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万云龙, 男, 6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人,租住在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
个人近况: 2020年5月20日 迫害致死 (2005-09-2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9-2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万美加(万美佳)
夫妻/父母: 王丽群(王立群) 万云龙
其它亲戚: 龚尊(巩尊)(万云龙外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12:妻子被迫害致死 哈尔滨市万云龙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万云龙,三次被劳教迫害、九死一生,又多次被绑架关押,妻子王丽群被迫害致死,在中共邪党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几乎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身体和精神遭受了难以想相的摧残,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修大法获新生

万云龙, 一九五七年出生,在一九九四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曾多种疾病缠身,患有严重性冠心病、心律不齐、心脏偷停、癫痫、胃溃疡等,人瘦的皮包骨,嘴唇深紫,经常呕吐不能进食,浑身无力,后期严重时曾一个月昏死过去两次。期间寻访许多名医花了很多钱也未能治愈,哈尔滨医大二院的教授遗憾的告诉家属回家准备后事吧,没有办法了,只可惜人太年轻。

那时他才三十七岁。后来在一个远房亲戚家串门时听说有个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以去试试。在没有任何医治希望的无奈下,万云龙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拔了吊瓶上飞机,去参加法轮功在广州的最后一期学习班。

万云龙听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回到家时,他像换了个人一样。脸色好看了,嘴唇也不那么紫了,还能吃下很多的食物也不吐了。慢慢的,人也胖了,心脏和胃也没再出现任何的不舒服,也能正常工作照顾家了,在家人和朋友面前,他就像个奇迹一样好起来了。让这个曾经一度不能接受即将要失去儿子、丈夫、爸爸的家燃起了对生活的无限向往,家里的顶梁柱又站立起来了。

万云龙修炼大法后,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亲朋好友都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以前久病在床脾气不好、焦躁不宁,炼功后变得和气善良、平易近人。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人老实、实在、乐于助人,是个大好人。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九死一生

然而,中共邪党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双城市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和平上访请愿,万云龙也去了,因他修炼早,在当时是法轮功义务辅导站长,他从省政府回来就被绑架了。当时双城市委书记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头子张国富,他们认为万云龙是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就把万云龙始终当作迫害重点对象,所以他在看守所关押了六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

在劳教所那里是一采石厂,那些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往火车上装石头 ,三节撬板,石头都是铁筐装的,每筐都是一百多斤,往火上扛石头,超强的体力劳动,肩膀上的肉皮都磨破了,已经露骨头了,他受尽了残酷的迫害。期间家属托人去看万云龙,劳教所的狱警还透露说:“这万云龙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还说炼。”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扛土毛子,比扛石头轻一点,可是万云龙接筐时,两个打手用手挡住他脸的两侧,不让看筐,三个普教人员把装满两筐大石头的筐摞在一起,从站台上砸向站台下毫无准备的万云龙背部,只听万云龙一声惨叫。人被砸伤后还不准出声,出声就挨打。

万云龙被砸伤后,劳动现场代班中队长叫张殿君向大队长刘明江报告,刘说:“不是他们砸你,是你不会接筐。”

就这样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收工后还要擦地、还要罚站,面向墙立正姿势站着,不准动,动就打,有专门看管的普教人员,还安排一些普教人员毒打“帮助”。在采石场,六月份的热天,都穿着条背心,由于吃不饱身体瘦成能看见两侧的肋骨,恶警只让他干活不准喝水,让他挑最大的石筐,扛最大的石块,走慢了就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五月,万云龙九死一生回到家中,通过学法修心,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十月,万云龙坐火车去白城,因没有身份证被搜身,发现了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同时被抢走五千元钱,在长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办案人员强制万云龙承认兜里的钱是用作宣传法轮功的经费,不承认就给上大挂迫害。期间他反迫害绝食,被三次插管灌浓盐水。由于他不报地址、姓名,被上大挂、关进铁椅子、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因他坚持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身体被打的骨头和肉都离合了,残忍的酷刑折磨的他精神承受到了级限,想到要自杀的念头,二零零二年五月,恶警强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累得他吐了血。从此身体逐渐衰弱,后来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萨斯(SARS)时期万云龙被迫害得病情严重,喘不过气来,已不能说话,心跳每分钟一百四十下,被确诊为胸积水、心衰等四种严重疾病。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家人两小时内必须将人接走,如果死了他们不负责任。家属去接人时,劳教所的门卫说:条件不好就别抢救了,之前出去那个,花了两万的抢救费,也没活,白花钱。”

