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程秀环,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牡丹江市铁路农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8-3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侯国忠(程秀环的丈夫) 程秀环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牡丹江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29: 被逼看父母遭酷刑 女儿精神失常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侯国忠、程秀环夫妇修炼法轮功以后,获得了身心的健康。然而仅仅因为他们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双双被绑架、遭酷刑摧残,警察还逼迫他们十六岁的女儿观看父母被酷刑折磨的场面,原本聪明懂事的女儿最后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多病夫妇幸运得法

牡丹江市民侯国忠、程秀环夫妇,家住牡丹江市铁路农场。一九九六年六月六日,侯国忠在单位工作时,突发疾病,经医院确诊为脑干梗塞,住院治疗两个多月仍不见好转,双目视力模糊,看东西重影,走路就象木偶一样。因为得病心烦,所以他经常和家人吵闹。妻子程秀环患有多种妇科疾病,手术过两次,失去了劳动能力和生活能力。当时他们的女儿媛媛还小,但病痛的折磨已经使夫妇俩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

一九九八年春,侯国忠夫妇幸运地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他们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去掉了过去不好的习惯,身体的疾病也逐渐消失了。夫妇俩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他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要求自己做好人,善待亲朋好友,身体健康,家庭和睦,这一切的变化,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是有目共睹的。

夫妇双双遭酷刑、陷冤狱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了残酷打压,无数修炼者失去了人身自由,经济上遭受巨大损失,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侯国忠夫妇于二零零零年七月进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国家领导人,电视和电台播放的都是不真实的,还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的清白。他们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被抓了,搜身时把侯国忠兜里的五百多元钱都拿走了,然后遣送回牡丹江,被地明派出所送到看守所,被强制灌食与种种各式各样的迫害。

在侯国忠被非法关押时,女儿媛媛(侯美欣)才十三岁,她学习很好,也非常懂事。爸爸妈妈因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而被非法关押了,媛媛一个人在家里,孤苦伶仃的,她想爸爸想妈妈。一次,她利用大礼拜不上课,自己动手为爸爸包饺子,从家中骑自行车来到位于市郊的牡丹江看守所。到那里后才知道,爸爸因为坚持信仰已经被非法劳教,未通知家属。媛媛又骑着自行车,吃力地从看守所赶到四道村劳教所。警察不让她见爸爸,她就向警察讲述自己如何想爸爸了,为看爸爸带来了自己包的饺子,又讲述从看守所骑到劳教所的经历。警察看这么小的女孩,骑车赶了这么远的路,已经累坏了,就让父女见了一面。媛媛看到爸爸很开心,侯国忠看着女儿手里早已凉了的饺子,哽咽了……

侯国忠被非法劳教一年,妻子被非法劳教两年,他们在劳教所经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度日如年。当时他们的女儿媛媛一个人在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与精神上的打击。家中没人,无人照看她,没电、没水、没暖气,冬天没有棉衣、棉被,她穿着拖鞋就在外面走,吃尽了苦。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侯国忠和妻子程秀环发放真相资料,被牡丹江市大庆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抄家,警察把电视机、电话,还有程秀环母亲给她的两个金戒指、一副金耳环及家里的现金都抢走了,包括女儿媛媛学英语用的一台VCD影碟机。媛媛上前再三说明是自己学习用的,甚至追出门继续讨要,却被警察推倒在地,得知此事的民众,无不谴责警察的暴行。

侯国忠、程秀环遭受了非人性的迫害。在国保科,爱民分局的盛孝江、陈亮、杨浩、陈景瑞、杨春林、乔三及国保大队队长王某,二个司机姓王、姓崔,共十几人对侯国忠夫妇拳打脚踢,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们;强制坐老虎凳,把他们的双手背后面,扣在大铁椅子上定位;五马分尸,五个警察将受刑人的两个胳膊、两条腿和头向五个方向用力拉扯,关节都被拉开,痛苦至极;芥末油灌,把芥末油灌到鼻子和嘴里,一次灌很多瓶,灌进后立即用多层结实的塑料袋套在头上,人马上就窒息而晕厥,再用凉水浇过来,一天灌好几次;“开飞机”,双手被反铐背后,从上面吊一根细绳下来,系在手铐上,再把绳子拉上去,把人悬在空中;烤大灯,用二百瓦大灯泡高温直接烤他们的脸,不让睡觉,警察轮班给他们俩用刑,副局长盛孝江亲自指挥,大吼大叫:往死里打,打死白打死!

