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监狱,川西女子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8-02-06: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钟俊芳责任人
成都女子监狱:
监狱长:骆利丽、副监狱长:罗成丽、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三监区:监区长蔡雪梅、教导员温某、副监区长钟某、狱警杨泳洪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6/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0497.html

2016-01-16: 成都女子监狱使用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成都女子监狱使用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322310.html

2015-08-15: 四川成都女子监狱的黑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5/四川成都女子监狱的黑暗-314150.html

2013-09-090: 成都女子监狱的恶行

为取得“转化率”,成都女子监狱(原川西女子监狱)邪警暴力强取法轮功学员指印,并称“就是执法违法又怎么样?”

二零一二年三月,在监狱被迫害达十年之久的成都法轮功学员李晓宇离狱之前一个月左右,由于狱方的强制转化迫害也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十六监区负责洗脑的副监区长田莉以谈话为名将李晓宇骗至监区长办公室,与监区长办公室内一李姓教导员共同指挥四名力大体壮的犯人将因长期监狱迫害而瘦弱不堪的李晓宇按倒在地,强取李晓宇右手食指指印在三张不明内容纸上。

李晓宇奋力反抗挣扎,指出她们的行为是执法犯法时,那名李教导员说:“就是执法违法又怎么样?谁能为你作证呀?”该监区一做洗脑转化的邪警说:“以前转化率百分之九十就可以了,现在上头压的紧,要求百分之一百。”

李晓宇女士是解放北路第一小学教师,因坚持信仰被诬判十年。当她刚生完孩子才两个月就被罚站冰块,不准给婴儿喂奶,不准按时吃饭!在狱中不放弃信仰受暴打,牙被打落几颗,脸面浮肿,骨瘦如柴,三十几岁的人被迫害得行走困难,垂头闭目,生活不能自理。

现在还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朱明蓉也曾被邪警赵红梅强拽手在纸上按印,被挣脱。

另请关注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罗芳。罗芳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从二零零三年至今在成都女子监狱,其丈夫早已被迫害致死。罗芳在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邪恶的政法人员打毒针致使双脚残废,至今不能行走。罗芳长期营养食品匮乏,狱中遭精神和身体迫害。

请全世界正义机构与人士关注并援助。
2012-01-07: 川西女子监狱六监区恶人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7/川西女子监狱六监区恶人恶行-251527.html

2011-11-21: 揭露四川成都女子监狱恶警罪行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女子监狱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一名曾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成都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耳闻目睹此黑窝恶警的罪行。

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是滨江监狱,以前包括男犯监区,后来男监分开了,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尤臬驿区镇。这里常年关押着两千多名在押人员,总共设有六个监区,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二监区(原为十二监区)和六监区(老弱病残监区),有个别的学员在其它监区。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原十二监区)有三个分队,监区长陈建芬(被双规判监外执行);副监区长周英,此人较高,精瘦,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个外表伪善,内心狡诈之人;二分队分队长王雪萍管生产、思想;另外二分队狱警卢巧霞(藏族,四十多岁)、周桂芳(四十多岁)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特别是卢巧霞极其阴险,一般不出面迫害,但所有的迫害手段都是她在背后出阴招。

邪恶洗脑

对新被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监狱先用“软攻”政策,将法轮功学员关入二分队由所谓“转化”人员组成的监室,有时也安插一个普犯,进行“转化”,期间狱警会进行个人信息摸底,了解性格、喜好,一方面在生活上伪善相待,一方面威胁必须“转化”,否则期满也回不了家。

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监狱时,开始天天叫“学习”,内容有大法书,由帮教读一段,歪曲一段,迷惑法理不清的学员。对于法理清晰、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邪党是没有办法的,帮教只好打击、讽刺、挖苦,上报给狱警。狱警一看达不到目的,就凶相毕露,把坚定法轮功学员隔离关押,叫邪悟人员二十四小说轮流值班,两小时一班,昼夜不停的读诽谤材料,不让法轮功学员合眼。

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谭海燕(仍在狱中)被折磨的筋疲力尽、头昏眼花,狱警卢巧霞在谭不清醒的情状态下,拉着谭的手指在事先写好的“三书”上按了手印。谭海燕清醒后马上斥责她,坚决不承认这卑劣行径,最终恶警也没达到转化目的。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何玉梅和广汉市法轮功学员杨蜀锦等都遭遇过这种的迫害。

