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沂南县 >> 杜永兰, 女, 4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沂南县埔汪镇金泉沟村(原大王庄乡斗沟村)
拘留时间: 2006年5月23日
有关恶人: 蒲汪镇派出所恶警,沂南县公安局,610恶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08
家庭成员: 儿女: 聂玉宝 聂玉忠
儿媳: 杜永兰
夫妻/父母: 刘凤春 聂洪庭
孙子/孙女: 聂颖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25:  山东沂南县蒲汪镇派出所近日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5年11月19日、20日,山东沂南县蒲汪镇派出所指导员范红波带领4人,到蒲汪镇陡沟村法轮功学员秦红琴、朱月峰、秦希香、赵子太、赵子和家骚扰非法询问诉江一事,并非法录像,20日下午非法抄了赵子太的家,蒲汪镇法轮功学员张春苗20日下午被绑架到沂南县派出所当晚10点多回家。

11月21日派出所警察为首的又换成一个叫范永德的带领几人闯入杜永兰、聂玉宝家意欲抄家被制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620.html#151124234254-62

2012-07-19:流氓党豢养出来的流氓官
.......
在政府办公室里耍流氓

沂南县蒲汪镇陡沟村法轮功学员杜永兰(女)曾经向媒体自诉被中共恶徒欺凌的痛苦经历 ,人们才发现乡政府办公室也成了恶徒们大耍流氓的地方。

“一九九九年腊月,我又去北京上访,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被非法从北京押回到大王庄乡(已合并到蒲汪镇)党委办公室,解红日(该乡恶党书记)气势汹汹的到我跟前破口大骂,连踢几脚,后把我关押在办公室的东边屋里。到了下午(天快黑了)派出所恶警李长杰用电棍狠电我的头,强行逼供我和谁一块上访、谁联系的等。

恶警李长杰刚走一会(天已黑了),以党委干事李永宝为首的十来个男乡干部,都二、三十岁年纪,还有三个女的薄存妹、刘洪艳、范传芬来到关我的屋里。当时我认识的就有薄存起、王现永、李永宝、叶成竹、王复刚在内。薄存起手持电棍,恶狠狠的大声吼道:“上边来电话说你身上有通讯录,快把衣服脱下来翻翻。”我说:“要翻的话您这些男的出去,叫女的翻。”

王现永大声狂叫:“快脱,脱慢了就打死你。”这时他们就把三个女的撵走了,薄存起用电棍指着我说:“快把衣服脱下来,不脱就叫你死。”

王现永怪我脱得慢,就把棉袄扒下,紧接着把我的毛衣、内衣猛的一块扒光。这时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个拽着我一只胳膊,薄存起一手死死的抓住我的一个乳房,一手持电棍狠狠的往我身上电,电得我直打滚,痛苦难言。恶徒们还继续行凶,又将我一只胳膊铐在窗户上,另一个人拽着一只胳膊,又狠狠的电击我整个上身及头部。

电一阵停下了,王现永杀气腾腾的大喊:“快把裤子脱下来,连裤头也脱下来。”内裤脱到了脚脖子上,我说:“光裤头了,你看哪有东西?”同时我把裤头一抖搂,月经纸掉到地上了。

王现永见状,狂叫着,和李永宝一人拽我一只胳膊向外拉直,薄存起手持电棍狠狠的往我的阴部电击,电得我直打滚,惨叫不止。我的惨叫声响彻大院,但是恶人们早把党委办公室的大彩电放到最高声音;给我上酷刑的屋门口还有人站岗。

恶徒电遍了我全身及阴部,使我痛苦难言,电了很长时间后又命令我穿上内衣、内裤坐在水泥地上,这十来个男乡干,两人一伙轮流脚穿皮鞋猛踢我两大腿、腰、臀部。这边的人把我一脚踢倒并指令说:快坐起来;刚坐起来,那边的人一脚又踢倒坐起来再踢倒。

就这样踢来踢去的直到半夜,最后我的臀部、大腿、腰部重度浮肿,黑紫连片,行动艰难。他们都走了,只有通讯员王复刚没走,他拿着电棍对着我的阴道说:“我给你攮上。”又摸我的乳房,又绕到我身后蹲下用生殖器触到我的臀部连用劲数次后走了。

