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 庆安县 >> 林秀梅, 女, 45

林秀梅
林秀梅的三岁儿子
个人情况: 庆安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职工、微机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27
家庭成员: 儿女: 林秀兰 林树森 林秀梅
夫妻/父母: 张国珍
女婿: 潘顺(顺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08: 遭七年关押迫害 黑龙江林秀梅走出冤狱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七年冤狱期满的日子。早晨四、五点钟,林秀梅的亲属和朋友们驱车前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顶着小雨静静地等候在那里,期盼着与历经磨难的林秀梅的相聚。

林秀梅原单位的同事、庆安县国保大队的警察共出动两辆车也来了。

上午十点二十分左右,林秀梅被接出监区。七年的冤狱迫害使原本漂亮丰腴的她,变的消瘦苍老了许多,门牙也掉了,是酷刑反迫害时被监狱灌食时撬掉的。

亲友们双眼噙满泪水,是喜悦?是伤痛?百感交集也形容不了那一刻的心情。亲友们买来了鲜花,簇拥着迎上去,为她获得自由而喝彩。七年来,她始终坚信大法,酷刑中九死一生,没向邪恶妥协,没有丝毫动摇她对大法的正信。

在监狱门外,林秀梅换上家人开来的车,从哈尔滨一路回到了庆安。一路上国保大队的车一直在前面,说是要林秀梅到六一零签完字后才能回家。

林秀梅女士,一九七二年生。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八年以来,她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在齐齐哈尔被非法劳教多年,被单位开除,导致家庭支离破碎,孤儿寡母到处流浪,艰难度日;孩子三、四岁时就离开了母亲,如今已十一岁了。林秀梅的弟弟林树森被非法关押累计达八年半之久,弟媳被中共人员逼迫打掉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后离婚另嫁他人。

七年前,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下午,绥化市“610”恶警王淑波、李剑飞、刘鲲鹏、张衡权等人在杨庆斌的指使下,非法闯入流离失所在绥化的林秀梅家,强行绑架了她和她丈夫潘顺,并掠走了价值6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家里一片狼藉,连豆油和洗衣粉也被顺手牵羊,两天后才通知家属。幼小的孩子无人照顾,每天哭喊着要妈妈。

据知情者透露,北林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审讯林秀梅时,拿出一张法轮功学员名单,威逼林秀梅构陷他人,遭到严厉拒绝。警察李剑飞就逼林秀梅喝掺有药物的矿泉水,林秀梅不喝。李剑飞拿起矿泉水瓶子猛击林秀梅头部,林秀梅当场昏过去,警察竟趁机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心脏病发作,濒临死亡。

林秀梅零口供的情况下,北林区公安分局构陷她的卷宗,从绥化市检察院移交绥化市北林区法院,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林秀梅秘密非法判七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最邪恶的第九监区,林女士历经酷刑,饱经磨难:遭受过殴打,“熬鹰”(不让睡觉),冻刑,关小号(牢中牢),坐小凳(臀部坐烂),不让洗澡、换衣服,用针扎,用脏袜子捂嘴,用牙签往手指甲里扎,打乳房、阴部,上大挂,绑死人床等酷刑,和超负荷奴工劳作;冬天单衣浇凉水受冻刑两天;饭中被下药,最少有五六次。药物刺激心脏,损毁神经,导致浑身无力、心动过速经常性休克、身体麻痹、脸部出现面瘫类似中风。这一关就是七年。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她的母亲张国珍也迎着风雨等候在那里。十几年的迫害,儿女们都遭受长期冤狱酷刑。儿子林树森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四日,林树森因为炼法轮功遭北京警方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转入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进监狱,备受折磨。曾两根电棍电击五分多钟(每根电棍三万三千伏),电击头皮颈部敏感部位;后来警察又拿来一桶电棍,把林树森衣服扒光上“背铐”,用脚踩实在地。当时六分区所有在班人员一齐上阵,有拿一根,有拿二根的,蜂拥而上,电击头、颈、胸、腹、生殖器、脚心等敏感部位长达一上午,一直到电量用尽,毛发及皮肤烧灼的焦臭味刺鼻,使人十分恐怖。林树森形容当时感受:“全身象有无数把钢刀在一片一片往下割肉,类似古代酷刑‘凌迟’极其痛苦,生不如死”。这斑斑血泪,罄竹难书!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张国珍老人向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信,控告致使她家庭支离破碎、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的元凶江泽民。林秀梅在狱中也递交了控告信。

面对十多年的迫害及生活的艰辛,现今六十七岁的张国珍老人没有被击垮,沧桑中带着坚毅与期盼!老人每年都来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林秀梅,盼望她早日回家,整整七年,多少个日日夜夜啊,今天终于等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8/遭七年关押迫害-黑龙江林秀梅走出冤狱-352245.html

2017-07-12: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李二英、曹迎春的事实

善良女子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一年多,由于遭受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每日遭到野蛮性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李二英头脑出现迷糊状态,怀疑狱方在灌食中掺进毒药。

据悉,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除十一监区的李二英在反迫害绝食、每天被灌食外,和她同监区同在6组的曹迎春也在反迫害绝食,大约已经20多天,每天被强制灌食,消息被封锁。十一监区7组的大法弟子林秀梅、孙淑杰前些天也遭殴打。现十一监区还被非法关押10名大法弟子,都是坚定未转化的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2/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989.html

2017-03-26: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绥化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女士近况

被非法判刑七年的黑龙江省绥化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女士将于2017年8月初刑满出狱。

林秀梅女士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第九监区,最邪恶监区之一。那里关押的大多都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近七年非人的地狱生活中,林女士历经酷刑,饱经磨难:遭受过殴打;不让睡觉;坐过很长时间的小板凳;严管;罚站;只允许睡3、4个小时的超负荷奴工劳作;冬天单衣浇凉水受冻刑两天;饭中被下药,最少有五六次。有的药物刺激心脏,让人浑身无力、心动过速、使人能经常性休克;有的药物损毁神经,让人身体麻痹、脸部出现面瘫、类似中风。在经济上,要使用狱方的高价物品,承受不合理的收费(受冻刑那次就是为抵制不合理收费)以及狱警的克扣和贪污(法轮功学员的钱卡都掌控在狱警手中):2017年1月末,即过年前,林女士想帮助同监舍的人,就买了几百元的东西想送给大家,但一直到现在,既没收到东西也没见狱警退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6/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4749.html

2016-12-19: 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 黑龙江张国珍控告江泽民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黑龙江省庆安县六十六岁的老太太张国珍控告致使她家庭支离破碎、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的元凶江泽民。

张国珍的儿子林树森在北京工作,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八年冤狱折磨,曾遭到十一根电棍持续电击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女儿林秀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七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女儿林秀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七年

