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市 >> 王楣泓, 女, 54

个人情况: 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海林铁路农场三十八栋楼十二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2-07-30
家庭成员: 儿女: 戴蕊(戴锐,戴蕤,代锐)
夫妻/父母: 王楣泓 于宗海
兄弟姐妹/伯父母: 于真杰(于贞洁,于真洁)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09: 父母做好人被迫害 孩子们孤苦无依(图)
四、累遭骚扰、无家可归的善良女孩

'于铭慧'
于铭慧
于铭慧十二岁时被关洗脑班,她的爸爸因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被非法重判十五年,妈妈被判十一年。因父母长年不在身边,幼小的她经历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魔难。

于铭慧是个聪明好学、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她性格随和、乐于助人。特别是一九九五年跟随父母修炼法轮功后,懂得了学法修心,按照真、善、忍做人,品学兼优,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她患的肺炎、扁桃体炎炼功后也不治而愈。

铭慧的爸爸原是黑龙江牡丹江市图书馆馆员、美工,妈妈是黑龙江省地质勘察一院的高级工程师。每天放学回来,爸爸经常问铭慧:今天做到真、善、忍了吗?铭慧就开始讲述今天的经历:今天没和人争名,忍让、说真话了,或今天做错事了、没善待别人,等等。

一次,她跟爸爸说:有个同学的父母离婚了,她妈妈没钱给她交学费,让她辍学,这个同学很伤心,铭慧把自己攒的零花钱都拿出来,帮她交了学费。一天,铭慧告诉妈妈:今天赛跑得了第一名,排队领奖时,有个粉色发卡很漂亮,铭慧正要去拿,后面的同学上前一把抢过去,拿到手一看是坏的,竟埋怨铭慧:“你知道是坏的不告诉我!”别的同学都替铭慧抱不平,小铭慧只是善意地笑了笑,啥都没说。爸爸给铭慧买来大手风琴,并要找个作家指点铭慧写作,铭慧每天生活得幸福快乐,也对未来充满希望。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铭慧一家遭受到严重迫害,美好的希望也破灭了。爸爸去北京上访,回到家时衣衫褴褛,一身伤,随后被劳教,铭慧很震惊,她在作文中写道:警察在我心目中是抓坏人的,是一群有正义感的人。可我爸爸——非常善良、正直、勤劳、朴实的好人,在家疼爱女儿,教导女儿做真、善、忍的好人,在单位是市劳动模范、省先进工作者,他因为做好人而一次次被抓,我很不理解!警察怎么抓好人呢?这是怎么了?警察叔叔怎么好坏不分呢?……妈妈担心小铭慧因此会遭迫害,在她劝说下,这篇作文才没有交到学校。

二零零零年过小年,一群警察闯到铭慧家,派出所所长于仁才指着十二岁的于铭慧说:她也炼法轮功,把她带走。于铭慧和妈妈一起被绑架进了洗脑班,小铭慧成了关洗脑班里年龄最小的“囚徒”,受到610的威胁、恐吓、侮辱,幼小的心灵受到巨大的伤害。铭慧被释放后,于仁才还到铭慧家,逼她交她被关洗脑班的伙食费、住宿费等共九百元。铭慧不知所措,从妈妈留下的一点生活费中拿给他三百元(小铭慧还担心被妈妈责备),他们才走。于仁才又到妈妈单位索要了预支的工资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警察又要绑架爸爸,爸爸被迫流离失所,警察就经常到铭慧家里骚扰、抄家。转过年六月份,牡丹江市公安局在大街小巷粘贴出悬赏五万元抓爸爸的通缉令,并到妈妈单位绑架妈妈做人质,说等什么时候抓到爸爸了,才放妈妈回家。同时,警察多次到铭慧家里和学校骚扰铭慧,每天晚上,只有铭慧一个小女孩在家,警察竟三更半夜去砸门,把孩子都吓坏了。家里实在住不下去了,这时,妈妈、大姑、二姑、表姐都被非法关押,姥姥又患重病,后来,铭慧只得租住在一个很偏僻、价格最低的小旅店里。

因旅店很简陋,门也不结实,店里住的多是一些光棍汉,店老板怕一个小姑娘被这些人给糟蹋了,就费尽周折找到刚被释放的孩子姑姑,把铭慧接回了家。后来有位同学的母亲听说铭慧的遭遇很同情,把铭慧接到她家住下。

警察到家里找不到铭慧,就到学校骚扰。一天,铭慧实在忍无可忍了,孤身去找牡丹江市610主任李长青(已遭报,五十来岁患癌症死亡),告诉他:“我是个未成年学生,正在上学,警察总到学校找我,问我爸爸的下落,我爸爸不在我们家住,你们都找不到他,我怎么能找到呢?你们总这样我还怎么上学呀?!”据理力争之后,警察才停止去学校骚扰。

