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鞍山市 >> 付亮, 女, 65

个人情况: 鞍钢齐大山综合厂的退休女工

紧急成度:
迫害情况: 被非法重判八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16
家庭成员: 恋人: 李艳茹
亲戚: 付亮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15: 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付亮遭绑架情况

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深北派出所警察通过监听法轮功学员付亮的家属电话,定位付亮电话,于2019年3月30日将他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十几本大法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5/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171.html#19414231738-1

2019-04-14: 遭多次残酷迫害 辽宁鞍山市付亮再遭绑架
三月三十日清晨,在鞍山市立山区沙河集早市,一个假装来买货的人来到付亮家的摊位前,一番说辞后把付亮骗到她家的库房,四、五个早已经蹲坑守候在那里的立山区深北派出所警察随后把六十五岁的付亮绑架。付亮老太太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

付亮女士是鞍山市鞍钢齐大山综合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付亮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而遭中共的迫害,曾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又被非法判刑八年,遭受了骚扰恐吓、绑架拘留、药物摧残、多种酷刑等非人的折磨。这二十年,付亮大都是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付亮在家中被鞍山市立山区深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借口是前几天付亮曾送给人大法真相台历并劝其三退。付亮被绑架到鞍山女子看守所后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放回家,回家后国保警察不甘心还要企图绑架她。为躲避迫害,付亮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为讨回公道,付亮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了刑事控告。

这几年,付亮没有固定安全的地方可住,几经周折后,到了自己家破烂的库房里居住。据悉,中共警察这次是通过电话定位绑架她的。付亮现在居住的库房被警察抄家,搜走了几本大法经书,工资卡也被警察抢走。

以下是付亮女士遭受的迫害情况。

九九年北京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日,付亮和几名法轮功修炼者一同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在北京四合院住下,早上九点多从鞍山市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警察闯到他们住的四合院里,把他们几个人强行绑架回鞍山,并将他们劫持到鞍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十五天后,付亮没有能够回家,被所在单位齐大山保卫科弄回单位办了二十天的洗脑班,单位派人几班倒轮流看着她,每天逼她写什么“保证”,把她用手铐铐在凳子上,晚上睡在一个长椅上,他们看付亮不写,气的大叫,单位保卫科和派出所联合把她送往鞍山市精神病院迫害。送鞍山市精神病院那天是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付亮揭露说:“由于我不配合警察,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警察直接把我从拘留所送到单位保卫科强行非法办班一个月。在这期间,他们多次让我写‘保证’书,我就是不写,他们给我戴手铐,铐在折叠椅上,每天从早七点半至晚五点钟,铐了一个月。晚上就睡在一条长椅上,用四个人昼夜两班倒看着我。由于我坚决不写保证书,于九九年腊月二十六那天我单位保卫科徐科长、队里的李书记和经理、深北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将我送进鞍山市小岭子精神病院。”

付亮当时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好人,我没有精神病,你们不要这样做。”他们不理他,并向精神病院门诊的医生介绍说:“这个人炼法轮功精神有毛病了。” 付亮说:“我没有精神病。”他们不让她说,急忙把她拽进一个病房里。到了下午,一个医生过来对付亮说:“你在这就要听我们的,要给你吃治精神病的药。”付亮耐心地和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精神病,并向他讲法轮大法如何好,我真正受益了。”他听不进去。到了晚上一个护士拿来十多粒精神病患者吃的药,让付亮一次吃下去。付亮不吃,有两个护士威胁说:“你不吃,我们有的是办法,捆绑你让你吃。”她们一直监视付亮把药吃得一点不剩。

接着他们一天逼迫付亮吃三遍药,加大剂量,付亮承受住了近十天的非人折磨。正月初六上午,她丈夫保她出院,把她接回家。精神病院还强迫她买好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

