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徐广道, 男, 30

徐广道
贵州大法弟子徐广道在东城区看守所被打死, 膝下的三名幼小遗孤和弟弟徐启华的两个 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凄凉至极。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盘县柏果镇
有关恶人: 凶手为东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3人
个人近况: 2001年2月 迫害致死 (2003-04-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51
家庭成员: 儿女: 徐广道 徐启华(次子)
儿媳: 陈玉梅(次媳)
夫妻/父母: 何美仙(徐启华母亲)
女婿: 谭广万

徐广道的遗孤:徐定府、徐杏、徐佛莲及徐启华的孩子:徐定国(十二岁时凄然离世,死前呼喊“爸爸妈妈”)、徐圆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11: 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

徐家兄妹苦难中成长

二零零一年,贵州省盘县法轮功学员徐广道去北京上访时,被抓进东城区看守所,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二零零一年二月被折磨致死。妻子被迫流离失所,抛下五岁儿子、三岁及一岁的两个女儿由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一家照顾抚养。不久,徐启华被迫流离失所(后被绑架,遭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陈玉梅被非法劳教,两家五个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

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给。两个孙子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他们白发苍苍的爷爷和奶奶,种点玉米和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一家老小在贫困中挣扎。在家庭教育下,五个孩子懂得做好人的道理,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们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品格,他们格外懂事,尊老爱幼。

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孩子们就无比思念自己的父母,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每当有人问起“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们几乎是呼喊着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275078.html

2011-04-24: 贵州省盘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
二零零零年初,贵州盘县家住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徐广道及其亲友十一人(还有两个才五至六岁的孩子)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徐广道被恶警迫害致死,其余人员身无分文,从北京步行回到家,可想而知一路遭受的罪和苦无法形容,不知多少个日夜煎熬,前后凡是到北京的和在当地证实法轮大法好的学员全部被抄家、被绑架到看守所、收容所关押,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劳教,有的虽然放回但一直监控着,有的强行拉进洗脑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贵州省盘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39517.html

2008-04-05: 贵州盘县徐家再添噩耗
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贵州盘县徐家历经沧桑,长期遭受迫害,恶党迫害死了徐家善良本份的长子,如今又让徐家老人再次承受失去孙辈的痛苦。2008年3月12号再添噩耗,13岁的徐定国在日夜思念被非法关押的父母的痛苦中离开了人世,被病魔夺走了幼小的生命,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其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尸首一眼。邪党人员企图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大法弟子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进行非法审判。所谓的审判时间一度从08年3月28号改成4月1号,目前再次改期到4月10号。目前徐启华和李东洪(毕节大法弟子)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贵阳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

2000年徐家老小5人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徐家二老被押送回贵州盘县老家非法关押了近两个月,直到通知徐父敖成木去北京领儿子的骨灰。大儿子徐广道在北京就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实施酷刑毒打致死。二儿子徐启华那次上访后虽摆脱了非法抓捕,但清贫的没有回家的路费了,只能靠步行近六千多里,历时一个多月回到了贵州盘县。

徐家二老默默的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然而中共邪党制造的魔难并没有结束,为了让徐广道的父亲敖成木忘记北京恶警迫害法轮功的细节,中共恶徒们给正在承受丧失儿子痛苦的敖成木下了不明药物致其失去了记忆,至今也没有恢复。恶党还用廉价收购了徐家的土地,甚至连低廉的所谓赔偿款也没有兑现。

贵州许许多多原本贫困、又被恶党迫害的一贫如洗的大法弟子们,出于善良和天真,以为中共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大法是因为对大法不了解,不管遭受何等迫害,依法上访,纷纷去北京,想把自己因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反映给政府,多次从贵州步行到北京上访,数不清走烂了多少双鞋,磨破了多少双脚,饿了拣路边被人丢弃的食物,累了睡在大山上,然而面临他们的却是恶党的酷刑和劳教,这些年来贵州盘县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或劳教过。

2007年2月,贵州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有7人被非法送劳教,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和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在这次大抓捕中被非法抓走,之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2008年其中的5人被非法劳改。安顺市大法弟子贾立安为了抵制贵阳国安恶警和市公安恶警的酷刑迫害,自非法关押开始到现在仍然在绝食抗议,目前依旧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太慈桥公安医院内,一直被手铐脚镣强行绑在床上。现在贾立安的身体非常的虚弱,恶警一再催促其家人赶快送钱来治疗,但就是不放其回家。

