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 >> 徐承本(徐成本), 男, 54

个人情况: 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 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烟台市芝罘区福源路幸福村
有关恶人: 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李英林等恶警
迫害情况: 七次遭到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妻子贺秀玲被邪恶之徒迫害折磨致死。被判刑2年缓刑2年
个人近况: 2008年2月2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9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贺秀玲 徐承本(徐成本)
兄弟姐妹/伯父母: 贺秀丽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9-9:妻子疑被活摘器官 丈夫遭封口夺命
烟台市法轮功学员贺秀玲,2004年3月被以“脑膜炎”送到医院就医,人尚有呼吸就被送入停尸房,后腰有绷带缠绕,疑似被活摘肾脏。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通贺的丈夫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两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贺的遗体被迫火化。

徐被劫持在洗脑班迫害,身体迅速消瘦,原本体重一百七十斤,数月后仅重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意识常常模糊,两年后离世时皮肤溃烂,怀疑是当局为封口对其施用药物迫害。
.......
被迫火化遗体 丈夫质疑活摘遭封口

贺秀玲曾为法轮功三次进京上访,多次遭到关押和酷刑。2003年8月底,贺秀玲和同伴被无辜抓捕后,曾被洗脑班的刘国尧施以酷刑。刘将她双手反背,铐在床栏杆上,维持一种蹲不下也站不起来的痛苦姿势,长达五天之久,而且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据出狱的同伴讲,贺被投入看守所后,一直坚持信仰,却被关在狭小的黑屋子里受到酷刑。遗体手腕上的层层血痂和伤痕是持续的酷刑折磨所留下。

据专家分析指出:贺秀玲以“脑膜炎”入院,实际是作为肾脏的活供体,被摘除了肾脏,而且,从眼部异常来看,也有可能同时摘除了眼部器官。由于肾脏不是最主要的脏器,被摘除后,贺秀玲并没有立即死亡,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着,而610安排了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派人以看护为名监视她,不给打针吃药也不给吃喝,等待她衰竭而死,并施用了使其无法说话的药物,待临死前与其亲属见一面,给亲属一个“交代”,然后待其心脏停跳,即向亲属通知死讯,迅速火化遗体,如此,活摘器官的罪恶就被脑膜炎病死的假相成功掩盖。

没想到的是,也许是天理昭彰,贺在停尸房又有了心跳、有了脉搏,还流了很多汗,又在亲属的呼唤下流下了眼泪。亲属目睹贺秀玲人未死而躺在停尸房,无法接受惨景,从而拉开了寻求真相的序幕。

2006年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海外曝光后,徐承本更加怀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4月19日,徐承本在网上发文,提出强烈质疑,并敦请国际人权组织到烟台,对贺的遗体从新尸检,查明死因。文章面世的第二天,4月20日,徐承本被警方突然抓捕。同时,贺的妹妹(法轮功学员)也被捕。

紧接着,610找到贺的独子徐辉,他们从徐承本那里搬来了打印机、电脑等为“物证”,威胁要将徐承本判刑,他们称,如果徐辉签字同意将母亲遗体火化,就可以放他父亲回家,并给五万元钱。他们问徐辉:“你要火化还是要你爸?”徐辉在压力下被迫签字,同意遗体火化。随后,610给了徐辉五万元钱。

6月20日,贺的遗体被火化。火化当天,现场来了许多警察,有几个警察紧紧尾随徐的儿子和家人,当贺的妹妹哭诉时,几个警察将她迅速拖走。

徐承本和贺的妹妹随即被投入610私设的监狱——洗脑班,在那里,他们被二、三十个人围住,遭打骂,逼迫他们放弃信仰,而且要他们同意火化遗体,遭到二人拒绝。

徐承本多日不被允许睡觉,也不给吃饭喝水,他依然坚定信仰。据一位看守者说:“徐五天五宿没吃没睡,还健壮的像头牛,几个人按都按不倒。”洗脑不成,610又把徐关进以更加邪恶凶残而闻名的招远洗脑班,那里不仅酷刑手段凶残,并且曾给法轮功学员暗中服食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以迫使他们放弃信仰。

