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聊城 冠县 >> 吴国敏,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冠县
拘留时间: 2010年3月5日
有关恶人: 冠县公安局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3-15
交叉列在: 山东 > 淄博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06: 山东冠县韩金芳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今犯罪记录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一大早(约六点前后),聊城市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长管某,带八个县市公安局长率领十几车恶警来冠县迫害法轮功:抄了四个公安人员的家、四个牙科诊所、两个六一零人员的家(韩怀疑这两个人泄密),几名县府工作人员和家属的家,冠城镇、斜店乡和县医院几个学员的家等约二十个家庭被抄,棉麻公司法轮功学员董伟东被冠县恶党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张武带人在斜店路口绑架。常兴花园牙科诊所法轮功学员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广宝走脱,恶警随后发出悬赏通缉令,致使张广宝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连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古历庚寅年正月二十一日)其父去世都不能回家奔丧尽孝,一批大法资料和电脑被恶警非法抢走。冠县恶党六一零认为取得了“战绩”,当天上午在冠县双赢饭店犒劳参与迫害的恶徒。

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恶警又突袭了清水、贾镇、烟庄等乡镇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部份学员家的MP3及一些其它物品被抢走。

韩金芳知道一般人是写不出二月二十六日发表的那篇文章的,因为这篇文章不单是有文化水平,而且写的是韩的迫害内幕,内幕是身边的人才知道的,有时韩刚开完会还没有来得及布置迫害就被曝光了,这才是韩最最害怕的。韩害怕自己腐败的那些事被身边人安装窃听设备留下证据。二零一零年七月中旬,冠县恶党县委书记洪玉振怀疑自己办公室有人安装了窃听器,找来公安局技术人员,在办公室折腾了一天无果。这事在县府大院已是公开的秘密。所以韩惶惶不可终日。王勇为了拍洪、韩的马屁,加强了审讯力度,法轮功学员董伟东在公安局受到了酷刑折磨、遍体鳞伤。因为董伟东只是个修牙的医生,压根不知道县里的事,拒绝恶警的一切威逼利诱。王、张为了交差,强加给董伟东一个罪名,一个多月后(五月五日),送山东章丘市官庄第二劳教所继续迫害。约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董伟东父亲在极度思念和痛苦中病情加重,劳教所不放人,董伟东没能看望病重的父亲和稍后为父奔丧尽孝,致死老人未能再见到儿子,死不瞑目呀!约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董伟东的岳父田某因病去世,老人在最后也未能再见女婿一面。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韩继续高压迫害,恶警又开始了新一轮抄家。这一天朱霍三里庄法轮功学员郭凤英、老王家被抄,任明亮被非法抓捕,张广宝东亲戚家被抄,借住在朱霍三里庄的徐继梅(甘官屯街上人,丈夫周子明前几年被迫害致死)及儿子周春宝被绑架,冠县人民医院医生万玉芬(二零零八年被冠县恶党六一零非法劳教刚回来不久)家孩子学习用的电脑也被抢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6/244923.html

2011-01-18: 牙医世家的遭际

张可臣先生是个老牙医,他是山东省冠县斜店乡南满才村人,他把医术悉心传授给孩子们,其长子张广才和其妻子张兴芳、次子张广宝和其妻子吴国敏、女儿张巧华和其丈夫高明聚、小女儿张巧春和其丈夫许恒朝都是牙科医生,他们医术高超、医德高尚,为牙病患者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现在他家祖孙三代都是牙科医生,被当地人誉为“牙医世家”。

法轮大法传入冠县后,张可臣及其子女都成为大法修炼者,他们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

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六一零”不法之徒经常到他家骚扰,其门诊数次被停业,今天这个被关押,明天那个被劳教,这些年就没消停过。他家的现金、电视机、放像机、录音机、电脑、精致摆设等都成了恶徒打劫的目标。二零零零年十月恶警把张可臣绑架后,到他家抢劫了一大车东西,将他家四人非法劳教,当时家中只剩下他老伴和几个正在上学还需要照顾的孩子艰难度日。

