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静海县 >> 张立芹(张丽琴,张立琴,张丽芹), 女

张立芹(张丽琴,张立琴,张丽芹)
张立芹(张丽琴,张立琴,张丽芹)
个人情况: 工作单位“津沪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费站”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静海县城关乡胡家园
迫害情况: 被诬判重刑七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2-1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立芹(张丽琴,张立琴,张丽芹) 任东生(任冬生,任东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11: 家殇
刚刚结束七年刑期的张立芹,一推开门满目疮痍:一个披着凌乱长发、目光呆滞的男人坐在角落里,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环顾四周,已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地上杂乱不堪,房顶漏风,窗户上的玻璃全没了,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悲苦……
一、人生苦短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在中国大陆一提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富裕村。尤其是静海的独流老醋更是蜚声中外。然而就在静海县的胡家园,有这么一家三口,却过着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日子。男主人公叫任东生,待人热情诚恳,女主人公叫张立芹,善良贤惠,育有一儿,虽经济不是太宽裕,但日子过得还算平稳。

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任东生喘气费劲,去医院一检查,诊断结果是类风湿心脏病,从此也就不能上班,天天在家养着,所有的重担全压在妻子一人肩上,既要上班,还要伺候丈夫操持家务。渐渐地,妻子张立芹也患上了白血病、气管炎、颈椎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上班时,包里长期带着药,上楼吃力,走不了几米就累的不行了。那时感觉天象塌了一样,觉的前途无望,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上初三的孩子身上(因孩子学习优秀,在班里是前三名),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

可能是家里父母的变故给孩子也造成了心理压力,渐渐地孩子不爱说话,开始厌学了,最后干脆休学了(在家歇了三个月,后来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的高中),夫妇俩仅有的唯一希望彻底破灭了。

有一天,丈夫跟妻子说:我买包药,咱们三口都走吧,谁留在这个世上也是受罪。

二、绝处逢生

就在夫妻俩一筹莫展走投无路时,二零零三年夫妻俩又重新修炼法轮功(迫害之前学过,因为怕心放弃了)。再次走進修炼,才真正认识到苦难的根源是什么,夫妻俩谨遵师命,精進实修,遇事能够找自己的不足,放下了怨恨和指责,从此一身的疾病消失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孩子又重新绽放了笑容,在高中的成绩也很不错,也爱说话了。

再次修炼法轮功,任东生放下了虚荣,脚踏实地地干活,给别人打工时凡事站在老板的角度考虑,让他们既省钱又省心,在每处打工都给老板留下好的印象,因为各种原因有的地方不干了,老板就亲自登门请任东生再去给他干活。

有一次,家里装修房子,装修房子的人没按事前说好的去做欺骗了他们,最终诉诸法院,从此结下了梁子。修炼以后,任东生主动去找那个骗他们的人,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下利益心、怨恨心,从此两家和解了,那家老人见了朋友就说:“我们两家和好了。”所有认识任东生的人都说他是个大好人。

三、阴霾蔽日

幸福似乎总是短暂的。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任东升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五年。也就是从这天起,一个刚刚缝合好几年的家庭,又将面临支离破碎。

因为丈夫被抓,妻子张立芹也受到牵连,天津天永高速强行与张立芹解除了劳动合同。他们的孩子正值高考,后来也考上了一所大学,只因家庭的压力,孩子被迫告别了大学校园,早早步入社会,因哪都得需要钱,娘俩就分别打些零工维持生计。

后来任东生被非法关押在滨海监狱,自入狱那天起,监狱不许张立芹接见,理由竟是她炼法轮功不配合监狱的会见要求。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因同修被抓,张立芹被牵连,她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强制送往天津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在狱中被体罚,整天整天被罚站,甚至吃饭都得站着,最后手和脚都是肿的。为了让她转化不让睡觉,最长八天没合眼,血压曾一度达到180/140,警察见状开始强迫她吃不明药物,即便如此每天还有七、八个包夹长期看着。再后来就强迫长期坐小板凳,时间一长身体各个部位又酸又疼也闹心。有一次,张心情实在不好受,走到窗前,手扶着铁窗,心里想起慈悲伟大的师父、患难与共的同修、还有天各一方的亲人,心里真是百味杂陈,不禁潸然泪下,这一景被坐在一旁的某某包夹(负责看管法轮功的刑事犯)看到,然后她说:“老张,你别站在铁窗那,看着你我就难受。”说完她也跟着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你们不像我们,我们这些人大多为了钱,为了情坐牢,可你们为了什么呢?”她表示不解。张慢慢转过身,目光坚定地对她说:“为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有一次接见时张立芹从家人口中得知丈夫任东生被迫害精神失常,听到这一消息如五雷轰顶,那一夜张不知是怎样度过的……

