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王桂丽(王桂莉), 女,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17: 黑龙江佳木斯王桂莉自述被迫害经过
我叫王桂莉,是黑龙江省佳木斯糖厂职工,学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十几年来,遭到中共不断的迫害,多次被抄家抓捕,搞得我们家无宁日。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下午,糖厂办公室让我去,他们把早己准备好的、不知谁写的保证书让我抄一遍,我看不能抄,一直拖到下班了,最后我没有经住一群人的透惑,写了“不进京不上访”的保证。第二天去要回写的保证,组织部部长马世友恐吓我,打电话让公安局警察来抓我,我没配合他们。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警察不断的骚扰盘查,当时有几名大法弟子被抓,问到我时我没配合他们,顺利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五月天暖和了,人们都出来锻练,我也出来炼功了,一个多月的过程中原单位老所长还有动力车间书记阻止我,我没有听他们摆布。佳西派出所警察赵志明恐吓我,给我丈夫打电话说你妻子再出来炼功就抓她。我没有被吓住,照样出来炼,七月的一天佳西派出所警察吴策把我劫持到派出所。所长问你为什么出来炼功?我说人们都出来锻炼,再说我炼的是至高无尚的功法,所长什么也没说,过了片刻吴策问所长怎么办,所长说让她回家。出来送我说,大姐再别出来了,我们也不愿抓你,一大早就有十多个举报电话。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西格木劳教所跑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佳西办事处和公安局警察(不知姓名)四、五个人闯入我家,查巡那些大法弟子是否藏在我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进京证实法,在旅途的火车上随时盘查搜身,那时警察都穿便衣,大法学员随时被抓捕,记得当时在浽化十二名大法学员被强行抓捕、下了火车。我没有配合他们,顺利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要求还师父淸白。围上来一群便衣,把我推上警车关进大笼子里,一直到晚上我们去了什么地方看不淸,大厅很大,警察黑压压一片,在给我们每个大法学员强行照像、按手印,环境非常紧张十分可怕,警察逼说出地址、性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鼻青脸肿走路不便,那时己下半夜了,说出地址送往住京办,没说地址的往各各看守所分流,又把我们分流到东城区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糖厂公安处四五个人咣咣砸我家门,我家没人把邻居砸出来了。他们又上我大姐家找我,知道我们全家上婆家了。二日公安处长赵永久晚上亲自来我家没直接说,意思是说街上挂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是否我扎的,佳西派出所让我去一趟。我大喊一声,“没时间”。又过一段时间,佳西派出所警察赵志明晚间,上我家来看我干啥;又过几天赵志明白天又来干扰我。

这几年警察来我家骚扰多少次也记不清了,还有一次有人贴了“法轮大法好”标语,我被叫到佳西派出所,叫我抄了一页字,一看不是我就叫我回家了。二零一一年四月糖厂办公室不知在哪找几个人来,说的口干舌噪要转化,就这样骚扰不断。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松江发真相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被迫害两个多月。陈万友让我丈夫写保证、我姐按手印,他说这样我能出来。我在里面什么也不知道,陈万友用谎言欺骗我的家人,最后我绝食二十四天,体重剩六、七十斤,奄奄一息,回家了。四月九日刚回家两个半月,佳西派出所警察赵志明张所长教导员说三、两分钟把我骗到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就来两男一女提审还带着批捕还告诉我不要说谎。我大喊,说谎的是你们,带着领章帽徽的才会说谎,把怎么骗我的经过说一遍,表面他们很理解的表情说我们回去给你往上反应。

在看守所已长达四、五个月没有音信,妈妈思念女儿是否活着,几经周折托人帮助找我,有一天有个人在小铁窗口问谁叫某某,递过来一小块纸和笔让我写几个字,我用颤枓的手写下:“妈妈您保重,女儿的信仰没有错,坚修到底”。在看守所十个月绝食四、五次。

