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六盘水 盘县(水盘县?) >> 徐启华(次子), 男

徐启华(次子)
徐杏、徐定国、徐定府(左至右)徐圆圆、徐佛莲(左至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省盘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11-28
家庭成员: 儿女: 徐广道 徐启华(次子)
儿媳: 陈玉梅(次媳)
夫妻/父母: 何美仙(徐启华母亲)
女婿: 谭广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21: 在苦难中成长的孩子们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一年的迫害中,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多年来默默地承受着成人都难以承受的压力和伤害。

这些孩子们,有的因为父母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而成为孤儿,无依无靠四处流浪,有的因长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心力交瘁过早夭折。有的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有的父母被长期非法关押而遭到同学和邻里的排挤、嘲笑和欺辱。

这些孩子是如此的柔弱与无力,几乎都没有引起过社会的关注,他们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当夜幕降临时,那些不被人知的角落里,到底有多少幼小的心灵在颤抖,多少双无助的双眼闪动着泪花!

这里记述的仅仅是发生在贵州的几个案例。
....
徐广道和徐启华的孩子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贵州盘县十二岁的徐定国,在“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凄惨离世,临终,连他日思夜想的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而他的父母被关在监狱,即使想回家看儿子尸首一眼也不被允许。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在开学第二天,为省钱(学校每份饭要三元),徐定国跑回旧学校门口,买了两元钱的食物吃。当晚呕吐、发烧,次日还硬挺着上学,但已撑不住,全身长红斑;在送往医院途中,痛苦中的徐定国无助而凄惨地喊着:“我要爸爸、妈妈!”在声声呼喊中停止了呼吸,死时全身发黑。徐定国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功,一大家子和睦相处,生活其乐融融。然而,自从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后,巨大的灾难就降临到了这些善良人身上。

二零零零年元月,徐定国的大伯徐广道,在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毒打而死,大伯母迫于共产党的株连政策,抛下五岁儿子、三岁及一岁的两个女儿,离家出走。爷爷、奶奶被非法关押,接着爸爸、妈妈被抓,姑父又被绑架到省劳教所。从那以后,当地公安部门没完没了的骚扰、监控、抄家、随时都会突然降临。徐定国与四个兄妹幼小的心灵陷入无名恐惧之中。二零零七年二月,徐定国的妈妈陈玉梅又被非法抓捕,后被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劳教;爸爸徐启华于二零零七年九月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后被关押在百花山看守所,遭到法院秘密在贵阳市司法警察医院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徐启华被非法判刑四年。

徐定国兄妹俩和三个表兄妹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自幼就在不断的惊吓、恐怖的苦难中挣扎。生活又极其贫困,一方面因为父母长期被迫害无法正常养家,另外还要遭受当地政府部门的无理盘剥: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给。两家的长孙,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他的白发苍苍的爷爷和奶奶,种点玉米和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在中国,农民是最低收入人群,而徐家则是在赤贫线以下挣扎。

徐家五个孩子,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时,就无比思念自己的父母,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每当有人问起 “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几乎是呼喊着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

善良的长辈教育了孩子们做好人的道理,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们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品格,他们格外懂事,尊老爱幼。徐定国从不贪玩,放学后,三步并两步,跑回家,赶快写完作业。如果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未回,他就先把饭煮好,然后,背着小箩筐,到菜地里,摘回白菜,煮好菜汤,炒点洋芋,等大人回来吃饭。在学校里,徐定国每当看见别的同学无钱买饭吃时,就毫不犹豫地把奶奶给的两元饭钱,给同学买饭充饥,而自己情愿饿着;有时姑姑给点零花钱,他也拿去帮助他觉得更困难的同学。所以无论在亲友、乡邻,还是在学校师生的心目中,徐定国都是好孩子。

这么懂事的孩子,就这样悲惨地死去,就这样连看父母一眼都不能地走了。听到噩耗的师生和乡邻无不悲痛,四个兄妹更是哭成了泪人。徐定国的爷爷在二零零零年元月被通知去看徐广道遗体时,吃了公安放了破坏神经药物的饭菜,回家后记忆丧失。但他却知道乖孙子死了,经常翻出徐定国的照片,老泪纵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1/227290.html

