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 >> 曲淑梅, 女, 5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市沙河口区
有关恶人: 大连市星海湾派出所恶警、椒金山派出所当时的所长王希斌、社区片警张雪印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1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朱长斌 曲淑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20: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曲淑梅结束冤狱,已于12月16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0/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8676.html

2018-09-27: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将冤狱期满出狱

大连甘井子法轮功学员曲淑梅2018年12月16日将结束六年冤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7/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5030.html#1892622489-10

2015-09-06: 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315237.html

2015-03-30: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补充

曲淑梅,52岁,大连法轮功学员,2012年12月被绑架,非法判刑6年
刘新颖,45岁,大连法轮功学员,2013年9月被绑架,非法判刑5年半
刘作娜,52岁,大连法轮功学员,2013年2月末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
张小莉,30岁左右,大连法轮功学员,2013年4月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30/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6876.html#15329224346-15

2014-11-29: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曲淑梅现被非法关押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曲淑梅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8/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0839.html

2013-10-30: “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 ”

曾遭吊铐、捅下身、拧乳房酷刑 曲淑梅被大连法院冤判六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大连看守所十个月后,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曲淑梅女士,现年五十一岁,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六次被非法关押,经历了四年多的牢狱迫害,恶警抢走了她养家的二十一万多元钱,扣押现金三万六千元,她的丈夫被非法判十二年,现还关押在狱中。在大连教养院,曲淑梅女士曾经历了关铁笼子、吊铐、踢下身,木板抽、拧乳房、眼里抹辣椒粉,往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往她嘴里和下身里捅、铐死人床等酷刑迫害。

曲淑梅女士的孩子曾哭着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

一、曾拥有一个幸福的家

曲淑梅曾拥有一个幸福的家,曲淑梅,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丈夫朱长斌,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夫妻俩于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单位、邻居和亲友对他们称赞有加,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的生活。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痛苦不堪。

曲淑梅两次被非法劳教,六次被非法关押,经历了四年多的牢狱迫害。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曲淑梅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个月,扣押现金三万六千元,她被剥夺了工作。当时绑架她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

丈夫朱长斌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时,他三十四岁,回国就被停职了,单位逼他必须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大法,才可以上船。朱长斌坚定信仰,从此再也没有上船,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关押在沈阳一监狱。

朱长斌的父亲因常年思儿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每天都在期盼与儿子能见上一面。当时朱长斌的儿子朱梁方才十五岁,一直由爷爷、奶奶代为抚养。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早,大连沙河口区分局警察袁之明和几个便衣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抢走了养家的二十一万多元钱。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

从此,一个幸福、美满、富裕的家,被中共祸害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二、关铁笼子、拧乳房、上死人床、往流血的下身倒辣椒粉,往眼睛中抹辣椒粉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曲淑梅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被南沙派出所抓捕,被非法劳教两年。狱警李振霞等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踢打她的腿,将手铐反复拉起放下,让手铐嵌在肉里,把皮肉割破后再换一个地方,她手肿得像面包一样。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天中午,居委会人员先来她家打探,接着闯进一帮警察,上来什么也不说就把曲淑梅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教所。

在大连教养院,她身上长满了疥疮,便血,生命垂危。她被关进铁笼子,吊铐起来,两臂被拉扯到极限,两腿被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一次,恶警指使犯人把曲淑梅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系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里抹辣椒粉,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往她嘴里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复折磨。曲淑梅与法轮功学员吴月菊还被铐在死人床上。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曲淑梅在经历了七个月的残酷折磨,带着伤残的身心回到家中。

三、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三块板的死人床'
酷刑演示:三块板的死人床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晚,曲淑梅在住处被国保及星海湾派出所恶人绑架到星海湾派出所,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她曾被大连劳教所恶警关小号二十二天,被绑在只有三块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曲淑梅被转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因她拒绝配合恶警,二零零五年四月被转至女一所迫害,几名男警察戴上手铐把她突然带走,当时男警察说她反党,去向不明。恶警指使犯人包夹严管,将她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曲淑梅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在马三家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穿马甲,不劳动。就这样被迫害了两年半。