李永宝来了,我要求上厕所,他说:“我执行命令。”没让我上厕所,就把我铐在桌子腿上直到天亮,后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并勒索罚款四千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9/流氓党豢养出来的流氓官-260392.html

2012-06-02: 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
在山东沂蒙地区,有不少这样的家庭:家庭中的一个成员修炼法轮功受益后,就会自然带动许多成员加入其中,这个家庭通常被称为法轮功修炼者之家。在佛光真理普照之下,这样的家庭乐善好施,安居乐业,仁义待人,祥和满门,必然会给乡村城镇带来蓬勃朝气,成为社会道德楷模,由此体现出来的社会公德和公义之举,比比皆是,但是,中共恶党佯装不见,非要打击良善,与之为敌,树立邪恶,暴恶之下,这些善良之家大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风雨劫难。
正义之家竟然横遭摧残

沂南县蒲汪镇陡沟村,有一户人家,长者叫聂洪庭,他和老伴、儿子、儿媳及孙女修炼法轮功后,不但病好了,人干活有劲了,与左邻右舍和睦相处,乡亲们有口皆碑。法轮功遭到中共无理镇压后,聂洪庭和儿子儿媳多次进京上访,寻求正义公道,却遭到县“610”、公安国保、派出所恶警、乡村恶徒(解红日、庄干德、李洪江、张元金、李永保、张彦相、张德亮、孙春旺、薄存起、王现永、李永宝、叶成竹、王复刚、刘长军、李长杰及村帮凶聂殿学、赵纪彩和赵世学等)的非法骚扰、劫持、抄家、抢粮、监视、酷刑洗脑迫害,聂洪庭和小儿子聂玉宝先后被非法劳教加害,另一个儿子聂玉忠遭到恶徒多次毒打和讹诈、儿媳杜永兰在乡政府院里夜晚被恶徒们扒光衣服,毫无人性的电击全身和女人私处,还差点被兽徒王复刚奸污,最后也被非法劳教,老伴刘凤春不堪长期熬煎折磨含冤离世,孙女聂颖超则被县610和学校邪恶校长高英华及帮凶教师耍玩手段勒令退学。十多年来,中共恶徒们给他们带来的是无尽痛苦和悲伤,使他们再也无法过上安稳日子,风雨劫难中,全家人依然坚持正义和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258351.html

2010-05-02: 山东沂南县中共恶人暴行录
......
一、杜永兰含泪诉说自己被恶徒们欺凌的痛苦经历

我叫杜永兰,四十六岁,于九六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由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受益无穷。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团伙开始污蔑迫害法轮大法,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受益人,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半路被不法人员截回、非法关押在大王庄乡派出所,被强制洗脑迫害三天;又被劫持至大王庄乡政府关押在会议室。

政法委书记庄乾德,伙同秘书武玉华、张元金轮流狠狠的打我脸,庄乾德还把水泼在我脸上再狠打耳光,打得我眼前直冒火星子。这些政府不法官员就这样轮番变换着花样恶毒迫害了我好几天。

一天晚上,党委书记解红日指使几个乡干部用电棍电击我。开始一个人架住我一只胳膊,强迫我坐直,身后有人扶着不让我倒下,另一个人把我的嘴扒开,往里倒水,接着用电棍电我的嘴,电得我直打滚,电倒扶起来再电倒,直到把我的嘴电出泡来;又接着电我胸部。在不法官员电击我的过程中,我听有人说没电了再去充。电了很长时间后几个不法人员又轮番狠狠地踢了我一阵。

我被连续关押迫害十三天并罚款二百五十元,强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期间经常被强制白天在烈日下曝晒,晚上坐在水泥地上,实行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后将我转至村大院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期间警察抄我家,抄走了《法轮大法简介》和一本大法书。大王庄乡政府强迫我家人把师父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炼功带以及所有的大法书共二十多本全部交上。

有一天,我和同修秦洪芹去沟头推自行车,被乡政府知道后将我俩一块抓到乡关押迫害五天并各罚七百元。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党委书记解红日来我村开会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借口将我抓到乡里关押迫害数天。

