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凌海市(锦县) >> 魏秀英, 女, 66

魏秀英
大法弟子魏秀英被抬上法庭冤判七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26: 锦州魏秀英养老金案胜诉 社保分局拒不履行判决

魏秀英是辽宁省锦州市金城区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五点多钟被中共警察绑架,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同年九月八日,魏秀英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被保外就医。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魏秀英养老金被停发,并被要求补交判刑七年的全部养老金十三万余元。由于多年遭受严重经济迫害,魏秀英无力偿付。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魏秀英因养老金被扣发一事去凌海市社保分局了解情况,被告知辽宁省近日下发针对法轮功迫害的新文件,以前曾被监狱或劳教所迫害过的,曾经在里边呆几年就停发几年的退休金,并向法轮功学员索要各种手续或材料。结合明慧文章《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2018年遭迫害情况》一文中关于余志宏养老金被非法剥夺的报道以及各方消息,我们可以确定,辽宁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在二零一六年发文违法剥夺法轮功学员冤狱期间本应享有的养老金待遇,这份非法文件的编号是[2016]302号。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魏秀英接到凌海市法院传票,被告知社保分局以所谓“返还不当得利”为由向凌海市金城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迫于无奈,魏秀英只好委托律师出庭应诉。律师在分析案件过程中发现,凌海市社保分局提起诉讼的案件性质存在错误,“返还不当得利”属于民事诉讼案由,社保局基于养老金提起民事诉讼,于法无据。同时还发现,凌海市社保局所引用的所谓法律依据,即劳动行政部门发布的扣发服刑人员服刑期间养老金的文件,因违反《宪法》、《立法法》、《社会保险法》,应归于无效。因此,魏秀英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就扣发养老金一事将凌海市社保局告向法院。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魏秀英诉凌海市社保局违法停发、扣发魏秀英的养老金行政诉讼案开庭。法庭上,凌海市社保分局承认自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起停发了魏秀英的养老退休金,依据的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2001)44号复函”和“锦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文件”,扣发部份抵顶魏秀英在此之前和冤狱期间领取的养老退休金。

律师依据《宪法》、《立法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系统地阐述了凌海社保局停发魏秀英的养老金是违法的。

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凌海法院作出行政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扣发原告魏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行为违法;

二、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全额履行支付原告魏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职责;

三、驳回原告魏秀英的其它诉讼请求。

这意味着,凌海市社保分局扣发魏秀英养老金违法,魏秀英胜诉。

其后,凌海市社保分局对该行政判决不服,提起上诉。

另外一方面,对于所谓“返还不当得利”一案民事诉讼案件,凌海市法院一审作出(2018)辽0781民初813号民事判决,违法判令魏秀英败诉。魏秀英只好提起上诉。

二零一九年一月,锦州市中级法院对民事诉讼上诉案作出判决。根据判决内容,二审法院认为,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依据,有损于他人而取得利益。不当得利的法律事实发生后,就在不当得利人与利益所有者之间产生权利和义务关系。本案中,被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作为行政机关要求上诉人返还领取的养老金126045元,系依据《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的规定,属于被上诉人依职权的行为,当事人之间不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故本案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

基于以上,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辽宁省凌海市法院(2018)辽0781民初81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的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2657元,退还被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二审案件受理费因上诉人魏秀英申请缓交,故不再收取。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这意味着,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以所谓“返还不当得利”为由要求魏秀英返还已领取的养老金,是错误的。凌海市社保分局败诉,魏秀英胜诉。

对于凌海市社保分局不服一审判决提起的行政诉讼案,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锦州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行政裁定称,上诉人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撤诉。这样一审判决自动生效,凌海市社保分局应全额履行支付魏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职责。

至此,无论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凌海市社保分局都被法院判令败诉。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凌海市社保分局置法院生效判决于不顾,仍虚张声势违法要求魏秀英还钱。鉴于凌海市社保分局不主动履行法院生效判决,魏秀英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行政判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6/锦州魏秀英养老金案胜诉-社保分局拒不履行判决-384374.html

2018-10-13: 魏秀英被扣发退休金 辽宁省凌海市法院判决社保局违法

2018年8月24日,辽宁省凌海市法轮功学员魏秀英行政起诉凌海市社保局案在凌海市法院开庭。魏秀英和她聘请的律师依法起诉凌海市社保局违法停发、扣发魏秀英的养老退休金。

2018年10月8日,魏秀英收到凌海法院的行政判决书。判决书罗列双方的意见,列举法院认定的证据,法院的观点,最后给出判决:

一、确认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扣发原告魏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行为违法;

二、被告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全额履行支付原告魏秀英养老金的行政职责;

三、驳回原告魏秀英的其它诉讼请求。

据知情者透露,社保局长曹志宏为了工作不出错,为了拿到依据,不承认此次判决,表示要上诉。

2009年4月17日,魏秀英被凌海市国保和金城分局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2014年4月14日魏秀英保外救医回到家。

2017年魏秀英的养老金被停发,当局并要求她补交判刑七年的全部工资13万余元。

关于魏秀英一家人遭受的迫害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五年冤狱折磨 辽宁锦州魏秀英九死一生》、《熟睡中遭警察绑架 辽宁女孩精神失常逾七年》、《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被迫害致命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3/魏秀英被扣发退休金-辽宁省凌海市法院判决社保局违法-375749.html