徐家的土地被恶党夺走了,长子被迫害死了,二儿子和儿媳以及女婿被非法关押,家中青壮年都被抓了,现在家中就剩下年迈的二老和几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目前最乖巧的孙子徐定国在迫害中也夭折了,马上徐启华又将面临非法审判,恶党到底要把一个好端端的徐家迫害成什么样才甘心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5/175863.html

2007-11-25: 哥哥被恶警活活打死,弟弟正在遭受酷刑(图)
贵州省盘县大法弟子徐广道2001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2007年初徐广道的弟媳陈玉梅被盘县中共恶徒和省政法委恶人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现被国安折磨不成人样。

目前徐启华家中2个孩子和哥哥留下的3个孩子只能和祖父母相依为命,凄惨度日。
据一名知情者2001年2月28日在海外明慧网披露:贵州盘县大法弟子徐广道因進京为法轮大法鸣冤,被抓進东城区看守所2筒4所。后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一次毒打后被犯人抬回,即不能翻身、上便所,并且开始吐血,晚上去世,时间是2001年2月。东城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将同所犯人调出统一口径,并给各所牢头开会,定为病死。有人当时就怀疑,后来我们听到一牢头说漏了嘴才知道真情:徐广道被打死,凶手为东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3 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恶警们打死。徐广道的家人含泪从柏果镇派出所领回骨灰。徐广道被迫害致死后膝下的三名幼小遗孤由其弟弟一家照顾抚养,从此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挑起了三个家庭的重担,既要抚养自己的两个小孩和哥哥留下的三个小孩,还要照顾年迈的老人。

可是对于这样一个承受着巨大痛苦和压力的苦难家庭,中共邪党和其帮凶仍然不放过。在2007年1月中共恶徒对盘县大法弟子的大规模迫害中,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妻子陈玉梅被绑架,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里。家中的孩子最大的也才12岁,五个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凄凉至极。

可是恶党人员居然对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在农村,只有安“锅盖”才接收到电视,盘县派出所恶警到徐家将线拔掉,使老人、小孩无法看电视。恶警还在其住房前安有两个监控器,同时盘县土城派出所恶警雇用徐启华家附近的住户敖成恭、杨龙祥、李学成等监视他家。

2007年9月下旬,徐启华被贵阳国安怀疑为他人安装“锅盖”而绑架,国安为了邀功,对徐启华和同时被绑架的几个大法弟子实施了酷刑折磨,猖狂迫害。目前这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生死不明,情况十分紧迫,国安特务仍在四处流窜,伺机迫害更多大法弟子。

在此正告贵阳国安特务及其相关恶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徐启华等人,迫害正的一定是邪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挣点昧良心小钱,干出助纣为虐,欺压善良的人早晚都会遭天谴,目前敖成恭于8月遭车撞伤,现还住在医院;杨龙祥突然生重病;李学成的二儿子开车翻车伤势很重。“天灭中共”之说不是耸人听闻,也不是空穴来风。现在国内民众都在做“三退”自救,与中共划清界限,免得在它咽气时做它的陪葬品。

到今天,在国外大纪元网站上登记“三退”(退党、团、队)的已经有2800多万人,其中不乏高官,而你们却还在无知地为它卖命。你们要为自己和家人的前程着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做甚么事瞒不过上天的眼睛。推荐你们看一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理性的思考一下,不再要做邪恶的帮凶,善莫大焉!近日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中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公开表达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不满和谴责,要求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这代表了历史的潮流和走向,得到国内很多人的支持,包括高层干部。你们还甘愿替江泽民之流迫害法轮功而背黑锅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5/167174.html

2007-02-15: 对贵州省盘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的進一步报导
继二月四日明慧网发表“贵州省盘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后,二月五日早上在盘县柏果镇等地,人们在大街小巷、路边电线杆上、墙壁上及许多商铺内,发现揭露几天前当地邪恶对大法弟子及常人進行非法迫害的真相材料。当地邪党、恶警非常震惊、恐惧,立即逐级上报。

大概是二月六日,贵州省610办人员又返回柏果镇(可能还有六盘水市“610”办人员),组织指挥又一轮对大法弟子及民众的迫害恶行,并扬言:就在当地过年(不回贵阳市)了。非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不可。气焰极其嚣张。有消息说贵州省“610”办人员都携家属驻扎在柏果镇火车站附近的“五湖宾馆”内,大有长住之势。具体人数不详。