家属将奄奄一息的万云龙接到亲戚家调养,万云龙由刚开始只能躺着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到过几天可以靠在墙上坐几分钟,用小勺喝水,再到后来,慢慢可以自己站着炼功,拿书看,吃面食类的饭……他就这样保持坚信大法,慢慢调养,三个月后,又一次奇迹般的生还了,也使亲眼看到他情况的亲朋好友无不称奇。

女儿遭恐吓、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双城市公安局开始新一轮迫害,警车天天停在万云龙家楼下,家里人吓得不敢让他进家。他只好把房子卖了,四处打工为生。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五点左右,双城公安局国保大队恶人佟会群带领一伙不法之徒,疯狂的扑向哈尔滨,伙同哈市的公安,出动数辆警车,将一座居民住宅楼团团围住,妄图绑架在此居住的双城法轮功学员贾俊杰。

九月廿九日下午暴徒们破门而入,贾俊杰不慎从二楼滑下摔伤。佟会群指挥暴徒将贾俊杰的母亲桑桂珍绑架,同时将来此访友的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四十八岁、女)及其女儿万美佳强行绑架至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在双城公安局,一女警不断恐吓王丽群说她女儿学业和一辈子都将毁在这里。

到看守所后,恶警开始有预谋的提审她的女儿,在一间封闭式没有窗子的提审室,被关进铁笼子里,锁到铁椅子上。佟会群等没开灯,而是点了四根蜡,制造阴森恐怖气氛并恐吓小姑娘说让她按照他们的意思签,说她们一起被抓捕时,一个同修跳楼不是她自己跳的,而是被另一个人推的。她要不按他们意思做就给她安个会电脑做宣传的罪。

提审时间长达四个多小时,这使王丽群特别担心女儿。整个下午她坐立不安、精神极度紧张,看到女儿被押回来后她长出一口气,紧接着身体出现不适症状,不能说话。报告看守所警察后找狱医,狱医没在所里,说得等他骑自行车从别处来。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快送医院吧。狱警不同意,说必须等狱医来看完了才能定送不送医院。等狱医来时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又掐仁中、又掐腋下的,至少二十分钟才抬走,其女儿想随同去医院,被女警金皖智一把推了回去。就这样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王丽群含冤离世。

第二天又提审王丽群的女儿,强迫她女儿在他们写好的笔录上按手印,意思是狱警处理的很及时,狱医很快就来了。小姑娘不同意他们的说法,他们就强迫拽着小姑娘的手按上了手印。国保大队威胁万云龙女儿万美佳说:“我们能放你,就能再抓你。”

暴徒们极力封锁消息,掩盖事实真相。一边放风说要对法轮功进行大搜捕,一边恐吓王丽群的家属,尽快火化遗体,家属无奈只好同意。在火化王丽群遗体时,巡警队一名副队长带领四台装满警察的微型面包车现场执勤。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中共邪恶们做贼心虚,恶人金婉智一直不离遗体左右,看着遗体放到炉里,才长出了一口气。

据目击者讲:死者脖子右侧有伤,脸青黑。据参与此事的警察说:这次事办砸了,如果没有一个跳楼的,一个死的,我们能得一万元奖金。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万云龙因去同修家了解国内赔偿法的事被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与双城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兜里的两千三百元取暖费被搜走,并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报出姓名,看守所恶警指使各监号犯人对监号的法轮功学员轮番毒打。五号监的犯人曹志家为逼迫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说出姓名,对他大打出手,用鞋的侧面立起来往头上砍并让他整夜值班,不允许他睡觉。

之后他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家属探视期间,发现万云龙眼角青紫,不敢正常走路,说话声音小,后了解到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不转化被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等各种迫害。
后关押期间因万云龙两次出现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检查为肺水肿。家属经过无数次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万云龙回到家中。

被迫流离失所、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哈尔滨市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万云龙,非法抄走了雕刻机、法轮功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上万件小葫芦挂件、电脑两台、现金一万多、电动车一台、折叠自行车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私人物品若干等。

