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8-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营口市 >> 孟凡光(孟繁光)

案例描述

2017-03-12: 两遭劳教迫害 营口孟凡光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营口法轮功学员孟凡光女士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两次遭中共警察非法劳教,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孟凡光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她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短短的几天里,身患多种慢性疾病都不翼而飞,身心健康。我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和婆婆多年不合的关系也变得融洽了,在利益方面也渐渐看淡,不去与人争夺了,道德迅速提升。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利用谎言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以为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就按《宪法》规定,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同年九月到了北京,看到国家信访总局人员根本就不按规定接待来访者,警察问我是哪里来的,回答只要是关于法轮功的,就被警察或便衣绑架,之后我回到了本地区。

回家后,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给我的丈夫施压,因我丈夫在其手下工作,张落芳以下岗、开除来要挟,逼他让我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否则第二天就拘留我。

本来我的家人很支持我炼法轮功,家人都在我身上看到了因修炼法轮功身心的巨大变化。但在邪党的压力下,丈夫开始打我,把我打得很重,我无奈的拨打了“110”报警,来了四个警察问明情况后,四个警察异口同声地说:“你不写保证我们不管。”他们任由丈夫毒打我。图强公安局利用我丈夫的工作来要挟我,命令他回家看着我,不能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能去上访,不让学炼法轮功,逼迫放弃修炼。从此我家没有了安宁之日,导致后来,与丈夫被迫离婚。

被非法劳教:绑铁椅、铐地环、关小号……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我又一次去了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安全局一伙人绑架,强行把我塞到一个小车中,两个男人使劲用力往下按我的头,掐着脖子,几乎使我窒息,当时听到了狼狗的叫声和脚镣的声音,也不知道把我拉到了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地下室,那里有很多人在等着他们,刚下车就给我照相。当晚我就被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警察郭嗣宏、付金和、部份国安人员(专门在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访的)绑架到办事处,对我刑讯逼供。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我绑架至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于同年八月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一踏进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门,警察命令恶犯对我强行搜身,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我不写,警察就把我关进了小号,锁铐在地环上,屋子小的连腿都伸不开,只能蜷着双腿,没有通气孔。八月的天气憋得人上不来气,我大汗淋漓致虚脱,犯人李小扬拿着剪刀照我头发就是一剪子,手提着头发、看着我长短不齐的头发狂笑不止。警察副队长王梅还用白绳子把我双腿绑上,照头上就打,还问服不服。我被关小黑屋铐在地环上三天三夜。

警察们把多数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入小号,每天酷刑折磨,上大挂、背铐、吊铐。警察们用警棍、电棍、小白龙(就是白硬塑料管子)打她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板铺上,一只手在上铺,一只手在下铺,坐不下,站不起来。被犯人包夹看着不让睡觉,闭眼就打脸,不给吃饱饭,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就被警察们灌盐水。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上大挂——用手铐铐上双手吊起来,几个月都不放下来。犯人李小扬等把从走廊里捉进来的蛤蟆抓起来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扔,还得意的在那大笑,警察假装没看见。

有的房间里同时站着几个普教恶犯,逼法轮功学员在地中间站着,她们用脚把法轮功学员踢来踢去叫“踢足球”,几天几夜都不放回,并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无限度加刑期。我在两个月内被警察加了半年刑期,暴打、上刑每天都在发生。

由于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人太多,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猛增,双合劳教所装不下,就把仓库,养鸡的破房子等都倒出来让法轮功学员住。窗户上没有玻璃,屋里阴暗潮湿,八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吃的东西也经常半生不熟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黑龙江戒毒所成立女队,八十多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从齐齐哈尔劳教所转入黑龙江戒毒所。第一天,我不服从警察们的无理安排,第二天警察们把我关入小号迫害。北方的十月份寒冷逼人,警察用木板把暖气隔开冻法轮功学员们,我质问警察为什么把我关在小号,大队长张平,把我骗到四楼谈话,从另一个房间一下冲出来男男女女多个警察,把我强行绑到铁椅子上,双手背铐,双脚固定在铁板夹空里,嘴被警察用胶带缠上,之后开始毒打。我绝食抗议警察的暴行,非法关押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三天后,警察才不得不把我从铁椅子上放下来,我双腿肿的已经难以行走,警察还抢走了我的衣服。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出狱后,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景山、周文宽、郭嗣宏等经常利用协警或外雇人员采用长期跟踪、盯梢、蹲坑等方式对我进行骚扰迫害。我原单位图强劳动服务公司书记杨玉梅经常骚扰我的正常生活,向我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刑侦科刘晓海、张庆林带着一名协警闯入我家非法搜查,在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后离去。当时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家被抄,她们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一进门就有警察说:“不是说要来五个炼法轮功的吗?怎么就抓你们俩个哪。”可想而知这都是警察们有预谋的迫害。

再遭非法劳教:插鼻管、灌盐水……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领国保大队全体警察在图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绑架。八月十二日晚,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领国保大队全体警察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对我威逼利诱,逼我说出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我断然拒绝了警察的无理要求,在零口供的情况下,警察把我绑架到图强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我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由于在图强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一到劳教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副大队长符成娟、警察陈玉梅带领三个恶犯把我的双手,双脚绑在了床上,按着我的头不让动,给我插鼻管,警察陈玉梅特意把管子拽上来,插下去,给我灌的是盐水,吐得满头满脸都是,几乎使我窒息。管子拔出双鼻孔和嘴部喷出大量鲜血,连吐了一个星期,胸腔疼痛,呼吸困难,就这样他们口中还谩骂不止。警察把我关在小号与别人隔离,让恶犯包夹看着。在一个只能放两张床,一个桌子的小屋里,整整关了我一年,不让家人接见。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逼我奴役劳动为他们创效益。