在那里,徐承本迅速消瘦,原本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七十斤,数月后亲友再见他时,他仅重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模样令人惊骇。他的意识常常模糊,头脑不清醒,不仅放弃了信仰,也放弃了追究妻子的死因。据信被注射了不明药物。

2008年初,徐承本突然死亡。二月二十六日这天,徐忽然从德州给亲属打电话,听起来还好。第二天,亲属接到徐的死讯。当亲属给他的遗体穿衣时,发现皮肤已经溃烂,所穿的衬衣和皮肤粘在一起,亲属诧异,找来法医做鉴定,鉴定结果为中毒身亡。虽然法医含混说是煤气中毒,但种种迹象使亲友怀疑,徐承本是遭610为封口施用药物迫害,慢性中毒身亡。

被国际追查的烟台毓璜顶医院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对烟台毓璜顶医院的调查,该医院移植中心的成员称,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而且肾源充足,供体健康,曾给外国人移植。但是,对于供体的来源,却避而不谈,即使在医院内部,也讳莫如深。

自2006年3月起,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作者麦塔斯和乔高经多年追踪,以数十项证据确证,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大陆长期普遍存在,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邪恶”。

今年二月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投奔美领馆而引发的薄谷开来谋杀英国人海伍德一案,由于事涉谷开来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将知情人海伍德杀人灭口等罪恶,一旦揭开此黑幕等于曝光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因而被当局视为一块最大的心病,极力掩盖。目前,这一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恶行正受到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围剿。

早在2006年6月,烟台毓璜顶医院因其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列入《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的名单上。贺秀玲只是每年为毓璜顶医院供给肾脏器官的一百六、七十个受害者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9/妻子疑被活摘器官-丈夫遭封口夺命-262578.html

2007-04-26: 针对目前山东省烟台市区的情况,特别是最近两次的大规模抓捕行动以及相关的营救行动。
这两次抓捕都酝酿已久,被抓同修被长期跟踪调查而且都有资料点被大量破坏、几十名同修被抓。有的被抓同修被那些破坏大法的邪悟者(王桂红、谷巧玲等人)转化后又引起更大面积的损失。据有关人士透露:2006年10月这次公安查出了7吨资料。徐承本长期为其妻子贺秀玲上诉的事奔忙还忙着做资料。从他家查出的资料等物品拉了一卡车。徐承本被转化后,被判刑2年缓刑2年。同修贺秀玲的遗体被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6/153434.html

2006-05-11: 烟台徐承本揭露迫害遭610绑架 现下落不明
山东烟台市大法弟子徐承本,因揭露610恶警将他妻子迫害致死的罪行,4月中下旬被恶徒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徐承本,男,54岁,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家住烟台市芝罘区福源路幸福村,因修炼法轮功被恶党七次拘留、一次劳教、三次强制洗脑,酷刑折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127431.html

2006-05-13: 2006年4月21日,烟台恶警开着两辆警车到大法弟子徐承本家破门撬锁,他们费了两个多小时将门砸开,将屋内所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徐承本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2006-05-07: 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遭绑架,请同修注意
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由于特务王耀庆的出卖,于4月19日被国保绑架,家被抄。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7.html

2006-04-23: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
2006年4月21日,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请知道详情的大法同修提供详情,曝光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904.html

2006-04-19:  徐承本长期遭迫害、妻子被折磨致死
我是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名叫徐承本,家住芝罘区福源路203─P.我与妻子贺秀玲在1997年喜得大法,走上修炼道路,按真、善、忍做人,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大法在中华民族大地上人传人,很快中华民族有上亿人得大法,修心向善,人的思想道德在不断升华。大法洪传,很多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之门。

可是江××出于妒忌,为一己之私利,与恶党互相勾结,相互利用,在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修真、善、忍修炼者的打压、拘留、判刑、洗脑、罚款、株连。面对邪恶的打压,我与妻子贺秀玲在99年底走上上访之路,想把大法修炼利国利民告诉政府。上访无门遭抓捕拘留。最后走上了天安门,告诉世人恶党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实践也证明了恶党迫害法轮功彻底失败。

