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 庆安县 >> 林树森, 男, 33

林树森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遭前进监狱非人折磨, 曾一度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个人情况: 大学毕业生,毕业于北京针灸骨伤学院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西城区工作,原籍黑龙江省庆安县
拘留时间: 2005年4月28日
迫害情况: 精神全面崩溃,精神失常达七个月,非法判处五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8
家庭成员: 儿女: 林秀兰 林树森 林秀梅
夫妻/父母: 张国珍
女婿: 潘顺(顺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19:  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 黑龙江张国珍控告江泽民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黑龙江省庆安县六十六岁的老太太张国珍控告致使她家庭支离破碎、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的元凶江泽民。

张国珍的儿子林树森在北京工作,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八年冤狱折磨,曾遭到十一根电棍持续电击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女儿林秀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七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儿子林树森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八年冤狱折磨

我儿子林树森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四日,也因为炼法轮功遭北京警方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转入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进监狱,备受折磨。

入狱第十六天时,即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早八点,时任六分监区副指导员刘波船让他写“四书”,我儿子拒绝后,刘波船恼羞成怒,先给他在头皮颈部敏感部位上了两根电棍电击五分多钟(每根电棍三万三千伏);又命人到其它监区借来一桶电棍。先给林树森扒光衣服,随后上“背铐”用脚踩实在地。当时六分区所有在班人员一齐上阵,有人拿一根,有人拿二根蜂拥而上,电击我儿子的头、颈、胸、腹、生殖器、脚心等敏感部位长达一上午,一直到电量用尽,毛发及皮肤烧灼的焦臭味刺鼻,使人十分恐怖。我儿子林树森形容当时感受:“全身象有无数把钢刀在一片一片往下割肉,类似古代酷刑‘凌迟’极其痛苦,生不如死”。

经过这次酷刑电击及前十五天的长期睡眠被剥夺,严重刺激损伤了林树森的神经。三月三日转入了二分监区(新前进监狱九分监区的前身)后,在九个月持续高压的严管环境及包夹刑事犯人随意打骂体罚下,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初,终因压力超过极限,睡梦中大喊大叫醒来,值班的中队长陈俊(现任九分监区指导员)说他“闹监”,又拉出去电击,电的满嘴都是鲜血,导致他精神进一步崩溃,神志不清。然后把他关进一个约五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内。在其后几日内,小队长刘光辉让包夹犯人把林树森拖入办公室内再次进行电击,导致他精神完全崩溃,神志不清。当时的清河医院的医生开有诊断书。

还需要说明的是,在这期间,林树森被单位开除公职,使每年损失收入二十万元,我的儿媳由于受到迫害政策及方方面面的压力,在已怀孕的情况下,打掉了孩子,含泪另嫁他人,使林树森的身心备受摧残与折磨。

从二零零一年一月到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林树森是戴着手铐脚镣,穿着约束衣被绑在一张放在地面的木板床上度过的(每天只有大小便时才被解开一会),时间长达七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警察以检查登记所辖区域租房住户情况为由,强行入室搜查并绑架了林树森。从五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二十五日,林树森被转到北京市七处关押,在此期间,林树森进行了绝食抗议,由原来的一百三十斤到最瘦时降至八十七斤,骨瘦如柴。期间七处看守所医生孙宁、张建曾对其进行过高达至少四千毫升的浓盐水的虐待性灌食。

非法关押期间,林树森在看守所内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检察院及七处驻检机构提交了他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至二零零三年八月在前进监狱关押期间所遭受的非法酷刑及虐待情况;我们家属于二零零五年六月曾先后两次进京,把林树森在前进监狱受迫害的经历以书信方式向相关单位及部门投诉,不同监管部门调查人员为此分二次去前进监狱调查,结论是“基本属实”。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林树森又被劫持回西城看守所,因长期绝食,医检中查出血尿,初步诊断为肾衰竭早期。于十二底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继续灌食迫害。不法人员拒不放人,并欺骗家属,说林很好,家人这时都不知林在绝食。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西城法院非法判处林树森五年徒刑。有目击者在法院门口证实:林树森当时极度虚弱,面色苍白,极消瘦憔悴,鼻部插管,被身穿大红囚衣,用轮椅抬到三楼遭非法审讯。期间其家属要求取保候审,又遭法庭及公安部门拒绝。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林树森再次被劫持到前进监狱,关押至三月上旬刚刚成立的八分监区“隔离审查”。该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施行更加残酷的迫害,林树森被多名包夹监视,行动坐卧都在包夹的百般虐待和侮辱之下,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

警察折磨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多,比如电棍、不许睡觉、坐小板凳、在规定的时间内强迫吃下滚烫的食物、长时间面壁等,暴力加人格侮辱。