狱警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关到其他普犯监室,派两普犯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学员出监室,不准与其他人说话,不允出门晾、收衣服,不允出门打开水和洗澡水,每个监室还有一个主管狱警。卢巧霞和周桂芳随时向 “包夹”和主管狱警了解情况,规定凡是当“包夹”的每个月要向她们写一份法轮功学员情况的书面材料,再存档。

法轮功学员钟俊芳遭迫害

大地震后,监狱搞演习,法轮功学员钟俊芳(现又遭绑架)拒穿囚服,狱警搜走钟俊芳所有的衣服,令她上身只剩一件文胸,下身一条内裤,钟俊芳坚持不穿囚服,用床单披在身上,一直坚持到十一月份,在这期间狱警为了迫使她穿囚服,就煽动犯人侮辱她,但也没使钟俊芳改变主意。

二零零九年底,有几天寒流下降,天气骤然变冷,凛冽的寒风不断的拍打着玻璃窗,犯人们都冷的钻进了被窝,被子盖的严严实实,到了后半夜,钟俊芳开始在床上打坐炼功,值班警察在监控器里看见了,马上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把她拉到了办公室双,手吊铐在窗子上冻了一夜。钟俊芳第二天就开始绝食抗议,最后狱警叫人把她抬到监狱卫生医院去野蛮灌食,每当她在炼功时,“包夹”张忠毅就对她又吼又骂,还多次把她身上揪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受尽了折磨。她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不断的给监狱,监区和狱警写真相信,狱警害怕,为了阻止她,就叫人收走了所有的纸和笔也不准其他人借给她,法轮功学员钟俊芳又开始绝食,几次遭灌食,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最后被迫害的住进了警官医院直到冤狱期满。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法轮功学员李玉华被迫害致死

四川乐山市键卫县法轮功学员李玉华,五十多岁,二零零七年刚被抓进监时,身体健康,脸色红润,她不听邪恶谎言,不放弃信仰,是一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后来身体被折磨的不行了,脸蜡黄,吃不下饭,情况很不好,被送监狱医院,没过多久就听说快不行了,监狱怕承担责任,叫家属办保外就医,李玉华出狱没多久就含冤去世了,她的死,成都女子监狱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

恶警恶犯处处刁难法轮功学员

警犯互相勾结,在生活上处处为难法轮功学员。在生活用水方面,普犯有多少水瓶就打多少,而法轮功学员每天只打半瓶。管教王雪苹专门跟监室的人打招呼,不准跟法轮功学员讲话,其他普犯每周都可以到市购买日常用品和营养品,而法轮功学员平日只准购日用品,不准买营养品,也不准到超市,每买一次都要写报告,一切事情均由“包夹”代买,她们怕 “包夹”给学员买东西,就把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卡收走,由警察统一管,规定一个月买一次,且限制金额,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就扣“包夹”的分。

四川文川发生特大地震,监狱将在押人员集中在一个开阔地带,命令他们表演节目,为邪党歌功颂德。一次,法轮功学员何雪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气急败坏,指使犯人一哄而上,捂嘴、按头、扭手,把何玉梅关到小间,十多天才放出来。

二零零八年底,副监区长周英调走,王雪萍调至入二监区监区任监长,廖群芳接任副监区长,廖小红任股长。这二廖为了捞取政治资本,都对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特别是廖群芳,经常以各种理由搜查法轮功学员的床铺和箱子发现没有打标记的便服就搜走投进垃圾桶,对法轮功学员想查就查,没有任何借口,每次都是亲自动手翻,东西扔得一地,一旦发现所谓的违禁品,就要扣“包夹”的分。法轮功学员无论做什么都要写报告,没有丝毫自由可言。她还要求“包夹”人员每个月都要把法轮功学员的表现写一篇材料上交以便存档。

一般的普犯每周可交一次信,不限制份数,而法轮功学员一个月只能交一次,但一般的平信有时也寄不出去,外面的信也收不到,有时几个月才收到一封信,但家属说每个月都寄了的,家属也无从知道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受迫害的情况,来去的信件都要经过监狱狱政科,监区综合办和监室主管警察检查,发现有泄露监狱情况马上扣留焚毁也不通知本人,这种行为完全是违宪的,同时也是违反(监狱法)的,普犯每个月可接见一次,而法轮功学员还要求穿囚服,否则不予接见,为此很多法轮功学员几年都不曾接见过一次。
2008-04-18: 地址: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龙泉驿区洪安乡大保村)
监狱长:张××
队长:文秀君 郭队长
干事:朱燕 易贞平 游明英 杨小平 周利 陈玲 韩敏
恶警主要是文秀君和朱燕

