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 >> 王海英, 女, 3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海英 倪清华(倪菁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4-19:经历马三家非人折磨:殴打、抠眼、灌食、抽血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海英回忆在马三家遭受迫害
我叫王海英,二零零零年十月左右被绑架到辽宁大连劳教所,在那里遭受暴力“转化”迫害:殴打、关小号、体罚等等非人折磨。当时是马三家劳教所先后派了几十人,到大连劳教所一同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苏境曾经到全国各地做报告,传授她们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经验。各地劳教所也到马三家“学习”迫害经验。如北京的劳教所去马三家劳教所“学习”的同时,也把北京法轮功学员转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转化”后押回北京,利用他们再去“转化”别人。马三家劳教所就是这样向全国输送罪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劳教所因为我拒绝写“三书”,将我转到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期间我遭受、目睹及耳闻了那里的罪恶:

体罚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我们十一位大法弟子被推上一辆大客车,分别被铐在椅子上,两个恶警看守一人,把我们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到马三家的第一天,恶警秋萍就拽着我到她的分队,找两个犯人做夹控,继续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就叫她们折磨我,包括殴打、抠眼睛、强行剪头发,她们拿着剪子恶狠狠的样子,就差剪子尖穿进我的脑袋。还不写,就罚站、罚蹲,每天至凌晨。

一次晚上,恶警苏境来视察,问:“反省的怎么样?”恶警王乃民说:“不写,帮帮她开开窍。”于是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带走,接着就听到她的惨叫声。我因为困一头扎在地上,水泥地“当”的一声响,坐在我旁边的恶警还骂我。后来还每天罚我坐小板凳、面壁,长达半年之久。

强迫奴役

后来我们被强迫到田里做奴工。夏天烈日下到稻田里拔草,水深到膝盖,恶警在岸边躺在沙发上,“四防”犯人在下边吆喝着:“快,别直腰。”我们被累的、晒的满头大汗也不许休息。

还有扒苞米。苞米地一望无边,一人一排,不许落后;还有拔大蒜、挖树坑,每人每天分的树坑必须挖完。野外的劳役风吹日晒,中午不许回去休息。

有时在室内做奴工产品,如做月饼盒,还有做些手工品,如扭枝条、花环等,据说都是出口的。

后来劳教所盖了二层楼缝纫车间,搞服装厂,加工各种服装,以军大衣为主,楼下还有弹棉车间。那里,冬天没有暖气,四面透风,手脚都冻伤了,每天还得完成大量的干活,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完不成定额就会被殴打、体罚,普教就威逼拿钱,如果拒绝劳役就被上刑。

强迫灌食

我家来人接见,不许我见,理由是我不写“三书”。我绝食抗议,被恶警唆使五个人强行按在床上灌食。后来威胁我如果再不吃饭就绑在床上食管不拿出来。

凌源法轮功学员杜淑花插着管不许拿下来,还把她领到学员面前羞辱,说“像不像猪”。

目睹“焦点访谈”造假

二零零一年九月左右,“焦点访谈”的人来录像,让秋萍和几个“转化”的学员表演一番,作为新闻在全国播放。当时我就在对面的房间,对这场假采访看得清清楚楚。

“攻坚”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辽宁省恶党当局组织所谓的“帮教团”近二十多人,来到马三家搞“攻坚”迫害。他们中有四分之三是男的,个头粗壮,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黑天白夜的把法轮功学员挨个轮番的叫出去迫害。那时马三家非法关押着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

记得在一个恐怖的夜晚,恶警张磊把我带到一个小楼里,首先是穿白大褂的人给我量血压,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桌子横在一个墙角里,让我坐在墙角里,四个男警察每两小时换一个人,轮流审我,威胁我,并拿出一打纸,叫我签字,这回是“五书”。我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惨叫的声音,我知道是大法弟子在遭难,从晚上六点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六点。

第二天,恶警张磊把我单独关在一房间里,整整六天六夜不让我上床,不让我洗漱,不让我下楼吃饭,不许我合眼,两个人看守我,二十四小时轮流换岗,只要我一合眼,恶徒们就叫骂、推搡……这样折磨我长达六天六宿。