二零零八年,由于劳教所加工有毒的端午节葫芦 ,女队被关押人员集体不同程度中毒,上网曝光外界知道后,劳教所女队匆匆解散。五月十七日又把我绑架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继续迫害。到了那里还是把我和大家隔离,这里的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比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还狠毒。

被迫流离失所 遭非法通缉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的十多年里,大兴安岭漠河、图强等地的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对我时不时的骚扰、跟踪、监视迫害,特别是每逢中共的节日、有一点风吹草动,警察们就开始对我骚扰迫害,多次恐吓房东不允许租给我房子,致使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精神造成巨大的伤害。

二零一二年底,我送给世人新年对联,漠河县公安局非法跟踪到我工作的店里骚扰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以漠河公安局副局长王先勇、国保大队长杨晓飞为首的警察对漠河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迫害,全城搜捕我,查封我的住处,骚扰我打工的鞋店,他们到处找我,使我的亲朋好友担惊受怕。被逼无奈之下我远走他乡,流离失所,在此期间,漠河公安局对我进行网上通缉。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左右, 我在沈阳地区工作地点被沈阳公安局和铁西区派出所绑架,对我非法抄家,抢走我的电脑和私人物品等,把我绑架到铁西区派出所四天四夜,刑讯逼供,强迫我照相,按手印,四天后被漠河公安局刘力剑、王影、包权等劫持到加格达齐看守所迫害,由于我身体状况极差,看守所拒收,他们把我带到宾馆刑讯逼供,不让睡觉,对我辱骂、侮辱,强制扣押我身份证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2/两遭劳教迫害-营口孟凡光控告元凶江泽民-344167.html

2015-10-04: 锁地环、吊铐……大兴安岭孟凡光屡遭迫害

孟凡光女士,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漠河县。孟凡光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孟凡光身心受益,修炼大法前身上的很多种疾病在修炼后都好了,家庭也和睦,道德也提升了。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孟凡光屡遭迫害,被绑架、抄家、关押、二次劳教、酷刑、离婚、流离失所、通缉等等迫害。

如今虽然孟凡光已经被释放,可是漠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仍然对她进行迫害,对她人身自由限制,骚扰家人,给孟凡光及亲朋好友的生活造成严重的困难。

一、学大法身心受益

孟凡光在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学法轮大法,学大法的短短几天里,孟凡光身上的多种慢性疾病全都消失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孟凡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道德得到了提升,知道如何做好人了,化解了和婆婆多年的冤怨,与婆婆的关系也融洽了。

二、去北京上访被绑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发起一场血腥的迫害,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诬陷造谣,孟凡光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到北京上访,打算跟国家领导人说明法轮功真相。可是到信访办后,工作人员根本就不按规定接待来访者。

孟凡光回家后,漠河县图强林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给孟凡光的丈夫施加压力,因为孟凡光的丈夫在张落芳手下工作,张落芳以下岗、开除相威胁,让丈夫逼着孟凡光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否则第二天就拘留。本来孟凡光的丈夫很支持孟凡光学大法,但是在邪党残酷迫害的压力下,丈夫也开始对孟凡光毒打。图强公安局命令孟凡光的丈夫回家看着孟凡光,逼迫放弃信仰,从此孟凡光家无宁日,导致孟凡光丈夫与她离婚。

二零零零年正月,孟凡光再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孟凡光被安全局一伙恶人绑架,被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警察郭宏嗣、付金和、国安特务(专门在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访的)绑架到办事处,孟凡光被刑讯逼供。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孟凡光被绑架到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五个月后,于同年八月孟凡光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三、两次被劳教迫害

第一次劳教迫害

刚一进劳教所,孟凡光就被搜身,逼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孟凡光不写,就被关进小号,锁铐在地环上,屋子小的连腿都伸不开,只能蜷着双腿,没有通气孔。八月的天气憋得人上不来气,孟凡光大汗淋漓致虚脱。恶警副队长王梅还用白绳子把孟凡光双腿绑上,照孟凡光头上就打,问孟凡光服不服。孟凡光被关小黑屋铐在地环上三天三夜。

恶警们把多数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入小号,每天酷刑折磨,上大挂、背铐、吊铐。恶警们用警棍、电棍、小白龙(就是白硬塑料管子)打她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板铺上,一只手在上铺,一只手在下铺,坐不下,站不起来。被恶犯包夹看着不让睡觉,闭眼就打脸,不给吃饱饭,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就被恶警们灌盐水。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上大挂——用手铐铐上双手吊起来,几个月都不放下来。并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无限度加刑期。孟凡光在两个月内被恶警加了半年刑期,被暴打、每天都被上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黑龙江戒毒所成立女队,八十多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从齐齐哈尔劳教所转入黑龙江省戒毒所。

戒毒所的第一天,孟凡光不服从恶警们的无理安排,第二天恶警们把她关入小号迫害。北方的十月份寒冷逼人,恶警用木板把暖气隔开冻法轮功学员们。孟凡光质问恶警为什么把她关在小号。恶警大队长张平,把孟凡光骗到四楼谈话,从另一个房间一下冲出来男男女女多个恶警,把孟凡光强行绑到铁椅子上,双手背铐,双脚被固定在铁板夹空里,嘴被恶警察用胶带缠上,之后就开始毒打。孟凡光绝食抗议恶警察的暴行,非法关押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绝食抗议对孟凡光的迫害,三天后,恶警才不得不把孟凡光从铁椅子上放下来,孟凡光双腿肿的已经难以行走,恶警还抢走了她的衣服。

孟凡光从劳教所回家后,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景山、警察周文宽、郭嗣宏等经常利用协警或外雇人员长期跟踪、盯梢、蹲坑等方式对孟凡光进行骚扰迫害。

