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 米易县 >> 阙发秀(阕发秀), 女, 49


出生时间: 1966-02-1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一社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八年,被迫害致伤致残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0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阙发芝 阙发秀(阕发秀) 阙发凤
儿媳: 杨兴春
孙子/孙女: 阙清波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开琼 胡兴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4: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秀被劫持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秀在2017年5月2日星期二下午4点多到米易火车站赶火车到成都,是因为阙发秀的女儿在成都住院,到成都照顾其女儿,但在米易火车站过检时,因为她一次被判刑,一次被劳教,所以身份证被他们耍了手脚,因此被火车站派出所绑架劫持,后来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到火车站派出所接人。

大法弟子阙发秀,2017年5月2日晚被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4/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6676.html

2015-12-24: 遭冤刑八年 四川米易农妇控告首恶江泽民
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四十九岁的农妇阙发秀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多次被绑架、殴打,被非法判刑八年,受尽折磨。

以下是阙发秀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修炼大法之前,患有双颌关节疼痛、手脚冰凉、麻木、尿路结石、腰部疼痛、胆囊炎等病症,虽然年纪轻轻,却经受着病痛的折磨八年,苦不堪言。一九九六年,妈妈修炼大法,说大法祛病健身效果好,教人做好人,叫我也炼。这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身上的病痛就不翼而飞,百病全消,真正感受到了修炼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及中共发动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我和我的家人多次遭到了各级政府和“610”人员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和法轮功学员龚志会、刘坤武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到天安门附近刚去打公用电话,就被北京便衣警察强行绑架到天安门广场附近的派出所关押几小时,后又将我们转送到北京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天后接回到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一星期才放回家。

乡镇政府人员的野蛮殴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被绑架到攀莲镇办的洗脑班,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和各个办公室的人员几乎全部出动,将本镇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镇政府强行洗脑。洗脑班请有打手队,打手队专门负责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扫大街,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辱骂、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书记和乡政府人员亲自上阵轮番给我们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强制给我们洗脑,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叫打手们将我们叫出乡政府会议室带到乡政府大楼的屋子里关上门用警棍打,有的被打伤,有的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当时被打手队长打昏倒在地上。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下旬一天,二姐阙发芝晚上起来炼功,楼上的打手看见,所有打手都从楼上下来,把我、还有两个同修全部叫出来,强迫我们和二姐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上强制蹲马步,又拳打脚踢,踢倒拉起来再打,象踢皮球一样将杨姓同修踢来踢去,我和二姐阙发芝、同修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我们附近几米远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复的这样被折磨,大约半小时。打手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我们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七点,后来被集体罚站到八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我们关押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我们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龚志会的脚和腰被打伤,杨顺发的腰被打成紫青色,我和二姐阙发芝的腰和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龚志会在扫地的时候扫帚掉在地上都无法弯腰去拾,只有用脚尖慢慢将扫帚勾起来,再开始扫地。回来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还要被打手们指挥打扫乡政府大院。好不容易打扫完,又被叫到楼上会议室继续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乡政府的人见我们的脸色不好,害怕出事才叫回屋休息。直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才将我们放回家。洗脑班结束时,攀莲镇强迫我们交大米二十多斤、生活费每天十五元,无钱的逼写欠条单据。

楠木寺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和妈妈与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二月在北京出租房学法,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大兴看守所关押,我和同修们绝食,被插鼻管灌食,后又被米易警察带回到米易看守所拘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青皮村九队和张军等功友一起开法会炼功被抓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我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想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同化大法并做个好人。警察不准炼功,指使包夹、劳教人员打我、温跃超、允华凤和炼法轮功的同修们,于是包夹和其他劳教人员便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用大扫帚打我们,又强行将我们拖到大树边用绳子把我们绑到大树上,不准我们说话,用东西将我的嘴堵住。在卧室炼功,用绳子将我们五花大绑,不准出监舍门,然后一个一个挨着叫到楼下办公室里用警棒打背部,打脚,打耳光,打得我鼻子鲜血直流。

