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六盘水 盘县(水盘县?) >> 陈玉梅(次媳),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盘县
拘留时间: 2007年1月29日
有关恶人: 贵州省610办公室带领六盘水市610办、盘县610办、国保大队及当地各派出所等一行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2-01
家庭成员: 儿女: 徐广道 徐启华(次子)
儿媳: 陈玉梅(次媳)
夫妻/父母: 何美仙(徐启华母亲)
女婿: 谭广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5-12: 贵州盘县徐启华母亲及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8年4月10日,贵阳610办令伪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徐启华等三名大法弟子,徐启华的母亲忍痛撇下不能自理的丈夫及四个需要她照顾的年幼孙子,怀着刚失去12岁孙子的痛苦,涉千山万水,赶到省城贵阳,含泪向610办及公检法办案人员,诉说冤情,希望他们尽快把徐启华放回家,全家生计靠他去操劳。谁知,参与迫害者不但不放徐启华,还阴毒谋划跟踪、蹲坑,把徐母在贵阳二桥租住房包围,绑架了徐母及前往二桥去探望徐母的多名大法弟子。

徐启华母亲等人自5月初到现在一直被非法关押。99年 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贵州盘县徐家历经沧桑,长期遭受迫害,大儿子徐广道2000年在北京就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实施酷刑毒打致死。为了让徐广道的父亲敖成木忘记北京恶警迫害法轮功的细节,中共恶徒们给正在承受丧失儿子痛苦的敖成木下了不明药物致其失去了记忆,至今也没有恢复。

2008年3月12日再添噩耗,12岁的孙子徐定国在日夜思念被非法关押的父母的痛苦中离开了人世,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尸首一眼。邪党人员企图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大法弟子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进行非法审判。所谓的审判时间一度从08年3月 28号改成4月1号,后来改期到4月10号。目前徐启华被非法关押在贵阳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

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和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于2007年2月对贵州大法弟子的非法抓捕中被带走,之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当时先后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几十人,其中有7人被非法劳教。

这些善良无辜的修炼人,何罪之有?请那些参与迫害者,换位思考:如此惨绝人寰的事如果发生在你及身边亲人身上,你能下此毒招?!因为,哪怕是非亲非故的民众,听了徐家横遭的近九年的不幸,都主动捐钱支助徐母几个孙子上学。(而这钱现被公安非法抄走,必须全部归还徐母!)而且,你们心里也不是不明白,这些被抓的都是无辜好人,但你们却为眼前利益,知法犯法、追随恶党一条路走到黑。你们难道忘了刚发生在你们同行中撞车遭恶报的事,发生在今春的大车祸:贵阳几个曾疯狂迫害过法轮功的科级以上公安,乘坐的警车与一大车相撞,警车上,除驾驶员被方向盘当场撞死,其余几个科长被撞的头、手、腿分尸一边,目睹百姓都说,太惨、太惨,一定是干了大恶事才得此惨报。

自古以来,百姓都知,世上的任何人做什么事都得为其负责,善恶必报。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以前车之鉴,速速猛醒,千万不要再对自己的良心、对好人犯罪,弃恶从善,并将功赎罪,立即无条件释放徐母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千万别成恶党的殉葬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2/178243.html

2008-05-05: 贵州省盘县柏果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已被判刑

贵州省盘县柏果镇在去年非法抓捕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已被判刑。

蒲恩福、王云龙被非法判刑五年,陈明赛被非法判刑四年,张石芬、廖强志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送劳教的人有:谭广万、陈玉梅两年,何方三年,肖云惠的档案中写非法劳教两年,实际按两年半执行。

另外,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的徐启华于4月10日被贵阳云岩区法院在贵阳公安医院非法开庭审判。陈玉梅是徐启华的妻子,谭广万是徐启华的妹夫。关于徐家被残酷迫害的详情请参看明慧网相关报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5/177816.html

2008-04-29: 孩子离世前哭喊“我要爸爸妈妈”

2008年3月12日,贵州盘县12岁的徐定国不幸遭难,在“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凄惨离世。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妈妈陈玉梅2007年2月被非法抓捕,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爸爸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2008年4月10日,遭到邪党法院秘密在贵阳市司法警察医院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不允许家属旁听。

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其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遗体一眼。邪党人员图谋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进行非法审判。

