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 >> 徐承本(徐成本)

男, 54
个人情况: 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 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烟台市芝罘区福源路幸福村
有关恶人: 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李英林等恶警
迫害情况: 七次遭到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妻子贺秀玲被邪恶之徒迫害折磨致死。被判刑2年缓刑2年
个人近况: 2008年2月2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9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公司职员/生意人  洗脑  劳教  被性侵扰/性侵犯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剥夺睡眠  事业/学业被影响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贺秀玲 徐承本(徐成本)
兄弟姐妹/伯父母: 贺秀丽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7-04-26:针对目前山东省烟台市区的情况,特别是最近两次的大规模抓捕行动以及相关的营救行动。 这两次抓捕都酝酿已久,被抓同修被长期跟踪调查而且都有资料点被大量破坏、几十名同修被抓。有的被抓同修被那些破坏大法的邪悟者(王桂红、谷巧玲等人)转化后又引起更大面积的损失。据有关人士透露:2006年10月这次公安查出了7吨资料。徐承本长期为其妻子贺秀玲上诉的事奔忙还忙着做资料。从他家查出的资料等物品拉了一卡车。徐承

2007-04-26: 针对目前山东省烟台市区的情况,特别是最近两次的大规模抓捕行动以及相关的营救行动。
这两次抓捕都酝酿已久,被抓同修被长期跟踪调查而且都有资料点被大量破坏、几十名同修被抓。有的被抓同修被那些破坏大法的邪悟者(王桂红、谷巧玲等人)转化后又引起更大面积的损失。据有关人士透露:2006年10月这次公安查出了7吨资料。徐承本长期为其妻子贺秀玲上诉的事奔忙还忙着做资料。从他家查出的资料等物品拉了一卡车。徐承本被转化后,被判刑2年缓刑2年。同修贺秀玲的遗体被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6/153434.html

2006-05-11:烟台徐承本揭露迫害遭610绑架 现下落不明 山东烟台市大法弟子徐承本,因揭露610恶警将他妻子迫害致死的罪行,4月中下旬被恶徒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徐承本,男,54岁,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家住烟台市芝罘区福源路幸福村,因修炼法轮功被恶党七次拘留、一次劳教、三次强制洗脑,酷刑折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

2006-05-11: 烟台徐承本揭露迫害遭610绑架 现下落不明
山东烟台市大法弟子徐承本,因揭露610恶警将他妻子迫害致死的罪行,4月中下旬被恶徒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徐承本,男,54岁,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家住烟台市芝罘区福源路幸福村,因修炼法轮功被恶党七次拘留、一次劳教、三次强制洗脑,酷刑折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127431.html

2006-05-13:2006年4月21日,烟台恶警开着两辆警车到大法弟子徐承本家破门撬锁,他们费了两个多小时将门砸开,将屋内所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徐承本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2006-05-13: 2006年4月21日,烟台恶警开着两辆警车到大法弟子徐承本家破门撬锁,他们费了两个多小时将门砸开,将屋内所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徐承本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2006-05-07: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遭绑架,请同修注意 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由于特务王耀庆的出卖,于4月19日被国保绑架,家被抄。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7.html

2006-05-07: 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遭绑架,请同修注意
烟台大法弟子徐成本由于特务王耀庆的出卖,于4月19日被国保绑架,家被抄。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7.html

2006-04-23:山东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 2006年4月21日,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请知道详情的大法同修提供详情,曝光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904.html

2006-04-23: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
2006年4月21日,烟台大法弟子徐承本下午失踪,请知道详情的大法同修提供详情,曝光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904.html

2006-04-19:徐承本长期遭迫害、妻子被折磨致死 我是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名叫徐承本,家住芝罘区福源路203─P.我与妻子贺秀玲在1997年喜得大法,走上修炼道路,按真、善、忍做人,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大法在中华民族大地上人传人,很快中华民族有上亿人得大法,修心向善,人的思想道德在不断升华。大法洪传,很多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之门。 可是江××出于妒忌,为一己之私利,与恶党互相勾结,相互利用,在1999年