因夫妻俩都被非法判刑,只能靠孩子一人在外打工挣钱,每个月还要给父母往监狱存钱买生活必需品,也就所剩无几了。

冬天屋里的水龙头冻了,晚上下班回家连口冰水都喝不上,只能渴着饿着肚子睡觉,每天的主食就是方便面(因为便宜),院子里堆满了方便面箱子,有时为了晚上不挨冻,选择上夜班,因为厂子有暖气,白天有阳光,气温稍高些,还算好过。

选择上夜班孩子还有一个目的,因为工作起来可以少想爸妈,那时孩子只要一看到父母使过用过的东西,眼泪就止不住的流。

在当时父母都被非法判刑,迫害形势依旧严峻的情况下,孩子面对社会的压力非常大,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遭人嘲笑,白眼儿是很平常的事,当然也有很多同情孩子的善良人。

四、迫害致疯

二零一一年,任东生刑满,儿子和老母亲去滨海医院接他回家,却没料到周围一大群武警,凶神恶煞般地拿着警棍,将一老一小围在其中。祖孙俩都吓呆了,从没见过这阵势,也不知这些武警想干什么,孩子定了定神之后询问其父被关在何处?为什么不放人?却没人回应不予理睬,过了七天狱方才通知家属将任东升接回。

第一眼看到儿子的老母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失声痛哭(在监狱时母亲跟儿子就听说任东生不正常了),稍许平静之后问:“东生,你怎么出狱前八个月就不见我和孩子?”(后来得知出狱前八个月人就已经不正常了)。任东生面无表情,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哼,哭什么?我没死。”

当任东生上车之后,儿子发现父亲的手不停地比划,喃喃自语,也听不清说什么。母亲再也看不到那个听话孝顺的儿子,儿子再也看不到那个充满活力为家挡风遮雨的父亲。

到家之后,每当电闪雷鸣下雨之际,任东生便站在雨里大吵大闹,半夜睡觉时突然就跑出去,一走就是好几天,再次回家时,满身的污垢,并伴有异味,脾气随之也变的暴躁,并伴有幻听。随之而来的便是打骂母亲、儿子。有一次大年三十任东生把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赶到了大街上,老人孤苦伶仃地在大街上欲哭无泪……孩子也经常遭父亲打,有一次被父亲打完之后,没人倾诉就跑到奶奶那,祖孙俩抱坐一团哭了起来,哭罢多时孩子擦了擦泪跟奶奶说:奶奶我上班去了。

二零一六年正月初四,张立芹好不容易结束七年的非法刑期,迫不及待地回家,仅仅希望看到一个健康、正常的丈夫,毕竟夫妻十年不曾相见,然而在推开门的一刹那,看到墙上挂满了衣服,窗户上的玻璃早已破碎,屋里的家具早已毁得不成样子,往上看屋顶还透着亮,往下看地上杂乱不堪,再看看角落里的丈夫任东生,披着凌乱的长发,表情冷漠,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满心的期待一下子被当头棒喝!

此时的张立芹多想和丈夫说说话,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或一个笑脸也足以抚平那内心的创伤,看来这一切都成了奢求。

家虽然破,好歹也是个家,毕竟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张立芹就自己动手将门修好,破损的地方用塑料钉上,一点点将屋子收拾好,终于有了家的样子。

厄运并没就此结束,回到家之后任东生经常大吵大闹,动不动就打张立芹和孩子,有时拿着棍子、菜刀追她们娘俩,家具让他砸得差不多了,已经没有像样的家具了,有时张立芹刚收拾好,任东生马上就给破坏了。

有一次,张的身体极度虚弱,丈夫继续殴打她,她就想:一个健康善良的好人,从监狱出来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监狱到底存在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有哪些凶手逍遥法外继续迫害其他人?

