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 >> 刘嗣堂, 男, 75

刘嗣堂
法轮功学员刘嗣堂被非法诬判五年六个月
个人情况: 原济南钢铁集团总公司技术工程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
有关恶人: 济钢设备制造公司党委副书记冠性恭, 保卫科长姜锡安,济南市公安局大队长刘×及恶警共七八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2-0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嗣堂 张惠清(张慧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10:曾遭五年冤狱 76岁工程师刘嗣堂又遭诬判三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市看守所达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刘嗣堂,收到济南市天桥区法院非法判决书,他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罚款五千元。刘嗣堂已经提出上诉。

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嗣堂,退休前原是济南市钢铁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 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刘嗣堂夫妻在济南天桥区桑梓店集市赶集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天桥区公安分局桑梓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因年龄大当天被放回家。刘嗣堂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到济南拘留所,派出所警察先说拘留十天,后又改成十五天。但在第十三天时(九月十八日),桑梓店派出所警察将刘嗣堂夫妇一起劫持到济南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刘嗣堂的妻子取保候审回家。同一天,济南市天桥区检察院以刘嗣堂有所谓的“前科”(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对他进行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底,天桥区分局警察将刘嗣堂构陷到天桥区检察院。刘嗣堂的妻子委托律师写了“不予起诉的意见书”,分别递交到了天桥区检察院和桑梓店派出所。然而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份,天桥区检察院将刘嗣堂构陷到天桥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正月十五),济南市天桥区法院通过远程视频,在济南市看守所非法庭审刘嗣堂,当庭没宣判结果。法院参与非法庭审的法官表示,判决结果要等上面通知。

济南市天桥区政法委、公安国保大队是迫害刘嗣堂等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

刘嗣堂夫妇曾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九点左右,济钢通知已退休的刘嗣堂去“保先”。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什么先?”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警察,因怕恶行曝光,没敢开警车去,敲门时,由姜锡安提一箱梨掩人耳目,骗刘嗣堂开了门,恶人们一进刘家立刻原形毕露,拿出所谓的搜查证非法抄家,寇性恭拿出一张写有诬蔑法轮功内容的纸,要刘嗣堂签字,并说刘嗣堂涉嫌宣传法轮功等,刘嗣堂立即拒绝并严正的说:“我现在还炼法轮功,没有违犯宪法。”就在恶人疯狂非法抄家时,刘嗣堂堂堂正正成功走脱。

刘嗣堂在外流离失所大约两个月后返回家中,但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晚八点左右,刘嗣堂在家中被一直企图迫害他的鲍山公安分局、济钢生活派出所警察刘红等人绑架。之后,刘嗣堂被非法关押在原济南市“610”刘长山洗脑班迫害八个多月。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济南公安鲍山分局勾结历城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刘嗣堂以及老年法轮功学员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谢爱英。在当庭拼凑的所谓的“证据”得不到证实情况下,仍强行判这五位无辜的老人刑期三年,缓刑四年。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的刘嗣堂当庭被释放。

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刘嗣堂再次被济南市历下区轻骑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这些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历下区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非法对刘嗣堂开庭,不准家属出席旁听,并于十二月十八日下达所谓“刑事判决书”,枉法裁判刘嗣堂“有期徒刑四年,与前三年并罚,共五年零六个月”

刘嗣堂的妻子当时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找到历下区公安国保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李东方,李东方骗老太太说历下区公安分局说了算;家人找到分局有关人员却说找李东方。躲避不开的李东方竟然骗老人到济南泉城广场等他。老人又饥又冷的苦等数小时,再打电话问他,他竟然一句“没时间”打发掉了。由于李东方害怕老人到处去讲真相,揭露他的迫害罪行,竟偷偷把老人非法劳教,关押在济南市浆水泉路上的原山东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刘嗣堂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期间,遭到了监狱警察与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罪犯人严酷的迫害,数次被送武警医院抢救,但不允许家属见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亲人去监狱探视,又被告知送到山东省警察总医院(在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也是监狱医院,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个黑窝)。当提出到医院探望的要求时,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区长恶警李伟欺骗家人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医院不让见。而家人赶到医院询问此事时,院方则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监狱说了算。