2008-05-17: 贵州宋帮福等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

近来中共为了举办奥运会,疯狂迫害各地大法弟子,中共邪火即将传到贵州,贵州恶党不法人员出动大量警力大肆非法抓捕、殴打大法弟子。

2008年4月10日,贵阳法院预非法重判徐启华、李东红、贾立安三名大法弟子。徐启华的母亲忍痛撇下不能自理的丈夫及四个年幼孙子,忍着刚失去12岁孙子的痛苦赶到省城贵阳向610办及公检法办案人员诉说冤情,希望他们尽快把徐启华放回家。

2008年5月8日暂住在贵阳二桥菜场附近的徐启华母亲何美仙被市公安局和头桥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和她同住的习水大法弟子苏雪莉来省城找工作也被公安疯狂毒打后绑架。

5月8号和9号去看望何美仙老人的大法弟子,包括李东红的弟弟李洪宇、宋帮福、李正秀等至少八人,全都被蹲坑绑架。多人遭到恶警惨无人道的群殴。其中身材矮小的大法弟子宋帮福被头桥派出所恶警和市公安一处恶警七八人毒打后拖走。据围观百姓说这个小个子大法弟子当场就已经被打的脸都变了形,面目皆非,身上到处是伤,他的皮带被抽出反绑在他的双手上,手上除了皮带还绑了绳子,铐着手铐,手铐深深陷进肉里,流出血来。他的裤子掉在腿上,被公安一边拖着走一边毒打。小宋高喊着“法轮大法好”,善劝参与迫害的警察不要做恶,恶警不但不听,把他扔上警车后,还在警车上一直毒打。目前宋帮福仍然没有被放出,还在被市公安一处及610恶徒昼夜逼供,处境非常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7/178673.html

2008-05-05: 贵州省盘县柏果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已被判刑

贵州省盘县柏果镇在去年非法抓捕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已被判刑。

蒲恩福、王云龙被非法判刑五年,陈明赛被非法判刑四年,张石芬、廖强志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送劳教的人有:谭广万、陈玉梅两年,何方三年,肖云惠的档案中写非法劳教两年,实际按两年半执行。

另外,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的徐启华于4月10日被贵阳云岩区法院在贵阳公安医院非法开庭审判。陈玉梅是徐启华的妻子,谭广万是徐启华的妹夫。关于徐家被残酷迫害的详情请参看明慧网相关报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5/177816.html#0854234632-1

2008-04-30: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徐启华、李东洪的家人去贵阳市中级法院要人。中院有关人员躲避推脱,称此事主要是区院主办,说不上几句话就跑掉。现准备明天四月二十九日再去云岩区法院讲真相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30/177520.html

2008-04-09: 贵阳伪法院企图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在邪党密令下,贵阳邪党恶警近期绑架了徐启华、贾立安、李东洪等一批法轮功学员,并企图在3月28日、4月1日非法开庭迫害,未得逞。现邪党恶徒又企图于4月10日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9/176086.html

2008-04-05: 贵州盘县徐家再添噩耗

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贵州盘县徐家历经沧桑,长期遭受迫害,恶党迫害死了徐家善良本份的长子,如今又让徐家老人再次承受失去孙辈的痛苦。2008年3月12号再添噩耗,13岁的徐定国在日夜思念被非法关押的父母的痛苦中离开了人世,被病魔夺走了幼小的生命,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其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尸首一眼。邪党人员企图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大法弟子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進行非法审判。所谓的审判时间一度从08年3月28号改成4月1号,目前再次改期到4月10号。目前徐启华和李东洪(毕节大法弟子)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贵阳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

2000年徐家老小5人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徐家二老被押送回贵州盘县老家非法关押了近两个月,直到通知徐父敖成木去北京领儿子的骨灰。大儿子徐广道在北京就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实施酷刑毒打致死。二儿子徐启华那次上访后虽摆脱了非法抓捕,但清贫的没有回家的路费了,只能靠步行近六千多里,历时一个多月回到了贵州盘县。

