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南京大学 >> 邹松涛(妻张云鹤), 男, 28

邹松涛(妻张云鹤)
青岛市硕士研究生邹松涛在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改营被迫害致死,妻子张云鹤仍然被关押

出生时间: 1972-04-08
个人情况: 硕士研究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青岛市
拘留时间: 1999年11月
有关恶人: 所长巩国权,恶警郑万辛、绍正华几人
迫害情况: 在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改营被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2000年11月3日 迫害致死 (2003-08-05首次报道致死)
报告人 : 加拿大 温哥华 张天啸 /妻 张云鹤
亲友关系: 妹夫
立案日期: 2003-08-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7
家庭成员: 儿女: 邹法融(融融)
夫妻/父母: 邹松涛(妻张云鹤) 张云鹤(夫邹松涛)

新婚照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邹松涛(Zou, songtao),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硕士研究生,年仅28岁的邹松涛于2000年11月3日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山东省劳动教养所”突然去世。据知情人调查证实,邹松涛被王村劳教所恶警郑万年和一名绍姓恶警用电棍毒打致死,于11月3日下午1:10死亡。劳教所为了掩盖杀人事实,谎称其从楼上摔下致死,但对于家属的质问却哑口无言。

家属于11月四日上午10时被通知邹松涛“病重”,需家属前往。与11月4日晚间才被告知人已去世,所有经过及初步鉴定结果均由劳教所向家属口头陈述。家属未取得任何有法律依据的书面结果或结论,家属提出要看邹松涛生前用过的宿舍及床位,却被告知“绝对不允许”,家属也无法接触到任何劳教所做善后工作的人员之外的其他人员,更无法接触到于邹松涛一起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当劳教所被问及“跳楼”的原因时,哑口无言。法轮功学员决不会无故跳楼,劳教所对他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不让见其他人?家属的疑问为什么得不到任何解释?因为邹松涛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所以在前往
处理后事的过程中,被排除在他们的见面会之外,并称因为她炼法轮功许多事不能叫她知道。(另外,在邹松涛的遗体旁边还停放着别的尸体。)

邹松涛于1972年四月八日出生,1995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生物化学系,获学士学位,1996年考入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攻读研究生,并于同年四月8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获海洋生物硕士学位。

自1999年7月22日起被非法拘禁在某旅馆达十几天,1999年10月22日因法轮大法被定为“邪教”,他离开即将分娩的妻子为法轮功澄清真相而進京上访,并向工作人员反映情况后,于月底回到青岛。11月初被当地派出所刑事拘留,12月初“取保候审”放回。被抓期间他的女儿出生,2000年5月30日因组织学员交流被带到派出所。因拒绝提供口供、签字、不配合迫害法轮功的工作,被公安铐在铁椅子上严刑拷打,头后部血肿,面部肿胀,面目皆非。后以撞墙表明态度,因伤势太重,拘留所不收,又被带回派出所躺了两天之后,再一次被刑事拘留一个月,7月初放回,其耳后还有青紫伤,直至7月18日是邹松涛在家度过的最后的时光,7月18日邹松涛被从家中带走,并告知已判3年劳教,7月8日至9月26日被关押在青岛劳教所(又名生建八三厂)。期间只有不修炼的家属可以探视,9月26日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突然被送往淄博王村的山东劳教所,期间任何家属都未能和他见面,被告知有新规定思想不转变就不让见家属,不准送食物,不准用钱买食物,每天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進行所谓的强制转化,并定期写思想汇报。2000年11月3日离开人世,11月四日下午于淄博张店火化,时年仅28岁。

公安为掩盖事实,强迫家属不得透露消息,甚至不让在家哭泣,惊动别人。真是邪恶至极。希望知情人士帮助揭露和提供淄博市有关公安责任单位和个人的详细材料,以便国际友人在海外起诉,使邹松涛被迫害致死案早日得见天日,使凶手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2004-12-06: 警察郑万欣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大法弟子邹松涛就是被他迫害致死的。他的两只眼睛经常充血,通红通红的,非常吓人。他自己说是睡觉少累的,也确实是累的,他挖空心思的转化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5/86993.html

