强行将人带走。这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杨春秀第五次被绑架。

在当天夜里,警察押着杨春秀又到杨春秀的户籍和居住地北京朝阳区西石门住处抄家,无果,跟家属说刑拘30天。杨春秀当场告诉儿子,警察在绑架她的时候殴打她。之后,杨春秀被非法关押在丰台看守所。五月底,杨春秀被丰台检察院非法批捕;八月三日,转到丰台检察院;八月十一日转到丰台法院;被定于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在丰台法院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9/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3196.html

2016-08-14: 北京大法弟子杨春秀将被非法开庭

4月20日,杨春秀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绑架,5月底被非法逮捕。现被通知要在8月23日上午九点,在丰台法院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4/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2945.html

2016-08-14: 北京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被构陷到检察院

4月20日被绑架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警察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在5月底被非法批捕,目前案子被移交到丰台区检察院。律师已到检察院了解相关的事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4/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2945.html

2016-08-04: 北京陈汝莲等三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北京法轮功学员陈汝莲、苏薇和杨春秀是三位善良、正直的妇女,苏薇和杨春秀都已六旬的年纪,因为修炼真善忍,曾经被多次绑架关押,非法劳教,洗脑迫害。如今,陈汝莲和苏薇已经被非法关押十四天,杨春秀被非法关押三月余,家人奔波无果,也遭骚扰。
……
北京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又被非法关押三月余

今年四月二十日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丰台区看守所,并在五月底被非法批捕,至今已有三个多月。

杨春秀,六十三岁,原市政公司的一名工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的杨春秀身体不好,患有多种的慢性病。她的女儿说:“妈妈原来身体一直不好,在她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曾经多次陪着妈妈去医院看病,还做过脑部CT,平时老吃中药,还是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才好起来的。”

杨春秀的女儿还说:“到了一九九九年之后,妈妈就常常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后来才知道妈妈是被警察抓了起来,一共有五、六次之多。”

第一次杨春秀被拘留一个月,第二次杨春秀被劳教二年,然后又消失了一个月,在以后,杨春秀又被送到朝阳区王四营的洗脑班,每天有几名包夹轮流看守着杨春秀,那次杨春秀绝食七天,居委会的人找到杨春秀的女儿,让她劝妈妈放弃修炼,他们让女儿读他们写的信,然后给她女儿录像,杨春秀看。再以后就是非法拘留一个月。

那时候,杨春秀的女儿才是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可是杨春秀只是因为信仰就被抓、被劳教,使女儿和更小的儿子,至今都不能象社会上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交往男女朋友,更不要说结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4/北京陈汝莲等三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332420.html

2016-08-03: 北京朝阳区杨春秀被绑架、殴打、抢劫(图)

北京市朝阳区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女士,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晚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警察绑架、殴打、抄家抢劫。现杨春秀被非法关在丰台看守所。

四月二十日晚,杨春秀被丰台区樊家村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抢夺个人财产,包括:电脑三台、打印机三台、胶装机、刻字机、刻录塔二台、裁纸刀、大法书籍若干。警察殴打杨春秀,当时警察敲门,杨春秀不开,后来警察把门锁撬开,强行将人带走。

当天夜里,警察劫持着杨春秀杨春秀的户籍和居住地——北京朝阳区西石门住处抄家,没有结果。又告诉家属说杨春秀被刑拘三十天。杨春秀当场告诉儿子,警察在绑架她的时候殴打她。

二零一六年五月底,杨春秀被丰台检察院非法批捕。

杨春秀女士原来浑身的慢性病,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往日的病痛全部消失;在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事考虑别人,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春秀女士五次被绑架,其中被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绑架到王四营洗脑班强制洗脑、和多次刑事拘留等。杨春秀现又被非法关押在丰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3/北京朝阳区杨春秀被绑架、殴打、抢劫(图)-332359.html

2010-01-21: 北京杨春秀现被秘密劫持到洗脑班
杨春秀于去年12月25日至30日期间被绑架后,现在被秘密劫持到北京的一个洗脑班迫害。(详情请看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被迫流离在外数年 北京杨春秀又遭绑架》一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16628.html

2010-01-05: 被迫流离在外数年 北京杨春秀又遭绑架
北京大法弟子杨春秀遭恶党迫害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几年后,2009年12月25日~30日期间又遭绑架。元旦前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警察找家属做“笔录”,家人这才知道自己的亲人又被绑架了。新年到了,然而亲人们无法团聚,都陷入了难言的精神痛苦之中。

