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双流县(华阳镇,成都军区华阳劳教所,四川齿轮厂) >> 余樊英(馀樊英,樊英,凡英,范英), 女, 3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17: 四川成都樊英等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17年8月15日下午4:30左右,有10多个警察到四川成都双流县双流区文星镇莲花社区大法弟子樊英家里非法抄了家。先叫门,敲门,按门铃,见没有人开门,门外就有十几个男警察踢门,大概有踢了几分钟后就踢开了,就给樊英拍照录像。

同时被绑架的共有三名大法弟子:樊英、高贵秀、晏丽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7/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2606.html

2015-07-01: 四川成都天府新区陈怀根、樊英等6人被非法关押的补充
……
陈光中、魏在慧、魏在秀、孟林、樊英都被非法抄家,在看守所遭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1735.html

2015-06-10: 四川成都华阳镇魏再慧等6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双流看守所
四川成都天府新区华阳镇法轮功学员魏再慧(魏再会)、魏再秀、陈光忠、陈怀根、孟丽(林)现被关押在双流看守所,期间他们均遭到华阳派出所警察不同程度的殴打,不准家属见人。华阳派出所民警多次到陈怀根家中骚扰,其妻子受到很大精神压力。赖贵秀被放回后,华阳派出所和华阳镇何池社区的人经常来干扰盘问。

据悉,文星镇法轮功学员樊英近期被劫持到双流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0/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0683.html

2014-06-05: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和绑架
2014年5月27日上午,一法轮功学员去双流县毛家湾地段讲真相,在乘车地点,被7、8个便衣警察强行搜身,查包,然后带到毛家湾派出所时,又抽耳光,上手铐,直到家属去要人,才放。

同时上午9时许文君湖爽滩社区罗风带3个身份不明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趁其不备,偷拍了照片后,匆匆离家去。

随后又去了原川齿厂樊英家(后才知道所去之人一个是西航港百家派出所雷姓警察,有2个是双流县610,一个瘦高个姓王),在前年公开上门骚扰,近年来,随时监控邓春蓉,進行跟踪、摄像,列入黑名单。

同月13日、19日、23日,分别有法轮功学去公兴镇讲真相、发光盘时,被举报后,带到西航港派出所2次和公兴派出所,雷姓警察放话说,中央开会说了,抓到贴不干胶一律重处。家属去后,才放了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5/二零一四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3034.html

2013-04-16:  李克全遭冤狱迫害离世 女儿被劫洗脑班五年
居住在四川双流县的李克全女士,遭四年半的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出狱后,不能站立,吃喝拉撒一直都在床上,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其女儿樊英遭受五年冤狱后,于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六一零”恶徒直接从成都市女子监狱劫持至新津洗脑班迫害,至今已五年。

遭绑架、非法判刑四年迫害

李克全女士,熟人昵称“樊妈”,原新疆建设兵团家属,她身体一直都很好,经常要走十多里的路去赶场买东西。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李克全在双流县文星镇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她生前表示,在洗脑班时,吃了饭后,有时身体会有不舒服的感觉,没几天她的血压就升高了。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恶警将她转到温江看守所迫害,同年二月底的一天早上六点左右突然不省人事,送到温江县医院检查出高血压的症状,在医院昏迷了二十多天后,才苏醒过来,然后就全身瘫痪。

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李克全被双流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当时她是打着点滴,由四个法警抬到法庭判的,脚根本无法站立,在法庭上一直坐着。而且这个非法判决期限中,她在医院呆的四个多月的时间都不算。这次打着“公开审理”的旗号,其实是秘密审理,根本不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不通知家属、不允许旁听,家属不知道、当然也就不可能为自己的亲人请律师。中共恶党迫害好人心虚,还在法庭周围布满了恶警及便衣特务。

非法庭审后,她被从医院转到双流看守所,是被两名刑事犯背到监舍里的,并且将她的坐凳(就像幼儿学走步的那种圈圈椅)带入。她上厕所全是坐在圈圈椅上,根本无法蹲,甚至手连裤子都不能提,都需要别人的帮助,吃饭也要别人喂,洗澡别人帮她洗。

就这样的身体状况,中共当局也不放过她,还把她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黑窝迫害。恶警专门找了三个包夹看管她,直到四年冤狱满才放了她。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李克全出狱后,由其小女儿带到广元市旺苍县的家里。由于她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回家后吃喝拉撒一直都在床上,脚无法站稳,直到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女儿樊英遭劳教判刑后,被劫洗脑班五年

李克全女士的女儿樊英,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五年冤狱期满被“六一零”恶徒直接从成都市女子监狱劫持至新津洗脑班迫害,至今仍然被劫持在洗脑班。

樊英技校毕业,四川齿轮厂四分厂职工,因她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后来调去搞检验。她善良纯朴平时很少说话,自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后,她按 照师父教的去做,做事首先考虑别人,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四分厂了解樊英的职工和干部公认的。