附:刘嗣堂的妻子委托写律师的不予起诉意见书

我是刘嗣堂的老伴。因为我老伴刘嗣堂不构成犯罪,所以申请天桥区检察院查明事实,依法做出对刘嗣堂不起诉的决定。

我老伴刘嗣堂今年已经七十六岁了,是一个正直、勤奋的人。他原来是济钢科级干部、工程师,几十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为济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但是自己却落下了一身病,工伤造成了腰脊椎错位,发展到腰腿麻木无力。后来又血压高、血液黏稠。尽管这样,我老伴还是克服困难,尽心尽力的为单位工作。得到很多奖励和证书。有一次济南和俄罗斯黑河大型机械厂谈判,别人去了没有谈成。厂领导和他商量能不能去?我老伴担心那边太冷,怕身体受不了,但是为了单位效益,他还是去了。去了后,谈判成了,但是我老伴回来却病倒了。他时常是在家里正在休息,厂里设备出了故障,领导就派人来接他,老伴马上去,不计时间,也不知道苦。他为国家、为单位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我老伴修炼法轮功,是为了身体健康。老伴年纪大了以后,身体更差了,打针吃药不管用。二十多年前气功热的时候,我老伴为了身体健康,曾经练过多种气功,有的有点效果,但是有限。无奈中,我们夫妻都带着一身病办理了病退。一九九六年,有人告诉我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神奇,我们就试了试,结果不长时间身体都好了,无病一身轻,心里高兴的不知怎么感谢法轮功才好。从那时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们夫妻再也没有打过针、吃过药,每天身体轻松、心情快乐、充满活力。

我老伴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社会危害性。根据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能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等自由。我老伴刘嗣堂没有构成犯罪。

我老伴现在已经是奔八十的人了,他被关押前因天天坚持炼功身体是很健康的,才关押一个多月,据说现在身体很差,心脏不好,低血压才有五十多。这么大年纪,在关押中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啊!

我老伴在上次被关押迫害五年期间,曾经先后两次(二零一二年八月、二零一三年五月)因血压高、肠梗阻而出现生命危险送往警察医院抢救。(当时不让探视看望,我们家人心急如焚,经上访省人大、省政府接访办、省司法局接访办开了允许接见的证明书家人才见到他。证明书还保留着。)那时年龄还小点,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哪还经得住折腾啊。

根据刑法规定,七十五岁以上的人即使构成犯罪也要从轻、减轻处罚,何况我老伴没有构成犯罪呢!

请天桥区检察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有本法第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检察院应该做出不起诉的决定”,鉴于刘嗣堂没有犯罪事实,对刘嗣堂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0/曾遭五年冤狱-76岁工程师刘嗣堂又遭诬判三年-386447.html

2019-03-26: 山东济南市75岁退休工程师刘嗣堂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正月十五),济南市天桥区法院通过远程视频在济南市劳教所非法开庭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嗣堂。非法庭审结束后,当庭没宣判结果。法院参与非法庭审的法官表示,判决结果要等上面通知。

济南法轮功学员刘嗣堂,七十五岁,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刘嗣堂和妻子在济南天桥区桑梓店集市赶集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在旁边的便衣警察恶告,随后被天桥区公安分局桑梓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刘嗣堂因年龄大当天被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刘嗣堂在家中被桑梓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刘嗣堂被非法逮捕。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底迫害刘嗣堂的案卷送到天桥区检察院。十二月份,检察院将构陷刘嗣堂的案卷移交到天桥区法院。济南天桥区政法委、公安国保大队是迫害刘嗣堂等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

刘嗣堂原是济钢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曾身陷囹圄多年。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刘嗣堂被济南市历下区轻骑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那些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济南历下区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非法对刘嗣堂开庭,枉法裁判刘嗣堂五年零六个月刑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6/山东济南市75岁退休工程师刘嗣堂被非法庭审-384373.html

2018-12-19: 山东省济南法轮功学员刘嗣堂、张慧清被国保610构陷

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张慧清于12月15号上午,被天桥区检察院公诉科张雪霞女检察官告知:刘嗣堂和张慧清的所谓案卷已被天桥区公安报到公诉科,并要张慧清在“认罪书”上签字可以从宽处理。张慧清说,这个字我不能签,我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没有罪。

他们的案卷是11月30号由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所谓材料,12月14号又报送到检察院的。在这半个月内,张慧清(被取保候审)多次到派出所、整材料的法制大队和检察院找相关办案人员,善意的申明信仰自由、迫害违法,不会长久,希望她、他们秉公执法,放人回家。但是,在610、公安国保的操控下,他们还是执意走所谓司法程序迫害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8628.html