在上访中,我被恶党七次拘留、一次劳教、三次强制洗脑。2000年底,在北京海淀看守所,恶党把吸毒犯、偷盗犯、流氓犯等又教唆成打人犯,教唆犯人扒光我的衣服,在外面防风处把门关上,不让人看到,对我洗冷水澡一个多小时,冻的我浑身哆嗦。接下来坐土飞机,4、5个犯人把我两手伸直按在墙上,两脚似落非落,用膝盖顶着我的臀部,采取流氓手段,把饮用水瓶装满水,系在我的生殖器上左右摇摆。睡觉时3、4个犯人围在我身边不让睡觉,使我4天4夜没能合一眼。他们用报纸卷成纸捻,一打瞌睡就用纸捻捅我的鼻子、耳朵,难受的我两眼流泪,还不时的打耳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天后我被调离牢房。在刑拘期间,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击,电的我脸部肿起老高,嘴唇流黄水;喷迷魂药,这对我修炼根本不起作用。

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烟台渔业公司以党委书记毕务义,组织部长鞠传政,劳资处长栾石德,公安处政委李长海为首的洗脑专案组,组织30多人轮番洗脑,企图使我放弃修炼。

2001年4月,烟台芝罘区看守所对我施用暴力,手铐脚镣戴着,四肢伸直铐在床上,灌食时打开,4、5个犯人按着头,狱医强行灌食。

在王村劳教所,不许睡觉,精神摧残,把我迫害折磨成高血压。每天早晨5点起床操练,而后劳动做苦役,而苦役大多都是有损身体健康的物品。晚上洗脑到10点多钟。

在上访中被恶党非法绑架。第一关是绑架到驻京办,恶警搜身,无论身上带多少钱都被恶警洗劫一空,而后通知单位去领人。这些恶人趁此机会大吃大喝,回来后帐算在我们身上。我曾被渔业公司调配科长曲衍波罚款1,700元,公安政委罚款4,000元。

我妻子贺秀玲被绑架送到辽宁锦州关押3个多月,罚款3,000多元,5次拘留。2003年因做真相资料揭露迫害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非法绑架,长期关押在芝罘区看守所受尽折磨。2004年3月11日,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人还活着就被610伙同医院送進太平间,下身赤裸冷冻。贺秀玲被迫害致死。

2006年农历新年后,我与贺秀玲亲属去看望贺秀玲遗体,遭到610、看守所拒绝。

两会时,渔业公司治安科长李春业上门骚扰,名义上关心我,恶党哪有那么善心,其实是骚扰我。而后是公安处政委李长海打电话骚扰。

2006年4月6日晚,我出去回来,大约在7时左右,公安警察在我家门口蹲坑。

4月6日晚,我家的几个姊妹串门,被盯梢。4月8号左右公安国保再次骚扰我,使我在失去妻子的痛苦时,又处在邪恶的恐怖中,生活不得安宁。

惊闻中共在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医院等设施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使我对贺秀玲的遗体情况产生疑问。贺秀玲在2004年3月11日早7时30分被迫害致死,芝罘区公安610头目李文光打电话通知我,我在大约9点半左右赶到医院,而我却没有看到贺秀玲遗体。我到病房公安把我叫回来不让到病房。11时左右其亲人赶到,在太平间见到时看到她还没断气,法医监定虽然我们在现场,但解剖时并没有让我们看,只是说哪有毛病让我们進去看一眼,赶紧叫我们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9/125588.html

2005-12-26:回忆我在北京通州公安分局遭受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中国水产烟台渔业公司职工。2000年底,我与妻贺秀玲为证实大法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人绑架。那时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学员每天少说几百,多时达一千到两千。由于大多数学员不配合邪恶,北京及附近省市的监狱暴满。我与另外六名同修被送往北京通州。我妻贺秀铃送往辽宁锦州。据她释放后回家说:“当时恶警不知外送多少学员,动用的警车及各种车辆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我在以前揭露邪恶迫害时,由于认识上的局限,实际上默认了邪恶的迫害。为了能让世人都能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我把这段迫害真相从新整理补充发表。