樊英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半中,樊英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如:关小间、电棍电、体罚、吊打等,从未向邪恶妥协,邪恶之徒又给她加期迫害半年。从劳教所回家后刚住了一夜又被六一零、川齿厂公安科和文星镇派出所绑架到双流县正兴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

樊英坚决抵制邪恶,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中旬拉开窗户逃脱魔掌,流离失所。半月后她认为自己没有错,堂堂正正做好人,不承认邪恶的迫害,自己返回川齿厂直接到车间上班。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中共恶徒又到厂里抓樊英,车间领导说樊英工作认真负责,踏踏实实,是个好职工,恶人当时抓人的阴谋未能得逞。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双流国安一帮人突然到车间将正在上班的樊英抓走,连夜进行强制审讯、殴打,樊英绝食抗议迫害十天左右,身体虚弱昏迷不醒,被戴上手铐押到双流团结联诊所强制打针、输液,苏醒后她被拔掉针头,藏到一间铺面八小时左右,由于警察大批的、地毯式地搜捕,最后还是被邪恶之徒发现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惨不忍睹,她没有屈服还在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见此情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樊英被抓回看守所后加重刑具,强行戴上脚链手铐,绝食抗议五十多天,被送到双流中和镇医院输液,她苏醒后从楼上跳下出走。中共人员在四川省内四处张贴逮捕樊英的通缉令,在厂里以万元悬赏捉拿樊英,并且还在双流每个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查。七天后(七月二十八日),樊英返回家中拿衣服被前夫(已离婚)告发。双流六一零、国安、文星派出所、厂公安科,来了几十个人将樊英围住,当时就将樊英绑架到看守所进行审讯、殴打直至昏死。中共暴徒以为樊英已死,通知家属收尸,前夫已离婚未去,通知樊英的妹妹去,因路途远未及时赶到,当她妹妹打电话到看守所询问时,看守所告知她姐姐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但未让其与亲人见面。

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恶人以所谓的“逃脱罪”非法宣判樊英劳改五年半。在龙泉驿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多次被恶警文秀君等关进小监。每次上面领导和记者调查、采访,樊英就喊“法轮大法好!”狱方一直不准任何人接见她,更不准任何人给她送东西进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6/李克全遭冤狱迫害离世-女儿被劫洗脑班五年-272134.html

2013-02-26: 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
...案例二:

长期非法监禁:成都市双流县某厂职工樊英,在龙泉女子监狱被关五年后,于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六一零”恶徒直接从成都市女子监狱(成都龙泉)劫至新津洗脑班迫害,至今已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270400.html

2012-03-18: 成都法轮功学员遭冤狱 期满再被劫入洗脑班
......而双流法轮功学员樊英冤狱期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至今已三年多,仍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8/成都法轮功学员遭冤狱-期满再被劫入洗脑班-254346.html

2012-01-08: 新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据悉,现新津洗脑班还非法关押着樊英、李喜慧、刘萍等坚持不“转化”的同修,其中李喜慧已非法关押五年多,樊英三年多,刘萍情况不详。

殷德才、包小牧等是最积极参与迫害的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8/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1610.html#121802735-19

2011-03-28: 三年冤狱期满 成都黄香玲被“六一零“劫持
成都新都区法轮功学员黄香玲(女、四十多岁)遭三年冤狱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出狱时,新都区邪办(即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周江等一清早就赶到简阳市养马女子监狱,将黄香玲偷偷摸摸的劫到新津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黄香玲被中共恶党人员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黄香玲被非法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迫害了三年。刚到监狱时,就被黄姓警察拉去开批斗会,还受到恶警曾清(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张雅琳(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管教)、陈莉源、刘红(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科长)、余茂华(专管生产的队长)、费思壁(专管迫害黄香玲她们的队长)的迫害:白天反铐在窗子上,晚上铐着睡觉,还有吊铐,晚上站着進行所谓的学习至半夜十二点,有时至二点,完不成劳动任务就让冲厕所、提马桶、在太阳下站军姿、跳蛙跳,操纵犯人虐待法轮功学员。恶警曾清、张雅琳不但不给黄香玲她家人给寄去的衣物(包括内裤、雪地鞋等),还叫犯人虐待她。因不戴标志牌,曾清就在黄香玲的衣服上打字,还威胁黄香玲赔款五十元。有时戴铐,有时吊铐,时间长达二十四小时。

在黄香玲冤狱快结束时,新都区政府派熊主任、周江等到监狱施压,企图“转化”(用强制、欺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都被拒绝。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冤狱到期那天,新都区的熊主任、周江和木兰的人员很早就到监狱,为了避开黄香玲的家人,开车走的都是很烂的老路,他们直接把黄香玲关押到新津洗脑班。