过了几天,又是一个一个挨着叫我们到楼下办公室隔壁屋里。轮到我了,警察用很长的电警棍闪亮的电光电我的脸部,一边电一边骂,还不出气,然后又用电警棍中间最粗的电光对着我的咽喉狠狠的电,电得我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后来她们又换了一种方式,白天晚上都不准我出门,叫两个包夹看着我,吃过早饭就开始站到晚上,不准喝水、不准洗脸、不准洗脚、不准洗澡。过了几天见我还是坚持,她们就加大了力度,要扣包夹的改造分,这下我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包夹心情不好,对我大喝小吼,用脚踢我,我的脚也站肿了,我还是坚持。这下警察又变招了,把我垫床的棉絮、被盖、衣服全部拿走,一样不剩,只穿一身衣服。剩下的就是铁架钢丝床了。晚上大家都睡觉了,不准我睡,还要延长时间罚我站。包夹和同监舍的好心人见我这样,就拿了一些盖的东西给我,警察看见了,不准任何人拿任何东西给我,又给包夹施加压力,这样晚上就穿一身衣服睡在光铁架床上,折磨了我一个多星期,才让我出门。

会理看守所、米易看守所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米易在会理的资料点被破坏,警察当时把我和妈妈胡兴玉从二楼带到一楼院坝后,叫我们跟他们走,我不配合,他们便强行拖着我和我妈妈到会理公安局,把我们铐在走廊的栏杆上。后来又被送到会理看守所,叫我照相,我不配合,警察就打我头部。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在回米易的路上,上车时,我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用宽胶布封住嘴,不让说话。在车上,双手被手铐铐住,双脚被戴上脚镣。

到米易看守所,警察逼问口供,我不配合,几个警察将我双手戴上手铐挂在铁栏杆上,脚尖沾地,逼问口供,我还是不配合,就把我吊到人事不知,昏了过去,不知多长时间才苏醒了过来,我被放在了地上。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和王明珍在监室里炼功,遭到看守所所长、警察辱骂、殴打,用狼牙棒猛打我背部、臀部、大腿、打完我又打王明珍的臀部、大腿,打得我和王明珍身体青一块紫一块的,王明珍的整个臀部全被打的血瘀乌黑,疼痛难忍。我们坚持炼功 ,被警察用手铐把手铐在监号的铁窗上。

二零零三年一月,我和王明珍坚持炼功,被看守所轮流值班的警察用手铐把我和王明珍的手(有时单手,有时双手)铐起吊在看守所的大铁栏杆门上,只有脚触地,从早上八点吊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三点吊到吃晚饭,而且在吊的时间内不准吃饭、喝水、上厕所,连续五天都是如此。 我绝食抗议酷刑折磨,警察、狱医叫刑事犯强行将我按倒在床上,刑事犯捏住我的鼻子,另外几个刑事犯按手和脚,不能动弹,用扩口器将嘴扩开,然后将稀饭不停的倒进扩口器的管子里,吞不下憋得喘不过气来,弄得很憋气,警察不管我多么难受,一直把稀饭倒完,才放开我。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真的太痛苦了。这次野蛮灌食插管把喉管插破皮,痛了一个多星期,连喝水的时候都疼痛。

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米易县法院非法判我八年,刘龙云九年半、朱昭杰九年、朱明春八年、郭光秀七年。

二零零四年将我和郭光秀送到四川省龙泉驿女子监狱,在入监队,狱警就派包夹守着我,不让炼功,我讲大法好,也不准我说。用罚站来迫害我,逼我转化,我不配合,就叫全监舍的人陪我一起罚站,利用监舍的人给我施加压力,骂我,制造精神压力和痛苦。

十六年来,江泽民犯罪集团给我的精神和身体造成极大伤害,也给我及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4/遭冤刑八年-四川米易农妇控告首恶江泽民-320576.html

2013-09-29: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撒莲乡、丙谷镇洗脑班恶行
.......
阙发秀自述在楠木寺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青皮村九队和功友一起开法会炼功被抓并劳教两年。