侯国忠、程秀环被迫害得全身肿痛,双腿走路困难。程秀环遍体鳞伤,肚子被芥末油灌得肿胀,头发一片片的被薅光,导致她后来常常心颤,心脏心动过速,并跳跳停停。

警察九天九夜没让程秀环合一下眼,把她关入看守所时,程秀环已经奄奄一息,五十多天站不起来,腿和后背的伤多处化脓,后腰溃烂得都招苍蝇,两手和胳膊被细绳勒得半年不好使。程秀环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里长达一年零六个月,还被迫害得满身疥疮。

被逼看父母遭酷刑 女儿精神失常

在酷刑折磨侯国忠、程秀环夫妇时,爱民区警察还残忍地把媛媛带到酷刑室,逼迫她看自己父母被迫害的场景。媛媛当时才十六岁,亲眼看到父母被酷刑折磨,精神上受到巨大刺激和伤害。

侯国忠被爱民区法院诬判后被非法关押到牡丹江市尖山子监狱。程秀环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因上诉又被加刑一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他们夫妇被关在监狱里时,警察还用他们的孩子要挟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

不法警察还三天两头的到侯国忠家骚扰,欺负女孩媛媛,大夏天逼她到楼下大门口站着不许动,威胁说:你要是动,我们就打你爸和你妈。可怜的媛媛不敢动,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她的脚站得发紫,两只脚都是肿的。这是邻居看到的。

媛媛精神上承受了太大的伤害,极度的惊恐、无助、孤独与忧愁,吞噬着她的心灵,她已经不能上学了,流离失所。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她就捡垃圾堆里的东西吃。最后媛媛承受不住长期的巨大压力与痛苦,精神失常了。

如今媛媛已经三十二岁了,她被鉴定为精神智力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时刻照顾。她的一张近照中,她紧锁的眉头里,雕刻着多少当年的痛苦与心酸,她紧握的拳头里,又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难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9/被逼看父母遭酷刑-女儿精神失常-376358.html

2008-11-23: 父母被非法关押六年 女儿思亲盼团圆

黑龙江省牡丹江大法弟子侯国忠、程秀环夫妇,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程秀环在国保科被折磨了九天九夜,遭五马分尸,灌芥末油,一次灌很多瓶,灌进后立即用塑料袋套在头上造成窒息而晕厥,再用凉水浇过来……如今侯国忠、程秀环夫妻已被非法关押6年,女儿媛媛思亲心切,盼望早日能与父母团圆!
......
三、程秀环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再遭迫害

大法弟子程秀环曾在牡丹江市爱民区受过五马分尸、灌芥末面和辣椒油、塑料袋套头上闷等酷刑,套塑料袋几次晕死,被水泼醒,继续闷,导致常常心颤,后腰溃烂招苍蝇。转到省女子监狱后,生活不能自理,常心颤。

当时,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500多名大法弟子,成立了所谓的“攻坚”大队,专门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隔离,一人一屋,关门并拉上门帘进行洗脑,整个一层楼被封锁,不准人走动。集训监区有50~60名大法弟子被单独隔离,被看的人不准说话。邪恶之徒们利用已被转化并邪悟的人去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平时,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包夹,一个刑事犯看一个大法弟子。其中有程秀环等大法弟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62.html

2008-02-01: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502.html

2006-11-25: 牡丹江大法弟子程秀环和丈夫侯国忠遭受严重迫害
大法弟子程秀环,牡丹江人,被邪恶非法判刑六年,现被关押哈尔滨女子监狱,身体状况差。

2003年4月19日,程秀环被恶人带到牡丹江大江派出所,恶人:该地610头子,李常春,李副,国保副局长,盛孝江,指挥凶手:陈亮,陈先瑞,杨浩,乔三及国保大队王队长和二个司机姓王,姓崔,共十几人毒打程秀环,不许她睡觉,强迫她坐老虎凳,往她鼻子、眼睛、嘴里灌芥末油,用塑料袋套头,共折磨五天。造成身心极大的伤害。2003年8月4日送入哈尔滨女子监狱,入狱后生活不能自理,卧床,严重心衰。

其丈夫侯国忠与她受到同样的遭遇,被非法判刑16年,现被关押牡丹江监狱十七大队,不能正常走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5/143182.html

2005-04-19: 牡丹江市“爱民分局”的盛孝江、陈量、杨浩、陈景瑞、杨春林及国保科的恶警用酷刑折磨了很多大法弟子。

2003年春,大法学员程秀环和丈夫因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在国保科被折磨了九天九夜,坐老虎凳、五马分尸、开飞机等,头发一片片的被薅光,灌芥末油,一次灌很多瓶,灌进后立即用多层结实的塑料袋套在头上,人马上就窒息而晕厥,再用凉水浇过来,一天灌好几次。九天九夜没让合一下眼,投进看守所时已经奄奄一息,人50多天站不起来,腿和后背多处化脓,两手和胳膊被细绳勒的半年不好使。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家中唯一的女儿不满14岁,无人照顾成了孤儿。

2004-08-31: 牡丹江市大法弟子程秀环、陈金凤因为身上长满疥疮,恶人一直不能将她们送监狱迫害,就把她们关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里,长达一年零六个月。

2004年8月3日,他们被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程秀环曾被牡丹江市爱民区国保大队长叶圣民等恶警残酷迫害,给戴太空帽(好象是头上给戴钢盔后用铁棍或木棒猛烈敲击震荡),给往鼻子里灌芥末面。

程秀环的丈夫也是大法弟子,已被关押在牡丹江市尖山子监狱迫害。程秀环、陈金凤是牡丹江市被非法判刑的9名大法弟子里最后被送走的大法弟子。

牡丹江市大法弟子柳秀环,家住牡丹江市铁路农场,在讲真象时,被牡丹江市黄花派出所恶警抓捕,现被非法关押于牡丹江看守所里迫害。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