四、再次遭绑架

曲淑梅六次非法关押、四年多的牢狱迫害,真是血泪斑斑。然而,当她回到家中的时候,面临的是来自街道邪党人员、派出所恶警不停的骚扰和各种无理要求,她被逼着远离了家,远离了亲人。留下老人、孩子,得不到赡养、照顾。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椒金山派出所所长王希斌(此人现已调到辛寨子派出所任所长)指挥恶警绑架了正在家中的曲淑梅,参与绑架的还有社区片警张雪印等。曲淑梅被非法关押到大连看守所。

五、秘密开庭

二零一三年四月,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对曲淑梅秘密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家属请律师会见后,才得知。主管法官是娄玉珍,早晨九点,曲淑梅就被带到法院,直到下午三点才开庭,整个庭审约一个小时,没有家属,也没有律师。曲淑梅是零口供,零签字,曲淑梅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最后曲淑梅对法庭说:无论哪一个组织和个人不允许别人说不,这个组织一定是邪恶的。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曲淑梅被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六、天惩

李体健,原大连市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是到北京绑架曲淑梅的主谋。其迫害起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老虎笼子里。

李体健的恶行最后遭到天惩。一次他在酒后驾车,将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拦腰撞倒后,丧失人性的驾车逃逸,致使女孩死亡,他被判七年徒刑。李体健从一个耀武扬威的恶警到阶下囚,从只能打别人到被别人打,他在狱中面对铁窗时,时常唉声叹气,最后在狱中他得了癌症。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薄熙来(判无期徒刑)、王立军(判十五年徒刑)的下场是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的明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0/“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281923.html



2013-10-20: 曝光绑架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的恶警

现已查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是大连市椒金山派出所当时的所长王希斌(此人现已调到辛寨子派出所任所长)指挥恶警绑架了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具体参与绑架的还有社区片警张雪印,其他参与绑架人员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0/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1484.html#131019234050-1

2013-10-13: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九月二十七日被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3/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1104.html#13101223134-1

2013-07-18:2013上半年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2013上半年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276763.html

2013-05-22:大连曲淑梅被秘密非法开庭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在大连4•12事件后几天之内,对曲淑梅秘密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家属请律师会见后,才得知。主管法官是娄玉珍,早晨9点,曲淑梅就被带到法院,直到下午3点才开庭,整个庭审约1个小时,没有家属,也没有律师。曲淑梅是零口供,零签字,曲淑梅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最后曲淑梅对法庭说:无论哪一个组织和个人不允许别人说不,这个组织一定是邪恶的。

法官娄玉珍也主管阎金华的案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2/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1826.html#13521225832-1

2013-03-21:六次绑架四年牢狱 大连曲淑梅仍被关押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女士,现年五十一岁,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至今已经三个月了,还在遭受着迫害。

曲淑梅女士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朱长斌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曲淑梅,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夫妇俩于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无论单位邻居还是亲友对他们都是称赞有加,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平实的生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被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痛苦不堪。曲淑梅两次被非法劳教,六次被非法关押;丈夫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关押在沈阳一监狱。朱长彬的父亲因常年思儿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每天都在期盼与儿子能见上一面。当时儿子朱梁方才十五岁,一直由爷爷、奶奶代为抚养。

这是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第六次被非法关押了,在这期间她经历了四年多的牢狱迫害,遭遇的残酷迫害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一、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曲淑梅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个月,扣押现金三万六千元,她并被剥夺了工作。当时绑架她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

二、张贴真相材料被关押七个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曲淑梅因张贴真相材料被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带到一间屋子,拉上窗帘,三男一女对曲淑梅动刑,将她的双手用力反铐在背后,踢打她的腿,又将紧铐她双手的手铐反复拉起放下,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手腕的皮硌破后再换一个地方铐,曲淑梅疼得站立不住,手肿得像面包一样。

他们恶毒的把大法书扔到地上让她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拼命反抗。恶徒们看无计可施才放开了手,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大连教养院,曲淑梅经历了震惊中外的“3.19”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这天晚上,突然不让睡觉,九点左右恶警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双手抱头弯腰九十度两腿分开站。在每人前面放着诬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有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语言,喇叭里高分贝的放着诽谤大法的谎言。所有法轮功学员无论年龄大小,只要腿一弯就挨电棍。恶警恶人气急败坏地打曲淑梅,她绝食抗议,恶警一看无法使她屈服,对她进行单独看管,这时她开始便血,发烧,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教养院怕担责任,把她推给家属保外就医。当时遭受了七个月的迫害。