万云龙被不法警察强制戴着黑头套劫持走,随后被绑架到双城区拘留所,七天后被转押在双城区看守所(这期间一直没有通知家属)。家属联络不上人,找到辖区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说人是市国保大队抓的。到市国保大队询问,让去拘留所(鸭子圈)找。家属又去拘留所找,拘留所说没有这个人。

五月二十日左右,在看守所内,万云龙觉得胸闷、不能正常喘气,被先后带到双城急救中心和结核医院,检查确诊为心衰、心律一百四十、冠心病、胸积水和肺水肿并打了九天针急救(这期间仍没通知家属,也不让见)。后家属请律师接见当事人并找到所长时,所长说“差点死了”。

六月四日,万云龙被转押到黑龙江传染病医院(呼兰区)。在五月十七日家属确定万云龙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后多次找到“办案人”(实际上是违法犯罪的作案人)——双城国保大队长肖继田、副队长王玉彪,但是他们一直闭门不见,电话不接。

万云龙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家属要求立即放人回家照顾,肖继田说此案件放不放人他说了不算,让家属找省级反邪教协会负责人杨波(省公安厅国保副处长)。家属找到此人单位,办公电话接通后谎称自己不是杨波,也不负责此案件,并让门卫拦截家属的再次通话要求。万云龙说在双城被关押期间肖继田与杨波都曾提审过他,非常不满意他不配合的态度,并恐吓他再不配合,把他惹怒了将殃及家人等。

万云龙身体处于最危险的情况下,经家属亲人多方周旋才把人接回来,回来后由于他的身体遭受了长时间酷刑迫害流下的阴影,精神上非常恐惧,不敢在当地呆,背井离乡、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万云龙身体每况愈下,瘦成了皮包骨,眼睛瞪的大大的,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离世,抛下了接近快90岁高龄的老父亲。老人家知道又一个亲人离他而去,他悲痛欲绝。

万云龙的妹妹万云凤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遭到绑架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前进劳教所迫害很长时间,身体遭到严重伤害,二零一六年她听说她哥哥又再一次遭到绑架,以及她儿子巩尊,因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也遭到绑架,从而她的精神承受达到了极限,身体状况极度恶化,仅四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人世。

万云龙的母亲张贵琴,因迫害法轮功这场浩劫 ,使她为儿子遭到迫害而担忧,老人家精神承受不住从而离开人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2/妻子被迫害致死-哈尔滨市万云龙含冤离世-407591.html

2019-03-30: 万云龙 保外就医
2016-06-12: 妻子被迫害致死 万云龙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迫害,目前人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传染病医院(哈尔滨市呼兰区),还被戴着脚镣锁在病床上,每日有2-4名警察轮番看守。

万云龙的双肺结核有孔洞,肺水肿、胸积水、心衰、冠心病、心律一百四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打氧气,仍然时而因憋闷不能正常呼吸,不能正常说话,浑身无力,不能自理。

主治医生说目前他是全院最严重的病人,只能躺着不可大动,现在是双肺结核上的孔洞有喷血的可能(以前是咳血),如果一旦发生将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因肺与心脏都不能正常工作,已负担不了身体了。

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在哈市被双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佟会群等伙同哈市恶警绑架、第二天晚上被迫害致死,至今情况不明。据目击者讲:死者脖子右侧有伤,脸青黑。当时万云龙的二十二岁女儿同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恶警有意在夜晚提审她,这使王丽群特别担心,精神极度紧张。警方当时恐吓王丽群家属,尽快火化遗体;女警金婉智一直不离遗体左右,看着遗体放到炉里,才长出了一口气。

六十岁的万云龙曾经多次遭受残忍迫害、九死一生,他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生命垂危。二零零二年五月在劳教所,恶警强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累得他吐了血,后来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三年萨斯(SARS)时期万云龙被迫害得病情严重,喘不过气来,已不能说话,被确诊为胸积水、心衰等四种严重疾病。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家人两小时内必须将人接走。家属接人时,劳教所门卫说:条件不好就别抢救了,之前出去那个,花了两万的抢救费,也没活,白花钱。”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哈尔滨市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双城区法轮功学员万云龙,非法抄走了雕刻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上万件小葫芦挂件、电脑两台、现金一万多、电动车一台、折叠自行车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私人物品若干等。

