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红山区 >> 刘凤英,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12-04
家庭成员: 儿女: 丁明宇
夫妻/父母: 刘凤英 丁玉芳
交叉列在: 内蒙古 > 赤峰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2-06: 赤峰红山区公检法合伙流氓办案 欺压法轮功家属

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丁玉芳被入室绑架、非法判刑一年半,妻子刘凤英觉得不公,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到红山区检察院,依法控告公安人员闫晓林、张代合、许海荣的违法行为。说明来意后,一个检察官走了过来,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刑事控告。”他说:“控告什么?”“警察渎职。”

这个检察官一听把脸沉下来,问:“你是姓丁吗?”“是。”他立刻大叫:“你们是法轮功的,给我出去!你的案子不立。”刘凤英问:“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案件不能立?”他说:“我说不立就不立,你们给我出去!出去!这几天尽接你们法轮功电话,弄得都不能办公。”刘凤英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何海涛!共产党员。” 大屏幕上写的是:何海涛, 职称党组建设( 电话:13789495989 座机:8869212)

母子俩人又来到了案管办,问:“刑事控告去哪?”工作人员说:“隔壁房间。”她们进去后说明来意,刘姓处长说:“这案子不归我们管,得去监察委。”“监察委在哪?”他说:“区政府,但不会有人给立案的。”

母子俩人走了一圈,所到之处,没一个部门敢伸张正义,都往外推。她们又上诉到赤峰市中法院,被驳回。在街上,母子俩遇到了一个律师,律师说:“你就是上诉到中院和高院也白扯,案子也翻不过来,爹能说儿子错了吗?能给儿子翻案吗?”

警察翻墙入室绑架、抢劫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晨,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丁玉芳正在家里炼功,突然一群警察(约三十人),翻墙进院,再弄开院门和屋门,没出示任何证件,只说是公安的,将丁玉芳戴上背铐,把一旁妻子刘凤英也戴上背铐。熟睡中儿子丁明宇被惊醒,惊恐问:“你们是什么人?干嘛抓人?有证件吗?”一个警察蛮横说:“抓法轮功不需要证件。”儿子说:“炼法轮功违法吗?”另一个警察大声说:“你炼不炼?炼不炼?炼就一块带走。”然后把一家三口强行塞到警车里。抄家时,抢走了大法书,还把两盒价值不菲的千年野山参和女儿出嫁时买的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以及褥子下四千元钱和孩子工作用的两台电脑抄走。

在铁南派出所,警察对一家三口轮番审讯,一天一夜,他们米水未进,晚十点多,一个警察从丁玉芳家抄来的钱中拿出三百元,买了三袋面包,三袋咸菜,三瓶矿泉水,剩下钱不知去向。非法审讯期间时,丁明宇问:“你们不出示证件抄家,我们可以把你们撵出去。”一个警察说:“你有那胆吗?有那胆吗?” “你们私闯民宅,是违法的。”警察自知理亏,就打出一张单子,当着丁玉芳的面,大声宣读,读时声音又大又快,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念完了。念时,所有门都开着,意思是我们在依法办案,接着便让丁玉芳签字。另一个屋子里的刘凤英,被铐一天一夜,身体虚弱晕倒了,警察怕出事,让他们先回去,把丁玉芳关进看守所。

伸冤受威胁、被关押

四月二十一日,刘凤英领着儿子去铁南派出所,对所长闫晓林说:“我儿子给人打工,搞设计的,急用电脑,把电脑给我们吧!”闫所说:“你写一份认罪书,请求宽大处理,下午送来。”刘凤英说:“我丈夫老实厚道,原来一身病,炼法轮功好了,修真善忍没罪呀!你是百姓父母官,保一方平安,不能把好人抓进监狱里呀?再说,公安部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呀!”他说:“有,怎么没有?”这时丁明宇说:“中国法律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邪教的,不信从手机上查。”他打开手机让闫所长查,所长查后确实没有。

四月二十四日,刘凤英领着儿子再次找到闫所长:“我儿子给人打工急用电脑,里面都是技术资料,给我们吧?” 闫晓林叫来几个警察,把两人铐了起来,拘留了十五天,各罚款一千元。两人莫名其妙:犯了什么罪呢?得有个名吧?土匪绑票还有个道上规矩,这是咋啦?

五月九日刘风英和儿子出来后,知道自己罪名是“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两人疑惑:会道门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是怎么危害的社会?造成什么危害后果了?法律四要素不具备呀?这不滥用法律吗?他们还了解到,丁玉芳在狱中绝食六天,身体处于危险状态。于是,依法向红山区法制办提交行政复议书。

七月十九日,刘凤英收到了法制办受理通知书,让去拿复议决定书。母子俩非常很高兴,以为遇上了包青天。可是结果被告知:申请已超过复议申请时间,被驳回。按行政法律规定,原告复议申请并未超出法定的复议期间。工作人员说:“不服就去法院起诉。”