三、曲淑梅被非法关押、丈夫被判刑十二年

曲淑梅的丈夫朱长斌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时,他三十四岁,一次回国就被停职了。单位逼他必须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才可以上船。朱长斌坚定信仰,从此再也没有上船。

二零零一年三月,南沙派出所恶警李振霞闯进家把朱长斌绑架到派出所,逼他写“保证”未果,将他关押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参与迫害的有南沙派出所所长李振民、指导员于景川、片警毛普安、李振霞、林松。

二零零一年四月,恶警毛普安、李振霞碰到朱长斌、曲淑梅夫妻俩买菜回家,逼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如果炼就要传讯朱长斌。夫妻俩被迫离家,在外租房居住。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并抢走十多万元现金及存折十一万元。抄家的警察是大连沙河口区分局的袁之明。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

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恶的要求,不穿马甲、不背监规、不面墙站、不照相,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在非法提审时,她正告恶警: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关押是非法的,这次提审也是非法的。六月三日,曲淑梅被放回家,这次她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三天。

二零零三年传统新年,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转至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十三监区,非法关押至今。

四、遭大连劳教所性摧残、铐死人床等迫害

曲淑梅回家才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七月一天中午,居委会人员先来她家打探,接着闯进一帮警察,上来什么也不说就把曲淑梅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教所。

她被关进劳教所小号(铁笼子),吊铐起来,两臂被拉扯到极限,两腿被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一次,恶警指使犯人把曲淑梅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系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里抹辣椒粉,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往她嘴里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复折磨。曲淑梅与法轮功学员吴月菊还被铐在死人床上。二零零三年二月末,曲淑梅在经历了七个月的残酷折磨,带着伤残的身心回到家中。

曲淑梅所遭的迫害看,中共恶党的邪恶手段,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它们做不到的。

五、马三家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晚,曲淑梅在住处被国保及星海湾派出所恶人绑架到星海湾派出所,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她曾被大连劳教所恶警关小号二十二天,被绑在只有三块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曲淑梅被转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因她拒绝配合恶警,二零零五年四月被转至女一所迫害,恶警指使普犯包夹严管,将她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曲淑梅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在马三家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穿马甲,不劳动。就这样被迫害了两年半。

六、有家不能回的日子

曲淑梅六次非法关押、四年多的牢狱迫害,真是血泪斑斑。然而,当她回到家中的时候,面临的是来自街道邪党人员、派出所恶警不停的骚扰和各种无理要求,她被逼着远离了家,远离了亲人。留下老人、孩子,得不到赡养、照顾。

象这样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法轮功学员家庭,在中国有千千万万。

结语:迫害者应有的思考

李体健,原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是到北京绑架曲淑梅的主谋。其迫害起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老虎笼子里。

李体健的恶行最后遭到天惩。一次他在酒后驾车,将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拦腰撞倒后,丧失人性的驾车逃逸,致使女孩死亡,他被判七年徒刑。李体健从一个耀武扬威的恶警到阶下囚,从只能打别人到被别人打,他在狱中面对铁窗时,时常唉声叹气,最后在狱中他得了癌症。

李体健今天的恶果,就是因为他以往种下了恶因。他把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抓进监狱,把法轮功学员逼得有家不能回甚至家破人亡,他在做这些伤天害理的恶事时,认为是上边叫干的,他不用担干系,他曾叫嚣:“是江××叫干的,谁能把江××怎么样?”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他根本不相信有因果报应,如今他遭到报应了,一切都晚了。

在今天风起云涌的退党大潮面前,希望每个还参与迫害的人都掂量掂量这“善恶有报”的天理,认真思考一下自己未来,是不是应该悔过自新、寻求自保的退路呢?就是“三退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

主要迫害责任人:

大连椒金山派出所:0411-86674292
所长王希斌、教导员梁鹏毅、副所长薄海(负责巡警)、张家良(负责刑警)、扈岩鹏(负责社区)、范超(负责治安)、付世聪(负责各部门)、大连市政法委书记王萍、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六次绑架四年牢狱-大连曲淑梅仍被关押-271190.html

2012-12-23:屡遭残忍迫害 大连曲淑梅再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女士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据说由所长带队,大概有五、六名恶警参与。当晚曲淑梅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曲淑梅女士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朱长斌,46岁,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曲淑梅,49岁,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夫妇俩于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无论单位邻居还是亲友对他们都是称赞有加,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平实的生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被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痛苦不堪。曲淑梅两次被非法劳教,丈夫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关押在沈阳一监狱。朱长彬的父亲因常年思儿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每天都在期盼与儿子能见上一面。当时儿子朱栋方才十五岁,一直由爷爷、奶奶代为抚养。