五、漫漫维权路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号那天开始,张立芹终于走上了漫漫维权之路,民间有云:民告官难于上青天。张立芹非常清楚这一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深知中共司法的不作为,她只是想把她丈夫被迫害致疯和她家庭的种种不幸遭遇,让千千万万大陆同胞看清中共的邪恶,并唤醒那些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不再作恶。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她分别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等八个部门邮寄了《刑事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滨海监狱张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监管人罪的刑事责任,同时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刑事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网上查询六月二十二日上述材料全部妥投。

在这过程中,张立芹一边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一边还要跑案子。路上口渴或者饿了,她就忍着,在路边坐会缓一缓,因为这样可以省下几元钱坐车。有时大雨把她全身淋湿了,她也要拿塑料袋把控告材料包裹的严严实实绝不让它淋着。

更难的是,有时大半夜的被丈夫赶出家门,不知去谁家,就不得不打扰较熟悉的人留宿。张立芹的父亲因为任东生被迫害致疯伤劳过度一年住了五次医院,母亲也住了两次医院,这场迫害几乎殃及了家庭的每个成员。

二零一七年四月,张立芹去郑州精神科医院给丈夫做致疯鉴定,为的就是更有力的控告。

为了阻止张立芹讨回公道, 静海公安、司法、镇派出所等不断上门恐吓骚扰,任东生的情绪更加不稳定反而愈加癫疯,张立芹不得不离家,一边打工一边控告。

从来没有与公检法打过交道的她,通过与各部门的接触切实的看到法制体系的不作为。为了讨回公道张立芹几乎跑遍了法院、监狱等各部门,张立芹不知流过多少眼泪,就在她面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很多善良的人出手相助,从精神与物质上帮助她,才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她每去一个部门,张立芹都通过讲述自家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受的迫害来启迪他们的良知善念,希望他们能够选择善良回归人性。而面对那些恐吓威胁的人,她也正告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和办案终身负责制等。

功夫不负有心人,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张立芹终于收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立案通知书,然后工作人员跟张立芹说:你厉害呀。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進行了询问程序,赔偿委员会由副院长葛渤海在内的五位法官组成,询问赔偿申请人任东生的基本情况,赔偿的请求事项,赔偿的事实与理由,证据,法律依据。最后问是否愿意调解,委托人张立芹当庭没有答复,事隔一日,张告知法院不同意调解。

案子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张立芹及所有帮助她的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公检法人员渐渐觉醒的过程。

有人说张立芹是为了钱,若为了钱,她何必拒绝调解呢?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只是想通过自家的亲身经历让世人彻底看清中共的邪恶,远离邪恶,坚守善念!

长夜漫漫月圆缺
凄风冷雨烟尘绝
国破家亡山河泣
聚散无常愁何别
世人不解犹可畏
邪灵当道冤难雪
一路正念劈荆棘
真相化开通天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1/家殇-370764.html

2018-07-06: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张立芹6月22日再次收到不予赔偿决定书

家住天津市静海区的法轮功学员张立芹,6月22日,再次收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6月19日下发的不予赔偿决定书。这是继去年9月19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检察分院以滨海监狱“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向张立芹下达了《不立案通知书》的又一次被拒之门外。

张立芹自2017年6月22日开始为丈夫任东生被天津市滨海监狱迫害致疯一案的漫漫的控告历程,期间受到各种阻力,她不但要打工挣钱养家,还要经常奔走于当地和市一级各公检法有关部门,口渴了,舍不得买瓶水喝,有时还要饿肚子,赶上雨天,宁愿自己淋得衣服湿透,也要保护好身上的上告材料。经过一年的时间上告、索赔,至今仍然无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6/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0673.html#1875225634-18

2018-03-19: 丈夫被迫精神失常 天津张立芹维权又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左右,天津市静海区法轮功学员张立芹张立琴)在弟弟的手机店里被静海区西城派出所绑架,五分钟后警方再次返回手机店,查找张立芹的书包。三月十六日上午,张立芹被非法拘留到天津市静海区看守所。

张立芹家属到派出所询问情况并要求放人,接待警察只告知家属是因为炼法轮功,其它的情况不透露。家属对警察劝善并告之公务员办案会终身追责,该警察不以为然:“没事,办错了就负责。”

