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 陈军, 女, 64

陈军
荆家母女三人的合影,左起:荆天、陈军、和荆采。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30
案例分类: 洗脑  劳教  毒打/体罚  
家庭成员: 儿女: 荆采(荆彩,陈军女) 荆渔(陈军儿) 荆天(陈军女) 荆彩弟弟
夫妻/父母: 陈军
女婿: 陈松
孙子/孙女: 荆彩女儿

陈军在家里炼第五套功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16: 一个大陆家庭遭受的十年迫害
荆采和姐姐荆天、姐夫陈松三人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世界庆祝法轮大法洪传十七周年的那一天,踏上了加拿大这块自由的土地,告别在中国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他们新的生命历程。
荆采是于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随后她的姐姐和妈妈也相继开始修炼。这个和睦的家庭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自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后,三人因依法上访,呼吁停止迫害,均遭到被非法关押、被殴打、吊铐、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

回忆起过去的经历,荆天说:“过去的事像噩梦一样,我曾经被抽血检验过至少五次以上,天安门打横幅后,把我异地关押,不让家人知道我的消息,后来活摘器官事件曝光后,我才想到我很可能成了它们活体取摘器官的目标,如果没有家人不断查询我的下落,也许我也不存在了。”

她说:“我们没有因为成功逃离中共魔掌而庆幸,因为在中国大陆,此时此刻还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在狱中受煎熬,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在失去生命,在国内不让我们发出声音,那我们出来了就要在国际上去发出声音,让全世界的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让全世界的善良人关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到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的正义之人士能伸出援手。”
荆采表示:“这十年的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对世人的迫害更严重,由于中共的谎言,许多世人不明真相,也协助中共犯了罪,他们的未来是可悲的。”

她说:“事实证明,中共的迫害是失败的。迫害之初,江××说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是,大家看到,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倒,而是使更坚定,而且也因此有更多的人了解了法轮功、走进了修炼。我们出来了,要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邪恶迫害,为结束迫害、挽救世人,多做努力。”

母女喜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在书店工作的荆采看到老板进了三本新书——《转法轮》,就随手拿起来翻阅,一看就给吸引住了,当看到“第四讲”,她不由自主地说:这是一本天书呀。她觉得这本书解决了她多年来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一看书价才十二元,她觉得太便宜了,这本书应该是无价的,就立刻买了书,回家继续看。

荆采说,当时看了书,就想马上学功。一天早晨她去了公园,看到一群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她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每天一大早起床去公园炼功,刚开始怕吵醒家人,只是静悄悄地去。一周后的一天,姐姐说:你每天早晨偷偷起来干什么?告诉姐姐后,姐姐马上说:我也去炼。我们姐妹俩就开始每天五点起床去公园炼功,炼完功,读一讲法,然后再去上班。
九六年一月,妈妈陈军也开始了修炼,炼功不久,妈妈的胆囊炎、痔疮、肩周炎、糖尿病都好了。从此,一家三人妈妈和两姐妹幸福的沐浴在大法中,还把她们家提供给大家集体学法。

荆采说,开始的时候,炼功点只有十几个人,后来越来越多,九九年迫害前,炼功点的人数增加至一百多人。但遗憾的是,弟弟还没有和她们一起走进大法。

中共发动迫害 和睦家庭历经磨难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撕毁了之前“不反对炼法轮功”的公开承诺,在全国发动文革式的对法轮功的谎言轰炸,江泽民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一时间,全国充满了一片红色恐怖。荆采说,当时她们以为是政府不了解情况,所以母女三人决定到北京去上访,跟政府讲真相,呼吁停止迫害。

九九年十月中旬,荆采和母亲、姐姐三人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十八日荆采和母亲到信访办,却一去不回。

荆天得知妈妈和荆采被抓,上访的路被堵死的消息后,她与沈阳及北京的部份学员交流后,决定去天安门打横幅。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荆天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带着前一天做好的、约一米宽、五米多长、白底红字的横幅,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戒备森严,到处是警察、便衣。