进京上访被大连西岗区公安分局迫害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曲淑梅进京上访说句公道话,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个月,扣押现金三万六千元,她也失去了工作。当时非法抓捕她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此人抓捕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虎笼子里(此人遭恶报入狱并得了癌症)。非法扣押的钱,家人只要回二万,其余一直未还,政保科长说他们兄弟得分分。这真是地道的土匪行为。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曲淑梅因张贴真相材料被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带到一间屋子,拉上窗帘,三男一女对曲淑梅动刑,将她的双手用力反铐在背后,踢打她的腿,又将紧铐她双手的手铐反复拉起放下,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手腕的皮割破后再换一个地方铐,曲淑梅疼得站立不住,手肿得像面包一样。他们恶毒的把大法书扔到地上让她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拼命反抗。恶徒们看无计可施才放开了手,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非法劳教两年。

第一次在大连劳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

在大连教养院,曲淑梅经历了震惊中外的“3.19”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这天晚上,突然不让睡觉,九点左右恶警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双手抱头弯腰90度两腿分开站。在每人前面放着诬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有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语言,喇叭里高分贝的放着诽谤大法的谎言。所有法轮功学员无论年龄大小,只要腿一弯就挨电棍。如承受不住了就必须在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才能睡觉。曲淑梅当时呕吐不止,身体已经开始摇晃,这样坚持到天亮时每人前面都是一小堆掉下来的头发,腿肿得非常厉害。恶警邪恶地说要再不签字,就学马三家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到男教大队去,还说要持续撅一个星期。 很多学员脸上脖子上都有水泡,他们被上了电刑。恶警恶人气急败坏地打曲淑梅,她绝食抗议,恶警一看无法使她屈服,对她进行单独看管,这时她开始便血,发烧,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教养院怕担责任,把她推给家属保外就医。 在大连劳教院,她们除了干活就是坐“马扎”,不许讲话。曲淑梅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忍,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丈夫朱长斌被判重刑十二年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时,丈夫朱长斌当时出海在国外,回国就被停职了。单位要求必须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才可以上船。朱长斌坚定信仰,因此再也没有上船。

二零零一年三月,南沙派出所恶警李振霞闯进家把朱长斌带到派出所,让他写“保证”,被拒绝后,朱长斌被关押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南沙派出所所长李振民,指导员于景川,片警毛普安、李振霞、林松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

二零零一年四月,夫妻俩买菜回来碰到恶警毛普安、李振霞,问他们还炼不炼,说炼就要传讯朱长斌。朱长斌为了避免无理关押,被迫离家出走。夫妻俩在外租了房。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抄走十多万元现金及存折十一万元,新书包一个,女式高级包一个。抄家的警察是大连沙河口区分局的袁之明。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恶的要求,不戴手铐、不穿马甲、不背监规、不面墙站、不照相,并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在非法提审时,她正告恶警: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关押是非法的,这次提审也是非法的。六月三日,曲淑梅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转至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十三监区,非法关押至今。

第二次在大连劳教所遭迫害:性摧残、铐死人床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七月,回家一个月后的一天中午,居委会来找曲淑梅,接着来了一批警察,上来什么也不说就把她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教院。关小号(铁笼子),被吊铐起来两臂拉扯到了极限,两腿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恶警指使犯人把曲淑梅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结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里抹辣椒粉,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用力往她的嘴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复折磨。与法轮功学员吴月菊同被铐死人床。

打手们打累了就停一会儿又接着施暴……她当时浑身剧痛,违心的妥协了。 她非常痛悔,一个警察伪善地来关心她,并拿下她戴的拳击帽,这时曲淑梅一只手铐在栏杆上,腿疼得不能翻身。她告诉恶警,这是假的,是他们打出来的。

夜间看曲淑梅的刑事犯问她怎么转化了,曲淑梅告诉她是假的,她脱下衣服让她看,曲淑梅的身体被恶警恶人打的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那个刑事犯大吃一惊:“想不到打手这么狠。”