当时许多警察都唆使刑事犯、包夹,予以减刑、加分为诱饵迫害法轮功学员。林树森经常被谩骂毒打。监狱授意这些包夹,高度防范大法学员之间的任何信息沟通,连相互对视一眼都可能招致疯狂的毒打 。“转化”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监狱都要针对这个学员的特点针对性有系统的琢磨对策:这个法轮功有哪些弱点可以利用,有什么亲人可以叫来协助“转化”,第一步由谁去谈话,第二步谁去恐吓,第三步谁去安抚,接着找谁来座谈,再接着关小黑屋强制剥夺睡眠……我儿子就曾被剥夺睡眠三十天。

在此期间家人未收到林树森任何电话及书信,直到 二零零七年七月下旬,才知道林树森的确切消息:右脚踝骨骨折,右小腿肌肉萎缩,住院四个多月,至得到消息时还不能正常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9/儿女遭八-九年冤狱折磨-黑龙江张国珍控告江泽民-339117.html

2013-01-21: 北京前进监狱对林树森的凶残迫害
—— 多根电棍电击如同“凌迟”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北京前进监狱对林树森的凶残迫害-268036.html

2007-12-17: 东北黑龙江庆安县法轮功学员林树森生命垂危

东北黑龙江庆安县有一名叫林树森法轮功学员,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生命垂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7/168523.html

2007-09-17: 北京林树森遭前进监狱非人折磨(图)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因为信仰“真、善、忍”于2001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2005年4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于2006年6月再次被送到前进监狱。在此期间,因长期遭受非人折磨,导致肾衰竭,肝衰竭、骨质疏松,吃进什么,排出什么,仍严管。半年时间,家人未收到林树森任何电话及书信。

直到 2007年7月下旬,才知道林树森的确切消息:右脚外踝、后踝双骨折,右小腿肌肉萎缩,住院四个多月,至今还不能走路。

由于监狱严密封锁消息,极力掩盖罪行,不知恶警对林树森又使用了何种酷刑。

林树森,33岁,出生于黑龙江省庆安县。庆安三中毕业后,考入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在大学,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留京工作。2001年林树森向民众讲清真相,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恶警为了强制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使用各种酷刑:疲劳战;上背铐;强制绕篮球场一天跑一百圈;罚坐十厘米高小凳每天长达十五至十六个小时;剥夺睡眠十五天;电刑,他还被强行穿上“约束衣”,捆绑躺在“死人床”上(关进小号),长达七个月。这些非人的折磨,导致林树森精神失常半年多。

2005年4月末,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方革等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于2006年6月再次被送到前进监狱。林树森在明慧网上发表题为《北京学员自述在前进监狱遭受的三年迫害》一文,而这篇揭露迫害的文章却成为此次判刑的所谓“证据”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7/162850.html

2007-07-08: 两张年轻人的照片(图)

这是两个年轻人遭迫害前的照片。他们都是黑龙江省庆安县的优秀子弟,一个是33岁的林树森,一个是32岁的周巧航。林树森被中共判刑五年,关入北京前进监狱,现在生死不明。周巧航被中共判刑十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从照片上看,他们是那样年轻、聪颖、阳光开朗。然而现在,他们因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邪党非法判刑,在地狱般监狱里被长期囚禁、折磨。

林树森,男,33岁,黑龙江省庆安县三中毕业后,考入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在大学期间修炼法轮大法。大学毕业后,留北京工作。两次被非法判刑,曾一度被折磨至精神失常。2005年4月末林树森被邪党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至今,长期遭受非人折磨,导致肾衰竭,肝衰竭、骨质疏松,身体非常虚弱,仍被严管。近半年时间,家人未收到林树森任何电话及书信。

大法弟子周巧航

周巧航,32岁,哈工大研究生,聪颖智慧,口才文才出众。2002年11月,周巧航被哈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绑架。在一个秘密私人住宅,恶警使用电刑、老虎凳、不许睡觉等酷刑对周巧航疯狂逼供,这位文静的女研究生,面对暴力,守住了自己的良知,保护了他人。2002年11月周巧航被邪党非法判10年重刑,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8/158473.html

2007-07-01: 北京林树森在监狱遭摧残 导致精神失常
林树森,男,33岁,黑龙江省庆安县人,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在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学毕业后,留北京工作。林树森斯文腼腆,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小伙子。

2001年林树森因为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恶警为了强制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使用各种酷刑:疲劳战、上背铐;在满身脓疥疮的情况下,强制绕篮球场一天跑100圈;罚坐10厘米高小凳每天长达15-16小时;剥夺睡眠15天;电刑。六分监区区长蔡某、恶警刘伯全、徐某及所有在班干警,每人手拿一到两根电棍,疯狂电击林树森的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毛发、皮肤焦糊的味道,持续电击一上午,总电量超过几十万伏;导致林树森神经严重损伤,他还被强行穿上“约束衣”,捆绑躺在“死人床”上长达近7个月……这些非人的折磨,导致林树森精神失常半年多。