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县国保大队警察四人突然闯入我家抄家、抓走我二女儿林秀梅,几天后又把我女儿送齐齐哈尔双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我女儿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强制奴役制作有毒物质的劳工产品,装农药等非人的工作;因为中毒严重导致身体浮肿,我女儿抵制出工,被劳教所警察施用各种酷刑,在零下二十度的低温下冻、还被绑在铁椅子上五天五夜,刑满释放时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二女儿流离失所在绥化市被“610”警察绑架抄家,抢走现金三万二千元,还有价值三万元的洗衣粉、豆油、电脑、打印机等货物,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留下三岁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女儿被羁押在绥化看守所期间,遭“610”警察刑讯逼供,并被注射不明药物,出现头脑晕眩、生命垂危;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绥化市北林区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冤判我女儿七年徒刑。现在我女儿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曾遭受到关小号,浇凉水等虐待。因女儿的丈夫无经济能力抚养孩子,只好靠我的一点微薄的收入艰难度日,导致孩子严重的营养不良;我的外孙子幼小的年龄时刻承受失去妈妈的心灵煎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9/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黑龙江张国珍控告江泽民-339117.html

2016-04-19: 林秀梅被哈尔滨女子监狱折磨 儿子写信鼓励母亲

林秀梅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林秀梅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被单位开除,导致家庭支离破碎,孤儿寡母到处流浪;弟弟被非法关押累计达八年半之久,弟媳被中共人员逼迫打掉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后离婚另嫁他人;姐姐离婚。

二零一零年八月林秀梅再次被绑架,绥化市北林区法院受“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指使,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林秀梅秘密非法判七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至今。

林秀梅在监狱里遭受“熬鹰”(不让睡觉),冻刑(冬天),关小号(牢中牢),送病号监区,坐小凳(长达十五个小时臀部坐烂)等酷刑,狱警还指使犯人折磨、殴打她,并且不让她洗澡、不准换衣服,还用针扎、用脏袜子捂嘴、用牙签往手指甲里扎、打乳房、打阴部、上大挂、绑在死人床上等,林秀梅被迫害得九死一生。

目前林秀梅仍被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家人经济陷入困窘,身心受到摧残。她幼小的孩子与姥姥相依为命,度日艰难。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林秀梅的妈妈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女儿,接见时警察说对讲电话没电了,十分钟就结束了探望。林秀梅的妈妈同时带去林秀梅的儿子写给她的信,警察也不让林秀梅看。

以下是林秀梅的儿子写给狱中母亲的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9/林秀梅被哈尔滨女子监狱折磨-儿子写信鼓励母亲-326845.html

2015-10-28: 被冤判七年受折磨 黑龙江庆安县林秀梅控告江泽民

黑龙江省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多次被非法关押折磨、遭药物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林秀梅女士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请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林秀梅女士控告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任当政者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胁迫全国各级政府,对法轮功发动疯狂迫害,导致我全家从此支离破碎。姐姐离婚,孤儿寡母到处流浪;弟弟被非法关押累计达八年半之久,期间弟媳被中共人员逼迫打掉腹中未出世的孩子,离婚另嫁他人;我被单位开除,现如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饱受折磨,我幼小的孩子与我母亲相依为命,靠我母亲的微薄收入艰难度日。”

下面是林秀梅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看见母亲、弟弟因炼法轮功身体变得健康快乐,乐于助人;按“真善忍”指导自己生活,自己健康的同时还能给他人带来快乐;法轮功的道理能使人无止境的升华,实践人生价值,找到正确的人生轨迹,这就是我生命的意义;因此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功。我无论是对待单位的同事还是对待顾客,时刻按功法的“真善忍”心性要求自己,做道德高尚的人;放下利益之心,与人为善,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很快得到了领导和顾客的好评。因为全家炼法轮功,我们全家非常和睦,生活幸福,收入稳定。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任当政者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胁迫全国各级政府,对法轮功发动疯狂迫害。下面是我被迫害的事实与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庆安县“610”人员伙同我单位领导将我软禁在运管站二楼七天,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把我奶奶找来,逼迫我奶奶打我,更残酷的是他们还逼迫我九十多岁高龄的太奶奶下跪,说是如果我不放弃修炼就不让起来,还污蔑我“没人性!”。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庆安交通派出所非法没收了我的身份证并将我关押四天,勒索七百五十元才放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庆安县公安局王至龙命人非法没收了我的电脑,没有任何理由,没给任何收据。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为了抗议迫害,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只想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相和我们被冤枉的事实,却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北京十里渠遣送站。为避免牵连单位,我不报姓名不报地址,遭十里渠警员殴打,右腿受伤。还被恶警关在满是蚊子的房间内,蚊虫叮咬的全身都是大包。

后来被庆安工作单位李宝明等人认出劫持回当地。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开始被关押在庆安县拘留所。五个多月后,也就是十二月五日开始,我为抗议无限期关押,绝食绝水八天至生命垂危,口鼻喷血才被放回。绝食期间,被绑在椅子上野蛮灌食,被庆安县公安局政委王之龙带人强行注射不明药物针剂,致使出现昼夜不能入眠,精神高度紊乱,耳孔出血等症状。回家后单位受胁迫,不敢给我开工资,使我失去经济来源。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早晨,我正在洗衣服,前卫派出所四名警察冲进我家,不由分说就将我绑架,六天后我被秘密送往齐齐哈尔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春天我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期间。双合劳教所专为齐市四友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包装农药,该农药毒性大,粉尘大,对人体伤害极大,包装农药的人却没什么防护措施。许多人被呛的流鼻血,咳嗖吐痰,痰内带血,过敏起包,月经失调等,全身浮肿,痛苦难当。我因拒绝奴工劳动被酷刑折磨,我从一月七日开始,被关在小号内罚站,半个月后罚坐铁椅子,手反铐两脚插入两个方形孔内,身体被胸前一铁板固定,室内温度极低,正是最冷的隆冬腊月,窗户上白冰结的很厚,牢房一天只给吃两顿饭。当时我正是月经期,血水顺大腿往下流,手脚浮肿,腿肿的上下一样粗,手指肿胀的不能弯曲。就这样六天五夜,直至晕死过去,警察就指使犯人们用凉水把我激醒。直至生命垂危才被放下来。

从这以后我心脏跳动异常,出现心脏病症状,经常休克。劳教期间不让亲属接见不让送东西,信件被扣押。二零零三年秋被释放时我已瘦弱的不像样子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晚,庆安国保大队警察,对多名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八名警察到我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一部及一些其他私人物品。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艰难度日。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和丈夫结婚不到四年,绥化610恶警王淑波,李剑飞,刘鲲鹏等突然闯入我家,绑架了我和丈夫潘顺,掠走价值六万多元的私人物品,王淑波又劫走三万二千元存折(结婚时的私房钱)并盗支,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连成箱豆油和成箱洗衣粉(丈夫做生意用的)都被顺手牵羊抢走,留下三岁多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妈妈,相当悲惨。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提审我时,他们怕我认出是他们在迫害我,把黑塑料袋套在我头上押走。警察拿出一长串法轮功学员名单威逼我构陷他人,遭我拒绝。李剑飞就逼我喝掺有药物的矿泉水,我不喝,李就拿起矿泉水瓶子猛击我头部,致使我当场昏倒在地。他们竟然趁机对我注射不明药物,苏醒后全身痛苦,导致心脏发病,多次昏迷,差点死亡。