无奈之际,刘凤英于九月二十七日领着儿子去红山区法院立案,窗口人员说:“必须有行政处罚决定书才能立案”。刘凤英说:“没人给我们处罚书。”工作人员说:立案必须有这个,七日内把行政处罚决定书拿来,否则视为撤回本次起诉。”

她们只好去红山区公安局要处罚决定书。国保大队副队长张代合推脱说:“去铁南派出所要,这事与我无关。”到了铁南派出所,接待的警察态度非常恶劣,不给联系所长闫晓林。次日,他们又来到铁南派出所,等到快十点,闫晓林才回来,说:“不给,法院要的话,让他们自己来取。”又说:“你们进屋里来,我和你们说几句话。”刘凤英和儿子进了他的办公室,觉得气氛不对,只见闫晓林戴上执法记录仪,灯一闪一闪亮,他大声说:“刘凤英,丁明宇,你们是不是又宣传法轮功来了?你们还炼吗?”刘凤英和丁明宇马上意识到:他想再次迫害她们。于是说:“我是来拿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你给不给?”闫晓林又大声问:“刘凤英,丁明宇,你们是不是又宣传法轮功来了?你们还炼吗?”刘凤英领着儿子就往外走,见四五个警察站在门外。闫晓林对警察说:“以后她们再来,就问还炼法轮功了?”想以他们的回答为借口继续迫害。

历尽周折,最后他们在法制办复印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九月二十九日,交到了红山区法院,窗口告知:“够立案条件了,要等七天审查期,再告诉你们是否立案。”

十月二十五日,法院行政厅的胡亚强厅长给刘凤英打电话:“你们马上来一下,送一些材料过来。”刘凤英问:“还要什么材料?”他说:“诉讼费邮寄费收据,还有立案登记材料收据。”刘凤英咨询了律师:“行政诉讼需要这些材料吗?”律师说:“她们有存根,要这些材料干什么?”刘凤英母子俩不知是毒计就去了。

到了法院,胡厅长接过刘凤英递给他的起诉状说:“你们告的主体写错了,你们把被告赤峰市公安局红山区分局写成了赤峰市公安局红山区公安分局,多了‘公安’两字,把这个改一下,再重新立案。”刘凤英说:“在原件上面改一下,按个手印不也可以吗?”他说:“不行,得重新写。”刘凤英说:“那不过期了吗?”他说:“没事,我和立案庭的霍厅长说一下,让他给你开个证明,你把诉讼费和邮寄费都退了,再重新立案,不然时间对不上。”

刘凤英母子俩不知是圈套,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法院厅长会算计她们,便把原来的材料交给胡厅长,又填写一份材料,交到窗口。这时,窗口人员说:“你的材料过期了,不能立案。”刘凤英觉得事情不对,立即给立案庭霍厅长打电话,霍说:“以后再说吧。”又给胡亚强打电话,胡说:“怎么不给立案呢?我问问他?”之后再打就不接了。法院两个厅长合谋做扣,让案件立不成,这真是中国公检法行业的耻辱和黑暗,其手段和流氓黑道无疑。

十一月六日,娘俩又给红山区法院院长刘洪军打电话,说立案庭不给立案,也不给裁定书,要求当面反映情况。院长冷漠的说:“不用见面了,这个案子我们不立。”就挂了电话。

十一月九日,红山区法院一审将丁玉芳冤判一年零六个月。刘凤英觉得不公,四处奔波伸冤,从政府办到公、检、法、人大、政法委、信访局、监察局……没一个地方受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6/赤峰红山区公检法合伙流氓办案-欺压法轮功家属-360503.html

2017-06-11: 检察院退案 赤峰丁玉芳仍被派出所扣押

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丁玉芳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已经五十三天了。近日得知,检察院判定这个案子理由不足,已经退回到铁南派出所了,但铁南派出所所长闫晓林仍然非法扣押着,亲人追问而不得。

一家三口被绑架

四月十八日早晨,丁玉芳正在家炼功,三十多个警察偷偷跳进院子里,撬开门,进了丁玉芳的家。等家人发现时,外间屋已经站满了警察。

这些警察是红山区国保大队和铁南派出所的,他们把丁玉芳和妻子刘凤英戴上手铐后,便开始抄家。儿子丁明宇一看把他妈妈铐起来了,大声问:“我妈犯什么罪了,凭什么给她戴手铐?”

一个警察说:“喊什么?你炼不炼法轮功?炼不炼?”(意思是,要炼就一块铐走)见孩子被吓得不吱声,这些人便疯狂地抄家,把家里的箱子柜子翻个遍,地下一片狼藉,抄走了几本过期《明慧周刊》和几本大法书,还把丁玉芳女儿的金戒指、金耳环,还有一盒价格不菲的野山参抢走了。孩子在一家公司上班搞设计用的电脑也被抢走了,这是家里唯一的大件财产。领头的是铁南派出所所长闫晓林。

闫晓林把丁玉芳一家绑架到铁南派出所后,进行一天一夜的非法审讯,之后把丁玉芳送进红山区看守所刑事拘留。妻子刘凤英被铐一天一夜,因昏迷过去,第二天和儿子丁明宇回到家。

妻子和儿子要人 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月二十三日,丁玉芳的妻子刘凤英和儿子丁明宇去派出所要人,刘凤英跟所长闫晓林说:“我们学法轮功不违法,你不应该抓人,我丈夫是瓦工,正给人干活呢,你放了吧?”