2018-09-16: 魏秀英起诉社保局扣发退休金一案已开庭审理

2018年8月24日,辽宁省凌海市法轮功学员魏秀英行政起诉凌海市社保局案在凌海市法院开庭。原告魏秀英和她聘请的律师依法起诉凌海市社保局违法停发、扣发魏秀英的养老退休金。

法庭上,凌海市社保局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2001)44号复函”和“锦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文件”为依据,在2016年11月份停发了魏秀英的养老退休金,借口是扣回魏秀英在此之前和冤狱期间领取的养老退休金。

原告律师依据《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系统地阐述了凌海社保局停发魏秀英的养老金是违法的。

一、根据我国《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规定,原告服刑期间照样享受养老金待遇,无需返还已领取的服刑期间的养老金。
……
被告社保局方面称:“我们社保局,下级服从上级,执行上级文件理所当然。没有错。”“在这两份文件未被撤销之前,我们坚持执行。”

原告魏秀英指出社保局停发自己的社保金违法。当庭质问:是国家《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权力大,还是锦州市一个文件权力大?被告无言以对。

原告魏秀英阐述了扣发养老金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巨大的伤害,造成生活上的极大困难。特别是当年国保警察绑架她的时候,他们野蛮执法,把魏秀英的小女儿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当时她只穿着背心和裤衩,孩子又羞又怕,大声喊着父亲救命。一帮警察全然不顾男女有别的法规,竟然不让她穿衣服,只顾拖她,戴手铐,绑架到国保大队,深夜放回家。当时女孩才二十一岁。孩子遭受了难以承受的惊吓与羞辱,回家后就精神失常了。十年来她每天不穿衣服,一丝不挂,24小时坐在小卫生间里不出来,家人谁也不认识,打人,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她被定为二级伤残。孩子的一生被警察彻底的毁掉了。

魏秀英的亲友十多人参加了旁听。法庭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相关专业人士表示,退休养老金,是退休者通过自己一生完整完成劳务合同并交足了所有保险金,并达到法定年龄后,才得到的养老金,而与退休后的判刑、服刑没有任何经济关联。退休金不完全属于退休者个人所有,其人在几十年家庭的生活和工作中,所上缴的和所上交的所有资金,都属于家庭成员的共有资金,因此所得退休金也是家庭共有的。所以这种法外的处罚,停发退休金或取消退休金,也是对家庭其他成员的法外的处罚,也是延伸和扩大了对无辜人的惩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6/魏秀英起诉社保局扣发退休金一案已开庭审理-373898.html

2016-12-25: 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任桂霞、魏秀英、郑素云遭停退休养老金

近日,辽宁省凌海市金城地区三名大法弟子任桂霞、魏秀英、郑素云(仍被非法关押)被停发退休养老金,2016年12月22日,任桂霞、魏秀英去凌海市劳动局找时,劳动局和社保说是辽宁省近日下发的针对法轮功迫害的新文件,以前曾被监狱或劳教所迫害过的,曾经在里边呆几年就停发几年的退休金。并向法轮功学员索要各种相关手续或材料,全都是非法的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5/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9339.html

2016-08-25: 五年冤狱折磨 辽宁锦州魏秀英九死一生

我叫魏秀英,辽宁省锦州市金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晨五点多钟,来了几辆警车和二十几个警察把我家团团围住,然后砸门,再用撬棍撬破门锁。六点钟,三个警察闯进屋把我按住,铐上手铐,用抹布堵上我的嘴,又有三个警察进屋把我二十岁的小女儿赵冰从被窝里拽出来,铐上手铐。警察把我连踢带打从楼上拖到楼下,押上警车。又把我丈夫、大女儿、小女儿都铐上手铐,押入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进行隔离审讯。当时有上千人目睹整个经过。

国保大队刘曾如为首的四个警察对我进行非法审讯,他们用低级下流的语言侮辱大法和师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真相他们不听,我只好使劲喊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男警猛的一脚踢向我心口,当时我就吐了三口血,心口疼的受不了。我问他:你为什么踢我?他说:我还要打你!他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猛打我头和脸,还用开水往我身上浇,越打越狠。别的警察都看不过去了,把他拉走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到半夜了,一女警拿来一碗康师傅大碗面,说是我姑爷送的。我吃第一口就觉得不是味,倒了。这女警从我兜里翻出四十五元钱装进她自己兜里了。小女儿赵冰饿了一天,就把一大碗康师傅面都吃了。我丈夫说他们给的茶有怪味。后来我在看守所经常昏迷,而小女儿的状态一天比一天不正常,我怀疑面里被他们动了手脚,可能下了药。

国保警察张国文、张爱东强行把我拉到中医院,说是检查身体,其实就是走个形式,到中医院我还继续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又把我拉到看守所。女警王立君来了,问了声“谁叫魏秀英”后,就把我拽过去就扇了几个大嘴巴,还说:从今天开始,你得听我的。我说:就不听你的。她们让我穿狱衣,我不穿,逼我坐板,我发正念,国保大队和检察院来人让我签字、按手印,我就是不配合。

一天,国保大队的刘曾如带来几个人拿着照像机,准备让我在他们写好的“转化书”上按手印、签字,我就是不做。刘曾如和狱警赵敬国等五人上来就把我按倒在地,把我的衣服都拽掉了,拖鞋甩出去很远。我喊“师父救我”,他们才放手,从此再也不找我了。

在看守所里,我心疼、吐血、抽风、呕吐、神志不清。狱警找狱医给我打上氧气,送到凌海市医院住院。她们按着我给我打针,针打上就觉得难受,不知用的是什么药。我告诉王立君:我快死了,把针拔掉!她就是按着我不让我动。我告诉王立君:我有个好歹你也跑不了。她听了才叫人把针拔掉。

我的身体越来越坏,看守所先后把我送到凌海市市医院、大凌河医院、凌海市中医院、锦州市市院、锦州二医院从头检查,结果都是高血压、心脏病、低钾,他们怕出现生命危险,就让我在医院住着。警察告诉我,为了看我这一个法轮功老太太,凌海警力都不够用了。

最后他们给我办了保外就医,家人叫了车在看守所门口等着,就差给我送出来了,这时公安局局长王景山开车到看守所,对所长说:不能放人!

