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监狱(原莲江口监狱) >> 王庄, 男,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地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3-14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交叉列在: 辽宁 > 大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28: 返乡护理老父 佳木斯王庄被警察绑架
曾遭三年冤狱和酷刑折磨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庄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左右,在佳木斯护理患病的父亲时遭到大连和佳木斯警察的绑架。现在王庄已在大连被关押近三个月了。

王庄,男,现年60岁。早年的王庄身体状况不佳,患有胰腺炎,常常被病折磨的痛苦不堪。去医院看、吃各种药都不见好,常常弄得身心疲惫,后来听说炼法轮功好,不仅对人好,身体也好。当时还没有发生打压,王庄就找到了学习点,往那儿一坐,看到了师父的法像,不觉中流泪了,说:师父,我来晚了。从此以后他走上了修炼之路,不知不觉中病好了,心情也焕然一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之后,王庄屡次遭到610、公安派出所警察的一次次无理抓捕、抄家,二零零三年被冤判三年,在佳木斯监狱遭受了监狱警察及刑事犯的酷刑虐待、暴力摧残。仅举一、两例:

不法警察把犯罪人员分成两班,值白天班的刑事犯,把王庄关在水房子里罚站,不允许动,不能坐,一动就拳打脚踢;值晚班的,看着王庄不许眨眼睛,不许睡觉,王庄眼睛一闭,便有刑事犯拿板子打。坐姿为两腿伸直,后背不许靠,两手掌放平,一坐一宿,如若眨眼睛,便把王庄拖到水房里浇凉水。眨眼睛后,一浇凉水就是十盆、二十盆的往头上、身上灌,此种恶行使用多次。虽然这样,也并没有让王庄屈服,不法警察便给刑事犯下令,说:“对王庄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只要有口气,甚至打死都白打,也要进行转化。”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于是这些恶人对王庄进行了更加残忍的迫害,由七、八个恶人共同合作,实施酷刑大背挂,即:两腿分开,恶人将王庄头硬按硬压在两腿中间,两胳膊向上直立成九十度,心脏急剧受压,人憋得窒息,两胳膊、两腿象骨肉分离似的剧痛难忍,直到昏死过去,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到了晚间将王庄的两腿两胳膊用绳子反复捆绑,脑袋上套个塑料袋,在脖子处系上,喘不了气,人只能在塑料袋里憋昏死。王庄在塑料袋里多次窒息,头闷得满头大汗。王庄心里难过,痛苦至极。王庄多次死过去之后,大小便失禁,这群恶人一看王庄死过去了不敢将人送医院,便用拳头使劲打王庄的胸部,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的酷刑反复用过五、六次。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这种迫害也没让王庄转化,恶人们又采用了新的迫害方式,用抹布直接塞到王庄的嗓子眼里,对王庄说:“不转化就憋死你。”结果真的把王庄憋昏死了。据刑事犯自己说,他们一伙人抢救了一个多小时,王庄才有了知觉。这些刑事犯见王庄活过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对王庄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是警察让我们这样干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们有可能洗不清,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干了。”当天晚上让王庄睡了一宿觉。

第二天,这些刑事犯便被警察召集去开会,对刑事犯说:“鼓励他们继续转化,整死白整,死了填个单子,报个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胁迫下,这些刑事犯变本加厉了。一名杀人犯,强行把王庄的腿盘上,用脚踩王庄的头直接触地,王庄憋得脸发青,等王庄缓过来,此刑事犯用钢针扎王庄的脚趾盖缝里。王庄的脚趾盖黑紫,往出淌血、化脓。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王庄的脚趾盖。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活剥掉了。

有一天,三名刑事犯把王庄按倒,腿反过来盘上,王庄的后背上坐一个一百七、八十斤重的犯人,把王庄的上身压到头触地,铐挤在床板上,直到把王庄脚、腿压到紫黑,人不能呼吸为止。这种迫害方式进行多次。还有一名犯人用钢笔帽之类的硬东西,放在王庄两指缝中间,然后用手使劲的攥王庄的手,都是难以复述的疼痛。还有一名刑事犯用木头棒子敲王庄浑身的各穴位处。对着膝盖、肘部等无肉的地方,拿棒子敲打,另一人顶着后背打前胸。王庄是骨肉之躯,他承受是何种的煎熬啊。