绝食抗议绑架 遭酷刑野蛮灌食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他们还不甘心,三番五次到付亮家,逼她写保证书。一次他们用谎言骗,让付亮到单位去谈谈,到单位就不让回家,以北京开会怕她进京为由,又非法扣押她二十天。放她的第二天下午,深北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把她带到市公安局,仍然逼写“保证”书、“决裂”书。付亮不写,并向他们讲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功法。他们说她“顽固”,当晚又把她第二次非法押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在这期间,职能部门还采取株连九族的办法,强行给她丈夫办了一个多月班,把他的工资从五百多元降到二百零八元,并强迫她丈夫在胸前戴一个“法轮功家属”的标志牌,让别人监督他、污辱他。

付亮从精神病院的魔窟里出来回家后,单位保卫科过完年假也上班了,一听付亮回家了,他们还不罢休,当地公安派出所也来骚扰,就这样二零零零年付亮被迫流离失所。

付亮有一次回家看看,到屋也就几分钟,当地派出所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她家,把她和丈夫、女儿一起绑架到派出所。付亮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不听,把她的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到半夜送往鞍山市看守所二所迫害,姓侯的所长不听真相,还打了付亮两个耳光,叫一个狱警把她关押屋里去。付亮善心告诉狱警她们一家人没有罪,要求无罪释放。

无奈之下,付亮只能绝食抗议,绝食第七天时,所长和狱警叫三个男犯人把付亮绑在一个凳子上,把她的脚用绳子捆上,把手靠背绑上,三个恶警加上几个犯人强行给付亮灌盐水插管,弄得付亮的鼻子和嘴全是血,几颗下牙被恶警插管时给撬活动了。付亮的手和脚一起用铁铐连在一起,只能弯腰走,绝食十天时,所长和狱警、三、四个男犯人还有三个恶警把她绑在一个凳子上,把脚和手靠背绑上。第二次强行灌盐水,强行插管残酷迫害。

付亮抗议绝食十四天,只能躺着,看守所怕有责任,把付亮的手、脚铐上,带到医院检查出几种病,回到看守所,到绝食抗议的第十七天,付亮被无罪释放回家。

被非法判八年 在辽宁女子监狱惨遭虐待

付亮绝食后回家,派出所警察发现她没事还活着,还要绑架她,付亮得知此事后离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付亮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在鞍山市立山北出口真相资料点被非法抓捕,屋里打印机、各种打印纸被警察用车抢走。在看守所,付亮写诉状控告江泽民操控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的爪牙构成犯罪,写完了递交管教所长,他说敢告江泽民是现行反革命,不许告。

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冤判八年重刑,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在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前需要检查身体,付亮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心脏病犯了,监狱拒收,鞍山市看守所的警察和监狱负责接收的狱警耳语了一阵,最后把付亮收下。

辽宁省女子监狱当时有十一个监区,付亮被分到第六监区,六监区是专门负责给女监犯人做饭的。一个警察叫付亮去,说法轮功到监狱没有一个不转化的。付亮告诉她,法轮功都是好人,她说这不听,告诉付亮上外边站着。当时天冷下着小雪,付亮在外面站三个多小时,就这样收工了。狱警告诉所有犯人说法轮功不转化,他们犯人的分少,叫犯人对付亮打骂。

监狱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六监区是伙房,四十多人数,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被包夹犯人监视,三个科长每天逼问所谓的“转化书”,她打一拳,她踢一脚,还叫犯人打付亮,就这样逼问迫害下,付亮也不妥协。他们每天逼问,监区狱警叫付亮回监舍去,由两个专管包夹犯人转化她,付亮被迫害的血压高于240,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多数在医院度过。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身体极度虚弱的付亮被保外回家,由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监视付亮的一切自由。二零零八年正值奥运期间,七月七日中午,辽宁女子监狱联合鞍山市立山区深北派出所六、七名警察将家住深沟寺,正以“保外就医”的付亮强行绑架回监狱继续迫害。在监狱,付亮告诉犯人真相,多数都知道大法好,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