黄香玲在洗脑班绝食抗议,遭到八个人的强行灌食,牙齿被撬松,嘴角出血,口腔出血。新都“六一零”赖伟说“灌不進就打点滴,打不進点滴就送东林学习班。”短时间绝食后,黄香玲开始進食,包小牧对她强制洗脑,新都派二名“陪教”每周一换。近期黄香玲又开始绝食,每天都会被用开口器灌食三次。当时黄香玲住在一楼一零三室,已被诊断为胆结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黄香玲被带走,不知去向。

现在新津洗脑班大约非法关押有法轮功女学员十八名,一到二名法轮功男学员。其中已知的有:
樊英,家住双流县文星镇;
李喜慧,家住成都双林路;
刘秀云, 七十五岁,电子科大退休教师。
黄秀华,女,五十多岁,郫县青河中学教师,除了过年有二天進食外,至今绝食抗议害怕已长达半年,每天被用开口器灌食三次,住在一楼一零五室。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已一年多,其家人未送过衣物。

新津洗脑班目前正在装修,据悉准备将二楼、三楼改修成独立的小房间(洗漱、上厕所、洗澡、洗衣都在房间内),达到完全与外界隔绝。

此外,法轮功学员钟芳琼在监狱遭到迫害,曾二次被关小间,一次是一周,只能坐在水泥床边,不能穿鞋,床边画半个圆,晚上坐到十一点才准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三年冤狱期满-成都黄香玲被“六一零“劫持-238174.html

2011-03-02: 成都新津洗脑班劫持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成都新津洗脑班目前非法关押着十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对她们進行残酷的“转化”迫害(即逼迫她们放弃信仰)。除了法轮功学员李喜慧、樊英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房间、由一名“陪教”看守,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押,由两个陪教看守。洗脑班不让法轮功学员彼此之间见面。

据悉,陪教每月工资七百元,休假四天半。出来的陪教说,那里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陪教也跟锁在笼子里一样,没有自由。

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樊英,四十五岁,成都双流人,二零零八年四月被中共恶徒直接从成都市女子监狱(成都龙泉)转到新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成都新津洗脑班劫持十一名法轮功学员-237071.html

2009-02-14: 四川省双流县樊英被劫持逾五年 女儿呼救
四川双流县法轮功学员樊英女士因坚持信仰屡遭恶党人员迫害。樊英曾四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8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劳教所遭酷刑折磨。2003年10月,樊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龙泉驿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樊英被非法强加的刑期期满后,又被劫持到新津某地迫害。以下是樊英的女儿的呼救信,希望善良的人们和国际人权组织帮助。

我叫刘丽娟,双流棠湖中学高三学生,家住四川齿轮厂,是法轮功修炼者樊英的女儿。我妈从技校毕业后就在川齿厂工作,开始当车工,多年来在工作上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同事总是热情大方,和蔼可亲;在厂是个好职工,在家是个好妻子,好母亲。由于表现突出,厂里把她提拔为质检员,在任职期间,凡经她检验的产品没有一个不合格。

但是,正因为我妈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在将近长达10年的时间里,我妈屡次遭到邪恶和恶人惨无人道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之后,法轮功在中国遭到史无前例的迫害,我妈走村串户到处讲真相,还把真相光盘送到一车间书记家,后被该书记告发拘留15天。

我妈被拘留过四次。其中两次是讲真相遭拘留;一次在去北京上访的火车上,被恶人何继伟、谢洪章指使在郑州出差的销售员常小蓉在火车上认出后劫持回来遭拘留;还有一次到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城楼上炼功被邪恶劫持回来遭拘留。因我妈对大法坚定不移,被当地政府未经审判于2000年8月25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半中,我妈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了各种折磨,如:关小间,电棍电,体罚,吊打等,从未向恶人妥协,邪恶气急败坏又给她加刑半年。在2002年十一前夕,中央有一个工作组到楠木寺视察工作,我妈在单间里大声高呼揭露恶人。

在劳教期间所受的酷刑:(1)固定铐:站立,铐在窗上动不了,时间久了双脚就要站肿。(2)电击:用高压电棍电嘴,脸,颈,手,背,屁股等。

2002年9月15-18日,恶警李奇、尹丹、李霞从其他中队调入20名恶犯人,连同8中队的30名吸毒犯共50人,唆使她们几人为一伙分别围着一名大法学员暴打,妈妈坚决抵制,被12名犯人一直打致昏死过去。

我妈被释放回家后刚住了一夜又被双流县“六一零”,文星镇派出所和川齿厂公安科的恶人恶警们非法绑架到双流县正兴洗脑班强制洗脑。妈妈坚决抵制邪恶,于2002年10月中旬拉开窗户逃脱魔掌。半月后妈妈认为自己没有错,堂堂正正做好人,返回川齿厂直接到车间上班。车间的领导和职工一致认为妈妈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个好职工,车间领导就立即安排她上班了。