凌海看守所准备关闭女监,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把女性在押人员都送到锦州看守所。锦州看守所所长一看,说什么也不收我和同修朱宝娟。凌海看守所狱警只好把我们拉回,又开了一个女监号,用三个犯人监控我们。我的身体更不好,也起不来了,整天就是抽风,吃什么吐什么。

二零零九年九月,我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四个警察突然闯进监号,用一床棉被把我抬走,偷偷用车把我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直接到“狱中之狱”的八大队。八大队队长一看也不收我。我在地上躺了半天,快晚上了,这时我连话都不能说了,狱政来了几个警察,扛着录像机,给我从头到脚录了像,接着把我送到十一大队老残队。

家里人找不到我都急疯了,队长张霞给我妹妹打电话,我妹妹当时就火了。张霞说:我们也不愿收,是你们公安局走后门花钱才收下。

那时的我整天昏睡,神志不清,不能说话。警察怕我死了,白天黑夜派犯人看着,上厕所、洗漱都用车拉着我。为了转化我,狱警先是叫来犯人刘伟实、何馨秋夹控我,我的头抬不起来,刘伟实经常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之后又换了几个人,也没起作用。马上就要过新年了,队长张霞急了,最后把杀人犯中的最邪恶、最残暴、最狠毒的大流氓祁月、崔荣华和诈骗犯马立英找来“转化”我。这三个人不让我睡觉,用车轮战术,我一闭眼就扇嘴巴,我说我胸疼,他们就专往我胸口踢,往小便上踢,我被打得神志不清,她们在我昏迷中,拽着我的手在事先写好的保证书上按手印。这时我精神起来,上前抢,没抢回来。

我要反迫害,揭露监狱对我的迫害。趁打手们累了、睡着之际,我找了一块白布,写了一份“血书”、几份“天作证”的声明,声明强迫我按手印的保证书全部作废。我把血书交给专门负责迫害的科长丛卓,几份“天作证”交给了一年一换的新来的队长。我想她们肯定得迫害我,我准备好了,大不了一死。可是几天了,科长、队长谁也没找我。后来听说,“血书”交上去后,科长丛卓当时吓得动不了了。

后来,她们又开始叫我写“三书”、“五书”,又逼我坐在水泥板上。犯人祁月、崔荣华、马立英这次用软着,我不吃这套。她们又开始轮着打我,我闭眼就一个嘴巴,拳打脚踢,祁月一脚就把我的牙踢掉一颗,她一边拳打脚踢一边骂,骑在我身上继续打,我已经不能动了,嘴角流着血。崔荣华看我快不行了,才把祁月拉开。不知多久,我才睁开眼睛,她们恶狠狠的问我写不写“三书”,我说:“就是不写!死了也不写!昨天你们强迫我,我不能再上当。”祁月、崔荣华说:我们给你跪下了,求求姨,婆婆你写吧,我们好早日回家。我用微弱的声音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让我往哪‘转化’呀,你们别无知的犯罪。”祁月跳起来说:别跟我说这些,我是大流氓、大破鞋头子、杀人犯,我是专门来治你们的。崔荣华一看什么办法都用尽了,再逼就出人命了,就气急败坏的说:魏秀英你赢了,你胜了,我们败了。她跟祁月说再想办法。

我跟她们无冤无仇,质问她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祁月说:政府告诉我们的,对法轮功“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我终于明白了。

二零一零年过年了,犯人告诉我,队长张霞当上什么模范了,犯人祁月、崔荣华、马立英都减刑了,崔荣华出狱了,我知道她们给我作了假转化。

从此我的日子更不好过,我早已生活不能自理了。每顿一个人两个馒头,祁月只给我一个半或一个,两个人一天一壶水,她半个月给我倒一杯,祁月张口就骂,伸手就打。以后再打我,我就对走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监狱里的厕所、双号室都没有摄像头,祁月想起来就把我弄到那里打一顿,有时把监室的门窗玻璃用纸糊上,对我拳打脚踢,一顿暴打,犯人都吓跑了。犯人都气不过,叫我找队长,我找张霞,她每次都骂我,看着我满嘴流血也假装没看见。祁月是在张霞和丛卓的授意下才敢疯狂的打我,她还气势汹汹的说:我打的法轮(法轮功学员)多了,你知道鞍山有个叫楼兰,我把她打到桌子底下都不罢休。