出狱后,林树森在明慧网上发表题为《北京学员自述在前进监狱遭受的三年迫害》的文章,详细揭露前进监狱对自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2005年4月末,林树森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方革等恶警绑架。而这篇揭露迫害的文章却成为此次判刑的所谓证据之一。林树森又被非法判刑五年。

2006年6月,林树森再次被送到前进监狱。在此期间,因长期遭受非人折磨,身体非常虚弱,导致肾衰竭,肝衰竭、骨质疏松,吃进什么,排出什么。在这种身体极度衰弱的情况下,仍在8分监区2级严管。家人多次千千里迢迢到监狱,探望林树森,并要求保外就医,均遭严辞无理拒绝。近半年时间,家人未收到林树森任何电话及书信。

鉴于对林树森的种种迫害,敬请相关正义人士严密关注此事,并请知情人士提供详细迫害信息。立即无罪释放林树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50.html

2006-10-05: 大法弟子林树森(非法判处5年徒刑)、王逸(非法判处14年徒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8分监区,8分监区是2006年4月份新成立的专门“严管”大法弟子的分监区。

2006年1月23日,北京西城恶党法院以“2004年林以真名在明慧网上发表前進监狱对自己及其他同修迫害的文章(《北京学员自述在前進监狱遭受三年迫害》2004年3月25日)”为理由对林树森非法判处5年徒刑。大约在2006年6月间林树森被转移到前進监狱新近成立的专门“严管”大法弟子的8队继续迫害,当时林树森已绝食一年有馀,情况危急。

另外,吴引倡目前关押在前進监狱9分监区,吴是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在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被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非法开除。2002年11月因邮寄真相光盘再次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7年,从2004年1月8日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前進监狱。

入狱初期,吴引倡被关押在12分监区,因拒绝“转化”而经常被关小号,在一间小屋里“坐板”,几个包夹轮流看守,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还不时的遭到打骂、不准洗漱、限制大小便、强制“坐板”,同时长时间播放污衊大法的录像强制观看。在12分监区关押期间,大约2004年10月,12分监区指导员陈俊曾亲自上阵毒打吴引倡,以致吴被打昏。

2005年8月,吴因思想“太顽固”被转到更邪恶的9分监区,指导员曹利华。在9队关押期间,吴引倡也经常被关小号。2006年6月-7月,吴被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坐了10天不准睡觉,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会儿,还经常遭到包夹大骂,大小便必须打报告,甚至得骂一声师父、骂一声大法。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5/139442.html

2006-08-24: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再次被非法关押天津茶淀前進监狱
林树森,男,33岁,大学毕业,2005年4月28日被绑架到北京西城看守所,自2006年5月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失去消息后,被送到调遣处,绝食近十个月的他于2006 年6月1日被送到天津汉沽区前進监狱,非法判处五年。他被非法关押前進监狱的8分监区,因长期的遭受迫害,期间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医院抢救半月有馀,肾衰竭,肝衰竭。2006年7月進食,身体非常虚弱,吃進甚么,排泄甚么。

在此,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大法弟子林树森。在此正告前進监狱曾经迫害过和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狱警:

2004年年底,《九评》横空出世,已经扒下中共恶党画皮。目前已经有1千2百多万勇士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今年春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引起了世界各国人民的震怒,这些都成了中共的灭顶之灾。多名中共官员和恶警在海外数十个国家被起诉,随着人们对法轮功真相及中共邪恶本质的了解,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仗义执言。

据中共内部消息,2006年上半年,全国有400名律师公开请求为法轮功平反;许多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警察、国安特务都纷纷悔过,表示弃恶从善,为自己留后路,更有智者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国内民众对镇压法轮功真相逐渐清晰并公开反对这场迫害和镇压,更有许许多多的民众认同大法,在如此高压下毅然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九评》一书在民间广为流传,退党大潮的逼近,镇压法轮功使中共这个邪恶骑虎难下,无可奈何。天灭中共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在此正告你们尽快醒悟、弥补过错,因上天给你们的机会实在不多了,怎么把握,自己选择!仔细想来,因为自己的升官发财欲望的膨胀,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扭曲心理被中共恶党引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实属可怜。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真心悔过,天地悉知。上天慈悲,对于那些愿意改邪归正的人,甚至是无恶不做的坏人,也会给其挽回的机会。只是机会越来越少了,时间不等人啊!天灭中共已成定局,聪明人都在为自己留后路,选择新生。善恶有报是永远不变的天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4/136253.html

2006-06-16: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已绝食一年有余,情况十分危急
林树森,男,32岁,大学毕业,北京大法弟子,原籍黑龙江省庆安县。2005年4月末,他被绑架。2006年1月23日,北京西城恶党法院以“2004年林以真名在明慧网上发表前進监狱对自己及其他同修迫害的文章(《北京学员自述在前進监狱遭受三年迫害》2004年3月25日)”为理由对林树森非法审判。现北京西城区伪法院非法判处林5年。林上诉,被驳回。