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我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想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同化大法并做个好人。恶警不准炼功,指使包夹、劳教人员打我和炼法轮功的同修,于是包夹和其她劳教人员便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用大扫帚打我们,又强行将我们拖到大树边用绳子把我们绑到大树上,不准我们说话,用东西将我们的嘴堵住。

在卧室炼功,用绳子将我们五花大绑,不准出监舍门,然后一个一个挨着叫到楼下办公室里用警棒打背部,打脚,打耳光,打得我鼻子鲜血直流。

过了几天,又是一个一个挨着叫我们到楼下办公室隔壁屋里。轮到我了,恶警用很长的电警棍闪亮的电光电我的脸部,一边电一边骂,还不出气,然后又用警棍中间最粗的电光对着我的咽喉狠狠的电,电得我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后来她们又换了一种方式,白天晚上都不准我出门,叫两个包夹看着我,吃过早饭就开始站到晚上,不准喝水、不准洗脸、不准洗脚、不准洗澡。过了几天见我还是坚持,她们就加大了力度,要扣包夹的改造分,这下我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包夹心情不好,对我大喝小吼,用脚踢我,我的脚也站肿了,我还是坚持。这下恶警又变招了,把我垫床的棉絮、被盖、衣服全部拿走,一样不剩,只有铁架钢丝床了。晚上大家都睡觉了,不准我睡,还要延长时间罚我站。包夹和同监舍的好心人见我这样,就拿了一些盖的东西给我,恶警看见了,不准任何人拿任何东西给我,又给包夹施加压力,这样晚上就穿一身衣服睡在光铁架床上,折磨了我一个多星期,才让我出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9/四川米易县攀莲镇、撒莲乡、丙谷镇洗脑班恶行-280452.html

2012-05-31: 女儿阙发秀遭迫害事实
阙发秀 女 一九六六年二月十日出生,胡兴玉的小女儿,攀莲镇水塘村农民。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以暴力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由于阙发秀坚修大法拒绝转化,遭到恶党的多次绑架关押,遭非法劳教一次(二年)、非法判刑一次(八年)。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二年,阙发秀就有十年多被囚禁在中共的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阙发秀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的警察暴打昏倒在地,血流满地。然后送去北京东城区派出所关押八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星期受到非人虐待,规定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有时不准上。当时北京的天气很冷,警察强迫阙发秀她们把外衣脱了只穿内衣内裤挨冻。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阙发秀被押回米易县看守所,遭非法关押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阙发秀第二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劫持回关押在米易看守所一个月,政保科科长向金发罚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几号,攀莲镇第一期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转化,阙发秀被劫持到洗脑班。阙发秀拒绝转化,遭到陈友军等打手的毒打。打手们把阙发秀拉到陈友军的办公室,打手普军和安强用警棒打阙发秀的腰部、腿部,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一些白糖水后阙发秀才苏醒过来。十二月三十一日,阙发秀被放回家时,被镇“六一零”勒索大米二十斤,生活费每天十五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阕发秀第三次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五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将阙发秀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阙发秀等人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多次非法审讯、体罚,又被勒索罚款二百元,伙食费一千零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阙发秀等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开法会,被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非法抓捕、关押,被廖红兵等勒索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阙发秀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集体炼功,遭绑架并劳教二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阙发秀从劳教所回家后,经常遭到政保科恶警的骚扰, 阙发秀在家无法正常生活被迫流离失所。阙发秀离家出走后,政保科恶警仍然不甘心,在米易及周边个县市追捕阙发秀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阙发秀在会理遭绑架,关押在会理县派出所,两天两夜不给他们水喝、不给饭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阙发秀被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阙发秀在看守所遭到近半年的迫害,身体极度虚弱,一天到晚提不起气,成天躺在床上,二零零三年四月阙发秀胆囊炎病发,被朱成龙、林海等人押送到县医院输液,输入不明药物,病情更加严重,可是政保科和“六一零”不但不放人反而加重了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米易法院对阙发秀冤判八年,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监狱迫害。阙发秀的丈夫承受不了这种迫害的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恶党拆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1/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三)-258026.html