二零一零年七月,犯人祁月和余素娥包夹我,一天她俩打起来了,祁月把余素娥打倒在地,弄到医院检查,余素娥腰骨折。祁月被送进小号。我才算摆脱她的长期迫害。

包夹又换了陈小利,她怂恿这一室犯人天天上队长吕东梅那告状,说我不干活。十一天后,吕东梅让犯人把我架到办公室,说:监狱里没有白养吃饱的,连饭钱你都挣不来,老残队哪个没有病,哪个她敢不干活,就你不干活。吕东梅逼着我干活,一连几天来监室,最后我说:我的身体被迫害这样我不能干活,你上狱政那把我们来狱里时给我的录像要来看一看吧。从此她再也不找我干活了。

在监狱五年,狱方给我换了十九个犯人包夹。五年时间,我基本就是躺在床上,整点发正念、背法,背《洪吟》、《洪吟二》、《论语》,还有几篇经文,《转法轮》目录,一天保证得背十遍以上。在监狱没有法和师父的加持真的是很难熬的。我时时听师父的话,严格要求自己,用善念对待身边的犯人,五年时间里,每个星期天我没休息过,犯人把她们缝补的活都让我给缝,连科长、队长都拿来让我缝,她们都很满意,借机会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后来我可以拄着拐在走廊里走动,五年里我劝退213人,整个一层楼没落下一个人。

二零一四年一月份,家人来看我时从狱警处得知,迫害我的三人个人都已遭到报应:二零一二年余素娥得骨癌死亡,二零一三年陈小利突发心脏病高血压死了,祁月也得了宫颈癌、肝癌,活不几天了。

二零一三年,我背法背到《师徒恩》。我就求师父:弟子不在这里承受了,我要回家。很快,狱方就给我办保外就医。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我出狱回家,才得知小女儿当年被绑架惊吓过度,精神失常至今,生活不能自理,言行不能自控,时时需要看护。

我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正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5/五年冤狱折磨-辽宁锦州魏秀英九死一生-333460.html

2014-06-02: 辽宁凌海金城魏秀英、赵虹、赵冰母女三人遭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凌海金城法轮功学员魏秀英、赵虹、赵冰母女三人曾于2009年4月17日上午六点左右被锦州市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警察在晚饭时给她们一人一碗面条,魏秀英吃过半碗面条时发觉面条有味,就不吃了,赵冰吃一碗、赵虹没吃,过几天魏秀英就不会说话了,长达一年之久,赵冰精神恍惚,不认人,生活不能自理。说明面条里给放了毒药。

参与迫害责任人
刘曹如、张国文、刘海旺、王景山、张爱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2924.html#1461232010-1

2014-05-18: ◇辽宁凌海市金城魏秀英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8/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2247.html

2014-04-17: ◇2013年4月14日被非法关押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7/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0064.html

2013-11-28: 魏秀英被迫害致极度虚弱 辽宁女子监狱拒办保外就医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的法轮功学员魏秀英,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被狱方迫害严重。目前魏秀英身体相当虚弱,心脏特别不好,家属一直要求保外就医,监狱至今不给办。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魏秀英的妹妹到监狱再次探视她时,得知魏秀英由于虚脱已有二十多天站不起来。妹妹当场质问狱方时,监狱为推脱责任答应“保外就医”,并向家人索要三千元钱。但至今“保外就医”没有任何进展,家人十分担忧魏秀英的安危。

魏秀英,女,六十六岁,家住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在家中遭绑架,魏秀英在看守所、监狱遭到了多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她在生死面前坚守着自己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后她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女子监狱,她拒绝“转化”,被迫害严重,恶警曾利用齐姓杀人犯毒打她,将她的牙打掉。

魏秀英在家遭绑架时,二女儿受到警察的辱骂和恐吓,导致精神失常,至今一直没有好转。由于时刻担心魏秀英的状况,近五年来家人几乎月月往返金城到沈阳监狱,其中探望费用让已经下岗的家人更是雪上加霜。魏秀英被迫害的案例已于二零零九年八月被提交联合国人权组织。

希望外界声援魏秀英及其家人:结束这种苦难,让魏秀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8/魏秀英被迫害致极度虚弱-辽宁女子监狱拒办保外就医-283242.html

2013-05-16: 魏秀英被辽宁省女子监狱严重迫害

辽宁省凌海市金城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魏秀英,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被迫害严重,因为坚修大法,不“转化”,恶警利用齐姓杀人犯毒打魏秀英,牙被打掉。魏秀英身体相当虚弱,心脏特别不好。家属一直要求办保外就医,监狱不答应。

魏秀英于二零零九年被邪党非法判七年冤狱。魏秀英被迫害案例已于2009年八月被提交联合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6/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4143.html

2011-12-17: 法轮功学员魏秀英在辽宁女子监狱遭毒打致牙齿脱落

凌海市金城镇法轮功学员魏秀英的家属日前到辽宁女子监狱探望魏秀英时,看见魏秀英虚弱无力,右侧牙齿全部脱落,原来是警察为逼魏秀英放弃信仰,唆使杀人犯齐月(音)毒打魏秀英所致。

杀人犯齐月(五十岁左右)多年来一直被利用充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6/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0505.html

2011-01-24: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情况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唐吉文、祁晓红已被非法批捕,所谓的案子已分别被转到太和、古塔区检察院。

锦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76名,分别在:

1、马三家子劳教所(23名):
女:杨玉范、华玉敏、付艳、陈素兰(黑山)、李俊红(黑山)、曲伟、王云萍、徐亚娟、于景华、孔繁荣、刘春梅(凌海)
男:王英华、贾经文、刘长平、陈国亮(黑山)、刘广海(黑山)、郭一夫(黑山)、张鹏云(黑山)、郭仲林(黑山)、李国刚(金城)、张林、刘洋、刘占山