曲淑梅清醒后开始绝食,大队长韩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问曲淑梅:“为什么?” 她告诉她转化是假的,指着那几个打手说是她们打的,打手不敢承认。她脱下衣服让大家看。韩健×让所有人出去,假意说要调查此事,答应了曲淑梅的所有要求,曲淑梅把所谓的“保证书”撕毁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曲淑梅被释放回家。南沙派出所的恶警毛普安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当曲淑梅向毛索取非法抄走的物品与身份证时,他却说不知道,还要她写保证,被拒绝后又几次骚扰。曲淑梅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晚,曲淑梅、李淑贞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蹲坑的恶人送到星海湾派出所,关押在姚家看守所。曲淑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大连教养院蹲小号二十二天,绑在只有三块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曲淑梅被转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因她不配合邪恶于二零零五年四月被转至女一所迫害,由普犯包夹严管,被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曲淑梅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在马三家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穿马甲,不劳动。

十三年来,中共对曲淑梅一家人的迫害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3/屡遭残忍迫害-大连曲淑梅再被绑架-266860.html

2012-12-18: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中午,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据说由所长带队,大概有五、六名恶警参与了此次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8/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6690.html

2006-06-24: 马三家集中营打手近期残害大法弟子案例
马三家女二所,现在称“辽宁思想教育学校”,在2005年11月份从沈阳于洪区调来一批打手,男恶警40多人,女恶警20多人,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女二所的大法弟子近200馀人(恶警对外谎报说有600多人)。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时用一种工具,两头尖、中间是圆型的,每次给大法弟子强行灌食时,都把两头的尖塞入大法弟子的门牙缝里,然后撬开;有的牙被撬掉好几颗,有的嘴角被撕开,鲜血直流。

2006年2月4日大法弟子;何桂荣(抚顺)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打断腿后又被铐了3天3夜多。

2006年3月11日大法弟子;一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未报名)被强行灌食长达6个半月,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2006年4月17日马三家女二所强行劳动(扒大蒜等),大法弟子不配合,50多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毒打。

2006年4月21日至25日,大法弟子程华、王桂香等11人被打成重伤,并被强迫劳动。大法弟子邹秀菊(大连)被野蛮灌食,牙被撬掉好几颗,鲜血从嘴里流出。

2006年4月28日,大法弟子崔德凤(大连)被酷刑折磨后,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行走不便,恶警还强迫她劳动;崔德凤因走路慢点就被恶警、赵敬华(警号2108473)酷刑折磨毒打后,又被扣了3天半,把她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

2006年5月16日,大法弟子玉兰(抚顺)、程华、李梅(大连)因不配合恶警加时加量劳动,被强行带走,去向不明。

2006年5月21日至5月25日,大法弟子杨秀芳(抚顺)、张丽萍(本溪)虽然吃饭,但是也遭到野蛮灌食长达4天,每天24小时戴手铐、遭毒打。现在她们已经被迫害的精神恍惚,恶警把她们不知送到哪里去了。

2006年5月31日,大法弟子张素玲(葫芦岛)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董素霞(警号2108474)、张秀荣(警号2108051)、周谦(警号2108113)、项奎丽(警号2108120)、何雁祥(男)带到办公室,戴上手铐毒打,迫害持续了2天。

2006年6月2日,大法弟子黄素梅(鞍山)被找出经文后,遭到张秀荣(警号2108051)、周谦;(警号2108113)、向奎丽(警号2108120)三个女恶警毒打。男恶警刘勇、马奇山毒打大法弟子,原因是到点没上厕所。

2006年6月5日,大法弟子张丽荣(沈阳)、张静艳(辽阳)、王桂玲(铁岭)姜维珍(朝阳)被带走,不知去向。

2006年5月28日至30日,大法弟子曲淑梅(大连)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

希望辽宁地区的大法弟子持之以恒的发正念,加持那里的同修,正念解体邪恶因素,同时以各种方式营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同修。

请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和善良的人们关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

女二所所长苏境:警号210801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4/131246.html

2006-05-12: 大连大法弟子和家人遭受迫害案例
曲淑梅,44岁,大连沙河口区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目前被马三家集中营劫持迫害。

2000年10月因张贴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劳教2年半,在大连教养院受尽各种酷刑迫害,生命垂危,01年4月因教养院怕担责任,推给家属保外就医。