上班半年后,2003年4月15日,恶人又到厂里抓妈妈。车间领导说妈妈对工作认真负责,踏踏实实,是个好职工,邪恶当时抓人的阴谋未能得逞。4月16日,双流国安一帮人突然闯入车间将正在上班的妈妈抓走,第二天非法来我家强行抄家,摄像,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真相光盘。晚上把我妈直接送到双流看守所,并连夜進行强制审问,殴打,妈妈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绝食抗议10天左右。由于长时间未進食,造成身体虚弱昏迷不醒,恶人将我妈戴上手铐押到双流中医院强制打针,输液。我妈苏醒后趁邪恶不注意拔掉针头从医院二楼跳下,躲藏到双流一杆旗街的一间铺面里。由于公安人员大批地毯式的在双流城区進行搜捕,最后还是被邪恶之徒搜出并打的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邪恶之徒将我妈抓回看守所后加重了刑具,强行戴上脚镣手铐,严刑逼供她揭发交待其他法轮功学员。妈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决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再次绝食抗议50多天。有一天半夜两点左右,邪恶之徒强行将我妈送到双流中和镇医院输液,我妈苏醒后拔掉针头从楼上跳下来再次正念走出。邪恶之徒在四川境内到处张贴逮捕我妈的通缉令,在川齿厂里以万元悬赏金捉拿我妈,并且在双流每个学员家中全面進行搜捕。7天后(7月28日),妈妈返回家中拿换洗衣服时被邪恶蒙蔽了的贪财爸爸(父母已离婚,父亲只拿到了800元的悬赏金)告发。双流邪恶“六一零”、文星派出所、厂公安科等一共来了几十个恶人恶警将妈妈围住,当时就绑架到看守所审讯,殴打到直至昏死。邪恶之徒以为妈妈死了,就通知家属收尸,爸爸没去,姨妈因路途遥远未及时赶到,当姨妈打电话到看守所询问时,看守所告知姨妈:你姐姐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但是,仍然不允许姐妹见面。

2003年10月8日,邪党法院以“脱逃罪”等无须有的罪名非法宣判我妈劳改五年半。在宣判时未通知任何家属到场,可怜的是我的外婆还在外面一直为她的女儿讨公道。

在龙泉驿监狱非法关押期间,一直不准任何人接见,更不准任何人送东西進去,我们只听到别人说我妈在里面因不穿囚服被恶警唆使犯人王秀清毒打,此人已遭恶报。在监狱里我妈一定遭到了很多迫害,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按时间推算,2008年8~9月我妈的服刑期已满,理应回家与我们母女团聚,可是自2003年4月至今我们未曾见过一面。据说妈妈满刑后,不法之徒又把她弄到新津某魔窟继续迫害,现在已被恶人们迫害到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已垂危。

以上事实,其惨烈让我们不敢想像,更无法面对。《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迫害我妈的人已触犯法律。

谁无父母?谁无亲人?谁能想像这样的惨剧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法律本应惩恶扬善,然而,我妈不仅无罪被抓,被关,被判刑,还受到残酷的折磨。在中国这个一党集权专制的社会里,一切法律,人权,信仰自由等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所以,呼吁求助你们匡护正义,呵护善良,伸出援助之手,发出正义的呼声,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把我妈——樊英从魔窟里救出来,追查审判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1)双流县“六一零”李忠全,X(不清)皓,胡跃忠;(2)文星派出所熊友明,陈会昌,X(不清)文才;(3)川齿厂公安科何继伟;(4)齿轮厂书记李实林(外号嫖书记);(5)社区干部张其红,宁顺长,房昭杰,刘世平,图天明;(6)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警察李奇,劳教人员陈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4/195461.html

2008-07-17: 请关注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郑斌
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郑斌被非法劳教三年,本月下旬(大约是7月22日)即将满期,请成都同修给予正念关注。

成都邪恶之徒以往的处理方式是对于从监狱和劳教场所归来的没有妥协的大法弟子全部送往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现在新津洗脑班内至少非法关押了两名以上从监狱和劳教场所归来的没有妥协的大法弟子:刘晖、樊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8-06-11: 零五年川西监狱曾害死一名法轮功学员
我是一个常人,曾被关押在川西监狱。我曾在狱中亲眼看到那些恶警是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而且2005年川西监狱曾迫害致死一名法轮功学员。

2000年,邪党恶警从四川简阳养马河女监转了16名法轮功学员到四川苗溪山劳改农场,即川西监狱,监狱强迫她们做奴工,不配合的就不准买生活用品,不准上厕所。

后来,恶警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用肉体折磨等流氓手段,把法轮功学员吊在窗子上十天、甚至半个月不放下来,不准睡觉。

2001 年左右,苗溪山监狱把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到龙泉驿新建的川监狱十二监区。监狱恶警操纵、指使看管刑事犯打法轮功学员苏南,把苏南牙都打掉了;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高洪香写“转化”书、戴罪犯标志牌,她不写就用绳子把她绑起来折磨;大法学员张洪琼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打,被捆。

