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 >> 胡霞, 女, 5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05: 追忆法轮功学员胡霞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事实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长期遭受成都女子监狱非人性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胡霞,死于龙泉医院,给人们留下诸多问号。近两年过去了,胡霞在成都女子监狱被暴打、电击、熬鹰、关密室、被迫害致神志不清醒等事实被知情者曝光。

胡霞,女,家住崇州市养马镇,被迫害致死的二零一七年五十五岁。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一九九八年五月,胡霞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因送了一张神韵光碟给一位不明真相的学生,被其恶意举报,遭崇州市养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胡霞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后,胡霞遭法院诬判入狱。二零一六年五月,胡霞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

在二监区 被暴打、吃“口口饭”、溺水

胡霞被绑架进入成都女子监狱后,被安排在二监区,因不报数,被当班警察罚全监室陪站,其后,因胡霞炼功,被杀人分尸犯江丽殴打两次,胡霞的牙齿被打掉一颗,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积的瘀青。

胡霞因不配合邪恶转化,每天吃“口口饭”(所谓“口口饭”就是饭量不足一两),人瘦成皮包骨头。江丽和贩卖毒犯张芳,还将其按在监室储水桶里溺水(储水桶比较大,似有一百多斤的水缸那么大),胡霞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极大的摧残。

威逼“转化”不得 酷刑折磨致神志不清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前一个礼拜,胡霞和潘晓萍因为不配合恶警恶人在“学习心得”上写诬陷大法、辱骂师父的内容,而被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卢巧霞(注:二零一六年元月初,已经被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的法院起诉,并收到美国法院的传票)和周桂芳,经常以谈话为名威逼利诱“转化”。

未果后,二月十日晚饭后约七点半左右,警察要求所有刑事犯和被监管的人员,进入监室,不许出门,随后,就听到三楼警察办公室里电棍电击的放电声和殴打声,以及胡霞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胡霞当即又被江丽打掉了两颗牙齿,被打得衣服上到处是血。行刑约一个小时左右,胡霞被用手铐铐在办公室旁边楼梯的栏杆上。他们先对胡霞用刑,然后对潘晓萍殴打行刑。当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行刑后,胡霞被单独关在四楼“惩戒室”;潘晓萍被关在六楼的图书室。

胡霞所在的惩戒室,主要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密室,密室门上的望风窗被用布帘遮盖着,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密室内墙上挂有诽谤大法的宣传画,和用来播放诬陷大法碟片的电视机和影碟机,密室的位置很偏僻,在监室走廊的尽头,靠近警察办公室的通道,一般的刑事犯和被监管人员不允许到此密室位置;潘晓萍所在的图书室的位置和惩戒室是同一位置,只是楼层不同。

胡霞在四楼惩戒室,潘晓萍单独被关在六楼图书室,受刑后的两位学员随后被罚站、熬鹰、不允许睡觉两天两夜。每个学员有八个刑事犯(当天晚上六个人轮班、白天有两个人)包夹她们,两个学员共计十六个人包夹她们。

白天包夹她们的刑事犯,被要求给她们读诽谤大法的书籍、播放诽谤大法的碟片;晚上包夹的刑事犯被要求:不允许她们睡觉,如果她们睡觉或者闭眼睛,就弄醒她们或揪她们的眼皮、甚至可以对她们进行殴打,在监狱打手们如果打普通犯人要受到很严厉的处罚,而殴打法轮功学员,不仅不会受到任何处罚,反而会被嘉奖。

几天之后,胡霞被迫害得出现神志不清醒的状态,目光呆滞、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裤子里和她睡的地铺上,也常常端着吃饭的饭盒往厕所里走,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好转,随后,她被转到六监区迫害。

胡霞到六监区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曾听知情者讲,胡霞在六监区常处于惊恐的状态,经常被带上黑头套,带到其他地方,也有人在医院里看到过她,人很瘦、脱型了。

胡霞被强制做精神鉴定 监狱用精神病药物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教育科副科长廖群芳的主使下,胡霞和潘晓萍、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钟俊芳、五监区的邓艳,几名不配合邪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带到监狱医院,由华西医科大的精神卫生中心的所谓专家,进行精神鉴定,以企图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迫害。

之后的每个月,她们都被强迫带去参加所谓的鉴定。且在二零一八年元月初,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区长梁萍,在车间,当着三百多刑事犯和被监管者的面,宣称要给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的潘晓萍服用精神病药物。