2006年5月末,林树森还被非法关押在二看(北京西城看守所),现在人已被转走,说转到大兴调遣处,至今无消息。

林树森在2005年4月28日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包片恶警方革等人绑架后,陆续已绝食一年有余。期间,家属多次要人,但始终未见到林本人,在北京七处时,林因长期绝食,出现肾衰竭,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继续灌食迫害。不法人员拒不放人,并欺骗他家属,说林很好,他家人这时都不知林在绝食。

截止2006年6月14日,此次又有半个月失去林的消息,当家人问及调遣处时,说没有这个人,可是西城看守所的负责人却非常肯定的说在调遣处。知情人透露,人在调遣处5天之内往家发通知,现已半月有余,没有林的任何消息。

林树森2001年到2003年在前進监狱(坐落在天津)受过各种酷刑──强制绕篮球场上一天跑100圈;疲劳战,上背铐;罚坐10厘米高小凳每天长达15-16小时;15天剥夺睡眠;电击,11根电棍同时电击;强行穿上“约束衣”捆绑躺在“死人床”上长达7个月;最终导致林精神失常近7个月。不法人员将《北京学员自述在前進监狱遭受三年迫害》一文作为审判林的证据之一,可见邪恶十分惧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6/130566.html

2006-02-03: 北京大法学员林树森绝食近6个月,被非法审判:
北京西城区大法学员林树森于2006年1月23日上午九时在西城区恶党法院被非法审判。有目击者在法院门口证实:林树森极度虚弱,面色苍白,极消瘦憔悴,鼻部插管,被身穿大红囚衣,用轮椅抬到三楼遭非法受审。请各界正义人士采取各种方式紧急救助。

据悉,其家属再次要求取保候审,又遭法庭及公安部门拒绝,理由是林还没有生命垂危!2005年4月末,林树森突然失踪,家人与他失去联系,远在黑龙江的亲属非常着急、痛苦、常以泪洗面。近日经多方辗转打听,了解到林树森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再次绑架。据内部人士透露,林树森在明慧网上发表的揭露前進监狱迫害内幕也以被公安机关下栽,作为起诉林的证据之一。

林树森,男,33岁,住北京西城区,原籍黑龙江省庆安县人。林树森1998年毕业于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大学毕业后留北京工作,户籍为北京东城区交道口号鼓楼院胡同13号,(此处包片片警为李显峰,手机号为13911206933)。人们普遍评价他是一个善良、优秀的好青年。

林树森1996年得法。自1999年来,林树森因坚修法轮大法,于2000年8月被绑架,遭到北京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抓捕后,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2001年1月17日被关押到天津茶淀的前進监狱(现名: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迫害。

2001年1月17日-2001年1月31日,前進监狱恶党不法人员强制不让他睡觉、寒风里在操场上跑100圈,名为“锻炼”,实为体罚。警察为了强迫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他進行各种酷刑折磨:不让睡觉、穿约束衣、睡死人床、电击、疲劳战、上背铐、强迫洗脑等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

2001 年2月1日因拒绝转化,当时的六分监区蔡分监区长、刘伯全、徐干警等所有当班人员,先把林树森拷上,对他進行从2根电棍上到11根电棍同时电击,总电压高达几十万伏,导致他神经受损,精神崩溃,在前進监狱精神失常6个多月。当时是穿约束衣,绑在死人床上度过的,2002年7月中旬后转到12分监区做奴工(缝皮球),2003年8月获释。讽刺的是,当时前進监狱行凶之人,现有的升职,更有甚者被恶党评为“北京十大先進工作者”(或为“北京十大杰出青年”等此类称号)至今也未受到任何法律追究。

由于恶党江××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就不讲法律,不许法院律师等接任何法轮功案件,也不可以做无罪辩护,及林树森身份证被扣押,造成在京找工作困难,生活危机,致使未能走法律程序起诉恶人。

2005年4月28日,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包片恶警方革在所谓的检查登记所辖区域租房住户时,進屋后发现一本“九评”,随后叫来其他恶警刘某等人,强行入室搜查并绑架林树森

2005年5月31日林树森被由西城看守所劫持到北京第二看守所,案件也由西城区预审员周飞转到恶名昭着的北京公安七处,由王磊(职务不详)负责审案。

2005 年6月林树森的家人曾先后两次去京,把林在前進监狱受迫害的经历以书信方式向相关单位及部门大量投诉,调查人员去前進监狱调查,结论是“基本属实”。林树森的家属根据林的身体情况,要求七处允许取保候审,遭到拒绝。此时林树森在第二看守所以绝食三个月,家人毫无知情。