荆天说:“大约上午八、九点,我们打开了横幅,我当时站在中间。横幅上写的是:‘法轮大法弟子和平请愿’。这时仿佛广场上一切都静止了,仿佛宇宙都静止了。大概不到一分钟,警察蜂拥而至,从我们手里抢下了横幅,把举横幅的学员拖上了警车。”

荆天回忆道,当天正是江魔头对《费加罗报》记者污蔑法轮功是×教,大会堂紧急召开人大,讨论《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后来,去天安门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

荆天他们被抓后,先被送到天安门分局,后被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两个月后,十二月三十日,荆天被转送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也叫唐山市开平区劳教所),被非法在异地劳教了一年。但是一年届满,荆天并没有被释放,于是她以绝食抗议,直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她才被释放。

在被非法关押的那段时间里,劳教所封闭消息,荆天家人到处打听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她说:“在那里,我经历了地狱般的折磨,遭到殴打、吊篮球架、拳头打脸、打胸等,我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如果炼功,就被吊在树上,一吊就一天。后来我以绝食抗议遭到这不人道的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还灌很多,让你胀得很难受;还动不动就拉着头发在地上拖;此外在夏天他们把人放到砖窑烤,冬天关进没暖气的冰屋冻。据说这些酷刑是一个兽医的发明。在那里我还亲眼看到几位同修被折磨致死。”

依法上访 六十三岁老人遭电击酷刑

当时到信访局上访的荆采和陈军母女,在信访局门口就被沈阳来的截访公安带走了,在信访局招待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之后,十月二十日,他们被押送回沈阳,在方家栏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

荆采回忆说,十一月十二日,管教把她们母女和其他十八位法轮功学员,两人用一副手铐铐在一起,把他们绑架到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的龙山教养院,直到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她和妈妈才被同时释放。

这期间,她们受到被电棍电、罚站、罚蹲、罚撅、壁虎爬墙等各种体罚。“壁虎爬墙”就是双脚并拢双手上举扶墙站直。这个姿势看起来没什么,可是站一会儿两臂就发酸、发抖,胳膊就伸不直,体罚的警察就拿电棍电,说伸的不合格。荆采说,当时已六十三岁的妈妈,嘴被电棍电得肿得很厉害,嘴唇都贴到鼻子上了。

在拘留所时,晚上睡在地板上,吃的是固定的早晨米粥、萝卜干咸菜,中午晚上都是米饭、白菜汤。荆采说,在信访办招待所,她们还看到沈阳辽中的一对年轻的法轮功学员,男的叫齐向阳,女的叫黎旭光,当时黎旭光怀有六个月身孕,是个男婴。公安要她选择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孩子,她因不肯放弃法轮功,而被强制堕胎。

荆采回忆,在沈阳黄海派出所,一个警长要她们在拘留证上签字,承认去北京是“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我拒绝签字,我告诉他,我是依照《宪法》上访,合理合法。况且我还没看到信访办的牌子,没进信访办的门呢就被你们关在这里,我没有妨害任何社会管理秩序,你强制送我拘留是你们在犯法。”他说:你不签也能送你进去。

警察、管教中有明真相的

在被送回沈阳的路上,荆采母女一直给警察讲真相,其中一位女警说:“我怎么感觉你们象正面人物,我们倒象是反面人物呢?”

