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市 >> 于宗海, 男

于宗海
揭露牡丹江监狱警察付润德、毕海波的暴行
个人情况: 牡丹江市图书馆美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牡丹江市
有关恶人: 监区长姜革、教导员马世界、副教导员毕海波;大队干事:王哲、孙房峰;二中队长司海涛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9-06
家庭成员: 儿女: 戴蕊(戴锐,戴蕤,代锐)
夫妻/父母: 王楣泓 于宗海
兄弟姐妹/伯父母: 于真杰(于贞洁,于真洁)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1: 牡丹江监狱警察付润德、毕海波的暴行(图)
我叫于宗海,2001年9月因写“法轮大法好”标语被绑架、罗织罪名构陷,搞所谓“严打”,被非法判15年,2002年7月至2016年10月被非法超期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十五年来,监狱搞了许多次所谓强制转化酷刑迫害,其中最疯狂的一次发生在2010年10月至11月。当时,调到牡监的付润德担任主管改造副狱长不长时间,也就是610头子李东生上台的第二年,实施三年强制转化时期。《明慧二十周年报告》揭露了当时付润德的恶行。他为了捞取政绩歇斯底里的、卖力的策划、组织、勒令全狱各级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100%转化率;他还在全狱发动、利用犯人,用酷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那场迫害非常邪恶,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是那场迫害的经历者之一,这幅素描就是当时的一个场面。

为此付润德做了充分预谋和各方面周密的邪恶安排。为使迫害更加隐蔽、更随心所欲,全狱实施长达几个月的封监,所有在押人员一概不准见家人,名目上是装修接见室。同时他派出各监区负责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去马三家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随后付润德以党委的名义下发红头文件,勒令全狱各监区各级主管警察,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100%转化,否则监区领导班子集体辞职,致使各级警察为生存自保而拼命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监区共有三名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六监区被派去学习的狱警是监区主管改造的副大队长毕海波。据说他去马三家一个月,学习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毕海波学习回来后,在六监区开始了一系列的邪恶安排。

毕海波在全监区精心挑选组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打手队。他抽出两名最凶狠的犯人头赵剑辉、李晓斌负责具体指挥,实施迫害。同时为便于操控,在已上报减刑和准备上报或想报减刑的犯人中挑选凶狠、邪恶的犯人,避开本中队脸熟的人,多在其它中队挑选打手,共挑出十几人。因为面临减刑或有的已到减刑期,一旦错过减刑后果不堪设想。有的可能要在监狱多关押一年甚至几年。牡丹江监狱多为劳务监区,劳动时间长,活很累,伙食很差。有的犯人只差几天释放就病死在监狱,哪怕能早一天释放都是犯人努力争取的。毕海波以减刑为筹码,要挟、诱惑犯人为他效力,他平时也培植了一些打手,这时都用上了。

他们准备工作做好后,先是不让我睡觉。这期间我听说一位同修已被他们迫害,我找到毕海波善意地跟他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做真、善、忍的好人,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更不要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违法的。他根本不听,恶狠狠地说:“出了事,我负责!”

几天后,毕海波开始了对我的暴力迫害。他们在不同中队挑选的十几个打手,从车间调回监舍,把我也调回监舍。下午,有两个狱警在监舍值班,进监舍看了一圈,关上铁门就再也没影了。随后十几个犯人就把我带到一个刚刚为迫害腾出的一间空房子里,把我围在中间,他们一拥而上,拧胳膊、撅手指,把我摁倒在地,全身扒光。用铁棍儿把我嘴撬开,当时牙齿被撬掉一颗(还有一颗牙第二天就掉了),多颗牙齿也活动了,撬开后把我的袜子塞进我嘴里,用胶带把嘴缠了好多层,紧紧地缠封勒住。他们把我的两个胳膊扭到身后,用胶带把双手腕、小臂在身后紧紧缠住,缠了很多层。他们把我双脚并拢,两小腿用胶带紧紧缠住,连抬带拖,把我扔到水房冰冷的瓷砖地上。水房已事先摆好了许多塑料桶,堆在我周围。他们把我和水池、窗户隔开(是他们防备我自杀用的)。十一月零下十几度,他们把门、窗全都打开,让阴冷的穿堂风吹着(尤其半夜时风很硬)。许多人上来,有用盆泼凉水的、有捏着接在自来水龙头的塑料管哧水的、有指挥的,连续好几个小时,我被哧昏、冻僵硬、又缓过来,犯人头子问我写不写“三书”,我坚定地回答:不写。紧跟着上来一大帮人,长时间狠命暴打我,我当即被打得满头大包,他们再将我按倒在水房地上平躺着,用拖布杆打我,拖布杆都打折了。他们还派一个叫“呆鹤”的半缺心眼,无期徒刑十年没改判的杀人犯,手捏着水管憋出很急的水,对着我的耳朵眼儿长时间一劲猛哧,对我鼻孔眼儿(当时嘴被胶带封住,只用鼻孔呼吸)一直哧水不停,当时我完全被窒息。就这样不停地折磨了我十来个小时。