其后,潘晓萍被强行灌精神病药物,药物的名称“普兴洛尔明露(音)”,这种药物在中国国内网上和药典里查不到,疑是最新的精神病药。这种药物对人的神经破坏比较大,可以使人全身无力、疲乏、懒言、心悸、进而出现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反应力下降,易被人指使,需要人随时陪护,不然就会出现摔倒等危险情况,且这种药物长期服用后,真的就会使一个正常人,变成神志不清精神病了。

潘晓萍在被强行灌此药后,就出现了全身无力,每天都要人架着她出工到车间。那些警察也知道这种药物会最终导致出现真正的精神病状态,周桂芳在威胁潘晓萍时,就曾经说过:“给你吃精神病药,你就最终会成精神病了。”

使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药物迫害,在监狱被广泛使用,监狱不法人员不仅将此惨无人道的迫害方法使用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也将此迫害方法延伸扩大到普通刑事犯和所有被监管者身上,一些不服从判决和不服从他们管教的普通刑事犯,也被强行服用精神病药物。在二监区,几乎每个监室都有一个所谓的“宝贝”,就是不同程度在服用精神病药物的刑事犯和被监管者。

而在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和六监区本是属于老弱病残监区,然而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许多其它监区不配合邪恶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这两个监区迫害。听一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讲,她曾经看到被非法关在六监区的一位她们彼此非常熟悉的当地法轮功学员,她发现她目光呆滞,叫她也没任何反映,疑是被使用精神病药物迫害了。

胡霞在六监区被迫害致死,也是受到各种惨无人道的摧残。

而参与实施这一罪恶迫害、当天行刑的作恶者,主要有主管迫害法轮功、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周桂芳,协同作恶者有当班警察张颜翠,和值班监区长主管生产的副监区长韩敏(负责安排行刑后刑事犯包夹人员和值班卫生员)。而间接参与导致这一罪恶的发生,有二监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卢巧霞、教育科副科长廖群芳、以及二监区的监区负责人,岳姓监区长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区长梁萍,都脱不了干系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5/追忆法轮功学员胡霞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事实-395440.html

2017-12-31: 二名法轮功学员年前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名法轮功学员严红梅与胡霞,年前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严红梅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被迫害致死,狱方直接火化后,把骨灰让家属拿回了家;崇州市羊马镇善良妇女胡霞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叫川西女子监狱,后改名成都滨江监狱,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从雅安市芦山县洪雅苗溪劳改农场搬迁至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二百号,是四川省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毒打、电击、吊铐、背铐、布带捆绑、野蛮灌食、药物迫害、针刺、撞墙、关禁闭、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强制验血、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等等折磨。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七年六月,成都女子监狱前后共计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一百零九人,其中年龄最大的是遂宁市大英县七十六岁的胡延顺;最长刑期为十二年(乐山市的罗芳、西昌市的高德玉)。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祝艺芳、陈世康、黎孟书、李玉华、何朝芬等迫害致奄奄一息,导致她们回家不久后含冤离世......

二、崇州市羊马镇善良妇女胡霞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遗体已经被火化。据悉,她女儿去把骨灰盒拿回来了。

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疯狂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胡霞的亲人反目,家破碎。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的中共人员还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处进行威胁、录像等骚扰,并且还将其前夫叫来,威胁、殴打胡霞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在自家开的铺面,被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走了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资料。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五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龙泉女子监狱,不为高压、恐吓所动,拒绝在“四书”上签字“转化”。杀人犯、牢头姜利(音)在恶警指使下,在监室里将胡霞闷水。姜利命几个被监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然后又推倒在厕所里暴力殴打(那时厕所还没有摄像头)。

胡霞全身是伤,被打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姜利还照胡霞的腿一阵猛踢。胡霞高喊“法轮大法好”,姜利与在其他犯人就用内裤野蛮的塞进胡霞的嘴里,胡霞的门牙被弄掉一颗。胡霞被弄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说是“灌顶”,等衣服稍干又淋。五月份天气还很凉,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小凳上,坐在四楼过道当风处挨冷受冻。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胡霞狱中反迫害,抵制参加每周集体洗脑,不写揭批,监室在押犯奉命找茬说她立掌发正念,狱警冲进监室,大嚷:马上报材料,加刑。胡霞被弄到办公室铐在没人看得见的窗户护栏上,外面有人听到里面发出噼噼叭叭的声音,随后胡霞被弄到六楼严管折磨。

二监区六楼是严管区,更惨烈更严酷的折磨是在那里秘密进行的。被弄到六楼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什么很难有人知道,能知道一点情况很不容易。当晚胡霞被弄到六楼后,一个刑事犯到监室原胡霞睡的床上拿了一床垫絮、被子到六楼。六楼没有床,只能睡地上。第二天,刑事犯又到监室里来从胡霞的床上拿走一床垫絮,还从监室其他人那里拿走棉衣,秋裤。