一九九九年腊月我又去北京上访,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被非法从北京押回到大王庄乡党委办公室,解红日气势汹汹的到我跟前破口大骂,连踢几脚,后把我关押在办公室的东边屋里。到了下午(天快黑了)派出所干警李长杰用电棍狠电我的头,强行逼供我和谁一块上访、谁联系的等。

恶警李长杰刚走一会(天已黑了),以党委干事李永宝为首的十来个男乡干部,都二、三十岁年纪,还有三个女的薄存妹、刘洪艳、范传芬来到关我的屋里。当时我认识的就有薄存起、王现永、李永宝、叶成竹、王复刚在内。薄存起手持电棍,恶狠狠的大声吼道:“上边来电话说你身上有通讯录,快把衣服脱下来翻翻。”我说:“要翻的话您这些男的出去,叫女的翻。”

王现永大声狂叫:“快脱,脱慢了就打死你。”这时他们就把三个女的撵走了,薄存起用电棍指着我说:“快把衣服脱下来,不脱就叫你死。”

王现永怪我脱得慢,就把棉袄扒下,紧接着把我的毛衣、内衣猛的一块扒光。这时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个拽着我一只胳膊,薄存起一手死死的抓住我的一个乳房,一手持电棍狠狠的往我身上电,电得我直打滚,痛苦难言。恶徒们还继续行凶,又将我一只胳膊铐在窗户上,另一个人拽着一只胳膊,又狠狠的电击我整个上身及头部。

电一阵停下了,王现永杀气腾腾的大喊:“快把裤子脱下来,连裤头也脱下来。”内裤脱到了脚脖子上,我说:“光裤头了,你看哪有东西?”同时我把裤头一抖搂,月经纸掉到地上了。

王现永见状,狂叫着,和李永宝一人拽我一只胳膊向外拉直,薄存起手持电棍狠狠的往我的阴部电击,电得我直打滚,惨叫不止。我的惨叫声响彻大院,但是恶人们早把党委办公室的大彩电放到最高声音;给我上酷刑的屋门口还有人站岗。

恶徒电遍了我全身及阴部,使我痛苦难言,电了很长时间后又命令我穿上内衣、内裤坐在水泥地上,这十来个男乡干,两人一伙轮流脚穿皮鞋猛踢我两大腿、腰、臀部。这边的人把我一脚踢倒并指令说:快坐起来;刚坐起来,那边的人一脚又踢倒坐起来再踢倒。

就这样踢来踢去的直到半夜,最后我的两臀、大腿、腰部重度浮肿,黑紫连片,行动艰难。他们都走了,只有通讯员王复刚没走,他拿着电棍对着我的阴道说:“我给你攮上。”又摸我的乳房,又绕到我身后蹲下用生殖器触到我的臀部连用劲数次后走了。

李永宝来了,我要求上厕所,他说:“我执行命令。”没让我上厕所,就把我铐在桌子腿上直到天亮,后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并勒索罚款四千元。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号左右,大王庄乡政府张元金为首的几个乡干,伙同我村村长赵世学带村委闯入我家,强迫交二千元不再去北京的保证金,没钱交就把我家的口粮抢走了,同时把我强行抓到乡非法关押数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号,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我在家给孩子做衣服。政法委书记庄乾德和张元金,伙同我村书记孟庆良,没有任何借口,强行将我、秦洪芹、我公爹三人用警车抓到乡关押迫害。

当晚我从乡党委政府徒步(雪天)于正月初一早晨来到了沂南县县委办公室,见到了县委领导,我如实的向他叙述了大王庄乡政府对我们(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无故随意抓人。县领导作了记录,后通知大王庄乡政府把我接回去。解红日来到县委办公室,当着县领导的面,用手指着我的头皮威胁我,把我劫持回到乡政府继续关押迫害了六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解红日以我公爹上访为借口,将我和婆母从农田里抓到乡残酷迫害。此前秦洪芹被抓去了。我婆母快七十岁的人了,被大王庄乡政府强迫和我、秦洪芹一块晚上坐在乡大院的水泥地上,强迫体罚,两胳膊、两腿伸直,不准变形,动了就打。西北风呼呼吹,我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体罚得抽搐,我婆婆被迫害的现在一直身体虚弱、骨瘦如柴。

