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皇姑区 >> 陈松, 男, 34

陈松
陈松、荆天和荆采在唐人街炼功点炼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沈阳市皇姑区
有关恶人: 专管大队教导员宋百顺, 恶警陈殿坤,陵北派出所恶警李智、张立国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8
家庭成员: 儿女: 荆采(荆彩,陈军女) 荆渔(陈军儿) 荆天(陈军女) 荆彩弟弟
夫妻/父母: 陈军
女婿: 陈松
孙子/孙女: 荆彩女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16: 一个大陆家庭遭受的十年迫害
荆采和姐姐荆天、姐夫陈松三人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世界庆祝法轮大法洪传十七周年的那一天,踏上了加拿大这块自由的土地,告别在中国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他们新的生命历程。

荆采是于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随后她的姐姐和妈妈也相继开始修炼。这个和睦的家庭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自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后,三人因依法上访,呼吁停止迫害,均遭到被非法关押、被殴打、吊铐、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

回忆起过去的经历,荆天说:“过去的事像噩梦一样,我曾经被抽血检验过至少五次以上,天安门打横幅后,把我异地关押,不让家人知道我的消息,后来活摘器官事件曝光后,我才想到我很可能成了它们活体取摘器官的目标,如果没有家人不断查询我的下落,也许我也不存在了。”

她说:“我们没有因为成功逃离中共魔掌而庆幸,因为在中国大陆,此时此刻还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在狱中受煎熬,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在失去生命,在国内不让我们发出声音,那我们出来了就要在国际上去发出声音,让全世界的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让全世界的善良人关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到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的正义之人士能伸出援手。”
荆采表示:“这十年的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对世人的迫害更严重,由于中共的谎言,许多世人不明真相,也协助中共犯了罪,他们的未来是可悲的。”

她说:“事实证明,中共的迫害是失败的。迫害之初,江××说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是,大家看到,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倒,而是使更坚定,而且也因此有更多的人了解了法轮功、走进了修炼。我们出来了,要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邪恶迫害,为结束迫害、挽救世人,多做努力。”

母女喜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在书店工作的荆采看到老板进了三本新书——《转法轮》,就随手拿起来翻阅,一看就给吸引住了,当看到“第四讲”,她不由自主地说:这是一本天书呀。她觉得这本书解决了她多年来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一看书价才十二元,她觉得太便宜了,这本书应该是无价的,就立刻买了书,回家继续看。

荆采说,当时看了书,就想马上学功。一天早晨她去了公园,看到一群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她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每天一大早起床去公园炼功,刚开始怕吵醒家人,只是静悄悄地去。一周后的一天,姐姐说:你每天早晨偷偷起来干什么?告诉姐姐后,姐姐马上说:我也去炼。我们姐妹俩就开始每天五点起床去公园炼功,炼完功,读一讲法,然后再去上班。
九六年一月,妈妈陈军也开始了修炼,炼功不久,妈妈的胆囊炎、痔疮、肩周炎、糖尿病都好了。从此,一家三人妈妈和两姐妹幸福的沐浴在大法中,还把她们家提供给大家集体学法。

荆采说,开始的时候,炼功点只有十几个人,后来越来越多,九九年迫害前,炼功点的人数增加至一百多人。但遗憾的是,弟弟还没有和她们一起走进大法。

中共发动迫害 和睦家庭历经磨难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撕毁了之前“不反对炼法轮功”的公开承诺,在全国发动文革式的对法轮功的谎言轰炸,江泽民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一时间,全国充满了一片红色恐怖。荆采说,当时她们以为是政府不了解情况,所以母女三人决定到北京去上访,跟政府讲真相,呼吁停止迫害。

九九年十月中旬,荆采和母亲、姐姐三人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十八日荆采和母亲到信访办,却一去不回。

荆天得知妈妈和荆采被抓,上访的路被堵死的消息后,她与沈阳及北京的部份学员交流后,决定去天安门打横幅。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荆天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带着前一天做好的、约一米宽、五米多长、白底红字的横幅,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戒备森严,到处是警察、便衣。

荆天说:“大约上午八、九点,我们打开了横幅,我当时站在中间。横幅上写的是:‘法轮大法弟子和平请愿’。这时仿佛广场上一切都静止了,仿佛宇宙都静止了。大概不到一分钟,警察蜂拥而至,从我们手里抢下了横幅,把举横幅的学员拖上了警车。”

荆天回忆道,当天正是江魔头对《费加罗报》记者污蔑法轮功是×教,大会堂紧急召开人大,讨论《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后来,去天安门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