2、辽宁女子监狱(26名):
刘凤梅、崔亚宁、邓桂丽、胡玉媛、 景翠珍、李凤云、于 静、
吴艳秋、刘素梅、王素华、李世荣、刘丽娟、王丽阁、宋亚平、孙仲红、李清华、胡秋霞、魏秀英(金城)、刘玉荣(翠岩乡)、左立志(义县)、李淑银(凌海)、朱宝娟(凌海)、张若冰(凌海)、姜艳玲(义县)、曹玉英、姜海岚(黑山)

3、盘锦监狱(8名):刘立涛、王孝民、曲成业(山东)、王贵令、艾广顺、齐广发(凌海)、赵庭武(凌海)、刘权旺

4、沈阳东陵监狱:苗建国
5、本溪监狱:殷志友
6、大连南关岭监狱:项英
7、大连市监狱(3名):马海超、金博文(凌海)、张雷(凌海)
8、锦州监狱:赵云鹏、李景军(黑山,暂押,不知是否送走)
9、锦州市看守所(4名):唐吉文、祁晓红、陈玉玲(松山)、王志兰(黑山)
10、上海市徐汇看守所(3名):杨亮、鲁秀英、张月荣
11、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杨小平(太和区大旗屯)
12、天津市大港区女子劳教所:陆丹
13、关押地点不详:张磊、王淑敏

王贵令于2008年2月25日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将到期。

以上具体情况和被关押地点如果有误以及有遗漏、变化的,请及时更正、补充。请揭露参与迫害的中共邪党人员的个人信息,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有杨玖英、李亚洲、王辉、陆浩、孙治安、单学志、戴勇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5276.html

2010-08-10: 魏秀英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严重、已不能行走

辽宁省凌海市金城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魏秀英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被迫害严重,上月家属去探望时,魏秀英还能拄双拐走路,日前再去探监,发现魏秀英身体相当虚弱,已不能上下楼梯,需要人背。狱方称,经医院检查她身体严重缺钾,心脏特别不好。家属一直要求办保外就医,监狱不答应。

魏秀英于二零零九年被邪党非法判七年冤狱。魏秀英被迫害案例已于2009年八月被提交联合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0/228153.html

2010-07-18: 魏秀英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的极度虚弱

目前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魏秀英被迫害严重,已不能走路,拄着双拐,说话声音微弱无力,衣服脏乱,极度虚弱消瘦。因不能干活,所在监区每月扣其60元生活费。日前家属去探望时,恶警百般刁难,极其凶暴,称魏秀英表现不好。

魏秀英今年63岁,2009年被邪党非法判处7年冤狱,魏秀英被迫害案例已于2009年8 月被提交联合国,望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紧急营救魏秀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8/227138.html

2010-06-04: 辽宁金城法轮功学员魏秀英狱中遭迫害严重

辽宁凌海市金城法轮功学员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在凌海看守所期间,遭残酷折磨,恶警用开水浇她的头,穿皮鞋踩她心脏部位,耳朵被打失聪,左腿肿得非常厉害,心力衰竭,生命垂危。魏秀英后遭中共法院诬判七年,被关入沈阳女子监狱老残队。现在拄双拐,生活不能自理,家属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监狱态度蛮横,不让办理。

沈阳女子监狱电话:024-89296755 队长张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4/224855.html

2010-02-10: 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迫害的情况

二零一零年二月初,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的家人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魏秀英。她的家人根据魏秀英的身体状况提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在探望时得知魏秀英被警察以检查身体为名要求脱光衣服,并且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她非法录像。

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十一监区张队长(此人受邪党毒害很深,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0/217900.html

2009-11-16: 凌海大法弟子魏秀英在监狱遭受的迫害情况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辽宁省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被冤判七年,劫持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家人在十一月份来到监狱时得知,在魏秀英身体各项指标都达到极限,并且魏秀英在监狱里原有残疾的那条腿已肿胀到正常腿两倍粗的情况下,监狱仍强行逼迫魏秀英干奴役劳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6/212686.html

2009-10-23: 冤判七年 魏秀英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

辽宁凌海大法弟子魏秀英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目前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

魏秀英,女,六十二岁,家住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六点左右,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辆警车将魏秀英家团团围住,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魏秀英家,将魏秀英、赵红、赵冰母女三人及不修炼的父亲非法绑架,并且非法抄家。

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用开水浇魏秀英的头,踢她的心窝,用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右耳朵,使右耳失聪,不能行走,心脏衰竭。

魏秀英修炼前浑身是病,腿有残疾,冠心病,肺气肿,颈椎坏死,人抬不起头来,一年中大部份时间是在医院度过。因为常年治病,使家里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一九九七年魏秀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满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性格暴躁的她一下子改变了,时时按照“真、善、忍”去做,善待他人,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魏秀英两次到北京证实法,被警察劫持后关押,遭受了各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魏秀英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

七月初,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主管迫害法轮功)执意强行将身体极度虚弱的魏秀英从凌海市看守所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因为身体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又将魏秀英转到凌海市看守所。

七月下旬,凌海市法院对魏秀英進行非法开庭审判,他们将生命垂危的魏秀英抬上法庭,带着氧气。主审法官是李大明、法院副院长王欣,因魏秀英被毒打的已经不能站立、不能说话,致使审判草草收场。