2011-04-13: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
(三)
梁晋川用暴力非法剥夺公民的上访权利,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关押,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恶党利用 掌握的国家机器,开足马力打压法轮功,靠造谣和谎言抹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靠暴力禁止群众修炼法轮功,靠强权改变群众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澄清事实,讨回 公道,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是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对上访法轮功学员以“进京滋事,扰乱 治安”为借口,肆意抓捕、关押、罚款、酷刑折磨,甚至判刑、劳教。梁晋川更是极尽邪恶之能事,组织指挥公安警察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暴力剥夺公民的正 当权利。1999年10月至2001年,据不完全统计,米易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有记载的有136人次遭到非法抓捕。
....
2000 年1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红英当场 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 被搜刮一空。强迫他们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 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参与迫害的有:驻京办工作人员、米 易公安局的警察、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有白廷飞。白廷飞还当众羞辱张红英。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200元,伙食 费150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238744.html

2010-06-26: 四川省米易县“六一零”罪行纍纍
...攀莲镇办了两期洗脑班,主要由攀莲镇“六一零”头目严继清(镇党委书记)负责。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攀莲镇办第一次洗脑班,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各个办公室的人员几乎全部出动,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镇政府强行洗脑。洗脑班有打手队,其成员有陈友军、李老二、小刘、普军、安强等六人,陈友军为队长。打手队专门负责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扫大街,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书记严继清强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配合他们的就要遭到打手队的毒打。法轮功学员刘龙云、张军、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杨顺发等人被打得最厉害,打手陈友军、普军、安强用脚踢、用拳头、警棍打,打得他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阙发秀当场被打昏死,龚志会的腿被打得痉挛,腿肚上的肉被打烂,腰被重打成伤,不能坐,不能站,痛昏死过去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廖远福到北京上访被拘留满后,政保科科长向金发、杨梓华强迫其妻交一千元,否则就将其判刑。廖远富家境贫困,无奈只有贷款一千元交了罚款。谁知廖远福刚跨出看守所大门又被绑架到攀莲镇洗脑班,被陈友军用警棍毒打。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当局才将被非法关押十天的法轮功学员放回家。洗脑班结束时,攀莲镇强迫每个学员交大米二十多斤、每天交生活费十五元,无钱的逼写欠条单据。...

...据不完全统计,米易被非法劳教的有:
撒莲镇:苏丽娟、王美、陈启荣、刘长会、徐天福
丙谷:张远林、高龙英(二次)、罗世美、郑尚碧
攀莲镇:杨兴春、杨兴美、阕发秀、龚自会、冉光会
草场:黄承会、黄国芬
垭口:吴庭美、江从猛
城关镇:吕波、黄天才
普威:胥斌
现在在劳教所的没有。...

...法院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庭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遭绑架的朱明春等五名法轮功学员时,法庭不允许被告辩护;当事人自己给自己作无罪辩护,但遭到法官、法警强行制止。其中朱明春在念答辩状时,法官不准辩护,法警抢走了《答辩状》。法院依照国保大队编造的“证据”对朱明春、朱召杰、刘龙云、阕发秀、郭光秀判以重刑。...

...据不完全统计,米易被非法判刑的有:

王元品、庄德林、李银奇、张正焕、张洪英、宋成会、周盛会、郭光秀、朱召杰、朱明春、阕发秀、唐兴荣、吕涛、张家霜、杨顺发、曾世华、罗江平、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胥斌、徐天福、黄显坤、范胜美、范跃海、吴桂芳、张贵超、熊聂珍、李会琼、李发会、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张家荣 唐兴荣 高龙英 张正焕 罗世美周建先、龚顺会、杨兴春等四十人(四十二人次)。其中张洪英、张正焕被非法判冤狱二次;二零零五年以后被判冤狱的有:吕涛、张家霜、张洪英(第二次)、高龙英、张正焕(第二次)、罗世美、周建先、唐兴荣、龚顺会、杨兴春(云南武定法院冤判);...

