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 >> 梅玉兰, 女, 44

梅玉兰
梅玉兰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朝阳区
拘留时间: 2000年5月13日
个人近况: 2000年5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0-05-2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梅玉兰 李万庆(妻梅玉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6-09: 北京法轮功学员梅玉兰被迫害死真相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梅玉兰,女 ,四十四岁,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左右被迫害致死。生前遭野蛮灌食迫害,实际上真实的死因是被几个犯人用棉被捂住窒息而死。现在她的丈夫李万庆正在北京新安劳教所二大队被迫害,她丈夫不知道她是被捂死,还没有人告诉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2172.html

2010-03-01: 暴力灌食是中共监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惯用酷刑
中国的监狱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不是出于人道目的,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酷刑。强迫暴力灌食一般分两种,这里两种方式邪恶的中共监狱轮番用,对人体伤害都非常大,随时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一、撬嘴直接灌食

监狱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的四肢都死死地绑在床上,还要把学员的身体和头按住。用手捏住鼻子不让呼吸,用强力将嘴捏开。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学员的嘴被撕裂开。然后用金属利器将学员咬紧的牙撬开,学员的牙床被撬破,牙齿被撬掉,嘴里血肉模糊,然后将东西灌入,而打手为了让学员痛苦并不将鼻子松开,很容易使学员窒息死亡。这种野蛮灌食方式,很容易将水、食物等强行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有些法轮功学员就在被灌食过程中遭折磨死去。

二、迫害性鼻饲灌食

监狱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的四肢都绑在床上,还要把学员的身体和头按住。为了折磨学员,特意用最粗的管子、特别是脏管子给学员灌食,并反复使用,管子故意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多次插管,从一个鼻孔插入抽出,又从另一个鼻孔插入,过程中,故意反复抽拉皮管,导致绝食者剧痛,鼻腔,食管,胃严重破损,引发大量出血,恶心、呕吐、剧烈咳嗽,经常是插一次管子,导致有的学员吐了一床的血,惨不忍睹。

死亡原因

1、强迫灌食为了强迫学员把嘴张开,一边野蛮地用手将学员的鼻子捏紧不让其呼吸,一边用硬器强行将学员的嘴撬开用大量食物往里灌,食物塞满嘴巴,而打手为了让学员痛苦并不将鼻子松开,很容易使学员窒息死亡。

2、强迫灌食很容易将流质液体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肺软水、肺腐烂导致死亡。

3、强迫用鼻饲管灌食是用鼻饲管从学员的鼻孔,鼻腔,咽喉,食管插入胃部灌食。插鼻饲管本来就是在医学中比较难把握和容易出危险的技术,因为很容易将管子插入患者的气管,使患者窒息而死或引起患者肺部损伤死亡。在被实施者不愿意而强迫插管中就更容易将管子插入气管,使人窒息死亡或造成肺部损伤死亡。

4、强迫灌食,所灌入的东西并不是让人维持生存的营养成份而是让人痛苦甚至死亡的高浓度的腐蚀性液体,如:浓盐水,浓辣椒水,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药物。这些东西灌入人体后,会使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溃烂不久就会导致人死亡。如:法轮功学员李玮红,2000年底被浙江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保外就医后,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李玮红不久死亡。

5、为了实施长期强行灌食,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四肢长期捆绑在床上,并把鼻饲管长期留在学员体内,使得学员四肢肌肉萎缩坏死,神经坏死,造成四肢瘫痪。而长期固定在床上加上营养不良,很容易造成肺衰竭,肺部感染死亡,这是造成昏迷瘫痪病人死亡的最大原因。中共监狱使一个活生生健康的好人变成活的“植物人”,不让人动(长期绑在床上,连翻身都不能),插上鼻饲管给你灌食,甚至给插上“导尿管”。

6、强迫用鼻饲管灌食,野蛮的插管往往使得鼻腔,食管,胃严重破损,引发大量出血,再加上特意使用脏管子,根本不消毒,容易引起伤口感染死亡。

7、长期进行灌食,而非正常进食容易引起电解质紊乱,导致人死亡。

灌食频率

据医生说,一个人要维持正常的生命,每天不管能否从其它渠道获取营养和水分,每天至少需从胃里摄取800-1000ml的营养液体,每次灌食量不能超过300ml,再加上长期绝食的人胃已经萎缩得很小,因此每天至少需灌食3至5次。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的案例:

高献民,男,41岁,广州暨南大学教师。2000年1月在广州天河区拘留所被警察残暴灌食高浓度盐粒,被害致死。2000年1月18日警察通知高献民家人这一死讯。

刘绪国,男,29岁,山东邹城市化肥厂工程师。2000年2月10日,被济宁市劳教所强行灌食错插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死亡。

梅玉兰,女,44岁,北京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23日,被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粗暴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后死亡。

赵冬梅,女,28岁,山西省临汾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27日在临汾市看守所被强制灌食,致使食物呛入气管死亡。

孙桂兰,女,46岁,陕西省宝鸡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9日,被宝鸡市60军医院强行灌食,皮管插入气管窒息死亡。