第二次劳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晚,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领国保大队全体恶警把孟凡光绑架到国保大队。在孟凡光零口供的情况下,恶警把孟凡光绑架到图强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孟凡光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由于在图强看守所孟凡光绝食反迫害,一到劳教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副队长符成娟、恶警陈玉梅带领三个恶犯把孟凡光的双手、双脚绑在了床上,按着孟凡光的头不让动,给孟凡光插鼻管,恶警陈玉梅特意把管子拽出来,再插下去。给孟凡光灌的是盐水,灌得满头满脸都是,几乎使孟凡光窒息。管子拔出双鼻孔和嘴部喷出大量鲜血,一连吐了一星期,胸腔疼痛,呼吸困难,就这样他们口中还谩骂不止。恶警把孟凡光关在小号与人隔离,让恶犯包夹看着。在一个只能放两张单人床,一个桌子的小屋里,整整关了孟凡光一年,不让家人接见。在孟凡光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逼孟凡光奴役劳动为他们创效益。

二零零八年,由于劳教所加工有毒的端午节葫芦,女队被关押人员集体不同程度中毒,被曝光外界知道后,劳教所女队匆匆解散。五月十七日又把孟凡光绑架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继续迫害。到了那里还是把孟凡光和大家隔离,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比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还狠毒。

四、孟凡光、漆剑霞在沈阳遭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兴安岭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冯艳芬、孙学贤被以漠河公安局副局长王先勇、国保大队长杨晓飞为首的恶警绑架。恶警们开始全城搜捕孟凡光,查封了孟凡光的住处,骚扰孟凡光打工的鞋店,他们到处找孟凡光,使孟凡光的亲朋好友担惊受怕。被逼无奈之下孟凡光远走他乡,流离失所。警察们带着开锁的工具破门而入,抄孟凡光家,在没找到什么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撒谎说在孟凡光家抄出东西来了。孟凡光当时正在外地,恶警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通缉孟凡光、漆剑霞。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孟凡光正在沈阳打工,进来十多个警察说:“是沈阳公安局的。”警察们拖拽着孟凡光的胳膊,硬把孟凡光塞进警车上,铐上手铐,问孟凡光:“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沈阳公安局说:“你是不是动身份证了。”

孟凡光租的房子被抄,抄走笔记本电脑及一箱子大法书和真相资料。

他们用车拉着去孟凡光检查身体,检查身体说孟凡光肝上长个大瘤子,送不进去看守所,到下午四点钟孟凡光被绑架到沈阳市铁西区兴顺派出所。在审讯室里,孟凡光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子,坐铁椅子。孟凡光在沈阳市兴顺派出所关押了四天四宿,坐了一晚上铁椅子,五、六个大个男警察按着孟凡光的头,强行掰着手按手印,照像,孟凡光不配合一个小子警察就要打孟凡光,跟前几个警察没让打。与孟凡光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漆剑霞和一个未修炼的男孩。男孩被关押在派出所一天后释放。漆剑霞被绑架到沈阳第一看守所。

漠河县国保警察刘利剑、刘影、包权、杜贵彬等五个人,二个女的,三个男的在四月一日来到沈阳,将孟凡光、漆剑霞双手背铐绑架到火车站。火车上孟凡光、漆剑霞被戴手铐脚镣锁在卧铺上。在火车上有人问孟凡光是怎么回事,孟凡光讲真相,恶警包权、刘利剑一直骂孟凡光到加格达奇车站。他们带着孟凡光、漆剑霞到加格达奇医院检查身体,孟凡光被检查出肝上长个大瘤子,看守所拒收。漠河县的领导与加格达奇领导协商孟凡光的事怎么办,恶警刘利剑说:“她有什么事啊,完全可以关进去!”

警察们把孟凡光拉到加格达奇宾馆,一宿不让孟凡光睡觉,对她污辱谩骂,戴上手铐、脚镣,刑讯逼供。孟凡光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自己捏造黑材料,包权、王影、刘利剑对孟凡光人身攻击谩骂,警察们换班睡觉,轮番对孟凡光审讯,一直审到早晨四点钟。漠河公安局的杜贵彬说:“你只能在漠河和甘河这地方,我们随时能知道你在哪!”扣压孟凡光的身份证,孟凡光被保外就医取保候审释放。孟凡光回家后,漠河县公安局刘利剑给孟凡光的家人打电话骚扰、威胁,不让孟凡光出门,让家人看着,给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给孟凡光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

法轮功学员漆剑霞在加格达奇医院检查身体后被关押到加格达奇看守所,登记的恶警问漆剑霞叫什么名字,漆剑霞没说,他上来就打了漆剑霞一个大嘴巴子,漆剑霞被铐到登记室的暖气片上。早晨八点多钟开始审讯,审讯期间漆剑霞一直被坐铁椅子,戴手铐脚镣。漆剑霞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拍桌子,连喊带叫的,恶狠狠的,刑讯逼供,问东西都是哪来的,屋里的东西是谁的?隔了十五天左右,又开始审讯,漆剑霞还是被坐铁椅子,戴手铐脚镣子,审讯一开始就气急败坏的逼问漆剑霞东西哪来的,是不是孟凡光的。连续审讯了三天,前两天是刘利剑和包权审讯,第三是漠河国保队长杨晓飞审讯,他们以欺诈诱骗威胁恐吓,连喊带骂,头午、下午都审讯,连续审讯了三天。等到五月末的时候,又开始对漆剑霞整天审讯,头一天是刘利剑和包权审讯,第二天是刘利剑和另一个警察审讯。漆剑霞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四月三十日释放。在释放时,恶警刘利剑让加格达奇看守所的警察给刘利剑签个字,看守所警察说:“我这儿都正常释放了,我还给你签什么字。”刘利剑说:“你那完事我这没完事。”结果给漆剑霞整了个取保候审。漆剑霞的身份证、手机都被扣压在漠河公安局刘利剑、杨晓飞的手里,至今未还。