迫害更甚

二零零七年,我再次被劫持到马三家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恶警将我和其他三名大法弟子封闭在一个牢房里,窗子用报纸糊上,四个警察轮流换班,二十四小时看守,强迫我们劳动,长达四个月。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拒绝报数,被恶警李明玉上刑六个小时,至今左臂仍酸麻。

法轮功学员张国珍、卢琳、王春英、赵淑琴、齐振红等都被上刑,齐振红上刑后精神失常;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我现在想不起她的名字)被上刑七天七夜,两臂抬不起来,手全是肿的,这样恶警还强迫她劳动,后来她的胳膊被恶警张春光打断。

强行抽血

二零零九年一天,几个穿白大褂的人来到马三家,当时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约四百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抽一大管血,不抽不行,法轮功学员王春英坚决不抽,被恶警王艳萍等七人按在床上,用枕头捂住头,从脚脖子上抽了一大管血。

被迫害致失忆

我于二零一零年二月结束冤狱,由于长期遭受马三家精神、肉体折磨,回家后我一度呈失忆状态,自己买的洗衣机不会用了,厨房的油盐酱醋分别不清……

以上所揭露的马三家的罪恶,也只是我能回忆起的冰山一角,还有许许多多我回忆不起来,等我回忆起来,我要继续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9/经历马三家非人折磨-殴打、抠眼、灌食、抽血-272264.html

2010-06-04: 王海英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以来,一直遭受迫害,至今被关在特管室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4/224856.html

2010-04-26: 马三家女所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辽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我在女所一大队被非法教养两年,亲眼见证了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现将其揭露如下:

2008 年6月,马三家教养院举办了一次演讲比赛,当一名被迫放弃修炼的学员站在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功时,一大队数名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顿时整个礼堂凝固了,恶警一时乱了阵脚,比赛一时停止。接着,礼堂又响起了法轮功学员的喊声。恶警们蜂拥而至,围着这几名法轮功学员不叫她们喊,可别处又喊了起来。警察动用暴力,才使比赛继续。赛后,一大队法轮功学员张国珍、王海英、腾世云等被上大挂几个小时,(大挂,就是让人把手和脚用手铐挂在两张床上,摆出各种姿势)致使她们的手和脚几个月都不能动弹。

2008年10月,一大队法轮功学员集体不往考核本上签字,因为法轮功没有罪,法轮功学员也不是犯人,狱警有什么资格考核我们呢?他们从院里调来几十名男警,殴打我们,集体上大挂。王春英、庐琳上大挂数十个小时,齐振红上大挂两天两夜,之后齐振红开始浑身抽搐,走路摇摇摆摆,以至精神失常,谁都不认识了。

2008年11月,法轮功学员刘振玲因干活的事情,被一大队一分队队长王户云叫到库房进行殴打,胳膊粗的大棍子硬给打成了两截,刘振玲的脸被打的肿的象馒头一样。张国珍因为拒绝往考核本上签字,被一大队一分队队长管琳等殴打一个小时左右,打的整张脸都脱了相,认不出来本人了。

2009年8月,赵淑琴因为拒绝佩带胸卡,被一大队大队长张春光打了二十多个嘴巴,打的赵淑琴昏迷不醒,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了,行动象小孩一样,不能受到惊吓。就是这样,一大队几个队长轮番找她谈话、恐吓威胁。

2009年9月的一天,赵淑琴突然被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张春光、周谦叫出去,赵淑琴不去,她们叫普通犯人给拉到办公室,三个人一起打她,撕心裂肺的哭声持续一个小时,赵淑琴回来后,坐着发呆,哭了一天。

2009年10月,一大队换了三个大队长,她们是王艳平、尤然、张宇、她们比李明玉、张春光、周谦行恶有过之而无不及。

腾世云因为干活时盘腿,被大队长王艳平叫去谈话,腾世云说:“盘腿不违法,没错。”王艳平叫嚣道:“你这个老东西,你怎么不得高血压死了呢!”腾世云因为干活盘腿被大队长王艳平加期一个月,张国珍也因为干活时盘腿被加期五天。