熬过了三年冤狱,期间妻子与他离了婚。回家后,他就住在父亲家,在这期间,公安警察总是跟踪他,甚至去公共厕所都会跟进去,给他造成了恐惧心理,那种压力,心理伤害,不亚于在监狱。即使是落户口、办身份证也要招致无端的盘问,刁难。今天让他去派出所,明天让他去派出所。骚扰不断。无奈,王庄不得已去了大连。

王庄到大连已四、五年了。这次回来是因为他八十五岁的父亲股骨头摔坏了,他回来护理,正护理期间,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左右,大连警察来了五、六个和佳木斯警察绑架了王庄。他的老父亲思儿心切,哭着说:“他是个孝子,他们姐弟几个就他孝顺了,他干啥了?啥也没干,抓他干啥呀!他没做坏事,尽做好事了,怎么给抓走了呢?!”现在王庄已在大连被关押近三个月了。八十五岁的父亲无人照顾,盼儿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返乡护理老父-佳木斯王庄被警察绑架-335615.html

2016-09-28: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庄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

办案单位是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公安分局,王庄是7月19日被劫持到大连市看守所关押迫害的。

王庄在看守所的监室是060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5605.html#169280636-1

2016-07-07: 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庄近日被辽宁省大连警察绑架

近日,在王庄的家中来了两个女便衣,拿着一台打印机之类的机器,谎称要修机器,问王庄是否在家,王庄的父亲说到附近的超市买豆腐去了。善良的老父亲等王庄买豆腐回来,王庄再也没回来,
一会儿,家里来了五六个警察非法抄家,并说是大连的警察,王庄的父亲这才明白刚刚所发生的这一切。王庄已经被绑架了。
参与绑架王庄的除了大连警察外,佳木斯警察也参与了。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7/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1010.html

2011-03-23: 中共酷刑:针插指甲、火烧指甲、钳子拔指甲……

“(大队长)管风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插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 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插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插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这是明慧网最近报道出来的被迫害致死的辽宁锦州法轮功修炼者黄成在盘锦监狱受到酷刑的描述。狱警与犯人的歹毒令人发指!
十指连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最敏感的部位,双手指甲内插满十根针头,那是什么感觉?读到这段文字,令人心里发颤。插手指甲,已成中共监牢中常见的酷刑。例如:

湖南湘潭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少安,被绑架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期间,警察范应巧、彭金文组织四个吸毒人员对她进行迫害,拿生产用的粗针插她的十指,从指甲盖下插入至关节,令徐少安当场昏死过去。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恶 警并不都是单一使用这种用针或用竹签插指甲的酷刑,往往和其它酷刑同时使用。也是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湖南常德桃源县法轮功修炼者文惠英,曾在生 前自述:“有一次恶警唆使五、六个吸毒犯来打我,拳头象雨点般落在我头上、身上,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腰部、腿部,用绳子把我的头发捆到窗户的铁杆上。恶警 还怂恿吸毒犯用最大的缝纫针插我的指甲缝,脱掉衣裤,插遍我的全身。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过去,一次又一次的痛醒过来。”

这只是中共监牢内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指甲进行摧残的酷刑之一。类似的酷刑也常被施暴于脚趾甲上。例如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在警察的唆使下,一名杀人犯用钢针插法轮功学员王庄的脚趾盖缝,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他的脚趾头,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生生剥掉了。
指甲插针的酷刑不仅仅发生在中共封闭的监牢里,那些由政府开设的所谓“法制学习班”里也经常发生着这样的罪恶。

在 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强制戒毒所内,黄埔区“六一零办公室”操控设立了一个“黄埔区思想教育学习班”。在这里,广州市海珠区紫来大街法轮功学员范美霞就曾 遭到过这样的迫害。一次,打手队长邱朝华指使几个暴徒将范美霞按在有扶手的椅子上,把她的双手、双脚各捆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和椅子腿上,再用一条脏毛巾塞 住她的嘴,随后几个暴徒拿竹签插入她的脚趾甲和皮肉中,并且用竹签在里面搅动。
这是怎样的罪恶和残忍啊!竹签插进趾甲内,再在里面搅动,范美霞的痛楚远远不是这几个文字所能表达的。