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对我开庭,在郊区法院,非法判刑我四年。审判长诱骗我的家人给我减刑,勒索我家人一千元钱,还对我家人中伤我,让家人仇视大法,达到他们迫害我的目的。判决书在去哈监当日就没收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被投入哈监昏倒在地,躺了十多天,我刚起来那天同修给我个小纸条让狱警发现了,我就咽下去了,她们气的暴跳如雷。那段时间,丈夫去接见说日期不对没让见,就这样白跑一趟,同年四月我下到七间区,每天出工辫垫子,完不成任务就拿回监舍继续辫,早六点出工晚六点收工,十二个小时只能上两次厕所,出外排队从前往后一批一批要是有特殊请况就遭糕了。有一天出工,我的两腿发软上楼时双腿跪在楼梯上,浑身无力。我不敢往下想,这样下去怎能行,只有炼功身体才能强壮,第二天早上因为我炼功,值班犯人,把我监舍人叫起打嘴巴子,打完后还罚站,我就是不站,我是因为炼功进来的就得炼功。

在那个监狱,翻号是家常便饭,翻号就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抖搂一遍,一张纸;一张小邮票也不放过,每个学员搜身检查,犯人不查。法轮功学员手里的经文都是在睡觉时在被窝里抄的,用小纸条在那艰难旳环境下抄点经文很难,有一次翻号把经文全部翻去了,我就炼功。有的同修抵制点名了,被上大挂折磨,有的挂的腰部受损不能自理。还有一次晚上点完名让我留下,狱警说我服装不合格,说我再不换服装扣分。还有被垛的不合格,按那里要求高度褥子厚度;白单一套,我没有,有一天组长大声叫这间区三千多人就你特殊。

十几年来,我就是一个平民百姓,手无寸铁的弱女子,遭到中共邪党利用警察多次的骚扰迫害和不公正旳对待、抓捕、抄家、判刑,也让我的家人不解,家人也想不通。我学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精神喻快,为什么政府这么对待?怕好人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7/黑龙江佳木斯王桂莉自述被迫害经过-284101.html

2012-02-04: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家人承受的痛苦

按:王桂丽,女,现年四十七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佳木斯当地六一零、公安恶警对她多次骚扰、恐吓、绑架、勒索、非法判刑,把她投入冤狱迫害四年。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王桂丽被劫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时,被迫害的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当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大夫说:“没有血压了,给她写五十吧。上级有令,法轮功学员的死算自杀。”

中共对王桂丽的迫害,也给她的丈夫、母亲、女儿带来苦难。以下是王桂丽的自述:

我叫王桂丽,是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在我炼法轮功以来,中共邪党对我十几年的精神经济迫害。我的亲属家人他们都为了我这个坚持信仰的人付出了代价。佳木斯公安局、郊区分局、永红分局、佳西办事处、糖厂派出所、友谊社区等所有参与的部份人员对我家进行骚扰,抄家,使我的亲属们忧心忡忡,生活不得安定。

一、丈夫、母亲、女儿的痛

我丈夫在我被非法关押在哈监四年期间,丈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为了营救我多次四处奔走,向有关部门主动为我说清这不白之冤,他既当父亲又当母亲,又得上班工作,每天照看我那十多岁的女儿。女儿十多岁就远离妈妈,对母亲的想念都难以叙述,女儿小,生活不能自理,丈夫每天忙忙碌碌,本来女人干的活他都一个人承担,洗衣服,做饭,接送上学的女儿,这就不说,最让丈夫牵挂还有非法关押的我。

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丈夫几次到哈监去看我,邪恶的狱警不让接见,邪恶狱警告诉丈夫是我不见(我根本不知情),带着希望千里迢迢本想见到我,叫他扫兴而归,他那种对妻子思念变成了气和恨。那种见不着的痛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每次为了去见我,女儿还得放在别人家,叫别人照看,他牵挂我怕我在狱中被打骂,被上刑,怕被犯人欺负,怕遭各种迫害,给丈夫的精神和家里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摧残和损失,丈夫给我写信我收不着,我给丈夫写信多时也是寄不出去。四年的漫长夫妻分离的岁月,叫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变得苍老无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地方说公道话,默默的承受别人难以想象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我就不一一叙述了。