马三家教养院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在非睡觉时间内闭眼睛,腾世云说:“闭眼睛为什么不让,闭眼睛不违法,那是修炼中的一个状态,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一句话被加期五天。

法轮功学员庐琳因为拒绝参加劳动,不佩戴胸卡,被上了两天大挂,后因为绝食又被灌食,又上大挂,还逼着她写所谓“三书”(即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还被加期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章伟迪,因为拒绝在“考核”上签字,被队长管琳和靳小芮拉到库房殴打。靳小芮掐住她的脖子,管琳捂住她的嘴,管琳掴她嘴巴。还有一次也是因为她不签“考核”,被队长打的精神失常,目光呆滞,报数都不会报了,过两天才缓过来。

章伟迪在劳动时摔了一跤,胳膊摔折了,被强行拉到医院打了石膏,几个月后去检查,骨头缝一点也没愈合。马三家教养院和医生串通后,强行又把石膏拿下,强迫她去劳动。现在她胳膊肿的象馒头一样,已经变形了。

希望大家收集马三家恶警的有关电话、家庭信息以及照片,将这些恶警及恶行公布给马三家所在的城市——沈阳的民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38.html

2010-02-24: 望大连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王海英闯出黑窝马三家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海英,2007年8月14日被大连国保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已两年半之久,现邪恶仍非法加期進一步迫害,望大连法轮功学员关心同修,正念加持同修闯出魔窟,汇入法轮功学员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4/218534.html#1022322227-1

2009-09-17: 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
二、大法弟子王海英被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王海英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已经两年多了,在里面她与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遭遇了劳教所有形无形的迫害。2009年6月下旬,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对大队领导班子调整,将原来的李明玉、张春光、周谦调离,将劳教处的王燕萍,二大队的尤岩、张宇和两月前调入的孙宾,组成了四个大队长的班子,每个分队有四个队长,加上值宿队长和干事等一个大队几乎是二十多个队长。

在马三家,纸和笔都作为“违禁品”被没收了,甚至在二分队手表也被作为“违禁品”被没收,写信队长看着写。想找所长谈,得先跟中队打招呼,答覆是没时间。大法弟子王海英一次跟王燕萍又提起此事,答覆是“你没有这个权利”;想给所长写信,同样是“你没有这个权利”。

每月都有甚么“百分考核”,因为这个考核,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打过、电过,甚至上大挂,王海英拒签“考核”时,管琳(队长)就威胁她。

干一天的奴工活儿,都很累,晚上回寝室还被迫所谓的“学习”一个多小时,加上看新闻,就是一个半多小时,不让闭眼,谁要迷糊闭眼了,带工唐魏(30多岁、鞍山人、普犯)就叫其所属寝室的人中午不休息,罚坐小板凳(叫卡齐),主要目的是迫害大法弟子,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很多事由队长在背后撑腰,叫普犯带工实施迫害,所以唐巍经常告诉那些所谓的“包夹”“没有你们管不了的,你们就大胆管”。甚至尤岩在会上说“你们看到违纪不管谁知情不举,就给谁加期,你们『包夹’都听好了”。在劳教所只有大法弟子和一少部份上访人被“包夹”监控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7/208483.html

2009-09-05: 马三家子劳教女所对法轮功学员与上访人员的残酷迫害
2008年10月教养院考核之时,当时法轮功学员王海英、齐拓江、芦林、王俊艳、张英林、闫俊华没有说报告,遭到恶人拳打脚踢,之后都上“大挂”,有的3 天2夜。10小时不让吃饭和上厕所。