万云龙被不法警察强制戴着黑头套劫持走,随后被绑架到双城区拘留所,七天后被转押在双城区看守所(这期间一直没有通知家属)。家属联络不上人,找到管区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说人是市国保大队抓的。到市国保大队询问,让去拘留所(鸭子圈)找。家属又去拘留所找,拘留所说没有这个人。

五月二十日左右,在看守所内,万云龙觉得胸闷、不能正常喘气,被先后带到双城急救中心和结核医院,检查确诊为心衰、心律一百四十、冠心病、胸积水和肺水肿并打了九天针急救(这期间仍没通知家属,也不让见)。后家属请律师接见当事人并找到所长时,所长说“差点死了”。

六月四日,万云龙被转押到黑龙江传染病医院(呼兰区)。在五月十七日家属确定万云龙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后多次找到“办案人”(实际上是违法犯罪的作案人)——双城国保大队长肖继田、副队长王玉彪,但是他们一直闭门不见,电话不接。

在目前万云龙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家属要求立即放人回家照顾,肖继田说此案件放不放人他说了不算,让家属找省级反邪教协会负责人杨波(省公安厅国保副处长)。家属找到此人单位,办公电话接通后谎称自己不是杨波,也不负责此案件,并让门卫拦截家属的再次通话要求。万云龙说在双城被关押期间肖继田与杨波都曾提审过他,非常不满意他不配合的态度,并恐吓他再不配合,把他惹怒了将殃及家人等。(其女儿万美佳因诉江于2015年12月15日被绑架关押5天;其外甥巩尊于2016年5月6日本次绑架中被非法关押20多天)

万云龙被非法抄家绑架后,什么消息都没有,家里人找了很多律师,进行了咨询。律师说,修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中国宪法允许的,是完全合法的。万云龙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学习、阅读、持有法轮功书籍物品,依据现行法律法规,并不违法。相反,无故私闯民宅,没有搜查证非法搜查扣押私人合法钱财款物等案件无关物品,拒不向当事人和家属出具搜查扣押物品清单却是地地道道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一百三十九条、一百四十条等法律规定;拒不向家属依法送达刑事拘留通知书,拒不告知申辩权利,违反刑事诉讼 法第八十三条等法律规定。律师说这些警察才是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2/妻子被迫害致死-万云龙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329953.html

2016-06-09: 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哈尔滨万云龙遭迫害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在哈尔滨双城区公安局局长李树志、610谢殿臣的授意下,国保大队王玉彪、肖继田等人绑架了居住在哈尔滨江北袁家回迁楼的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

目前万云龙在双城看守所身体状况堪忧,确诊病情为胸积水、心衰、心律一百四十,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给打了九天针,病情稍有缓解就不管了。危急了就住几天院,打几天针,缓解就又关押在看守所。

万云龙因没有得到全面的救治,现身体进一步恶化,瘦得皮包骨,呼吸困难,说两句话就得打氧气。双侧肺叶都是结核,一侧已经出现空洞,一咳就出血。现在生命危急。医生说最怕的就是咳时喷血,一旦喷血人就完了。

万云龙在黑龙江省结核病防治院,还戴着沉重的脚镣,有警察轮流值班。据说国保大队的肖继田因万云龙说自己是好人,不配合他提审和签字按手印怀恨在心,明知万云龙生命危在旦夕也不放人。家属多次去看守所和国保大队要求放人,他们互相推诿,拒不放人,草菅人命。

万云龙现年六十岁,三十七岁时因患有多种严重疾病,医大二院的教授确诊无法医治,让回家准备后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没想到修炼法轮功仅仅半个月,他就起死回生了。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健康快乐的活着。他的亲朋好友都感受到了法轮功给他全家带来的福泽。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万云龙三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非人折磨。被上大挂、铐在铁椅子上、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等虐待,还被强制超负荷体力劳动,对他的肉体和精神造成残害。每一次从劳教所回家的时候都是濒临死亡的状态。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一次一次的奇迹般的康复了。

修炼法轮功使他获得了新生,拥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他就是想有一个好的身体,中共为什么一次一次的往死里整呢?