在我零口供的情况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绥化市北林区法院受“610”指使,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非法诬判我七年,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至今。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九分监区(集训队)关押迫害期间。我每天被狱方“熬鹰”不让睡觉,经过三个月的迫害我面色黑瘦黑瘦,家属二零一一年六月份后才允许家属接见。

九监区是打包车间,从二零零二年至今一直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迫害,从二零零四年夏天监狱就成立了所谓“转化基地”,现演变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训队。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专门培训七十多人做“转化”迫害,常用的迫害手段有:冬天拉出去冻,关小号,送病号监区、坐小凳(一天一个姿势坐着长达十五个小时,经常臀部坐烂),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殴打、不让睡觉、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用针扎、用脏袜子捂嘴、用牙签往手指甲盖里扎、打乳房、打下阴处、上大挂、死人床等。

小号是牢中牢、狱中狱。小号有两道铁门,每天见不到一点阳光,没有暖气,只有一个刑具铁椅子,屋里阴冷潮湿,每天关押的人,都是手戴背铐,脚戴铁镣,长时间地铐到地环上,二十四小时不让活动,上厕所必须由警察规定的时间才能去,平时想上厕所就得硬憋着。每天只给两顿稀饭,上午的稀饭是早晨吃剩的,到了晚上已经酸了。不让洗衣服、洗头、洗澡。屋里没有被褥,到了晚上又冷又饿,浑身直哆嗦,手脚被铐的不能动弹、浮肿,钻心的疼和麻木,一宿一宿的不能入睡。

病号监区即十监区,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警察把门窗糊上,每个屋放一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安置四至五个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殴打。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内容不健康的录像,不看就按着看,不看就打,不许睡觉;有的犯人把“材料”写好,按住法轮功学员强行按手印,有的把法轮功学员打昏死后按上手印就报上去说已“转化”了,以请功领赏。法轮功学员互相不许说话,上厕所都得用人看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在床上被铐着,铐在床前头栏杆上,长期被灌食折磨,狱警派人偷偷下刺激神经的药物。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因家属接见时我说了点监狱的情况,家属走后警察就罚我在走廊站着,并且命人不断的向我身上用凉水管子哧水,导致我昏迷过去迎面摔倒,磕掉两颗门牙。

我的母亲、弟弟、姐姐在被非法迫害期间也都早受过类似我一样的摧残。

我们一家人炼法轮功,努力按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实践人生价值;待人善良,不说假话,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受到亲朋好友及邻里的称赞。我本来拥有幸福的家庭、美满的婚姻、活泼快乐的孩子、慈爱的父母,可由于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造成我们家庭支离破碎;迫害导致丈夫和我关系疏远;导致姐夫要求与姐姐离婚,外甥学业被毁;弟弟被迫害关押八年半,受尽各种酷刑摧残,撂下一身毛病,失去好的工作,弟媳被逼将未出生的孩子打掉,离婚改嫁,我们全家经济陷入困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因此我要控告发起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江泽民,不光为我和我的家人,也为千千万万的被残酷迫害、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讨还公道!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发起的这场残酷迫害,必须对这一切承担法律罪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8/被冤判七年受折磨-黑龙江庆安县林秀梅控告江泽民-318240.html

2015-08-11: 黑龙江女子监狱纪事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狱方将法轮功学员李景华、于长兰从大监区转回到十一监区。九月份,李景华因发正念立掌,被转到九组迫害。李景华被罚坐小凳,从早晨五点半坐到第二天凌晨二点,警察给李景华测血压,血压达到220/170mmHg。她不吃药,狱警叫犯人荆俊丽、小李丽、王可可、陈阳、高艳萍、荆俊丽一把就把李景华扯倒在地并捏住口鼻强行灌药,弄得李景华喘不上气来,结果降压药不起作用。后来狱警怕李景华脑出血,半夜十二点就叫她睡觉了。李景华总共在九组被迫害了七天。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原七监区大队长王晓丽被调到十一监区,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她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活,法轮功学员都不干。五月二十八日,狱警王晓丽将法轮功学员于长兰从四组转到九组迫害,坐小板凳。六月二十四日,于长兰又被从九组转到二组,那时她腰部已受损伤,行动不方便,但确实不干活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健辉被从一组转到九组迫害,王健辉不配合,狱警将王健辉关进小号,迫害半个月。小号没有被褥,一天两顿粥,很少的米粒,都是米汤,不许刷牙、换内衣。

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被关押在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谭桂英因不穿囚衣,遭殴打,并关入小号十五天。

二零一四年八月份,狱警王晓丽将七监区的犯人周丽丽转到十一监区当副道长,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周丽丽在狱警戈雪红、王晓丽的指使下,用自来水管子对林秀梅等四位拒绝干活的大法弟子浇冷水,浇完后开窗户冻。

二零一五年正月十四, 法轮功学员谭桂英要求炼功,遭毒贩曲红梅殴打后,被关进小号迫害十五天。

每个人出狱时,电话卡剩的钱狱方都不给。出监时都得签一张带有罪犯字样的表,如果不签,无论卡里有多少钱,全部作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1/黑龙江女子监狱纪事-313892.html

2011-11-20: 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恶警恶行

......刘鲲鹏,数次到张志杰、李洪莲家以看房子的名义进行监视,他在绑架林秀梅时也是撬窗入室,手段阴险,笑里藏刀,扮演 “白脸”妄想迫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杰六十多岁,修炼后身体健康,照顾年幼的孙子,被绑架后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儿女们不能正常工作,亲人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儿女交了钱财后才将其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0/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恶警恶行-249626.html

2011-03-03: 被冤判七年 林秀梅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受折磨

黑龙江省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被绥化市公安局北林分局“六一零”王淑波、李剑飞等恶警非法抓捕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绥化市北林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晨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现在九分监区(集训队)关押迫害。

现在林秀梅每天被狱方“熬鹰”不让睡觉,经过一周的迫害面色黑瘦黑瘦的,家属被通知她要被集训三个月,一一年六月份后才允许家属接见。望看到消息的绥化地区同修发正念加持该同修,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解体黑窝。

九监区即打包车间,从二零零二年至今一直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迫害,从二零零四年夏天就成立了所谓“转化基地”,现演变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训队。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专门培训七十多人做“转化”迫害。常用的迫害手段有:冬天拉出去冻,关小号,送病号监区、坐小凳(一天一个姿势坐着长达十五个小时,经常臀部坐烂),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殴打、不让睡觉、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用针扎、用脏袜子捂嘴、用牙签往手指甲盖里扎、打乳房、打下阴处、上大挂等。