11月份,劳教所恶人说张国珍、芦林没干活,打了她们三个小时,上大挂10多个小时。

09年5月份赵淑芹眼睛被打的左眼充血、右眼变青,昏倒几次,精神痴呆。就这样还逼着干活,家属去了也不让接见。

狱警对上访人员有三级残证的李萍、盖凤珍、石俊梅、梅秋玉也上“大挂”、关小号。他们执法犯法疯狂的对待被关押人员。让其干活不让休息从早上干到晚。不干就指使唐威打她们。大法弟子到期也不放人,延长时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5/207737.html

2009-04-25: 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马三家劳教所承接东北“信誉公司”,和某公司军棉衣裤、武警裤的加工任务,超时超量的强迫每天奴役劳动9—10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劳动补偿,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都年龄偏高, 50多岁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每天都极度劳累,有时完不成任务,或体力不支,难以应付奴役劳动时被打、被罚是常事,二大队大队长王书征、干警尤然,不仅打学员还用手掐大法弟子的胳膊、大腿内侧肌肉,大法弟子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段军都被打骂过。

下面是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孙韫、李阁、李威(成)、崔国华、杨喜华、王金凤、赵仁花、陈淑梅、高卓、徐小燕、刘淑珍、段军、胡中英、夏淑坤、郞冬月、张素娴、王贵平、王桂芝、赵淑云、夏宁、赵立燕、侯国宁、刘淑芝、张紫云、张连英、张印英、陶玉芹、高静、张素霞、耿国歌、张国珍、朱秀兰、赵淑琴、孙小香、侯芳荣、里利、王海英、沈学菊、张伟迪、刘艳芹、贾亚辉、刘越红、谷凤春;二大队其中无法知道姓名的:约三十人;三大队无法知道姓名的约240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23.html

2008-10-27: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逼签劳动考核单
2008 年10月6日,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大法弟子因不签名劳动考核,受到了酷刑迫害。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在受刑后,不能直立行走,得弯着腰走路。他们就把大法弟子的头全部推到床底下,把两只手用铐子往前拉。王春英、王海英被铐了三天三夜,还有一名大法弟子被铐了五天,精神恍惚,甚么都不知道了。

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所长杨健、周某亲自指挥这场迫害,给大法弟子上刑的是院部调过来的两个男恶警。

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每月强行在考核单上签名,大法弟子不签,就打、上刑折磨。2007年11月,大法弟子王春英拒绝在所谓的考核上签字,被恶警张春光、周谦、翟耀辉、陈秋梅、李明玉等人上大挂迫害长达16小时。在3月末,2个恶警陈秋梅和王广云找来2个普犯,拽着胳膊掰着手指头强行签字,一连换了两支笔都没有签上。王春英一直紧紧的握着拳头,并向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这是在犯罪,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最后王春英的手都是紧紧的握着,最后都是恶警伪造的签名。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签考核又换了地方,在大队长办公室、值班室進行,桌上放一大电棍,威胁不签就上刑,然后就把着手强行签字,不配合就打。大法弟子滕世云被带進大队长办公室,恶人李明玉、高媛、干事瞿艳辉、李淑玲、张春光一拥而上一齐打,然后强行把滕世云的手按在考核上按手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637.html

2008-08-30: 马三家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常常用酷刑迫害拒绝在其所谓的月末考核上签字的大法弟子。

最近,大法弟子王海英因拒绝签字而被马三家教养院用酷刑“上大挂”迫害。

以同样方式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

1.大连法轮功学员李晓红因不配合、不签字被警察叫去,锁在屋里,秘密“上大挂”,时间一长腿脚全麻,手上是大泡,还被逼着做奴工。

2.关禁闭。大连的法轮功学员王小艳(化名)因不配合邪恶,不签字,被锁在屋里床上,关禁闭三个月,中间还被“上大挂”、睡死人床,还被逼着超时间奴役。(1大队和2大队早6点干活,中午11点30分吃饭,12点多钟开始干活,5点吃饭,5点30分到晚上11、12点让回来休息。)

3.莫芝伶(化名)因不写“三书”、不签字被邪恶警察在小黑屋秘密迫害,“上大挂”八天,当时手全是大泡,到现在腿脚都麻木,走路很费尽。队长还逼着这位学员做奴工。

4.武月菊被送马三家以来被锁在屋里,因不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不签字、不配合,被在屋里关禁闭八、九个月,现在送一大队進行劳役,被普犯看着。