二零一五年三月末,漠河公安局给家人打电话问:漆剑霞在哪里,二零一五年四月初漠河公安局又给漆剑霞家人打来电话询问漆剑霞的情况,还说要到家里来骚扰。

如今虽然孟凡光、漆剑霞已经被释放,可是漠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仍然对她们进行迫害,对孟凡光、漆剑霞人身自由限制,说什么只能在漠河和甘河住,不能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能外出,如果外出得跟他们汇报,经他们批准等等。这给孟凡光、漆剑霞及亲朋好友的生活造成严重的困难,精神造成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4/锁地环、吊铐……大兴安岭孟凡光屡遭迫害-317042.html

2014-06-05: 大兴安岭漠河县孙学贤等近期被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5/大兴安岭漠河县孙学贤等近期被迫害情况-293070.html

2014-04-07: 近日在沈阳被绑架的黑龙江漠河县孟凡光已回家 漆剑霞下落不明

3月27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孟凡光、漆剑霞在沈阳被绑架。孟凡光已经释放回家。漆剑霞目前还是不知道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7/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9707.html

2014-03-31: 黑龙江漠河县孟凡光在沈阳被绑架

3月27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孟凡光在沈阳的工作单位被警察绑架走,同时另一批警察去他住处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大法书一全套和一些真相小册子等。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和他的姐姐。

据悉,孟凡光打过几次电话,已被恶人盯上了,他们已经跟踪孟凡光几天了。然后,在孟凡光打工的地方把她绑架,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女孩去孟凡光的住处,也被守候在那儿恶警把他们绑架了,还连累了常人。现在他们不知去向。

在这之前,孟凡光曾经用电话与其他人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1/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9362.html#1433023821-1

2014-03-30: 黑龙江漠河县孟凡光、齐剑霞被绑架情况补充

3月27号下午一点左右,黑龙江大兴安岭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孟凡光在沈阳地区被警察绑架,被带走的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人是漠河县的法轮功女学员齐剑霞,二十五岁左右,另外一个是常人,已经回家了。

目前法轮功学员齐剑霞下落不明,孟凡光被检查出体内有瘤,现被关押在沈阳铁西区某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0/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9337.html#1433002123-4

2014-03-29: 黑龙江漠河县孟凡光女士被绑架情况补充

3月27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孟凡光在沈阳的工作单位被警察绑架走,同时另一批警察去他住处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大法书一全套和一部分真相小册子等。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和他的姐姐。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9/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9292.html

2013-12-03: 屡遭迫害 大兴安岭善良妇女又被迫流离失所

四十五岁的孟凡光女士,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漠河县。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身患的多种疾病都消失了,家庭和睦,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好人孟凡光却屡遭骚扰、跟踪、绑架、关押、劳教迫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兴安岭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孙学贤、冯艳芬遭恶警绑架,漠河县公安局开始全城搜捕孟凡光,查封孟凡光的住处,骚扰打工的鞋店。被逼无奈之下,孟凡光女士远走他乡,流离失所。

学大法身心受益 说公道话被绑架

一九九八年六月孟凡光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短短的几天里,身患多种慢性疾病都不翼而飞,真是身心健康。同时孟凡光努力的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和婆婆多年不合的关系也变得融洽了。孟凡光在利益方面也渐渐看淡,不去与人争夺了,孟凡光的道德迅速提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利用谎言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孟凡光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以为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就按“宪法”规定,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孟凡光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了北京,看到国家信访总局人员根本就不按规定接待来访者,就问孟凡光是哪里来的,回答只要是关于法轮功的,就被警察或便衣绑架。

家人被要挟逼她放弃修炼

孟凡光回家后,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孟凡光丈夫在其手下工作,张落芳给孟凡光丈夫施加压力,以下岗、开除来要挟其丈夫,逼他回家逼迫孟凡光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否则第二天就拘留。

本来孟凡光家人很支持她炼法轮功,家人都在孟凡光身上看到了因修炼法轮功身心的巨大变化。但在邪党的压力下,丈夫就开始打孟凡光,把孟凡光打得很重,孟凡光无奈拨打“110”报了警,来了四个警察问明情况后,四个警察异口同声地说:“你不写保证我们不管。”他们任由孟凡光丈夫毒打她。图强公安局利用孟凡光丈夫的工作来要挟孟凡光,命令孟凡光丈夫回家看着孟凡光,不能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能去上访,不让学炼法轮功,逼迫放弃修炼。孟凡光的家从此没有了安宁之日,导致后来,其丈夫被迫与孟凡光离婚。

第一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孟凡光又一次去了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孟凡光被安全局一伙恶人绑架,强行把孟凡光塞到一个小车中,两个男人使劲用力往下按她的头,掐着孟凡光的脖子,几乎使孟凡光窒息。孟凡光听到了狼狗的叫声和脚镣的声音。也不知道把孟凡光拉到了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地下室,那里有很多人在等着他们,刚下车就给孟凡光照相。当晚孟凡光被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警察郭宏嗣、付金和、国安特务(专门在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访的)绑架到办事处,孟凡光被刑讯逼供。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孟凡光被绑架至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后,于同年八月孟凡光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被酷刑摧残

一踏进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门,恶警命令普教恶犯对孟凡光强行搜身,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孟凡光不写,恶警就把孟凡光关进了小号,锁铐在地环上,屋子小的连腿都伸不开,只能蜷着双腿,没有通气孔。八月的天气憋得人上不来气,孟凡光大汗淋漓致虚脱,恶犯李小扬拿着剪刀照孟凡光头发就是一剪子,手提着孟凡光的头发、看着孟凡光披头散发、长短不齐的头发狂笑不止。恶警副队长王梅还用白绳子把孟凡光双腿绑上,照孟凡光头上就打,还问孟凡光服不服。孟凡光被关小黑屋铐在地环上三天三夜。