荆天他们被抓后,先被送到天安门分局,后被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两个月后,十二月三十日,荆天被转送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也叫唐山市开平区劳教所),被非法在异地劳教了一年。但是一年届满,荆天并没有被释放,于是她以绝食抗议,直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她才被释放。

在被非法关押的那段时间里,劳教所封闭消息,荆天家人到处打听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她说:“在那里,我经历了地狱般的折磨,遭到殴打、吊篮球架、拳头打脸、打胸等,我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如果炼功,就被吊在树上,一吊就一天。后来我以绝食抗议遭到这不人道的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还灌很多,让你胀得很难受;还动不动就拉着头发在地上拖;此外在夏天他们把人放到砖窑烤,冬天关进没暖气的冰屋冻。据说这些酷刑是一个兽医的发明。在那里我还亲眼看到几位同修被折磨致死。”

依法上访 六十三岁老人遭电击酷刑

当时到信访局上访的荆采和陈军母女,在信访局门口就被沈阳来的截访公安带走了,在信访局招待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之后,十月二十日,他们被押送回沈阳,在方家栏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

荆采回忆说,十一月十二日,管教把她们母女和其他十八位法轮功学员,两人用一副手铐铐在一起,把他们绑架到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的龙山教养院,直到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她和妈妈才被同时释放。

这期间,她们受到被电棍电、罚站、罚蹲、罚撅、壁虎爬墙等各种体罚。“壁虎爬墙”就是双脚并拢双手上举扶墙站直。这个姿势看起来没什么,可是站一会儿两臂就发酸、发抖,胳膊就伸不直,体罚的警察就拿电棍电,说伸的不合格。荆采说,当时已六十三岁的妈妈,嘴被电棍电得肿得很厉害,嘴唇都贴到鼻子上了。

在拘留所时,晚上睡在地板上,吃的是固定的早晨米粥、萝卜干咸菜,中午晚上都是米饭、白菜汤。荆采说,在信访办招待所,她们还看到沈阳辽中的一对年轻的法轮功学员,男的叫齐向阳,女的叫黎旭光,当时黎旭光怀有六个月身孕,是个男婴。公安要她选择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孩子,她因不肯放弃法轮功,而被强制堕胎。

荆采回忆,在沈阳黄海派出所,一个警长要她们在拘留证上签字,承认去北京是“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我拒绝签字,我告诉他,我是依照《宪法》上访,合理合法。况且我还没看到信访办的牌子,没进信访办的门呢就被你们关在这里,我没有妨害任何社会管理秩序,你强制送我拘留是你们在犯法。”他说:你不签也能送你进去。

警察、管教中有明真相的

在被送回沈阳的路上,荆采母女一直给警察讲真相,其中一位女警说:“我怎么感觉你们象正面人物,我们倒象是反面人物呢?”

荆采说,有不少警察也是了解真相的,她们家附近一个派出所的警察经常透消息给她们,一次他打了大法弟子后跑到厕所哭了。

方家栏拘留所的一个姓张管教,开始对大法弟子很恶,经常疯狂的电击大法弟子,后来接触法轮功学员多了,了解了真相,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转变了对大法弟子的态度。

管教:中共折磨人有的是手段

九九年十月底,《人民日报》在一评论文章中称“法轮功就是×教”,因此,荆采与其他大法弟子在拘留所绝食抗议。一个高个子的女管教劝她们吃饭时说:“我告诉你们啊,我可不是替共产党说话才劝你们吃饭的,我真的是为你们好,你们不知道共产党的手段,我当警察很多年了,什么没见过,什么不知道。你们真绝食了,共产党有的是手段,它们开始不会理你们,让你们绝食,等你们身体觉得快不行的时候,给你们灌食。灌食前先把摄像机对着你,然后找个领导劝你吃,给观众感觉政府是人道的,它们很会把握时机,苦口婆心的先劝你,那时即使你想吃它们也不会给你吃,会在你想吃的一瞬间把饭拿走,然后再给你灌食折磨你,对外说是挽救你,它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你们都是好人,我不想看到你们遭罪,你们真的都很善良,我接触你们的人很多了,对你们很了解。”

二进牢笼 母亲几乎失去生命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黄海派出所警察闯进她们家,连欺骗带威胁,把荆天和妈妈绑架到洗脑班,当时荆采流离失所在外。后来派出所发现,荆天参与了在沈阳各劳教所和各大公园挂从网上下载的真相喇叭,就把荆天转入沈阳市看守所,口头判刑十年,荆天绝食抵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她因身体极度虚弱才被保外,释放了回来。