二零零一年九月,铭慧爸爸遭绑架,被冤判十五年。学校老师找到刚被释放的铭慧妈妈,焦急地说:“铭慧的学习成绩下降太大了,以前成绩都在全学年前十名,现在排到了七十多名,得想想办法呀!”妈妈经询问才知道,警察把十三岁的小铭慧抓到派出所审讯,要挟、恐吓她交出爸爸,铭慧每天都生活在极度恐惧中,担心再次被警察抓走,哪还能静下心来学习呢?无奈,铭慧妈妈只得给孩子转了学校,搬了家,还改了名字,才暂时避开610和警察的骚扰。

'王楣泓和女儿于铭慧'
王楣泓和女儿于铭慧
二零零三年十月,铭慧家再次遭到不幸,妈妈王楣泓被非法重判十一年,二姑被绑架,冤判五年,原本身体很健壮的爷爷承受不住这重重打击,在悲伤、担忧孩子们的安危中离世。小铭慧奔波在哈尔滨女监和牡丹江监狱之间,来回探望父母。监狱有时却以不“转化”为由,不让接见,更让铭慧伤心、失望和担忧。仅仅因为信仰,幸福美满的一家人连续遭受如此可怕的迫害。

后来,铭慧辗转出国留学,终于可以自由的修炼法轮大法,自由的喊出心声:法轮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9/父母做好人被迫害-孩子们孤苦无依(图)-394245.html

2013-02-26: 由于宗海一家被迫害想到的
看到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的明慧文章“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 亲人海外吁关注”,心里感慨万千,我和于宗海曾有过一面之缘,而这一面之缘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一个下午,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利用休息时间在一起制作户外炼功时悬挂的条幅,就是在棉布上写上“法轮大法”几个大字,用来绑在电线杆上。当时于宗海负责给字描出框,我们几人刷字框内的油漆。我很惊讶于宗海的字写得那么好,后来得知他是专门从事美工设计的,修炼法轮功后股骨头坏死病神奇康复,使家人、同事纷纷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记得于宗海长得很清瘦,话不多,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别人的态度是那样的谦逊和善,把自己放到一个非常低的位置,让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差距。那天大家配合的非常好,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满房间,大家的心里也是那样的美好与光明。

就是这样一位好人,只因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却屡遭迫害,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于宗海零六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奴役时左眼受伤,造成永久性的泪腺断裂,零九年在监狱遭强制“转化”,冬天被浇凉水,肋骨被打折,腿被打折,没有治疗,现在腿已经跛了;胸部也被严重殴打,呼吸困难,因被电棍电击,原本非常健康的心脏也出现了严重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还强迫他做苦役。

他的妻子王楣泓,一位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被新华派出所苏雷一伙恶警绑架时,苏雷用枪逼着王楣泓非法搜身,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恶警围攻殴打王楣泓,把她硬拖上车,又拽着她的头发从车里拖到二楼,王楣泓头发被拽下来一绺,脸被打肿了。

于宗海的姐姐于真洁因修炼法轮功,产后中风、类风湿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痊愈,却因真善忍信仰多次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遭受毒打、吊铐、电棍电击、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酷刑折磨和虐待。于真洁的女儿,原是黑龙江大学哲学系学生,被警察以十万元的赏金全国各地抓捕。她女儿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被恶警毒打……

于宗海一家遭到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更加暴露出中共嗜血残暴的邪恶本质。中共就像一列开向悬崖的列车,无论外表装饰的多么具有迷惑性,都难逃即将覆灭的宿命。而在它覆灭之前,却利用了一些人只顾眼前利益的弱点,想将更多中国同胞与其捆绑在一起,为其陪葬。对于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邪党,还在为其卖命迫害好人而不知悔改的人,就是这死亡列车上的旅客,越与中共保持一致,越会加速与中共一同覆灭。只有早日从死亡列车上跳下来,脱离中共所有组织,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由于宗海一家被迫害想到的-270401.html

2013-02-14: 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 亲人海外吁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亲人海外吁关注-270009.html

2012-07-29: 多名法轮功学员自述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遭遇
......王楣泓被强迫做奴工、罚站、码坐等折磨

我叫王楣泓,今年五十四岁,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海林铁路农场三十八栋楼十二号。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十点左右,在我二姑姐家被牡丹江市新华派出所苏雷一伙恶人强行绑架。

9年中,我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在绑架的过程中,恶警苏雷用枪逼着我,非法搜身,抢走五十元钱。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恶警围攻殴打我,硬从我嘴里把咽到嗓子眼里的纸条给抠出来。我从七楼被拽到一楼,我不上车,硬给我拖上车,鞋面也被磨破了。又拽着我的头发从车里拖到二楼,头发被拽下来一绺,一个彪形大汉的恶警拿着一本书不停地打我的面部,脸被打肿了,衣服被拽坏了。这恶警还扬言要好好地收拾我。