恶警们把所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入小号,每天酷刑折磨,上大挂、背铐、吊铐。恶警们用警棍、电棍、小白龙(就是白硬塑料管子)打她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板铺上,一只手在上铺,一只手在下铺,坐不下,站不起来。被恶犯包夹看着不让睡觉,闭眼就打脸,不给吃饱饭,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就被恶警们灌盐水。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上大挂——用手铐铐上双手吊起来,几个月都不放下来。恶警副队长王岩、王梅每天从第一个牢房开始,打法轮功学员的耳光,一直打到最后一个牢房,共十多个牢房,恶警副队长王岩每打法轮功学员一下,嘴里就邪恶的骂一句,她们还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乳罩和裤头。恶犯李小扬等把从走廊里捉进来的蛤蟆抓起来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扔,还得意的在那大笑,恶警假装着没看见。

有的房间里同时站着几个普教恶犯,逼法轮功学员在地中间站着,她们用脚把法轮功学员踢来踢去叫踢足球,几天几夜都不放回,并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无限度加刑期。孟凡光在两个月内被恶警加了半年刑期,被暴打、上刑每天都在发生。

由于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人太多,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猛增,双合劳教所装不下,就把仓库,养鸡的破房子等都倒出来让法轮功学员住。窗户上没有玻璃,屋里阴暗潮湿,八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吃着黑色的棒子面发糕,经常半生不熟的,喝着没有菜叶的汤水。很多法轮功学员刚被非法关进来时,都红光满面,精神漂亮,衣着得体,几天的功夫,就被迫害的用担架抬着进出。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黑龙江戒毒所成立女队,八十多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从齐齐哈尔劳教所转入黑龙江戒毒所。

第一天,孟凡光不服从恶警们的无理安排,第二天恶警们把她关入小号迫害。北方的十月份寒冷逼人,恶警用木板把暖气隔开冻法轮功学员们。孟凡光质问恶警为什么把她关在小号。恶警大队长张平,把孟凡光骗到四楼谈话,从另一个房间一下冲出来男男女女多个恶警,把孟凡光强行绑到铁椅子上,双手背铐,双脚被固定在铁板夹空里,嘴被恶警察用胶带缠上,之后开始毒打。孟凡光绝食抗议恶警察的暴行,非法关押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绝食抗议对孟凡光的迫害,三天后,恶警才不得不把孟凡光从铁椅子上放下来,孟凡光双腿肿的已经难以行走,恶警还抢走了她的衣服。

孟凡光出狱后,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景山、周文宽、郭嗣宏等还经常利用协警或外雇人员采用长期跟踪、盯梢、蹲坑等方式对孟凡光进行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刑侦科刘晓海、张庆林带着一名协警突然非法闯入孟凡光家非法搜查,在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后离去。当时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家被抄,她们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一进门就有警察说:“不是说要来五个炼法轮功的吗?怎么就抓你们俩个哪。”可想而知这都是恶警们有预谋的迫害。

第二次遭劳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领国保大队全体恶警在图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绑架。八月十二日晚,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领国保大队全体恶警把孟凡光绑架到国保大队。对孟凡光威逼利诱,逼孟凡光说出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孟凡光断然拒绝了恶警的邪恶要求。在孟凡光零口供的情况下,恶警把孟凡光绑架到图强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孟凡光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由于在图强看守所孟凡光绝食反迫害,一到劳教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副大队长符成娟、恶警陈玉梅带领三个恶犯把孟凡光的双手,双脚绑在了床上,按着孟凡光的头不让动,给孟凡光插鼻管,恶警陈玉梅特意把管子拽上来,插下去。给孟凡光灌的是盐水,吐得满头满脸都是,几乎使孟凡光窒息。管子拔出双鼻孔和嘴部喷出大量鲜血,一连吐了一星期,胸腔疼痛,呼吸困难,就这样他们口中还谩骂不止。恶警把孟凡光关在小号与别人隔离,让恶犯包夹看着。在一个只能放两张床,一个桌子的小屋里,整整关了孟凡光一年,不让家人接见。在孟凡光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逼孟凡光奴役劳动为他们创效益。

二零零八年,由于劳教所加工有毒的端午节葫芦 ,女队被关押人员集体不同程度中毒,被上网曝光外界知道后,劳教所女队匆匆解散。五月十七日又把孟凡光绑架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继续迫害。到了那里还是把孟凡光和大家隔离,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比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还狠毒。

孟凡光二零零九年独自一人到漠河县谋生,图强国保大队恶警还到漠河县公安局对孟凡光进行构陷,还利用片警、协警多次跟踪、监视、骚扰。他们的丑行都被漠河公安局同行们蔑视,说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真能耐,把同事的妻子绑架到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之前大兴安岭图强公安局长是侯继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二零零六年之后,图强公安局长换成王江,张落芳调到呼玛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换成董贵森,侯继昌、张落芳、王江、董贵森指使手下对孟凡光和家人一次次的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的十四年里,大兴安岭漠河、图强等地的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对孟凡光时不时的骚扰、跟踪、监视迫害,特别是每逢邪党的节日、有一点风吹草动,恶警们就开始对孟凡光骚扰迫害,多次恐吓房东不让租给孟凡光房子,给孟凡光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精神造成巨大的伤害。