修炼大法 身心受益

北京大法弟子杨春秀,女,56岁,原北京建材水磨石厂工人。72年1月开始在工厂工作,99年10退休,近30年工龄,每月退休金1300多元,去年六月恶党开始无理扣发退休金。杨春秀修炼法轮大法前已离婚,家里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杨春秀早年父母就离世,几乎没得到过父母关爱,从小就和哥哥嫂嫂勉强过日子,哥哥嫂子又觉得她是负担,对她很刻薄,所以一直没有得到过家庭的温暖和幸福。后来长大结婚后又不得不早早结束不幸的婚姻,只身带着儿女勉强度日。就这样在苦命和伤感中艰难度日的时候,98年她有幸得遇大法,身心受益,生活有了转机,从此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地,也懂得了甚么是真正的幸福。

坚持信仰遭迫害

98年得法后,杨春秀努力按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积极实现生活的真实意义。然而邪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妒嫉法轮大法吸引了这么多人修炼,从99年“7.20”开始开动中共暴力机器,公然诬陷、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中共邪党的电视台在电视广播中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时,杨春秀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好的大法与师父会遭到如此恶毒的污蔑和攻击。她当时跪在师父法像前已泣不成声,她知道这是陷害,是对大法和师父的恶毒攻击和诽谤。

为了证实法,在邪恶的环境中杨春秀顶着压力走出来了。2000年11月份,和大多数同修一样,她走向了天安门,走向了证实法的路。中共恶党对好人的迫害也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邪恶。12月底,她被朝阳拘留所拘留一个月。后来,2001年5月8日,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副所长穿着便衣,带着社区一帮人到她家强行把她绑架到十八里店洗脑班。

被非法劳教 备受折磨

02年4月2日,杨春秀在崇文门东花市大街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路边蹲守的两个保安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时两个邪党保安还高兴的说:“一千六百块钱到手了。”杨春秀被绑架后在崇文门东花市派出所地下室关了一天,然后第二天被劫持到崇文门角门看守所里。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后来被恶党非法劳教一年半,从02年2月2日——03年10月1日,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遭受邪恶迫害。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副大队长李守芬(女恶警、当时30多岁)等恶警用强制手段想让杨春秀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真理的信仰。她们用“罚站”、“剥夺睡眠”、“剥夺大小便”、“药物迫害”、“剥夺洗澡”、“围圈围攻”、“剥夺光线”、不让家属见面等卑鄙恶毒的手段,企图改变她的思想和信仰。有时连续四个多月不让杨春秀好好睡觉,期间只是偶尔睡一、两个小时,企图用这种“剥夺睡眠”等邪恶手段使其精神崩溃。因这一切都不能改变杨春秀的信仰,有一次(大约02年11月份)在警察办公室里(与其他被关押人员隔离的地方,其他人看不见、听不见),邪党恶警们全副武装,拿着电棍,拿着凶器,恶狠狠一面威胁杨春秀,一面用圆珠笔狠劲扎着她的手,同时强行抓着她的手写了所谓的“三书”。还恶毒的把攻击大法的纸条贴在她的身上,浑身上下能贴的地方都贴上纸条,甚至连鞋里面也恶意放了纸条。她当时义正辞严地迫害她的那些人说:“你们敢把此时此景录下来上电视吗?今天我亲身体验,你们迫害好人、迫害法轮功这一切都是真的!外头那些真相材料上说的都是真的!”

在邪恶的劳教所,邪党恶警们还用不明药物来迫害杨春秀。恶徒们故意“没病制造病”,在剥夺睡眠的同时,还经常吓唬杨春秀说“你血压高,应该吃药”等。然后故意经常带她到“医务室”去看病量血压。02年12月份,恶警李守芬带着绳美玲(60多岁的人)等人强制按着她灌药。因杨春秀拒绝吃不明药物,他们就强制的掰着她的嘴,狠劲掰动她的两颗前牙,致使其松动,快要脱落下来。当时绳美玲自己吓得浑身打颤,不敢灌药。李守芬恶狠狠的说:“灌,快灌,出了事我负责!” 就这样,她们每天强制灌药(一种黄色药片),故意伤害杨春秀的身心健康。