陈军则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再一次关进龙山教养院。在关押期间,陈军被迫害得出现非常严重的糖尿病症状,一只眼睛已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仅剩0.2,并伴有脑血栓症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二零零二年六月六日因身体原因才被允许保外。

目睹亲人做好人却受迫害 弟弟更看清是非善恶 走入修炼

一个好好的家庭拆散了,妈妈、大姐抓走了,二姐荆采流离失所,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家里只剩了一个不修炼的弟弟荆渔。

那段时间,荆渔很苦,由于家人反复被非法抓捕、关押、罚款,失去工作等,家里经济上非常困难。为了维持家计,荆渔清晨天不亮给人送牛奶,白天给人送矿泉水,省下钱,抽时间去看望分别关在不同地方的妈妈和大姐,还要惦记着下落不明的二姐。
荆渔在痛苦之中陷入了深思。之前,妈妈、两个姐姐曾多次劝他也炼法轮功,他也目睹了她们炼功后的改变,知道大法好,但没有真正走入修炼。荆采说,弟弟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一心想着赚钱,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当空空荡荡的家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荆渔迷茫了,他想不通,连母亲和姐姐这样善良、正直、守本份的好人都被抓去坐牢,这社会到底怎么了?

这期间,荆渔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也有了更多的接触,对大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决定真正开始修炼,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做三件事(学法、炼功、讲真相)。他希望早日救出妈妈和姐姐。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夜里,警察为了抓荆采,在对面楼用红外线探测荆家有人,进门后没找到荆采,就把荆渔抓走了,在洪区黄海派出所。在那里,荆渔两天两夜不许睡觉,还遭到逼问、体罚、拷打,要他说出荆采的去向、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警察没达到目的,就以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为由,又把荆渔投入方家栏市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了十五天。在这期间,荆渔遭到残酷毒打。被释放出来后,荆渔每天咳嗽不止,肋部、胸部疼痛,后来在洪区医院拍片诊断,发现肋骨折了二根,已经插入肺部,引起了肺囊肿。

经过十五天的炼狱生活,荆渔更看清了是非、善恶,并为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感到无比自豪,也更坚定了修炼的心。

三姐弟做真相资料被非法判重刑 弟弟至今仍被关押

后来荆天保外就医,荆采也和弟弟联系上了,姐弟三人知道这个家是不能住了,决定一起在外面租房,一起住的还有另外两位同修,他们一起做真相资料。五人中有三人是邪党通缉名单上的。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姐弟三人因为买做资料的耗材被举报,当晚在出租房被抓。他们被抓走的时候,都被上了手铐,警察用布盖住手铐,不想让民众看见。荆采说:“我们就扔掉布,露出手铐,一边走一边喊‘法轮大法好’。”

同年十月二十五日,他们被戴上背铐押送到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法庭上没有辩护律师,荆采指出他们的审判是非法的,向他们要相关的法律条文,他们只说有却拿不出来。

最后荆天、荆采被非法判十三年,荆渔十年,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张慧宇被认为是主谋,被判了十五年。开庭时,法院不通知当事人的亲友,来的全是沈阳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的人及各监狱和劳教所的头目。

目前荆渔还被非法关在大连南关岭监狱,天天在监狱干重体力奴役劳动。

姐妹历尽沧桑 终获自由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荆天和妹妹悟到不能承认这种不合理的安排,要尽快出去。“我们俩开始绝食抗争,绝食五十天后,妹妹生命出现危险,经过抢救暂时脱离危险。我自己的症状是心脏早搏、肾衰竭,连医院都拒收,认为无法治疗。这时狱方不愿承担责任,才被迫同意我们保外就医。”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姐妹俩在生命垂危时由其他大法弟子接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在大法弟子的营救下,荆采和姐姐荆天、姐夫陈松一起离开了中国,在泰国取得了联合国难民身份,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经联合国难民组织的帮助,来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市。

荆天的先生陈松和荆家一家人有着同样的遭遇,他在沈阳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三年劳教期间,因不放弃信仰,受到电击、冷冻、毒打各种酷刑的折磨。一次恶警把教养院所有电棍,有二十多根,集中起来电了他一天,他全身都被电焦糊、破皮。问他来到加拿大后有什么打算,不善言辞的他说得很简单,揭露迫害,讲清真相。
他们来到温哥华后,立即投入到当地的讲真相洪流中,在中领馆前的抗议、以及各种讲真相游行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当然,他们的心里无时不惦记着仍在遭受迫害的年迈的母亲陈军、和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弟弟荆渔,以及千千万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早日制止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7/16/204639.html