这场迫害致使我肋骨骨折(赵剑辉用膝盖顶的,现在从外观可见左肋下凹),腿肿得很粗,剧烈疼痛,两个多月才渐渐消肿,头上都是大包,脑袋非常大,圆圆的,完全变形了,双眼肿成窄窄的一条缝,眼球都是红的,脸上多处呈青紫色,两个多月后才渐渐褪去;浑身上下、胳膊、腿青一块、紫一块;手指被掰得肿了起来。当时参与迫害的犯人有:赵建辉、铁峰、李晓斌、大眼镜子、王宝海等十来个人。

有三个狱警看到我伤的情况,很气愤,一名叫胡志的狱警说:“这帮畜牲太狠了!”狱警郭虎山看到我时惊讶地说:“怎么打成这样?”我拿出被撬掉的牙给他看,他说:“保留证据,以后告他们!”

我被迫害得呼吸困难,头眩晕,视力模糊,听力很差,听声音象隔的很遥远,两个多月还不敢侧身睡觉,行动迟缓。我跟毕海波说:我要去医院检查身体。他怕恶行败露,一口否决,说:“不能去!”牡监几十位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这种迫害。全狱的犯人都在私下议论这场迫害,都说太狠了。这场迫害情况尽管很严重,由于长期封监,外面人很少知道。

毕海波之后仍持续迫害我,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码小板凳、长时间罚站,有一次我被一名狱警电棍电得脖子、身上都起了大泡。因为他被一名犯人举报,私吞一个犯人的赌资8000元;多次给张钧波(一名六监区在押犯人)电话诈骗提供手机等方便条件,使狱外一名女士被骗二十多万元。毕海波被检察院立案调查,他不得不停止对我的迫害。此案给予张钧波加刑几年,毕海波只给予记过处分。随后毕海波被调到十七监区,继续担任主管改造副大队长。后来他成为指挥迫害十七监区法轮功学员苗圃的主要恶警。苗圃被暴打、浇凉水、钢针扎、灌芥末油、电棍电等迫害,导致门牙被打掉多颗、心脏严重衰竭。后来毕海波因张钧波狱内电话诈骗案,又被驻监狱检察官再次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牡丹江监狱警察付润德、毕海波的暴行(图)-391729.html

2016-08-12:遭冤狱折磨15年 于宗海被牡丹江监狱延长刑期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图书馆美术工作者于宗海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五年,遭酷刑折磨,近日牡丹江监狱无理延长他的刑期,禁止家属探视。

于宗海,男,五十九岁,出生于一九五七年五月三日。曾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图书馆从事美术工作,曾在八大美院之一的鲁迅美院进修,在油画、中国水墨画、雕塑和书法方面有较高的造诣。工作勤恳认真,多次被单位评为省级和市级劳动模范。认识他的同事都说他是一个老实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于宗海因为坚持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牡丹江监狱被称为“死亡集中营”、“吃人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尤其残暴,曾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残忍迫害致死 。)
于宗海在被关押的十四余年期间,被列为一级严管,遭到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导致他身体遭受了巨大的摧残。他的牙齿几乎都被打断、打掉,左眼泪腺永久断裂,双眼健康和视力受到严重影响。胸骨、腿骨被打坏,曾多次被重物击打后脑和胸部、多次被高压电棍电击身体,导致心脏,头颅、胸部出现问题,呼吸困难。
于宗海是二零零一年九月被抓,按法律规定,他应该是二零一六年被抓同日释放。然而牡丹江监狱将他的刑期延长至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并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初)至十月(底)封监,禁止家属探望。

此前,在二零零九年末牡丹江监狱也曾经封监三个月。名为封监,实际上利用封监孤立学员,进而用暴力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九年封监期间,于宗海遭到多次毒打,他的腿被打断。腿坏以后,监狱没有给予任何人道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2/遭冤狱折磨15年-于宗海被牡丹江监狱延长刑期-332837.html