双城610特务组织的佟会群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想方设法勒索法轮功家属的钱财,五十岁就患癌而死。双城市单城镇迫害法轮功学员董连太的官员关文良等五人去哈市游玩,自驾的小轿车与货车相撞,五人中死的死,伤的伤。双城市车站派出所所长侯孟达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参与哈市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件后,车祸中不但自己的命丧生,还殃及了妻子。

奉劝双城看守所和双城公安局及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看清形势,从地方到中央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没有好下场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以及省部级迫害法轮功的高官纷纷落马、入狱、死、病、自杀等。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开始实施新的《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明确指出执行命令造成的过错要终身追究,现在有很多人在给自己留后路,不再轻举妄动,担心为造成冤假错案,自己要被终身追究,害人害己。奉劝李树志、谢殿臣、肖继田、王玉彪等人赶快将功补过,放万云龙回家,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9/修炼法轮功获新生-哈尔滨万云龙遭迫害生命垂危-329823.html

2016-05-17: 哈尔滨市双城区万云龙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非法抄走了雕刻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电脑和现金等私人物品若干。据小区的人说,带走时被戴着黑头套。

家里被翻的不堪入目。家属联络不上人,找到管区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说人是市国保大队抓的。到市国保大队询问,让去拘留所(鸭子圈)找。家属又去拘留所找,拘留所说没有这个人。

一周过去了,家属急的团团转。为什么抓人不通知家属?还不能告诉家属人被关在哪?据悉,五月六日,双城区公安局李树志、610谢殿臣在省一级的命令授意下,唆使双城区公安警察伙同各派出所民警,非法闯入当地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家大肆绑架、抄家、录像,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

万云龙,男,现年六十岁,在一九九四年底开始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严重性冠心病、心律不齐、心脏偷停、癫痫、胃溃疡等。人瘦的皮包骨,嘴唇深紫,经常呕吐不能进食,浑身无力,后期严重时曾一个月昏死过去两次。期间寻访许多名医花了很多钱也未能治愈,哈尔滨医大二院的教授遗憾的告诉家属回家准备后事吧,没有办法了,只可惜人太年轻。那时他才三十七岁。后来在一个远房亲戚家串门时听说有个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以去试试。

在没有任何医治希望的无奈下,万云龙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拔了吊瓶上飞机,去参加法轮功在广州的最后一期学习班。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回到家时,他像换了个人一样。脸色好看了,嘴唇也不那么紫了,还能吃下很多的食物也不吐了。慢慢的,人也胖了,心脏和胃也没再出现任何的不舒服,也能正常工作照顾家了,在家人和朋友面前,他就像个奇迹一样好起来了。让这个曾经一度不能接受即将要失去儿子、丈夫、爸爸的家燃起了对生活的无限向往,家里的顶梁柱又站立起来了。

万云龙修炼大法后,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亲朋好友都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以前久病在床脾气不好、焦躁不宁,炼功后变得和气善良、平易近人。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人老实、实在、乐于助人,是个大好人。

坚持炼功多次遭迫害

然而,中共邪党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灾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万云龙被当地恶警绑架,在当地关押了六个月后被劫持到一面坡劳教所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他受尽了残酷的迫害。期间家属托人去看万云龙,劳教所的管教还透露说:“这万云龙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还说炼。”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扛土毛子,比扛石头轻一点,可是万云龙接筐时,两个打手用手挡住他脸的两侧,不让看筐,三个普教人员把装满两筐大石头的筐摞在一起,从站台上砸向站台下毫无准备的万云龙背部,只听万云龙一声惨叫。人被砸伤后还不准出声,出声就挨打。万云龙被砸伤后,劳动现场代班中队长叫张殿君向大队长刘明江报告,刘说:“不是他们砸你,是你不会接筐。”

就这样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收工后还要擦地、还要罚站,面向墙立正姿势站着,不准动,动就打,有专门看管的普教人员,还安排一些普教人员毒打“帮助”。在采石场,六月份的热天,恶警只让他干活不准喝水,让他挑最大的石筐,扛最大的石块,走慢了就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五月,万云龙九死一生回到家中,通过学法修心,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二零零一年十月,万云龙坐火车去白城,因没有身份证被搜身,发现了经文,同时被抢走五千元钱,在长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办案人员强制万云龙承认兜里的钱是用作宣传法轮功的经费,不承认就给上大挂迫害。期间他反迫害绝食,被三次插管灌浓盐水。由于他不报地址、姓名,被上大挂、关进铁椅子、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因他坚持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五月,恶警强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累得他吐了血。从此身体逐渐衰弱,后来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三年萨斯(SARS)时期万云龙被迫害得病情严重,喘不过气来,已不能说话,心跳每分钟一百四十下,被确诊为胸积水、心衰等四种严重疾病。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家人两小时内必须将人接走,如果死了他们不负责任。家属去接人时,劳教所的门卫说:条件不好就别抢救了,之前出去那个,花了两万的抢救费,也没活,白花钱。”