5.吴英娟因不配合、不签字,被警察送進小黑屋一天一夜“上大挂”,進行秘密迫害,当时手上全是大泡,恶警还不让她动。现在,吴英娟每天被罚站、关禁闭。

6.耿丽、盛连英两名法轮功学员因反迫害绝食,气急败坏的队长逼着两位学员吃饭,然后让邪恶犹大给她俩暴力灌食迫害,盛连英到现在仍受迫害。

7.2007年11月份,铁岭王玲被送过来,被抓到马三家三次,王玲因不配合干奴役活、不签字、不写三书,现在被关禁闭,锁在屋里床上,遭秘密迫害。一大队法轮功学员因劝队长要做善事,气得队长逼着普犯打这位法轮功学员,然后锁在屋里秘密迫害。

8.有法轮功学员姐俩王效云、王效凤被当地抓后,因不写“三书”,不配合,被当地恶警“上大挂”一个星期,然后送马三家。当时她俩全身是伤,走路腰都直不起来,恶警还逼着她俩干活。

9.刘芳因不配合签字、不写“三书”,气急败坏的队长把刘芳锁在小黑屋,睡死人床迫害,现在刘芳手脚麻木、心脏也不好,恶警还逼着她超时间劳役。

10.北京抓来的法轮功学员王林因不签字,不写“三书”,气的队长把这位学员“上大挂”,被关在屋里几天進行肉体迫害。

11.现在马三家对新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抵制迫害、不做奴役、不签字、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然后把坚定的学员锁在屋里挂上窗帘,干着见不得阳光的迫害丑事。一来检查就把窗帘拿下来,把一大队不能干活、身体不好的都藏在小仓库里。(那里放棉花等一些东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30/184970.html

2008-08-24: 马三家教养院近期迫害大法弟子事例

据悉,在8月份奥运期间,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加紧对大法弟子管束,控制,并剥夺本应有很多权利。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王海英,无辜被殴打,队里的警察竟视若无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4/184642.html

2008-07-10: 曝光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六月份迫害恶行
2008年6月10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大搜查,恶警把大法弟子的很多物品搜走。大法弟子信淑华绝食反迫害,监区队长等5、6个恶警强行将信淑华捆在床上灌食,恶警在灌食前,先给信淑华灌一种不明毒药面,导致信淑华吐血,停了一天恶警又接着灌。有时,恶警在灌食前后都给信淑华灌不明毒药面,给信淑华扎的点滴也是有毒药品。恶警队长在灌毒药时不打自招的说:废你们的功。灌毒药后,这些恶警还议论说:“别人吃了药都出汗、消瘦,怎么不见她消瘦、拔头发。”就这样,每天恶警队长换五、六个人日夜折磨信淑华,六天六夜没让她合眼。

6月23日,大法弟子张卫英去洗漱,被“四防”犯人杨丽娟、刘丹打的满脸青紫,眼睑红肿,鼻骨折,肋骨受伤不能坐起。马三家教养院“四防”犯人无辜打骂人已成家常便饭,因为这都是恶警指使的。

6月26日,包夹犯人弄虚作假,擅自代替大法弟子王金凤答所谓考题,王金凤发现后把考题撕掉。恶警尤然气急败坏,打了王金凤嘴巴十多下,又用拳头打了十几拳。王金凤曾在3月10日被张卓惠、张军等四恶警在四楼上大挂,恶警用凳子将王金凤的手、脚铐着、捆着、拉直,把嘴堵上,然后向两侧拉凳子,王金凤被抻的撕心裂肺,被放下后,四肢和手脚都不能动。

女二所二大队恶警队长王淑贞、一分队恶警队长张宇,经常强行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進行非法搜身检查,她们扇耳光就像家常便饭一样随便。