一天晚上,以张元金为首,刘军、王现永等几个乡干强迫我和秦洪芹坐在办公室的水泥地上,双手举平马凳,放下就打;把木板上的针子朝下,放在我手背上,同时木板上放上马凳,两胳膊伸平,不准放下,直到累晕;用锅针扎;用尺子把我手指甲打劈……,直把我们迫害到凌晨四点多钟。

这一次不法官员把我们非法关押了长达五十六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一天晚上我从椅子上倒在了地上,值班人员范传芬回报办公室,刘军(乡干)手持电棍将我从地上电了起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大王庄乡政府又以杜法举、张春苗上访为借口,非法将我、赵奎华抓到乡关押四十多天;强迫我们写“保证书”,被我们拒绝,继续关押,我俩被迫跳出乡政府,流离失所7个多月。期间,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回家看望孩子,半夜十点多钟被沂南县公安局姓范的警察伙同大王庄乡派出所恶警李长杰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同时李长杰非法抢走了我们师父的照片及大法书和炼功带。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720.html

2010-03-12:杜永兰,46岁左右,是聂玉忠的妻子。于1996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体弱多病的她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性格和善,乐于助人,颇受亲朋称道。

洗脑班上经魔难

1999 年7月20日江××团伙开始污蔑迫害法轮大法,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受益人,杜永兰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半路被不法人员截回、非法关押在大王庄乡派出所,被强制洗脑迫害三天;又被劫持至大王庄乡政府关押在会议室。政法委书记庄乾德,伙同秘书武玉华、张元金轮流狠狠的打脸,庄乾德还把水泼在脸上再狠打耳光,打得眼前直冒火星子。这些政府不法官员就这样轮番变换着花样恶毒迫害了好几天。

有一天晚上,乡恶党书记解红日指使几个乡干部用电棍电击杜永兰。开始一个人架住她一只胳膊,强迫她坐直,身后有人扶着不让她倒下,另一个人把她的嘴扒开,往里倒水,接着用电棍电她的嘴,电得她直打滚,电倒扶起来再电倒,直到把她的嘴电出泡来;又接着电她胸部。在不法官员电击她的过程中,她听有人说没电了再去充。电了很长时间后几个不法人员又轮番狠狠地踢了她一阵。

杜永兰被连续关押迫害13天并罚款250元,强迫写“保证书”,期间经常被强制白天在烈日下曝晒,晚上坐在水泥地上,实行24小时不让睡觉。后将她转至村大院非法关押了20多天,期间恶人一伙抄她家,抄走了《法轮大法简介》和一本大法书。大王庄乡政府强迫她家人把师父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炼功带以及所有的大法书共20多本全部交上。有一天,她和同修秦洪芹去沟头推自行车,被乡政府知道后将她俩一块抓到乡关押迫害五天并各罚700元。1999年11月的一天,党委书记解红日来村开会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借口将她抓到乡里关押迫害数天。

苦不堪言的电击凌辱

1999年腊月杜永兰又去北京上访,于 2000年1月4日被非法从北京押回到大王庄乡党委办公室,恶徒解红日气势汹汹的到她跟前破口大骂,连踢几脚,后非法把她关押在办公室的东边屋里。到了下午(天快黑了)派出所警察李长杰用电棍狠电她的头,强行逼问她和谁一块上访、谁联系的等。

恶警李长杰刚走一会(天已黑了),以党委干事李永宝为首的十来个男乡干部都二、三十岁年纪,还有三个女的薄存妹、刘洪艳、范传芬。当时她认识的就有薄存起、王现永、李永宝、叶成竹、王复刚在内,来到关杜永兰的屋里,薄存起手持电棍,恶狠狠的大声喝道:“上边来电话说你身上有通讯录,快把衣服脱下来翻翻。”她说:“要翻的话这些男同志出去,叫女的翻。”

恶徒王现永恶狠狠地大声狂叫:“快脱,脱慢了就打死你。”这时他们就把三个女的撵走了,薄存起恶狠狠的用电棍指着她说:“快把衣服脱下来,不脱就叫你死。”

王现永怪她脱得慢,就把棉袄扒下,紧接着把她的毛衣、内衣猛地一块扒光。这时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个拽着她一只胳膊,薄存起一手死死的抓住她的一个乳房,一手持电棍狠狠的往她身上电,电得她直打滚,痛苦难言。恶徒们还继续行凶,又将她一只胳膊铐在窗户上,另一个人拽着一只胳膊,又狠狠的电击她整个上身及头部。