在辽宁女子监狱里,恶警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各种残酷手段,给法轮功学员吃精神病人药物,用电棍电,扎手指尖,扒光衣服用针扎乳头等等酷刑。每天下午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侮辱、诽谤大法,有的科长、小队长因此遭到恶报。付亮于二零一零年满八年冤狱回来。

讲真相遭构陷 看守所拒收后再次流离失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付亮在立山公园给世人发真相台历讲大法真相,发现不远处有一黑衣男子,当时付亮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并没有重视。离开公园后被该黑衣男子跟踪到家,付亮没有丝毫察觉。事后得知该黑衣男子为当地国保便衣。

付亮回到家第三天早上十点多,一伙人谎称看煤气的,骗开门后绑架了付亮,鞍山市国保610六人和派出所两名共八人,非法抄家,抢走了全部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并掠走一台电脑及音响。付亮先被绑架到立山分局,得知是鞍山国保采取的行动,后付亮被劫持到鞍山深北派出所。

国保大队一个警察问:书和真相哪来的?付亮没回答,被国保警察扇了两个耳光,派出所副所长领着付亮去检查身体,血压高180,看守所拒收,付亮被副所长开车送回家去。正所长让付亮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来。

付亮为了躲避迫害被迫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那天晚八点多钟,国保和派出所的多名警察,非法闯入付亮的家,当时付亮的丈夫在家,说她一次都没回来,街道社区邻居也都在一直监视付亮家的动向。

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付亮被深北派出所警察有预谋的蹲坑诱骗绑架。请正义之士关注并呼吁营救法轮功学员付亮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不要再充当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4/遭多次残酷迫害-辽宁鞍山市付亮再遭绑架-385099.html

2016-11-11:遭药物摧残 被判八年 鞍山付亮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妇女付亮,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她对大法及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付亮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而遭中共的迫害,曾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又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付亮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下面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自己遭受迫害的一些情况。

一、在精神病院里遭迫害

我和几个同修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北京四合院住时,鞍山市几个派出所知道我们住四合院,早上九点多把我们几个同修绑架到鞍山市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到十五天,看守所没叫我回家,单位齐大山保卫科给我办班二十天,单位三个班轮看,每天逼问写什么,把我用手铐铐一凳子上,睡一个凳子上,他们看我不写,气得大叫起来,单位保卫科和派出所把我送鞍山市精神病院去。

送鞍山市精神病院那天是二十九,第二天是三十。我告诉大夫精神病人是糊涂的不理智的,而我说法轮功都是好人。男大夫却下了好几种药,黄药片、蓝药片。精神病院的药是非常毒大的,一天三次,如果你不吃,他们捆绑你在床上。精神病人吃药,是大夫把药放你嘴里边,一口水看你咽下去没有,手段非常残忍。他们每天晚上监视我睡没睡,我每天都在背着法,我到第八天时,大夫过年放假上班来,我叫丈夫来接我回去,我丈夫来得最早,跟上班大夫说回去。在师父保护下,我回到家,单位保卫科过年上班了,听我回家了,他们还不罢休,当地公安派出所来骚扰,我就这样在二零零零年在外流离失所。

二、反迫害 遭灌食迫害
有一次我回家到楼边看到一个警察在那走动,我顺边进屋了,到屋也就几分钟,当地派出所几个人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和女儿、丈夫一起绑架到派出所,我给他们讲法轮功都是好人,他们不听,把我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到半夜送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姓侯的所长把我叫去,我告诉善待大法有福报,他不听真相,把我打两个耳光,叫一个狱警把我关押屋里去,我告诉狱警我们没有罪,把我们释放出去,我抗议绝食,绝食七天时,所长和狱警叫男犯人三个人把我绑在一个凳子上,把脚用绳子捆上,把手靠背绑上,三个恶警加上几个犯人给我强行灌盐水插管,残酷迫害,我的口和下牙被恶警插管几个牙活动了,鼻子和口全是血,然后把我的手脚一起用铁铐连在一起,只能弯腰走,绝食十天时,所长和狱警、男犯人三、四个还有三个恶警把我绑在一个凳子上,把脚和手靠背绑上。第二次强行灌盐水,残酷手段插管迫害,我抗议绝食十四天,我只能躺着,他们怕有责任,把我手、脚铐上,带上医院复查几种病,回到看守所,到十七天抗议绝食,我被无罪释放回来。