张立芹的丈夫任东生,二零零三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却在二零零六年三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天津滨海监狱遭受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上访投诉无果的情况下,张立芹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通过邮政速递局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等部门邮寄了控告信,并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依法维权,张立芹却屡遭恐吓威胁,一度被迫离家出走。

任东升被绑架一个月后,张立芹的工作单位“津沪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费站”强行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张立芹只好四处打工挣钱来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学。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张立琴在家中又被静海县610、城关派出所绑架,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二零一六年大年初四,身体消瘦、面容憔悴的张立芹带着与亲人团聚的渴望,从监狱回家了,然而进门看到的是疯疯癫癫的丈夫和一个凌乱不堪的家,家里被砸的无完好家具,窗玻璃已都被砸碎。

任东升从一个健康的好人已经被迫害成了疯子,静海县国保、610、当地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还经常到家来骚扰。有时任东升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拼命的砸门,搅扰的鸡飞狗跳四邻不安。

近一年的时间里,张立芹为丈夫任东生被迫害致疯一事奔走于监狱、监狱管理局、司法机关、当地县政府、610办公室等,为讨回公道,顶着压力吃尽苦头,不仅奇冤难雪,过程中还不断遭到骚扰、恐吓。

在多次上访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张立芹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等部门邮寄了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滨海监狱张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监管人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条例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刑事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主张医疗费、残疾金等赔偿。

同年九月十九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检察分院以滨海监狱“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向张立芹下达了《不立案通知书》,并称滨海监狱的警察都签了字了,证明没有人殴打过任东生。张立芹正告他们:“作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迫害法轮功学员任东生致疯的犯罪嫌疑人狱警张士林及刑事犯包夹等八人至今仍逍遥法外。

监狱管理局、滨海监狱沆瀣一气 国赔被拒

任东生被迫害致疯事实真相见明慧网报道《酷刑致疯案沉冤数载 任东生家人再告天津滨海监狱(图)》。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张立芹再次向天津市监狱管理局提请复议,监狱管理局仍然不予理睬。一月二十五日,张立芹给监狱管理局打电话询问复议结果,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不用监狱管理局给答复,也能去一中院立案。张立芹讲,我是依据《国家赔偿法》提请复议,这是合理合法的申请,希望你们给予答复。对方以年底事情较多为由再次推脱。

之后,张立芹先后四次去监狱管理局催促复议结果,直至三月十五日张立芹被派出所绑架仍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依法维权屡遭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份,中央巡视组进驻天津。张立芹向巡视组递交控告书,要求依法查处天津滨海监狱张仕林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并追究其刑事责任,要求依法赔偿任东生被迫害致疯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以及任东生的治疗费用。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上午,张立芹被静海区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刑事拘留。警察在张立芹不在现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将一箱真相台历的照片放在她的卷宗里当作“证据”,意欲以此构陷张立芹张立芹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后回家。

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份张立芹递交《控告信》、《刑事赔偿申请书》之后的九个月中,屡次遭到静海区公安国保、“610”、司法局及镇政府等多次上门、打电话骚扰、恐吓威胁,西城派出所警员曾几次上门以“取保候审”未到期为由企图绑架张立芹,致使张立芹曾一度不得不抛下年过八旬的老婆婆和精神失常的丈夫离家出走。

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幸福生活的一家人,现在丈夫被中共监狱迫害致疯,妻子再次被绑架,老婆婆老无所依。

更多报道见明慧网《任东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妻子控告遭恐吓(图)》、《酷刑致疯案沉冤数载 任东生家人再告天津滨海监狱(图)》、《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的遭遇(图)》、《我和父亲任东生遭受的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9/丈夫被迫精神失常-天津张立芹维权又遭绑架(图)-363060.html

2017-11-13: 任东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妻子控告遭恐吓

天津市静海区法轮功学员任东生,在天津滨海监狱被非法监禁五年期间,遭受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家人上访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通过邮政速递局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等部门邮寄了控告信,并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

家属依法维权,却屡遭恐吓威胁。近一个月来,静海区司法局、城关镇政府人员、派出所警察轮番上门骚扰、恐吓;十月十二日晚上九点前后,西城派出所警察再次来到任家砸门,十月十三日中午、晚上,警察又两次去任家砸门。

在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任东生的妻子张立芹不得不撇下年迈的婆母和精神失常的丈夫,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控告被拒 犯罪嫌疑人仍逍遥法外