八月七日,凌海市法院法官李大明到凌海市看守所对魏秀英非法开庭,因魏秀英身体极度衰竭,不能配合。第二天李大明,王景山(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找到魏的妹妹和弟弟诱骗他们说:“你姐姐身体这样,你们配合配合替她签个字,判了刑,明天就可以给她办保外就医了,让她回家”,并说别告诉她大女儿赵红(因她是大法弟子)。姐弟二人信以为真,就签了字。八月十四日却等来一张判魏秀英七年徒刑的判决书。当他们找到王景山要求放人时,王景山完全露出一副流氓嘴脸:“口头协议算数吗?” 家人方知上当受骗。

家属上诉到锦州中级法院。可是在上诉截止日期未到、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魏秀英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魏秀英到监狱下车时,是四个人用担架抬進去的。经狱医检查,她身体所有指标都是最低的,达到极限了。目前魏秀英身体萎缩,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六十斤降到八十斤,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行走,说话困难,生命危急。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天理昭彰。在此,奉劝那些被中共表面假相迷惑,为中共卖命迫害善良百姓的所谓中共党官,认清中共即将灭亡的必然,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将功补过,摆脱与中共陪葬的命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王辉、李亚洲:办0416-2572018,宅0416-2388888,手机138978866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3/210965.html

2009-10-12: 凌海大法弟子魏秀英、金博文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

据悉,辽宁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在上诉截止日期未到、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一个月前被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迫害。详细情况待查。

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金博文被绑架在凌海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2/210222.html

2009-09-10: 魏秀英被抬上法庭冤判七年(图)
被迫害致性命垂危的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被日前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清晨六点左右,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名警察非法闯入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家,将魏秀英及其大女儿赵红、二女儿赵冰和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到凌海国保大队,進行非法审讯,魏秀英大女儿赵红、二女儿赵冰和丈夫被扣押八小时后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凌海市法院对魏秀英進行非法开庭审判,他们将生命垂危的魏秀英抬上法庭,带着氧气。主审法官是李大明、法院副院长王欣,因魏秀英被毒打的已经不能站立、不能说话,致使审判草草收场。

八月七日,凌海市法院法官李大明到凌海市看守所对魏秀英非法开庭,因魏秀英身体极度衰竭,不能配合。第二天李大明,王景山(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找到魏的妹妹和弟弟诱骗他们说:“你姐姐身体这样,你们配合配合替她签个字,判了刑,明天就可以给她办保外就医了,让她回家”,并说别告诉她大女儿赵红(因她是大法弟子)。姐弟二人信以为真,就签了字,祈盼姐姐早日回家。八月十四日却等来的是一张判魏秀英七年徒刑的判决书。当他们找到王景山要求放人时,王景山完全露出一副流氓嘴脸:“口头协议算数吗?” 家人方知上当受骗。现在魏秀英靠输氧气维持生命,家属提出上诉到锦州中级法院。

魏秀英二女儿赵冰,二十三岁的姑娘,在四月十七日恶警绑架她母亲时,被两个警察将她从熟睡中踩醒,拽出被窝,受到惊吓,就是这样仍把她绑架到凌海市国保大队,戴着手铐,单独扣在一房间,恶警恐吓她,还对她污言秽语,致使她精神受到很大刺激,不思饮食,体重减了二十多斤,每天以泪洗面,思念母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0/208069.html

2009-08-29: 凌海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家属提出上诉
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被凌海市伪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魏秀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靠输氧气维持生命,双耳现已失聪。现家属提出上诉到锦州中级人民伪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9/207383.html

2009-08-20: 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已被迫害的双耳失聪
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被凌海市伪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伪法院副院长李大明主审,主要迫害人王景山(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魏秀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靠输氧气维持生命,双耳现已失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0/206819.html

2009-08-19: 刘亚林和魏秀英被迫害案例已提交联合国
鉴于法轮功学员刘亚林和魏秀英在中国被迫害严重,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法轮功人权工作组将这两个紧急行动案件呈递联合国人权机制。

报告中详细描述了刘亚林和魏秀英被迫害的情况。

受害者魏秀英,女,六十二岁,家住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被锦州市公安局和凌海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警察用热水浇魏秀英的头,踢她的心窝,用有水的瓶子打她的右耳,致使右耳失聪。现在魏秀英不能行走,并出现心脏衰竭、抽风、高血压等症状,吃喝全吐出来,非常瘦弱,生命极度危险。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拒绝释放魏秀英,并把魏秀英送到抚顺洗脑中心,拒收后又把她送回凌海市看守所,不许家人接见。

受害者刘亚林,男,六十四岁,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原在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工作。二零零七年刘亚林遭绑架后被判刑三年半,现被关押在永川监狱十四监区。刘亚林被关押后,身体状况不断恶化,由于满口的大牙全部脱落,他每天只能吃少量的稀饭。由于营养不良,他非常瘦弱。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警察还强迫他做抬煤炭这样重体力的奴役劳动。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刘亚林被送往监狱医院,血压已超过230mmHg,并有脑血栓、视力模糊、头晕、四肢麻木和哮喘等症状,他无法行走,家人到监狱要求放人,但是被拒绝。报告中还描述了刘亚林以前被迫害的情况。