二零一二年底,孟凡光送给世人新年对联,漠河县公安局非法跟踪到孟凡光工作的店里骚扰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兴安岭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冯艳芬(女,60岁)、孙学贤(女,49岁)被以漠河公安局副局长王先勇、国保大队长杨哓飞为首的恶警绑架。据说他们从两位法轮功学员家抢走很多的东西,冯艳芬、孙学贤被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邪恶们开始对漠河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迫害,全城搜捕孟凡光,查封孟凡光的住处,骚扰孟凡光打工的鞋店,他们到处找孟凡光,使孟凡光的亲朋好友担惊受怕。被逼无奈之下孟凡光远走他乡,流离失所,一个弱女子只为做一个好人,就被迫害的家破人散,四处流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3/屡遭迫害-大兴安岭善良妇女又被迫流离失所-283479.html

2012-05-22: 法轮功学员孟凡光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孟凡光,家住在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林业局,1998年6月我因病经同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短短的几天里,身患多种慢性疾病都不翼而飞,真是身心健康。同时我能努力的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和婆婆多年不合的关系也变得能和睦相处了。在利益方面也渐渐能看淡,不去与人争夺了,道德观念迅速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利用谎言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以为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就按“宪法”规定,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我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了北京,看到国家信访总局人员根本就不按规定接待来访者,就问你是哪里来的,只要是关于法轮功的,就被警察或便衣绑架。我一看这情况就无可奈何的返了回来。

回来后,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我丈夫在其手下工作,张落芳给我丈夫施加压力,以下岗、开除要挟我丈夫,逼他回家逼我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否则第二天就拘留我。我拒绝写。

本来我家人很支持我炼法轮功的,他们都在我身上看到了我因修炼法轮功身心的巨大变化。但在邪党的压力下,丈夫就开始打我,当时把我打得很重,无奈我拨打“110”报了警,来了四个警察问明情况后,四个警察异口同声地说:你不写保证我们不管。我质问他们:这么打下去,如果出了人命你们也不管吗?他们转身都走了,任由我丈夫迫害我。

当时我想,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去北京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我为甚么要承受这种挨打受骂的日子?于是,我就去我单位领导给我做主,我把公安局长张落芳逼我丈夫打骂我的事说了,我单位领导怕担责任,赶紧打电话到公安局问张落芳怎么办,我一看他们串通一气,就让单位领导给我开证明让我和丈夫离婚。单位领导不给我开证明、也不给我解决问题,让我回家等著、听信。

回家后派出所所长来我家了解我被打情况,我正告派出所所长:“我本不想离婚是你们逼的。离完婚我就去北京打工,长期在北京控告你们公安局违法。”派出所所长马上向张落芳作了汇报。下午公安局开大会,局长侯继昌、副局长张落芳假惺惺批评我丈夫说:我们让你回家教育你妻子,并没让你打你妻子,你暂时别上班了,在家看著你妻子,你妻子甚么时候不提离婚你再上班。他们这是在利用我丈夫的工作来要挟我,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生活。我家从此没有了安宁之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深入思考: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修心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对国家和每一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想我必须还得上访,让国家领导人知道。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又一次去了北京,这一次我被安全局一伙人绑架,当时强行把我塞到一个小车中,两个男人使劲用力往下按我的头,几乎使我窒息。当晚我被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警察(专门在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把我绑架到办事处,对我進行逼供。 三月七日把我绑架回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五个月后,于同年八月将我劫持到齐齐哈尔劳教所迫害。

一踏進劳教所的门,恶警察命令“普教”对我强行搜身,逼迫我写放弃信仰的保证,我没写,恶警察就把我关進了“小号”,他们把我锁扣在“地环上”,屋子小的连腿都伸不开,只能蜷著双腿,没有通气孔。八月的天气憋得人上不来气,我大汗淋漓致虚脱状态,“普教”李小扬拿著剪刀照我头发就是一剪子,手提著我的头发、看著我披头散发、长短不齐的头发狂笑不止。恶警察副队长王梅还用白绳子把我双腿绑上,照我头上就打,还问我服不服。

恶警察把所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入小号,每天酷刑折磨,上大挂、背铐、吊铐,恶警用警棍、电棍、小白龙(就是白硬塑料管子)打我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板铺上,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坐不下,站不起来。 “普教”包夹看著不让睡觉,闭眼就打脸;不给吃饱饭,法轮功学员绝食她们就灌盐水,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上大挂──用手铐铐上吊起来,几个月都不放下来。恶警副队长王岩每天从第一个牢房开始,打法轮功学员的耳光,一直打到最后一个牢房,共十多个牢房,恶警察副队长王梅每打法轮功学员一下,嘴里就邪恶的骂一句,她们还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掉,只留下乳罩和裤头,“普教”恶人李小扬等把走廊里抓進来的蛤蟆抓起来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扔,还得意的在那大笑,恶警察装著没看见。有的房间里同时站著几个“普教”,叫法轮功学员在地中间站著,她们用脚对法轮功学员踢来踢去叫踢足球,几天几夜都不放回,并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无限度加刑期。我在两个月内被恶警察加了半年刑期。暴打、上刑每天都在发生。

恶警察管理科长赵淑梅每到值班时,就亲自上阵指挥恶警察、“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嘴里还骂:“明年就是你们的周年”。后来赵淑梅的丈夫骑摩托车撞大树上遭恶报死了,赵淑梅再也不骂“明年就是你们的周年”这句话了。