2006-04-19: 徐承本长期遭迫害、妻子被折磨致死
我是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名叫徐承本,家住芝罘区福源路203─P.我与妻子贺秀玲在1997年喜得大法,走上修炼道路,按真、善、忍做人,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大法在中华民族大地上人传人,很快中华民族有上亿人得大法,修心向善,人的思想道德在不断升华。大法洪传,很多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之门。

可是江××出于妒忌,为一己之私利,与恶党互相勾结,相互利用,在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修真、善、忍修炼者的打压、拘留、判刑、洗脑、罚款、株连。面对邪恶的打压,我与妻子贺秀玲在99年底走上上访之路,想把大法修炼利国利民告诉政府。上访无门遭抓捕拘留。最后走上了天安门,告诉世人恶党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实践也证明了恶党迫害法轮功彻底失败。

在上访中,我被恶党七次拘留、一次劳教、三次强制洗脑。2000年底,在北京海淀看守所,恶党把吸毒犯、偷盗犯、流氓犯等又教唆成打人犯,教唆犯人扒光我的衣服,在外面防风处把门关上,不让人看到,对我洗冷水澡一个多小时,冻的我浑身哆嗦。接下来坐土飞机,4、5个犯人把我两手伸直按在墙上,两脚似落非落,用膝盖顶着我的臀部,采取流氓手段,把饮用水瓶装满水,系在我的生殖器上左右摇摆。睡觉时3、4个犯人围在我身边不让睡觉,使我4天4夜没能合一眼。他们用报纸卷成纸捻,一打瞌睡就用纸捻捅我的鼻子、耳朵,难受的我两眼流泪,还不时的打耳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天后我被调离牢房。在刑拘期间,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击,电的我脸部肿起老高,嘴唇流黄水;喷迷魂药,这对我修炼根本不起作用。

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烟台渔业公司以党委书记毕务义,组织部长鞠传政,劳资处长栾石德,公安处政委李长海为首的洗脑专案组,组织30多人轮番洗脑,企图使我放弃修炼。

2001年4月,烟台芝罘区看守所对我施用暴力,手铐脚镣戴着,四肢伸直铐在床上,灌食时打开,4、5个犯人按着头,狱医强行灌食。

在王村劳教所,不许睡觉,精神摧残,把我迫害折磨成高血压。每天早晨5点起床操练,而后劳动做苦役,而苦役大多都是有损身体健康的物品。晚上洗脑到10点多钟。

在上访中被恶党非法绑架。第一关是绑架到驻京办,恶警搜身,无论身上带多少钱都被恶警洗劫一空,而后通知单位去领人。这些恶人趁此机会大吃大喝,回来后帐算在我们身上。我曾被渔业公司调配科长曲衍波罚款1,700元,公安政委罚款4,000元。

我妻子贺秀玲被绑架送到辽宁锦州关押3个多月,罚款3,000多元,5次拘留。2003年因做真相资料揭露迫害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非法绑架,长期关押在芝罘区看守所受尽折磨。2004年3月11日,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人还活着就被610伙同医院送進太平间,下身赤裸冷冻。贺秀玲被迫害致死。

2006年农历新年后,我与贺秀玲亲属去看望贺秀玲遗体,遭到610、看守所拒绝。

两会时,渔业公司治安科长李春业上门骚扰,名义上关心我,恶党哪有那么善心,其实是骚扰我。而后是公安处政委李长海打电话骚扰。

2006年4月6日晚,我出去回来,大约在7时左右,公安警察在我家门口蹲坑。

4月6日晚,我家的几个姊妹串门,被盯梢。4月8号左右公安国保再次骚扰我,使我在失去妻子的痛苦时,又处在邪恶的恐怖中,生活不得安宁。

惊闻中共在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医院等设施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使我对贺秀玲的遗体情况产生疑问。贺秀玲在2004年3月11日早7时30分被迫害致死,芝罘区公安610头目李文光打电话通知我,我在大约9点半左右赶到医院,而我却没有看到贺秀玲遗体。我到病房公安把我叫回来不让到病房。11时左右其亲人赶到,在太平间见到时看到她还没断气,法医监定虽然我们在现场,但解剖时并没有让我们看,只是说哪有毛病让我们進去看一眼,赶紧叫我们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9/125588.html