一般人只看到“六一零”不法之徒经常到他家抢劫及其诊所数次被迫停业而遭受的巨大经济损失,而他们在邪党冤狱中遭受的非人折磨却鲜为人知。

张广才、张兴芳夫妇遭受的迫害

张广才、张兴芳夫妇在河北省沙河市开牙科门诊,他们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后积极向他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早在一九九七年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贾起芳,就到他家非法抢劫了电视机、放像机等一大车个人物品。

中共刚迫害大法时,张广才、张兴芳夫妇就双双被沙河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他们的三个孩子张华玲、张华伟、张华龙都在上学,三个无辜的孩子每天放学后就背着书包直接到公安局要求释放无辜的父母,每每遭到无理拒绝。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广才依法进京上访,被沙河市公安局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劳教两年。他拒不放弃信仰,在冤狱中历尽魔难,因照顾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王旭升踢断两根肋骨。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派警察驾车把他送回沙河,因张广才被迫害得身体病症非常严重,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贾起芳不愿接收,劳教所警察把张广才扶下车,急忙溜走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沙河市公安局刘同林、禹书平等恶警到张广才的诊所又要实施绑架,张广才的儿子张华龙坚决抵制他们这种土匪行为,恶警恼羞成怒,就以妨碍公务为名将几天后就要参加高考的张华龙一起绑架。那天恶警为了入室抢劫,就把他家住宅楼的防盗门撬坏抢走了五百元现金。他们把张广才劫持到公安局后拳打脚踢,铐在铁椅子上白天黑夜轮番折磨。八天后,他们把张广才劫持到邢台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为了摧毁他的意志,洗脑班恶警一个劲的摇晃他的头不让他睡觉,而且还限制他去厕所的次数。这样经受了三个月的痛苦煎熬,身强力壮的张广才瘦的成了皮包骨。同时张兴芳被拘留,在三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同样遭受剥夺睡眠等酷刑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沙河市公安局恶警到张广才的诊所,又将他夫妻二人绑架。当时张广才正穿着白大褂,恶警连衣服也不让换,直接把他劫持到邢台洗脑班。洗脑班恶警宋家锡在手铐里加上书给张广才上“背铐”,并使用电警棍刑讯逼供。这样使张广才的手腕上留下了伤痕,宋家锡叫嚷着“打死算自杀”来为自己壮胆。

张广才绝食抗议迫害,又遭到洗脑班副“校长”邱有林的暴力灌食。短短几天时间,张广才被折磨的呼吸困难、咳嗽不止、全身疼痛、夜间时常憋醒。到医院拍片显示肺部有严重损伤。张广才的身体越来越差,洗脑班恶警怕承担责任把他退回沙河,沙河市公安局恶警又把他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劳教所也拒收,张广才才得以回家。而张兴芳则被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张广宝、吴国敏夫妇的血泪

张广宝慈眉善目,在冠县上至卫生局局长下至贫民百姓都愿意找他医治牙病,是冠县人信赖的好牙医。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冠县公安局视他为“眼中钉”,把他作为重点迫害的对象之一。他多次被无理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六年多的冤狱中历尽磨难,九死一生。如果他的青春时光不被冤狱折磨吞噬的话,他定能干一番事业惠及乡亲;如果他不被铁窗高墙隔离的话,他一定与同龄人一样孝敬父母、教养子女,这是冠县的父老乡亲们对二度蒙冤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宝发出的阵阵惋惜和嗟叹。