所长闫晓林说:“法轮功是邪教,抓是应该的。”刘凤英说:“法轮功不是邪教,公安部十四个邪教定性里没有法轮功,不信你可以查。”闫晓林说:“不可能。”

这时,丁玉芳的儿子在一旁说:“我给你查查?”于是马上打开手机查,证实公安部十四个邪教里确实没有法轮功。闫晓林感到很意外,表情很不自然。

约十二点了,闫晓林说:“你也不能走了。”说完一挥手,旁边的警察上来,就把刘凤英和儿子丁明宇铐住,送进红山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到拘留所里,刘凤英才明白:在拘留单子上,她被拘留理由是:利用“反动的会道门教”扰乱社会治安。刘风英十分惊讶:“我连什么是会道门都不知道,怎么把我弄这么个罪名被拘留了呢?闫晓林这不是故意搞冤假错案吗?”

构陷案被检察院退回 闫晓林非法扣押

刘凤英和儿子出来后,听说丁玉芳的案子已经报到检察院了。于是,她领着儿子到检察院去要人。检察院办案大厅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个案子由于理由不充足,已经打回到铁南派出所了,你到派出所去要人。”

刘凤英一听事情有了结果,很是高兴,她来到铁南派出所找所长闫晓林,要求放人。闫晓林装着很意外的样子:“不知道呀?我怎么没听说?是不是退到国保了?你去找国保吧。”

刘凤英又找到洪山区国保大队长许海荣,许海荣说:“没退到我们这,这事是铁南派出所办的,你找他们去。”

刘凤英又一次找到闫晓林,说:“我都问清楚了,案子确实退到你这了,你就放了我家老丁吧?”闫晓林说:“你都问谁了?”刘凤英告诉他问了谁谁。

这时,闫晓林口气缓了下来,但还是说:“没看见什么案卷,你找检察院去吧。”

无奈,刘凤英再一次来到了检察院,可是,检察院值班人员查询后说:“这件事已经告诉你几次了,我们确实把案子退到铁南派出所了,不再属于我们管了,他不给,我们也没法。”

刘凤英的亲戚和朋友说:“闫所长为啥卡你?这事不明摆着吗?你不送礼,能放人吗?”还有的说:“听说闫所长现在是代理所长,想通过这件事搞出点政绩,好往上爬。”

刘凤英说:“我哪还有钱送礼?房子还是租的,孩子在一家公司打工做电脑设计,电脑被闫所长抢走了,孩子也失业了,丈夫被关押,这是啥世道呀?哪里还有说理的地方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检察院退案-赤峰丁玉芳仍被派出所扣押-349444.html

2011-12-08: 赤峰丁玉芳、刘风英被非法关押在松山区看守所

内蒙古赤峰法轮功学员丁玉芳、刘风英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松山区看守所,位于松山区文中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0287.html

2011-12-03: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丁玉芳和刘凤英夫妻在辽宁朝阳遭绑架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初头朗镇大法弟子丁玉芳和刘凤英夫妻于十一月十七左右在辽宁朝阳被绑架。据知情人说,近日为了找到他们夫妻,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局经常骚扰家属,将正在读书的两个孩子从各学校强迫回到家中,胁迫姐弟俩找到其父母,孩子压力很大。

参与此事的有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刘龙,刘龙去南京把他们的女儿强行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0108.html

赤峰 红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8-12-29: 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赤峰市地区邮编:024000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
总机476-8361518
局长李英8334766 13804768129
政委德格吉夫8338668 13804766660
副政委张志清 8372361 13904766621
副局长胡大勇 8339499 18804766226
副局长邱学东 8344688 13904767860
副局长王占军 8349466 18847666667
国保大队 大队长徐海荣 8369663 13384761185
副大队长张岱8344188 13384761119
副大队长高瑞8336569 13904763378

赤峰市红山区检察院 电话
院领导
检察长 吕鹏举 固话:8869201 手机:13948861199
副检察长 郭学勤 固话:8869202 手机:13604768282
副检察长 郭向东 固话:8869203 手机:18647618000
副检察长 张瑞文 固话:8869205 手机:13474866688
副检察长 宫厚仁 固话:8869206 手机:13500663116
副书记 辛利军 手机:15904768563
党组成员 张富鹏 固话:8869207 手机:13904769535
党组成员 李大东 固话:8869215 手机:13804767789
党组成员 何海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789495989
公诉科公诉科 8869212
科长 崔强 固话:8869211 手机:15947160191
科员 贾文娟 固话:8869211 手机:15049612001
科员 郑小红 固话:8869212 手机:13722068950
科员 青根宝音 固话:8869212 手机:13171356789
科员 周文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848560819
科员 田雨立 固话:8869211 手机:185047699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