2002年7月在家中被一群恶警非法绑架,直接送大连教养院,蹲小号,上大挂三天三夜,下身内侧被打的黑紫,多日不能行走。

2004年4月再一次在家中被抓走,非法判劳教2年半,在大连教养院蹲小号22天,绑在只有3块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04年10月末转至马三家女二所继续迫害,因不配合邪恶于05年4月转至女一所,由普犯包夹严管。年末亲属前去探望,看到被打的满身是伤。几次抄家被掳走钱、财、物达10万多元。现在马三家女一所遭受迫害。

丈夫朱长彬也被多次非法抓捕,2004年被非法判刑12年,现在大北监狱遭受迫害,家里仅剩下十几岁的孩子与奶奶相依为命。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被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痛苦不堪。朱长彬的父亲因常年思儿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在忍受身体痛苦的同时,每天都在期盼与儿子能见上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529.html

2006-04-17: 马三家教养所将几名坚定大法弟子带走
大连大法弟子曲淑梅曾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2005年由几名男警察戴上手铐被突然带走,当时男警察说她反党,去向不明。

大石桥大法弟子曲淑霞,曾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五分队,2005年被警察带走,走时没带行李,去向不明。

铁岭大法弟子魏艳华,曾被非法关押一大队,2005被警察在晚上突然带走,去向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125436.html

2005-11-01: 大连大法弟子曲淑梅被非法抄家
大连大法弟子曲淑梅在2002年被警察非法抄家时,被拿走10多万元现金及活期存折(有存款计3万元);定期存折(有存款计8万元),另外还拿走新书包一个,女式高级包一个。参与抄家的警察是大连沙河口区分局的袁之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113502.html

2005-10-01: 大连大法弟子曲淑梅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曲淑梅再次被绑架后,于2004年5月被非法劳教2年半,现被非法关押于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遭受迫害。其丈夫朱长斌被非法判刑12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目前曲淑梅在马三家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穿马甲,不劳动。

大法弟子曲淑梅与朱长斌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南平街3-3-1-1号。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夫妻二人6年来先后多次被绑架勒索。2000年9月28日,曲淑梅因张贴真像材料被大连沙河口区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因曲淑梅拒不回答材料来源,恶警李振霞等三男一女对曲淑梅动刑,将她的双手用力反扣在背后,踢打她的腿,又将紧铐她双手的手铐反覆拉起放下,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等一个地方割破后再换另一个地方,致使曲淑梅疼得站立不住,手肿得像面包一样。

曲淑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大连教养院遭折磨,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忍,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白天除了干活就是坐“马扎”,不许跟别人讲话。在2001年3月19日开始的强制性转化中,大法弟子被强迫双手抱头弯腰90度两腿分开站,面前放着诬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曲淑梅绝食抗议,恶警对曲進行单独看管,这时她开始便血,发烧。2001年3月,曲淑梅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被释放了。

2001年4月,曲淑梅与丈夫被迫离家出走,在外租房。2002年4月22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把夫妻俩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6月3日,曲淑梅被放回了家。2003年农历新年朱长斌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大北监狱。

回家一个月后,曲淑梅被劫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遭到野蛮折磨及性侵犯,送小号(铁笼子),被吊铐起来两臂拉扯到了极限,两腿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就这样被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对曲淑梅進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与折磨,把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结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里抹辣椒粉,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用力往曲的嘴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覆折磨。

2003年2月末,曲被释放回家。2004年4月19日晚,曲淑梅在向世人讲清真像时被蹲坑的恶人绑架至星海湾派出所。4月20日,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家门,抄走全部大法资料,家里三千多元现金也被洗劫一空。恶警甚至逼迫曲未成年的孩子签字。

曲淑梅夫妇现均被非法关押,16岁的儿子由爷爷奶奶抚养。

我们呼吁所有的善良人士能发出你们正义的呼声,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善良民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60.html

2004-10-20: 辽宁大连大法弟子朱长滨、曲淑梅被迫害情况
辽宁大连大法弟子朱长滨、曲淑梅(夫妻)两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自99年7.20以来,5年来先后被绑架多次。
朱长滨先后被绑架两次,现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被非法判刑12年。曲淑梅先后被绑架5次,于2004年5月被非法劳教2年半,现被关押于大连市教养院。其儿子朱栋方(现年15岁)现由其爷爷、奶奶代为抚养。