2005年11月25日,林树森又被劫持至西城区看守所,12月中旬,林遭到非法起诉后于12月16日绝食抗议至今,现关押在北京医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3/120022.html

2006-01-20: 被绑架的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的一些近况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2005年5月被北京西城区公安局绑架,现已绝食一个多月。
1月6日林家接到法院指定律师电话,说1月11日开庭,让家里去人。林妈妈和姐姐(都是大法弟子)去后被告知人已绝食一个多月,身体虚弱,正在医院,不能开庭,也不让家人见面。林妈妈每天去公安局找人要人。但他们都是推托领导不在。

据林父介绍说,林妈妈到北京后找到律师,律师说他和林树森接触过。5月份被绑架后,被送回东城区(因本人户口在东城区),后又被东城区送回西城区。具体详情不清楚。现在林妈妈在北京已5天没有电话来,也不知情况如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0/119071.html

2006-01-08: 北京大法弟子林树森于2005年被北京恶警绑架進行迫害至今
大法弟子林树森已绝食多日進行抵制,身体极度虚弱,被恶警送到医院继续進行迫害。邪恶之徒定于2006年1月11日在北京西城法院非法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8/118282.html

2005-11-20: 天津茶淀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为使坚定的大法学员们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他们采取了各种手段实施所谓的“转化”。其中以2000年11份到前進监狱的徐承早,以及2001年1月、2月份被关進前進监狱的朱柯明和林树森遭受的迫害最为严重。徐承早五十多岁,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学员,他所受到的迫害是最严重的,恶劣的。

天津茶淀属海洋性季风气候,冬天极为寒冷,恶风很大很冷,监狱的邪恶之徒们不顾他五十多岁的年纪,让他在外面跑步,唱歌,罚站。将老徐的手冻出了一块块的伤疤,但是这并没有动摇老徐对大法的坚定信念。监狱的恶人们没办法,就暗示管他的犯人,对老徐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采取的办法阴暗狠毒。受他们指使的犯人踢他,还专找别人看不到的部位,几个犯人摁住老徐,用磨尖的牙刷扎老徐的屁股、大腿、胳膊、软肋等部位。还用方筷子插在老徐的指缝间,犯人捏紧老徐插筷子的手,还不停的转动筷子,其疼痛难以言表。更有一名犯人,将老徐手上冻伤后的伤疤生生撕下来,鲜血直淌,极为狠毒、残忍。(此犯人出狱后,得到报应,因打架杀人,被判死刑)。

大法学员林树森,于2001年2月份被非法关押到茶淀前進监狱被强制转化。曾连续六天不让睡觉,由六至八名犯人,轮流看管。不让小林合眼。这期间,监狱的邪恶之徒们还多次用四到八根电棍对小林施以酷刑,将小林折磨得死去活来,手段极为恶劣、残忍。2005年5月,林树森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再次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朱柯明,早在2001年初的北京监狱就曾受过严重电棍酷刑迫害,由于老朱的坚定并要求不断上诉,于2003年再次遭受连续一个月的隔离严管,其中一周七天都未曾合眼。将原本身体极好的他折磨的面目全非,神志不清。

朱柯明、杨杰、李津鹏、李宝树还曾遭受过电棍等酷刑,身上留有伤痕,施暴者最多六人。李津鹏曾为抵制邪恶撞墙,头部留有大块淤血。

从2001年11月份至今曾被多次隔离严管的大法学员有:原研究会工作人员纪烈武和朱柯明、时绍平、林树森、史振东、戎伟、江涛等。其中,时绍平更是于2004年11月至今被隔离严管。时绍平为中科院的硕士,2001年被非法判刑10年,现天津茶淀监狱九分监区,强制洗脑后,在压力下多次否定洗脑,向警察声明所谓“转化”是错误的,后被多次严管,单独管理,不准与其他人或大法学员见面说话。

在被单独管理时,曾遭到非人的待遇,而监狱的恶警们,明明可以通过监狱系统看到,却装作不知。在隔离严管期间,吃喝拉撒全都在一室,条件极为恶劣。

其实每名大法学员在刚到监狱时,都会被多名罪犯看管(少则四人多则八人),其言、行、坐、卧都被严格规定。恶人更是白天找谈话,晚上让学习、写认识等办法,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只要不转化,少则二三个小时,最多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使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们身心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0/114876.html

2005-08-08: 2005年4月28日大法弟子林树森在家被绑架,其住所被查封(租的房),从林树森被绑架后至5月31日,其在西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从5月31日至现在,林树森被转到北京第二看守所关押,林树森失踪近一个月,其家属经亲友多方打听才知其下落,其老父亲千里迢迢从黑龙江省赶到北京来探望儿子,却被西城看守所拒绝让他们见面,后来在其父再三恳求下才让把电话转到监室内说了两句话。6月中旬其家属又一次進京探望,这次既没让看,也没让在电话里说话,所以林树森被迫害的情况不详,其住处仍被封着,不让家属進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8/107986.html