6月27日,马三家教养院开所谓的赈灾报告会,会上污蔑大法,大法弟子当场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王俊燕被恶徒李明玉、张春生拳打脚踢、拔头发;张国珍被吊6小时,手被吊肿;仲淑娟被非法加期,并被威胁动刑;赵淑琴被吊3小时。

6月28日,大法弟子王海英拒绝报数,被恶警大队长李明玉铐在一个房间里,一只手铐在一张床的上方,另一只手铐在另一张床的下角,身体成弯曲型,站不起,蹲不下,手铐越来越紧,直到卡在骨头上,手被铐成紫色。在马三家教养院,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曾被这样铐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92.html

2008-06-28: 马三家教养院找各种藉口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
2008年6月10日,马三家教养院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搜查,其中把本应属于法轮功学员王海英的私人信件及物品强行搜走。大队长李明玉威胁王海英说:“我就叫你难受…”,第二天队长张春光和姓陈的队长,把王海英带到一个房间,插上门,威胁说:“看看我们是怎么转化你的…”,企图迫害王海英王海英说:“等法律健全的时候,你们这样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现在,马三家教养院不允许王海英家属正常接见,不允许正常打电话。而且,还强迫王海英等法轮功学员高强度奴役劳动,既达到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又为马三家教养院赚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74.html

2007-12-06: 辽宁马三家劳教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近况
马三家教养院近期又开始所谓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转化”。法轮功学员孙冕因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直接要求马三家队长打电话到大连,要见市局领导,马三家教养院告知大连,以单方面所谓转化通知市局的人,结果市局以及大连市分局的人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左右去了马三家,孙冕在交谈中揭露“马三家强迫她转化,并要求市局及马三家无罪释放本人”。结果市局及分局的人灰头土脸的就回到了大连,并说“要知道她找我们来说这些就不去了”。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的有:王春蓉、海英、李军等四人。据消息,大连邪党恶人可能要给关押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严管队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春蓉批捕。据了解法轮功学员王春蓉自从到了马三家后一直不配合邪恶,不干活,整天就是炼功、证实大法。

马三家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长达16小时超负荷奴役,一律不准讲话,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4个普犯(掏包,吸毒等)包夹。2007年3月,法轮功学员葛小南不配合教养院规定,在一次奴役中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讲话,被恶警赵新华(此人一直是迫害最凶狠的女警)找去所谓的谈话。葛小南一直和她讲真相,赵看软的不行就使眼色叫牢头和包夹打葛小南,大队长周谦并亲自动手连拖带打,把她拖到小号,吊铐长达6个小时。法轮功学员王小燕拒绝奴役,讲真相并要求放回葛小南,也被恶警周谦、张春光吊铐7个小时。

2007年2月,大连法轮功学员崔德凤为了揭露邪恶,在每件衣服内兜里写上“法轮大法好”。因每天长达16个小时工作,流水作业必须做300件衣服,被恶警发现并残酷折磨她,吊铐、揪头发殴打她,长达一个多星期。

2007 年1月,法轮功学员原书哲因不配合背劳教30条,被逼迫从4楼跳下造成双脚后跟粉碎性骨折。恶警怕她揭露邪恶,当天打上石膏就拉回教养院。就一个月,恶警看她能走了,就立即强迫她出工,每天和普犯一样干16个小时的活。恶警给她加期后,一天突然叫原书哲走,甚么东西都没叫拿。不知原书哲是否真的回家了?

有2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从06年底至今一直被关在仓库里,不许与任何外人联系,每天有普犯送饭,也不让看见法轮功学员是谁,有4个教养院勤杂人员值班。

据透露,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接见必须是周一至周五接见,接见必须带本人身份证登记,必须是本人直系亲属,还得不是法轮功成员,去接见时由门口值班队长通知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大队,经大队同意并由王晓峰亲自盘问表态(说诽谤大法的话)才可接见,严管人员不得接见。所有法轮功学员不准打电话,甚至不准接见,不准送食品,只能拿钱买教养院内食品,价格又贵还不实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67850.html