有人猜测,棉被、垫絮及衣服一定全湿了,或者血迹斑斑。那么冷的天,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胡霞转到六监区,躺着不能动了。有曾接近过胡霞的人悄悄透露说,胡霞身上穿的那件黑色的毛衣,领口、胸口全是血,小臂,手背,挠出很多血痕,自己挠的。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有毒药物。二监区一狱警就曾对一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硬是要给你打不明药物的哟,你考虑一下吧。后来有人到医院看见胡霞躺在医院里,戴着眼罩。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胡霞进行长期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使胡霞身心严重受损,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死于龙泉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1/二名法轮功学员年前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358811.html

2017-10-30: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蒋贤凤, 60多岁,拒绝“转化”,夏天被狱警强制穿三件厚衣服,冬天穿单薄的衣服,刑事犯“包夹”早上只给吃一小勺稀饭,中午、晚餐只准吃比汤元稍大一点的干饭,不准吃菜只给汤喝。

法轮功学员江丽,因拒绝“转化”,被狱警教唆的犯人姚明打骂,罚坐小矮橙、或罚站从早上5点钟至深夜12点或2点。站的双脚仲得流水,住了两次医院,不准买一切生活日用品。

法轮功学员胡霞,因绝食反迫害被隔离审查,被迫害的人瘦得无法行走,由俩犯人“包夹”强迫架到医院灌食。

法轮功学员潘晓萍,因坚持炼功,被用约束带捆住双手、双脚吊起,克扣饭量。

参与迫害狱警:周桂芳、孟亚玲、陆某某、魏某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30/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6066.html#171029233342-1

2016-03-21: 四川祟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遭非法庭审
四川祟州市法院于3月21日9点半对祟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進行非法庭审,胡霞是2015年7月18日被祟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直送祟州市看守所迫害也有8个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1/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5615.html#1632101923-9

2016-03-19: 四川崇州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面临非法开庭
四川崇州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2015年7月18日在自家开的铺面给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到羊马镇派出所,警察遂绑架了胡霞并被非法抄了铺面,非法抄走了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资料。胡霞在被非法关押8个月期间,时常遭遇暴力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9/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5553.html

2015-09-29: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和综治办近期恶行
四川省成都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和综治办从7月18日绑架胡霞,直到现在,还在不断的对本地大法弟子进行骚扰。

凡是写了诉江信的,他们都问谁叫你写的,谁帮你写的。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

目前与胡霞一起被绑架的6人已回家,胡霞不知下落。

在9月14日中午1点,共4人到梁诗风家拿走了师父法像和两本《转法轮》。梁去争拉没有争下,他们拿到书就开跑。梁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天有三个大法学员被带到派出所签了字。

9月16日恶人又到李明清家抄走师父法像,还把李明清带到派出所签字。

9月18日上午10点10分恶人又到杜亚群家,共7人,杜亚群问他们身份,他们都不回答。有派出所所长韩宇、综治办主任徐永春、邪党书记代会明,其他的人不知名。其中有两个女的,一个穿制服的,就问杜亚群,你还在炼法轮功吗?杜亚群回答说:炼呀。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

他们就冲到楼上,杜亚群挡他们挡不住,他们把门打开,一眼就看到师父法像,他们就开始拍照,抄走了一部电脑、两部打印机、一部大型裁断机、打印白纸一件、未刻光盘3件、移动放相机一部、收音机两个。恶人还抄走其它什么不知道了。

杜亚群在恶人没有注意她的情况下,就下楼骑车离开了家,现在有家不能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9/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和综治办近期恶行-316825.html

2015-09-02: 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胡霞被劫持到崇州看守所已45天
四川崇州市羊马派出所绑架胡霞到崇州看守所,现在已45天,当时非法抄家,抄走了打印机一部、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的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061.html

2015-08-30: 四川崇州市法轮功学员胡霞遭绑架情况补充
四川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7月18日被警察绑架到羊马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崇州看守所,至今没有消息。警察抄家抄了打印机一部、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30/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4930.html

2015-08-17: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胡霞现又被劫持到崇州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7/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4230.html

2015-08-12: 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羊马镇胡霞现转押回羊马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2/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4027.html