2018-12-18: 济南工程师刘嗣堂和妻子被国保构陷到检察院

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张慧清女士十二月十五日上午被天桥区检察院公诉科女检察官张雪霞告知:构陷刘嗣堂和张慧清夫妻的“案卷”已被天桥区公安报到公诉科,并要张慧清在认罪书上签字可以从宽处理。张慧清说,这个字我不能签,我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没有罪。

所谓的“案卷”是十一月三十日由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材料,十二月十四日又报送到检察院的。在这半个月内,张慧清(被取保候审)多次到派出所、整材料的法制大队和检察院找相关办案人员,善意地说明信仰自由,迫害违法、不会长久,希望他们秉公执法,放人回家。但是,在公安国保的操控下,他们还是执意走所谓“司法程序”迫害好人。

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嗣堂,原是济钢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刘嗣堂、张慧清夫妻在济南天桥区桑店集市赶集时讲真相,被桑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刘嗣堂当天因年龄大放回家,张慧清被非法送到济南拘留所非法拘留,派出所警察先说拘留十天,后又改成十五天。

但在张慧清被非法拘留第十三天时(九月十八日),刘嗣堂在家中被绑架,并与张慧清一起被劫持到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张慧清于十月二十五日放回家(取保候审)。同一天(十月二十五日),家属接到通知:刘嗣堂因有所谓的“前科”(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济南市天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非法执行逮捕。

十一月二十八、二十九日两天,刘嗣堂的家人去桑梓店派出所要人,被告知案卷已报到检察院了。三十日家人去了检察院侦检科找王晓娟,王晓娟说已于三十日退回公安了。

此后,家人请律师帮忙写了一个要求“不予起诉的意见书”,较全面地说明真相,也说明刘嗣堂年龄已七十五周岁了,关押前身体很好,现在身体很差,低血压才五十,走路蹒跚无力,心脏也有问题了。信仰自由,信仰无罪,没有社会危害性,不应受法律追究,宪法保护公民的信仰自由等,要求无条件放人。同时还打印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废除法轮功书籍禁令的文件、全国各地公检法放人的一些典型案例。十二月五日,家人送给国保大队,她们(年轻女的办案警察和女副大队长)不看,也不要,推说交给派出所一起报来就行。

十二月七日,家人去桑梓店派出所,把意见书交给了办案警察刘文涛。他说,他只有补充材料的权力,别的说了不算。十二月十一日,家人又去了国保大队,要求他们撤销报送起诉。但国保大队的人躲避推诿说检察院说了算。

刘嗣堂、张慧清夫妻以前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济钢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通知已退休的刘嗣堂去“保鲜”。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什么鲜?”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警察骗开刘嗣堂的家门强行非法抄家,连来串门的几位老人也被他们绑架了。后来刘嗣堂、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被历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刘嗣堂再次被济南市历下区轻骑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那些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历下区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非法对刘嗣堂开庭,不准家属出席旁听,并于十二月十八日下达所谓“刑事判决书”,枉法裁判刘嗣堂“有期徒刑四年,与前三年并罚,共五年零六个月”。而证据竟然是:张贴内容为“审判张玉英不公、是错误的”的宣传品。

刘嗣堂的妻子张慧清当时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找到历下区610头目李东方,李东方骗老太太说分局说了算;家人找到分局有关人员却说找李东方。李东方竟然骗老人到泉城广场等他。老人又饥又冷的苦等数小时,再打电话问他,他竟然一句“没时间”打发掉了。李东方害怕张慧清到处去讲真相要人,竟偷偷把张慧清劳教了。

刘嗣堂在山东省监狱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数次被送武警医院抢救,但不允许家属见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亲人去监狱探视,又被告知送到山东警察医院了。当提出到医院探望的要求时,监狱管理人员李伟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医院不让见。而赶到医院询问此事,院方则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监狱说了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8/济南工程师刘嗣堂和妻子被国保构陷到检察院-378573.html

2018-12-13: 山东省济南法轮功学员刘嗣堂被迫害消息补充

11月28号、29号两天,刘嗣堂的家人去桑梓店派出所要人,被告知案卷已报到检察院了。30号家人去了检察院侦检科找王晓娟,王晓娟说已于30号退回公安了。

此后,家人请律师帮忙写了一个要求“不予起诉的意见书”,较全面的讲清了法轮功真相,也说明刘嗣堂年龄已七十五周岁了,关押前身体很好,现在身体很差,低血压才50,走路蹒跚无力,心脏也有问题了。信仰自由,信仰无罪,没有社会危害性,不应受法律追究,宪法保护公民的信仰自由等,要求无条件放人。