家属将奄奄一息的万云龙接到亲戚家调养,万云龙由刚开始只能躺着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带,到过几天可以靠在墙上坐几分钟,用小勺喝水,再到后来,慢慢可以自己站着炼功,拿书看,吃面食类的饭……他就这样保持坚信大法,慢慢调养,三个月后,又一次奇迹般的生还了,也使亲眼看到他情况的亲朋好友无不称奇。

女儿遭恐吓 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双城市公安局开始新一轮迫害,警车天天停在他家楼下,家里人吓得不敢让他进家。他只好把房子卖了,四处打工为生。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万云龙妻子王丽群和女儿在哈市一朋友家串门被双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佟会群等伙同哈市恶警绑架,劫持到双城市看守所关押。在双城公安局,一女恶警不断恐吓王丽群说她女儿学业和一辈子都将毁在这里。

到看守所后,恶警开始有预谋的提审她的女儿,在一间封闭式没有窗子的提审室,被关进铁笼子里,锁到铁椅子上。佟会群等没开灯,而是点了四根蜡,制造阴森恐怖气氛并恐吓小姑娘说让她按照他们的意思签,说她们一起被抓捕时,一个同修跳楼不是她自己跳的,而是被另一个人推的。她要不按他们意思做就给她安个会电脑做宣传的罪,提审时间长达四个多小时,这使王丽群特别担心。整个下午她坐立不安、精神极度紧张,看到女儿被押回来后她长出一口气,紧接着身体出现不适症状,不能说话。报告看守所警察后找狱医,狱医没在所里,说得等他骑自行车从别处来。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快送医院吧,狱警不同意说必须等狱医来看完了才能定送不送医院。等狱医来时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又掐仁中、又掐腋下的,至少二十分钟才抬走,其女儿想随同去医院,被女警金皖智一把推了回去。就这样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含冤离世。

第二天又提审王丽群的女儿,强迫她女儿在他们写好的笔录上按手印,意思是狱警处理的很及时,狱医很快就来了。小姑娘不同意他们的说法,他们就强迫拽着小姑娘的手按上了手印。

再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万云龙因去同修家了解国内赔偿法的事被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与双城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兜里的两千三百元取暖费被掳走,并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报出姓名,看守所恶警指使各监号犯人对监号的法轮功学员轮番毒打。五号监的犯人曹志家为逼迫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说出姓名,对他大打出手,用鞋的侧面立起来往头上砍并让他整夜值班,不允许他睡觉。

之后他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家属探视期间,发现万云龙眼角青紫,不敢正常走路,说话声音小,后了解到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不转化被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等各种迫害。后关押期间因万云龙两次出现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检查为肺水肿。家属经过无数次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万云龙回到家中。

万云龙这一次被绑架抓捕,什么消息都没有,家里人找了很多律师,进行了咨询。律师说,修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中国宪法允许的,是完全合法的。全世界上亿人都炼,都信。万云龙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学习、阅读、持有法轮功书籍物品,依据现行法律法规,并不违法。相反,无故私闯民宅,没有搜查证非法搜查扣押私人合法钱财款物等案件无关物品,拒不向当事人和家属出具搜查扣押物品清单 却是地地道道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一百三十九条、一百四十条等法律规定;拒不向家属依法送达刑事拘留通知书,拒不告知申辩权利,违反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等法律规定。律师说这些警察才是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7/哈尔滨市双城区万云龙被绑架抄家-328866.html

2016-05-0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大法弟子万云龙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16年5月6日,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双城大法弟子万云龙,根据小区的人说,带走时戴着黑头套,带到哪里不详,并非法抄走了雕刻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电脑和个人的私人物品,请知情的同修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7957.html