我在北京通州公安分局,有个公安不法人员手拿电棍要每个学员脱下衣服搜身,每个学员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我被洗劫120元钱。这是恶党聚敛钱财的邪恶本性。接下来是拍照,我由于不配合恶人,被5个不法人员打倒在地,打得口鼻出血,再用脚踩在身上强行拍照。而后这些不法人员把我拖出屋,晚上恶警伪装说要把我们送到廊坊火车站,看那几名学员释放回家。我们三名同修始终不配合恶人,恶警又将我们从车站拉回,走一段,恶警拷问一段,我们不配合,邪恶招用完了,把我们扔在路上不管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6/117342.html

2005-11-11: 我和我的家庭遭受的骚扰  文_山东烟台大法弟子 徐承本    
自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上书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发表后,引述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11月3日至4日,不知是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还是文登市国保,到我老家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他们私闯民宅,骚扰我80多岁的老母亲。老母亲气愤的说:你们把我媳妇迫害死了,还来找我儿子,想干甚么!把他们赶走了。恶警并打听我儿子的地址,想去骚扰他。

11月8日下午3点左右,我在单位时,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组织部部长鞠传政、治安处政委李长海不知受何人指使给我打电话,名义是关照,实际是打听和骚扰。问我在何处工作,我讲没必要告诉你,我的主要要做的事是为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随后,他们又问我与高律师甚么时间见面,我讲10月15日。后他们又问我是在烟台还是北京,我讲这没必要告诉。后我向他们讲真像,愿他们不要像以前那样。鞠传政听后笑了笑,说不会的,我们也是身不由己。

奉劝那些至今仍在执迷不悟的跟着江氏及恶党邪恶集团迫害的人:江氏及恶党邪恶集团血债纍纍,罪恶滔天,不要为了眼前利益,失去生命的永远,成为他们的替罪羊,落得可悲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1/114312.html

2005-11-06: 山东文登市不法之徒骚扰徐承本的家人
2005年11月3日至4日连续两天,不知是文登市国保还是文登市宋村派出所,到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骚扰,他们三日在街上骚扰村民,调查徐承本的情况,四日闯入他家骚扰他80多岁的老母,给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恶警还威胁说要骚扰徐承本的儿子。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6/113905.html

2005-04-16: 我是大法弟子徐承本。我妻子贺秀玲因坚修大法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与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不法人员迫害致死一年多,其遗体至今仍然停放在烟台芝罘区殡仪馆。本人曾多次找芝罘区610头目李文光、南郊看守所大队长张福田交涉,追究致死责任,二恶人一口推脱。案件被外界曝光后,我又向地方检察院、法院起诉,均无一受理。后610不法之徒为“摆平”此事,提出赔偿10万元了事,被我严词拒绝。

2005年4月9日早8点多钟,芝罘区幸福派出所一姓刘警察又到我家骚扰,说是找我谈谈。我将其拒之门外,并质问他真善忍有甚么不好,为何知法犯法。该警察走后又于9:30左右返回,说是奉所长之命来执行任务。我出去在楼道里跟他讲真像,质问他我们犯了哪条国法?到底是谁在犯法?除非依法开庭审判凶手,其他我决不配合你们!

该警察走后,国安局调查网的一辆车又在我家附近呆了很长时间。这个社会已经让共产邪灵整得是非颠倒、黑白混淆、正邪不分了,不法之徒可以明目张胆将好人打死而不受任何惩罚,逍遥法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6/99747.html

2005-03-28: 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的职工徐承本,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上访说明法轮功真像,七次遭到恶警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其妻子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遭610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2004年3月11日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徐承本自述他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1998年10月喜得大法,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六年多的时间给国家节省了不少医疗费用。法轮功利国利民,在人传人、亲传亲中短短几年中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一己之私利,与共产党互相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大法在中国遭到诽谤、师父遭到莫须有的陷害,我因坚信真善忍,恶党不法人员使我失业、停发工资。我七次遭到恶警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