电一阵停下了,王现永杀气腾腾的大喊:“快把裤子脱下来,连裤头也脱下来。”内裤脱到了脚脖子上,她说:“光裤头了,你看哪有东西?”同时她把裤头一抖搂,月经纸掉到地上了。王现永见状,狂叫道,和恶徒李永宝一人拽她一只胳膊向外拉直,薄存起手持电棍狠狠的往她的阴部电击,电得她直打滚,惨叫不止。她的惨叫声响彻大院,但是不法人员们早把党委办公室的大彩电放到最高声音;迫害她的屋门口还有人站岗。

恶徒电遍了她全身及阴部,使她痛苦难言,电了很长时间后又命令她穿上内衣、内裤坐在水泥地上,这十来个男乡干,两人一伙轮流脚穿皮鞋猛踢她两大腿、腰、臀部。这边的人把她一脚踢倒并指令说:快坐起来;刚坐起来,那边的人一脚又踢倒坐起来再踢倒。

就这样踢来踢去的直到半夜,最后她的两臀、大腿、腰部重度浮肿,黑紫连片,行动艰难。他们都走了,只有通讯员王复刚没走,他拿着电棍对着她的阴道说:“我给你攮上。”又摸她的乳房,又绕到她身后蹲下用生殖器触到她的臀部连用劲数次后走了。李永宝来了,她要求上厕所,他说:“我执行命令。”没让她上厕所,就把她铐在桌子腿上直到天亮,后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并勒索罚款4000元。
2000 年元月20号左右,大王庄乡政府张元金为首的几个乡干,伙同村长赵世学带村委闯入她家,强迫交2000元不再去北京的保证金,没钱交就把她家的口粮抢走了,同时把她强行抓到乡非法关押数天。 2月3号,黄历腊月28日,她在家给孩子做衣服。政法委书记庄乾德和张元金,伙同村书记孟庆良,没有任何借口,强行将她、秦洪芹、她公爹三人用警车抓到乡关押迫害。

当晚杜永兰从乡党委政府徒步(雪天)于正月初一早晨来到了沂南县县委办公室,见到了县委领导,如实的向他叙述了大王庄乡政府对她们(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无故随意抓人。县领导作了记录,后通知大王庄乡政府把她接回去。恶徒解红日来到县委办公室,当着县领导的面,用手指着她的头皮威胁她,把杜永兰劫持回到乡政府继续关押迫害了6天。
没完没了的无耻迫害

2000 年3月15日,解红日以杜永兰公爹上访为借口,将她和婆母从农田里非法抓到乡残酷迫害。此前秦洪芹被非法抓去了。杜永兰的婆母快70岁的人了,被大王庄乡政府强迫和她、秦洪芹一块晚上坐在乡大院的水泥地上,强迫体罚,两胳膊、两腿伸直,不准变形,动了就打。西北风呼呼吹,她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体罚得抽搐,她婆婆被迫害得一直身体虚弱、骨瘦如柴。

一天晚上,以张元金为首,刘军、王现永等几个乡干强迫杜永兰和秦洪芹坐在办公室的水泥地上,双手举平马凳,放下就打;把木板上的钉子朝下,放在她手背上,同时木板上放上马凳,两胳膊伸平,不准放下,直到累晕;用锅针扎;用尺子把她手指甲打劈……,直把她们迫害到凌晨4点多钟。这一次不法官员把她们非法关押了长达56天,24小时不让睡觉。一天晚上她从椅子上倒在了地上,值班人员范传芬回报办公室,刘军(乡干)手持电棍将她从地上电了起来。

2000年11月,大王庄乡政府又以杜法举、张春苗上访为借口,非法将杜永兰、赵奎华抓到乡政府关押40多天;强迫她们写“保证书”,被她们拒绝,继续关押,她俩被迫逃出乡政府,流离失所7个多月。期间,2001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杜永兰回家看望孩子,半夜10点多钟被沂南县公安局姓范的警察伙同大王庄乡派出所恶警李长杰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同时李长杰非法抢走了大法师父的照片及大法书和炼功带。