同时还打印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废除法轮功书籍禁令的文件、全国各地公检法放人的一些典型案例。12月5号,家人送给国保大队,她们(年轻女的办案警察和女副大队长)不看,也不要,推说交给派出所一起报来就行。

12月7号,家人去桑梓店派出所,把意见书交给了办案警察刘文涛。他说,他只有补充材料的权力,别的说了不算。11号,家人又去了国保大队,要求他们撤销报送起诉。但国保大队的人躲避推诿说检察院说了算。

随后,案卷会被送到天桥区检察院公诉科。天桥区公安国保执意要用所谓的司法程序加害刘嗣堂。公安国保是公安系统的610,是绑架、关押、非法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3/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8363.html

2018-11-26: 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刘嗣堂遭迫害近况

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刘嗣堂的家人,近日去天桥区检察院侦查科人员王晓娟处打听到,构陷刘嗣堂案卷已被退回到派出所补充材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6/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7662.html#181125223836-1

2018-11-04: 曾遭冤狱迫害 山东济南75岁工程师又被抓捕

山东济南市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嗣堂与妻子张慧清九月六日在济南天桥区桑店集市赶集时讲真相,被桑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刘嗣堂当天因年龄大放回家,张慧清被非法送到济南拘留所非法拘留,派出所警察先说拘留十天,后又改成十五天。但在张慧清被非法拘留第十三天时(九月十八日),刘嗣堂在家中被绑架,并与张慧清一起被劫持到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

张慧清于十月二十五日放回家(取保候审)。同一天(十月二十五日),家属接到通知:刘嗣堂因有所谓的“前科”(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济南市天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非法执行逮捕。

刘嗣堂原是济钢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济钢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通知已退休的刘嗣堂去“保鲜”。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什么鲜?”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警察骗开刘嗣堂的家门强行非法抄家,连来串门的几位老人也被他们绑架了。后来刘嗣堂、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被历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刘嗣堂再次被济南市历下区轻骑路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那些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历下区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非法对刘嗣堂开庭,不准家属出席旁听,并于十二月十八日下达所谓“刑事判决书”,枉法裁判刘嗣堂“有期徒刑四年,与前三年并罚,共五年零六个月”。而证据竟然是:张贴内容为“审判张玉英不公、是错误的”的宣传品。

刘嗣堂的妻子张慧清当时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找到历下区610头目李东方,李东方骗老太太说分局说了算;家人找到分局有关人员却说找李东方。李东方竟然骗老人到泉城广场等他。老人又饥又冷的苦等数小时,再打电话问他,他竟然一句“没时间”打发掉了。李东方害怕张慧清到处去讲真相要人,竟偷偷把张慧清劳教了。

刘嗣堂在山东省监狱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数次被送武警医院抢救,但不允许家属见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亲人去监狱探视,又被告知送到山东警官医院了。当提出到医院探望的要求时,监狱管理人员李伟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医院不让见。而赶到医院询问此事,院方则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监狱说了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曾遭冤狱迫害-山东济南75岁工程师又被抓捕(图)-376645.html

2018-10-28: 山东省济南市刘嗣堂、张慧清夫妇遭迫害近况

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刘嗣堂、张慧清夫妇10月6日在济南天桥区桑店集市赶集讲真相时被天桥区桑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刘嗣堂当天被放回家。10月13日,刘嗣堂在家中再次被天桥区桑点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济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0月25日被天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张慧清被劫持到济南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在第13天与刘嗣堂一起被非法关押到济南看守所,10月25取保候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8/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6309.html

2018-09-07: 山东济南史宾、刘金华、谢兆莉等九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8年9月5日,济南刘嗣堂、石杰、史宾、刘金华、谢兆莉、张惠清、赵姓、李姓、薛姓法轮功学员,在济南市天桥区桑梓店集市上向世人劝善、讲真相,被天桥区邪警绑架。中午,史宾、刘金华、谢兆莉三位被绑架至天桥区公安局,晚上十一点多六七个警察对三位学员非法抄了家,拿走家中学法资料、台历等。只有七十五岁刘嗣堂当晚放回家。还有有学员被直接送到济南市公安局。石杰、张惠清、赵姓、李姓、薛姓法轮功学员近况不明。

天桥区公安局:0531-85820446;0531-68800110
济南市公安局:0531-860391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7/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3482.html

2018-05-29: 济钢命运由盛转衰-迫害好人葬送未来

......技术工程师刘嗣堂两次被非法判刑

刘嗣堂,原是济钢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济钢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通知已经退休的刘嗣堂去“保鲜”。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什么先?”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