2004-04-29: 4月20日大连市星海湾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南沙地区大法弟子李淑贞、曲淑梅,现已送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当天恶警韩×、张×等用钥匙打开李淑贞的家门非法抄家。当时家里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到4~5个恶警突然闯進家里非常恐慌。曲淑梅的丈夫由于做大法真像资料已被非法判刑。在家里没有成年人的情况下,恶警用钥匙闯入家门非法抄家,无视国家法律。

2004-02-27:法轮功学员曲淑梅与朱长斌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南平街3-3-1-1号。丈夫朱长斌1966年生,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无论单位邻居还是亲友对他的为人都是称赞有加;妻子曲淑梅1963年生,在遭受迫害以前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夫妻俩96年得法。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平实的生活。然而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中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庭。妻子曲淑梅曾两次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遭受了手段残忍与下流的迫害;丈夫至今身陷囹圄,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1999年7月底江××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开始时,朱长斌当时出海在国外,后来回国后就被停职了。单位要求必须写“保证书”,必须放弃修炼才可以上船。朱长斌由于坚定自己的信仰,因此再也没有上船。

妻子曲淑梅進京上访,被西岗分局带回后非法扣押现金3万6千元,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出来后单位集体下岗,她也失去了工作。当时非法抓捕曲淑梅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此人抓捕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虎笼子里(此人现遭恶报入狱并得了癌症)。非法扣押的3万6千元,其家人只要回2万,其馀一直未还,政保科长说他们兄弟得分分。这真是地道的土匪行为。曲淑梅找律师想要回钱,律师说这牵扯法轮功就不好办了。

2000年9月28日,曲淑梅因张贴真相材料被大连沙河口区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追问材料来源,曲淑梅拒不回答,于是片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带到一间屋子,窗帘被拉上了,里面有三男一女,恶徒们对曲淑梅开始动刑。曲淑梅仍不回答,他们竟恶毒的把大法书扔到地上让曲淑梅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拚命反抗。恶徒们又将曲淑梅的双手用力反扣在背后,使她痛苦难忍,然后踢打她的腿,让她踩大法书,还拿来一张法轮图向她身下塞,让她坐在上面。但均未得逞。

于是恶徒又将紧铐她的双手的手铐拉起,多次反覆折磨,还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等一个地方割破后再换另一个地方。

当时曲淑梅已经疼得站立不住,手已肿得像面包一样。恶徒们看无计可施才放开了手,他们一无所获后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后非法劳教曲两年。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里,他们除了干活就是坐“马扎”,不许讲话。曲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忍,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2001年3月19日这天晚上,突然不让睡觉,9点左右很多恶警冲了進来,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双手抱头弯腰90度两腿分开站。在每人前面放着污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有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语言,喇叭里高分贝的放着诽谤大法的谎言。所有弟子无论年龄大小,只要腿一弯就挨电棍。如承受不住了就必须在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才能睡觉。曲淑梅当时呕吐不止,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一恶警伪善地搀着她進了一间屋子,并对她说你就签了吧,说着就握着曲的手想强行让她签字。曲淑梅使出全身的力气抵制,此恶警气急败坏的说,那你就接着回去撅着吧。这样坚持到天亮时每人前面都是一小堆头发,腿已经肿得非常得厉害。

恶警邪恶地说要再不签字,就学马三家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到男教大队去,还说要持续撅一个星期。

第二天上午,恶警把不签字的学员叫到五楼,签的住在四楼。到五楼,曲淑梅看到很多学员脸上脖上都有水泡,他们被上了电刑。这时恶警还要求她们像昨晚那样撅着。一个学员要求上厕所,恶警高像疯了一样用鞋底照她头上就打。中午吃饭时一位63岁的老学员和别人说了一句话,被院长郝文帅看见了,進来不由分说举手狠狠的打了老人头好几下。

过了一段时间,教养院又妄图利用已背叛大法的犹大来强迫曲淑梅放弃信仰,但无法得逞。于是这些小丑们气急败坏地打曲淑梅,曲开始绝食抗议,恶警一看无法使曲屈服,对曲進行单独看管,这时曲开始便血,发烧。2001年3月,曲淑梅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了。

在妻子曲淑梅被非法劳教期间,丈夫朱长斌在家单独照顾孩子。2001年3月,南沙派出所恶警李振霞闯進朱家把他带到派出所,让朱写“保证”被拒绝后,把朱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4月,夫妻俩买菜回来碰到开着警车的恶警毛普安、李振霞两人问他们还炼不炼,说炼就要把朱长斌传讯。朱长斌为了避免无理关押,被迫离家出走。夫妻俩在外租了房,一直做着证实大法的事。