2003-08-03: 女婿被害死,女儿关在牢;老妻伤心逝、幼孙无依靠──老教授致信胡锦涛等要求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3/55054p.html

2002-07-18:张天啸的妹夫邹松涛,男,生于1972年4月8日。2000年11月初在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年仅28岁。邹松涛1999年毕业于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获硕士学位。因修炼法轮功,被禁止找工作。1999年底,因去北京信访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回到青岛后被立即拘捕,非法关押在一家不知名的旅馆内长达一月之久。此后,无数次地被非法拘留,因次数太多已无法追记。曾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所长巩国全铐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抽打头面部,致使头部肿大,血流满身,面目全非。2000年7月邹被诱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劳教,关押在青岛市大山劳教所。9月底被秘密转送至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2000年11月3日上午,恶警郑万辛、绍正华几人将邹松涛单独叫進审讯室,在两个多小时的摧残下,邹松涛于中午11:30分离开人世,时年28岁。

张天啸的妹妹张云鹤,即邹松涛之妻,生于1973年11月2日。因修炼法轮功,在警方的一再骚扰下,被迫辞去了青岛德瑞皮化公司(瑞士独资)的主管会计职务。邹松涛去世后,张云鹤因向山东省有关法院和检察院写起诉书,控诉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草菅人命的事实,被青岛当局派人监视。2001年5月,张云鹤为避免進一步迫害,被迫离家出走。不久失踪。现据信被关押在青岛大山劳教所内。但有关当局不许家人探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8/33434.html

2001-07-17: 请伸出您的援手,帮助营救我们的亲人——部分加拿大居民向社会各界紧急呼吁(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7/33453.html

2001-09-19:最近从青岛功友听说了一些情况,在邹松涛被迫害致死后,青岛当局继续迫害其家人。邹松涛的妻子云鹤由于邪恶迫害流浪在外,孩子的姥姥在8月底去世,只剩下年迈的姥爷一个人照顾不到2岁的孩子。在姥爷照顾姥姥住院期间,有一位同修帮助照顾孩子,但是邪恶的警察竟将这位同修抓到洗脑班,并送到王村劳教所。

2000-11-26:邹松涛家中

【明慧网2000年11月26日】 闻听大法弟子邹松涛在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里沉重如山,不觉中泪水已充满眼眶,平静的心实在难以平静。又一个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无私无我的法轮大法弟子惨遭邪恶暴徒的毒手!世人们啊,你们都在干些什么?

我的思绪中记起了往日的邹松涛。他很早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对整个青岛地区大法的洪扬、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以至目前的讲清真相、证实大法都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记得三月份去过他家,融融(松涛的女儿)总是哭闹个不停,妻子张云鹤(也是大法弟子)"责备"他说:"你怎么看的孩子,她总哭,你没听到吗?"小邹憨憨的一笑,接着就抱起刚出生几个月的孩子,俨然是一位慈祥的父亲。他们家庭幸福美满。还记得四月底最后一次与小邹见面的情景。那时在一个法会上,小邹说:"我们许多学员说到北京去正法,其实正法的只有师父。我们应该是去证实法,这次法会的主要目的是共同提高上来,希望那些没走出来的学员认识到相互之间的差距,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许多大法弟子在此次法会后,逐渐提高了上来,不断走出来证实大法,走出了决裂人的关键一步。我也是其中一个。

邹松涛去世后,我们又见到了张云鹤和融融。云鹤面色忧郁,心情悲恸。我们共同谈起了邹松涛的一些事情和淄博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

淄博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進行了极端邪恶的残酷迫害,男学员用十几条电棍电,一电便是几个小时,女学员被关在水牢里通电。目前淄博王村劳教所任何消息透露不出来,除非再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融融见到我们高兴得不得了,一会伸手拉这个,一会伸手拉那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她还不知道今生再也不能见到爱她的父亲了。她的父亲,我们的功友邹松涛死的是如此的悲壮!……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样变成了一具尸体!28年来他没享一天福,总是在吃苦。