小号是牢中牢、狱中狱。小号有两道铁门,每天见不到一点阳光,没有暖气,有刑具铁椅子,屋里阴冷潮湿,每天关押的人,都是手戴背铐,脚戴镣铐,长时间地铐到地环上,二十四小时不让活动,上厕所必须由恶警规定的时间才能去,平时想上厕所就得硬憋着。每天只给两顿稀饭,上午的稀饭是早晨吃剩的,到了晚上已经酸了。不让洗澡、洗衣服、洗头。屋里没有被褥,到了晚上又冷又饿,浑身直哆嗦,手脚被铐的不能动弹、浮肿,钻心的疼和麻,一宿一宿的不能入睡。

病号监区即十监区。一楼关押的是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把门窗糊上,每个屋放一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安置四至五个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乱七八糟的录像,不看就按着看,不看就打,不许睡觉;有的犯人把“材料”写好,按住法轮功学员强行按手印,有的把法轮功学员打昏死后按上手印就报上去说已“转化”了,以请功领赏。法轮功学员互相不许说话,上厕所都得用人看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在床上被铐着,铐在床前头栏杆上,长期被灌食折磨,恶人偷偷下刺激神经的药。三楼是所谓“转化”点,一直隔离法轮功学员,玻璃用纸糊上。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不让洗漱,不准换衣服,不让上床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刑事犯人轮番看管,大冷的天在地上罚坐小凳,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目的是强行洗脑“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被冤判七年-林秀梅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受折磨-237110.html

2011-01-13: 绥化法轮功学员林秀梅被邪党绥化法院秘密判刑七年
2010年12月29日,绥化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林秀梅任何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将林秀梅非法判刑七年,准备下周三(2011年1月19日)送往哈尔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4825.html

2010-12-30: 致黑龙江绥化市检察官和法官的信
绥化市检察官和法官:

我们就林秀梅女士的案件写信给你们,首先回顾一下该案情况:

林秀梅,法轮功学员。2010年8月 3号,绥化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王淑波、李建飞、刘鲲鹏、张衡权等人,在杨庆斌的指使下,入室抢劫了林秀梅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数千元手机卡及充值卡(她丈夫开话吧)、三万元存折、现金等个人合法财产,甚至连方便面、豆油等也被他们抢走。并绑架了林秀梅和她的丈夫。

李建飞等人对林秀梅采用头上蒙黑塑料袋、强迫坐大铁凳子、殴打、注射不明药物等酷刑,对她刑讯逼供,将林秀梅折磨成心脏病,差点被害死。
近日,该案移送到北林区法院,林秀梅面临非法开庭。为此,我们致信给你们,希望你们敢于直面自己的良知和职业道德,秉承正义,严肃执法,作出无罪的公正判决,释放林秀梅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劝善之心化飞鸿-234014.html

2010-12-15: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林秀梅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被绥化市“六一零”恶警王淑波(女)、李剑飞、刘坤鹏、张恒权等绑架后,短短半月内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据知情者透露,北林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审讯林秀梅时,拿出一张法轮功学员名单,威逼林秀梅构陷他人,遭到林秀梅严厉拒绝。恶警李剑飞就逼林秀梅喝掺有药物的矿泉水,林秀梅不喝。李剑飞拿起矿泉水瓶子猛击林秀梅头部,林当场昏过去,恶警竟趁机对她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林秀梅心脏病发作,差点死去。

林秀梅零口供的情况下,北林区公安分局构陷她的卷宗,现已从绥化市检察院移交绥化市北林区法院,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图谋進一步加害林秀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5/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林秀梅被迫害得瘦骨嶙峋-233674.html

2010-11-01: 黑龙江绥化“六一零”王淑波、李剑飞部份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王淑波,女,约三十七、八岁,现任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是继孙化民(原绥化“六一零”主任,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二零零四年被撤职,后得癌症死亡)、王志杰(原绥化市公安局政委、绥化市“六一零”头目,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得癌毙命)之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执行者。

李剑飞,男,约四十岁左右,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绥化市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有他的参与。他经常跟踪、监控、蹲坑、监听法轮功学员手机、电话、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不放过任何能勒索钱财的机会,即使五元钱的打车钱都要向法轮功学员家属索要;还曾无耻地对女法轮功学员進行性骚扰;是导致法轮功学员李雪莲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迫害初期,李剑飞是孙化民、王志杰的得力打手,后与王淑波在这几年来除策划、骚扰、直接绑架法轮功学员外,还指使相关部门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罚款、开除、劳教、判刑等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造成巨大伤害及痛苦。

以下是二人部份恶行: (30)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王淑波、李剑飞、张恒权、刘鲲鹏等恶警绑架了林秀梅、潘顺夫妻。非法抄走数万元私人物品及钱财,甚至连洗衣粉、豆油等都未放过,留下三岁多的孩子天天哭喊着要爸爸、妈妈。为获得他们想要的所谓的“口供”,拿人命当儿戏,林秀梅被注射不明药物针剂,导致心脏病复发,生命垂危,差点死掉。半个月内林秀梅就由一位很丰腴的人变的瘦骨嶙峋、脸色蜡黄。即便如此,林秀梅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受迫害,也不允许家属探望。

十多年来,本文所披露的只是绥化“六一零”王淑波、李剑飞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没有揭示出来。在此,奉劝二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行恶,为你自己、为你家人赎回未来,不要再害人又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31789.html

2010-09-29: 绑架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的恶人的相关电话
最近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六一零”的王淑波及其成员伙同庆安县国保大队的汪兴运绑架了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扔下三岁的孩子整天哭喊着要妈妈。请国内外正义人士打电话帮助营救林秀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12.html#109290239-1

2010-09-24: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下午,黑龙江省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女士和丈夫潘顺遭到中共当局绑架、抄家。林秀梅现如今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市看守所,当林秀梅被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时,有目击者看到,她的头上被蒙着黑塑料袋,在短短半个月内,她由一位很丰腴的人变得瘦骨嶙峋,脸色蜡黄,心脏病复发。

遭遇强盗般的绑架、抄家与抢劫

今年八月三日,林秀梅、潘顺夫妻二人是被黑龙江省绥化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在庆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兴运等恶警的配合下,采用非法跟踪、蹲坑、监控、监听林秀梅的手机、电话等手段绑架的。绑架二日后的八月五日才通知家属,可怜他们三岁的孩子天天哭喊着要爸爸妈妈,令闻者心酸落泪。此次绑架,由绥化市北林区 “六一零”队长王淑波(女,约三十七、八岁),李剑飞同当地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三万元存折、成桶的豆油、未开封的大包装洗衣粉、数千元手机卡及充值卡(潘顺以开话吧维生)、现金(具体数不详)等私人物品,甚至电水壶、方便面也被劫走。

林秀梅的住处如同被土匪、强盗入室抢劫一般,被翻得凌乱不堪,被褥、衣物满地都是,屋内一片狼藉。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绥化市“六一零”还拒不归还家属钥匙,家属多次向“六一零”人员索要林秀梅、潘顺夫妻被扣的现金好抚养孩子,回答均为“没看到钱!”家属要求见林、潘二人询问证实,均遭拒绝!据悉,林秀梅住处厨房和冰箱里的食物腐烂后长出蛆虫都已脱壳,水果腐烂后生出的小果蝇已变成大苍蝇飞满屋了。