“紧急行动案件”是联合国人权机制的一部份,提交时需提供受害者详细个人情况和被迫害过程。普通案件投诉的是人权迫害案件,紧急行动案件则是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严重迫害,当被害人被严重迫害,其同一地区被关押的人也面临类似危险,上述两个案例中受害人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迫害严重并危及生命,属于紧急行动案件。在联合国人权机制中,有一些机制会自动地将新近发生的案例按紧急行动处理。例如,任何强行绑架失踪的案例在绑架失踪发生之后的三个月内都自动成为紧急案件。

联合国以《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为基础设立并任命了相关的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监督各国实施落实相关公约或宣言所规定的人权标准。这些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统称为“联合国人权机制”,他对所有会员国都有约束力,一旦联合国特派专员就某个迫害案例向会员国進行质询,该会员国必须予以回覆与跟踪调查。二零零五年,“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酷刑问题 ”特派专员、“针对妇女暴力”特派专员就河北涿州两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奸的案例作出联合紧急质询后,中共不得不承认事实,此事后来被登在联合国年度报告上。

(法轮功人权供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9/206796.html

2009-07-27: 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六点左右,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辆警车将魏秀英家团团围住,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魏秀英家,将魏秀英、赵红、赵冰母女三人及不修炼的父亲非法绑架,并且非法抄家。

围观的人看见六十二岁的魏秀英只穿着线衣、线裤,而且嘴角流着血。魏秀英在警车里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

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参与迫害的恶人用热水浇魏秀英的头,用脚往她的心窝上踢,用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右耳朵,使右耳失聪,不能行走,心脏衰竭,抽风,高血压,吃啥吐啥,瘦的皮包骨,生命极度危险。

五月初,有人看到警察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当时魏秀英被打的面部已变形,魏秀英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

五月二十一日,魏秀英在凌海市人民医院三楼(妇产科)遭受迫害,生命出现危险

六月十一日,凌海市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人员为了推脱生死责任,把魏秀英带到凌海市人民医院,同意家属办保外就医。家属认为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没有犯罪就要求放人。家属去接人时,凌海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景山拒绝签字,不让放人。家人说:“人都这样了,咋办”?王答:“没事,送公安医院。”家人又找到相关迫害部门要求立即让魏秀英回家,上上下下都同意放人。王景山说:“你不用找别人,找谁都不好使,就我说了算。”家人问:“人有没有死罪?”王说:“没有死罪,但炼法轮功死了我们也不负责任。”

六月三十日,看守所给家人打电话让送衣服。七月二日,王景山拿钱将魏秀英送到抚顺洗脑班,因身体不行被拒收。当天晚上被押回凌海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

目前,魏秀英的家人要找律师打官司。

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今年六十二岁,修炼前她浑身是病,腿有残疾,冠心病,肺气肿,颈椎坏死,人抬不起头来。一年中大部份时间是在医院度过。因为常年治病,使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百般痛苦的她,常常感到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魏秀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满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性格暴躁的她一下子改变了,时时按照“真、善、忍”去做,善待他人,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中国大地顿时天昏地暗。看到师父被恶毒的谎言攻击,大法被谎言诬陷,魏秀英说;是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要上北京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魏秀英毅然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去北京的路上被恶警劫持,面对穷凶极恶的恶警,她喊出了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之后在凌海拘留所,她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魏秀英和几个同修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当时金城地区警察威胁,便衣监视,大法弟子上访被警告,被跟踪,被追堵。火车上不了,汽车上不了,她们步行。整整走了一个星期,脚上的鞋磨烂了,磨破了脚板,仍继续前行。快到北京的时候,被恶警追上劫持。在凌海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里,魏秀英遭受了各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被迫害得人都不行了,最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魏秀英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至今,生命垂危。七月初,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主管迫害法轮功)执意强行将身体极度虚弱的魏秀英从凌海市看守所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因为身体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又将魏秀英转到凌海市看守所。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天理不爽。在此,奉劝那些被中共表面假相迷惑,目光短浅,为眼前小利继续为中共卖命迫害善良百姓的所谓“法官”、“检察官”、中共党官,认清中共即将灭亡的必然,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将功补过,摆脱与中共陪葬的命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7/205374.html

2009-07-23: 凌海市金城公安分局警察到当地大法弟子家進行骚扰迫害
近日,辽宁省凌海市金城公安分局警察到当地大法弟子家進行骚扰迫害,包括要求大法弟子在邪恶的“保证书”上签字,未经过本人允许非法给大法弟子照相等恶行。其中参与迫害的有金城公安分局警察李东红等人。

二零零九年七月初,凌海市公安局王景山(副局长,主管参与迫害法轮功)执意强行将身体极度虚弱的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从凌海市看守所劫持到抚顺洗脑班,洗脑班因为魏秀英的身体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怕承担责任,又将魏秀英转到凌海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3/205130.html

2009-07-12: 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张敬文现被非法关押在抚顺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金城大法弟子张敬文在余积镇大法弟子家里被警察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抚顺洗脑班。警察同时把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的魏秀英也劫持到抚顺洗脑班進行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2/204408.html

2009-07-06: 曝光凌海恶警张波、刘海旺
2009年6月18日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波,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海旺带领防暴警察,闯到余积镇大法弟子赵亭武家,绑架了20多名大法弟子。过程中,恶警殴打大法弟子,张波亲自动手。

7月1日,张波、刘海旺等恶警将绑架的大法弟子全部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有六名大法弟子因身体因素被拒收,但恶警仍将他们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之前,他们还参与了对大法弟子魏秀英、张若冰的迫害。