每天早上天不亮,恶警就逼法轮功学员到坝子里不停跑圈,跑不动了就叫刑事犯拖着跑,监狱还给刑事犯加分。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恶警强行灌食,美其名曰对法轮功的生命负责,命令刑事犯用暴力逼迫输液、灌食。

川西女子监狱后改为成都市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樊英多次被恶警文秀君等关進小监,经常被刑事犯毒打。监狱如有考查或参观的人来,樊英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告诉外界这里有很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文秀君诬蔑樊英每次看到异性就要吼。当时我听到这个恶警说假话,因为监狱里面人人都知道法轮功的品德高尚。

恶警文秀君还怂恿搞同性恋刑事犯如何整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蒋颜丽被吊铐在监室,恶警文秀君就操纵一个搞同性恋刑事犯在蒋颜丽面前耍流氓!恶警文秀君还长期操纵、并和刑事犯一起打法轮功学员李晓宇。

2005年,从其它监狱转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后来被迫害死了,死了之后恶警才送進医院,还给看管的人说: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其实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几乎人人都明白中共警察太坏,坏事干绝,枉披人皮!

总之,我看到狱中法轮功学员惨遭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生不如死,而他们依然坚持法轮大法的神圣信仰,他们面对强权暴政的坚定意志和坚守真善忍的那一方心灵净土的宁静祥和,在我的人生历程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撼!我甚至想将来也成为法轮功学员这圣洁奇花院中的一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180081.html

2008-04-18: 在川西监狱目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724.html

2007-11-19: 成都市龙泉滨江女子监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成都市龙泉滨江女子监犾六监区一分队恶警文秀君,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忍、最邪恶的。

在这里,凡是不放弃修炼、不配合邪恶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变着法子折磨,他们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屋子里,让两个犯人轮换守着,不许出门、不准与家人通信、接见、不准与其他任何人接触、说话。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至十五日,恶警文秀君要给法轮功学员赵素蓉洗脑,赵坚决不去,恶警文秀君就叫来三个管教和四个犯人连拖带拉的把赵素蓉夹進了“学习班”。

恶警文秀君污辱法轮功学员杨月群,杨反迫害,就被恶警文秀君指使几个犯人把杨月群拖出门,用手铐把双手反铐在一起,在寒冷的冬夜里冻了整整一个晚上。法轮功学员樊英,经常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还用手铐铐住按在地上施暴,打过之后被关在黑屋子里,一关就是十几天,樊英绝食反迫害;恶警就叫来几个彪形大汉,把樊英五花大绑,粗暴地给她强行灌食。法轮功学员钟俊芳被互监(轮换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用凳子砸头,晚上从床上拖下来扯着头发转圈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9/166866.html

2007-10-13: 成都双流县七旬老人邓淑芬被恶警绑架
成都双流县恶人恶警遭报事例

1.巫刚,原双流县看守所所长,在2001——2005年期间,残酷的迫害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吕开云(被判8年)、其父品宗鹤(曾两次被劳改)、唐志强(已迫害致死)、和正在川西女监的樊英等,在看守所期间,大法弟子长期被戴上刑具,每天都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3/164414.html

2007-02-05: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八中队李奇等歹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是曾受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八中队迫害的一名大法弟子,我要把我在劳教所里亲眼看到的几件事情写出来告知世人。

八中队的邪恶队长李奇,它想尽千方百计迫害我们的同修,采用的酷刑有关小间、有“飞墙壁”、有捆在大树上、有毛巾塞嘴、有在地上拖着走等等很多种,它把所有坚修大法的同修集中起来“严管”,让恶人给她们读诽谤师父的书,坚决不配合的同修们为了护法,就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把黄志兰、张亚琼、范英等坚定的同修捆在树上,又用擦桌子的又黑又脏的毛巾塞進黄志兰嘴里,有一天还把黄志兰拉到办公室关着门,用警棍用力横着打,我们在外面都听的到,同修受迫害我真是很心痛啊!

一位姓罗的同修被用绳子24小时将腿盘起来绑着不放,还有一位叫朝乃兴(音)的同修被吊在三楼的窗子上,肖洪俊则已超期关押两个月都不放回家,更残酷的是,恶警叫我们军训,我们不配合,不走,就由五中队的四个杂案犯抬着在地上拖,我们的衣服、袜子、鞋子都被拖的稀烂。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的真实情况,我把它写出来告诉有良知的世人,曝光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即使它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也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358.html

2005-07-16: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固定铐
站立,铐在窗上动不了,时间久了双脚就要站肿。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高燕、张世清、张文红、王红霞、陶菊花、樊英、耿小俊、尹发凤、游全芳等至少30人。

电击
用高压电棍电嘴、脸、颈、手、背、屁股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尹发凤、张世清、张凤青、张文红、张亚群、樊英、王红霞、陶菊花、祝跃辉、游全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