后来由于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的人太多,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猛增,劳教所装不下,就把仓库,养鸡的房子等都倒出来让我们住,窗户上没有玻璃,屋里阴暗潮湿,八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吃著黑色的棒子面发糕,经常半生不熟的,喝著没有菜叶的汤水。很多法轮功学员刚被非法关進来时,都红光满面,精神漂亮,衣著得体,几天的功夫,就迫害的用担架抬著進出,我在这里只是叙述了一小部份。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黑龙江戒毒所成立女队,把我们八十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从齐齐哈尔劳教所转入黑龙江戒毒所。第一天因我不服从她们的无理安排,第二天她们把我关入小号迫害。十月份的天气,恶警用木板把暖气隔开冻我们。我质问恶警察为甚么把我关在这里。恶警察嚣张的说,你不听话就别想出去了。我强烈的要求下,来了恶警察大队长张平,把我骗到四楼谈话,从另一个房间一下冲出来,男男女女多名恶警察,把我强行绑到铁椅子上,双手背铐,双脚被固定在铁板夹空里,嘴被恶警察用胶带缠上,之后开始打我。我绝食抗议恶警察的暴行,在二楼同监室住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时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三天后,恶警察才不得不把我从铁椅子上放下来,当时我双腿肿的已经难以行走,恶警察还抢走我的衣服我……

我出狱回家后,大兴安岭漠河县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景山、周文宽等还经常利用协警或外雇人员采用长期跟踪、盯梢、蹲坑等方式对我進行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刑侦科的刘晓海、张庆林带著一名协警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搜查,在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后离去。当时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家被抄,她们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一進门就有警察说:“不是说要来五个炼法轮功的吗?怎么就抓你们俩哪。”可想而知这都是他们有预谋的迫害。

第二次遭绑架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国保大队全体恶警察在图强对大法学员進行疯狂绑架。 八月十二日晚,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带国保大队全体恶警察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对我威逼利诱逼我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我断然拒绝了恶警察的邪恶要求。在我零口供的情况下,恶警察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恶警察们的违法行为。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再遭受迫害。由于在图强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一到劳教所,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察副大队长符成娟、恶警察陈玉梅带领三个“普教”把我的双手,双脚绑在了床上,按著我的头不让我动,给我插鼻管,恶警察陈玉梅特意把管子拽上来,插下去。给我灌的是盐水,吐得满头满脸都是,几乎使我窒息。管子拔出双鼻孔和嘴部喷出大量鲜血,(一连吐了一星期),胸腔疼痛,呼吸困难,就这样他们口中还谩骂不止。恶警察把我关在“小号”与别人隔离,“普教”包夹看著我,在一个只能放两张床,一个桌子的小屋里,整整关了我一年,不让家人接见,在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逼我奴役劳动。

二零零八年,由于劳教所加工有毒的端午节“葫芦” ,女队人员集体不同程度中毒,被外界知道上网曝光后,劳教所女队匆匆解散。五月一日又把我绑架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继续迫害。到了那里还是把我和大家隔离,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比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还狠毒,这里就不详述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我出狱后,丈夫与我离了婚。二零零九年独自一人的我到漠河县谋生,图强国保大队恶警察还到漠河县公安局对我進行构陷,还利用片警多次跟踪,监视,骚扰我 。他们的丑行都被漠河公安局同行们蔑视,说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郭嗣宏真能耐,把同事的妻子送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2/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5月22日发表)-257701.html

2007-07-26: 孟凡光被折磨致肝瘤 双合劳教所拒绝让其医治
黑龙江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孟凡光,二零零六年八月被绑架、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现已被折磨致肝上长瘤,病情严重,劳教所拒绝让其医治。

孟凡光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恶徒王梅指使医生和刑事犯对其灌食,一男医生说她这种情况灌食有危险,王梅恶毒的说:“没事儿,死了当练手了。”孟凡光被野蛮灌食时鼻、口喷血。

孟凡光还曾被罚蹲小号,被两个刑事犯严管,被逼做牙签、纸葫芦,24小时监控、完全封闭,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吃、住、干活均在小号内。

去年孟凡光被检查出肝上长瘤,今年四月病情加重,已承受不住超负荷劳作,孟凡光要求上医院再次检查,队长符成娟等恶警对她叫骂,威胁要给她戴手铐。

如今孟凡光境况十分危急,请家人及大兴安岭大法弟子及时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5.html

2007-03-20: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图强大法弟子孟凡光被迫害的经历
图强大法弟子孟凡光,女,40岁,得法前腰部疼痛已达不能直腰的程度,干一般的家务活非常吃力,身体与精神都在无限期的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得法后不久,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每天用“真、善、忍”修正自己,生活在乐观向上的状态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二零零零年春,孟凡光去北京上访,被图强公安局非法劳教。因学法不深被迫转化。二零零一年回家不炼了,没多久,身体开始旧病复发,再次经受着病痛的折磨。后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建议》,知道转化是错了,又从新开始修炼。

二零零六年八月孟凡光遭图强公安局绑架,为了抵制迫害而绝食。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非法送去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迫害。由于孟凡光坚定修炼,被非法严管迫害,同时被绑架劳教的大法弟子有张秀春、张慧敏、柏志娟,另一大法弟子张秋兰是二零零六年春被非法劳教的。

自七二零到现今,图强大法弟子被图强公安局非法劳教十三位,被两次劳教迫害的就有五位大法弟子,被当地绑架拘留的大法弟子就有二十四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0/151130.html

2006-12-29: 大兴安岭图强林业局的大法弟子孟凡光被非法劳教
孟凡光,女,39岁,是大兴安岭图强林业局的大法弟子,于1998年得法。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一年。2006年8月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半,现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六队被严管。邪恶之徒不让家人接见,几次打电话也不让接。

双合劳教所六队的电话号码是0452-2699027。此号码是串联电话,有时打去说是锅炉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44.html

2006-08-20: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业局不法之徒抓捕大法弟子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业局又发生中共恶党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件。8月4日抓两名大法弟子。8月5日后不断骚扰大法弟子,收走书籍。8月9日抓捕大法弟子佰志娟。8月13日抓捕大法弟子孟繁光。8月16日对教育系统大法弟子進行盘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0/135966.html

2004-02-18: 5.孟凡光 ,女 ,图强林业局工人, 被非法劳教1年.