2012-10-27: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所的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医院检查确诊为:胸粘膜粘连和胸积水后遗症,这两种病导致呼吸不顺畅,上不来气,还有腰椎间盘突出。万云龙家属一行人于十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去探望他,要求领万云龙去看病,劳教所的科长白久易出尔反尔,二十三日跟家属谎称:“万云龙没病。”

二十三日家属没能见到万云龙,一大队副大队长廉兴答应家属二十四日可以接见万云龙。二十四日等家属一行人来了以后,劳教所警察先盘问:“是万云龙的什么人?”家属进接见室后,不象以往家属接见时,后面坐一、二个警察。这回接见万云龙的同时,出来五个警察,手里拿个摄像机,万云龙明显接见前已经遭到劳教所警察的恐吓与胁迫了,跟家属说的话已言不由衷。

万云龙和家属的整个接见过程被全程录像,不知道绥化劳教所“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干什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和双城市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当局绑架,其中万云龙、付文庆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付文庆也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所,据悉腰部受伤,接见时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廉易坤,男,生于一九七三年,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男学员的地方,一大队是绥化劳教所专门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大队的石剑、金庆富、范晓东、毕飞等警察是绥化劳教所培训出来的“职业打手”,这些警察专门强制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至今已经近十三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致精神失常。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廉易坤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决定回家办理身份证,没想到的是却遭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绑架,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才一个多个月的时间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家人七月十四日得到消息,看到的是面目皆非、满身伤痕,双腿折断的遗体。

至今还有数十名来自黑龙江省各地市的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长期遭受残酷迫害。每周三是绥化劳教所的接见日时间,其余时间家属来了也不允许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264545.html

2011-12-31: 双城恶警非法劳教好人 律师控警察违法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十八日早上被双城国保大队恶警劫持到劳教所。具体哪个劳教所待查。
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付文庆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两人的家属分别为他们请了北京律师。但双城国保大队大队长肖继田一直刁难律师见两位法轮功学员。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去了哈尔滨警务督察支队,控告双城国保大队大队长肖继田的违法办案,警务督察支队人员接收了材料,说让律师等电话通知处理结果。

肖继田的违法行径

付文庆的家属和律师曾去看守所要求见人,看守所说:“办案单位是双城国保大队,见人得有国保大队的批条。”律师和家属又去了双城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肖继田,被门卫警察拦住并说:“肖继田不在办公室。”律师出门后给肖继田打电话,肖在办公室接通电话同意和律师、家属见面。等律师、家属到门卫处再次给肖打电话时,肖继田出尔反尔又说:“我不接你的律师手续,也不允许你会见,你愿哪告哪告去。”

十二月二十三日,付文庆的律师和家属去了哈尔滨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位于哈市道里区安国街86号),哈尔滨警务督察支队给双城警务督察支队打了电话,让家属和律师直接找双城警务督察处的周健。周健给律师打电话了,说周一给答复。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万云龙和付文庆的律师和家属都到双城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肖继田,被国保大队一楼的警察拦住并谎称:“肖继田不在,要找自己打电话。”律师和家属说:“是肖继田和我们约好让周一来。”一楼警察说:“北京的律师来了也没用,北京是北京,双城是双城。”律师说:“中国只有这一部法律,谁都要遵从。”后来一楼警察带付文庆的律师上了楼,律师说肖就坐在办公室里。

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也要上楼找肖继田,一楼警察依然阻拦,律师给法制处等地打电话,后来肖继田同意见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律师要万云龙的刑拘手续,肖说他没有手续,要手续得等王玉彪回来。律师要求见万云龙,肖继田说他做不了主,得李局长签字。律师和家属要找李局长,肖不让上楼,并说:“李局长不在,开会去了。”肖接二连三的推脱律师和家属,另有警察催律师和家属离开,不许再留在肖的办公室。律师和家属从侧门上了四楼,局长正在开会,律师和家属又被楼下的三名警察赶下楼,不许留在四楼,也不许和局长见面反映情况。

在肖继田办公室期间,律师对肖说:“你不让我们见当事人是违法的。”肖说:“你们爱哪告就哪告去。”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去了哈尔滨警务督察支队,控告双城国保大队大队长肖继田的违法办案,警务督察支队人员接收了材料,说让律师等电话通知处理结果。

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万云龙的律师说和肖继田通过电话,肖说万云龙被批非法劳教已十几天。但在二十六日律师和家属在肖办公室时,肖却只字未提劳教的事。律师质问:“为什么没有通知家属?”肖说:“没必要。”