我们记得小邹组织最后一次法会是团岛法会。当时有四十多人,便衣突然闯入开始抓人,四十多人都被带走。小邹因与其他学员联系,晚到了一会,幸免被他们带走。后来被抓的学员在警察的审问下把握不住,供出是小邹一人组织的法会。法会场所的选定、实际的安排和通知学员都是小邹一人忙活的,他真是一切为了大法!云鹤回忆说:"松涛是替大家在承受,组织法会肯定要有人找场地,安排时间,通知学员,他们把难都加到了松涛身上,由他一人承受,……"

我们看了小邹去世前给张云鹤的最后一封信,她把信上的真实含义解释给我们。“好好教育好孩子,让她走正路。”他是希望也让孩子修炼大法,走正路。“原在十大队后转到九大队”说明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很多。“队长们害人很卖力,昼夜加班,脸色很难看。”说明这些邪恶的败类们对大法弟子昼夜折磨,手段极其残忍,恶毒,是九大队队长迫害死小邹的。

这时融融突然用手指着那封信,大喊:"爸爸,爸爸!"云鹤轻声问:"爸爸在哪?""……,爸爸在天上!"

"我很好,千万不要为我担心,我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师父为我们吃了很多苦,我永不能忘。希望大家都好。"小邹直到最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直在走自己修炼的路,同时希望大法弟子真正提高上来,都能功成圆满!11月4日大法弟子去小邹家收拾东西时,看见窗外有一串佛珠,金光闪闪。

最后我说:"听到小邹的事我很痛心,难过,但我希望你不要这样悲伤,小邹看见了也会很难受。希望你能走出这段阴影!""相信我,我一定能挺过来!"她说。融融向我作着鬼脸,我要去抱她,她摇了摇手,又用手拍着母亲的头,似乎在说:"想开点,不要难过。"笑容在她那纯真的脸上荡漾。

松涛,你真不愧是真修弟子,不愧是法轮大法的勇猛精進者,不愧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觉者。云鹤,你也是!我为那些受过松涛帮助的却走不出人来的弟子而痛心,小邹为我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许多常人甚至大法弟子都难以承受的致命的迫害,我们在干什么?!就象其妻云鹤所言:"我为众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正如师父所言:"那些在魔难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们哪!等待着他们走出人来。"

王村劳教所是继马三家劳教所之后的又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对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的罪孽,"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我们应该主动去运用宇宙大法镇邪、灭乱之伟大法力,窒息邪恶,除尽邪恶势力的黑窝。

觉悟吧,真修的大法弟子,用生命来兑现我们神圣的誓约!
觉悟吧,没走出人的学员,师父在慈悲地等待着你们!
觉悟吧,尚存良知的人们,冲出欺世谎言的蒙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6/2470.html


2000-11-10: “为了大法,我愿粉身碎骨”
—— 深切怀念我的丈夫,昔日同修邹松涛
邹松涛,在青岛大法弟子中是个广为人知的名字,他一边完成着硕士学业,一边把自己的家提供给大法弟子学法,走街串巷,洪扬着至善至纯的大法,他是从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24岁生日那天开始修炼的,真是上士闻道,一修到底。他说:“我不是辅导员,可我就是想为大法做工作。”于是,在炼功点上,他主动为大家纠正动作,教新学员炼功,买书,运书,放录象,到农村偏远山区洪法,他以温和,口才好、博学得到大家的认可,慢慢的成了一名没有人任命的义务辅导员,他从得法一个月就开始向周围人洪法,那时就悟到:“慈悲众生”,让众生受益于大法,我也是通过他的帮助,走上大法修炼的大道。