2005-12-26:回忆我在北京通州公安分局遭受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中国水产烟台渔业公司职工。2000年底,我与妻贺秀玲为证实大法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人绑架。那时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学员每天少说几百,多时达一千到两千。由于大多数学员不配合邪恶,北京及附近省市的监狱暴满。我与另外六名同修被送往北京通州。我妻贺秀铃送往辽宁锦州。据她释放后回家说:“当时恶警不知外送多少学员,动用的警车及各种车辆前不见首,后不见尾。

2005-12-26:回忆我在北京通州公安分局遭受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中国水产烟台渔业公司职工。2000年底,我与妻贺秀玲为证实大法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人绑架。那时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学员每天少说几百,多时达一千到两千。由于大多数学员不配合邪恶,北京及附近省市的监狱暴满。我与另外六名同修被送往北京通州。我妻贺秀铃送往辽宁锦州。据她释放后回家说:“当时恶警不知外送多少学员,动用的警车及各种车辆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我在以前揭露邪恶迫害时,由于认识上的局限,实际上默认了邪恶的迫害。为了能让世人都能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我把这段迫害真相从新整理补充发表。

我在北京通州公安分局,有个公安不法人员手拿电棍要每个学员脱下衣服搜身,每个学员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我被洗劫120元钱。这是恶党聚敛钱财的邪恶本性。接下来是拍照,我由于不配合恶人,被5个不法人员打倒在地,打得口鼻出血,再用脚踩在身上强行拍照。而后这些不法人员把我拖出屋,晚上恶警伪装说要把我们送到廊坊火车站,看那几名学员释放回家。我们三名同修始终不配合恶人,恶警又将我们从车站拉回,走一段,恶警拷问一段,我们不配合,邪恶招用完了,把我们扔在路上不管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6/117342.html

2005-11-11:我和我的家庭遭受的骚扰 文_山东烟台大法弟子 徐承本 自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上书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发表后,引述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11月3日至4日,不知是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还是文登市国保,到我老家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他们私闯民宅,骚扰我80多岁的老母亲。老母亲气愤的说:你们把我媳妇迫害死了,还来找我儿子,想干甚么!把他们赶走了。恶警并打听我儿

2005-11-11: 我和我的家庭遭受的骚扰 文_山东烟台大法弟子 徐承本
自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上书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发表后,引述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11月3日至4日,不知是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还是文登市国保,到我老家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他们私闯民宅,骚扰我80多岁的老母亲。老母亲气愤的说:你们把我媳妇迫害死了,还来找我儿子,想干甚么!把他们赶走了。恶警并打听我儿子的地址,想去骚扰他。

11月8日下午3点左右,我在单位时,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组织部部长鞠传政、治安处政委李长海不知受何人指使给我打电话,名义是关照,实际是打听和骚扰。问我在何处工作,我讲没必要告诉你,我的主要要做的事是为我妻子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随后,他们又问我与高律师甚么时间见面,我讲10月15日。后他们又问我是在烟台还是北京,我讲这没必要告诉。后我向他们讲真像,愿他们不要像以前那样。鞠传政听后笑了笑,说不会的,我们也是身不由己。

奉劝那些至今仍在执迷不悟的跟着江氏及恶党邪恶集团迫害的人:江氏及恶党邪恶集团血债纍纍,罪恶滔天,不要为了眼前利益,失去生命的永远,成为他们的替罪羊,落得可悲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1/114312.html

2005-11-06:山东文登市不法之徒骚扰徐承本的家人 2005年11月3日至4日连续两天,不知是文登市国保还是文登市宋村派出所,到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骚扰,他们三日在街上骚扰村民,调查徐承本的情况,四日闯入他家骚扰他80多岁的老母,给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恶警还威胁说要骚扰徐承本的儿子。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6/113905.html