因遭受邪恶迫害,杨春秀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当时全身严重浮肿,两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上下一般粗,也无法弯曲,极度疼痛。邪党恶警在长时间剥夺睡眠的同时,又逼着她长期“罚站”,致使杨春秀的身体到了几乎无法承受的极限。02年12月,在劳教所七大队图书馆的一个小屋子里,杨春秀就这样在极其难忍的酷刑中“罚站”时,不知不觉晕倒在地,身体直挺挺的突然倒下,右侧头部重重的直接撞击在瓷砖地面上。当时猛烈的撞击声和巨大的疼痛把她疼醒了……

邪党恶警们无视法律,无视公民的基本生命权利,就这样故意恶毒的伤害了一个善良好人的身体。

被迫离家出走

杨春秀从劳教所出来后,中共邪党人员一直没有停止对她及家人的骚扰。每到所谓“敏感日”,南磨房地区片警麦绪东、社区邪党书记袁素娥等这些邪党人员就到她家里進行骚扰,或用电话骚扰她们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06年2月份,杨春秀通过合法手续去香港旅遊。回来后邪党警察就开始抓人,当时去香港旅遊回来的很多同修都被邪党恶警绑架迫害。大约是那年2月23日(或24 日)晚上九点多,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公安分局、南磨房派出所的十个左右警察突然闯入杨春秀的家。其中有女警穿着警服,很多男警穿着便衣,准备突袭绑架杨春秀。因当时杨春秀没在家,邪党恶警们扑空没能得逞。杨春秀与警察擦身而过,安全走脱。

中共邪党人员不甘心,在杨春秀家门口及路口经常蹲守,伺机实施绑架迫害,致使杨春秀不得不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至今。去年“奥运”期间,中共邪党在到处抓不到杨春秀的情况下,用卑鄙恶毒的手段扣发杨春秀近30年辛勤劳动所得的退休金,企图从基本生存上搞垮杨春秀及其家人。

2010年元旦前(2009年12月25日—30日),杨春秀给同修送“明慧周刊”等资料,又遭恶党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5/215689.html

2009-11-12: 北京刘文萍在劳教所遭不明药物摧残
......
当时跟刘文萍被劫持在一个班(六班)的法轮功学员杨春秀,也被邪党恶警李守芬(女恶警)等强制灌药。杨春秀本来就没病,邪党恶警用“剥夺睡眠”等恶毒手段故意不让她睡觉,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带到医务室去量血压。在医务室杨春秀问为甚么,恶警大夫当时就拿出一瓶药使劲戳在桌面上,恶狠狠的说:“吃药”。杨问甚么病,恶警说,“血压高,头晕。”杨春秀说,“我不晕,我没病。”恶警兽医说,“你要相信科学。”杨春秀说,“原来你们不让我睡觉,就是让我血压高,然后逼我吃药。”

邪党恶警就是这样对刘文萍和杨春秀等法轮功学员“没病制造病”,然后强制灌药。当时女恶警李守芬强制灌药时还经常说,要“终身吃药”。

有一次,刘文萍实在难受跟管班队长(警察)说,“我吃药非常难受”。这个队长还有点善心,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私下告诉她:“你自己撤了,自己换一种药吃”。后来她的家人也托人说情。有一天,有一个管事的队长(警察)以搞卫生的名义叫她出来,跟她说:“有甚么困难说”。她说“吃药非常难受,浑身抽筋,心脏也特别难受。好像是一种绿色的药”。那个队长告诉她自己换药,然后好像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要你命来的”。

劳教所邪党恶警每天故意用“不明药物”来伤害刘文萍,所以她的身体被摧残的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当时被“抢救”过好几次,几次都是送到天堂河医院住院“抢救”。快到解教日时才把她接到劳教所七大队,出来时已经走不动,奄奄一息。当时来接她的家人都惊慌失措,非常着急,打电话问劳教所。中共邪党劳教所却说:“出了劳教所门,一概不负责,不归我们管。”

刘文萍回家后在家里没吃药,身体很快就恢复正常。

2007年6-7月份,北京燕山公安分局的恶警一直骚扰刘文萍,派车在她家门口蹲坑监视,在2008年2月15日趁她倒垃圾时,蹲坑恶警张福和崔文全绑架了刘文萍到燕山公安分局,然后劫持到良乡安庄洗脑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212472.html