2007-06-02: 曝光被追查的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犯罪恶警
二零零一年冬,宋百顺在被称为“冰箱”的储藏室设“黑屋”,强令张振武、陈松、张国义、李满新等人“顶墙”(面墙而立),每天只给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谓之“冷处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00.html

2006-12-29: 曝光沈阳市原张士劳动教养院恶警冯树林
冯树林,男,四十来岁,原张士教养院四大队所谓的“教导员”,从张士教养院参与迫害法轮功以来,冯树林可以说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人员。因四大队是张士教养院的严管队,送到该队的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而且都是超期关押,此恶徒一直未被曝光。

最开始被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有杜江和玉将星,他们被强制与严管队其他普教人员一样长时间劳动,其中两年多都不让玉将星家属接见、存钱,没有任何生活用品,甚至没有卫生纸。大约在零三年,玉将星抗议张士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李满新、杜江,冯唆使普教对玉将星多次毒打。

被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每个人被两个或多个普教包夹,不许互相说话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王进民不穿号服并绝食抗议迫害,冯树林把王进民关在四大队一号房内,组织十个普教用手铐把王进民铐在床上天天折磨毒打,电棍电。据说王进民被迫害后多日无法下床。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大法弟子李效元(后来被转送关山子教养院迫害致死)被送到四大队。第二天冯树林先亲自电李效元一通,同样带到四大队一号房,规定不许任何人进房包括队长在内。用十个普教在房内毒打、折磨。李效元被打的双腿呈黑紫色,当时穿的秋裤都无法脱下。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下午,大法弟子李满新被劫持到四大队,冯用两根电棍对李满新进行长达半个小时的电击,李满新的嘴都被电破电黑,肿了很多天。同时也是被十个普教迫害。(五月九日那天大法弟子陈松、张振武在三大队也遭到残酷迫害,他俩被铐在铁门上,恶警关峰等人用十多根电棍轮番充电长时间电击。)

大法弟子胡林、闫宏伟在四大队被强制劳动约有一年时间。零二年冬天胡林由于长期被迫害身上长满疥疮,不断的往出淌脓血,无法穿棉衣棉裤,只得穿一条单裤、披一件大衣。沈阳的冬天是非常冷的,冯树林强制胡林每天都到劳动车间装筷子(当时张士教养院与沈阳一批发“卫生筷”的业主长年合作,生产一次性“卫生筷”)。

零二年冬天,大法弟子陈松、刘宪勇绝食反迫害。冯树林命二十多个普教分别把他俩带到两个房内,用一袋精盐和了两大洗脸盆水,把他俩按倒在地上捏住鼻子用几把钢匙把嘴撬开(口腔内全都被钢匙扎破)用饮料瓶一瓶接一瓶灌盐水,不给任何呼吸时间,险些把他俩灌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20.html

2004-08-08: 2004年4月,张士教养院二大队(普教队)的大法弟子王树更,由于看经文,被教导员周翔宇打骂并长时间捆绑。并加期三个月。对这种迫害行为,陈松等几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遭到张士教养院恶警更严重的迫害。在宋百顺的指使下,恶人用手铐把陈松铐在凳子上强行灌盐水,并让普教强制看管,造成陈松一连半个多月处于半昏迷状态,随身带的衣服等用品也被普教偷走。另一位大法弟子张家安,被二大队几个恶警铐在凳子上,用脚踩着长时间用电棍电并殴打,之后用手铐铐在床上半个月左右,上厕所都不许打开。

2004年3月,法轮功学员王顺庚被下到沈阳张士教养院二大队,在与学员刘宪永、张家安、陈松交流时,因传递手抄经文被二大队教导员周翔宇发现,周翔宇打了王顺庚一耳光。后几人绝食抗议,其间刘宪永被调入三大队,王顺庚被调到四大队。刘宪永在三大队被严加看管,限制人身自由,他绝食抗议四、五天后,被送回到二大队。

2004年4月大约8、9、10号,当时刚被非法抓入张士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杜安利,遭电棍电击迫害,恶警共对他动了三次手,每次四、五个队长,有拿一根电棍的,有拿二根电棍的,共有七、八根。杜安利被手铐铐在床上,每次都被电到电棍没电,第三次电了一会后,杜安利向他们发正念,随后队长被人叫出,才停止了迫害,杜安利又被“帮教人员”做了一段时间的“工作”(灌输邪悟的言语,诱惑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因杜安利意志坚决,不为所动,终被送入三大队。法轮功学员陈松在此期间一直绝食,最后可能被送到监管医院。