2005-11-06: 山东文登市不法之徒骚扰徐承本的家人
2005年11月3日至4日连续两天,不知是文登市国保还是文登市宋村派出所,到文登市宋村镇渠格村骚扰,他们三日在街上骚扰村民,调查徐承本的情况,四日闯入他家骚扰他80多岁的老母,给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恶警还威胁说要骚扰徐承本的儿子。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6/113905.html

2005-04-16:我是大法弟子徐承本。我妻子贺秀玲因坚修大法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与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不法人员迫害致死一年多,其遗体至今仍然停放在烟台芝罘区殡仪馆。本人曾多次找芝罘区610头目李文光、南郊看守所大队长张福田交涉,追究致死责任,二恶人一口推脱。案件被外界曝光后,我又向地方检察院、法院起诉,均无一受理。后610不法之徒为“摆平”此事,提出赔偿10万元了事,被我严词拒绝。 2005年4月9日早

2005-04-16: 我是大法弟子徐承本。我妻子贺秀玲因坚修大法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与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不法人员迫害致死一年多,其遗体至今仍然停放在烟台芝罘区殡仪馆。本人曾多次找芝罘区610头目李文光、南郊看守所大队长张福田交涉,追究致死责任,二恶人一口推脱。案件被外界曝光后,我又向地方检察院、法院起诉,均无一受理。后610不法之徒为“摆平”此事,提出赔偿10万元了事,被我严词拒绝。

2005年4月9日早8点多钟,芝罘区幸福派出所一姓刘警察又到我家骚扰,说是找我谈谈。我将其拒之门外,并质问他真善忍有甚么不好,为何知法犯法。该警察走后又于9:30左右返回,说是奉所长之命来执行任务。我出去在楼道里跟他讲真像,质问他我们犯了哪条国法?到底是谁在犯法?除非依法开庭审判凶手,其他我决不配合你们!

该警察走后,国安局调查网的一辆车又在我家附近呆了很长时间。这个社会已经让共产邪灵整得是非颠倒、黑白混淆、正邪不分了,不法之徒可以明目张胆将好人打死而不受任何惩罚,逍遥法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6/99747.html

2005-03-28: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的职工徐承本,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上访说明法轮功真像,七次遭到恶警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其妻子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遭610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2004年3月11日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徐承本自述他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1998年10月喜得大法,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2005-03-28: 中国水产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的职工徐承本,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上访说明法轮功真像,七次遭到恶警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其妻子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遭610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2004年3月11日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徐承本自述他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叫徐承本,1998年10月喜得大法,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六年多的时间给国家节省了不少医疗费用。法轮功利国利民,在人传人、亲传亲中短短几年中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一己之私利,与共产党互相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大法在中国遭到诽谤、师父遭到莫须有的陷害,我因坚信真善忍,恶党不法人员使我失业、停发工资。我七次遭到恶警非法绑架拘留,三次被强制洗脑,一次劳教。

2000年10月在去北京上访中,在天安门被恶警非法绑架送到了北京海淀看守所三茼七号。由于不配合邪恶,代号“法十四号”的恶警教唆犯人对我酷刑折磨,精神摧残。由号里的犯人在我身前身后左右看着不许睡觉,一打瞌睡,犯人就打耳光,用纸捻捅鼻子、耳朵,一捅难受得眼泪直往下掉。北京進入十一月,天气寒冷,不法人员们把我的衣服扒光,驾到外面放风处,把门关上,不让人看见,往身上泼冷水,一盆一盆从头顶倒到全身。我被折磨一个小时,冻得全身打哆嗦。接下来遭受酷刑“坐土飞机”:两手伸直按在墙上,把头往下按,两脚似落非落,两个犯人用膝盖顶着腚部将近一小时。邪恶之徒利用犯人侮辱我的人格,把饮料瓶装满水,用绳子系在我的生殖器上,再用手左右拨拉。