松涛,你可记得吗?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登记结婚两周年的日子了,你一定记得登记处一位大姐说:“松涛、云鹤,你们的名字真相一副对联。”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美满幸福的两个大法修炼者,我为在人间找到知己而深深的感谢上苍,感谢师父。这一点,今天我也没有改变,知音难求,哪怕只有短短的两年,胜似千年,在生活中,你是一个对妻子体贴入微的好丈夫,到了结婚纪念日,或我的生日,你都会送我贺卡或鲜花,记得一张贺卡写着:鹤要展翅高飞。你鼓励我精進,共同圆满。现在你为什么不等我了?我需要你,松涛!你是一个公认的大好人,大善人,从不伤害任何人,对任何人都善良的人,怎么就这么走了?你先我圆满而去,你能告诉我你在哪个天国世界?在这个人间虽然你只走了短短的28年历程,可是你从小正直,无私,长大了成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你的一生可谓平凡而伟大。七月份劳教前十几天,是我们在人世间最后共同度过的日子。记得7月18日下午,你要骑摩托车到公司接我,因为会遇到同事,你特地换了衬衣长裤,就是那么憨厚老实,纯纯正正,我还因为你骑了快车而生气,现在,所有的遗憾都没有机会补偿了。我一直盼望着你能重获自由回家来,孩子出生时,你在监狱中忍受拷打,我还等你给孩子过一周岁生日啊,可现在你却再也不能了,这是怎样的生活啊!一年中饱尝了生离,现在又是死别!我怎么也不相信,一个鲜活的,红润的,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尸体!你的面容,好象睡着了,火化时穿的那么简朴,一张薄毯子裹了裹,他们就急着把你抬走了!

松涛,你终于解脱了!你再也不用被跟踪,被窃听,被传讯,被非法拘禁,被拘留,被打骂,被劳教,你终于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你用生命捍卫了大法!你总爱说“早日回家”,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有一次你出去炼功,我很担心,你说了一句“为了大法,我愿粉身碎骨”。你兑现了你的誓言,我是多么不舍得你走,可你还是去了!人的生命就这么无声无息,我为众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善良的人们啊,大法弟子是用生命、血泪证实真理给你们啊!

松涛,天国世界是怎样的美好?在人间饱受地狱般的煎熬,换得怎样的甘甜啊!我把你的骨灰放在你生前用过的写字台上,对着八个月的女儿说:“乖孩子,去亲亲爸爸吧。”女儿就爬过去在骨灰盒上亲了一口,她好乖,可她被夺走了爸爸,她不该承受这些,她还不满一岁啊!人生所有的苦乐,在一年中都吃尽了,结婚,有了孩子,你被抓,被打,我在北京被打,你被劳教,我失去工作,然后失去丈夫!可我会坚强地走过历史的这一页。

松涛,再见了,你会在天上看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松涛,再见了,我们一定会在天国再次相见。

张云鹤 2000年11月

另:友人看见11月4日一串硕大漂亮的佛珠自我家窗外一直垂到楼下,我知道这是告诉我松涛已在佛国世界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0/253.html

2000-10-06: 青岛市国庆前将被关押弟子秘密转移到淄博郊区监狱
青岛市于9月27日夜间将关押的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淄博郊区的一个监狱,大约有30人。已知姓名的有:孙弘,男,3年;孙广理,男,3年;高秀胜,男,3年;刘呈江,男,3年;纪殿浩,男,3年;何书文,男,3年;孙广青,男,3年;李宗寿,男,3年;吴秀芳,男,3年;邹松涛,男,3年;刘增岳,男,3年。

崔维蕊,女,3年;闵惠蓉,女,3年;杜会敏,女,3年;邱素巧,女,3年;袁学先,女,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6/1238.html

2000-07-26: 青岛公安肆意抓捕,大法弟子前仆后继
为了迎接“7.22”的到来,青岛市统一部署了一次抓人行动。一些学员被从家中或学习班上带走送劳教所,凡是曾上访或表示不放弃修炼的,即被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关在街道办事处、单位或宾馆(强迫学员单位或家属交2000圆费用),还有学员被抄家后带走,下落不明。

已知此次被劳教三年的有:崔维蕊、闵惠蓉、杜会敏、袁学先、邱素巧、邹松涛,刑事拘留的有二十多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