小徐定国自幼就在不断的惊吓、恐怖,苦难中挣扎,兄妹俩和三个表兄妹自幼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2000年元月徐定国随爸爸、妈妈等九人进京上访,大伯徐广道被北京公安毒打致死,大伯母迫于恶党株连政策,抛下五岁儿子、三岁及一岁的两个女儿,离家出走。爷爷、奶奶被非法关押,接着爸爸、妈妈被抓,姑父又被绑架送省男所劳教;还有随时突然降临的,没完没了的骚扰、监控、抄家、被欺侮,使徐定国与四个兄妹幼小心灵陷入无名恐惧中。随之而来,还得承受生活的拮据(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得。两家的长孙,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仅靠白发苍苍爷奶种点玉米换大米、种点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

徐家五个孩子,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尤其是,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时、每当有人问起: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几乎是呼喊着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同时,这样苦的环境使孩子们,从小也养成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性格,也特别懂事,尊老爱幼。徐定国在学校里,每当看见别的同学无钱买饭吃,就毫不犹豫,把奶奶给的两元饭钱,给同学买饭充饥,情愿自己饿着,有时姑姑给点零花钱,也拿去资助比自己困难的同学。他也从不贪玩,放学后,三步并两步,跑回家,赶快把作业完成,如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未回,就先把饭煮好,然后,背着小箩筐,到菜地里,折回白菜,煮好菜汤,炒点洋芋,等大人回来吃饭。无论在亲友、乡邻,还是在学校里师生的心目中,徐定国都是口碑不错的乖孩子。

这么乖的孩子,2008年3月11日,在开学第二天,因嫌新学校饭贵(每份饭要三元),为省钱,跑回旧学校门口,买了两元钱的食物,食后,当晚呕吐、发烧。次日还硬挺着上学,但已撑不住,全身长红斑;在送往医院途中,在凄惨的喊“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离世,死时全身发黑。学校目前以意外事故,准备和保险公司草草处理了事,孩子每学期都交学生保险金。

噩耗传出,几个孩子更是哭成了泪人,全家上下,一片惨状。徐定国的爷爷在2000年元月被恶党通知去看徐广道遗体时吃了公安放了破坏神经药物的饭菜,回家后记忆丧失,但却不忘常翻出孙子的照片,暗自流泪。学校师生、乡里乡邻纷纷登门看望、慰问。

徐家要求让被非法关押的徐定国的父母回家看一眼儿子的遗体,恶警都不允许,甚至死讯都不让徐启华夫妇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9/177488.html

2008-04-05: 贵州盘县徐家再添噩耗

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贵州盘县徐家历经沧桑,长期遭受迫害,恶党迫害死了徐家善良本份的长子,如今又让徐家老人再次承受失去孙辈的痛苦。2008年3月12号再添噩耗,13岁的徐定国在日夜思念被非法关押的父母的痛苦中离开了人世,被病魔夺走了幼小的生命,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其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尸首一眼。邪党人员企图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大法弟子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进行非法审判。所谓的审判时间一度从08年3月28号改成4月1号,目前再次改期到4月10号。目前徐启华和李东洪(毕节大法弟子)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贵阳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

2000年徐家老小5人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徐家二老被押送回贵州盘县老家非法关押了近两个月,直到通知徐父敖成木去北京领儿子的骨灰。大儿子徐广道在北京就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实施酷刑毒打致死。二儿子徐启华那次上访后虽摆脱了非法抓捕,但清贫的没有回家的路费了,只能靠步行近六千多里,历时一个多月回到了贵州盘县。

徐家二老默默的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然而中共邪党制造的魔难并没有结束,为了让徐广道的父亲敖成木忘记北京恶警迫害法轮功的细节,中共恶徒们给正在承受丧失儿子痛苦的敖成木下了不明药物致其失去了记忆,至今也没有恢复。恶党还用廉价收购了徐家的土地,甚至连低廉的所谓赔偿款也没有兑现。

贵州许许多多原本贫困、又被恶党迫害的一贫如洗的大法弟子们,出于善良和天真,以为中共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大法是因为对大法不了解,不管遭受何等迫害,依法上访,纷纷去北京,想把自己因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反映给政府,多次从贵州步行到北京上访,数不清走烂了多少双鞋,磨破了多少双脚,饿了拣路边被人丢弃的食物,累了睡在大山上,然而面临他们的却是恶党的酷刑和劳教,这些年来贵州盘县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或劳教过。

2007年2月,贵州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有7人被非法送劳教,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和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在这次大抓捕中被非法抓走,之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2008年其中的5人被非法劳改。安顺市大法弟子贾立安为了抵制贵阳国安恶警和市公安恶警的酷刑迫害,自非法关押开始到现在仍然在绝食抗议,目前依旧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太慈桥公安医院内,一直被手铐脚镣强行绑在床上。现在贾立安的身体非常的虚弱,恶警一再催促其家人赶快送钱来治疗,但就是不放其回家。