2005-07-25:林树森医生被绑架案致北京市相关领导的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881.html

2005-06-19:林树森,男,32岁,原籍黑龙江庆安县,2005年5月初,家人与在北京的他失去联系,已近一个月。近日经多方辗转打听,了解到林树森4月28日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于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乡7甲。5月31日被非法转到北京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归北京市七处管理。至今家人尚未见到林树森

林树森毕业于北京针灸骨伤学校。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江××集团打压以来,林树森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于2001年1月被北京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抓捕,后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2001年1月17日被关押到天津茶淀的前進监狱强制服刑。在前進监狱,警察为了强迫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他進行各种酷刑折磨:穿约束衣、睡死人床、电击、疲劳战、不让睡觉、上背铐、强迫洗脑等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种种手段都未能使他放弃修炼,恶警用11根电棍同时电击他,总电压高达几十万伏。

林树森在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时曾被迫害的精神失常6个多月。

出狱后,又于2005年4月28日被北京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67.html

2005-05-29: 2005年5月初,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林树森突然失踪。家人与他失去联系,已有近一个月。远在黑龙江的亲属非常着急、痛苦、常以泪洗面。近日经多方辗转打听,了解到林树森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现生死不明。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林树森,男,32岁,住北京西城区,原籍黑龙江省庆安县人。林树森毕业于北京针灸骨伤学校。人们普遍评价他是一个善良、优秀的好青年。

林树森被绑架事件在黑龙江老家引起广泛关注。此事件暴露了北京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的卑鄙行径,和不敢见光的、极力掩盖的小人嘴脸,也暴露了中共江氏集团及其随从违反宪法和国家法律的行为,它们才是真正的罪犯。

林树森1996年得法。自1999年来,林树森因坚修法轮大法,于2001年被北京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抓捕,后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2001年1月17日被关押到天津茶淀的前進监狱(现名: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强制服刑。在前進监狱,警察为了强迫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他進行各种酷刑折磨:睡死人床、电击、疲劳战、不让睡觉、上背铐、强迫洗脑等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种种手段失败后,对他進行11根电棍同时电击,总电压高达几十万伏,导致他在前進监狱精神失常6个多月。

2004-03-25: 2003年8月份,我期满被释放,结束了我历时三年的在前進监狱,这个人间地狱梦魇般的艰难岁月,今天我要以我三年来亲身所遭受的迫害揭开前進监狱(现名: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的真实内幕。

我叫林树森,男,1974年生,大学本科毕业,北京大法学员。

2000年8月,我因打印20份大法资料被北京市市局一处非法抓捕,后被北京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2001年1月17日被非法关押到天津茶淀的前進监狱(现名: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强制服刑。大法原研究会成员王志文、纪烈武、李昌等大法学员现就被关押在此。

我属于北京市第一批被非法判刑入狱的大法学员。在我到前進监狱之前,那里的二分监区和五分监区各关押了一名大法学员。从我入狱的那刻起,邪恶之徒就开始了对我迫害,進行所谓的“转化”。

2001年1月18日,即我到前進监狱的第二天,在六分监区就开始了对我的恶梦般的强制“转化”。当时,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因在此之前被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和北京市局半步桥的七处四个多月,满身都是严重的脓疥疮,每天都要经受一轮又一轮的钻心之痒。

刚到前進监狱时,我被强迫每天白天跑步,当时正是茶淀最冷的季节,在刺骨的寒风里,上午50圈,下午50圈,绕着篮球场跑步。说是让我“恢复身体”,实际上是让我在严寒里挨冻,“转化”了就不用跑了。每次跑下来,身体极度的疲劳和痛苦,汗水浸入脓疥的创口,很难描述出那种感受。肉体上的痛苦还不算什么,在精神上,狱警每天都系统地找一些法律知识和反“法轮功”的资料,强迫让我反复看,对我進行洗脑。而最残酷的是不让睡觉,每天只允许睡两个半小时,“包夹”的刑事犯人24小时不离左右,稍一合眼就被捅醒。在强制洗脑时,我总是善心地对狱警讲清大法真相,到最后狱警已无话可说,只说些“要认清形势啦”之类自己都泄气的话。

到1月底的时候,因严重缺觉,我已经困得神经都麻木了,几乎是站着都随时瞌睡过去。可稍一合眼,立即就被“包夹”犯人捅醒。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十五天过去了,他们也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转化”,因为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2001 年1月30日,电视播出了编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这件欺世谎言,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狱警和清河分局610办公室的人让我写对此事的感想,于是我在材料上写到:这次事件是对法轮功和社会正常生活的破坏。狱警见我这么“不识时务”非常恼火,终于撕去了伪善的面纱,露出了残暴狰狞的真面目。