我母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我在看守所期间三、四个月,家人和我联系不上,母亲急得团团转,天天以泪洗面,见人就哭,不知我在看守所的情况,母亲那种十指连心的牵挂,老人家天天想我,身体消瘦了,心如刀绞,既牵挂女儿又惦念外孙女,看到别人一家三口人高高兴兴温暖的家庭,我还在被非法关押迫害,招人白眼,母亲又恨又痛,恨的是没地方讲理,痛的是十指连心,对女儿思念无法表达,真是一个好好的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如此惨。

女儿那时上小学,十来岁小辫不会扎,蓬乱的头发,单独来往,不愿和同学接触,四年没有见到过我,跟爸爸哭叫要见妈妈,想妈妈想的都要得忧郁症了,女儿正在发育期间,弱小身躯背负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妈妈四、五年不能在身边照顾,更说不上早出晩归接送了,女儿遭受许多别人无法想象的罪,给女儿少年时代心灵造成了创伤。

二、亲人受牵连

我父亲去世早,大姐、姐夫为我们这个大家庭付出太多,母亲年岁大,大小事都我姐夫商定,他们孝敬母亲,还得牵挂我,还要照管我家那爷俩。

女儿经常在妹妹家住,妹妹无微不至关心照顾我女儿,还要牵挂我。

大姐的女儿在考大学时,怕我炼功连累她,为了她的前途让我说“不炼了”,我没依她,她放声哭了起来,这就是中共邪党的险恶用心株连九族的迫害,把我的亲人推向了对立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4/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家人承受的痛苦-252694.html

2006-08-27:王桂丽昏迷之中被劫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
2003年1月15日,王桂丽被劫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时,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当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大夫说:“没有血压了,给她写50吧。上级有令,大法弟子的死算自杀。”

2006年回到家中的王桂丽,回忆起当时在监狱遭受的迫害不寒而栗:我们每天24小时被监控,半夜上厕所都有人盯梢。我们时时都有“五联保”,也就是四看一。那时呼吸都喘不上气来,时时都有要窒息的感觉,那真是度日如年哪!每天排排坐在水泥地上,垫块纸盒,腿伸不开,盘不了。有一次我刚盘上腿,就被干警发现了,一起上来5、6个警察围殴我,拳打脚踢,打嘴巴子,然后将我拖进监舍,用手铐铐在床杠上,蹲不下去,站不起来,就这样折磨你。

王桂丽,女,现年47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20以来,王桂丽与众多大法弟子一样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佳木斯当地610、公安恶警对她多次骚扰、恐吓、绑架、勒索、非法判刑,冤狱4年。

2000年2月份,王桂丽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讲明真相。在北京信访办门前被便衣特务劫持,强行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而后由佳木斯市永红公安分局警察接回当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其家属被恶警勒索3、4千元的所谓“保证金”。

2000年12月份,王桂丽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前被一群警察劫持,关进天安门公安分局天井的大铁笼子里。大铁笼子里关满了被恶警劫持来的法轮功修炼者。大家来自天南海北,最小的4、5岁,年老的80多岁,都从早一直站到晚上。天安门前的恶警们不断的把抓来的人关进铁笼子,也不断的把铁笼子里的人分流出去,从早到晚食水全无。

当晚王桂丽被非法关进东城区看守所,一路上遭到随车警察的恐吓、威胁。王桂丽在北京东城看守所期间,首先被扒光衣服搜身,不给被褥,睡光板铺。王桂丽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又被分到北京的另一个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不停的昼夜轮番刑讯逼供,逼迫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恶警迫使王桂丽90度弯腰,双手背朝后,并将木板凳压在她的背上和胳膊上,反复持续几个小时。在重压迫害下,王桂丽坚持不住,昏死过去。醒过来后,警察继续迫害,设圈套,搞欺骗,逼迫法轮功学员妥协,参与迫害的警察有7、8个。后来,王桂丽被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

2001年11月22日,王桂丽散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佳木斯松江派出所的一帮警察将王桂丽劫持到派出所,在铁椅子上铐了一宿,天亮被送进看守所关押。与此同时,松江派出所的恶警抄了王桂丽的家,搜走大法书3、4本,还有师父的法像。在看守所,王桂丽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直到两个多月后、她生命奄奄一息时才将她放回家。在此期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陈万友等逼迫王桂丽家人写保证,假意答应放人回家,实则就是不放,还对家属进行欺骗,栽赃陷害说王桂丽自己不出来。