2004-12-05: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穷凶极恶的迫害
2002年的夏天,正是烈日炎炎,恶警李琦、尹丹、李霞把全八中队50多个不转化的学员,集合在太阳下训练一个月,邪恶的说:“你们是犯了罪的,就是要弄来调训!”它们觉得中队的二、三十个犯人少了,又到其它中队挑选了12个最坏的、牛高马大的犯人到八中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陶玉琴、刘忠义、吴仕翠、肖红俊、喻斌、凡英、龚树英、段文莲等人,坚决抵制,站着不动,不配合它们的命令和指使,说:“大法弟子是清白无辜的,没有犯错,更不是犯罪!”恶警立即喊来十来个犯人对一个大法弟子毒打,一动手就长达几小时、半天、一整天,一个个轮番打,个个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到处又青又肿,伤痕斑斑,脸肿了,头肿了,衣服被抓破了,鞋被打破了,腿肿了,身子也肿了,衣服都穿不進去了,重庆华银山市妇女主任祝跃辉被打断两根肋骨,喻斌则被打断四根,她自己都能明显的摸到断开的骨端,还不能说骨头断了,否则,被送到医院里就更惨。邪恶又抓又扯又拖又踢,每个大法弟子的腰部、胸部、腿、脚等处都被打伤,都被打得不能动了。大法弟子陶玉琴、喻斌、刘忠义、凡英等被打得站立不稳,邪恶还要强迫她们罚站,凡英站得昏倒在地,恶警李琦、尹丹还要拖她站起来,犯人对大法弟子说:“是她们(恶警)喊我们打的,那李琦、尹丹、李霞、吴所长等都在那边看着的,如果她们看到我们不动手打,我们就要挨整。”多邪恶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90731.html

2004-11-13: 川西女子监狱(成都龙泉驿)部份恶警不仅迫害大法弟子,而且还采用卑鄙的手段剥夺了大法弟子最基本的生存权,克扣大法弟子的钱财。

恶警文秀君、蔡雪梅、周克会非法没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樊英的消费卡(455.30元)和在唐秀(唐会计)那里的358元钱。

注:樊英是四川齿轮厂职工,证实大法多次被邪恶抓去迫害,去年明慧网已报导过樊英的有关情况。现在樊英关在成都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家属去探望不让见,恶警说:不转化不能见。带去的钱不能用,因樊英几次长期绝食,身体非常虚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2004-02-13: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在中国遭到史无前例的迫害、攻击、栽赃和陷害。她自己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想把大法真相告诉所有的人,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她出去走村串户到处讲真相,还把真相资料送到某书记家中,后被人告发拘留15天。

樊英被拘留过四次。其中一次在去北京上访的火车上被发现,途中被挡回。因樊英对大法的坚定不移被当地政府未经审判于2000年8月25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半中,樊英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魔,如:关小间、电棍电、体罚、吊打等,从未向邪恶妥协,邪恶又给她加刑半年。在2002年国庆前夕,中央有一个工作组到楠木寺视察工作,当时樊英在单间里大声高呼揭露邪恶。

被释放回家。她回家后刚住了一夜又被双流县610、川齿厂公安科和文星镇派出所绑架到双流县正兴洗脑班進行强制洗脑。樊英坚决抵制邪恶,于2002年10月中旬拉开窗户逃脱魔掌,流离失所。半月后她认为自己没有错,堂堂正正做好人,不承认邪恶的迫害,自己返回川齿厂直接到车间上班,车间的领导和职工一致认为樊英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个好职工,车间领导立即安排她上班。上班半年后,2003年4月15日,邪恶又到厂里抓樊英,车间领导说樊英工作认真负责,踏踏实实,是个好职工,邪恶当时抓人的阴谋未能得逞。4月16日,双流国安一帮人突然到车间将正在上班的樊英抓走,第二天强行到樊英的家中進行抄家、摄像,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藉和大法真相资料。晚上直接送到了双流看守所,连夜進行强制审讯、欧打,樊英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進行绝食抗议10天左右,由于长时间未進食,造成身体虚弱昏迷不醒,邪恶将樊英带上手铐押到双流团结联诊所强制打针、输液,苏醒后她趁邪恶不备拔掉针头,躲藏到双流一杆旗街的一间铺面8小时左右,由于公安人员大批的、地毯式地在双流進行搜捕,最后还是被邪恶之徒发现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惨不忍睹,她没有屈服还在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见此情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邪恶将她抓回看守所后加重刑具,强行带上脚链手铐,逼供樊英揭发别人。由于樊英对大法对师父坚定不移,坚决不配合邪恶,再次進行绝食抗议50多天,邪恶又将她半夜两点左右送到双流中和镇医院输液,她苏醒后从楼上跳下来再次正念走出。邪恶在四川省内四处张贴逮捕樊英的通缉令,在厂里以万元悬赏捉拿樊英,并且还在双流每个学员家中進行搜查。7天后(7月28日),樊英返回家中拿衣服被前夫(已离婚)告发。双流610、国安、文星派出所、厂公安科,来了几十个人将樊英围住,当时就将樊英绑架到看守所進行审讯、殴打直至昏死,邪恶以为樊英已死,通知家属收尸,前夫已离婚未去,通知樊英的妹妹去,因路途远未及时赶到,当她妹妹打电话到看守所询问时,看守所告知她姐姐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但未让其与亲人见面。