2001 年2月1日早晨,六分监区的狱警刘伯全、徐干警、蔡分监区长及其他干警不顾我极度虚弱的身体,不顾我满身严重的脓疥疮,不顾这半个月的熬人折磨,开始给我上电棍進行电击,最开始上了两根三万三千伏的电棍,放在我的头部和颈部连续电击五分钟,看我不屈服,邪恶全都疯狂了,到其他分监区(三分监区、二分监区等)借电棍,借一塑料桶电棍回来。当时六分监区所有在班的干警,每人手拿一到两根电棍,面目狰狞,恶狠狠地一拥而上,持续放电电击我。由于我激烈挣扎,他们给我上了背铐,一动不能动地被他们踩在地上,电我的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总电量超过几十万伏,一直持续电击。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毛发、皮肤焦糊的味道。

这真是一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每一分每一秒都象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身上的肉似乎正被无数把刀一片片割下来,呼吸极度困难,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极其痛苦难熬,我瞬间感受到了古代“凌迟”酷刑是什么滋味。当我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心里就默念师尊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这样,漫长的非人所能忍受的一个上午过去了,但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终于崩溃了,被迫违心地写下了“转化书”。后来狱警告诉我,说“转化”我时他们同时上了8根电棍。

据我所知:大部分的所谓“转化”都是这种高压、酷刑折磨下的产物。

徐承早:二分监区最早强制入狱服刑的大法学员。他是国家公务员、党员、北京顺义某街道副主任。狱警用软硬兼施的办法“转化”了他三个月都没成功,招数用尽后指使“包夹”的流氓犯人折磨了他一夜。

李宝树:北京某地一学校校长。2001年间因在狱中喊“法轮大法好。”被二分监区的曹指导员、陈指导员等狱警上了8根电棍……几乎初期入狱的大法学员都挨过电棍电击,而包夹犯人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我就曾被二分监区的一个叫“张涛”(外号“大头鱼”)的包夹犯人用皮带抽过两顿。

唐基长:新前進监狱十二分监区(原老前進监狱五分监区)在押大法学员。2002年9月中入监。他是一名半身偏瘫的大法学员,他被强制转化时每天被关在小号里罚站,多的时候站十八、九个小时,要立直,一动不能动,每天只让睡大约四个小时,连续站了一周,最后小腿和大腿一样粗。

类似的事在前進监狱真是太多了。

2001 年3月3日,我被转押到最邪恶的二分监区,这是一个类似法西斯集中营似的严管分监区。同“集训队”的管理几乎是一样的,每天都在精神高度紧张中度过。严管时,每天从早上5点起床坐到晚上10点。坐在一个十厘米高的小凳子上,两手放在膝盖上,双腿并拢,膝间不能有空隙,腰要挺直,一动不能动,眼神都不能挫一下位置,更不允许说话。每人的身后都有包夹监视,稍动一下,就会遭到拳打脚踢。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中,脸上还要时刻露出“转化”后获得“新生”“高昂”的精神面貌。邪恶明知道每个人都不是真的“转化”,却用残暴和谎言粉饰着一切,用恐怖和无人性控制着这里。我在二分监区度过了漫长的非人的九个月时光,直到后来我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后才离开。

自从被强制“转化”后,我的内心极度痛苦,觉得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而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又远超过肉体上的折磨,这种煎熬折磨、消磨着大法学员的意志,使许多大法学员变得消沉、颓废,长期陷于自责之中。

至2001年7月份,二分监区已经陆续关押了20多名大法学员,原研究会成员李昌和香港籍的大法弟子朱柯明也从北监转了过来。纪烈武被单独关押在五分监区,此时对他用的是伪善的转化方法。而王志文等人被关押在七分场前卫监狱。

邪恶之徒的强制改变不了修炼人的心。2001年7月21日,邪恶之徒要我们去少管所演出“转化”后的文艺节目。去之前,大法学员们已约好,要在台上揭露我们被所谓‘转化’的真相,后来由于太多的邪恶因素及我们的怕心和人的执着,没能成功。从少管所回来后的第二天(7月22日),二分监区的大法学员集体“反复”(觉醒),推翻了以前的强制“转化”,给邪恶以沉重的打击。清河分局及610办公室都感到震惊,因为他们认为转化效果最好的学员都公开“反复”了。虽然最终被镇压下去了,但恶人也终于明白了,它们要的“转化”永远都不会真正实现。

2001年11月1日,我看了一封北京某劳教所一研究生学历的学员邪悟后的来信,由于自己有漏被此信迷惑了,也开始邪悟,在而后的一次座谈会上做出了愧对师尊、有损大法的事。11月8日在二分监区开了一次由法轮功学员、学员家属、包夹犯人、狱警四方座谈会。李昌、杨杰的爱人,我的前妻(入狱后离婚)和我的一名大学同学及其他一些大法学员的家属到场。