迫害逾十年,林秀梅屡遭非法关押

林秀梅女士,一九七二年生,原为黑龙江省庆安县运输管理站微机收费员,她为人开朗乐观,待人善良真诚,一九九八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林秀梅屡遭残酷迫害,给她及她的家人造成极大痛苦和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林秀梅到黑龙江省政府为大法和平上访,被大气车拉到双城非法关押两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黑龙江省庆安公安机关与其工作单位运输管理站,共同逼迫林秀梅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她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她连续八天被非法软禁在工作单位,不让回家。当局还用工作、亲情、拘留等威胁林秀梅,未得逞后,就胁迫林秀梅九十多岁的曾祖母给林下跪,并恶毒地说:“看,林秀梅多没人性,还让这么大岁数的人给她下跪”。这给林秀梅及家人造成极大感情伤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庆安交通派出所以索要身份证为名非法关押林秀梅三、四天,非法扣押了林秀梅的身份证后,还勒索了七百五十元钱才放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日子里,林秀梅家已记不清被非法搜查、抄家了多少次,她和她的家人也像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 每日生活在恐怖当中。林秀梅多次对前来抄家的庆安前卫派出所副所长腾志强讲大法真相,并善意地劝说他,不要这样干,迫害好人是要遭恶报的,腾志强回答说他不相信这些。善恶有报是天理,腾志强在二零零一年八月旅遊时遭恶报溺水身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黑龙江省庆安公安局把林秀梅的新台式电脑(当时价值一万多元)非法没收,未给任何收据。

历经野蛮灌食摧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林秀梅進京为法轮大法和平上访请愿,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北京十里渠遣送站非法关押。林秀梅被关在夜间强光照射且窗户大敞的监室里,监室里到处都是蚊子,人被叮咬得浑身红肿,全是大包。因林秀梅不报姓名、地址、不照像,不配合恶警,被十里渠恶警像打沙袋一样暴打,右腿受伤;林秀梅绝食抗议,被绑在铁床上遭恶警野蛮灌食,恶警灌食只是为了折磨人。后被庆安县公安局认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庆安县拘留所,无限期关押,两次被报劳教未批。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为抵制非法关押,绝食绝水抗议。绝食期间,庆安县公安局政委王至龙在拘留所所长马江(法轮功学员放回第二天,马江即遭报得中风了,现已退休)配合下,把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绑在椅子上野蛮灌食,四五个壮汉,有的捏鼻子,有的拿棍子、筷子撬嘴,有的用手捏住两腮,有的拿瓶子不停顿地连续硬灌,人几欲憋闷窒息而亡,肺都要炸了。被野蛮灌食后,嘴唇肿胀破裂出血,牙齿被撬松动,脸颊青紫,张嘴说话都剧痛难忍。刘岩被灌浓盐水,呛到肺里,发展成为肺囊肿,最后被迫害致死。后来法轮功学员又被注射不明药物,刘忠杰月经为墨绿色血,刘岩便脓便血,林秀梅一耳失聪并渗血、吐血,第八天时鼻口流血不止,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属被拘留所勒索七百五十元钱。当时的所长马江说:“你们想出去,做梦,牢底坐穿也不会放你们出去!上级说了,绝食(弄)死了算自杀!”林秀梅义正词严地回答:“我们就要堂堂正正的出去,我们没犯法,无条件释放八名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劳教二年,迫害导致心脏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林秀梅被放回后,运输管理站站长兰容生(已得癌死亡)指派单位员工轮班去林秀梅家监控看守,公安局又让家属签字保证看好林秀梅不让上访,否则处以巨额罚款。兰容生让林写“保证书”,否则不让上班,不给开工资。这样,林秀梅又失去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林秀梅正在家洗衣服时,被庆安前卫派出所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为抗议这种无理迫害,林绝食抵制。六天后,在无任何法律手续、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庆安县公安局政委王至龙、政保科科长叶桂林(因多次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因肝癌毙命)等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林秀梅在劳教所内度过了地狱般的两年,身心受创极重。由一个健康的年轻人被迫害出了心脏病。

林秀梅初到劳教所时,被强制灌药,一天三次。小拇指粗几米长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食道至胃,插進去,拔下来又插進去,像锥子全部刺到肉里一样痛,几乎窒息。鼻子里面被戳破,流血,几天的折磨,人已呼吸困难,两眼往里眍,颚骨外凸,两肋下陷,人瘦的脱相了,看上去都吓人了,奄奄一息,晚上吐血不止。当班的恶警王梅、康艳都怕出人命,很惊慌。

林秀梅身体稍稍恢复后,就被强迫超时超负荷做各种奴工活,如装卫生筷、装强毒农药等,其中对人体伤害最大的是装强毒农药。这些农药毒性很大,而装农药的人却无任何防护,整个人都呼吸在农药的粉尘当中,很多人中毒后,头晕、恶心、鼻子出血、浑身无力、甚至视力模糊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和年轻人一样被强制奴役劳动,夏天有时三、四点钟就出工,如完不成定额,还会受到体罚。

二零零二年一月七日,为抵制迫害,林秀梅拒绝奴工劳动,被那里的恶警张志捷先是在小号里体罚,罚站半个月。林秀梅未屈服,就把林秀梅双手反扣在暖气的下部管子上,人只能在水泥地上蹲着或坐着,手铐勒進肉里,疼痛流血,痛苦难捱。就这样林秀梅被扣了一天一夜后,迫害又升级了让她坐铁椅子,林秀梅被强制坐铁椅子六天五夜。当时是寒冬,牢房如冰窖,在结冰的阴面仓库里上刑更是雪上加霜。上刑时正赶上林来月经,血顺着大腿往下淌,手脚浮肿、瘀血,上下一样粗,手指肿胀的不能回弯。这个样子一直到林秀梅在铁椅子上休克,人快折磨死了才放下来。从此以后,林秀梅很长时间心脏跳动异常,多次休克,出现心脏病症状。直到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才恢复健康。

两年劳教期间劳教所一直拒绝家属探望,也不让送东西,信件经常被非法扣留。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晚二十一时左右,黑龙江省庆安县国保大队在队长汪兴运、副队长催海龙(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讯问嫌疑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已遭恶报被判刑)带领下進行新一轮迫害。非法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搜查、抓捕、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林秀梅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此次恶警非法抢走林秀梅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还有一些其它私人物品。

望所有看到此消息的正义人士,善良人士给予支持和帮助。假如您有时间,请拿起您的电话,谴责所有相关行恶人员;也可拿起您良心的笔,善意的劝说他们,假如您没有时间,也可在百忙之馀,投注您的一份同情及关注以及您的一份祝愿:祝愿林秀梅夫妻早日获得自由,还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3/230026.html