徐家的土地被恶党夺走了,长子被迫害死了,二儿子和儿媳以及女婿被非法关押,家中青壮年都被抓了,现在家中就剩下年迈的二老和几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目前最乖巧的孙子徐定国在迫害中也夭折了,马上徐启华又将面临非法审判,恶党到底要把一个好端端的徐家迫害成什么样才甘心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5/175863.html

2007-12-17: 贵州盘县大法弟子遭受严重迫害

今年以来邪恶之徒对贵州盘县大法弟子疯狂抓捕,目前被绑架的人数已经上升为30多人,其中部份被家属要回,多人被非法送劳教,目前恶人预谋对陈明赛、王云龙判刑,希望大家关注盘县正在发生的严重迫害。

自从2007年元月10日以来,贵阳国安公安、贵州省610的一些恶人突然蹿到盘县土城(即柏果镇),与六盘水市、盘县公安、国安、610相互勾结,驻扎在恶人叶四文家(即柏果大酒店),对当地大法弟子进行了大范围的非法抓捕和迫害。

2006年底-2007年初,贵州省六盘水市副市长叶文帮(音)到盘县柏果镇视察,看到镇内到处都悬挂着真相条幅,非常生气,找到他的叔叔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村长叶尤柏(音),密谋迫害大法弟子。

2007年元月22日晚11点后,在盘县土城(即柏果镇)、松河、三脚树、月亮田等地,恶警按照预谋,利用蹲坑、跟踪、电话监控等手段,前后非法抓捕大法弟子30 多人(其中还有一个16岁的孩子和一个不修炼的家属)。之后,在大法学员的家人坚持向恶警要人,恶警放出部份学员,但还有16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目前仍被关押的盘县大法学员有:陈玉梅、徐启华、谭广万、肖云会、陈忠秀(音)、蒲恩福、缪强志,陈明赛、王云龙、卜恩福、何芳、胡彩云、唐小云、苗老大、王秀梅、张世芬。另王秀梅已被非法送中八贵州女子劳教所劳教1年零9个月,这是她第二次被送劳教迫害。张世芬被非法判3年。徐启华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绑架,目前被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目前已经被恶人从看守所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原本不是大法修炼者,只因为不配合邪恶,也被非法送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劳教两年。现在邪党准备对陈明赛、王云龙非法判刑4年和5年。目前他们和家属正在上诉。

徐启华的哥哥徐广道在1999年进京上访时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迫害致死,徐启华的父亲2000年进京寻找儿子徐广道,被北京恶警用不明药物毒害,回来后就间断性失忆。徐启华家土地被恶党当地政府强行征收,原定的微薄补偿费23,000多元竟被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政府非法扣压,使徐启华70多岁的父母和徐启华及哥哥徐广道俩人留下的5个年幼的孩子更加雪上加霜,生活极其困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7/168546.html

2007-12-09: 贵阳国安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立安与徐启华

贵州省贵阳国安特务残酷迫害贵州法轮功学员贾立安与徐启华。法轮功学员贾立安,40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公安医院,情况非常危急。

为了抵制邪恶非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立安已绝食70多天了,身体非常瘦弱,经常被强行灌食和打点滴。

盘县法轮功学员徐启华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迫害,妻子陈玉梅2007年初被盘县中共恶徒和省政法委恶人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徐启华家中5个孩子(包括哥哥被北京恶警迫害致死留下的孩子),只能和徐启华的父母相依为命,近况十分凄惨。

徐启华的哥哥徐广道2001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在2007年1月盘县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迫害中,徐启华在妻子被绑架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下旬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现被国安折磨不成人样。

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已经被从看守所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因为不配合邪恶,虽未修炼也同时被非法送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劳教两年。徐启华的父亲2000年进京寻找儿子徐广道,被北京恶警用不明药物毒害,回来后就间断性失忆。

并且,徐启华家土地被恶党当地政府强行征收,原定的微薄的补偿费 23000多元被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政府非法扣压,使徐启华70多岁的父母和徐启华及哥哥留下的5个年幼的孩子更加雪上加霜,生活更加困难。

参与绑架迫害的有贵阳国安厅的王厅长、国安三处的郭处、邵处、熊某某、吴涛及六盘水国安现患有糖尿病仍参与迫害的老孙,还有安顺国安、兴义国安。据知情者透露,在贵阳小关南亚路,有一处特务基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68049.html