2006 年5月23日,杜永兰与大沟村大法弟子刘延梅(女),为了救度世人,二人结伴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湖头镇派出所与营沂公路城子村段绑架。当日下午5点左右,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长(马成龙)为首,带领湖头镇与浦王镇派出所部份恶警,去大沟村,在村支书(王安臣)的带领下,到杜永兰家撬门别锁,非法抄了杜永兰的家,抄走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

杜永兰、刘延梅二人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曾多次送往医院注射不知名的针剂迫害,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在此期间两位的丈夫曾连续两天去看守所看望并要求无条件放人,均遭拒绝,不让见人。二人在看守所被迫害七天后,被临沂市劳教局匆忙以强加的罪名共同从5月30日非法劳教三年,转往济南市“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中队”进行迫害。

6月27号,杜永兰和刘延梅的丈夫共同去济南市“劳教所”探望并要求放人,接见他的女警非常邪恶,问他二人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问他们对法轮功的态度。杜永兰的丈夫向她讲真相说:杜永兰炼功以后身体的病全好了,并且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女恶警说;就你这样的态度,永远不让你见人,并对他说了一些诽谤大法的话,不准他二人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219665.html

2008-11-22: 山东沂南县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绑架迫害
山东沂南县蒲汪镇大沟村大法弟子刘延梅、陡沟村大法弟子杜永兰于2006年4月26日在发真相传单时被湖头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被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年多来,两家亲人多次看望,始终未让见面。 蒲汪镇陡沟村大法弟子聂玉宝于2008年6月25日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秘密送走。家属得知特意去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问明情况,科长马成龙说:“你还问我干什么,你庄电线杆上都贴着”,继续问,他说送淄博去了,好几大队自己去找吧。 家属于2008年7月21日去看望,费了很多周折才知道聂玉宝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二劳动教养院,未让家属见面,只知被非法劳教一年多。 蒲汪镇龙角庄子村大法弟子杜登香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于2008年6月份送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2/190280.html

2008-11-21: 山东沂南县大法弟子刘延梅、杜永兰被非法劳教

沂南县蒲汪镇大沟村大法弟子刘延梅、陡沟村大法弟子杜永兰,于2006年4月26日在发真相传单时被湖头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被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二年多来,两家亲人多次看望,始终未让见面。蒲汪镇陡沟村大法弟子聂玉宝于2008年6月25日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秘密送走。家属得知特意去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问明情况:科长马成龙说:“你还问我干什么,你庄电线杆上都贴着”,继续问,他说送淄博去了,好几大队自己去找吧。家属于2008年7月21日去看望,费了很多周折才知道聂玉宝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二劳动教养院,未让家属见面,只知被非法劳教一年多。蒲汪镇龙角庄子村大法弟子杜登香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于2008年6月份送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1/190119.html#081120225428-1

2008-11-21:

2008-08-30: 山东沂南县恶党再对法轮功学员绑架迫害
山东沂南县蒲汪镇大沟村大法弟子刘延梅、陡沟村大法弟子杜永兰于2006年4月26日在发真相传单时被湖头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被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年多来,两家亲人多次看望,始终未让见面。

蒲汪镇陡沟村大法弟子聂玉宝于2008年6月25日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秘密送走。家属得知特意去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问明情况,科长马成龙说:“你还问我干什么,你庄电线杆上都贴着”,继续问,他说送淄博去了,好几大队自己去找吧。

家属于2008年7月21日去看望,费了很多周折才知道聂玉宝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二劳动教养院(地址章丘),未让家属见面,只知被非法劳教一年多。

蒲汪镇龙角庄子村大法弟子杜登香被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于2008年6月份送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30/184976.html

2006-07-14: 山东沂南县杜永兰和刘延梅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2006年5月23日,山东省沂南县埔汪镇金泉沟村(原斗沟村)大法弟子杜永兰(女)大沟村大法弟子刘延梅(女),为了救度世人,二人结伴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湖头镇派出所与营沂公路城子村段绑架。

当日下午5点左右,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长(马成龙)为首,带领湖头镇与浦王镇派出所部份恶警,去大沟村,在村支书(王安臣)的带领下,到杜永兰家撬门别锁,非法抄了杜永兰的家,抄走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