2010-09-23: 黑龙江林秀梅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下午,黑龙江省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女士和丈夫潘顺遭到中共当局绑架、抄家。林秀梅现如今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市看守所,当林秀梅被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时,有目击者看到,她的头上被蒙着黑塑料袋,在短短半个月内,她由一位很丰腴的人变得瘦骨嶙峋,脸色蜡黄,心脏病复发。

遭遇强盗般的绑架、抄家与抢劫

今年八月三日,林秀梅、潘顺夫妻二人是被黑龙江省绥化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在庆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兴运等恶警的配合下,采用非法跟踪、蹲坑、监控、监听林秀梅的手机、电话等手段绑架的。绑架二日后的八月五日才通知家属,可怜他们三岁的孩子天天哭喊着要爸爸妈妈,令闻者心酸落泪。此次绑架,由绥化市北林区 “六一零”队长王淑波(女,约三十七、八岁),李剑飞同当地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三万元存折、成桶的豆油、未开封的大包装洗衣粉、数千元手机卡及充值卡(潘顺以开话吧维生)、现金(具体数不详)等私人物品,甚至电水壶、方便面也被劫走。

林秀梅的住处如同被土匪、强盗入室抢劫一般,被翻得凌乱不堪,被褥、衣物满地都是,屋内一片狼藉。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绥化市“六一零”还拒不归还家属钥匙,家属多次向“六一零”人员索要林秀梅、潘顺夫妻被扣的现金好抚养孩子,回答均为“没看到钱!”家属要求见林、潘二人询问证实,均遭拒绝!据悉,林秀梅住处厨房和冰箱里的食物腐烂后长出蛆虫都已脱壳,水果腐烂后生出的小果蝇已变成大苍蝇飞满屋了。

迫害逾十年,林秀梅屡遭非法关押

林秀梅女士,一九七二年生,原为黑龙江省庆安县运输管理站微机收费员,她为人开朗乐观,待人善良真诚,一九九八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林秀梅屡遭残酷迫害,给她及她的家人造成极大痛苦和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林秀梅到黑龙江省政府为大法和平上访,被大气车拉到双城非法关押两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黑龙江省庆安公安机关与其工作单位运输管理站,共同逼迫林秀梅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她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她连续八天被非法软禁在工作单位,不让回家。当局还用工作、亲情、拘留等威胁林秀梅,未得逞后,就胁迫林秀梅九十多岁的曾祖母给林下跪,并恶毒地说:“看,林秀梅多没人性,还让这么大岁数的人给她下跪”。这给林秀梅及家人造成极大感情伤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庆安交通派出所以索要身份证为名非法关押林秀梅三、四天,非法扣押了林秀梅的身份证后,还勒索了七百五十元钱才放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日子里,林秀梅家已记不清被非法搜查、抄家了多少次,她和她的家人也像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 每日生活在恐怖当中。林秀梅多次对前来抄家的庆安前卫派出所副所长腾志强讲大法真相,并善意地劝说他,不要这样干,迫害好人是要遭恶报的,腾志强回答说他不相信这些。善恶有报是天理,腾志强在二零零一年八月旅遊时遭恶报溺水身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黑龙江省庆安公安局把林秀梅的新台式电脑(当时价值一万多元)非法没收,未给任何收据。

历经野蛮灌食摧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林秀梅進京为法轮大法和平上访请愿,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北京十里渠遣送站非法关押。林秀梅被关在夜间强光照射且窗户大敞的监室里,监室里到处都是蚊子,人被叮咬得浑身红肿,全是大包。因林秀梅不报姓名、地址、不照像,不配合恶警,被十里渠恶警像打沙袋一样暴打,右腿受伤;林秀梅绝食抗议,被绑在铁床上遭恶警野蛮灌食,恶警灌食只是为了折磨人。后被庆安县公安局认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庆安县拘留所,无限期关押,两次被报劳教未批。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为抵制非法关押,绝食绝水抗议。绝食期间,庆安县公安局政委王至龙在拘留所所长马江(法轮功学员放回第二天,马江即遭报得中风了,现已退休)配合下,把林秀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绑在椅子上野蛮灌食,四五个壮汉,有的捏鼻子,有的拿棍子、筷子撬嘴,有的用手捏住两腮,有的拿瓶子不停顿地连续硬灌,人几欲憋闷窒息而亡,肺都要炸了。被野蛮灌食后,嘴唇肿胀破裂出血,牙齿被撬松动,脸颊青紫,张嘴说话都剧痛难忍。刘岩被灌浓盐水,呛到肺里,发展成为肺囊肿,最后被迫害致死。后来法轮功学员又被注射不明药物,刘忠杰月经为墨绿色血,刘岩便脓便血,林秀梅一耳失聪并渗血、吐血,第八天时鼻口流血不止,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属被拘留所勒索七百五十元钱。当时的所长马江说:“你们想出去,做梦,牢底坐穿也不会放你们出去!上级说了,绝食(弄)死了算自杀!”林秀梅义正词严地回答:“我们就要堂堂正正的出去,我们没犯法,无条件释放八名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劳教二年,迫害导致心脏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林秀梅被放回后,运输管理站站长兰容生(已得癌死亡)指派单位员工轮班去林秀梅家监控看守,公安局又让家属签字保证看好林秀梅不让上访,否则处以巨额罚款。兰容生让林写“保证书”,否则不让上班,不给开工资。这样,林秀梅又失去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林秀梅正在家洗衣服时,被庆安前卫派出所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为抗议这种无理迫害,林绝食抵制。六天后,在无任何法律手续、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庆安县公安局政委王至龙、政保科科长叶桂林(因多次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因肝癌毙命)等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林秀梅在劳教所内度过了地狱般的两年,身心受创极重。由一个健康的年轻人被迫害出了心脏病。

林秀梅初到劳教所时,被强制灌药,一天三次。小拇指粗几米长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食道至胃,插進去,拔下来又插進去,像锥子全部刺到肉里一样痛,几乎窒息。鼻子里面被戳破,流血,几天的折磨,人已呼吸困难,两眼往里眍,颚骨外凸,两肋下陷,人瘦的脱相了,看上去都吓人了,奄奄一息,晚上吐血不止。当班的恶警王梅、康艳都怕出人命,很惊慌。

林秀梅身体稍稍恢复后,就被强迫超时超负荷做各种奴工活,如装卫生筷、装强毒农药等,其中对人体伤害最大的是装强毒农药。这些农药毒性很大,而装农药的人却无任何防护,整个人都呼吸在农药的粉尘当中,很多人中毒后,头晕、恶心、鼻子出血、浑身无力、甚至视力模糊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和年轻人一样被强制奴役劳动,夏天有时三、四点钟就出工,如完不成定额,还会受到体罚。