徐家二老默默的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然而中共邪党制造的魔难并没有结束,为了让徐广道的父亲敖成木忘记北京恶警迫害法轮功的细节,中共恶徒们给正在承受丧失儿子痛苦的敖成木下了不明药物致其失去了记忆,至今也没有恢复。恶党还用廉价收购了徐家的土地,甚至连低廉的所谓赔偿款也没有兑现。

贵州许许多多原本贫困、又被恶党迫害的一贫如洗的大法弟子们,出于善良和天真,以为中共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大法是因为对大法不了解,不管遭受何等迫害,依法上访,纷纷去北京,想把自己因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反映给政府,多次从贵州步行到北京上访,数不清走烂了多少双鞋,磨破了多少双脚,饿了拣路边被人丢弃的食物,累了睡在大山上,然而面临他们的却是恶党的酷刑和劳教,这些年来贵州盘县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或劳教过。

2007年2月,贵州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有7人被非法送劳教,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和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在这次大抓捕中被非法抓走,之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2008年其中的5人被非法劳改。安顺市大法弟子贾立安为了抵制贵阳国安恶警和市公安恶警的酷刑迫害,自非法关押开始到现在仍然在绝食抗议,目前依旧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太慈桥公安医院内,一直被手铐脚镣强行绑在床上。现在贾立安的身体非常的虚弱,恶警一再催促其家人赶快送钱来治疗,但就是不放其回家。

徐家的土地被恶党夺走了,长子被迫害死了,二儿子和儿媳以及女婿被非法关押,家中青壮年都被抓了,现在家中就剩下年迈的二老和几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目前最乖巧的孙子徐定国在迫害中也夭折了,马上徐启华又将面临非法审判,恶党到底要把一个好端端的徐家迫害成甚么样才甘心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5/175863.html

2008-03-29: 贵阳徐启华、贾立安、李东洪面临非法审判

贵阳市邪恶之徒将于零八年四月一日对已经非法关押半年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徐启华、贾立安、李东洪欲实施非法审判,地点在贵阳云岩区法院(宅吉大厦斜对门)。

这三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他们都曾遭受严重迫害,网上都刊登了相关的报导,其中徐启华的哥哥徐广道二零零零年上访时就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其父進京寻找儿子时被恶警下药失去记忆,徐广道含冤离世后其妻子离家出走,徐启华的妻子和妹夫现在已经被送劳教,目前徐启华和哥哥留下的共五个年幼的小孩与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

法轮功学员贾立安曾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过去在狱中曾被毒打致大小便失禁,一年四季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连件换洗衣服都没有,连御寒的衣服也没有。身上长满疥疮,脚烂的骨头都快显出来了。此次被野蛮绑架后,从被绑架起就开始绝食至今,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了,身体骨瘦如柴,十分虚弱。

法轮功学员李东洪是位小有名气的才子,其文章曾在台湾某刊物发表。他也曾被多次迫害,在被非法关押在中八劳教所期间被长期施以酷刑,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此次被绑架后又被严重迫害以致住院,此医院正是曾迫害死贵阳法轮功学员郑定和的地方——368武警医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9/175403.html

2007-12-17: 贵州盘县大法弟子遭受严重迫害
今年以来邪恶之徒对贵州盘县大法弟子疯狂抓捕,目前被绑架的人数已经上升为30多人,其中部份被家属要回,多人被非法送劳教,目前恶人预谋对陈明赛、王云龙判刑,希望大家关注盘县正在发生的严重迫害。

自从2007年元月10日以来,贵阳国安公安、贵州省610的一些恶人突然蹿到盘县土城(即柏果镇),与六盘水市、盘县公安、国安、610相互勾结,驻扎在恶人叶四文家(即柏果大酒店),对当地大法弟子進行了大范围的非法抓捕和迫害。

2006年底-2007年初,贵州省六盘水市副市长叶文帮(音)到盘县柏果镇视察,看到镇内到处都悬挂着真相条幅,非常生气,找到他的叔叔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村长叶尤柏(音),密谋迫害大法弟子。