外面的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刑拷打,我的脸部被电的面目皆非,脸部嘴唇电得肿的老高出水。恶警手段一个不行,再换一个,对着口腔、鼻子喷洒迷魂药,这在大法修炼者身上根本不起作用。一个星期后我被调到另一牢房,邪恶使尽花招没达到目的,伪装成善的。在这个牢房里,犯人没有一个人对我使坏,也没一个说大法不好的,这个号长说出去他也要学大法 。有一天他突然说他要提前释放,出去怎样与我联系?我就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第二天我就被转到了烟台驻京办事处,我知道上了邪恶的蒙骗。

在烟台驻京办,我与一位女同修被非法铐在一起。这位女同修讲她要走,不能被邪恶带走。在同修的启悟下我也要走。我和女同修带着一副铐子,女同修手一缩出来了,这副手铐就全在我身上。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第二天在恶警的眼皮下闯出了魔窟。

出来后我身上仅有十四元钱,想行脚回烟台,走了一晚上也没走出北京城,再加上出现病态,实在走不动了。师尊再一次保护了我,安排我坐上了回烟台的客车,手铐回到烟台才打开。

2000年6月我進京上访,被文登公安局绑架到驻京办。在驻京办,威海610驻京办头目叫嚣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被荣城二个恶警叫到另一屋,拳脚相加,边打边说:你知道我们是干甚么的吗?我们就是打人的。回山东后,文登恶警李英林用搜刮大法弟子的钱喝的醉醺醺的后,穿着皮鞋猛踢我的头部。同时被打的还有周树香,当时我和妻子贺秀玲就被他搜走300多元。第二天,文登四个恶警在李英林的带领下,又把我放倒在地,踩脸的,踩腿的,酷刑折磨了很长时间,由于火车到点才住手。在文登被拘留释放后,回烟台被渔业公司办班强制洗脑,公安处李长海罚我四千元。

2004-06-16:2000年1月,我第一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烟台公安局的恶警却对我進行迫害。在北京驻京办恶警对我搜身,把我仅有的43元钱据为己有,单位给我戴上手铐刑具带回烟台,曲衍波(去北京领我的单位人员)等在饭店大吃大喝,说是所有花销都算在徐承本身上,因此我被罚款1900元(见曲衍波所开罚款证明),拘留15天。之后又被强行洗脑15天,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安排我的孩子上下班看着,给

2004-06-16: 2000年1月,我第一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烟台公安局的恶警却对我進行迫害。在北京驻京办恶警对我搜身,把我仅有的43元钱据为己有,单位给我戴上手铐刑具带回烟台,曲衍波(去北京领我的单位人员)等在饭店大吃大喝,说是所有花销都算在徐承本身上,因此我被罚款1900元(见曲衍波所开罚款证明),拘留15天。之后又被强行洗脑15天,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安排我的孩子上下班看着,给孩子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

2000年6月,为了揭露邪恶迫害,证实大法,我第二次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威海驻京办,其间7名大法弟子遭文登公安恶警李英林等不同程度的殴打,我被李英林等恶警按在地上疯狂毒打,他们用皮鞋踢我头部,用脚踩腿等,后我被戴上刑具手铐带回文登。......

2000-10-31: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烟台市渔业公司的大法弟子徐承本,上访后被当地公安抓回拘留。被释放后,被单位保卫科带回单位。保卫科科长问:“李洪志是谁?”答:“是我师父。”一连问了三遍,弟子仍然回答:“是我师父”。随后,他就拿了一壶开水从弟子头上浇下。然后,又问同一问题,弟子仍然如上回答。于是,他又浇开水。如此三遍。使弟子脸被烫伤,至今仍然留下疤痕。随后,他又用手铐把学员铐在了单位门口的大铁门上