荆采说,有不少警察也是了解真相的,她们家附近一个派出所的警察经常透消息给她们,一次他打了大法弟子后跑到厕所哭了。

方家栏拘留所的一个姓张管教,开始对大法弟子很恶,经常疯狂的电击大法弟子,后来接触法轮功学员多了,了解了真相,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转变了对大法弟子的态度。

管教:中共折磨人有的是手段

九九年十月底,《人民日报》在一评论文章中称“法轮功就是×教”,因此,荆采与其他大法弟子在拘留所绝食抗议。一个高个子的女管教劝她们吃饭时说:“我告诉你们啊,我可不是替共产党说话才劝你们吃饭的,我真的是为你们好,你们不知道共产党的手段,我当警察很多年了,什么没见过,什么不知道。你们真绝食了,共产党有的是手段,它们开始不会理你们,让你们绝食,等你们身体觉得快不行的时候,给你们灌食。灌食前先把摄像机对着你,然后找个领导劝你吃,给观众感觉政府是人道的,它们很会把握时机,苦口婆心的先劝你,那时即使你想吃它们也不会给你吃,会在你想吃的一瞬间把饭拿走,然后再给你灌食折磨你,对外说是挽救你,它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你们都是好人,我不想看到你们遭罪,你们真的都很善良,我接触你们的人很多了,对你们很了解。”

二进牢笼 母亲几乎失去生命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黄海派出所警察闯进她们家,连欺骗带威胁,把荆天和妈妈绑架到洗脑班,当时荆采流离失所在外。后来派出所发现,荆天参与了在沈阳各劳教所和各大公园挂从网上下载的真相喇叭,就把荆天转入沈阳市看守所,口头判刑十年,荆天绝食抵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她因身体极度虚弱才被保外,释放了回来。

陈军则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再一次关进龙山教养院。在关押期间,陈军被迫害得出现非常严重的糖尿病症状,一只眼睛已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仅剩0.2,并伴有脑血栓症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二零零二年六月六日因身体原因才被允许保外。

目睹亲人做好人却受迫害 弟弟更看清是非善恶 走入修炼

一个好好的家庭拆散了,妈妈、大姐抓走了,二姐荆采流离失所,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家里只剩了一个不修炼的弟弟荆渔。

那段时间,荆渔很苦,由于家人反复被非法抓捕、关押、罚款,失去工作等,家里经济上非常困难。为了维持家计,荆渔清晨天不亮给人送牛奶,白天给人送矿泉水,省下钱,抽时间去看望分别关在不同地方的妈妈和大姐,还要惦记着下落不明的二姐。
荆渔在痛苦之中陷入了深思。之前,妈妈、两个姐姐曾多次劝他也炼法轮功,他也目睹了她们炼功后的改变,知道大法好,但没有真正走入修炼。荆采说,弟弟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一心想着赚钱,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当空空荡荡的家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荆渔迷茫了,他想不通,连母亲和姐姐这样善良、正直、守本份的好人都被抓去坐牢,这社会到底怎么了?

这期间,荆渔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也有了更多的接触,对大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决定真正开始修炼,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做三件事(学法、炼功、讲真相)。他希望早日救出妈妈和姐姐。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夜里,警察为了抓荆采,在对面楼用红外线探测荆家有人,进门后没找到荆采,就把荆渔抓走了,在洪区黄海派出所。在那里,荆渔两天两夜不许睡觉,还遭到逼问、体罚、拷打,要他说出荆采的去向、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警察没达到目的,就以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为由,又把荆渔投入方家栏市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了十五天。在这期间,荆渔遭到残酷毒打。被释放出来后,荆渔每天咳嗽不止,肋部、胸部疼痛,后来在洪区医院拍片诊断,发现肋骨折了二根,已经插入肺部,引起了肺囊肿。

经过十五天的炼狱生活,荆渔更看清了是非、善恶,并为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感到无比自豪,也更坚定了修炼的心。

三姐弟做真相资料被非法判重刑 弟弟至今仍被关押

后来荆天保外就医,荆采也和弟弟联系上了,姐弟三人知道这个家是不能住了,决定一起在外面租房,一起住的还有另外两位同修,他们一起做真相资料。五人中有三人是邪党通缉名单上的。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姐弟三人因为买做资料的耗材被举报,当晚在出租房被抓。他们被抓走的时候,都被上了手铐,警察用布盖住手铐,不想让民众看见。荆采说:“我们就扔掉布,露出手铐,一边走一边喊‘法轮大法好’。”