如此凶残折腾一番后,暴徒们将竹签从趾甲中抽了出来。可是却看到脚趾甲里留下的瘀血痕迹,歹徒们怕留下犯罪的罪证,竟猛然将穿着硬底皮鞋的脚狠毒地踩压在范美霞的脚趾甲上,致使她的左脚拇趾趾甲整块脱落。

这种踩脚趾甲致脱落的案例在山东女子监狱也曾发生。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自述道:“她们有时打累了,就用脚使劲踩我的脚趾,后来我左脚中趾被(刑事犯)刘新颖踩的出水溃疡了。刘新颖边踩边恶狠狠地说:‘十趾连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怎样’。”
中 共监狱还有一种烧指甲的酷刑。石家庄市法轮功修炼者王宏斌被绑架进石家庄劳教所202中队,狱警对他进行强制“转化”(及使用暴力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 信仰),期间连续多日不让他睡觉。有一次他实在熬不住睡着了,恶警竟指使看管他的劳教人员用打火机将他的指甲连根烧掉。

在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法轮功修炼者彭树权的十个手指,指甲被烫坏,并流出液体,后来彭树权的十个手指甲都变黑、蜕掉了。将十个手指全部烧掉,受刑者该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另一种关于指甲的酷刑是拔指甲。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仙桃市棉纺厂职工童冬香,被野蛮灌完食后,恶警程瑜指使吸毒犯用名叫“拔草”的酷刑残忍的将其手指甲拔掉。

酷刑演示:“拔指甲”
与拔指甲相近的另一种酷刑是夹指甲。在河北的监牢里曾有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过这种酷刑,其具体的实施是:警察先将法轮功学员十个手指最后两节用力掰捏,然后用铁钳子将手指肚、指甲上下夹碎,再夹脚趾,先夹左脚第三脚趾然后又把左脚大脚趾夹碎……
对法轮功修炼者指甲的摧残不仅是这几种形式。例如在哈尔滨监狱,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法轮功修炼者卜繁伟的指甲缝钉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

这种残忍的酷刑还被反复使用,凸显施刑者的残忍。例如法轮功学员刘金芳被绑架在河南项城看守所,恶警为逼她出卖其他法轮功修炼者,用竹签把她的手指尖、脚趾尖插透,痛得她昏死过去。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恶警竟然又用竹签把她插醒过来……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还有的恶警在施暴时,可不分手指和脚趾,怎么使法轮功修炼者痛苦怎么来。河南淮阳县许湾乡有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就受到过这样的酷刑:
她 先被恶警程维锋打了十几耳光;接着又被程维锋、王健夹在中间跺了十几脚;后来又被程维锋、王健强行按在铁椅子上,两个恶人用尽全身力气用铁擀杖擀她的小腿 迎面骨;恶警刘冠华控制她的双手,王健拿六根大头针钉她的十指;恶警程维锋又固定她的双脚,让恶警王健再钉她的十个脚趾;最后恶警还在她的背上插了二十四 根大头针……

悲哉!法轮功修炼者承受的酷刑之痛,难以让人继续读下去了;而这种酷刑的泛滥与残忍,又哪能是我们看到的这一点文字所能表达的呢?
那些施暴的恶人,他们得到了什么呢?是发泄了自己的残暴?在折磨他人中得到的满足?
并抢到了一张通向地狱的通行证?