九九年大法蒙难初期,中共邪党在媒体上的诬陷诽谤,使大法学员看到了自己的责任,这么一部叫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怎能如此被小丑糟蹋。张广宝因进京上访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两次被冠县斜店乡派出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冠县有大批学员进京上访,吴国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劫持到冠县驻京办事处,随后又押回冠县看守所被勒索现金两千元。张广宝在上访途中被冠县公安局警察李汉青拦截并非法拘留,遭受恶警马国强用皮鞭和电警棍酷刑折磨后,在没有任何口供的情况下,十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关押在九大队,饱受恶警郑万新的迫害。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发明了一个名词叫做“转化”,大法学员迫于邪党压力表面上放弃信仰,这叫假转化,被邪党洗脑走向反面充当犹大这叫真转化。在劳教所,恶警伙同犹大使用种种下三滥的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它们针对不同的人制定不同的严管措施,只要不出现生命危险无所不用其极。在电警棍及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各种严管手段威胁下,大法学员被迫坐在严管凳上,长期被剥夺睡眠,一帮犹大围上来,在侮辱其人格的同时,用恶毒的语言滔滔不绝的讲它们邪悟的东西,昼夜不停的往人耳朵里灌,极尽挖苦之能事,拿着不是当理说,讲的满嘴吐白沫。当语言的欺骗应用到极限而无效时,拳脚就派上了用场。张广宝经受了这种邪恶的迫害没有转化,这给了管教和犹大们当头一棒,他们纷纷撕下伪善的面纱,集中所有的力量成立了一个严管室专门折磨张广宝。

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严管室是黑窝中的黑窝。三年多来,张广宝很少走出这个黑窝。犹大们完全丧失了人性,却具备着丰富的想象力。他们除了没权使用警戒具外,其它手段比管教残忍的多,强迫张广宝打坐,把他的腿、手都捆上,每天一捆就是四、五个小时。犹大们知道双盘打坐腿很痛,怕张广宝喊叫就把袜子扒下来塞进他嘴里。恶警李勤福恶狠狠的说“我把你折磨死后扔到山上喂狼”。恶徒们要张广宝按严管姿式端坐,两腿间夹一张纸条,如果纸条落地马上就打;彻底取消其睡眠,困了就往他头上倒凉水、往眼里抹风油精、用笤帚苗儿捅鼻孔;时常拳打脚踢、强迫面壁;限制上厕所;大冬天到外面攥雪球放在他的脖子上;喝了水就把茶杯放在他的头上,整夜整夜的用他的头当茶几。莱钢犹大王勇、烟台犹大赵微拿着小木棍,说一句话往他腿上敲一下,一会儿他的腿就不能走路。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严管室,恶警郑万新强迫张广宝抄写犹大写的诽谤大法的揭批书,张广宝拒不抄写这样的垃圾,就针对揭批书上的错误之处写了一点自己的认识,气的郑万新脸都变了形。为了制造更大的恐怖,郑万新把张广宝单独隔离到六大队折磨,那天下着雪,天很冷,郑万新不让张广宝穿棉衣,拳打脚踢后用手铐把他挂在铁门上,扬言“不写揭批书,休想下得此门”。张广宝的脚后跟挨不着地,痛苦可想而知,他一秒一秒的坚持着。十天之后,郑万新终于妥协,以让张广宝回九大队参加揭批会为由把他接了回来。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三,郑万新伙同恶警岳震宇对张广宝大打出手,用两只手铐把他两只胳膊拉开挂在严管室的两张双人床上,象两马分尸一样,吃饭也不放下来,由犹大一口一口的喂。期间,岳震宇带一帮犹大用小木棍打他的头,用香烟熏他的鼻孔,没完没了的折磨,使尽了邪招。七天七夜之后放下来时,张广宝两手早不会拿东西,两腿和脚都水肿的很厉害。郑万新恶狠狠的说, “你不转化,前面有两条路,一个是死亡,一个是精神失常。”

狱警总是鼓动犯人仇视张广宝,劳教所开减期大会后,郑万新说,“我们队减期少,是因为还有不转化的学员”。这样,张广宝一出来,经常被打,队里一百五、六十号人估计有一半以上的人打过他。