2001年11月18日,新监狱完工,我们搬進了新楼,“前進”监狱由原来的四个监狱(老前進、前卫等监狱)合并,由原来的七个分监区扩大合并成十六个分监区,原二分监区变成九分监区,原五分监区变成十二分监区。

2001 年11月下旬,由于入监以来的非人折磨和持续高压生活,使我夜里经常做恶梦,并喊叫着从恶梦中醒来。又有一次因为我在床上盘腿,被值班的陈指导员以闹事为由拉出去电了一顿,随后关進小号,几天后又被一个姓刘的小队长拉到办公室电了一顿。这些严重的刺激了我的神经,最终导致了的精神全面崩溃,精神失常达七个月(我有在茶淀清河医院的医疗诊断书)

2001年12月中旬(这以后的情况是我清醒后十一分监区的包夹犯人告诉我的)转到十一分监区。在这七个月里我是在小号里度过的,我不时被铐上手铐、戴上脚镣、被强行穿上约束衣。每天除了大小便外都被约束衣捆着,躺在一个木床板上一动不能动。此期间,家里失去了我的任何消息。一直到2002年7月份中旬,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才得以重新清醒明白过来,以后的日子是在十二分监区度过的。2003年8月份期满被释放,结束了历时三年的人间地狱生活,带着很多大法弟子的嘱托、祝福和期盼离开了这个让我终生难以忘却伤痛的地方。

这就是我三年来的人间地狱生活。

我的遭遇只是千百万个法轮大法弟子所遭遇的一小小部分,现在在狱中无数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煎熬。愿所有善良、有正义、有良知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制止这场在中国大陆发生着的邪恶迫害,追查元凶。

2003年10月上旬初稿
2004年3月下旬修改

绥化 庆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8-07-21:临清:区号0635、 邮编252600
戴湾派出所:
所长付广东13869564646
副所长周清13969552666
警察刘勇13561232828
户籍员张新兵13780712403
临清市610办:
主任程爱国0635-2321710、15006351887
副主任许燕0635-2322133、13563534138
副主任贾振0635-2322928、15653177181

公安局:
石宝生 局长 15906350139
副局长 王彬2329256 2970822 13706352989
魏禄建 政委 2322802 2311338 13906355326
袁家坤 副局长 2322830 2428666 13806352981
张文兴 副局长 2322852 2970696 13606352986
郭震 副局长2310266 2326577 13563012345(主管国保大队)
周隆忠 副局长 2323802 2329979 13806352336
李德年 副局长 2323117 13906352840 13963002868
临清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范海涛13563042777
教导员田丽13963552855
副队长孙云山13706353117
中队长王培岭13869509699
中队长刘平路13506352577
办公室主任李新震13562060188

看守所监管大队
袁晓军 大队长兼看守所长13516355777
陈洪岩 教导员13706352331
齐 蒙 副大队长兼刑拘中队长13626356086
朱昌龙 副大队长13969523768
于 鹏 副大队长13406352989
李海臣 副大队长兼办公室主任13963544879
郝新颖 副大队长兼技术监控中队中队长15006352619
庄文信 副大队长兼狱内侦查中队长13506352234
李咸明 副大队长兼卫生所所长1350635212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06-08-24:
1、天津汉沽区前進监狱邮编:300481
2、八分监区警察:熊中队长、陈中队长、柳队长、梁指导员、张指导员等

2006-01-08: 北京西城公安分局
西城公安分局
西城区二龙路39号 100032
010-83995110
最高检察院       010-65592000 65252000
北京市检察院      010-68682000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8/118282.html

曾经迫害过林树森的人员名单: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六分监区的狱警:刘伯全、徐干警、蔡分监区长
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斗各庄) 地址: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电话 : 010-87395164 010-87395163
叶长清: 1390125243
咨询电话:010-87395170
监督电话:010-87395162
咨询人员:李双健 郑国利

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 : 电话: 010-62253861 010-62253891
负责片警:方革

北京西城看守所位于昌平沙河镇七里渠乡甲3号
总机:010-80723322
西城看守所预审科电话 010-83995147 分机号:2693
看守所人员:
所长:赫俊岭
大队长:杨虹军
科长:车金鼎
预审科长:王军
主管林树森预审员:杨磊、 周飞、车新鼎
叶长青,手机:13901325243

西城公安分局 电话:010--83995169
邮编:102206
我们将继续关注和调查林树森的情况。
现知道曾经迫害过林树森的单位及人员名单:
北京市七处
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乡甲3号
北京西城公安分局
北京市公安局一处
北京市第二看守所
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六分监区的狱警:刘伯全、徐干警、蔡分监区长
北京西城区包片民警 :方革

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地址:朝阳区豆各庄乡甲502号七队
主管人员:王磊 警号:002038 办0108739524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22: 曝光被中共邪党利用的前進监狱恶警曹利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2/14944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