2000年10月在去北京上访中,在天安门被恶警非法绑架送到了北京海淀看守所三茼七号。由于不配合邪恶,代号“法十四号”的恶警教唆犯人对我酷刑折磨,精神摧残。由号里的犯人在我身前身后左右看着不许睡觉,一打瞌睡,犯人就打耳光,用纸捻捅鼻子、耳朵,一捅难受得眼泪直往下掉。北京進入十一月,天气寒冷,不法人员们把我的衣服扒光,驾到外面放风处,把门关上,不让人看见,往身上泼冷水,一盆一盆从头顶倒到全身。我被折磨一个小时,冻得全身打哆嗦。接下来遭受酷刑“坐土飞机”:两手伸直按在墙上,把头往下按,两脚似落非落,两个犯人用膝盖顶着腚部将近一小时。邪恶之徒利用犯人侮辱我的人格,把饮料瓶装满水,用绳子系在我的生殖器上,再用手左右拨拉。

外面的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刑拷打,我的脸部被电的面目皆非,脸部嘴唇电得肿的老高出水。恶警手段一个不行,再换一个,对着口腔、鼻子喷洒迷魂药,这在大法修炼者身上根本不起作用。一个星期后我被调到另一牢房,邪恶使尽花招没达到目的,伪装成善的。在这个牢房里,犯人没有一个人对我使坏,也没一个说大法不好的,这个号长说出去他也要学大法 。有一天他突然说他要提前释放,出去怎样与我联系?我就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第二天我就被转到了烟台驻京办事处,我知道上了邪恶的蒙骗。

在烟台驻京办,我与一位女同修被非法铐在一起。这位女同修讲她要走,不能被邪恶带走。在同修的启悟下我也要走。我和女同修带着一副铐子,女同修手一缩出来了,这副手铐就全在我身上。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第二天在恶警的眼皮下闯出了魔窟。

出来后我身上仅有十四元钱,想行脚回烟台,走了一晚上也没走出北京城,再加上出现病态,实在走不动了。师尊再一次保护了我,安排我坐上了回烟台的客车,手铐回到烟台才打开。

2000年6月我進京上访,被文登公安局绑架到驻京办。在驻京办,威海610驻京办头目叫嚣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被荣城二个恶警叫到另一屋,拳脚相加,边打边说:你知道我们是干甚么的吗?我们就是打人的。回山东后,文登恶警李英林用搜刮大法弟子的钱喝的醉醺醺的后,穿着皮鞋猛踢我的头部。同时被打的还有周树香,当时我和妻子贺秀玲就被他搜走300多元。第二天,文登四个恶警在李英林的带领下,又把我放倒在地,踩脸的,踩腿的,酷刑折磨了很长时间,由于火车到点才住手。在文登被拘留释放后,回烟台被渔业公司办班强制洗脑,公安处李长海罚我四千元。

2004-06-16: 2000年1月,我第一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烟台公安局的恶警却对我進行迫害。在北京驻京办恶警对我搜身,把我仅有的43元钱据为己有,单位给我戴上手铐刑具带回烟台,曲衍波(去北京领我的单位人员)等在饭店大吃大喝,说是所有花销都算在徐承本身上,因此我被罚款1900元(见曲衍波所开罚款证明),拘留15天。之后又被强行洗脑15天,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安排我的孩子上下班看着,给孩子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

2000年6月,为了揭露邪恶迫害,证实大法,我第二次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威海驻京办,其间7名大法弟子遭文登公安恶警李英林等不同程度的殴打,我被李英林等恶警按在地上疯狂毒打,他们用皮鞋踢我头部,用脚踩腿等,后我被戴上刑具手铐带回文登。......