当时中共十六大二会议通过了继续迫害法轮功的内部决定,沈阳张士教养院成立了所谓的“攻关组”,先到沈阳龙山教养院“攻关”20天,迫害那里的坚定修炼的学员,后回到张士法制学校(洗脑班)。

2004-03-25: 沈阳市大法弟子陈松因坚持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目前被劫持在张士教养院,遭酷刑折磨。以下是陈松被迫害的经历。
陈松:男34岁,沈阳市皇姑区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后進京上访被押回沈阳,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放回家后仍被长期监视,派出所经常到家搔扰,全家不得安宁。

友谊派出所(当时所长吴英辉,警员高源)以谈话为名在99年11月将陈松绑架到沈新教养院教养一年,半年后放回,由于陈松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犹大出卖,在2001年10月10日又被陵北派出所连同陈松的父母一起绑架,陵北派出所恶警李智、张立国等人大吼大叫:只要你说跟谁联系马上就放你回家,不说就判你十年八年徒刑,让你坐牢,限你十分钟。并威胁说:抄你的家,你不拿钥匙也能开开你家的门。他的父母被拘3天后放回。家被抄得乱七八糟,陈松在派出所继续被殴打逼供之后,恶警把全身是伤的陈松戴上手铐脚镣送往皇姑区看守所。

因为陈松坚持修炼法轮功,在2001年11月7日又被劫持到张士教养院,判劳教三年,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张士教养院,陈松在张士教养院因坚修大法,受尽了电击、冷冻、毒打各种酷刑的折磨。只要不放弃信仰,恶警就继续迫害,并且不让家人接见。至今他父亲快到三年没见到陈松了。天冷了,当初管理科叫送衣服放到管理科,他父亲连去三天,恶警才叫号_人把衣服拿走到号_。有人亲自看见,接见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必须先踩法轮大法师尊的像才让進接见室,否则不许接见。张士劳教院恶警知法犯法,侵犯肖像权,恶警陈殿坤口口声声叫劳教人员学习雷锋纯属骗人。正告程殿坤,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的名字已上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了,严惩你的日子指日可待了。(注:现高源已调到三台子派出所)

2004-01-28: 2001年冬,宋百顺在被称为“冰箱”的储藏室设“黑屋”,强令张振武、陈松、张国义、李满新等人“顶墙”(面墙而立),每天只给3、4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谓之“冷处理”。

2002-10-09: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把大法弟子全身电焦
2002年春节前后,法轮功学员陈松被24小时洗脑,不让睡觉、罚蹲,恶警说打就打。被折磨二十多天后,恶警又将他调到六队强制劳动。一天,在恶警程殿坤(张士教养院政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的指使下,一帮恶警用11根高压电棍电了陈松一天,陈全身都被电焦糊、破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9/37759.html

2001-12-10:2001年11月初,沈阳大法弟子陈松(男,31岁)在三台子张贴真象资料时被抓,现被非法关押在皇姑区看守所。

10月中旬,陈松曾发正念走出三台子陵北派出所,之后一直流落在外,讲清真象。请看此消息的同修发正念清除沈阳市三台子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

沈阳 皇姑区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8-01: 新乐派出所:电话:2486808152
所长李龙
教导员王铁

北部经济区派出所:电话:2489248828
所长王平
教导员孙奎仕
副所长陈军

皇姑区分局:电话:2486407653
国保大队:
大队长赵洪涛13904024113、2424850789
副大队长付德权13840325205、15502419135

沈阳市公安局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106号 邮编:110002 电话:024-23105090
副局长:许树文 024-23105089
副局长:王晓刚 024-23105007、15945698994
副局长:邓万宏 024-23105005
副局长:王佩军 024-23105016
副局长:王晓东 024-23105888
副局长:魏 平 024-23105052
副局长:于 江 024-23105757
纪检组组长:王龙刚 024-23105196
政治部主任:赵金府 024-23105180

沈阳市国保支队:024-23106023024-25850233
沈阳市国保支队队长:马立新(音)电话:15904065273
办公室:024-23106005
副队长:刘鑫(音)
国保警察:韩雪松134-7826-8476

沈阳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沈中大街206号 邮编:110169
电话:024-22718747 政法委书记:常明 宋诚

沈阳市拘留所(男子):电话:2486678148
沈阳市第二拘留所(女子):电话:2486673010
所长15502409506

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男女):2489241898
沈阳市第二看守所(男子):2423719050

2019-08-01: 辽宁省委政法委 于天敏
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 局长 杨建军 024-23105188 18741427555
辽宁省沈阳市国保支队队长 马立新(音)15904065273
辽宁省沈阳市委常委、政法委 书记 宋 诚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沈阳张士教养院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十八蒙”(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6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