99年迫害开始,张波在凌海公安分局时,就积极迫害当地的大法弟子,对上访的大法弟子進行毒打。

几年来,大法弟子不断给他们邮劝善信、讲真相,但张波、刘海旺不知悔改,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9.html

2009-05-25: 辽宁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生命危急的情况补充
五月二十二日,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又被协持到凌海市看守所遭受非法迫害。生命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63.html

2009-05-21: 辽宁凌海市魏秀英被遭严重迫害 生命危急
辽宁凌海市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在凌海市人民医院三楼(妇产科)遭受非法迫害,生命出现危急。
凌海市参与迫害的恶人用热水浇魏秀英的头,用脚往她的心窝上踢,用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右耳朵,现右耳已聋,不能行走,心脏衰竭,抽风,高血压,吃啥吐啥,瘦的皮包骨,生命极度危险。

凌海市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人员为了推脱生死责任,把魏秀英带到凌海市人民医院,同意家属办保外就医。家属认为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没有犯罪就要求放人。

二零零九年四月,大法弟子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她一直不承认中共邪党对她的非法关押,不配合恶警对自己的迫害。在看守所内身上只有被绑架时仅穿的线衣、线裤。

五月初,有人看到警察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当时魏秀英被打的面部已变形,魏秀英一路喊着“大法好”。现在魏秀英出现生命危险,她的家属找到相关的迫害部门要求立即让魏秀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1/201366.html

2009-05-19: 辽宁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生命危急
二零零九年四月,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她一直不承认中共邪党对她的非法关押,不配合恶警对自己的迫害。在看守所内身上只有被绑架时仅穿的线衣、线裤。

五月初,有人看到警察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当时魏秀英被打的面部已变形,魏秀英一路喊着“大法好”。现在魏秀英的身体出现生命危险,她的家属找到相关的迫害部门要求立即让魏秀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9/201199.html

2009-05-09: 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被警察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
二零零九年四月,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她一直不承认中共邪党对她的非法关押,不配合恶警对自己的迫害。在看守所内身上只有被绑架时仅穿的线衣、线裤。

五月初,有人看到警察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当时魏秀英被打的面部已变形,魏秀英一路喊着“大法好”。详细情况正在调查中(请知道凌海市中医院电话的同修将其上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9/200468.html

2009-05-04: 参与迫害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的恶人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六点左右,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及凌海、金城多辆警车将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女,六十二岁)家团团包围,随后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魏秀英家强行将她及她的丈夫、女儿绑架,并且非法抄家。围观的人看见魏秀英只穿着线衣、线裤,而且嘴角流着血。魏秀英在警车里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又以调查情况为由将她的大女儿赵虹绑架,赵虹家里被抄。

现在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她一直不承认中共邪党对她的非法关押,不配合恶警对自己的迫害。在看守所内身上只有被绑架时仅穿的线衣、线裤。她的丈夫、女儿都已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3.html

2009-04-20: 关于凌海市金城镇大法弟子魏秀英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四月十七日上午六点左右,多辆警车将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家团团包围,随后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并且非法抄家。警察以调查情况为由将魏秀英的女儿赵红带走,赵红于当天晚上回到家里。目前魏秀英被非法关押的地点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0/199273.html

2009-04-18: 凌海市金城镇魏秀英一家四口被非法绑架
四月十七日上午七点多钟,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家将大法弟子魏秀英、赵红、赵冰母女三人及不修炼的父亲非法绑架,非法抄家并拿走电脑等许多东西,现一家四口人被关押于凌海公安局,详细情况仍在调查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8/199184.html

锦州 凌海市(锦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27:凌海市建业乡派出所:
电话:4168631110
所长董小明(音)

凌海市公安局:
办公室 4168191022
指挥中心 4168191043
法制科 4168191040
国保大队 4168191070
副大队 刘庆东:13941673318
监管大队 4168118867

凌海市公安局:
局长王凯 13704061999
副局长齐汉彬 13904166058

凌海市政法委:
书记张哲(需核实:辽宁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成员手机)15504006679

锦州市看守所、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在同一处
416708085、4163708086、4163708079
监管支队支队长刘文
监管支队政委刘军
看守所教导员孙先忠
一当班队长(狱警)15841635004
副所长贾许
女子看守所所长陈蕊蕊

2018-09-16: 参与人员信息:
审判长:才波,手机:13904160708办公电话:0416-8152066
书记员:刘佳,办公电话:0416-8152032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41号凌海法院

被告社保局:曹志宏(局长),办公电话:0416-8655002
被告委托人:戴岩(社会化发放和服务科科长),手机13464643701,办公电话:0416-8655015
社保局地址:凌海市中兴大街15号
被告律师:柏卓林,手机13841669925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31号一楼,辽宁方兴律师事务所

2018-07-14:辽宁省凌海市公检法信息补充
凌海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张越、张沿东04168191035(主管办案人)

凌海市检察院:
电话:04168191070、0416-8191067
公诉科:
科长顾磊 0416-8017195
苏营0416-8152019
吉影0416-8107190
批捕科:
科长周晓丽 04168107161

凌海市法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邮编121200
刑庭:
庭长李玮0416-8152008(重点参与者)
王冶8152019(重点参与者)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
局长 曹志宏 0416-6993506
凌海法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邮编121200
电话:0416-8187258
谢丽华、赵明明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