二零零二年一月七日,为抵制迫害,林秀梅拒绝奴工劳动,被那里的恶警张志捷先是在小号里体罚,罚站半个月。林秀梅未屈服,就把林秀梅双手反扣在暖气的下部管子上,人只能在水泥地上蹲着或坐着,手铐勒進肉里,疼痛流血,痛苦难捱。就这样林秀梅被扣了一天一夜后,迫害又升级了让她坐铁椅子,林秀梅被强制坐铁椅子六天五夜。当时是寒冬,牢房如冰窖,在结冰的阴面仓库里上刑更是雪上加霜。上刑时正赶上林来月经,血顺着大腿往下淌,手脚浮肿、瘀血,上下一样粗,手指肿胀的不能回弯。这个样子一直到林秀梅在铁椅子上休克,人快折磨死了才放下来。从此以后,林秀梅很长时间心脏跳动异常,多次休克,出现心脏病症状。直到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才恢复健康。

两年劳教期间劳教所一直拒绝家属探望,也不让送东西,信件经常被非法扣留。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晚二十一时左右,黑龙江省庆安县国保大队在队长汪兴运、副队长催海龙(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讯问嫌疑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已遭恶报被判刑)带领下進行新一轮迫害。非法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搜查、抓捕、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林秀梅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此次恶警非法抢走林秀梅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还有一些其它私人物品。

望所有看到此消息的正义人士,善良人士给予支持和帮助。假如您有时间,请拿起您的电话,谴责所有相关行恶人员;也可拿起您良心的笔,善意的劝说他们,假如您没有时间,也可在百忙之馀,投注您的一份同情及关注以及您的一份祝愿:祝愿林秀梅夫妻早日获得自由,还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3/230026.html

2010-08-29: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潘顺、林秀梅夫妇被绥化市恶警绑架
被邪党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潘顺、林秀梅夫妇俩,在八月三日被绥化市恶警 绑架,现在仍被非法关押之中,家里留下5岁的儿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60.html  

2010-08-26:林秀梅在绥化市看守所被迫害得心脏病复发
今天得到确切消息,绥化市两名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在绥化市看守所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9点左右,绥化市“610”非法提审林秀梅林秀梅头部被包住,看不着道路。潘顺一点消息没有,绥化市“610”一直不让家属接见两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796.html#10825233718-32

2010-08-26: 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长杨庆斌恶行
2010年8月3日下午,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长杨庆斌指使“610”恶警王淑波、李剑飞、刘鲲鹏、张衡权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家,强行绑架了她和其丈夫潘顺,并掠走了价值6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家里一片狼藉,致使幼小的孩子无人照顾,每天哭喊着要妈妈。现林秀梅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市北林看守所,潘顺下落不明。早在2006年7月8、9日,杨庆斌亲自下令北林区610恶警王淑波、李剑飞等人绑架汤桂荣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并下令不许被害人的家属探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820.html

2010-08-18: 盼爸妈回来的三岁孩子(图)
图片中的孩子只有三岁,他的妈妈林秀梅与爸爸潘顺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下午被绥化市“610”恶警王淑波(女)、李建飞、刘鲲鹏、张衡权等人,非法闯入家中绑架,至今已十多天了。一位邻居大妈说:“这也太缺德了,既抢东西又抓人,三岁的奶娃娃没了爹和娘!太可怜了!”

这些中共邪党不法警察同时掠走了价值6万多元的私人物品,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见下图),连豆油和洗衣粉也被警察顺手牵羊,两天后才通知家属!钥匙至今还拒不归还家属。

当地老百姓议论纷纷:也不知这屋里的东西还能剩下多少!也许等警察把钥匙还给家属时,屋里只剩下淌臭水的坏柿子、烂西瓜以及满屋的小果蝇了吧!

一位老大爷说:“这也太不像话了,这哪是警察呀,这纯是一伙土匪、强盗!这哪是搜查呀,这就是入室抢劫!”

林秀梅原来是庆安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职工、微机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大。她在单位勤勤恳恳的工作,为人和善,受到了领导及同事们的好评。99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林秀梅因坚修大法曾多次遭抄家、抓捕、监控、罚款,失去工作,并于2001年9月19日被庆安公安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遭受奴役、酷刑等种种迫害二年。2004年5月11日庆安公安局不法警察再次迫害未遂,林秀梅被迫流离在外,艰难度日。庆安恶警企图继续迫害,伙同绥化市“610”恶警,采用跟踪和蹲坑等方式,监视其居住。

据悉,这次绑架迫害是在绥化市公安局局长杨庆斌的指使下進行的。

林秀梅、潘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市看守所。幼小的孩子无人照顾,每天哭喊着要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8/228496.html


2010-08-20: 对庆安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在绥化市被绑架的补充

汪兴运,黑龙江省庆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于2010年8月3日与绥化北林区公安局勾结,抓捕流离失所的庆安法轮功学员林秀梅,现在汪兴运正在整理所谓林秀梅的材料,上报绥化市公安局。

汪兴运电话:0455-8823233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0455-8823233??????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0455-8823233??????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1584507213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0/228555.html

2010-08-14: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林秀梅、潘顺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林秀梅、潘顺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市看守所。现在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属正在向610恶警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4/228320.html

2010-08-12: 营救被关押在绥化北林看守所庆安林秀梅、潘顺

2010年8月3日下午3点左右,潘顺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绥化北林看守所。之前,恶人已跟踪一年,企图作为重点迫害。请绥化同修及时蒐集迫害相关部门及责任人的电话。

请快速提供迫害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夫妇的北林区610、公安局人员名单、收信人详细地址、手机号和各办公室座机号码,发往明慧网,以便外地同修及时配合营救。

请黑龙江绥化市同修及时快速提供绥化市公检法、看守所及各派出所单位电话号码和个人手机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28241.html#10811235151-5

2010-08-07: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610”恶警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
2010年8月3日下午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610”恶警李建飞、王淑波、刘坤朋、张横全等人非法闯進法轮功学员林秀梅、顺子家中,强行绑架夫妻二人,抢走家中所有贵重物品。电脑两台,打印机四台、人民币、打印纸等。公安局长签字将所有抢去的物品录像。夫妻二人现被关在看守所。家属要求立即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42.html

2010-08-08: 庆安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与丈夫被绑架

庆安法轮功学员林秀梅7.20后在齐齐哈尔被非法劳教多年,失去工作,一直流离在外,艰难度日。庆安恶警企图继续迫害,伙同绥化市610 恶警,采用跟踪和蹲坑等方式,监视其居住。

2008 年8月3日下午,黑龙江省绥化市“610”恶警王淑波、李建飞、刘鲲鹏、张衡权等人在杨术斌的指使下,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家,强行绑架了她和其丈夫潘顺,并掠走了价值6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家里一片狼藉,连豆油和洗衣粉也被顺手牵羊,两天后才通知家属。幼小的孩子无人照顾,每天哭喊着要妈妈。现林秀梅被非法关押在绥化看守所,不让家属见面。潘顺下落不明。

610非法组织为了避人耳目,对外称反X教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8/228092.html

2010-08-06: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林秀梅、顺子被绑架
2010年8月3日下午,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610警察闯進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林秀梅、顺子,并抄走家中所有贵重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6/228023.html