三、八年冤狱

后来,公安局派出所看我还活着,要绑架我回去,就当天这样,我被迫害离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我与同修在一起无辜被鞍山市市局政法委公安绑架抄家,把我们屋里打印机、各种打印纸用车抢走,非法开庭判我八年。

在看守所,我要写诉状告江泽民操控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的爪牙构成如下犯罪,我写完了递交管教所长,他说我敢告江泽民是现行反革命,就这样不许告,非法关押六个月,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复查时,我被迫害血压高,心脏严重,不收,鞍山市看守所和监狱恶警互相交耳一下,把我收下。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个监区,我是到六监区,六监区是做饭的。来一个警察叫我去,说法轮功到监狱没有一个不转化的。我告诉她,法轮功都是好人,她说这不听,告诉我上外边站着。当时十一月份,天冷下着小雪,我在外站三个多小时,就这样收工了。恶警告诉所有犯人说法轮功不转化,他们犯人的分少,叫犯人对我打骂,监狱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六监区是伙房,四十多人数,法轮功十六名,我们二十四小时被监视,在每天三个科长逼问什么所谓“转化书”,不说这三个科长,她打拳,她踢脚,还叫一个犯人打我,就这样逼问迫害下,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知道大法好,我绝不会说的。他们每天逼问我说,恶警叫我回监舍去,两个犯人看着我,我在他们迫害下,血压高于240,生命有危险中,就这样多数在医院。

我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保外回家,到家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监视我一切自由,保外两年半,奥运期间辽宁省女子监狱和派出所把我强行绑架到监狱,在监狱我告诉所有犯人多数都知道大法好,法轮功都是善良人。

在监狱,我知道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各种残酷手段,给大法弟子吃精神病人药,用电棍,扎手指尖,扒光衣服用针扎乳头等等刑具。每天下午给大法弟子办班,侮辱、诽谤,有的科长、小队长现世现报的。我于二零一零年八年满回来了。

四、再流离失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我在公园给一个世人台历,告诉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回到家第三天早上十点多,鞍山市国安610六个人和派出所两名共八人开的黑车2台,非法闯入我家,师父像和大法书、音响全抢走了,把我绑架带到派出所,国安610六个人其中一个说书和真相哪来的?我没说话,国安恶人打我两个耳光,派出所副所长叫我到别的屋去,在这时已经是4点多,副所长进来说老太太领你去复查去,复查血压高180,副所长领我开车回来在一屋,正所长回来说走吧,他们把车开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看守所狱警叫过副所长,告诉狱警血压高不能收,在这时,正副所长跟狱警进屋等半小时,正副所长出来说送你回家。

正所长说明天早上八点钟来,你的事打报告报上去。我回家十一点多,我告诉丈夫明天八点钟去,我不能去那,就这样被迫害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一四年法轮大法日,国安开着几个车和派出所,晚八点多钟非法闯入家,我丈夫在家吧,我丈夫说一次没回来,在这时,街道邻居在监视,我这一切迫害都是江泽民操控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爪牙集团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1/遭药物摧残-被判八年-鞍山付亮控告江泽民-337510.html


2013-12-22: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付亮被迫离家

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付亮十二月中旬在立山公园讲真相时,发现不远处有一黑衣男子,当时付亮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并没有重视。离开公园后被该黑衣男子跟踪到家,付亮没有丝毫察觉。事后得知该黑衣男子为当地国安便衣。

付亮回到家第三天,一伙人谎称看煤气的,骗开门后绑架了付亮,并非法抄家,抢走全部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并掠走一台电脑。付亮先被绑架到立山分局,得知是鞍山国安采取的行动。后付亮被劫持到鞍山深北派出所,在那里警察又将付亮劫持到鞍山市看守所,因付亮血压高看守所拒收。付亮回到家后深北派出所要付亮每天去报到。现付亮已离开家。