2007-10-15:
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女监)情况及恶警榜

二零零二年,川西女子监狱从雅安苗溪迁址到成都市龙泉驿,二零零六年六月以后改为成都滨江女监,邮编 610159 ,区号028。


成都滨江女监平面图

监狱概况:位于成都市龙泉驿文安乡大包村,村口有通往罗带的公共汽车,监狱警察住家在罗带。监狱共有五个监区,有三栋楼,每栋楼约有六层,十三、十五监区住一栋楼,十四、十六监区住一栋楼,这两栋楼是一体的,但各进各的大门。十二监区是二零零三年后新建的一栋楼,离另两个监区较远,每一层楼有八个监室,每个监室关押十二人,每个监室只有一个大法弟子。

整个监狱关押约二千人。十二监区、十六监区是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一个监室只关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强行“转化”了的就关在一起,不让其与坚定的大法弟子同在一室,或把已“转化”了的转到另外三个监区劳动。紧靠十六监区大院,呈T字形有一排 “小间”,专门用于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

川西女子监狱恶警榜:

监狱长:张××(恶、女,近五十岁)
监狱教育科恶警科长:何××(女,五十多岁)、袁××(女,近五十岁)
××科恶警科长:李××(女)
某监区恶警陈雪梅(女,曾在十二监区)

十二监区:
恶警区长:高××(女,四十几岁)
恶警副区长林××(女, 四十岁出头)、韩××(女,管生产)、陈××(女,管生产的)
入监队夏股长(恶,女,四十几岁,)、警察王××(二十几岁,成都市人,女)、警察戴××(雅安庐山县人,四十几岁)

区长办公室恶警王雪平(女,四十几岁)、孟雅丽(女,原在十二监区入监队)
原股长(女,四十岁左右)、何××(南充市蓬安县人,女,二十岁左右,约二零零四年调离了十二监区)、周××(恶,女,三十多岁)

三十五分监区恶警区长:周英(女,三十几岁)
三十五分监区生产副区长廖群芳
三十五分监区“六一零”:任××(恶,女,南充市嘉陵区火花镇人)
三十五分监区警察:周桂芳(女)、李群芳(女)、陆××(女)、张平、于平(恶,女)、毛小丽(恶、女)、张雪梅、陈微(恶,女)、王××(恶,女)、李××(恶、女,三十岁左右)、张敏(恶,女,二十几岁,时常诽谤大法)、赵××(恶、女,三十岁左右)

值班员经济罪犯夏安莉,近五十岁,专门协助警察管被“转化”了的学员,为了自己减刑,警察叫她干啥就干啥:监视被转化了的学员;诽谤大法;恶毒咒骂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逼迫其“转化”。

值班员罪犯刘玉芬,白天黑夜专门在走廊上监视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若路过时未看到法轮功学员人影,就要钻进屋里找人,看其是否在炼功,若在炼功就向警察报告。

值班员罪犯陈花篮,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看经文。

川西女子监狱十二监区部分恶人名单
监区长:王亚欣,高 梅
股长:何群芳,王雪萍,周 林
干事:赵红梅,陈建梅,陈 薇,陈 秀
犯人:杨贵英、邱又清(音)、姜全志(音)
四川省成都龙泉驿文安镇大包村川西女子监狱
原监狱张政委(男) 现已退休
张监狱长(女)
教育科 何科长(男)
教育科 袁科长(男)
十二监区 监区长 :王欣亚(音)(女)此人因年轻时捆男犯导致多人死亡而一度双目失明,后进庙求菩萨忏悔才使眼睛复明,后又子宫长瘤被切除,却不知悔改,继续对大法弟子行恶。
十二监区 副监区长 :高梅(女)此人迫害大法弟子后经常腿痛走不动路,却不知醒悟。
十二监区股长:何琼芳(女)此人与一周姓的女恶警搞同性恋被发现。
陈建梅 陈薇(音)等

川西女子监狱在雅安苗溪期间,长期贪污国家拨给监狱犯人的伙食费,他们从不买菜,只给犯人吃犯人自己种的菜和养的猪,每顿菜没有一点油,常常漂着一层蛆,一星期两顿肉全是长毛的几片肥肉,而在食堂外面黑板上却公布每月的伙食都是超标。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