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警察骗开刘嗣堂家门强行非法抄家,连来串门的几位济钢老职工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也被恶徒绑架。

后来刘嗣堂等人被历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济钢恶人的授意下,二零零九年二月,刘嗣堂再次从家中被轻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济南历下区法院非法判刘嗣堂五年六个月。

刘嗣堂在山东省监狱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数次被送武警医院抢救,但监狱不允许家属见面。

刘嗣堂的妻子张慧清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历下区610头目李东方害怕张慧清到处去讲真相要人,竟偷偷把她劳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9/济钢命运由盛转衰-迫害好人葬送未来-368129.html

2013-05-10: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至今已四年多

2009年2月,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因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并被诬判至山东省监狱迫害至今。

去年8月份,狱方曾以患病为由将刘嗣堂送至山东警官医院,出院后,仍被关至监狱。今年5月2日亲人去监狱探视,又被告知送到山东警官医院了。当提出到医院探望的要求时,监狱管理人员李伟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医院不让见。而赶到医院询问此事,院方则说:不是我们不让见,而是监狱说了算。他们互相推诿,其家人至今未见到刘嗣堂。自从去年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后,大法修炼者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恶行不断浮出水面。刘嗣堂的家人十分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鉴于刘嗣堂身体状况和两次住院的事实,家人强烈要求狱方对其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0/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3304.html

2010-04-15: 为何泉城的春天姗姗来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5/221576.html

2009-12-28: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已聘请律师继续上诉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拒不承认中共的非法判刑,已聘请济南高级律师继续上诉!这位律师也是第二个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济南律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8/215195.html#09122813830-1

2009-12-26: 济南市历下区法院非法判刘嗣堂五年半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伪法院于零九年十二月九日对大法弟子刘嗣堂非法开庭。由于做贼心虚,拒绝家属出席旁听,并于十二月十八日下达所谓“刑事判决书”,枉法裁判刘嗣堂“有期徒刑四年,与前三年并罚,共五年六个月”。而证据竟然是:因张贴内容为“审判张玉英不公、是错误的”的宣传品。

个人表达对法庭做法的意见竟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半,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济南本地的正义律师为刘嗣堂做了无罪辩护,并在法庭上向法官说明“没有法律说法轮功是×教”。

家属拒不承认这种荒谬的判决,已继续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6/215089.html

2009-12-09: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面临被非法开庭

刚刚得知12月9日济南市历下区法院将对大法弟子刘嗣堂非法开庭,时间紧迫,请济南同修们互相转告:8日、9日两天高密度持续发正念加持刘嗣堂同修,尤其是 12月9日早8:00~16:00,彻底解体操控历下区法院、历下区公安分局恶人们迫害刘嗣堂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彻底否定邪恶的安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9/214100.html#0912823472-3

2009-09-12: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现被非法关押在仲宫看守所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现被非法关押在仲宫看守所。家人已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近期家人多次到检察院去讲真相,据说检察院放出消息可以把非法抄家时被公安拿走的8万多元现金还给家人,请了解情况的同修及时报导更多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67.html

2009-04-17: 济南市轻骑路派出所非法抄家,掠夺大量财物

2009 年2月24日,济南市历下区轻骑路派出所数名警察胁迫大法弟子刘嗣堂打开家门,非法抄家。这些警察未搜出任何他们想要的证据,转而公然当着刘的面掠夺大量财物:包括一台计算机;一部佳能照相机;近九万元现金(包括刘家一钱包中的零钱);30张水票;银座购物卡3张(3000元,1000元/张);洗衣票数十张(具体数目不清);一个移动硬盘;一部小灵通手机;肯德基代金券(300元)。

抄家后没有留下任何清单,这些所谓的警察像土匪一样洗劫了家中的财物。过程中刘嗣堂一直在场,之后又被带走,至今不让家人见面。

2 月24日济南市历城区伪法院非法审理大法弟子张玉英时,刘嗣堂和妻子张慧清知道后和其他同修一样深表关切,来到法院附近,因张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而被非法抓捕。张慧清被非法拘留15天,回来后去轻骑派出所要东西,派出所开始不承认,后又说不在派出所;张慧清坚持不懈的讲真相说道理,最后警察说他们不能给(意思是上级说了算);张慧清直接找到历下区610头目李东方,结果又说分局说了算;找到分局有关人员却说下面自己处理。

我们不禁要问,在当今是谁令这些警察们如此肆无忌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7/199106.html