2000-10-31: 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烟台市渔业公司的大法弟子徐承本,上访后被当地公安抓回拘留。被释放后,被单位保卫科带回单位。保卫科科长问:“李洪志是谁?”答:“是我师父。”一连问了三遍,弟子仍然回答:“是我师父”。随后,他就拿了一壶开水从弟子头上浇下。然后,又问同一问题,弟子仍然如上回答。于是,他又浇开水。如此三遍。使弟子脸被烫伤,至今仍然留下疤痕。随后,他又用手铐把学员铐在了单位门口的大铁门上,让过往的行人看。其残暴令人发指。
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31/540.html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5-13:绑架山东省烟台市刘文平、荆慧仙、徐小魏等责任单位信息

芝罘区卧龙派出所:
地址:烟台市芝罘区卧龙工业园通姜路1号
所长杨贺生05356735717、18660078195
教导员初强05356735717、18660078566、13953590089
副所长李华智05352128018、18660078947、13905352716
副所长王国连05356735717、18660078131、13953556117
副所长曹玉光05356735717、18660078944、13905359386
副所长杨永良05356735717、18660078630、13953587721
副所长金勇05356735717、18660078130
副所长杨波18660078070
警察孔祥岐05356735717、18660078949
警察赵京玲05356735717、18660078955
警察王强焱05356735717、18660078953、13583510888
警察孙文杰05356735717、18660078950、13864517398
警察王志恒05356735717、18660078951、13655454008
警察孙学军18660077537、05356735717、18660077537
警察王军布18663895311、05356735717、18663895311
警察徐炜涛13808906700、05356735717
警察柳剑亮05356735717、18660078837
警察吕 蕾05356735717、18660078957、18660078957
芝罘区分局:
局长杨国峰18660065888、05356878999、18805458999
政委梁延洪05356617178、13805357576、18660066003
副局长张德林05356617797、13805356669、1866006500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0年1月,我第一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烟台公安局的恶警却对我进行迫害。在北京驻京办恶警对我搜身,把我仅有的43元钱据为己有,单位给我戴上手铐刑具带回烟台,曲衍波(去北京领我的单位人员)等在饭店大吃大喝,说是所有花销都算在徐承本身上,因此我被罚款1900元(见曲衍波所开罚款证明),拘留15天。之后又被强行洗脑15天,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安排我的孩子上下班看着,给孩子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
2000年6月,为了揭露邪恶迫害,证实大法,我第二次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威海驻京办,其间7名大法弟子遭文登公安恶警李英林等不同程度的殴打,我被李英林等恶警按在地上疯狂毒打,他们用皮鞋踢我头部,用脚踩腿等,后我被戴上刑具手铐带回文登。

贺秀玲被李英林搜去了300多元钱,我被威海驻京办搜去100多元,另外的大法弟子就记不清了。文登李英林是江氏集团的恶毒打手,很多大法弟子遭这个歹徒迫害。在文登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我被劫持到烟台渔业公司。返回途中,李长海、曲衍波、鞠传政到饭店大吃大喝,回单位恶人李长海派车押着我四处借钱,罚款4000元,而且单位组织二十多人对我进行洗脑二十多天,李长海用开水浇我的头,头部被烫伤出水,但在大法的呵护下三天后神奇般康复。

2000年10月26日,我和妻子贺秀玲又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北京海淀看守所,我遭到了恶警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和迫害,恶警利用犯人扒光我的衣服,在寒风中向我浇了三十多盆凉水,接着就是坐土飞机,头朝地,两臂按在墙上升空,脚似落地不落地的长达一个多小时,我被关在三栋七号,四天四夜没让我阖眼,我一瞌睡恶徒就打耳光,或用报纸卷成纸捻往鼻子里捅,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刑,我的脸和嘴辱都被电烂,被喷撒迷魂药,不怪后来连烟台驻京办的警察都说海淀看守所够坏的了,从那以后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

2000年12月,我和妻子贺秀玲又进京证实大法,贺秀玲被恶警绑架到了辽宁锦州看守所,关押迫害长达三个多月,而后又被罚款3000多元。我被非法绑架到北京市某个公安分局。我们七名大法弟子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把搜去的钱退了回来,并于当天晚上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叫我们回家。同样是公安警察,他们当中也有好人,不受邪恶之首的摆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