2007 年元月22日晚11点后,在盘县土城(即柏果镇)、松河、三脚树、月亮田等地,恶警按照预谋,利用蹲坑、跟踪、电话监控等手段,前后非法抓捕大法弟子30 多人(其中还有一个16岁的孩子和一个不修炼的家属)。之后,在大法学员的家人坚持向恶警要人,恶警放出部份学员,但还有16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目前仍被关押的盘县大法学员有:陈玉梅、徐启华、谭广万、肖云会、陈忠秀(音)、蒲恩福、缪强志,陈明赛、王云龙、卜恩福、何芳、胡彩云、唐小云、苗老大、王秀梅、张世芬。另王秀梅已被非法送中八贵州女子劳教所劳教1年零9个月,这是她第二次被送劳教迫害。张世芬被非法判3年。徐启华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绑架,目前被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目前已经被恶人从看守所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原本不是大法修炼者,只因为不配合邪恶,也被非法送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劳教两年。现在邪党准备对陈明赛、王云龙非法判刑4年和5年。目前他们和家属正在上诉。

徐启华的哥哥徐广道在1999年進京上访时被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迫害致死,徐启华的父亲2000年進京寻找儿子徐广道,被北京恶警用不明药物毒害,回来后就间断性失忆。徐启华家土地被恶党当地政府强行征收,原定的微薄补偿费23,000多元竟被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政府非法扣压,使徐启华70多岁的父母和徐启华及哥哥徐广道俩人留下的5个年幼的孩子更加雪上加霜,生活极其困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7/168546.html

2007-12-09: 贵阳国安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立安与徐启华
贵州省贵阳国安特务残酷迫害贵州法轮功学员贾立安与徐启华。法轮功学员贾立安,40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公安医院,情况非常危急。

为了抵制邪恶非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立安已绝食70多天了,身体非常瘦弱,经常被强行灌食和打点滴。

盘县法轮功学员徐启华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百花山看守所迫害,妻子陈玉梅2007年初被盘县中共恶徒和省政法委恶人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徐启华家中5个孩子(包括哥哥被北京恶警迫害致死留下的孩子),只能和徐启华的父母相依为命,近况十分凄惨。

徐启华的哥哥徐广道2001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在2007年1月盘县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迫害中,徐启华在妻子被绑架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下旬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现被国安折磨不成人样。

徐启华的妻子陈玉梅已经被从看守所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徐启华的妹夫谭广万因为不配合邪恶,虽未修炼也同时被非法送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劳教两年。徐启华的父亲2000年進京寻找儿子徐广道,被北京恶警用不明药物毒害,回来后就间断性失忆。

并且,徐启华家土地被恶党当地政府强行征收,原定的微薄的补偿费 23000多元被盘县柏果镇东升村政府非法扣压,使徐启华70多岁的父母和徐启华及哥哥留下的5个年幼的孩子更加雪上加霜,生活更加困难。

参与绑架迫害的有贵阳国安厅的王厅长、国安三处的郭处、邵处、熊某某、吴涛及六盘水国安现患有糖尿病仍参与迫害的老孙,还有安顺国安、兴义国安。据知情者透露,在贵阳小关南亚路,有一处特务基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68049.html

2007-11-25: 哥哥被恶警活活打死,弟弟正在遭受酷刑(图)
贵州省盘县大法弟子徐广道2001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2007年初徐广道的弟媳陈玉梅被盘县中共恶徒和省政法委恶人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在流离失所中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现被国安折磨不成人样。

目前徐启华家中2个孩子和哥哥留下的3个孩子只能和祖父母相依为命,凄惨度日。
据一名知情者2001年2月28日在海外明慧网披露:贵州盘县大法弟子徐广道因進京为法轮大法鸣冤,被抓進东城区看守所2筒4所。后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一次毒打后被犯人抬回,即不能翻身、上便所,并且开始吐血,晚上去世,时间是2001年2月。东城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将同所犯人调出统一口径,并给各所牢头开会,定为病死。有人当时就怀疑,后来我们听到一牢头说漏了嘴才知道真情:徐广道被打死,凶手为东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长及另一管教3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恶警们打死。徐广道的家人含泪从柏果镇派出所领回骨灰。徐广道被迫害致死后膝下的三名幼小遗孤由其弟弟一家照顾抚养,从此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挑起了三个家庭的重担,既要抚养自己的两个小孩和哥哥留下的三个小孩,还要照顾年迈的老人。