法轮功修炼者在承受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魔难中,依然坚守着“真善忍”信仰,向人们讲真相,希望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即使对于凶残折磨他们的恶人,他们也没有仇恨,更没有暴力报复,而是平和的告诫和善劝作恶者停止助共为虐,不要害人害己。法轮功修炼者的坚忍和善良天地可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3/中共酷刑-针插指甲、火烧指甲、钳子拔指甲……-237978.html

2006-09-02: 剥趾甲、电糊喉部、多次昏死——王庄遭血腥摧残

王庄,男,现年50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九九年7.20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屡次遭到610、公安派出所警察的一次次无理抓捕、抄家、判刑,在监狱遭受了监狱警察及邢事犯的酷刑虐待、暴力摧残。恶人手段残忍阴毒。

王庄身遭酷刑,却心怀大善大忍之心,一次次被迫害昏过去,却一次次死而复生,却对警察无怨无恨,真诚善待他们。王庄的单位(佳木斯发电厂)被恶党所逼,将王庄开除。王庄原本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也被逼散。王庄身上至今被迫害的伤痕及余痛一望可知。从王庄的身上,可见共产邪党的监狱里都干了些什么?!当今的中国大地上只要你信仰法轮功,无论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都会受到不同方式的迫害。

以下略述的迫害事实都是王庄所亲身遭受过的:

一、2002年1月份的一天夜晚,王庄在建国路派出所门前的路上行走,被碰面的一名警察拦住,盘问。这时,姓郜的恶警过来了,认出王庄是炼法轮功的,便将王庄带入建国路派出所非法审讯,是不是出去做真相了,百般刁难,逼王庄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王庄不从,恶警赵世友拳脚相加,并带另一名警察抄王庄家。抄走大法书和录音带,强行将王庄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

二、2002年4月份,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恶警赵世友带领二名警察,在一天晚上非法闯入王庄家,不由分说强行抄家,没搜到任何东西,一走了之。

三、2002年9月份的一天下午3点多钟,王庄在向阳商店门前行走被长胜派出所教导员李锐碰上(他是王庄的邻居),他指使另外两名警察用车将王庄强行绑架到长胜派出所,对王庄进行非法审讯。在此期间,一名警察用打火机烧王庄的手和耳朵,逼问王庄大法真相资料的来源。晚上将王庄在铁椅子上铐了一宿,第二天将他送入佳东分局。在分局,国保大队长隋世民对他实施酷刑,上老虎凳折磨一个多小时,然后将王庄送入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一名姓袁的恶警两次殴打王庄,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然后将王庄强判三年,送往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

在佳木斯监狱五大队,恶警逼迫王庄劳动,他不从,被张大队长殴打,连踢带踹,打大嘴巴子,又多次指使刑事犯罪人员对王庄进行人身迫害,两次打他,并进行长时间罚站。

在监狱,恶警严厉蛮横、刁难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许法轮功学员和别人说话。恶警队长王辉亲自上阵,对王庄多次进行殴打,扇嘴巴子,用脚踹。王庄在路上行走,在没防备的情况下,便被王辉用脚突然袭击,王庄当时便被踹了一个大跟头。王庄绝食抗议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欺压,限制言论自由等迫害,恶警指使犯人用整袋的咸盐给王庄灌,视大法弟子的生命草芥不如。教政科恶警司振明又用手铐将王庄两手反背铐,勒紧手铐子,铐子紧的都嵌进肉里去了,那种痛苦,无法形容的煎熬。恶警对王庄足足铐了一天,并多次唆使刑事犯(所谓的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

2004年3月份,佳木斯监狱与莲江口监狱合并为一个监狱,王庄等一批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莲江口监狱。到了6月末,莲江口监狱便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强暴的所谓“转化”,逼法轮功学员谤师谤法。王庄所在大队是二大队三中队。在大队长杨旭伟,副教导员胡某某,教育干事张格秋,三中队长李显奎,教育队长张迪共同合谋策划下,对王庄组成了由暴力犯罪和杀人犯六、七个人联合做王庄的所谓“转化”,而在幕后安排、操控的多名恶警却每天都在监控室里遥控,监管着刑事犯的一切迫害过程。恶警煽动、欺骗、诱惑犯罪人员,并对刑事犯说,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王庄的转化做过来,便给犯罪人员减刑立功。这些犯罪人员有上边恶警的幕后指使和减刑的好处诱惑,便开始对王庄进行了一系列的邪恶残酷、下流毒辣的整套迫害。