2000-10-16: 揭露齐齐哈尔市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弟子的非人迫害
—— 致齐齐哈尔市全体人民书

善良的各级领导、各界人士、广大市民们:
你们好!

由于对法轮功的错误决定,致使广大法轮功爱好者惨遭迫害,你们有目共睹。这完全是邪恶之徒江泽民一手策划的阴谋。一些追随者为了达到个人的私欲,变本加厉地制造人间悲剧。在齐齐哈尔市双和女子劳教所里大约有200名法轮功学员,每个学员進去后都要進小号隔离反省,由刑事犯看管,并规定,能使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再炼功的可减刑;能使其决裂的,可得到更多的减刑;反之,发现有炼功的,则给该号犯人加刑。在劳教所这种执法犯法的纵容下,这些善良的人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承受着令人难以想像的迫害,正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

曹伟强,年近六旬,一進去就关小号,刑事犯为减刑每天都对她体罚打骂,逼她写保证书。有一次炼功,管教用电警棍击打,被打的声音隔几个监号都能听见,然后把手拧到背后,用手铐子靠在床头上,头几乎贴在地面上,还用胶带封嘴。这样的体罚每次都长达十几个小时。管教还兽性大发地扬言:打你们有甚么了不起的,就是打死了也没甚么事,这是“江老头子”定的,你们到哪也告不赢。真是邪恶至极!

雷红慧,三十多岁,因炼功被带了十八天17宿手铐子,有三天三夜不让合眼,稍一闭眼,就会遭到一顿拳打脚踢。面对惨无人道的折磨,她以绝食来维护自己的人权,管教们就给她灌食,所长洪某还亲自下毒手打她,并说:对付你们的办法多得是,就是整死了还不像杀小鸡一样吗?我们随便填张表,往上一报,甚么事都没有,这是“江老头子”让干的,你告也没用。简直禽兽不如!

蒋美丽,年近六旬,一次因有炼功的动作,就遭到管教和刑事犯猛烈毒打,打累后把她的双手绑上,嘴堵上,采取站不起来,坐不下去的所谓佝偻式刑罚了一天一夜,松绑后双手完全失去知觉,三个月才恢复过来,现在还麻木。又因炼功,被毒打侮辱后,以绝食求得伸张正义。他们就叫来新组织的护卫队强行灌食,并故意将上颚、鼻子插得鲜血直流,想尽一切办法摧残。真是人性皆无!

陈贝君,因炼功被带上手铐子,反背扣在地面的铁环上,又扒光她身上的衣服,只穿裤头和乳罩,并打开门窗让她喂蚊子,不知道现在她到底啥样了。惨不忍睹!还有姚玉明,因炼功,被刑事犯揪着头发,拳打脚踢,打够了铐在门上,劳教所长、主任看后还嫌铐的不紧,说刑事犯笨,就给她们示范重新铐紧。就连已经60多岁的董秀芹,也不放过,照样拳打脚踢,用尽各种刑罚。还有孟凡光………等等,等等。凡是進去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酷刑之狠毒,只有当年法西斯的集中营可与之相提并论。

所有善良的各级领导、各界人士、广大市民们,她们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线上,时刻都面临危险。快快救救她们吧!不要让罪恶再延续下去了!不要再被江泽民欺世小人蒙骗了!醒悟吧!

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10月14日

(注:文中学员姓名均为化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6/962.html

营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417)

2017-08-16:
鲅鱼圈公安局电话:
局长:牛思群,手机:13941758858;办公室电话:0417-6256600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417-6217005
国保大队教导员:惠怀旗 ,手机:13940793487;办公室电话:0417—6217005
国保大队长:史景富,手机:13841777000
国保大队中队长:刘毅,手机:13941767218
副局长:徐振勇,手机:13841758860
警员:宋恩军,手机:13704971253
警员:李元庆,手机:13940730009
鲅鱼圈区政法委书记:姜兴业,手机:13604975096;办公室电话:0417-281096
鲅鱼圈区610办公室主任:左扬,手机:13840717943;办公室电话:0417-6251151
以下是辽宁省营口市中级法院有关人员的电话:
辽宁省营口市中级法院:办公室 0417-2991978 0417-2991972 0417-2991800
张子堂 副院长 宅0417—2899688 18640712345副院长 办 0417—2991991
隋立业纪检组长办0417- 2991993 宿0417-262209913941768488
邹宝成副院长办0417-2991990 宿0417-6289789 手 18904171181
金晓楠副院长办0417-2991998 宿0417-2889922 手 15904175599
何海风执行局局长办0417-2991992 宿0417-283080713304178055
王小洁政治部主任办0417-2991995 宿0417-2803449 手13358738000
马文志机关党委办0417-2991988 宿0417-280088113079422703
杜林奎 办公电话 0417-2837897
张远波 办公电话0417-2813770 手机 1330417800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7)

漠河县邮编165300 大兴安岭区号0457

1、漠河县公安局
漠河县国保大队长杨晓飞(男50左右)手机 13904841119
漠河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王先勇13039901707
漠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蒋福东 13504565918
漠河县公安局长鄂旭杰 手机13804845333 办公室:2882230
漠河县公安局政委张继强 手机13359900033,办公室:2884537
漠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屈年民 手机13904571857,办公室:2883288

2、漠河县图强公安局
原图强公安局长候继昌
原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
原图强国保大队长王景山、周文宽 0457-2854958
图强公安局长王江 13339375577、13555093999宅2852682
图强副局长董贵森 13845701606宅2854838
图强国保大队长郭嗣宏 13845711007宅 2852982
图强国保副队长孙林锋 13846555168宅 2853353
图强图强国保警察胡瑞民 13845741139宅 2852952
图强国保警察佟玉莲 13329371599宅 2853432
图强国保警察王茹红(女) 13845792545宅 285265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6-04-12, 11:4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