恶警认为张广宝的承受力达到极限时就会“转化”,所以对他的折磨逐渐加剧。炼法轮功的人就是特殊,后来,张广宝居然奇迹般的不困了,好象不需要睡眠似的,整天坐在严管凳上也不知道痛,这使管教和犹大们大惑不解。

当时王村劳教所还有两个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为了转化张广宝,管理科把他劫持到那里去。那两个队的管教和犹大们当然又是卖足了力气,都想借转化张广宝来露一手。使张广宝最不能容忍的是它们把李洪志大师的照片粘在严管凳上让他坐。恶警赵永明挑选了二十名做转化迫害的能手组成严管班,他对张广宝说:“你可大胆说出自己的见解,如果你把他们说服了,说明我们的转化做的不彻底。”这样,张广宝就有机会背诵大法经书原文,很快就有两个学员写了严正声明,表示从新走入大法的修炼。这可急坏了恶警赵永明,他恼羞成怒,给张广宝加期三个月以泄私愤。从此,它挑选最坏的犹大整天逼张广宝到走廊里面壁,只要不说话就行。

这样过了半年,劳教所放弃了对张广宝的所谓转化。回到九大队,郑万新逼他参加奴工劳役,强迫张广宝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逼他除了吃饭那十几分钟的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劳作中。晚上别人睡觉了,还逼他在走廊里加班。后来,张广宝罢工,他们才不了了之。

三年多来,管教总是挑选那些转化彻底的人监视张广宝。他们白天在他的两边,称为“包夹”;晚上睡着了,他们就轮流蹲在他的床头。

解除劳动教养前要填解教表,写个人鉴定,张广宝就在解教表上写了一篇文章命名为《回龙表》。郑万新骗他说这样写一定不会解教,让他从新写。张广宝不从,他们就又造假材料企图再给张广宝加期。恶警李公明攥着张广宝的手按的手印。恶警加期迫害没能成功,张广宝终于走过了他人生旅途上最悲苦、最艰辛的时期,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坚定的走出了王村劳教所。

张广宝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冠县“六一零”恶徒对他又敬又怕,老是感觉不控制住张广宝它们就睡不了安稳觉。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沙河市公安局恶警勾结冠县恶警陈月芝,跨省绑架回冠县和父母一起过年的张广才时,陈月芝捏造了妨碍公务的罪名将张广宝及其儿子张华飞一并绑架。张广宝在看守所过的年,大年初二,狱警刘书信将张广宝绑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毒打他的面部,造成轻微伤害。经坚定的反迫害,十几天后,张广宝喊着“法轮大法好”,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的牢门。

张广宝回到家中,随向聊城市检察院、纪检委等有关部门写了控告信,指控恶警陈月芝制造假案陷害良民。陈月芝为了报复,伙同恶警薛连春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将张广宝再次绑架,次日天刚亮就迫不及待的劫入王村劳教所。一个富有理想、事业心的好男儿又一次身陷囹圄,几经挫折厄难,他的大部份青春时光被邪党冤狱折磨吞噬。也许他出来后可以从头开始,但青春无价,时光不可重来。

张广宝又和恶警郑万新相见,郑万新如临大敌,急忙把他关进劳教所六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攻坚组”。六大队是新收严管队,劳教所纠集最恶毒的警察当管教人员设了这个严管队,为了给新入所的劳教人员一个下马威,这个队以非常邪恶的手段折磨被劳教人员。劳教所就在这个队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把少数不“转化”且影响较大的大法学员绑架到这里实施最残酷的迫害。张广宝被劫入这个攻坚组后,恶警赵永明、王新江、李勤福、张涛、冯文平等不许张广宝说话,强迫他每天坐严管凳面壁。

张广宝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因打坐炼功遭恶警赵永明、王新江毒打,瘦的脱了像的张广宝高呼“法轮大法好” 的声音象炸雷一样的响亮,恶警非常恐惧,王新江就用手铐把他铐在床头上。劳教所医务室一位姓朱的警察给张广宝实施灌食迫害时,用胶管一个劲的戳他的咽喉,有一次插到了肺里,致使张广宝落下了残疾,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出狱后在聊城医院做了大手术,很长时间身体没能恢复,生活需要家人照管。