刘晓玲,女,37岁,黑龙江省肇东市五站镇法轮功学员,于5月13日被肇东市看守所强行灌食致死。

吴宝旺,男,36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法轮功学员。2002年5月17日左右被双城看守所强迫灌浓盐水后昏迷不醒,于当天去世。

刘桂英,女,43岁,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10月24日被密山市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李慧文,男,32岁,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医生。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野蛮灌食致死。

谭成强,男,43岁,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法轮功学员。2003年7月19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野蛮灌食,造成肺软水、腐烂不治死亡。

李玮红,女,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李玮红2000年底被浙江温州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后来被非法判刑1年,保外就医,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2003年4月19日李玮红死亡。

陈乃法,男,四十余岁,浙江省温州市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遭狱警切开喉管灌食后,于2004年4月11日含冤离世。

孙小军,男,32岁,浙江省富阳市法轮功学员,被浙江省公安厅与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2009年6月30日回家后,孙小军一直不能吃东西,就连喝水都吐,大小便都在床上,身体一直抽筋,最后于7月15日晚上11点多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因为被强迫暴力灌食直接导致死亡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58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41.html

梅玉兰(Mei, Yulan),女,44岁,北京朝阳区大法弟子,于2000年5月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2000年5月13日独自一人在家门口炼功后被抓进朝阳看守所,5月14日,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绝食三天后被灌食,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大夫,而是一个犯人,其他几个学员在号里都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儿梅才回来,胸前一片豆奶盐水,梅喘着气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后来梅就说头痛,一阵阵恶心,吐出来的也都是体内的脏东西,到了当天夜里开始吐浓痰和血,到后来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号里都是血腥味儿。值班的犯人立即报告当夜的姓孙的管教,管教却置之不理并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梅死后,看守所谎称其未死,并骚扰有关证人,其同监难友再次被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478.html

2001-07-15: 梅玉兰、赵昕等弟子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被活生生地剥夺了生命。梅玉兰在被朝阳拘留所非法拘留期间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至肺中,又因管教延误抢救而身亡。赵昕被海淀分局的警察踢瞎左眼,打断三节颈椎,全身瘫痪,这位好姑娘虽然奇迹般地又顽强支持了几个月,终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李昕因为不愿被警察无故从家中抓走,摔成重伤,腰椎暴裂性骨折,凭大法的力量刚能行走,警察就要将她送去洗脑,迫使她在如此严重伤残的情况下流离失所。更有韩学、庞友等几十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数不清的弟子被劳教,一出出妻离子散的惨剧在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的总导演下上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5/13455.html

2000-06-07: 梅玉兰, 女, 44, 北京朝阳区,
2000-05-13独自一人在户外炼功后被抓,绝食三天后, 17日由刑事犯人灌食,出现头痛、吐血、滴水不进。孙管教还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18日才送医院,一直昏迷至23日死亡。5个知情人5月26日又被抓进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8.html

2000-05-27: 【北京】北京大法弟子梅玉兰因朝阳分局强行灌食致死
梅玉兰,女,44岁,98年3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5月13日因在家门口炼功被拘朝阳分局607牢房。
5月14日,因要求学法炼功和无条件释放而绝食,当时,女号10个号都有绝食请愿的大法弟子,绝食时间长短不同。
5月16日上午,朝阳看守所采取强行插管的方式强迫学员们进食(即灌盐水和豆奶),梅是第二天(5月17日)被灌的。当时,607号共有九名学员,都先后被灌食。负责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马大夫,而是一个犯人,该犯人据说是朝阳医院的护士。

梅被灌时,我们几个学员在号里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来,胸前一片豆奶盐水,她喘着气对我们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后来梅就说头痛,号长就让她躺下休息,她觉得一阵阵恶心,不想喝水,吐出来的也都是体内的脏东西。可到了当天夜里,她开始吐浓痰和血,到后来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号里都是血腥味儿。值班的犯人立即报告当夜的管教,这位姓孙的管教置之不理,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结果没有及时送医院。

到第二天,我们看到梅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事是听抬梅的犯人说的),回来时,在601号的学员看到她是被平放在地上、被拽着双臂拖回607号的。折腾了一夜,又被背出去送医院,听说打了点滴。回来后,管教就给了一小碗米粥,我们帮她喝下了。当天夜里,梅开始喘不上气来,大口呼吸,慢慢手脚冰凉,眼珠也不动了。我们立即报告了值班医生,才被送民航医院抢救。

19日,607号全体成员都被录了口供(关于梅的事),我们只知道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还负责在号里刷厕所,而被灌后就再没起来。

5月24日我们去医院询问,护士说梅在5月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了。另外,一直照顾梅的学员——贾秀兰至今未获释。
梅的丈夫李万庆因春节在天安门炼功被判2年劳教,现关在团河劳教所。他们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儿,一人在家。
607号牢房目击者
2000年5月24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7/3598.html