2007-01-10: 济南市历城法院仓促开庭对刘嗣堂作非法判决

山东省济南公安鲍山分局勾结历城检察院和法院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刘嗣堂、王金屏、谢爱英、秦显基、李洪英,由于大法弟子们拒不配合、否定邪恶非法强加给大法弟子的所谓“罪行”,邪恶没达到预期目地,故扬言仍要“继续审判”。在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此事和大法弟子解体邪恶的强大的正念,于,十二月三十日历城法院开庭并未“继续审判”,却仓促宣布对刘嗣堂判三缓四;对王金屏、谢爱英、秦显基、李洪英未提任何处理意见。

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那天,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前去参加,被邪恶拒绝入场。

所谓“判三缓四”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继续迫害的一种手段,是公开对人权侵犯的又一邪恶伎俩。在法官宣布结果后,还单独与大法弟子的家属讲:这次判的最轻了。我们说不是判的最轻了,而是判的最重了。请看“判罪”的依据:

大法弟子刘嗣堂,六十多岁,是个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单位通知他去“保鲜”时,他当时说:“我都退党了,还保甚么鲜?”随后单位恶党书记寇某某、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恶警骗开刘嗣堂家门强行非法抄家。邪恶就以抄家的部份资料而作为“判罪”的依据。

我们强烈要求历城法院无条件撤销对大法弟子刘嗣堂非法的所谓“判决”!恢复大法弟子刘嗣堂的人身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0/146551.html

2006-12-12: 济南鲍山公安分局、历城检察院和法院的又一罪行
济南公安鲍山分局勾结历城检察院和法院已于2006年12月4日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刘嗣堂、王金屏、谢爱英、秦显基、李洪英。由于所谓“证据”当庭得不到证实,此次所谓“审判”未能得逞。

原定30个座位可以旁听,但是开庭前却突然宣布说,这个案子有涉及政治内容,30个旁听席取消,只能允许五个家属旁听。所以这个非法审判到场的只有刘嗣堂、王金屏、谢爱英、秦显基、李洪英和他们的五位家属,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士参加,这个所谓“公审”,实质是黑帮私设公堂。

法庭一片混乱。审判长左右的人自始至终一直在无精打采的几乎一言不发。只有一个叫张宏兵的所谓公诉人,出尽了风头却非常邪恶,有时还歇斯底里的狂叫。可笑的是,张宏兵自己也说,法轮功的案子非常难以取证。她的这句话道出了中华大地在伟大佛法的慈悲救度中,已逐渐觉醒,邪恶的日暮途穷的迫害实在是难以为继。

张宏兵是公诉科副科长,她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经常不择手段。张宏兵自己在法庭上说,她九月十三日和九月二十七日两次到监狱找王侠提取口供。王侠在恶党高压下已所谓“转化”。可是王侠的指证却漏洞百出,许多内容纯属捏造。如张宏兵说,王侠交待自己“天天同王金屏一起做资料”,却连王金屏的住址都说不清;恶人张宏兵,伙同鲍山公安分局利用一个急于立功减刑的在押犯人進行指证,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即使按邪党法律,这种做法也是违法的。

鲍山分局的指控,材料纯属伪造。抄家所列各项数目也与抄家时的数字大相迳庭。抄家时,恶警不给大法弟子抄家清单,目的清楚,就是想要在他们需要时可随心所欲的篡改、编造“证据”。鲍山分局,历城区检察院、法院这些所谓执法部门竟利用监狱在押犯人的口供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罪证”,当在法庭上得不到证实时,就只有气急败坏的份了。

该次所谓“审判”虽然达不到其邪恶目地,恶人们并未死心,扬言仍要“继续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2/144508.html

2006-12-01: 迫害济钢大法弟子的历城区检察院、法院的相关电话

11月28日的大陆综合消息报导:近日,山东省济南钢铁总厂的大法弟子刘嗣堂、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的家人分别接到济南公安鲍山分局的通知,称济南市历城法院将于12月4日开庭,非法审判上述大法弟子。

刘嗣堂曾经于去年11月29日遭非法抄家后流离失所,又于今年3月2日被济南鲍山分局绑架后投入洗脑班,已经被非法关押8个多月。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于去年11月29日遭绑架后,所谓的“保外候审”也即将超过一年的期限。其中谢爱英老人已年近七十,为济钢医院退休职工。曾经因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判三年劳教,被关押于臭名昭着的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鲍山分局勾结历城检察院和法院,强行非法将“保外候审”的期限延长三个月,并欲采用非法开庭审判的手段加重对他们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43664.html