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万云龙被劫持到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双城恶警非法劳教好人-律师控警察违法-251281.html

2011-12-31: 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非法劳教
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上,万云龙被从双城第二看守所送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1225.html

2011-12-25: 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付文庆仍被非法关押
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绑架的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龙、付文庆,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至今已非法关押四十多天了。两名学员的家属已分别为他们请了北京律师。

付文庆的家属和律师去看守所见人,看守所说:“办案单位是双城国保大队,见人得有国保大队的批条。”律师和家属又去了双城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肖继田,被门卫警察拦住并说:“肖继田不在办公室。”律师出门后给肖继田打电话,肖在办公室接通电话同意和律师、家属见面。等律师、家属到门卫处再次给肖打电话时,肖继田出尔反尔又说:“我不接你的律师手续,也不允许你会见,你愿哪告哪告去。”

律师和家属于十二月二十三日去了哈尔滨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位于哈市道里区安国街86号),哈尔滨警务督察支队给双城警务督察支队打了电话,让家属和律师直接找双城警务督察处的周健。周健给律师打电话了,说周一给答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5/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0991.html

2011-11-28: 妻子被害死 双城市万云龙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黑龙江双城发生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中,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他的名字叫万云龙,这是他第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迫害致死。

万云龙,今年五十四岁,修炼法轮功前,患有癫痫、严重的心脏病、胃溃疡等疾病,修炼后痊愈。

万云龙第一次被绑架迫害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去哈尔滨市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被绑架到双城看守所六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迫害。

万云龙第二次是被双城警察绑架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刚一年半的时候就被迫害成肝腹水,生命垂危,才通知家属两个小时之内把人接走。

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年仅四十六岁,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也就是被绑架到双城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被迫害致死。

第三次是本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双城和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而后中共邪党又要向他伸出魔爪,非法劳教他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8/妻子被害死-双城市万云龙第三次被绑架-249938.html

2011-11-20: 黑龙江双城市部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黑龙江双城市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绑架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中,报姓名的都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其中有五名男学员被延期关押至十二月十四日,这五名被延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付文庆、万云龙、王文礼、邹姓和另一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0/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9614.html#111119232848-29

2005-11-12: 被非法通缉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请以下大法弟子注意安全,邪恶的公安系统正在非法通缉你们:

山西省襄汾县: 李建桥
黑龙江哈尔滨市: 吴洪柱、张胜捷、谢来泉、刘雅琴、万云龙、郭淑珍、栾元弘
河南郑州市: 王同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2/114377.html

2005-09-24: 黑龙江双城市非法抄家
2005年9月23日凌晨4点多钟,双城市公安局、红旗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闯入大法弟子万云龙家,进行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4/111125.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2-01: 目前已知道的参与人员名字:
双城区东官镇镇长:肖镇长
派出所所长:马宪涛
警察:李大林:13763407211
协警;罗明仁:18348542279
村书记:刘玉刚:13694626776
东至村村长:张忠勤:13796183087

2020-10-29: 新兴派出所警察 张在全:13796703580
新民村村长 李怀玉:13654616588
书记 韩玉荣:15134632158
主任 赵正峰:15344512122
委员 白玉新:13654623463
治保 赵喜阳:15145181166

2020-10-21: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鑫马电业家园8栋 邮编:150100
45151733456 45153117788 45153124828 45151736110
所长:陈存明 13936110011

2020-09-22: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派出所所长杨锐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政法书记孙波,男,40多岁。
镇三把手许涛,女,50来岁,电话15045127605
韩甸村书记兼警察职务的王大波
红城村村长刘小平,到7、8个村屯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

2020-09-15: 尔滨市双城区韩甸镇
韩甸派出所电话:0451-53290110
所长:杨锐
韩甸村书记兼派出所警察王晓波 电话:15845120048 13603622538 13614504448
韩甸镇政府干部 许涛 电话:15045127605

2020-09-12: 韩甸镇妇女主任许涛 ,村书记监派出所警察王大波电话 13614504448

2020-08-08: 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政府人员
刘玉刚手机号:13694626776

2020-05-27: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警察 李长久 电话:18249056940

2020-04-20: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支部书记杨艳伟13009725559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13199554541 1360450042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