恶警把犯罪人员分成两班,值白天班的刑事犯,把王庄关在水房子里罚站,不允许动,不能坐,一动就拳打脚踢;值晚班的,看着王庄不许眨眼睛,不许睡觉,王庄眼睛一闭,便有刑事犯拿板子打。坐姿为两腿伸直,后背不许靠,两手掌放平,一坐一宿,如若眨眼睛,便把王庄拖倒水房子里浇凉水。眨眼睛后,一浇凉水就是十盆、二十盆的往头上、身上灌,此种恶行使用多次。虽然这样,也并没有让王庄屈服,上边提到的这些恶警便给刑事犯下令,说:“对王庄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只要有口气,甚至打死都白打,也要进行转化。”

于是这些恶人对王庄进行了更加残忍的迫害,由七、八个恶人共同合作,实施酷刑大背挂,即:两腿分开,用人将王庄头硬按硬压在两腿中间,两胳膊向上直立成90度,心脏急剧受压,人憋的窒息,两胳膊、两腿象骨肉分离似的剧痛难忍,直到昏死过去,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到了晚间将王庄的两腿两胳膊用绳子反复捆绑,脑袋上套个塑料袋,在脖子处系上,喘不了气,人只能在塑料袋里憋死。王庄在塑料袋里多次窒息,头闷的满头大汗。王庄心里难过,痛苦至极。王庄多次死过去之后,大小便失禁,这群恶人一看王庄死过去了不敢将人送医院,便用拳头使劲打王庄的胸部,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的暴刑反复用过五、六次。

这种迫害也没让王庄转化,恶人们又采用了新的迫害方式,用抹布直接塞到王庄的嗓子眼里,对王庄说:“不转化就憋死你。”结果真的把王庄憋死了。据刑事犯自己说,他们一伙人抢救了一个多小时,王庄才有了知觉。这些刑事犯见王庄活过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对王庄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是警察让我们这样干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们有可能洗不清,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干了。”当天晚上让王庄睡了一宿觉。

第二天,这些刑事犯便被恶警召集去开会,对刑事犯说:“鼓励他们继续转化,整死白整,死了填个单子,报个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胁迫下,这些刑事犯变本加厉了。一名杀人犯,强行把王庄的腿盘上,用脚踩王庄的头直接触地,王庄憋的脸发青,等王庄缓过来,此刑事犯用钢针扎王庄的脚趾盖缝里。王庄的脚趾盖黑紫,往出淌血、化脓。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王庄的脚趾盖。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活剥掉了。

有一天,三名刑犯把王庄的腿反盘上,王庄的后背上坐一个一百七、八十斤重的犯人,把王庄的上身压到头触地,铐挤在床板上,直到把王庄脚、腿压到紫黑,人不能呼吸为止。这种迫害方式进行多次。还有一名犯人用钢笔帽之类的硬东西,放在王庄两指缝中间,然后用手使劲的攥王庄的手,都是难以复述的疼痛。还有一名刑事犯用木头棒子敲王庄浑身的各穴位处。对着膝盖、肘骨等干骨处,拿棒子敲打,另一人顶着后背打前胸。王庄是骨肉之躯,是何种的煎熬啊。

还有一次,一名刑事犯用脚使劲踩王庄的心脏部位,把气憋里头,只能吸,不能出,直到目前王庄的心脏喘气都吃力,不能大声说话。还有一次,被一名杀人犯拳脚相加,往心脏处猛捶猛打,最后被打的昏死过去。殴打一开始,教导员杨新华在走廊里巡查,对杀人犯打王庄视而不见。还用床板使劲砍王庄的脚、腋窝和臀部。王庄绝食抗议监狱对他的暴力伤害,队长李显奎把王庄找到办公室,让一名刑事犯按着王庄的双手,用电棍对王庄的喉部和嘴唇进行电击,把喉部整个都电糊了,起大泡,至今疤痕累累。