...撒莲:王元品、宋成会、周盛会、罗江平、徐天福、李会琼
丙谷:庄德林、张正焕(两次)、范胜美、张贵超、熊聂珍、高龙英、罗世美
攀莲镇:杨顺发、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 、杨兴春、张家荣、阕发秀
草场:李银奇、郭光秀、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教师)
挂榜:张洪英、唐兴荣、李发会、龚顺会
普威:胥斌
垭口:黄显坤、范跃海、吴桂芳
城关:周建先(退休教师)、张家霜、吕涛、朱召杰、朱明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9.html

2009-06-30: 四川米易县四名大法弟子在狱中被迫害致残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刘龙云、朱召杰、朱明春、阕发秀、郭光秀,从2002年11月3日至2002年11月5日先后被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绑架。2003年11月17日,米易县伪检察院、伪法院合谋对五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至今五位大法弟子除一人出狱外,其他四人仍被非法监禁,已被迫害致残。

刘龙云,男,农民,生于1973年2月22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二社。刘龙云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九年半,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肋骨被打断,现身体已残疾。

朱召杰,男,个体户,生于1954年12月9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铁建村9-36。朱召杰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九年,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现身体已残疾。

朱明春,男,医师,生于1961年11月28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南街71-64。朱明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八年,因在被挟持途中走脱,后又被绑架,于2004年4月6日由米易县法院原法庭原法官及审判员审判,加刑一年半,共判有期徒刑九年半。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现身体已残疾。

阕发秀,女,农民,生于1966年2月10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一社。阕发秀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郭光秀,女,农民,生于1981年11月29日,家住米易县沙坝乡山后村三社。郭光秀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七年,被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现已回家。

当时的非法庭审情况:除刘龙云外,都有律师或指定律师。但律师都没有给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大法弟子自己给自己作无罪辩护。但遭到伪法官、法警强行制止。其中朱明春在念答辩状时,伪法官不准辩护,法警抢走了答辩状。伪法庭根本不准大法弟子辩护。庭审记录也没有给大法弟子看,也没有叫当事人签字,就作为定案判刑的依据。整个庭审是非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703.html

2006-07-27: 家属发现杨顺发的被子上全是针眼和血
...12 月20日前后,阙发芝(已于2002年10月30日被迫害致死)晚上起来炼功,被在楼上打麻将下楼来的打手李老二看见,将她叫出来折磨。李老二的叫骂声被楼上正在打麻将的陈友军等听见,所有打手全部从楼上下来。阙发秀、杨顺发、龚志会听见叫骂声,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被陈友军将她们全部叫出来,强迫他们和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上,强制站马步。李老二、普军、小刘三个年轻人毒打一个大法弟子,用脚踢,又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轮流的放在大法弟子的头上,轮流的逼问读不读,凡是回答“不读”,他们三人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打腰部,用脚踢、用拳打。...

...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她们很近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覆的这样被折磨,大约半小时。暴徒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大法弟子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7点,陈友军又从7点罚站到八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大法学员们关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在地上,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陈友军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四名大法弟子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 ...

...龚志会的脚和腰被打伤,杨顺发的腰被打成紫青色,阙发秀、阙发芝的腰和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龚志会在扫地的时候扫帚掉在地上都无法弯腰去拾,只有用脚尖慢慢将扫帚勾起来,再扫地。回来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还要被陈友军等指挥打扫乡政府大院。好不容易打扫完,又被叫到楼上会议室继续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乡政府的人见几个大法弟子的脸色非常难看,害怕出事才叫回屋休息。 ...