到二月十日止,又有多名大法弟子及民众被非法抓捕。据悉,柏果镇至少有三人被非法抓捕或失去自由。断江镇有九人(有说六人)被非法抓捕或失去自由,而且当地民众很少有人知道(也许是不敢议论)此事。

断江镇派出所所长蓝怀文:43岁左右,贵州省警校毕业。“7.20”时,其任柏果镇派出所所长。镇压后,其积极主动组织、策划、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及民众。目的是想藉机争当副局长。曾多次非法抓捕、绑架大法弟子及民众几十人,多人被其绑送盘县公安局后被“劳教”。

柏果镇有一名叫徐广道的大法弟子,7.20后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迫害致死后,通知其家人到柏果镇派出所(0858-3622055)领取骨灰,说是病死在北京。此事就发生在蓝怀文任期内。后蓝怀文因索贿、受贿丑事,被盘县公安局停职、手枪被缴数月。据说本要進一步处理,可能是上面有甚么关系,非但没作处理,反倒调任断江镇派出所所长继续做恶。

真相材料出现后,邪恶在柏果镇加紧了迫害,对他们认为主要的大法弟子,雇用恶人不间断监视、重金雇用恶人沿街指认大法弟子、重金奖励举报人。新了解到被重金雇用的恶人有:吴建忠(和上次曝光材料中的吴進忠可能是同一人)、黄梅香夫妇(此夫妇“7.20”后,积极主动向当地邪党、恶警提供情报,多人因其举报而被抓)、吴常富、吴雄、黄美弟等。

最近时期,盘县被绑架、关押及流离失所学员有二十多人,形势严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101.html

2006-03-26: 贵州盘县610加紧监视大法弟子
长期以来,贵州省盘县综合治理办公室,610办公室、政法委,公、检、法等机构,对辖区内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严重,外人难以知晓。经调查,现在有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判刑、劳教。一名叫徐广道的大法弟子,30多岁,99年底至2000年初,去天安门证实法,被迫害死后,公安将骨灰给其家人,说是病死在北京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6/123761.html

徐广道(Xu, Guangdao),贵州的大法弟子。因在天安门护法,被抓進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2筒4所。后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一次毒打后被犯人抬回,即不能翻身、上便所,并且开始吐血,晚上去世,时间是2001年2月。东城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将同所犯人调出统一口径,并给各所牢头开会,定为病死。有人当时就怀疑,后来我们听到一位牢头说漏了嘴才知道真情:徐广道被打死,凶手为东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3人。

2001-03-01: 贵州大法弟子徐广道在东城区看守所被打死
徐广道是来自贵州的大法弟子。因在天安门护法,被抓進东城区看守所2筒4所。后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一次毒打后被犯人抬回,即不能翻身、上便所,并且开始吐血,晚上去世,时间是2001年2月。东城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将同所犯人调出统一口径,并给各所牢头开会,定为病死。有人当时就怀疑,后来我们听到一位牢头说漏了嘴才知道真情:徐广道被打死,凶手为东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8532.html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7-11: 责任单位信息:
1、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10-3号,邮编100062
电话:01059558830、01059115830、01059558976、01059558977
律师阅卷预约电话:01059558639
涉案检察官:公诉部的检察员张莉、代理检察员董旭源、代理检查员王婷婷。
检察长蓝向东 18910837888
副检察长:宋志虹18911018836沈谦13601259993李春生、许文辉
纪检组组长张东锋
政治处主任刘星
公诉部:
主任冯莹 18911018616
陈刚 13811517567、范媛丽 18911018565
林琳 18911018729、苗蓉蓉 18911018572
万珊 18911018526、谭珍珠 18911018570
王平 18911018602、王蕾蕾 18911018580
张博 18911018791、王欣恺 18911018571
张建刚 18911018658、祝宇娇 18911018569
陈涛、石青川、张莉、田滢

2、北京市东城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邮编100007
电话:87895400,举报电话:87895413/14
电话:64016395,举报电话:64031381
本案责任法官白崇伟 01084190716(刑庭副庭长)
院长赵军 01084190000
副院长:王波 01084190000、张永忠、爱新觉罗启骋13681113496、齐莹、芦超
审判委员会委员(案件最终判决需要全体委员参与,以下名单包含院长和副院长):
赵军、王波、张永忠、爱新觉罗启骋、齐莹、芦超、刘润华、岑翀
孟德英 01084190651
范国伟 01084190077
曾进 01084190602
全玉海 13701039069

3、北京市东城区政法委
电话:(010)6407737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北大街育群胡同6号 邮政编码:1000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