2006-11-30: 正念清除对刘嗣堂、王侠等五位济南大法学员非法开庭审判
济南历城区“六一零”、历城区司法部门、济南公安鲍山分局等邪恶部门组成的犯罪集团,欲于十二月四日对济钢的刘嗣堂、王侠等五位大法学员非法开庭审判。地点在历城区二环路十号。这次非法开庭是恶人蓄谋已久的阴谋,大法学员刘嗣堂自零五年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刘长山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0/143564.html

2006-11-28: 请济南大法弟子针对非法开庭审判发正念
位于山东省济南市东外环10号的济南市人民法院,将在今年十二月四日对被绑架的五位济钢地区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开庭审判,他们是李洪英、王金年、秦显基、谢爱英、刘嗣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8/143438.html

2006-03-08: 3月2日晚8点左右,济南钢厂大法弟子刘嗣堂在家中被一直企图迫害他的公安恶警绑架。参与绑架大法弟子刘嗣堂的是济南市公安局鲍山分局(即:济南钢铁总公司公安处)、济钢生活派出所恶警刘红等人。

这伙恶警其中有两名一个以查水表名义去敲刘嗣堂家门,另一名蹲在门口旁边,在屋内看不见。其伎俩被刘嗣堂的妻子识破后,这伙恶警便露出狰狞面目,公然绑架刘嗣堂,将他非法关押于济钢某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8/122374.html

2006-03-05: 原济南钢厂大法弟子刘嗣堂被恶警绑架
3月2日晚8点左右,原济南钢厂退休职工,大法弟子刘嗣堂在家中被一直企图迫害他的公安恶警绑架。目前情况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5/122086.html

2005-12-30: 近期,已知王霞、王金萍、秦显基、谢爱英、孟立军、刘嗣堂、朱月珍、杜淑英、刘峰等9位大法弟子陆续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0/117610.html

2005-12-08: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拒“保鲜”被迫害情况补充

原济南钢铁总厂济钢设备制造公司不法人员因退休职工、大法弟子刘嗣堂拒参加恶党的“保鲜”活动,遂对刘嗣堂非法抄家,图谋不轨。幸刘嗣堂成功走脱。

刘嗣堂,男,61岁,因在其单位被强迫参加恶党的“保鲜”活动中,刘嗣堂公开向单位领导提出退出恶党组织而遭迫害。

11月30日9点左右,济钢设备制造公司党委副书记冠性恭和保卫科长姜锡安,伙同济南市公安局大队长刘×及恶警共七八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刘嗣堂家,因邪恶之徒们怕恶行曝光,心虚没敢开警车去,敲门时,由姜锡安提一箱梨掩人耳目,骗取大法弟子刘嗣堂开了门,恶人们一進家立刻原形毕露,拿出所谓的搜查证非法抄家,冠性恭拿出一张写有诬蔑法轮功内容的纸,要刘嗣堂签字,并说刘嗣堂涉嫌宣传法轮功等,刘嗣堂立即拒绝并严正的说:“我现在还炼法轮功,没有违犯宪法。”

恶徒们分别進屋翻腾,非法抄走《九评》十几本、《明慧周刊》和《明慧周报》等。就在恶人疯狂非法抄家时,大法弟子刘嗣堂心生正念:“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们带走。”于是他不慌不忙换好鞋,堂堂正正开开家门,成功走脱。

刘嗣堂的妻子大法弟子张惠清没被恶警带走,但家附近不断有警车监控。望同修不要给他家打电话,注意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8/116115.html

2005-12-05: 济南钢厂的邪恶仍猖狂

济南大法弟子刘嗣堂是济南钢厂的退休职工,在2005年11月底,单位通知他去“保鲜”时,他当时讲:“我都退党了,还保甚么鲜?”结果济南钢厂的恶人带领六、七个恶警闯入刘嗣堂的家中進行非法抄家,大法弟子刘嗣堂当时拒绝签字,邪恶仍疯狂的满屋里搜抄,当搜出《九评》等讲真像材料时,恶人还高兴的对真像材料進行拍照,此时大法弟子刘嗣堂趁机走脱,现已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5/115885.html