2013-03-24: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于宗海狱中被迫害情况
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宗海二零零二年入监持续遭受各种各式的强迫“转化”迫害。由以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在六监区恶警毕海波亲自指挥七、八个犯人迫害最重,扒光衣服,胶带绑住手脚用凉水冲击数小时,掰手指、木棒击打强迫其在抄好的“四书”上签字,捞取政治资本,到各监狱作“转化”法轮功经验报告,并由大队干事越级提升为副科级教导员。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牡丹江法院提审减刑时,于宗海向法院讲清被强迫“转化”的真实情况递交严正声明书,否定邪恶安排的减刑“转化”。又遭六监区大队干事:王哲、孙房峰殴打,电棍电击。恶警毕海波对其破口大骂并恐吓说“你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你”。并对其准备新一轮强行“转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1304.html#1332401239-1

2013-02-26:于宗海一家被迫害想到的
看到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的明慧文章“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 亲人海外吁关注”,心里感慨万千,我和于宗海曾有过一面之缘,而这一面之缘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一个下午,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利用休息时间在一起制作户外炼功时悬挂的条幅,就是在棉布上写上“法轮大法”几个大字,用来绑在电线杆上。当时于宗海负责给字描出框,我们几人刷字框内的油漆。我很惊讶于宗海的字写得那么好,后来得知他是专门从事美工设计的,修炼法轮功后股骨头坏死病神奇康复,使家人、同事纷纷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记得于宗海长得很清瘦,话不多,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别人的态度是那样的谦逊和善,把自己放到一个非常低的位置,让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差距。那天大家配合的非常好,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满房间,大家的心里也是那样的美好与光明。

就是这样一位好人,只因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却屡遭迫害,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于宗海零六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奴役时左眼受伤,造成永久性的泪腺断裂,零九年在监狱遭强制“转化”,冬天被浇凉水,肋骨被打折,腿被打折,没有治疗,现在腿已经跛了;胸部也被严重殴打,呼吸困难,因被电棍电击,原本非常健康的心脏也出现了严重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还强迫他做苦役。

他的妻子王楣泓,一位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被新华派出所苏雷一伙恶警绑架时,苏雷用枪逼着王楣泓非法搜身,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恶警围攻殴打王楣泓,把她硬拖上车,又拽着她的头发从车里拖到二楼,王楣泓头发被拽下来一绺,脸被打肿了。

于宗海的姐姐于真洁因修炼法轮功,产后中风、类风湿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痊愈,却因真善忍信仰多次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遭受毒打、吊铐、电棍电击、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酷刑折磨和虐待。于真洁的女儿,原是黑龙江大学哲学系学生,被警察以十万元的赏金全国各地抓捕。她女儿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被恶警毒打……

于宗海一家遭到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更加暴露出中共嗜血残暴的邪恶本质。中共就像一列开向悬崖的列车,无论外表装饰的多么具有迷惑性,都难逃即将覆灭的宿命。而在它覆灭之前,却利用了一些人只顾眼前利益的弱点,想将更多中国同胞与其捆绑在一起,为其陪葬。对于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邪党,还在为其卖命迫害好人而不知悔改的人,就是这死亡列车上的旅客,越与中共保持一致,越会加速与中共一同覆灭。只有早日从死亡列车上跳下来,脱离中共所有组织,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由于宗海一家被迫害想到的-270401.html

2013-02-14: 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 亲人海外吁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牡丹江于宗海一家遭残酷迫害-亲人海外吁关注-270009.html

2011-06-04: 牡丹江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于宗海
于宗海是黑龙江省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六监区。于宗海现在身体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末,于宗海在监狱受超强奴役劳动,左眼受创,泪腺断裂。监狱医院无法医治,让他去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狱警向家属要钱,否则就不带出监狱治疗。于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于宗海的妻子王楣泓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称: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于宗海弟弟凑了一些钱,狱警只是让于宗海在牡丹江红旗医院眼科做了检查,可是错过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间。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搜查,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以及恶警指使的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二零一零年年底,于宗海被暴力殴打,腿骨被打断、胸骨突出,现在还一直头晕,眼睛也看不清,走路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警察还逼迫去劳动,不干就遭殴打。牡丹江监狱长期不让探视,家属一直都不清楚于宗海的情况,近期才得知他在监狱遭到严重迫害的消息。