2002年4月22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把夫妻俩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

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恶的要求,不戴手铐、不穿马甲、不背监规、不面墙站、不照相,并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在非法提审时,她正告恶警:镇压法轮功是非法的,关押是非法的,这次提审也是非法的。

6月3日,曲淑梅被放回了家。2003年春节朱长斌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大北监狱。

回家一个月后的一天中午,居委会来找曲,接着来了一批警察,上来甚么也不说就要把曲淑梅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甚么罪,你们为甚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动教养院。

曲淑梅被送到小号(铁笼子)迫害,被戴上拳击帽,遭毒打。邪恶又把曲吊铐起来两臂拉扯到了极限,两腿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胳膊溢出豆大的汗珠。这时曲已经大小便失禁,她还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放开我!这样曲淑梅被他们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第三天恶警指使一名刑事犯人对曲淑梅進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与折磨。打手(有高滨玲、胡淑英、郭岭),她们不停问曲是否“转化”。当曲淑梅还是坚持信仰时,她们就把曲的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打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结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辣椒往眼里抹,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见曲还不妥协,恶徒们拿来拖布疯狂的用力往曲的嘴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覆折磨她。打手们打累了就停一会儿又接着施暴……曲当时浑身剧痛,违心的妥协了。

曲被放了下来,被迫写了……她已经非常痛悔,她看打手拿来的所谓保证,字都是歪歪扭扭的,都是被他们毒打的。一个警察伪善地来关心她,并拿下她戴的拳击帽,这时曲一只手铐在栏杆上躺下了,腿疼得不能翻身。曲淑梅告诉恶警,这是假的,是他们打出来的。

夜间看曲的刑事犯问她怎么转化了,曲告诉她是假的,就脱下衣服让她看,那个刑事犯大吃一惊,想不到打手这么狠。

曲淑梅清醒后开始绝食。大队长韩健×假装甚么也不知道,来问曲为甚么。 曲告诉她转化是假的,指着那几个打手说是她们打的,打手不敢承认。曲就脱下衣服让大家看。韩健×让所有人出去,假意说要调查此事,答应了曲的所有要求,曲把所谓的保证撕毁了。

2003年2月末,曲被释放回家。南沙派出所的恶警毛普安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当曲淑梅向毛索取非法抄走的物品与身份证时,他却说不知道,还要她写保证,被拒绝后又几次骚扰。

曲淑梅现在被迫流离失所,其丈夫朱长斌被关押在大北监狱。

法轮功学员曲淑梅遭大连劳教院野蛮折磨和性侵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644.html 

2004-01-19: 大连市沙河口区大法弟子曲淑梅:2001年10月因张贴真相资料被南沙派出所迫害,非法劳教两年半。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9-16: 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
长汤艳15698806900办024-31236311警号2015268

2019-08-11: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电话:024-31236323、024-31236325、024-31236326、024-3123632923
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监区长徐中华15840098118
教育科长李雁15698805958
政委办公室:024-89296677
纪委书记室:024-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858
政治处主任:024-89296767
办公室:024-89296601
办公室主任:024-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024-89296687、024-89296689、024-89296690、024-89296691
纪委监察室:024-89296607
刑法执行科:024-89296839、024-89296851、024-8929685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马三家教养院地址: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 邮编:110145
电话:总 机(024)89210074
院长:张明强、王威
女二所(024)89210454
女二所所长:苏境 政委:王乃民
女二所一大队(严管队)024-89210406
女二所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
副大队长:王树铮(女) 谢成栋(男)
王树峥:13982207608三分队:黄海艳:1306610598
恶警狱医:曹玉洁(女) 陈 兵(女)
二大队:89240074
三大队:89212252

南沙派出所电话:0411-84310233
所长李振民电话:0411-84320290
指导员:于景川 片警:毛普安、李振霞、林松迫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力。

星海湾派出所电话:0411-84802259、84803259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太原街 邮编:116021
所长:穆道久(音) 片警:张克力、赵理、刘军

大连市劳动教养院:
大连市甘井子区南林街175号
电话(区号 0411):6859234 办公室、6859797 院长室、6859072 办公室、6859029 政委办公室、6859314 值班室、6859331 政治处、6858737 管理科、6859961 总机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