任东生妻子张立芹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等八个部门邮寄了《刑事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滨海监狱张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监管人罪的刑事责任,同时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刑事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网上查询六月二十二日上述材料全部妥投。

七月二十四日,张立芹给国务院第一督查组打电话,反应任东生被迫害致疯情况,一位女士接了电话,该女士称已经记录下来,如果需要材料再通知张立芹
同年七月二十八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给出《答复函》,称控告线索已转至监所处依法办理。

九月十八日,《刑事控告信》寄出近三个月,张立芹没有收到上述部门的处理结果,只得去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询问任东生刑事控告案立案情况,当时办案人员不在无果而返。

九月十九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检察分院以滨海监狱“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向张立芹下达了《不立案通知书》,张姓工作人员称滨海监狱的警察都签了字了,证明没有人殴打过任东生。张立芹正告他们:“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依法控告维权却屡遭恐吓威胁

任东生被天津市滨海监狱迫害致疯后,家属依法控告追究迫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依法向赔偿义务机关(天津市滨海监狱)申请刑事赔偿,控告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非但没有受到保障,反而遭到静海区公安、司法、“610”及镇政府的骚扰恐吓威胁,使得本来就因被迫害而生活拮据、居无定所的张立芹及家人心中,更是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阴影。

八月二十四日上午,静海区城关派出所片警王志齐和董姓国保去了任家,任东生儿子在家。他们逼问儿子有什么人到你家来,之前儿子在明慧网发表的文章是谁给写的,谁给发到明慧网的。

转天,张立芹给派出所打电话询问他们来家所为何事,警察王志齐威胁张立芹:“你知不知道你还在取保候审期!”

十月十一日上午,城关派出所片警王志齐和一位年轻警察去任家,王志齐再次威胁张立芹:“你是取保候审,明天到派出所来一趟”,说话间王志齐左肩上的微型摄像头一直在录像。

十月十二日,静海区司法局、城关镇政府人员轮番上门骚扰,张立芹当时没有在家,他们不断的给她打电话,要求张立芹立刻去司法局、镇政府谈话,张立芹拒绝。

十月十二日中午,西城派出所(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绑架张立芹的派出所)给张立芹打来电话,让她去派出所报到,张立芹说不去。警察第三次威胁说:“你不来我就刑事拘留你!”张立芹一直在给他讲真相,希望他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该警察执迷不悟,叫嚣:“如果你不来,我就上网通缉你!”

十月十二日晚上九点前后,西城派出所警察再次来到任家砸门,意欲绑架张立芹。接连不断的骚扰使得任东生的精神极度紧张,他挥动着大木棒大喊大闹,门外的警察吓得赶快溜了。

十月十三日中午、晚上,派出所警察两次去任家砸门,家里人没有开门。

近几个月以来,尤其是中共邪党开会前后的二十多天里,静海区公安、司法、政府人员不断上门骚扰,逼问张立芹与谁来往,还强行拍照录像,并恐吓威胁任东升全家人,使得任家无法正常生活,并给街坊四邻带来了无端的恐惧和烦恼。

在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张立芹不得不撇下年迈的婆母和精神失常的丈夫,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3/任东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妻子控告遭恐吓(图)-356633.html

2016-12-10: 天津市静海县大法弟子张立芹被绑架

张立芹于12月7日被绑架,绑架后抄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8697.html

2016-04-07: 2009年2月12日被绑架后被冤判7年的天津市静海县大法弟子张立琴已于2016年2月11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6206.html

2014-09-14: 天津静海县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张丽芹,女,城关乡胡家园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静海县城关派出所与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五月二十二日被静海县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张丽芹家境更是悲惨,丈夫任东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港北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中只剩儿子和七十多岁的婆婆相依为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4/天津静海县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97723.html

2012-11-09:任东升遭药物迫害精神失常 妻子仍陷冤狱

天津静海县法轮功学员任东升,在天津滨海监狱(港北监狱)遭受五年迫害,出狱后又被秘密劫持到洗脑班。现得知,他曾被恶警诱骗服食不明白色药末,导致精神失常。

任东升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张丽芹,二零零九被中共绑架、判刑七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邪党多年的迫害,给任东升一家造成巨大伤害。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现只剩下孙子与奶奶相依为命。这个在魔难中长大的孩子,目前靠打工挣钱养活年迈的奶奶、疯癫的父亲,还要去看望仍在遭受牢狱迫害的母亲。