2015-08-01: 四川省祟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等遭迫害
2015年7月8日,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梓童乡法轮功学员郭玉芳被绑架,30下午已回家, 刘玉清当天签字回家了,在7月18日,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又被羊马镇派出所绑架,也直接送崇州市看守所迫害,当天下午,给胡霞戴上手铐,抄了胡霞的家,还打了胡霞胡霞的脸上和身上都有血,现在胡霞被崇州市看守所白天黑夜都戴上手铐和脚镣,还用电棍打和电击,胡霞打成全身是伤牙齿都打掉了,一姓张的警察张扬说要判胡霞3年,说是因胡霞帮老年同修写诉江案,有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和恐吓。

7月27日,崇州市锦江乡派出所去了十几个警察又抄了法轮功学员余姓老夫妇的家,派出所的恶徒们把师父法像扯烂了,抄走3张光盘和一个影谍机,把他们绑架到崇州市派出所问他们诉江案是谁帮写的,他们说是自己写的。二位老学员正念很强,恶徒要他们写什么,他们都不写,要他们签什么字,都不签,恶徒非要他们签字,他们就写了法轮大法好,按上手印,他们就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3417.html

2013-01-28: 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胡霞、严志芬被绑架 现胡霞已被接回
四川崇州和平镇派出所于今日上午11点绑架法轮功学员胡霞、严志芬。她们在该市发神韵光盘时遭人举报,现胡霞已被羊马政府接回,另一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8326.html#13127233051-1

2011-06-30: 四川崇州市法轮功学员胡霞遭绑架
2011年6月28日,崇州市崇江路社区由熊加军为首带7个人到胡霞家楼下从早晨7点钟一直守到 10点钟才撤。还余2人在那里守到下午5点钟,才撤走,还有鲁老三、刘勇,以及3个不知名的人。

六月二十九日上午11点多钟,四川崇州市 “610”、羊马派出所、崇江路社区人员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胡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3235.html#11629232958-28

2011-03-19: 贤妻良母被中共迫害 家庭破碎
胡霞,女,四十八岁,成都市崇州市羊马镇居民。修炼法轮功的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下,导致她的亲人反目,家破碎。
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后她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毒害世人,胡霞自己做出真相资料出去散发,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胡霞的丈夫帅如勤,是崇州市羊马镇中学教师,在中共迫害的红色恐怖毒害下,他害怕胡霞修炼法轮功连累自己,三番五次威胁要离婚。二零零九年八月初的一天晚上,帅如勤先是毒打胡霞,后叫来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胡霞,并把胡霞的电脑、大法书、神韵光盘全部交给羊马镇派出所警察。

第二天下午,胡霞被关押到崇州市拘留所,遭警察用电棒打脚心,抓扯头发强行拍照,警察的凶残迫害,致使三天后胡霞十一年前的心肌炎复发,恶徒这才通知家属接人。几天后胡霞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胡霞在新都再次被绑架,在新都区城东派出所,警察将她的手臂反拧背后强行按手印,给胡霞戴上脚镣手铐铐在刑椅上,铐了一天,腿肿的象水桶一样,还不让上卫生间。

胡霞被转到新都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人对胡霞抓头发、打耳光、强行照相,胡霞绝食抵制迫害,几天后恶警所长找来两个彪形大汉犯人将胡霞用铁链绑在死刑床上,一会儿就围上十几个警察给她灌水,胡霞一身被灌的水湿,恶警放狼狗来,狼狗舔她脸、手。几天后胡霞心肌炎再度复发,心速跳动加快了,被拉到城里医院检查,每天输液,但液输不进去,输哪儿哪儿就肿,手、腿肿的吓人,胡霞不想去,恶警就扯头发、打耳光、连拖带扯将她弄去城里医院输液,有两天,恶警将她铐在床上输液。

胡霞被崇州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羊马镇中共人员逼胡霞的丈夫帅如勤交保证金四万八千元,胡霞弟弟垫了一万八千元,并声称若一年后不“转化”(中共警察用酷刑、洗脑和株连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胡霞弟弟要再押二万四千元,帅如勤要再押扣拆迁房款十万元现金。在一系列的精神、肉体、经济的迫害下,她违心写下所谓“三书”(即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胡霞二零一零年一月回家后,知道写“三书”错了,继续修炼法轮功。但丈夫帅如勤不准胡霞炼功学法,不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羊马镇祟江路社区熊加军、鲁国建等还经常闯到胡霞家骚扰。八月三日早晨,帅如勤见到胡霞在打坐炼功,就拳打脚踢的把胡霞拖到客厅,吼叫着要离婚,并发疯的说:今天打你,以后还拿刀杀你。胡霞被迫离婚。帅如勤只给胡霞一偏僻空房及一张床、一沙发,其他房子、家具、存折、汽车都不给胡霞