2003年10月8日,恶人以所谓的“逃脱罪”非法宣判樊英劳改五年半,在判樊英时未通知她的亲属(包括母亲也不知道,樊英就悄悄的被判了刑。可怜她的母亲一直在为她的女儿讨回公道。现在樊英已被送到成都龙泉驿劳改,不准任何人会见,更谈不上送任何东西進去了。

樊英非常坚定,用自己的生命在证实着大法,身心被严重伤害,身体极度虚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呼吁全球大法弟子和有良知的人们紧急营救!

2004-01-03: 樊英,四川齿轮厂工人,2000年進京上访被绑架,在双流看守所走脱,但又被其丈夫举报(举报者得了2000元奖金)抓回双流看守所,其间被戴脚镣手镣(颈子与双手都锁在一起)长达几个月(至少2个月以上),因绝食抗议被强行残酷灌食,并被非法判劳改5年,已于11月20日左右送龙泉女子监狱劳改。

2003-12-08: 在四川女子劳教所,因坚持信仰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受到劳教所管教、及其指使鼓励的劳教犯的折磨。有的被电警棍击打(如对范英、吴世翠等人)。吸毒人员打人越凶,管教越喜欢。

范英在劳教期满后,又被关進洗脑班;

2003-11-05: 四川大法弟子樊英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双流看守所,绝食了60多天,曾昏迷过去两天。恶警一直对她野蛮灌食,几乎把她的一头黑发全揪光了。十几天前她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判处四年徒刑。

2003-08-17: 2003年4月14日上午,四川双流610办自称姓胡的一名恶警去四川齿轮厂车间找到正在上班的樊英,在车间办公室讯问她知不知道川齿厂真像资料是谁发的,樊英说不知道,胡当时问车间书记,书记告诉胡,樊英在车间表现很好,很受群众欢迎,在工作上表现很出色,从无病假、事假,从不迟到、早退,与同事相处很和谐,在众多民众面前,胡无言对答,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车间。

事隔两天16日,文星派出所的熊X,带着厂公安科的干事等几名恶警,突然闯進樊英的家,强制抄走了大法书籍及资料,几个恶警把樊英强制送至厂公安科,几个大汉强迫将樊英抬上车送至双流县双华看守所,后又绑架至正兴洗脑班進行残酷迫害,樊英不屈不挠,拒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10多天。当恶警把奄奄一息的她送至双流县联针所医院進行進一步迫害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医院逃了出来。由于恶人告密,又动用大量人力、武警地毯式搜查,将樊英绑架。据樊英被绑架时围观的众多群众说,当时全身衣服血迹斑斑,满脸是伤,人已变形。后来樊英一直下落不明。

2003-03-21: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并欺诈海外人士
以下是四川大法弟子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亲身经历和目睹的事实。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恶人,不但残酷折磨无辜的修炼者,还利用谎言欺骗来自澳洲的调查人员,掩盖其迫害事实,并对当面揭穿谎言的大法弟子疯狂报复。以下是该大法弟子的自述:
2000年12月30日,我去为自己经营的商店进货,路上被不法恶人绑架,劫持进看守所。2001年3月15日,恶警把我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第二天晚上,因我拒绝放弃修炼,它们开始强迫我以军人的标准姿势面墙而站,叫“站军姿”,不许动一动,从早上6点一直站到晚上11点,不许洗漱。就这样一直站了35天,手脚全都肿了。

一天,一个“包夹”(吸毒犯)过来说,“你这么年轻,怎么这么固执?”我说,“大法这么好,我为什么不炼?”

她突然歇斯底里,强迫我去“飞起”(脚尖靠墙,双手举起贴在墙上——一种酷刑),接着拳脚象雨点一样的落在我身上。6月的一个晚上,我和另外四位同修在房间里被殴打,又被拖到楼下的一间空房里,恶人强令我们从晚上10点一直站到第二天下午6点,站军姿、“飞起”。我们不承认这一切迫害,不承认对我们的非法劳教。11月8日,恶警把我们关在三楼上,与世隔绝,整天坐着,不许动,一举一动都必须经过“批准”。

2002年7月5日,八、九中队调整,队长换成现在的队长李某、李奇、尹丹。7月6日开始,强令我们十几位同修坐在院子里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晚上10点半,那时正是暑热的夏季,白天,太阳高挂,平均气温近40度,水泥地面被烤得发烫,夜晚,蚊虫叮咬,每个人的皮肤都被晒得起泡、脱皮、起黑斑。中午两点,全中队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被集中,强迫我们站军姿,然后起来走队列,我和同修肖红俊拒绝迫害,管教就指使吸毒犯揪住我们的头发,一阵乱打,她们打累了,就强迫我们晒太阳,直到晚上12点,不许洗澡。大法弟子樊英、龚书莲、喻彬、陶玉琴等同修同样因拒绝迫害,而遭犯人毒打,在地上拖,她们的衣服、鞋袜全被拖烂,犯人打累了休息时,就把她们铐在树上……同时,不法恶人还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的宣传毒品。大法弟子樊英、曹芹凤等同修讲真相,也遭迫害:电棍电嘴和手,用污秽的毛巾堵嘴,甚至用胶布把嘴封住,同时把我们全都铐在树上。