可是对于这样一个承受着巨大痛苦和压力的苦难家庭,中共邪党和其帮凶仍然不放过。在2007年1月中共恶徒对盘县大法弟子的大规模迫害中,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妻子陈玉梅被绑架,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里。家中的孩子最大的也才12岁,五个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凄凉至极。

可是恶党人员居然对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在农村,只有安“锅盖”才接收到电视,盘县派出所恶警到徐家将线拔掉,使老人、小孩无法看电视。恶警还在其住房前安有两个监控器,同时盘县土城派出所恶警雇用徐启华家附近的住户敖成恭、杨龙祥、李学成等监视他家。

2007年9月下旬,徐启华被贵阳国安怀疑为他人安装“锅盖”而绑架,国安为了邀功,对徐启华和同时被绑架的几个大法弟子实施了酷刑折磨,猖狂迫害。目前这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生死不明,情况十分紧迫,国安特务仍在四处流窜,伺机迫害更多大法弟子。

在此正告贵阳国安特务及其相关恶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徐启华等人,迫害正的一定是邪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挣点昧良心小钱,干出助纣为虐,欺压善良的人早晚都会遭天谴,目前敖成恭于8月遭车撞伤,现还住在医院;杨龙祥突然生重病;李学成的二儿子开车翻车伤势很重。“天灭中共”之说不是耸人听闻,也不是空穴来风。现在国内民众都在做“三退”自救,与中共划清界限,免得在它咽气时做它的陪葬品。

到今天,在国外大纪元网站上登记“三退”(退党、团、队)的已经有2800多万人,其中不乏高官,而你们却还在无知地为它卖命。你们要为自己和家人的前程着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做甚么事瞒不过上天的眼睛。推荐你们看一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理性的思考一下,不再要做邪恶的帮凶,善莫大焉!近日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中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公开表达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不满和谴责,要求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这代表了历史的潮流和走向,得到国内很多人的支持,包括高层干部。你们还甘愿替江泽民之流迫害法轮功而背黑锅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5/167174.html

六盘水 盘县(水盘县?)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08-05-12:
相关电话如下:
区号(0851)邮  编:550001
看守所(百花山)0851--6762336
贵阳国安厅电话:0851-6898135、6898123
贵州省司法警察医院 (又称贵阳公安医院)
医院院长:赵曼兰
联系电话:0851-5115591
住院部收费室 0851-5119027
医生:运小鹏,邱和平
邮编: 550007 地址:贵阳市太慈桥凤凰路116号

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中华北路)
局长室 6820101
副局长室 6823569、6828839、6828827、6828826
副政委室 6828830
纪委 6819591
办公室 6819599、6861692
一科 6828835
二科 6825425
四科6765662
法制科 6828823
严打整治办公室 6856110
拘留所(百花巷) 6757553、6769665

另外,尾数23-85之间可能都是国安厅的电话
云岩区人民法院院长室0851-6780184
云岩区人民法院三法庭0851-5814531
云岩区人民法院二法庭0851-5951904(贵阳市浣纱路)
云岩区人民法院二法庭0851-5951904
云岩区人民法院六法庭0851-6507351
云岩区人民法院行政庭0851-6780112
云岩区人民法院院长室0851-6780184
云岩区人民法院考评组0851-6743173
云岩区人民法院审监庭0851-6741830
云岩区人民法院0851-6774315
云岩区人民法院法警队0851-6780055
云岩区人民法院政工科贵阳市金仓路-0851-6743326

贵阳市云岩区政法委贵州省贵阳市永乐路2号电话:08516820664
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区分局0851-6822047、0851-6751555、0851-5289030
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中华北路)
局长室6820101
副局长室6823569、6828839、6828827、68288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