在张广宝绝食期间,张广宝的家人和冠县大法学员担心他有生命危险,开着三辆面包车到劳教所来探视,恶警残忍的拒绝他们会见,吴国敏带着两个孩子在劳教所高墙外呼喊张广宝的名字,闻者动容。

就是这样,冠县公安局恶警仍然企图迫害张广宝。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恶警王勇、张珍珍等再次窜到张广宝的诊所,抢劫了他的个人物品,因张广宝当时不在牙所,他们就绑架了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张广宝的诊所再次停业。

张巧华遭受的迫害

张巧华和丈夫高明聚在冠县高三里庄开牙科门诊,因他家是炼功点,被冠县公安局定为重点监控的目标。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张巧华依法进京上访被拘留,将要释放时,她听到政法委书记李柏林在谩骂大法,就善意的劝道:“别那样,那样对你自己不好。”不知好歹的李柏林大怒:“好!你这个小孩敢教训我,非把你劳教不可,我亲自送你去监狱。”就这样张巧华真的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了三年。当时这件事在冠县影响很大,很多人才明白,原来中共根本不讲法律,一句话就能把人劳教。

这些年来,公安局恶警多次强迫高明聚在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高明聚曾一度被迫流离失所。

张巧春遭受的迫害

张巧春和丈夫许恒朝在冠县甘屯村开牙科门诊,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张巧春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关进北京某看守所,张可臣带许恒朝到北京多处寻找,将她劫持回冠县。

二零零二年三月,张巧春被“六一零”不法之徒关进洗脑班,她从洗脑班走脱,洗脑班负责人石学增、马文昌派人多处追寻,她被抓回后遭邴风台为首的一伙恶徒毒打,险些失去生命。从此,她流离失所。

七年后,她和丈夫许恒朝在冠县信誉广场购物时被“六一零”不法之徒绑架,然后,张巧春绝食反迫害,恶警只得将她送入县医院抢救,最后无条件释放,张巧春结束了流离失所生活。

状告劳教委 法院不敢受理诉状

一家人惨遭迫害给年迈的父母带来了巨大的身心伤害,生活稍有安顿,张广才将二老从冠县接到沙河生活。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张广才的父亲因脑血栓症状正在沙河市医院住院治疗,张广才骑电动车往医院伺候父亲,途中被以王建军为首的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绑架,第二天就定了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

张广才家人到沙河市公安局指责恶警执法犯法,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恶警王建军恼羞成怒,耍开了流氓,他说:“我就是明慧网恶人榜上的头号大恶人王建军,你们越说我是恶警,我的官升的越快,我就是要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来镇压法轮功组织,只要炼法轮功就抓,有本事雇律师告状去。”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张广才的家人聘请了广东富林国泰律师事务所刘正清律师,写好诉状后到邢台市劳教所依法面见张广才。劳教所以张广才在劳教所坚持炼功为由拒绝会见。政委王某气势汹汹地恐吓刘律师,说他敢给法轮功学员辩护真是太幼稚了。刘律师指出,劳教所的规定不是法律,劳教所剥夺张广才行政诉讼的权利,这是违法的。刘律师敦促劳教所执行法律规定,两天后张广才的家人终于面见张广才。张广才要家人依法提起行政诉讼替他匡扶正义。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张广才的家人持行政诉讼状到邢台市桥西区法院立案,行政庭庭长石元顺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状告劳教委的案件后大惊失色,他宁可承担在这个职位上不作为的责任也不敢立案且不出具不予立案的理由。从那天起,张广才家人多次到法院、市政府、检察院、人大等部门反映,这些部门都相互推诿不敢受理。