在中共的迫害下,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的中共人员还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处进行威胁、录像等骚扰,并且还将其前夫帅如勤叫来,威胁、殴打胡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9/贤妻良母被中共迫害-家庭破碎-237798.html

2010-12-21: 四川崇州市邪党人员骚扰胡霞
四川崇州市羊马政府六一零和新津洗脑班的人今天又闯到法轮功学员胡霞家,叫她表态炼与不炼。

人员如下:羊马政府武装部部长刘继亘、新津洗脑班的人到胡霞家一共五、六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22.html

2009-10-20: 四川祟州市大法弟子胡霞现被关在新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18.html

2009-10-05: 成都大法弟子张仁菊、胡霞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晚十点过,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张仁菊、胡霞在新都区红星小区十七栋一单元六楼十号被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及不明身份的人员共七人(三女四男,有两辆警车)绑架,邪恶之徒以查水表和查身份证为由,骗开房门,进屋后,到处乱翻,强行踢开卧室,邪恶非法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资料,还抄走了一台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1022打印机、两台4500打印机、切纸刀、现金等。

邪恶之徒用手铐背铐着胡霞并扯其头发,胡霞现下落不明,张仁菊当晚被送到成都市成华区国保大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5/209654.html#09104231745-1

2009-09-03: 四川崇州胡霞被迫离家出走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大法弟子胡霞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拘留所出现心脏病状态,在家人被勒索了五千元保证金之后被释放,回家后仍受到监控,无法正常学法炼功,因此胡霞不得不离家出走。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3/207636.html

2009-08-18: 四川省温江区法轮功学员胡珍和张军被迫害经过
2009年8月7日晚上8点钟左右,法轮功学员胡霞被丈夫帅如勤恶意举报后,被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多名警察绑架。

8月10日在崇州市拘留所由于胡霞出现心脏病状态,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拘留所警察叫救护车将其送崇州市一家医院检查,最后以要求家人时时监视胡霞,并交五千元保证金的形式保外回家。回家后家人不准胡霞看书、炼功,家人还随时向羊马镇派出所、镇政府、羊马镇崇江路社区的工作人员汇报胡霞的情况。

8月13日晚上,胡霞的哥哥还强行将她接到乡下老家(崇州市江源镇红土村一组,其母亲住处),家人仍然暗中监控胡霞。15日上午胡霞毅然离家,其家人四处寻找其下落,恶人也没有就此罢休,要挟当地同修寻找胡霞,一位当地同修在邪恶的高压下,由于害怕,一时糊涂,将恶人、恶警带到同修张军的门市(位于温江永胜),随即几乎崇州市所有迫害法轮功单位(包括崇州市纪检委、羊马镇派出所、610等所有人员)绑架了同修张军和胡珍)胡珍被强迫站了一晚上,胡珍双脚站肿,他们一夜不准张军睡觉,第二天将他们放出,并要挟胡珍和张军在24小时内说出其他大法弟子,找到胡霞,否则就对其下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8/206677.html

2009-08-10: 四川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被非法关押
胡霞,四川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弟子,于2009年8月6日晚9点多钟被羊马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家属丈夫出卖举报),现被非法关押在崇州市拘留所,望见到消息的同修正念帮助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0/206246.html

2009-08-09: 四川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胡霞
四川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8月6日晚9点左右绑架大法弟子胡霞(女,50岁),是她丈夫恶意举报的。详细情况还在调查中,望大家发正念。

羊马镇邮证编号611231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9/206152.html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9-04: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李勇
叙永县国保大队 王科长、郭定义 郭振宇 张元龙(内线便衣)冯光勇
叙永检察院检察人员黄勇、曾笋,夏忠文
叙永县法院 审判长龙兴明 刘远平;审判员张勇、彭霄霄、魏兴才、王元彬
叙永县法院书记员 靳斯琴、李财源
叙永县公安局看守所:伍刚(所长)、罗辉玲(所长)
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马兰、万晓波
审判员李旭东 程德朋
代理审判员雷刚 徐翻翻
书记员杨凯 杜宏丽
泸州市检察院检察员王德虹,周瑶 李彬

2019-01-28:成都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9-01-20: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女子监狱地址:成都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8-12-09: 成都女监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名单
成都女子监狱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
六监区电话:028-84898287

成都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毛新(女 省女监调入 2016年又调省女监去了)
成都女子监狱的政委:石伦 (男)
成都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狱察:赵红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谭雪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田莉 (女 曾经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监区长:周玲 (女 2016年已调到一监区 )
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卢巧霞、周桂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狱警(不知哪个监区的):黄红霞 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

2018-07-13: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崇州市崇江路社区书记 熊加兵 电话13882038651、8225222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