2007-10-05: 11名大连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9 月20日,从大连姚家看守所送走15名大法弟子(均为8月14日开法会被非法抓捕的)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其中邢淑敏,耿翠莲及另两名大法弟子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让家属接回。被送到马三家的部份大法弟子有王海英(被非法劳教2年3个月),林均燕(2年),杨丽华(1年半),于琴(1年)。

大连的张云秀及另一同修被送抚顺洗脑班。

除以上同修被非法关押外,另有4名同修院外教养1年或1年半不等。

大连大法弟子陈梅被非法判刑3年,现在大连姚家看守所8-11监室。丁振芳在8-12监室。被大连兴工街派出所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孙淑芬,67岁,现在姚家看守所8-10监室,另一姓韩同修,72岁,现被关押在8-8监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5/163938.html

2007-10-03: 数名大连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9月20日,数名大法弟子被从大连姚家看守所劫持到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其中王海英被非法劳教2年3个月,林均燕2年,杨丽华1年半,于琴1年。大连的张云秀及另一同修被送抚顺洗脑班。邢淑敏、耿翠莲及另俩名大法弟子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让家属接回。另有4名法轮功学员院外教养1年或1年半不等。

大连姚家看守所现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陈梅(被非法判刑3年)、丁振芳、孙淑芬(67岁,被兴工街派出所绑架)、一姓韩同修(72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21.html

2007-09-23:15名女大法弟子被从姚家看守所送马三家迫害
九月二十日,大连市公安局将15名女大法弟子,从姚家看守所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其中有:王春英,王春荣,王海英,刘云,姜晶,高凤丽,孙冕,张燕华(音)。另有4名大法弟子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家中,据悉,21日还要送男性大法弟子到沈阳,人数和姓名不详。

大连消息:近日得知,大连一名军医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其它信息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58.html

2007-09-23:大法弟子王海英被大连姚家看守所使用“打地环”迫害
在9月初,大连姚家看守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王海英,任桂霞,丁振芳实施“打地环”迫害近10天不等,将大法弟子的四肢用手铐和脚镣锁在一起铐在地板床的固定铁环上。期间,无法正常坐、立、躺、不准上厕所,也不能正常吃饭等,目前丁振芳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58.html

2004-06-12: 2002年12月,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对大法学员又一轮残酷的迫害开始。张磊恶行纍纍,以下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恶警张磊当时是三大队六分队队长,27岁,锦州黑山人。以下是其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王海英:大连人,也是被张磊迫害的几天几夜不许睡觉,张磊唆使犹大辱骂她,强制给她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2/76890.html

2003-03-26: 马三家集中营劫持1350名法轮功学员
辽宁大连
孙淑清 56岁
陈桂香 40岁
王艳 32岁
王海英 约36岁
周平 约40岁
林桂华 约40岁
多洪芝 约46岁
任素芬 约40多岁
王春香 约40多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6/47177.html

2002-12-21: 据大陆最新消息,沈阳马三家劳教院近一个时期对大法弟子又進行新一轮的残酷迫害。大连大法弟子王海英因不放弃修炼,现在正面临着残酷的迫害。犹大曾叫嚣:再不转化,就送到沈阳大北监狱了。

王海英的丈夫倪菁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劳动教养院。他们有一女儿今年3岁,由其婆婆照顾。其婆婆因患重病需治疗,家里已借债十万元,生活十分困难。

2002-10-11: 被劫持在马三家集中营的大法弟子王海英向法院控诉狱警的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2/34708.html

2002-05-01: 大连学员倪清华、王海英夫妇被非法关押,家中4岁的孩子无人照顾

大连大法弟子倪清华、王海英夫妇分别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沈阳马三家已经有一年半之久,近闻倪清华的母亲身患重病住院手术,留下4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家里经济发生严重困难,像他们夫妇这种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有很多。

2001-02-02: 大连教养院并不是其宣扬的“教育、感化、挽救”而是刑罚、逼迫签字、强行放弃修炼。把其中14个人强行严管,就因为我们晚上炼功,十来个干警手提胶皮棍、电棍等刑具,气势汹汹地打我们,有个别学员被打昏过去。所有被打的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打伤、淤肿,甚至脸都变形了。打人的干警中以雍鸣久、王军、林毅等队长的行为最邪恶。