但是,还有许多学员,突破层层阻力,走出来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说明法轮功真相,同时通过交流,大家对学法的重要性有了进一步认识,悟到只有不断的学法精进,才能在不同的环境下做到和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6/3409.html

2000-06-21: 北京派人督查 青岛迫害加剧
5月26日有40多名大法弟子在市南区团岛的大法弟子袁学轩家进行交流时被便衣混入,致使这些大法弟子全部被抓。袁学轩家也被抄,并将其中的袁学轩、李振文、杨其坡兄弟俩及后来被警方疑为组织者的邹松涛进行了刑事拘留。其余十多名大法弟子被行政拘留,已于6月12日下午放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1/1698.html

南京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25)

南京地区2003.12.6起电话升8位:3、4、5、6前加8;其余在原号码前加5。特服号码不变。

目前南方的各大专院校,如江浙一代的很多院校在学生入学时都要写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对读研、读博士的学生这种即无理又无理智的要求更为突出,这种要求不是引导学生正面认识法轮大法,而是强迫学生仇视法轮大法,强逼学生对大法犯罪,跟随江泽民一起下地狱。如南京理工大学报考读研、读博士的学生必须写反对、诬陷法轮大法的书面保证。这是能入该校就读的主要条件。
南京大学副校长:将树声
电话:025---593186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编:210093

南京大学系办公室 025-3592575
系学生工作组、分委团 025-3592784
教务科科长:杨丽娟(学籍管理)025-3593164

中共南京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南京大学监察处
联系电话:(025)3592586;电子邮件:jw3@nju.edu.cn
南京大学保卫处:025-3595110

南京大学校长:蒋树声;办公室:(025)83593186
保卫处:(025)83593689
治安科:(025)835931478359332483592226
浦口校区保卫办:(025)58646530,恶人:曹向军。
地址:江苏南京市汉口路22号南京大学保卫处。210093
 浦口校区保卫处(210089)
中文系行政人员:王恒明,王一涓,孟锡平,袁路,王彩云,宋月娥,姚斌

本案件有关文件

媒体报导

法新社:又一名法轮功成员死于中国监狱

香港,2000年11月08日--(法新社)一个总部设在香港的人权团体星期三报告说,又一名法轮功精神团体的成员死于中国监狱,使得死于拘留所的该团体成员人数达到68人。

该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报告说,邹松涛(音译),28岁,是位于山东省东部的青岛海洋大学的生物教授,他于周六在淄博第三劳改营逝世。

该中心报告说,劳改中心告诉邹的家人邹为自杀身亡,但拒绝邹的妻子看到遗体。

他的骨灰于周日被送还其家属。

劳改营的官员在法新社记者就这一事件提问时拒绝给予评论。

邹,1995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因为在首都的信访局试图因中央政府的镇压进行请愿和在北京抗议对该精神团体的禁令而在7月18日被捕并被判处三年徒刑。

人权组织称邹的家人怀疑他并非自杀,尤其是他刚刚在10个月前有了一个女儿。

法轮功于1999年7月在中国被禁止并被指控为“非法组织”以及妨碍法律的“邪教”。

政府自从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调动军队残酷镇压民主抗议后,视该团体为对其政权的最大威胁。

该精神运动的成员遵从他们的老师李洪志先生的基于佛家思想的教导,倡导清净的生活以及早晨集体炼功,功法包括传统的中国呼吸练习(译者注:法轮功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进行修炼的性命双修的功法,不讲呼吸,此处为作者误解)。

该人权组织称大约450名成员被判刑,最高的达18年,有600人以上被送进精神病院,并补充说大约10000名成员被送到劳教所,另有20000人被临时拘留。



--------------------------------------------------------------------------------

亚洲自由电台:山东法轮功学员邹松涛突死于劳教所
2000-11-08
香港消息:山东省法轮功学员、硕士研究生邹松涛11月4号突然死于关押他的劳教所,使去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在被拘留期间死亡人数上升到至少68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