2000-10-31: 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烟台市渔业公司的大法弟子徐承本,上访后被当地公安抓回拘留。被释放后,被单位保卫科带回单位。保卫科科长问:“李洪志是谁?”答:“是我师父。”一连问了三遍,弟子仍然回答:“是我师父”。随后,他就拿了一壶开水从弟子头上浇下。然后,又问同一问题,弟子仍然如上回答。于是,他又浇开水。如此三遍。使弟子脸被烫伤,至今仍然留下疤痕。随后,他又用手铐把学员铐在了单位门口的大铁门上,让过往的行人看。其残暴令人发指。
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31/540.html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6-13: 芝罘区福安派出所20人(2019年)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路97号 邮编264002
固定电话区号:0535
孙承文所长05356850337 18660078958 sunchengwen@f-ls.yts.sd
王维超 教导员05356851256 13583505678 wangweichao@f-ls.yts.sd
孙永明 副所长05356853080 18660078917 sunyongming@f-ls.yts.sd
刘宝刚 副所长13791178818 05356853080liubaogang@f-ls.yts.sd
赵健 副所长 05356853080 18853500898 zhaojian@f-ls.yts.sd
郑裕荣 警察18865355767 zhengyurong@f-ls.yts.sd
朱文玲 警察18865355797
吕美华 警察18660078972  lvmeihua@f-ls.yts.sd
郑建波  警察18660078968 zhengjianbo@f-ls.yts.sd
徐保峰 警察13963856271   xubaofeng@f-ls.yts.sd
赵志逸 警察18660078963 18660078963 zhaozhiyi@f-ls.yts.sd
徐丹 警察18300501015 05356853080 xudan@f-ls.yts.sd
原义博 警察18766528899 05356853080 yuanyibo@f-ls.yts.sd
张录森 警察13953574110  zhanglusen@f-ls.yts.sd
贺宇辉 警察18865355356
肖航宇 警察18660073442 05356853080
郭世伟 警察18660073439 05356853080
李如月 警察18660073436 0535685308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0年1月,我第一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烟台公安局的恶警却对我进行迫害。在北京驻京办恶警对我搜身,把我仅有的43元钱据为己有,单位给我戴上手铐刑具带回烟台,曲衍波(去北京领我的单位人员)等在饭店大吃大喝,说是所有花销都算在徐承本身上,因此我被罚款1900元(见曲衍波所开罚款证明),拘留15天。之后又被强行洗脑15天,单位恶人李长海、栾石德安排我的孩子上下班看着,给孩子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
2000年6月,为了揭露邪恶迫害,证实大法,我第二次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威海驻京办,其间7名大法弟子遭文登公安恶警李英林等不同程度的殴打,我被李英林等恶警按在地上疯狂毒打,他们用皮鞋踢我头部,用脚踩腿等,后我被戴上刑具手铐带回文登。

贺秀玲被李英林搜去了300多元钱,我被威海驻京办搜去100多元,另外的大法弟子就记不清了。文登李英林是江氏集团的恶毒打手,很多大法弟子遭这个歹徒迫害。在文登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我被劫持到烟台渔业公司。返回途中,李长海、曲衍波、鞠传政到饭店大吃大喝,回单位恶人李长海派车押着我四处借钱,罚款4000元,而且单位组织二十多人对我进行洗脑二十多天,李长海用开水浇我的头,头部被烫伤出水,但在大法的呵护下三天后神奇般康复。

2000年10月26日,我和妻子贺秀玲又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至北京海淀看守所,我遭到了恶警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和迫害,恶警利用犯人扒光我的衣服,在寒风中向我浇了三十多盆凉水,接着就是坐土飞机,头朝地,两臂按在墙上升空,脚似落地不落地的长达一个多小时,我被关在三栋七号,四天四夜没让我阖眼,我一瞌睡恶徒就打耳光,或用报纸卷成纸捻往鼻子里捅,恶警经常把我提出去电刑,我的脸和嘴辱都被电烂,被喷撒迷魂药,不怪后来连烟台驻京办的警察都说海淀看守所够坏的了,从那以后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

2000年12月,我和妻子贺秀玲又进京证实大法,贺秀玲被恶警绑架到了辽宁锦州看守所,关押迫害长达三个多月,而后又被罚款3000多元。我被非法绑架到北京市某个公安分局。我们七名大法弟子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把搜去的钱退了回来,并于当天晚上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叫我们回家。同样是公安警察,他们当中也有好人,不受邪恶之首的摆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