2005-04-14: 林秀梅,女,34岁,黑龙江省庆安县大法弟子,庆安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职工、微机员。林秀梅因坚修大法曾多次遭抄家、抓捕、监控、罚款,并于2001年9月19日被庆安公安局非法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关押二年,于2003年9月19日回家,又于2004年5月11日被庆安公安局迫害离开家门,失踪至今。

林秀梅1994年進入运输管理站工作。

1998年林秀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大。她在单位勤勤恳恳的工作,为人和善,受到了领导及同事们的好评。

1999年7.20林秀梅到省政府哈尔滨和平上访,被大汽车拉到双城非法关押两天。

1999年10月30,庆安交通派出所以索要身份证为名关押林秀梅3、4天,勒索750元,直到家人把身份证拿去才放回。

1999年11月林秀梅的电脑被庆安县公安局非法没收,没给收据。

2000年6月25日林秀梅進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抓走,并送到北京十里渠遣送站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林秀梅不报姓名、不报地址、不照相,不配合邪恶被北京十里渠遣送站警察殴打,当时右腿受伤。期间绝食抗议,林秀梅被关在夜间强光照射的屋子里,满屋都是蚊子,墙上到处都是的蚊子的房间内。后被庆安公安局认回。

2000年7月3日林秀梅被关在庆安县拘留所,说是要无限期关押。5个月后,也就是12月5日,林秀梅经过8天的绝食绝水,正念闯出拘留所。

这期间林秀梅回家后,单位受胁迫,让写不炼功保证书,否则,不给开工资。这样,林秀梅又失去了生活来源。

2001年9月19日早,林秀梅在家被前卫派出所绑架,她绝食6天后与另一名大法学员被非法转往齐齐哈尔劳教所,林秀梅被非法劳教两年。

2002年1月7日林秀梅在齐齐哈尔劳教所拒绝奴工劳动,被酷刑折磨,先被关小号,罚站,铐在暖气管子下面的管子上,站不得,坐不得,后被强行坐铁椅子6天。

林秀梅在双合劳教所被迫害部份纪实

一、野蛮灌食

2001年的9月19日早,林秀梅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为抗议这种无理迫害,她绝食抵制。6天后林秀梅被非法送到齐市双合劳教所,在那里她继续绝食,被强行灌食,一天三次,小拇指粗几米长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食道至胃,插進去,拔下来又插進去,像锥子全部刺到肉里一样疼,几乎窒息,鼻子里面被杵破,流血,不到几天的折磨,人已呼吸困难,两眼往里□,颧骨往外凸,两肋下陷,人瘦脱像了,看上去都吓人了,已经奄奄一息,晚上吐血不止。当班的恶警王梅、康燕都怕出人命,惊慌失措……

二、为抵制奴工迫害,惨遭酷刑摧残

双合劳教所为达到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地,采取高强度有毒农药的奴工劳动迫害。这些农药毒性很大,接触的大法学员有的头晕、恶心、鼻子出血、甚至视力模糊,而包装袋却印着“低毒”字样!夏天有时清晨3、4点钟就出工,其中有将近五、六十岁的老人,都一样遭到恶警的迫害,和年轻人一样被强制奴役劳动。

2002年1月7日在双合劳教所里,为了抵制迫害,林秀梅拒绝奴工劳动,被那里的恶警张志捷先是在小号里体罚,罚站半个月,然后是把手反扣在暖气的下部管子上,只能在水泥地上坐着或蹲着,手铐勒進肉里,疼痛流血,痛苦难当。就这样,林秀梅被扣了1天1宿后,恶警又升级迫害,让她坐铁椅子。林秀梅被强迫坐铁椅子6天5宿,在铁椅子上睡不了觉。当时是寒冬,天很冷,正是最冷的腊七、腊八,牢房如冰窖,在结冰的阴面屋仓库里上刑更是雪上加霜。上刑时,正赶上林秀梅来月经,血直往下淌,手脚浮肿,瘀血,手肿胀的不能弯曲。就这样直到林秀梅在铁椅子上休克了,快折磨死了才放下来。导致林秀梅在以后很长时间心脏跳动异常,多次休克。

劳教期间不让亲属接见,不让送东西。信件被扣留。

2004年5月11日晚9点左右,黑龙江省庆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对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非法骚扰多名大法弟子,搜查、抓捕、绑架了8名大法弟子。林秀梅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当时恶警还非法抢走林秀梅家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还抢走一些其它物品。

2002-04-03: 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勾结农药厂奴役大法弟子
...前不久,部份大法弟子不去出工,因为大法弟子不是犯人,不应承认任何迫害。它们便让大法弟子张贵芹、祁柏琴、林秀梅、姜阅宏坐铁椅:手反铐,两脚插入两个方形孔内,身体被胸前一铁板固定。学员的腿被控肿,有的脚脖子的肉都烂了。张贵芹坐了七天七夜,现未出工,但仍被逼着出工,现状不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3/27785.html

绥化 庆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8-07-21:临清:区号0635、 邮编252600
戴湾派出所:
所长付广东13869564646
副所长周清13969552666
警察刘勇13561232828
户籍员张新兵13780712403
临清市610办:
主任程爱国0635-2321710、15006351887
副主任许燕0635-2322133、13563534138
副主任贾振0635-2322928、15653177181

公安局:
石宝生 局长 15906350139
副局长 王彬2329256 2970822 13706352989
魏禄建 政委 2322802 2311338 13906355326
袁家坤 副局长 2322830 2428666 13806352981
张文兴 副局长 2322852 2970696 13606352986
郭震 副局长2310266 2326577 13563012345(主管国保大队)
周隆忠 副局长 2323802 2329979 13806352336
李德年 副局长 2323117 13906352840 13963002868
临清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范海涛13563042777
教导员田丽13963552855
副队长孙云山13706353117
中队长王培岭13869509699
中队长刘平路13506352577
办公室主任李新震13562060188

看守所监管大队
袁晓军 大队长兼看守所长13516355777
陈洪岩 教导员13706352331
齐 蒙 副大队长兼刑拘中队长13626356086
朱昌龙 副大队长13969523768
于 鹏 副大队长13406352989
李海臣 副大队长兼办公室主任13963544879
郝新颖 副大队长兼技术监控中队中队长15006352619
庄文信 副大队长兼狱内侦查中队长13506352234
李咸明 副大队长兼卫生所所长1350635212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0-09-24:相关人员单位及电话:
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六一零”队长王淑波:     手机号  13945539186
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六一零”副队长李剑飞:    手机号  13845500330
庆安县国保大队队长汪兴运:  小灵通 0455——8823233
手机号  15845072133
绥化看守所电话:0455——8354714    0455——8360528
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电话:
局长室  0455——8223705      0455——8221418
0455——8213488      0455——8226991
0455——8223706      0455——8225704
办公室  0455——8225012
主任室  0455——8223123
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电话:
绥化市主管“六一零”处长李志军:手机号

2010-08-08:
刘鲲鹏的电话号码:13634550780

其他恶警的联系电话请同修帮助查询。请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正念营救。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