同年十月二十五日,他们被戴上背铐押送到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法庭上没有辩护律师,荆采指出他们的审判是非法的,向他们要相关的法律条文,他们只说有却拿不出来。

最后荆天、荆采被非法判十三年,荆渔十年,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张慧宇被认为是主谋,被判了十五年。开庭时,法院不通知当事人的亲友,来的全是沈阳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的人及各监狱和劳教所的头目。

目前荆渔还被非法关在大连南关岭监狱,天天在监狱干重体力奴役劳动。

姐妹历尽沧桑 终获自由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荆天和妹妹悟到不能承认这种不合理的安排,要尽快出去。“我们俩开始绝食抗争,绝食五十天后,妹妹生命出现危险,经过抢救暂时脱离危险。我自己的症状是心脏早搏、肾衰竭,连医院都拒收,认为无法治疗。这时狱方不愿承担责任,才被迫同意我们保外就医。”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姐妹俩在生命垂危时由其他大法弟子接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在大法弟子的营救下,荆采和姐姐荆天、姐夫陈松一起离开了中国,在泰国取得了联合国难民身份,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经联合国难民组织的帮助,来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市。

荆天的先生陈松和荆家一家人有着同样的遭遇,他在沈阳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三年劳教期间,因不放弃信仰,受到电击、冷冻、毒打各种酷刑的折磨。一次恶警把教养院所有电棍,有二十多根,集中起来电了他一天,他全身都被电焦糊、破皮。问他来到加拿大后有什么打算,不善言辞的他说得很简单,揭露迫害,讲清真相。
他们来到温哥华后,立即投入到当地的讲真相洪流中,在中领馆前的抗议、以及各种讲真相游行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当然,他们的心里无时不惦记着仍在遭受迫害的年迈的母亲陈军、和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弟弟荆渔,以及千千万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早日制止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16/204639.html

2006-09-23: 见证(一)

我叫荆采,辽宁省沈阳市人。我是1995年10月17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1999年4月25日开始,我亲身经历目睹了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滔天罪恶:抓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百般折磨。

一、见证4.25

1999年4月25日清晨,我和母亲陈军、姐姐荆天同每天一样,到炼功点炼功。炼完功后姐姐听有的功友议论说炼法轮功的被抓了,有不少同修去北京反映情况,让政府放人呢。当时炼完功后大部份人都散了回家了,只有少部份同修听到这件事情,听到的人都很惊讶,这怎么回事呢,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做最好的人,不可能触犯任何法律怎么会被抓呢?政府怎么可以随便抓好人呢?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那样的话,我们也应该去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请政府部门尽快放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3/138342.html

2004-11-25:渖阳市于洪区政法委利用区福利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0年7月5日,于洪区政法委以“7.22快到了,为防止法轮功人员进京,先把不保险的关起来”这一毫无法律根据的假想理由,下令再次把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从家中强行绑架到福利院。于洪区政法委警察这种荒唐的“假想式”抓人理由,遭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强烈抵制,大部份学员没被带走,少数学员有被骗去的、有的是被强行绑架去的。
这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15人左右:张玉兰、齐凤兰、张常林、陈军、荆采、张汝成、姚淑梅、张丽娟、蔡敏芝、陈秀凡、唐凤燕、唐凤燕的母亲、金万义、赵明军、郭正刚。其中赵明军、郭正刚是从渖阳市行政拘留所(位于东陵区方家栏地区,又称“五所”)转送过去的,已经被报劳教了,就等“手续”批下来送马三家教养院,这种情况也被警察送来凑数。

此次负责看管的警察是于洪区公安分局下属的工商、税务、土地派出所各出一人,于洪区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各出一人,由政法委的一个人负责领头,共7人组成。