2007-06-23: 贵州盘县大法弟子受迫害简况
2007年元月10日左右贵阳公安、610进驻盘县土城,参与盘县公安、国安、610开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元月22日晚11点后,在盘县土城、松河、三脚树等地早有预谋的蹲坑、跟踪、电话监控等手段,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共计19人(其中有一个16岁的孩子)。后家人向恶警要人,才放出11人,现还有8人被非法关押在盘县看守所、红果看守所,他们是陈明赛、王云龙、卜恩福、陈玉梅、何芳、胡彩云、唐小云、苗老大。有4人在外流离失所。凡是1999年7月20日前炼过法轮功的人员,不管后来炼不炼,都强迫按手印、填表等胁迫形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30.html

2007-02-01: 贵州省盘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据贵州省盘县消息:2007年1月10日左右,贵州省610办公室带领六盘水市610办、盘县610办、国保大队及当地各派出所等一行(人数不详),驻扎在盘县柏果镇,开始对整个盘县辖区内大法弟子秘密進行非法布控、监视、跟踪、骚扰、抓捕绑架行动。于1月23日晚0时左右,在全县大法弟子主要居住地实施了统一抄家、绑架恶行。

据初步了解的情况,当晚绑架大法弟子及常人约十多名,其中一人,因其家人到柏果镇派出所要人,于24日晚回到家中。其馀人于24日被非法送往盘县(现为城关镇)公安局洗脑班非法迫害。据说每人都被关在一间房间里单独迫害。

他们在绑架大法弟子的同时,还实施了抄家。搜查清单落款处盖的是“盘县国保大队”印章。已知被绑架的人是:肖云惠、谭广万、王时仙、任陶乖、陈明赛、何芳、胡彩云等人。(另有松河乡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具体姓名待查),29日又有一名大法弟子陈玉梅被强行绑架。

参与绑架的除省、市610人员外,有盘县公安局副局长黄河松(在“7.20”之前既对法轮功進行公开或秘密调查活动,“7.20”之后又一直负责镇压、迫害法轮功),盘县公安局一科科长罗宗秀(音)(在“7.20”之前即是一科科长,并对法轮功進行公开或秘密调查活动,“7.20”之后又一直负责镇压、迫害法轮功)、高原、邓贵林。张洪(柏果镇派出所所长),及其下属杨华,蒋开锦、曹全云(洒基镇派出所副所长)等。

盘江镇派出所所长杨跃及其下属。断江镇派出所所长蓝怀文及其下属。山脚树矿(断江镇辖区)公安科及其下属都参与了此次绑架迫害行动。

因是贵州省610办公室带领六盘水市610办、盘县610办及当地派出所、盘江煤电(集团)公司(盘县辖区内)各矿公安科,及其下属都参与了此次绑架迫害行动。邪恶来势汹汹,气焰嚣张,绑架人数众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08.html

六盘水 盘县(水盘县?)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08-05-12:
相关电话如下:
区号(0851)邮  编:550001
看守所(百花山)0851--6762336
贵阳国安厅电话:0851-6898135、6898123
贵州省司法警察医院 (又称贵阳公安医院)
医院院长:赵曼兰
联系电话:0851-5115591
住院部收费室 0851-5119027
医生:运小鹏,邱和平
邮编: 550007 地址:贵阳市太慈桥凤凰路116号

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中华北路)
局长室 6820101
副局长室 6823569、6828839、6828827、6828826
副政委室 6828830
纪委 6819591
办公室 6819599、6861692
一科 6828835
二科 6825425
四科6765662
法制科 6828823
严打整治办公室 6856110
拘留所(百花巷) 6757553、6769665

另外,尾数23-85之间可能都是国安厅的电话
云岩区人民法院院长室0851-6780184
云岩区人民法院三法庭0851-5814531
云岩区人民法院二法庭0851-5951904(贵阳市浣纱路)
云岩区人民法院二法庭0851-5951904
云岩区人民法院六法庭0851-6507351
云岩区人民法院行政庭0851-6780112
云岩区人民法院院长室0851-6780184
云岩区人民法院考评组0851-6743173
云岩区人民法院审监庭0851-6741830
云岩区人民法院0851-6774315
云岩区人民法院法警队0851-6780055
云岩区人民法院政工科贵阳市金仓路-0851-6743326

贵阳市云岩区政法委贵州省贵阳市永乐路2号电话:08516820664
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区分局0851-6822047、0851-6751555、0851-5289030
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中华北路)
局长室6820101
副局长室6823569、6828839、6828827、68288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