希望大陆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时注意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2/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4324.html

2003-02-24:辽宁大法弟子付亮,现被非法关押大北监狱,被非法判刑8年。

2002-09-18: 鞍山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张光园,判刑九年
张光亚,判刑八年
付亮,判刑八年
李艳茹,劳教二年(未成年,付亮女儿)

张光园、付亮不接受非法判决,提出上诉,案件在诉讼中。
另大法弟子单荣环,女,流离失所,在住所被绑架时身边带未成年女儿(14岁),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海城少管所,无生活自理能力,情况危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和人权机构给予帮助。

2002-09-17: 付亮,辽宁鞍山大法弟子,2002年2月在立山北出口资料点被抓,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关押在鞍山拘留所。

2002-01-07: 12月29日,辽宁省鞍山市深北派出所的恶警撬门闯入民宅,非法抓捕两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一名大法弟子从七楼摔下,现住在鞍山市双山医院,另一名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详情待查。

12月13日,大法弟子付亮及其女儿被深北派出所从家中抓捕,被第二看守所折磨得奄奄一息,因怕承担责任,于前日才将付亮放回家中。其丈夫花了很多钱将其女儿赎出。

另有数名大法弟子被深北派出所逼迫的流离失所。

2002-01-04: 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深北派出所恶警的恶行
12月29日,辽宁省鞍山市深北派出所的恶警撬门闯入民宅,非法抓捕两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一名大法弟子从七楼摔下,现住在鞍山市双山医院,另一名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详情待查。

12月13日,大法弟子付亮及其女儿被深北派出所从家中抓捕,被第二看守所折磨得奄奄一息,因怕承担责任,于前日才将付亮放回家中。其丈夫花了很多钱将其女儿赎出。

另有数名大法弟子被深北派出所逼迫的流离失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4/22549.html



2001-12-28: 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付亮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她已绝食抗议十多天,但邪恶管教仍加重对她的迫害,现在她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2001-12-27: 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付亮及其女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12月12日在家中被深北派出所恶警抓走,现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付亮为抗议非法关押及抵制恶警对她的進一步迫害于十多天前开始绝食,看守所的恶警不但不听付亮讲清真相反而更加剧对她的迫害,用玉米面和盐水从鼻子插管往里灌,把鼻子、食管都插破了。现在她痛苦不堪,身体已极度虚弱。

2001-03-30: 我被关进精神病院遭受药物摧残的经过
我叫付亮,今年47岁,是鞍钢齐大山综合厂的退休女工,丈夫是鞍钢运输部一名工人,女儿在校读书。

我是从1997年3月20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通过修炼身心都得到了净化,使我深深体悟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我们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宇宙大法,我下决心要终身修炼法轮功。

但是,从99年7月22日开始,政府就不准我们炼“法轮功”了,我心里很难过,心想这么好的功法被禁止,一定是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抱着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象的善良愿望,我于99年12月3日去北京上访。几天后被当地公安机关押回非法拘留15天。在这15天中,他们使用种种卑鄙手段强迫我写不炼功、不进京上访的所谓“保证书”,我坚决不写。由于我不配合警察,在12月25日警察直接把我从拘留所送到单位保卫科强行非法办班一个月。在这期间,他们多次让我写“保证”书,我就是不写,他们给我带手铐子,铐在折叠椅上,每天从早7点半至晚5点钟,铐了一个月。晚上就睡在一条长椅上,用4个人昼夜两班倒看着我。