2009-12-13: 天津静海县张金水、张立琴被诬判重刑

天津静海县大法弟子张金水被诬判重刑十年,现在天津港北监狱遭受迫害;张立琴被诬判重刑七年,现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静海县城关派出所与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绑架了城关乡胡家园大法弟子张立琴、城关乡大法弟子张金水,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及贵重物品。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静海县中共邪党操控法院对他们非法开庭,他们准备偷偷摸摸的开庭,没通知家人,是家人听别人说的,他俩家只有个别的亲戚到场。恶警的假证据被张金水驳的哑口无言,进行不下去了,草草收场。伪法官找台阶下台,说要进入二审。

张金水被天津邪党法院非法判十年监禁。张金水是家庭主要经济支柱,其上有八十岁老父瘫痪在床、下有上初三的女儿,现家境十分困难。

张立琴被天津邪党法院非法判七年监禁。家中只剩儿子和七十多岁的婆婆相依为命,家境更是悲惨。她的丈夫任东生,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现已被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监狱已通知家属不许接见任东生,原因是监狱要强行“转化”任东生,逼他放弃修炼。

在此劝告天津公安、司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部门及个人,要认清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恶魔,不要再参与这场邪恶的迫害了。赶快宣布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为你们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3/214334.html

2009-05-26: 天津静海县张丽芹等遭绑架情况补充

2009年2月12日,静海县城关派出所国保大队610恶警绑架了城关乡胡家园大法学员张丽芹并非法抄家,抄走一台桌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彩打,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若干真相。张金水,城关乡大法弟子同时被非法抄家,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静海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6/201659.html

2009-02-17: 静海县大法学员张丽芹、张金水被绑架

2009年2月12日,天津静海县城关派出所国保大队610办公室恶警绑架了城关乡胡家园大法学员张丽芹,抢走一台桌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彩打,大法书籍,及若干真相材料。

城关乡大法学员张金水同时被恶警绑架、非法抄家。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静海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7/195631.html

2009-02-16: 天津静海大法弟子张丽琴、张金水被非法关押

2009年2月12日(星期四)上午,天津静海县大法弟子,张丽琴和张金水被静海县公安局、国保支队伙同静海城关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两家被非法同时抄家,现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此事件可能与大寺13人在2008年12月30日绑架案有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6/195587.html

2009-02-14: 天津市静海镇大法弟子张金水、张丽芹被绑架抄家

2009年2月13日早7时,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县公安局、静海县610数十人,翻墙入室绑架了静海镇大法弟子张金水和张丽芹,两人被绑架抄家,抄走部份物品,包括电脑和打印机及大法书籍等。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静海看守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14/195442.html

静海县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03-19: 天津市检察院
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南兴道368号(洞庭路与外环南路交口警备区对面)
邮编:300222
电话:022-27423558

天津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于世平

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地址:天津市河西区新围堤道8号
邮编:300210
电话:022-88220204
二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东

天津市司法局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北道52号
邮编:300191
电话:022-23082541

党委书记、局长,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兼),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委员
张铁英

天津市静海区司法局
地址:天津市静海区静文路14号
邮编:301600
电话:022-28942146
局长:张爱党
高所长:15902288868

天津市监狱管理局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街228号
邮政编码:300100
电话 022-27355454 ;-27023578 ;-27023600

党委书记、局长:梁清海
住址:天津市红桥区芥园道康华里19-1-302,
邮编 300121
电话:022-27591507

天津滨海监狱(原名“天津港北监狱”)
地址:天津市大港区学府路384号
邮编:300270
信箱:天津市大港区36信箱901分箱
电话:022-62071052(总机)

监狱长 许步荣,警号1208001
电话:022-6207101862071028
车牌号:津MH0966,

副监狱长 李国宇 警号1208005
住址: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8-2-1401。
邮政编码:300221
电话:02262071078 13920446469
车牌号:津LS1817或津LR1817

狱政科长 刘辉:022---62071051
副科长 李津 :022---62071196
接见室大厅:022---62071057
狱政科接待室:022-62071056

监狱信访科长:严军

静海区城西派出所
地址:静海区城关镇联盟大街中段9号
邮编:3016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