杜永兰、刘延梅二人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曾多次送往医院注射不知名的针迫害,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在此期间两位的丈夫曾连续两天区看守所看望并要求无条件放人,均遭拒绝,不让见人。二人在看守所被迫害七天后,被临沂市劳教局“匆忙以强加的罪名共同从5月30日非法判刑劳教三年,现已转往济南市“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中队”進行迫害。

在6月27号,杜永兰和刘延梅的丈夫共同去济南市“劳教所”探望并要求放人,接见他的女警非常邪恶,问他二人的丈夫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问他们对法轮功的态度。杜永兰的丈夫向她讲真相说:杜永兰炼功以后身体得病全好了,并且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女恶警说;就你这样的态度,永远不让你见人,并对他说了一些诽谤大法的话,不准他二人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4/132979.html

2006-06-08: 沂南县大法学员杜永兰与刘延梅被绑架
2006年5月23日,山东省沂南县埔汪镇金泉沟村(原大王庄乡斗沟村),大法弟子杜永兰与大沟村同修刘延梅,搭伴外出,同时失踪,至今未归。同日下午5点左右,由蒲汪镇派出所恶警,沂南县公安局,610恶人去杜永兰家非法抄家,家中大门锁着,恶人撬开锁,非法从家中抄走大法真相资料、“九评”等。同时,刘延梅家中也由本村支书带领恶人抄走大法真相资料若干。

后经了解,他们在沂南县湖头镇驻地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该镇派出所伙同县公安局等恶人非法抓捕。

现具体情况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8/129867.html

2004-11-08: 山东省沂南县原大王庄乡(现已合并到蒲汪镇)党委书记解红日、政法委书记庄干德,伙同一帮乡干部李永宝、薄存起、王现永、解红日、王复刚等恶徒,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关押在政府办公室,進行惨无人道的毒打、电击;有的不法官员禽兽不如,扒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电击阴部、乳房、嘴及整个身体,流氓干部甚至用生殖器触女学员的臀部。
下面是沂南县蒲汪镇(原大王庄乡)陡沟村两名女法轮功学员杜永兰及秦洪芹诉说她们遭受乡干部毫无人性的一些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88670.html

2001-03-19: 杜永兰 沂南县原大王庄乡斗沟村 女 曾两次進京护法,被党委多次无故非法拘押、毒打、辱骂。冬天被强行脱光衣服坐在冰冷的泼了水的水泥地上,惨遭数次惨无人道的折磨。现被迫流浪在外。

临沂 沂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1-26: 沂南县政府部门责任人与内部电话(临沂市固定电话区号是0539)
山东省沂南县法院办公电话:
保全组 0539-3221712
0539-3221165
行政庭 0539- 3221731
信访室 0539-3615301
刑一庭 苏建斌 0539-3220656 ;夏立军 0539-3221169
刑二庭 徐以彩 0539-3221012; 尹传伟 0539-3221208;(办理人员)
民一庭 张玉栋 0539-3615267 黄俊峰 0539-3220708
江海 0539- 3221356 高泽生 0539-3615263
民二庭 柳祥田 0539-3222787 于存学 0539-3221294
于范 0539-3222376
民三庭 任晓龙 0539-3251219 胡伟平 0539-3615113
来海滨 0539-3221768 孙明霞 0539-3615119
立案大庭 0539-3276110
结算中心 0539-3260386
执行大厅 0539-3251239
110室 0539-3223278
沂南县公检法司部门:
维稳办 0539-3336979,粟 15698286671
政法委 0539-3221415,负责人 胡松云,办 0539-7900379,手机 13505396931
法院 0539-3221008,负责人 宋思伟,办 0539-3250008,手机 13355002828
检察院 0539-3011966,负责人 臧得勇,办 0539-3011901,手机 15653960023
沂南检察院检察长是魏友森。
公安局 0539-3221238,负责人 马连成,办 0539-3221007,手机 13583930009
交警大队 0539-3776909,负责人 吴志国,办 0539-3776901,宿舍:0539-3776911,手机 1395395688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山东沂南老人自述几年来被迫害的事实
99年腊月29日,我去莒县城买点年货,结果当天下午被庄干德、张元金等非法抓去关押在乡里,和我一块被抓的还有杜永兰、秦洪芹。他们不让我们回家过年,一直关到正月初六。期间他们又非法抄了我家。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0/8884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