于宗海原来是牡丹江市图书馆一名画家,从事图书馆美工设计,在单位是劳动模范、标兵。因工作繁重,劳累成疾,得了股骨头坏死病,身体弱到连一小脸盆煤都端不动。到各大医院检查医治没有效果,医生建议只能截肢。于宗海有幸接触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参加了师父在大连讲法学习班,参加完学习班刚回来,自己就能把二百斤大米一口气从一楼扛到五楼。在他身上发生了的奇迹令很多人震惊,他工作所在图书馆的同事、还有主要领导纷纷加入法轮功修炼,于宗海的家人目睹了法轮功的神奇,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修炼法轮功后,于宗海不但身体康复了,精神面貌也有极大的改观,所有的同事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的。于宗海在监狱遭到这样严重的迫害,依然坚守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牡丹江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于宗海-241912.html

2009-11-14: 两位海外大法弟子亲人在牡丹江监狱遭残忍迫害
牡丹江监狱为了所谓的政绩对各监区发文加重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转化”,并派人去外地学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经验,来提高所谓的‘转化’率,现在正在采取任何手段迫害狱中大法弟子,并且暗示监区狱警分监区大队只要不出人命,不出事儿,可以采用任何手段,要求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在牡丹江监狱驱使下,各监区利用在押刑事犯人,三、四个针对一个法轮功学员,采用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灌盐水后不给水喝,透明胶带把手脚绑上,扒光衣服用凉水浇,甚至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冻着,用这些惨无人道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妄图强制他们“转化”。 近期,监狱不允许家属探视法轮功学员。

一、于宗海被浇凉水冷冻

美国法轮功学员于贞洁的弟弟于宗海,原是牡丹江市图书馆美工,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却因为炼功多次遭到非法抓捕,被诬判重刑,被非法关在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现在虽然不让于宗海出工干活,却让他为监狱画画,画虎,尤其画的虎在市场也是很值钱的。

即使这样,老实巴交的于宗海也同样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北方的冬天已是零下十几度了,于宗海被扒光衣服用凉水浇,还要在室外冷冻!

于宗海的姐姐于贞洁,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在美国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公立图书馆门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呼吁:“小我六岁的弟弟于忠海是位美工。因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弟弟和弟媳两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和十一年,目前分别被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和哈尔滨女子监狱。我希望美国政府及所有善良的人们帮助营救我的亲人。”

五十八岁的于贞洁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几次被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非法逮捕和关押,“在关押期间,他们用电棍把我脸、脖、身体都电糊了,强行灌食时把我的牙齿给别掉了。我被长时间吊挂在房顶上直至昏过去,后来又强行给我注射一种不明药物,使我腹部和后腰痛苦得比生产还要痛苦,并痛昏过去。当医生扒醒我的眼睛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象个傻子一样。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给我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

没想到于宗海又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14/212596.html

2009-03-02: 牡丹江监狱六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2008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大法弟子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搜查,大法弟子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及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恶警张庆山用高压电棍对大法弟子关连斌进行电击,恶警赵丽春谩骂大法弟子孙成顺,并指使犯人搜查大法弟子物品,严管大法弟子,每当上面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时,六监区长董亚林都要积极配合,并指使恶警及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96404.html

2009-02-26: 揭露牡丹江监狱六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2008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大法弟子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检查,大法弟子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及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恶警张庆山用高压电棍对大法弟子关连斌进行电击,恶警赵丽春谩骂大法弟子孙成顺,并指使犯人搜查大法弟子物品,严管大法弟子,每当上面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时,六监区长董亚林都要积极配合,并指使恶警及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6/196150.html

2006-09-15: 于宗海被牡丹江监狱奴役致眼伤残
于宗海,原牡丹江市图书馆美工,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却因为炼功多次遭到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判重刑12年,被非法关在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因未能及时手术,可能会一辈子流泪。

2001年11月12日,于宗海被牡丹江市西安分局共和派出所非法拘捕,在当天就对非法拘捕的11名大法弟子严刑逼供,妄想从大法弟子的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目的没能达到,恶警竟动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于忠海遭到毒打,被恶警残忍的往口鼻里灌芥末油。

于宗海后被非法判重刑12年,被非法关在牡丹江监狱六监区遭受迫害。2004年10月末,于宗海家邮来的钱被某恶警私自扣留。于宗海几次要不来,就给监狱主管写信,结果这封信又传到了该恶警手里,该恶警便指使犯人将于宗海打得鼻口出血。此期间还继续被强迫出工劳动。