由于我坚决不写保证书,于99年腊月二十六那天我单位保卫科徐科长、队里的李书记和经理、深北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将我送进鞍山市小岭子精神病院。我当时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好人,我没有精神病,你们不要这样做。”他们不理我,并向精神病院门诊的医生介绍说:“这个人炼法轮功精神有毛病了。”我说:“我没有精神病。”他们不让我说,急忙把我拽进一个病房里。过一会儿我丈夫拿来一个他们编造的假病历,我一看上面写着“此人要吃饭吃起来就没完,要不吃就一直不吃……”。我看到他们在诬蔑我精神不正常,很生气就没有看下边的话。我当时要把他们胡编的病历撕掉,我丈夫害怕,不让撕就拿走了,交给谁我不知道,谁签的字我也没看。

到了下午,一个医生过来对我说:“你在这就要听我们的,要给你吃治精神病的药。”我耐心地和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精神病,并向他讲法轮大法如何好,我真正受益了。”他听不进去。到了晚上一个护士(那里医生、护士我没记住姓名,但我能记住他们的长相)给我拿来十多粒精神病患者吃的药,让我一次吃下去,我看到至少有三种药:一种白色的和两种黄色的。我不吃,有两个护士强制我吃,并威胁我说:“你不吃,我们有得是办法,捆绑你让你吃。”我说:“我是炼功人,这药对我不起作用,顺水就排出去了。”护士说:“你别难为我们了。”她们一直监视我把药吃得一点不剩。

一天晚上,我听见在我对面护士值班室里有人打听我的情况,并恶狠狠地说:“多给她吃药,给她吃迷糊。”早上,医生查床问我:“吃药后有什么反映?头昏、恶心吗?”我说:“都没有。”

接着他们一天给我吃三遍药,加大剂量。我心里一直默念师父的经文《位置》“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因为我常用师父这个教导鼓励自己,我承受住了近十天的非人折磨。

正月初六上午,我丈夫保我出院,我不清楚他怎么做的担保,就这样把我接回家。精神病院还强迫我买好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在住院时,单位陪去的人骗我们先交押金1000元,说出去后全报销,可是,出院所支付500多元费用都是我们自己付的。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他们还不甘心,三番五次到我家,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一次他们用谎言骗我,让我到单位去谈谈,到单位就不让我回家,以北京开会怕我进京为由,又扣押我20天。放我的第二天下午,深北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把我带到市公安局,仍然逼我写“保证”书、“决裂”书,我不写,并向他们讲“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功法。他们说我顽固,当晚他们又把我第二次非法押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在这期间,职能部门还采取株连九族的办法,强行给我爱人办了一个多月班,把他的工资从500多元降到208元,并强迫我爱人在胸前戴一个“法轮功家属”的标志牌,让别人监督他、污辱他。

鞍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412)

2019-08-11: (鞍山市区号0412)
辽宁省鞍山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胜利南路25号,邮编114001
书记李勇2210079、13342100031
王建军2234579、13188018801、811101(主要负责人)
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法院:
地址:辽宁省立山区胜利北路267号,邮编114031
电话6821055
刑庭:
解东芳13704228233、2696235(王宏柱案主审法官)
李月光15941288258
王艺涵15842003991
李劲夫15842225733
曹芷毓15141241333
邹珺15641201133
院长李继军2696201
杨乃新2696202、13604910908
鄢茫2696205、13941212555
王荣2696203、15694128838
于伟2696207、13081220789
张雪2696208、13274129366
赵明2696211、13898035599
陈忠泉2696209、13322119518
王铁杰2696210、13898000955
专职人员:
专审委员会:
于绍波18141216788
汤洪泽13050002556
办公室:
刘俊龙13941220006
吕东鞍15942252186
温宝珺13624223366
胡科宇18842251777
黄绘如13104126009
政治处:
时曦15841283777
张旭15042220905
迟名13942260008
纪检组:
金岩13998000032
崔士林15841235346
研究室:
刘音13644203636
刘爱玲15104123311
技术室:
王玉13610989995
凌冰13390307979
审管办:
张威18641253773
董磊13941268376
李迪15941251538
诉调中心:
杨慧勇18004225157
立案一:
王博13390080886
白显旭15141279988
速裁庭:
付玉136442073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