在桥西区法院立案未果,十月二十一日,张广才家人到邢台市中级法院立案,在门口排队挂号被搜身后走入立案大厅。当门卫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学员时慌了手脚,警卫队队长带一伙法警冲进立案大厅横加干涉。张广才家人据理力争,立案庭庭长许易然只得电话邀请行政庭庭长苏天志来处理此事,苏天志劝张广才的家人不要立案打官司,要他们到政府部门申请行政复议。张广才家人坚持要依法立案,苏天志急忙走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牙医世家的遭际(图)-235011.html

2010-06-17: 山东冠县遭绑架的董卫东、吴国敏近况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早晨,山东省冠县法轮功学员董卫东、吴国敏被绑架,约五月五日二人分别被投入济南女子劳教所和淄博王村劳教所。因长期遭受迫害,吴国敏的身体健康状况很差,劳教所拒收,被退回冠县。但是冠县当局又把吴国敏关押在拘留所一个月,约六月十日前后回到家中。

董卫东在狱中遭受到酷刑逼供,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六一零” 专案组逼迫他承认自己是明慧通讯员,冠县中共政法委书记韩金芳的犯罪行径是他曝光的,遭到拒绝后,恶人非法定他十三个月劳教,现在仍被关押在劳教所遭受迫害,希望知情者跟踪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7/225532.html

2010-05-30: 法轮功学员吴国敏从劳教所被转冠县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冠县公安局一伙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吴国敏,后送往劳教所,前几日又从劳教所被非法押回冠县继续关押迫害。具体情况不详,请知道详情的同修跟踪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30/224570.html

2010-05-06: 冠县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劳教所
冠县法轮功学员吴国敏被非法判处劳教13个月,董卫东15个月,两人于今日被送往淄博和济南,请冠县弟子了解更多详情并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6/222840.html

2010-04-10: 冠县法轮功学员吴国敏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冠县公安局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吴国敏绑架已有一个多月了,现在,恶警把她从看守所移到拘留所继续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0/221290.html

2010-03-25: 山东冠县大法弟子吴国敏、董伟东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山东冠县大法弟子吴国敏、董伟东3月4日被冠县公安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冠县看守所,至今已二十多天。参与的恶人有国保大队的王勇、张武等恶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5/220409.html

2010-03-15: 山东省冠县法轮功学员董卫东、吴国敏被绑架
2010年3月5日,冠县法轮功学员董卫东、吴国敏被冠县公安局绑架,还有其他多人被绑架,具体不详,邪恶之徒在吴国敏住处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等东西。恶警放言说董卫东要被判刑,最低劳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5/219850.html

聊城 冠县联系资料(区号: 635)

2019-01-28: 山东省女子监狱: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孙村办事处(822信箱111分箱),邮编250104

2018-05-06: 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电话13963575017
检察院公诉科,杨书采电话18506358122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13561225088

2017-12-07: 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电话13963575017
检察院公诉科,杨书采电话18506358122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13561225088

2017-11-04:山东省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13963575017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倪思峰

2017-09-28: 冠县甘屯派出所所长倪思峰 13561225088
副所长陈昌浩 15275858181 18463567683
甘屯派出所电话 0635--7173453
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杨书彩 18506358122
冠县法院分管刑庭副院长 张伟荣 13906355650 张伟荣办公电话 0635--5236318
张伟荣宅电 0635--3011907
刑庭庭长 张建军 13963575017

2017-04-04: 绑架山东省冠县张宪生、王洪亮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冠县公安局桑阿镇派出所
地址:聊城冠县桑阿镇政府向西1000米路北,邮编252511
郝瑞民 所长 13963515911
陈浩臣 副所长 13963570312
王宪营 警察 15206575240
曹书腾 警察 15275667527
刘晓光 13706352772
冠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聊城冠县建设北路77号 252599

何书侠 大队长 13906355891
曲雷 教导员 13963515617
张武 副大队长13869595111
张振珍 副大队长15966235001
杜建舟 13506355372
刘涛 610队长13370957111
李华明 13561217537
柳一村 中队长 186785157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