2006 年8月末,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如不及时手术恢复泪腺,可能会一辈子流泪,如摘除泪腺就会导致医学上说的“干眼症”,比流眼泪还要难受。而且手术后还会影响角膜,最终导致失明。任何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生都不会做这样的手术。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干警让家属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监,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 于宗海妹夫交了钱,才在牡丹江公安医院做了手术,可是错过最佳手术时间,手术的成功机会相当渺茫。

于宗海在监狱干活时碰伤,就应该由监狱、监区负责治疗。因为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牡丹江监狱不给予救治,错过最佳手术时间,可能将导致,于宗海会一辈子流泪。

牡丹江监狱被称为“死亡集中营”,这里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的小地方,关押了4800余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恶党的警察们每天强制服刑犯人劳动11个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地,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务报酬也不给。更为可笑的是,恶党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监狱警察,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指标。

牡丹江监狱生产的卫生筷子不仅供应本市,还向日本出口,这些产品带有很严重的传染病毒、细菌和疥虫等等。这些人10-20天都不洗脸,每天干12小时的活,没完成任务的人回到监狱还得“码坐”。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使有些人干活回来不能及时洗脸,以至于错过了洗漱时间,身体欠佳的人还得被恶警打骂。以上这些事情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谁把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会遭到恶警及犯人的毒打。

2004年就有一个犯人因把监狱向日本出口的方便卫生筷子有病毒和细菌的问题写在纸条上,想夹在筷子中送到买主手中说明真实情况,结果被检查人员发现后查到了那个犯人,狱警用电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医院根本不给治疗,几天后死亡了,家里人来探监,狱方不让接见,也不告诉家属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5/137885.html

2006-09-06: 于宗海在牡丹江市监狱六监区遭迫害的情况
于宗海,男,家牡丹江市,妻子在哈尔滨女监被非法关押。于宗海在牡丹江市监狱六监区被非法关押。

06年8月末,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将左眼碰伤,泪管撞断。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六监区干警让家里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但他家已无人无钱,干警却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他在监狱干活时碰伤,就应该由监狱、监区负责治疗,目前他在监狱的医院只做了简单的处理。请有条件的同修能做進一步的调查,揭露邪恶的迫害,积极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6/137228.html

牡丹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9-11-13: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爱民区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西祥伦街82号,爱民区法院,邮政编码:157011
审判长:张颖18645777171、13836375966、0453-8909481
审判员:王楠18645777172、13204533269、0453-8907599
书记员:李紫莹

爱民区检察院: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祥伦街82号,邮编157009,电话:0453-6557388
公诉科:王娟186457601991384534052618545760113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江南新区乌苏里路兴隆街,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邮编:157021
主管副局长:张宏伟6912688、6282803
国保大队队长,政委:李哲13604831098、6282635
国保大队支队长:杨丹蓓13945309336、62826336282526
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李学军13945343051、15504530351、18845348678、6282637、6282639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国保支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西三条路北端,光华街818-820号。邮编:157099
警察:李科(李可)

阳明分局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光华街109号,邮编157013,电话:6331984
局长:王宇15504532392

阳明分局铁岭河警务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铁岭街附近,邮编157014
具体办案人:
队长:于鲲15504532088
副队长:朱澄华15504532073、13946344006

2019-11-02: 爱民区法院: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西祥伦街82号,爱民区法院,邮政编码:157011
副院长、审判长:季明18645770167、13704838909、0453-8909459
审判员:张颖18645777171、13836375966、0453-890948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6-08-12:牡丹江监狱相关负责人电话号:

牡丹江监狱六监区

负责于宗海的中队长:翟志国

其他恶人电话号:
董亚林:13845352555
王 辉:13514571477
张庆山:13836360030
葛 华:13836354910
张国民(监狱610主任): 13555007957
监狱长:马云飞
副狱长:姓康

牡丹江监狱电话注明:
牡丹江监狱的电话都换了,没有总机了,都是外线电话。牡丹江监狱的电话号从453-8299100开始,如453-8299100、453-8299101、453-8299102、354-8299103、453-8299104等,按顺序打即可,一直可打到453-829-9199
狱政科453-829-9106、453-829-9107
教改科453-829-9105、453-829-9104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

监狱管理局 451-86335924
狱政处451-86331628
教改处:451-86338154
办公室:451-86335924
值班室:451-86342139
监狱书记0451-86316442、0451-86342238
信访办:451-86304828
接待投诉451-8637559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