雍鸣久从直接管法轮功学员开始就以各种手段破坏大法与迫害学员。他们在打学员时,一边打一边喊:“我们就是地狱的小鬼,马三家的做法我们也会。江泽民说打死白死!……”其中孙队长说:“我要把你们打成小鬼,打死你们不犯法,让你们变成鬼转世也当警察……”其恶毒尽显。打我们的干警全身大汗,用尽全力,把手都打没劲了,连棍子都打弯了,气喘咻咻。每个挨打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瘀血、青紫,严重的甚至连翻身都不敢。被打昏的学员他们又拿凉水往脸上泼,毫无人性可言,仅仅是因为我们炼了功。而且在逼我们签字时,也是几个男队长围在旁边,电棍、胶皮棍放在一起,只要不签就大打出手。

14个被严管的学员是:张福玲、全晓男、吴月菊、张华、(万冬霞)、万晶、(王互荣)、仲淑娟、王晶、王荣红、王海英、胡淑珍、曲环、(赵晶)。

括号内的学员曾被打昏过去,有的学员被拖着从走廊这头拖到另一头,血溅到墙上,他们又用东西抹掉,怕人看见。

有的学员脸上肿得厉害,到楼下打水时不让去,怕叫人看见他们的残酷,专找脸上没伤或伤在里面的学员出去打水,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和阴暗心理。

2001-01-02: 正法无罪--来自大连教养院的日记
12月17日
80多人继续绝食(没细统计)。下午4点左右院方领导开了一个所谓奖惩大会。会上把凡是没有动起来的学员给予减刑奖励,有奖一个至六个月不等;把它们认为“带头闹事”的12个学员当场带走,她们是:全晓男、万晶、王荣红、胡淑珍、王静、张华、王海英、吴月菊、钟淑娟、万冬霞、赵晶、张福玲,至今不知她们下落如何。晚5点左右,两个老学员被带走,她们已经四天没進食;接着把80多绝食的学院带到走廊上强行灌食,其中先灌食的12人被带上手铐强行灌食。那晚市621郝局长也来到现场亲临灌食一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350.html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3-02: 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789号,邮编:116033
电话:0411-86840586

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邮编116021
检察长路林勋 0411-89891133
郭丽华 0411-84587999
林乐大 13940916916
副检察长余明勇 0411-84388777
苏斌 0411-84388222

2017-03-07: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789号,邮编:116033
电话: 0411-86840586
刑事庭二庭庭长郑文龙0411-82793556
法官阎承寰0411-82793656
书记员0411-82793653
0411-82793527
0411-82793579
刑事庭:王洋、吴红岩、常忠文、郑文龙、孙锡河、于萍、李边疆、徐孝鹏、周廷、于秀、于学伟、于燕、刘晓薇、阎承寰、

2016-10-12: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西南路331号,0411-86642000.
负责人:常亮83891112
大连市沙河口区公安分局 尹志刚 西南路333号,0411-39771170
大连沙河口区幸福派出所办案人:周世岳(刑警中队长),电话13941126279
苏胜强
秦志霖(副队长)

2016-09-08: 大连市沙河口区:
星海湾街道新希望社区居委会:0411-84369570邮编116921
南沙街道汉阳社区居委会:0411-84637859邮编116021

2016-06-11: 参与上述绑架迫害的有:

锦绣派出所所长:张克利 警号(204795)
锦绣派出所指导员:李琦 锦绣派出所副所长:孙××
锦绣派出所刑警中队队长:李照勤 警号(205100)
锦绣派出所警察:谭玉好 警号(205280)李友增 警号(204795)锦绣派出所警察:周纬纬 片警:武海文
锦霞社区书记:石领娣
绑架杨淑玉的警察:孙副所长 警察周纬纬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被大连市教养院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大法学员近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2/1134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