2002年4月9日,王桂丽正在自己家里给客户裁制衣服,佳木斯市永红区佳西派出所片警赵志明来敲门,王桂丽开门时,又窜出两个警察,闯进屋后,赵介绍说:这是新调来的张所长,另一个是教导员。张所长说:你认识常玉龙吗(常玉龙原是佳木斯友谊糖厂的职工)?他提升成局长了,要见你。当时王桂丽的女儿正在睡觉,她丈夫又在单位,王桂丽说告诉家人一声。恶警百般阻挠,说:不用,不用,三、两分钟就回来。就这样连蒙带骗的把王桂丽劫持到了佳木斯永红公安分局。警察也知道此次抓捕没有理由和证据,一直拖到下半夜,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将王桂丽送入看守所。送走王桂丽时,自称中国语言学校本科毕业的史队长把王桂丽兜里的100多元钱也拿走了。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10个多月期间,检察院来提审两次,王桂丽讲述了实际情况,警官伪善的说,给你往上反映。可结果却是,王桂丽被恶警罗织罪名非法判刑4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也没有任何手续和签字,于2003年1月15日投往哈尔滨女子监狱。

王桂丽被投往哈尔滨女子监狱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她是被抬上车的。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大夫说:“没有血压了,给她写50吧。上级有令,大法弟子的死算自杀。”王桂丽当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倒在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她醒来时,见自己躺在桌子上,窗外天已经黑了,地狱般的生活从此开始了。

王桂丽回忆起当时在监狱遭受迫害的场景:

我们每天24小时被监控,半夜上厕所都有人盯梢。我们时时都有“五联保”,也就是四看一。每天排排坐在水泥地上,垫块纸盒,腿伸不开,盘不了。有一次我刚盘上腿,就被干警发现了,一起上来5、6个警察围殴我,拳打脚踢,打嘴巴子,然后将我拖进监舍,用手铐铐在床杠上,蹲不下去,站不起来,就这样折磨你。

7监区的干警打人就象家常便饭一样。有一次我刚闭眼睛,包组干事林佳就暴跳如雷,拳打脚踢,罚站,以发泄其私愤。在这里经常翻号,主要是针对大法弟子来的,有一次翻号,林佳把信纸、信封和邮票都给没收了。

在2003年炎热的夏季里,我们每天在监舍里坐小凳子,规定坐,不许垫垫。屋里通风条件差,我的屁股坐的地方长了很多小红疙瘩,一破就象鸡啄的一样,一坐就象针扎的一样,疼痛钻心,我就只好站着。

秋来秋去,冬天到了。那时,我们整天呆在监舍,也没穿棉衣、棉鞋。有天早上,突然叫我们的名字,叫到名字的就出去。我们出去一看也不对劲啊!狱警戴着钢盔,拿着电棍,让我们到野外,冻我们。监狱这个地方是个大坑,气温比平地都低几度,冷的我们浑身颤抖。我背经文,林佳到我跟前偷听。中午上便所,林佳威胁说:“你以后还背不背了?”有的同修被冻的不会走路了,有的同修被冻的昏倒在地上!就这样一冻就是十几天,惨不忍睹。

有一天点名点到我,我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点完名后,我没事似的在监舍里坐着,有人说康大队长叫你。我进门一看,恶警们早就准备好了绳子,摆好了架势,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队长说:给她使劲绑。两手背后,五花大绑,那个滋味难以形容,在水房里呆了三天三夜,困、晕、乏、疼痛难忍。那时我的身体很虚弱,从进看守所我的身体就没正常过,内分泌失调。我总想这样怎么能行呢?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等,不能靠。我把心一横,炼功!每天早晨起来炼功。有一天林佳找我谈话,说康大队找她是为我炼功一事,我把情况说了一下。林佳气急败坏的说:“你来这么长时间了,家里谁管你?”我手指着林佳的鼻子说:“你们这群带着领章帽徽的无耻之徒,从上到下都是一路货色,你们的心智被蒙蔽,良心丧失。我家人来接见时,你们欺骗家人说我不愿见,造成我和家人的矛盾很大。家人一直蒙在鼓里,不知是怎么回事,给我们造成的间隔只能是越来越大。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你们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太残忍了吧!?”恶警给我的家人造成的伤痛,造成这鸿沟,直到现在都难以逾越。