看我不屈服,后来就改变招数,花言巧语,哄我求我做笔录,我没有上当,他们又变换手段,改由牡丹江市东安区国保队逼供,以恶警队长张富为首的二十多个恶警轮流逼供,坐了三天三夜的铁椅子,不让睡觉,脚全肿了。他们一看拿不到结果,就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时说,我前身后背都带伤。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被牡丹江市爱民区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我由于被邪恶之徒欺骗,而写了“四书”。当我清醒后,马上写声明“四书”作废。七监区(巩固大队)大队长杨华罚我整天站着,并把我放到车间最累的地方干活,两台机器同时运转,每台机器最高温度一百八十度,再加上七八月份的气温都在三十度左右,高温作业。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头发也变白了。我开始反迫害,拒绝奴役。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被劫持到九监区(集训队)。我被强迫码坐,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没有休息日,不让说话,定时定点上厕所,经常听到呵斥,打骂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晚上蹲着报数点名,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不报数,犯人于国华气急败坏地往外拽我,把我衣服都拽坏了,给我关进狱警办公室,戴械具。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才放回监舍,我被折磨了两天,从此我们不再蹲着点名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女子监狱开始新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不“转化”,被劫持到四监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严码,严码就是用“包夹”监控,从早到晚坐小板凳,无论上厕所、涮碗,走一步跟一步,半夜上厕所也得让“包夹”跟着,楼道里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说话。如果法轮功学员碰面说话,就会被训斥、辱骂。我肾不好,定时上厕所,有时就尿湿裤子。有一次早上在洗漱间洗漱,我先洗完,没等“包夹”,欲先回监舍,结果“包夹”杨露就叫几个人把我堵在门里,衣服拽坏了,牙缸盖也打丢了。因为码坐小板凳,我臀部两侧都磨破了,监狱里充满了恐怖气氛。这就是中共所谓的人权最佳时期所为。

二零零七年七月,由于我丈夫于宗海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眼睛有失明的危险,我思想出现波动。邪恶之徒利用这个机会,又一次迫害我,把我劫持到十三监区强行“转化”。我很快就明白了,再一次声明“四书”作废。她们就把我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七、八个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控,放中共造谣光碟,从早六点到晚八点不停地播放,就给我一块砖的地方(四十×四十厘米),一天不让动地方(除吃饭、上厕所外),有时时间太长了坚持不住,腿稍微活动一下,她们就用脚踢我,那样迫害我一个多月。后来我不配合,讲真相、绝食,身体极度衰弱,才停止这种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我又被劫持到六监区,大队长颜玉华找我谈话,警告我不许炼功,并把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极为凶残的杀人犯徐臻调到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六监区车间里阴冷、潮湿,我经常腰疼、咳嗽,心脏也不好,在十三监区被迫害留下的症状全反映出来了。一天收工早,我在床上炼功盘腿坐着,盖着被。时间长了被她们发现,恶警张晓娟带着徐臻等几个犯人,闯进监舍,把我从床上拽下来,右腿膝盖先着地,但我还是盘着腿、结印,她气急败坏,硬把我手和脚分开,呈“飞机型”在空中悬着,徐臻还威胁我,我被迫害得腿瘸了好几天,直到现在右腿膝盖上部还隐隐作痛。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我被劫持到三监区,头发留长了,被狱政科科长陶淑平命令人强行剪头发,我拒绝。陶恶狠狠地说:“从中间给她剪。”剪头发的人没有按她说的做,但我的头发也被剪成上下不齐,简直是没人性。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监狱又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我和法轮功学员隔离,特意从车间调来一个长刑期杀人犯当“包夹”。派两个“包夹”监控,不让我和法轮功学员见面、说话,去超市购物得请示,并要求穿囚服点名。期间几个警察来劝我早点回家,我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的生命是法轮大法给的。

我,一个一心修佛向善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知道怎么样去做一个好人,并把善心传播给我周围的人,让人们都知道做好人的快乐。可就是因为这,被迫害十几年,这世上哪有天理呀?人能有几个十年?而这十年对一个女人就更为可贵!而我和我的法轮功同修们却毫无理由的就这样被折磨十年、十几年。谁能去伸张正义啊?真希望那些还有良知的人,伸出援助之手,尽快结束这无理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9/多名法轮功学员自述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遭遇-260826.html

牡丹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9-11-25:
补充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610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江南新区率宾路市党政办公中心1区4楼 区号: 0453 邮编:157022
610办综合科科长 朱家滨 6171748137666623226928739
阳明分局铁岭河警务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铁岭街附近,邮编157014
警察:胡亚捷1824539399215504531695

2019-11-13: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爱民区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西祥伦街82号,爱民区法院,邮政编码:157011
审判长:张颖18645777171、13836375966、0453-8909481
审判员:王楠18645777172、13204533269、0453-8907599
书记员:李紫莹

爱民区检察院: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祥伦街82号,邮编157009,电话:0453-6557388
公诉科:王娟186457601991384534052618545760113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江南新区乌苏里路兴隆街,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邮编:157021
主管副局长:张宏伟6912688、6282803
国保大队队长,政委:李哲13604831098、6282635
国保大队支队长:杨丹蓓13945309336、62826336282526
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李学军13945343051、15504530351、18845348678、6282637、6282639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国保支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西三条路北端,光华街818-820号。邮编:157099
警察:李科(李可)

阳明分局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光华街109号,邮编157013,电话:6331984
局长:王宇15504532392

阳明分局铁岭河警务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铁岭街附近,邮编15701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