济南市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2-17:
高尔派出所电话;0531-82804101
所长 李焕明 82800582 15505318708
教导员 徐军 15505310916
副所长 张庆 13583130678
罗振山 15954900039
郭松 13864172676
徐杰 13176404988
任伟 13791055000
邱风建 15505318628
程连胜 88160676 15315578590
2019-01-09:参与迫害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贾兆民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德州市齐河县公安国保处:0534-5509097
齐河县胡官派出所:所长陈显金
齐河县公安局:局长黄兆河、局长刘立文 17605345796
国保大队长 张小亮 、警察陈浩主要分管此案
齐河县检察院范树林 18553405888,起诉科朱梅、付磊 、崔婷婷 、王光林
齐河县法院张军 13605340167
(注:其中国保警察陈浩、检察院叫朱梅,法院叫赵贵杰,三人曾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黄玉萍和魏乐生。)
局长刘玉辉 5345509001、13869237366、18653469277
政委张宁 5345509002、15905343181
副局长韩兆元 13706391108
副局长张着玲 5345509005、13953448196
副局长阮希勇 5345509006、13953448168
副局长房安才 5345509007、13905448928
副政委王振利 5345509008、13905348889
副局长李晓同 13905348966
副局长金晓东 5345509009、13905449999
副局长刘利 5345509010、13791322102
副局长赵巨松 15153400001
副局长韩涛 13792207388
政治处主任黄吉龙 5345509012、13706391686
国保大队:
电话 5345509098、5345509097、5345321305转435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3-26: 相关电话:
天桥区检察院院长   马建华 13969128211
天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 杜召峰 18530061016
天桥区检察院批捕科 王明罡 18678857765
天桥区检察院起诉科 薛辛伟 18560061121
天桥区检察院侦查科 王晓娟 0531-83012558

济南市天桥分局桑梓店派出所
地址:济南市天桥区桑梓镇小张村南308路边,邮编250119
电话:0531-88087117、13506408399
所长 焦长起
教导员 王忠 0531-88071307、13806416866
副所长 徐楠 15098886119
副所长 张升友 0531-88079033、15505315378
办案警察
刘文涛 0531-88079033、17853177681、15505315398
董义顺 15505314866
张世明 15505312718
宋潇文 15253178092
吕小雨 15866673513
邢向飞 13220568070
袁玉 15505319495
褚伟 15505312578
杨硕 15505318231

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分局:
地址:济南市无影山中路98号,邮编250000
电话:0531-85820446、0531-68800110
陈晨   局长 0531-85900118、15505319556
刘宜璞 政委 0531-88020777、15505311777
刘玉华 副局长 0531-85860183、13869195333
房 健  副政委 0531-85807166、13361089676
李连新 副局长 0531-85920035、13361089998
王经斌 纪委书记 0531-85803316、15505319898
傅海卫 副局长 0531-85867136、18853152266
郑继明 副局长 0531-85892166、15505319890
訾晓林 政治处主任 0531-85863036、15505319980
王振昌 办公室主任 0531-85867056、15505317007
刘希诚 调研员 13695319696

刘嗣堂单位保卫科长:  88869119
刘嗣堂单位书记、经理: 88869465 88869116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5-10: 监狱管理人员李伟电话:0531-87075280

2007-02-01: 济钢善良老人遭受的迫害

济南钢铁总公司原有为数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和家庭中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善良和蔼,不但身心健康,而且为本单位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

但自从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以济钢总经理李长顺为首的济钢各级领导和恶警抓住了这一加官進爵的“好”机会,不遗馀力的迫害济钢法轮功学员。甚至在恶党即将遭天灭的今天仍不思悔改,历城“六一零”与它们一起犯下了多起对善良群众的恶性侵害。

据统计,镇压持续的七年当中,济钢至少有十四位职工及家属被判劳教;自二零零五年来,至少十一位修炼者被绑架或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单位通知退休职工、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刘嗣堂去“保鲜”,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甚么鲜?”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恶警骗开刘嗣堂家门强行非法抄家,刘嗣堂当时机智走脱。但在场的王金屏、谢爱英、秦显基、李洪英等老人被恶徒绑架,并被强加“保外候审”一年的迫害。其中谢爱英老人已年近七十,为济钢医院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就曾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浆水泉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刘嗣堂被单位诱骗并实施绑架,当被非法关押在刘长山洗脑班遭受八个月的迫害之后,历城“六一零”、鲍山分局勾结历城检察院和法院,强行非法将“保外候审”的期限延长三个月,并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月4日非法开庭审判。但由于所谓“证据”是一个急于立功减刑的在押犯人進行的指证,由于当庭得不到证实,此次所谓“审判”未能得逞。

后来,恶人们秘密非法判大法弟子刘嗣堂三年刑,缓期四年。这种迫害完全是非法的,遭到了大法弟子和所有正义人士的抵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70.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