10月28日,所谓的“十六大”要开了,恶警就把我们十一人又关到三楼,隔离起来,不许出声,只要听见一点声音就被拖进小号毒打。白天,它们上班时,叫我们坐着,中午它们休息时,就叫我们站着,晚上从8点站到12点。

2003年1月25日,两名从澳大利亚来的调查人员由四川省国安厅的人陪同,来调查水牢一事,队长李某带来查看,当查到我们窗前时,一位调查人员奇怪的问:“为什么她们都站着?”李某立刻撒谎说:“她们坐累了,自己愿意站的。”同修彭世琼听见了,马上澄清说:“是它们逼我们站的。”话音刚落,立即被犯人捂住嘴按倒在床上,由于外面亮,房间里光线暗,玻璃反光,外面看里面不太清楚。队长李某当时一侧身,挡住了视线,把调查人员带走了。

晚上过了9点,寒风刺骨时,不法恶人疯狂报复,把彭世琼和罗蒙连拖带打的拉到院子里铐在树上,嘴用胶布封住。高慧芳因护着罗蒙也被体罚,最后三人一起被强行关进空房子,不分昼夜,通宵达旦的站了一周,13天没准上床睡觉。

楼下的同修同样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打压。我临走时,同修孙凤华(因)已四十多天没让上床睡觉了,现在她和别的同修都还在魔难中。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4/3/3410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1/46889.html

2002-09-06: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无限期非法关押。目前非法劳教期已过但还没有被释放的大法弟子有:王红霞,二年教期现已被非法关押三年了;范英,二年到期后又被延期半年;杜节、龚书莲已被超期关押两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6/36168.html

2001-12-08: 李必华,李彩群,吴志容,马会,樊英,叶兴明,曹些根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2001-12-08:樊英,女,34岁,四川齿轮厂,被非法劳教一年。停发工资。现属超期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成都 双流县(华阳镇,成都军区华阳劳教所,四川齿轮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12-08:
1、江源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江源镇唐兴东街附近
电话:02882241110
所长:王军 15328015275
任磊 13558668589
庞建君 13980918771
冯圣 13548105977
曹猛 13540220171
曹强 13693467473
胡国神 13540807199
杨建勇 13980603201
2、崇州市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拘留、逮捕都是由法制大队审核决定的)
韦加录 13880002261
刘佳霖 13438959437
黄志勇 13881879791
刘增杰 13688439176
薛川 13551311725
董波 18613209979 崇州市崇阳街道杨祠街南一巷1号
梁兵 13808233280
李正军 13982277387
刘旭 13709089527
罗艳琼 13881750588
赵欣 13882023283
马溢 13980063936
马玥 15008454505
3、崇州看守所
余红利 13880609188
毛奎 13550075558
张克林 13881801646
黄强珑 18782940975
陶金光 13541091834
李伟 15882205132
曹贵斌 13980451932
张兴国 15928518758
何岳云 15828395188
沈树理 13880275820
罗光全 13881878491
梁如俊 13980065503
李景红 13980447276
肖勇 15928755855
陈建辉 13980061142
黄明文 13678197295
李燕 13881879766
刘荣华 15882236508
余建新 13618031967
孙艳 13668226222
张兴玖 13980751036
陈勇 13980576185
庞祖源 13908060885
陈能超 13666206696

4、崇州行拘所
罗春林 13980865796
雷晓树 159285585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相关电话:
四川齿轮厂公安科科长,何记伟(又名何三娃),电话:028-85166007 13980069322  科长爱人 陈志芳
四川齿轮厂办公室,电话:028-85100019
厂长         房昭杰  电话号码:(028)85167286
工会主席      谢洪章
原武装部长    贾沙路 (028)85167205
四川双流县文星派出所,028-85870382
四川双流县政法委,028-85835990`
双流东升法庭:前庭长姓何 028-85824489
前庭长爱人姓汤

邮编: 610100 区号: 28
龙泉驿洛区带文安镇天琴服装厂(女子劳教所)
地址: 成都市龙泉驿区洛带文安镇大包村女子劳教所
袁科长:13072854772(手机);028-84898942
周英(女):13072853747(手机)
卢曦:0816-3261351(办公室)0816-326145 转3027 室

双流县610办:余敏、张浩、张云、胡跃忠

本案件有关文件

樊英被关押六年 未成年女儿不得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0/195207.html

四川资中楠木寺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6/1756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