2008-07-19: 北京大法弟子杨春秀被迫流离失所 恶党扣发退休金

北京女大法弟子杨春秀,55岁,退休工人,多年来屡遭邪党迫害。02年4月至03年10月,杨春秀被非法劳教1年半。06年2月24日晚上,杨春秀与十来个实施抓捕的恶警擦身而过,至今流离失所近两年半,只靠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计。

现在当地邪党人员以奥运为名不停搜捕杨春秀,在拘不到杨春秀的情况下采取卑鄙的手段,扣发退休金,以达到追捕的目地。现在杨春秀已俩月没有生活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6-10-01: 有关“香港之遊”的一些后续情况

看到明慧9月16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上提到今年初因特务构陷也就是所谓的“香港之遊”,造成北京地区几十人被抓的事件,提供一点到目前为止因此事被绑架的部份学员的情况。

据说当时被绑架的学员共有五十多人,其中包括造成这次重大损失的邪悟者张立新本人,这些被绑架的学员后来几乎都被非法劳教两年或两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北京团河劳教所。他们中有:部筱华、张金芳、刘季芬、李玲灿、苏薇、左春玲、谢毓敏、周丽英、杨春秀、刘大华、王平(男)、杜淑桂、赵海英(男)、迟某某、魏本燕、鲁某某、王爱芹(音)、孙某某、张立新,等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39040.html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10-18: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 邮编:100012
院长:索宏钢 副院长:张美欣、张晓琨、何通胜、刘双玉、辛尚民

2018-09-27: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邮编100012
电话:010-84773022、010-84773861
院长:索宏钢 13331106108
副院长:张美欣 13311501701 北京市西城区永光东街9号院1号楼1门1801
副院长:何通胜 18500839005 北京市朝阳区东十里堡5号院3号楼3单元802号
副院长:刘双玉 18500839010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国风北京605楼704号
副院长:辛尚民 010-89689001 北京市海淀区暂安处2号院1号楼
执行一庭:
白彬 18500839038
李曼 18500839073
戎少东 18500839295
庞迪 13323072190
褚晓勇 18500839068
孙恒昌 18810571564
姜超 18500839071
史新燕 13910350556
王翊民 18500839069
李宏哲 18500939058
宁群 18500839066
雷江海 18519301308
韩德芳 18500839323
徐辉 18500839061
魏志斌 18500839273
张贤昌 18500839056
执行二庭:
李畅 18500839072
戴梦依 18519301307
赵佳丽 15201613099
谢鑫 18519301376
孙宏磊 18500839060
张美欣 13311501701
金星 13911256261
吴鸣 185008390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0-01-21: 杨春秀家庭住址:北京朝阳区百子湾路西石门9号楼水磨石厂宿舍5单元201号。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12-28: 丰台分局预审:靳军
丰台检察院检察官:郭岩
丰台法院法官:胡春生、李海丽
丰台法院相关人名和电话:
丰台区法院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近园路9号
主审法官:胡春生(丰台法院刑一庭的副庭长)(负责杨春秀

案件) 电话:010-83827573
书记员:李海丽 (负责杨春秀案件)

丰台法院刑一庭
厅长:张勇 电话:010-83827570
副厅长:张亚林 电话:010-83827709
审判员:黄越83827785 魏文龙83827627 胡洋83827780 丁青

青83827554 董晓宇83827758
书记员:徐晓丽83827577 夏萌83827709 张立建83827627 朱

琳83827780 杨伟竹83827756 吴超 83827554
刑二庭负责人:李红华 83827572 副厅长:仇春子 83827547
审判员:王威 83827569

法官及电话:
组别 房间职 位 法官姓名 联系电话
第一组 103 室 执行长 左红卫 83827621
执行员 魏文龙 83827676
执行员 陈晓峰 83827628
书记员 段全刚
第二组 105 室 执行长 崔 林 83827625
执行员 林 风 83827679
执行员 刘铁山 83827626
书记员 王均强
第三组 104 室 执行长 杨长青 83827624
执行员 张海德 83827634
执行员 郭 威 83827623
书记员 刘 婷
第四组 201 室 执行长 秦建平 83827622
执行员 曹学星 83827524
执行员 马士平 83827675
书记员 夏可亮
第五组 207 室 执行长 苏玉书 83827627
执行员 王吉柱 83827617
执行员 刘瑞林 83827619
书记员 梁吉谦
第六组 206 室 执行长 许秀山 83827615
执行员 牛俊奇 83827674
执行员 徐 峰 83827616
书记员 李怡轩
中止组 202 室 执行员 马春喜 8382762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