这期间,每当刑事犯对王庄迫害几天以后,队长李显奎便找王庄谈话,问:“怎么样,能不能转化”。一看没有结果,这些恶警就唆使和胁迫刑事犯继续迫害王庄,用惨无人道的暴行又迫害了半个月之多。教育干事张格秋又找王庄谈话,还是强制让转化,并威胁说:“不转化还是没完没了”。在旁边的教育中队长张迪说:“现在王庄的身体有点缓过来了”,言外之意继续迫害,整个过程经历了二十多天……

这是佳木斯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页,这也是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充当替罪羊的警察、犯人被推向了悬崖绝路……王庄在遭受了这巨难的迫害下,对曾经谋划与迫害过他的警察、犯人无怨无恨。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庄本着大法教给他的做好人的标准,用慈悲的心,真诚的行为,善待那些刑事犯,跟他们和平相处,在他们有困难时真心的帮助他们。

这些刑事犯被王庄的善心与胸怀所感动,跟王庄表示:“你这些事情当时我们不知道真相,被政府、警察给利用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因为有仇恨才在外边犯的罪,为了仇恨而杀人,而冒险,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这么好,这么善良的人,不但不记仇,还对我们这么好,这回我们真的看到了法轮功和政府、电视上说的不一样。如果警察再让我们做这样的恶事,我们绝对不再干了”。后来恶警又指使他们对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迫害,他们真的就谁也不去干了。

还有那些警察,大法弟子也真诚希望你们能珍惜自己的生命与所为,弃恶从善,明白真相,悬崖无路,醒悟是岸,抓紧“三退”,只有这样才有希望!你们才能真正拥有一个好的未来!

(注:佳木斯监狱与恶警迫害王庄的这些内幕是由一个不能够透露真实姓名,并且参与整个迫害王庄的过程,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是犯罪,并且希望大法弟子宽恕的一个觉醒了的见证人提供的。
还有一些刑事犯的名字没有提及,是因为王庄用他的真诚、善良与宽容,把对生活绝望了的、为复仇而杀人的恶人的良知已唤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36930.html

2005-02-10: 现在佳木斯监狱非法关押的男大法弟子名单佳木斯地区有:刘俊华、张征远、孙立福、王庄、段宜发、立广文。

2004-03-14: 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关押50多名由佳木斯、鹤岗、依兰、伊春等市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自2003年以来,佳木斯监狱以刘昌余为首的邪恶之徒紧紧跟随江氏流氓集团作恶,采取各种手段和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以下记录了部份迫害事实。2004年2月20日,五大队长张井和指使犯人王家兴对大法弟子王庄進行毒打,犯人行凶后,张井和说打得好继续打,致使犯人又一次毒打大法弟子王庄

佳木斯监狱(原莲江口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0454)

2019-08-03: 黑龙江省同江市国保队长陆文双15946593222
同江市委书记许德东13734500005
同江市市长王金13845439999
同江市公安局局长尚志权18946436888
政法委书记王胜芝13803658718
原政法委书记赵静13836888396
公安局书记薛金玉13351761003
公安局政委单胜芝13284650678
公安局副局长蔡永江13339549600
同江市司法局局长张属新13339548058
公安局法制科朱风军15945419655
公安局法制局局长周俊河13604697318
公安局治安科王丽君13945443788
民政局局长于峰民13339547777
同江市农业副市长张志文13624655678
检察院副检察长张跃福13945408111
法院院长孙峰18746365111
法院刑事庭长刘春毅13555437666
刑事庭庭长孙荣13512637166
信访局副局长包四海18645472315
信访局局长鲍红伟13115345999
同江市看守所所长杨华13945432077
尤利军13803679506
谢希忠13512639234
武云鹏18845434545
宫宇昕18249232053
吕凤波13512635985
张喜美13796368890
任广丽13763636228
赵国胜13199103221
潘国滨13836680919
张淑娟13054769792
余志芳13836684075
潘丽娟13845499835

王宏烨18645277433
张忠敏13836682393
姜义文18249546183
刘英慧15945418578
李静艳13136984566
片警李加明18845433269
张晓龙乡政法系统13091640588
片警李才18746366919
居委会申虹艳13836682163
居委会冯静13845439740
杨振勇13845497773
刘胜男158451972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