2004年,那时刚刚让我们大法弟子打电话,那是头一次轮到我啦,我们排着队。林佳单独叫我出队,我问为什么?林佳说你表现啥样?我说什么叫表现好?林佳说等打完电话再找我。林佳的手段太卑鄙了,不知都干了什么坏事,怕我和家人沟通,接见不让见,信也不给寄。林佳想让我和家里隔绝,把我意志拖垮后,转化我。在我身上,林佳下了很大的功夫。

2005年年三十那天,我给林佳写封信,说你绞尽脑汁,用尽了你们的邪恶招术,对我都无济于事,你太累了,但劲使错位了!今年我想让我的两个大家庭过个新年,没想到信你没给寄,你知道我的家人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只能给我家造成更大、更大的痛苦。

还有一件事,就是2005年的一天,监狱强制给我们大法弟子验血,它们首先找来一些力气大的人,准备动用武力,不验不行,实施暴力,强迫抽血,这验血的背后肯定有更大的阴谋,一定与活摘人体器官有联系。

而今我是离开了那鬼地方,可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大法弟子被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等人间最黑暗、最邪恶的地方,正在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强烈呼吁国际社会正义组织和人士,紧急伸出援手,和我们一道终止邪恶的暴行,彻底解体中共暴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7/136522.html

2005-04-18: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部份大法学员名单

一监区:王居艳、关淑玲、张晶、张林文、张晓波、王涛、宋青、姚玉明、范国霞、徐景凤、高桂珍、陈伟君、刘淑芬、刘春兰、宋立彬、潘华、朱相芹、耿亚芬、张丽、王淑霞、谢雅芹(狱中得法)、高井梅、张峰、王玉芹、刘学伟、于秀英、李红霞、张淑芬、徐家玉

二监区:冯海波(1995年在狱中得法)王金月、王淑珍、王桂丽

五监区:丁彧、张淑芹、冯淑荣(狱中得法)、朱秀敏、李庆珍、吕迎春、李桂花

七监区:任淑贤、王洪杰、刘洪霞、付桂春、王法娟、胡桂艳、文杰、伍丽君

八监区:赵欣、王爱华、张艳芳、朴英淑、吕玉君、关英新、商秀芳、李秀华、贾淑英、徐有芹、韩英、闫慧娟、王建平、王洪洲

九监区:张淑哲、刘坤、付立华、张桂兰、王玉华

病号监区:吕淑芹、王淑荣、汤恒芬

集训队:胡爱云、闫春玲

2003-01-24: 佳木斯大法弟子王桂丽在家里午休时被糖厂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不允许她通知家人,后被送进看守所,郊区分局判她四年徒刑。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8-15: 佳木斯郊区政法委
地址:友谊路郊区政府六楼
办公室;8582225
刘立新 0454-8560912 0454-8560913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地址: 郊区友谊路69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总机:8581454 8582225
王 鹏 局长 8583552 13349554555
董 军 副局长 13836661717 郊区分局局长45岁 其妻郝旺44岁前进区副长
李爱国 副局长6166778 18724232222 18645451307
隋 云 副局长8586502 15244795999 18645451302
刘显峰 副局长8869696 15246463158 18645451303
范建伟 副局长8575700 13304541888 18645451304 13836661000
闫力学 副局长8596507 13903684466 18645451305

佳木斯郊区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 郊区友谊路69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总机:8581454

张伟明 大队长 13845406833 18645451735
李洪刚 8663168 13945423333
李强 13258603366
于海洋

佳木斯友谊路派出所
地址;长安东路政府三号楼附近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接警电话:8582590
高伟权 所长 13803658350 15590902555
张 鑫 副所长(女) 8582590 15590902555 13351341777
钟 强 副所长 6572399 18724545388 15945451332
赵 超 警员13194542100
赵 猛 警员13903688297
梁 雨 13904549503
徐海龙 警员 13945467855
赵 猛 警员13903688297
梁 雨 13904549503
徐海龙 警员 13945467855

2019-08-09: 佳木斯市委政法委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