2000-05-23: 梅玉兰,家住北京孙河苇沟,5月13日因在家门口炼功被拘留在北京市朝阳区拘留所607号,被拘第二天开始绝食请愿----要求炼功并无罪释放,在此之前607号的其他学员出于同一目的从5月8日起就开始绝食。
5月16日管教开始给绝食的学员插管灌食,梅是下午被灌的,当时听到她叫得非常凄惨,回来后她说没灌进去,管没有插到胃里。下午5、6点梅说头晕头痛,到晚上开始恶心呕吐,先是吐的浓痰,后是血块,同号的犯人见状马上叫了当晚值班的一位姓孙的管教要求求医,还把梅吐出来的血块拿给管教看,孙管教说:“没关系,死不了。”就不再理会了。

次日5月17日管教叫犯人将梅抬出去,背梅去的犯人回来说是给梅照像,之后他们将梅送到医院治疗,晚上梅治疗回来后同号的大法弟子给她喂了一碗小米粥,当天夜里梅出现了气闷、大口大口的喘气、喘不过来气的现象,号里大惊,叫来值班的大夫,大夫见状马上将梅送到附近的民航医院急救,以后梅的情况不详。

之后607号的所有人员都被管教传讯,对梅的情况每个人就自己看到的都录了“口供”,但很明显管教不愿提插管的事,而想把梅的事情说成是大法弟子绝食造成的,但607号的人都知道梅在被插管之前精神状态很好,被插管的当天中午梅还利用自由活动的时间在洗衣服。

现在607号的大法弟子除了一位在里面一直照顾梅的老大妈外都被释放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3/3624.html

朝阳区(北京第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10-18: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 邮编:100012
院长:索宏钢 副院长:张美欣、张晓琨、何通胜、刘双玉、辛尚民

2018-09-27: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81号,邮编100012
电话:010-84773022、010-84773861
院长:索宏钢 13331106108
副院长:张美欣 13311501701 北京市西城区永光东街9号院1号楼1门1801
副院长:何通胜 18500839005 北京市朝阳区东十里堡5号院3号楼3单元802号
副院长:刘双玉 18500839010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国风北京605楼704号
副院长:辛尚民 010-89689001 北京市海淀区暂安处2号院1号楼
执行一庭:
白彬 18500839038
李曼 18500839073
戎少东 18500839295
庞迪 13323072190
褚晓勇 18500839068
孙恒昌 18810571564
姜超 18500839071
史新燕 13910350556
王翊民 18500839069
李宏哲 18500939058
宁群 18500839066
雷江海 18519301308
韩德芳 18500839323
徐辉 18500839061
魏志斌 18500839273
张贤昌 18500839056
执行二庭:
李畅 18500839072
戴梦依 18519301307
赵佳丽 15201613099
谢鑫 18519301376
孙宏磊 18500839060
张美欣 13311501701
金星 13911256261
吴鸣 1850083905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3-23: 梅玉兰,女,44岁,北京朝阳区大法弟子,2000年5月13日独自一人在家门口炼功后被抓进朝阳看守所,5月14日,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绝食三天后被强迫野蛮灌食,于2000年5月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这是北京市第一例经核实的由灌食直接致死的案例。
明慧网2000年5月26日刊登了目击者的投书,据目击者称:
“5月16日上午,朝阳看守所采取强行插管的方式强迫学员们进食(即灌盐水和豆奶),梅是第二天(5月17日)被灌的。当时,607号共有九名学员,都先后被灌食。负责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马大夫,而是一个犯人,该犯人据说是朝阳医院的护士。
梅被灌时,我们几个学员在号里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来,胸前一片豆奶盐水,她喘着气对我们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后来梅就说头痛,号长就让她躺下休息,她觉得一阵阵恶心,不想喝水,吐出来的也都是体内的脏东西。可到了当天夜里,她开始吐浓痰和血,到后来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号里都是血腥味儿。值班的犯人立即报告当夜的管教,这位姓孙的管教置之不理,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结果没有及时送医院。
到第二天,我们看到梅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事是听抬梅的犯人说的),回来时,在601号的学员看到她是被平放在地上、被拽着双臂拖回607号的。折腾了一夜,又被背出去送医院,听说打了点滴。回来后,管教就给了一小碗米粥,我们帮她喝下了。当天夜里,梅开始喘不上气来,大口呼吸,慢慢手脚冰凉,眼珠也不动了。我们立即报告了值班医生,才被送民航医院抢救。
19日,607号全体成员都被录了口供(关于梅的事),我们只知道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还负责在号里刷厕所,而被灌后就再没起来。
5月24日我们去医院询问,护士说梅在5月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了。另外,一直照顾梅的学员——贾秀兰至今未获释。
梅的丈夫李万庆因春节在天安门炼功被判2年劳教,现关在团河劳教所。他们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儿,一人在家。”
... 更多

媒体报导

自由亚洲电台:法轮功学员梅玉兰因强迫进食而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31/3443.html

法新社:绝食抗议的法轮功成员被强行灌食而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7/3597.html

华盛顿邮报:中国的统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9/387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