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不断向看管的警察讲真象,并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自知理亏,推卸责任说:“没多长时间了,过了7月22日就放你们回去。我们也不想抓你们,是当地街道把你们的名字报上来的,派出所负责帮助抓人,我们只管看着你们。”

后来这些法轮功学员陆续被家属保了出去,剩下4人没人接。警察觉得7个警察陪着4名法轮功学员不合算,于2000年8月11日把4名法轮功学员放回家。这次洗脑班照例向法轮功学员索要“伙食费”每人6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5/89996.html

2001-12-11:荆天之母陈军,64岁,因有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现在龙山教养院非法劳教3年。

2001-06-02: 目前,沈阳市的邪恶势力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在5月20日左右,相继非法抓捕了荆天、陈军、谭开宇、金阳、赵中等大批大法弟子,他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

沈阳 于洪区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8-03-18: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信息: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崇山路38号 邮编:110032 电话区号:024
值班电话:86601630 传真电话:86903978(机关)
局长:姚喜双
政委:孙建国
副局长:单启新、董雪飞、周春山、张代书
纪委书记:李正良
总会计师:于兆洋
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2017-09-24: 于洪区陵西派出所:024-86178410 86808410
于洪区公安分局:024-25830344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陵西街41号
邮编:110034
所长:冷树春

沈阳市看守所: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邮编110148
电话:024-89241894转8084、024-89248084
办公室:89342960
所长张波涛13940119229
所长郑罡024-89340098
副所长郭宝安
政委何冬宁24-89348808

2017-01-15: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信息: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崇山路38号 邮编:110032 电话区号:024
值班电话:024-86601630 传真电话:024-86903978(机关)
局长:姚世明
政委:孙建国
副局长:单启新、董雪飞、周春山、张代书
纪委书记:李正良
总会计师:于兆洋
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局长助理:牟家立

1、 沈阳第一监狱(省直),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3号,邮编:110145
被非法关押的大连大法弟子:8人
马瑞田、车忠山、朱成干(1监区)、佘钺(3监区)、曲滨(19监区)、
邹吉令(19监区)、安详宇、李德会(12监区)

沈阳第一监狱信息:
监狱长:王斌
政委:刘国敬
监狱企业公司总经理:裴印才
狱警:张珺、郭洋、李程、佟子豪、潘奔、孙东阳、李一鸣、潘尚、王升升、田欣沅、
铉令瑞、唐仁博、郭志、孙嘉勖、韩东、张成舜 李力军 刘世刚 刘景明 王琪 张东明 刘绍利 王昌友 王斌 丁松林 翟煜翥 白元武 何平 张勇 马金海 邱少庆 张健 吴刚 于凡 李传伟 赵野 马恩权 白鹏 张岩 谢勇 鞠盛春 刘威 田野 陈仲权 王小波 樊兆奎 段海山 张超 张洪文 王伟 严飞 杨文华 丁泽 张力新 徐长明 闫天翔 刘松 刘猛 贾建飞 鄂太雷 孙福庆 王立峰 刘超 孙晓楠 刘哲宗 马福胜 李象忠 徐海涛 马万里 徐安强 徐龙刚 徐全成 王乃天 董连民 张子岩 邵传公 瞿中良 张大鹏 周健生 闫宝才 郑炳会 王金友 陈忠 王鹏 苑兴龙 杨福民 李楷 郭德伟 路百成 吴星华 王志军 贾可 于洋 张曦霖 许诺 赵广 李文博 朴洪波 丛滋伟 赵亮 付殿洲 罗伟 裴庆勇 于春海 高健 邓忠超 王少帅 胡涛 朱英侨 徐福兴 张海洋 王志宏 侯建勋 崔巍 吴卓 关涛 薛宇宁 项鹏 王赫 刘晓东 王式蓬 潘勋 韩东 闫雪斌 王金友 姚志敏 王鹏 李鉴哲 熊淼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