...后来陈友军怕打出人命,推门進来,两个打手才住手不打了。他们将大法弟子们弄下楼来回到各自的房间,又将阙发秀、阙发芝姊妹叫到陈友军的办公室,同样是普军和安强打她们,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她一些白糖水后醒来。...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8/30/7749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7/134093.html

2006-05-30: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秀、朱明春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秀、朱明春2003年11月17日被米易县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处有期徒刑8年。阙发秀被送往成都龙泉驿至今未归,朱明春目前在五马坪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

* 大法弟子阙发秀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2002年11月7日,阙发秀被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因她炼功,遭到看守所所长朱成龙、林海的辱骂和毒打,后被用手铐把手铐在监号的铁窗上。

2003年1月,阙发秀因炼功被朱成龙罚站,并用狼牙棒猛打臀部大腿,阙发秀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疼痛难忍。从1月份开始,由值班的管教朱成龙、林海、(赫万发、付文辉、彭永春、这三人已退休)等用手铐把阙发秀的手(有时单手,有时双手)铐起吊在铁门上,只有脚尖粘地,从早上吊到晚上,身体吊得痛、麻木再失去知觉,而且不准吃饭喝水大小便,连续5天都是如此。

2003年3月,阙发秀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恶人用扩宫器扩嘴,插管灌食,由刑事犯小宝、老赵姓阙的等按住头、手脚、不能动弹,一人捏鼻子,陈青、朱成龙、林海他们将稀饭不停的倒在管子里,由于吞不下憋得喘不过气来,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次野蛮灌食插管把喉管插伤,喝水的时候都疼痛难忍。

2003年2月,叫去照相,阙发秀不配合邪恶,被攀枝花恶警秦刚打了几耳光,脸被打肿。4月胆囊炎病发,被朱成龙、林海等人押送到县医院输液,输入不明药物,病情严重邪恶之徒也不发放人。后被判刑8年送往成都龙泉驿至今未归。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6/22/74689.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0/129220.html

2006-05-28: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二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2000年1月,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阙发秀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拉横幅被抓,送回米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3月27日开法会被罚款200元,2000年4月26日因集体炼功被绑架劳教2年,送到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受尽非人的折磨。

2001年阙发秀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1月5日在会理资料点被抓后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抓起地上的脏塑料袋塞在嘴里,被恶警用手夹住脖子拖起走,拖得她憋气。在会理派出所,阙发秀被会理的恶警和米易的恶警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将她双手吊起,打头部。阙发秀被打昏过去,在送回米易上车的时候,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用宽胶布封嘴,她吐掉,又被恶警用宽胶布连缠三圈,憋得喘不过气来,呕吐厉害,才将胶布给她取下。上车后,不法人员将她的双手铐起,脚套上脚镣。

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绝食抗议,阙发秀被所长朱成龙、林海狱医陈青和刑事犯小宝、小阙将她按倒在死刑床上,刑事犯捏住她的鼻子,另外两个刑事犯按她的手和脚,陈青他们用扩宫器将她的嘴扩开,然后将稀饭不停的倒在嘴里,弄得很憋气,而且她的嘴被扩宫器插破皮,直到把稀饭倒完为止。

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阙发秀于2003年11月17日被米易恶党法院(院长唐炬州,检察长亢锋)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8年,至今关押在成都龙泉驿。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6/13/744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9003.html

2006-05-20: 四川省米易县恶人录
...米易县看守所恶警狱医陈青,女,40岁左右。凡是在米易看守所绝食抗议过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此人极其阴险歹毒,平日里说话细声细气的,可是给大法弟子灌食时却是心狠手辣。被灌食迫害死的大法弟子辜兴芝就是她的亲自动手,辜兴芝死时鼻子里还插着胶管子。陈青在给大法弟子阙发秀野蛮灌食时,拿着扩宫器对着阙发秀的嘴乱搓,橡胶管插進食管还不准取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31.html

2004-01-27: 三死数十残──四川米易县警察摧残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据消息来源透露,1999年至2003年,米易看守所伙同公安局非法抓捕、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对被抓来的学员進行刑讯逼供,致使法轮功学员阙发芝、辜兴芝和杨文会三人遭迫害致死 ,陈正芝、黄天才、龚志会、阙发秀、朱召杰、张远林、王美、杨顺发、范跃海等数十位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7/65921.html

2004-01-24: 米易县数十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三人遭迫害致死
...1999 年至2003年12月,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有近百人,其中有:朱召杰、徐天福、黄天才、李会琼、高龙英(两次)、陈正芝(两次)、何福荣、刘长会、苏丽娟、曾梦福、李干云、江丛猛、周胜会、陈启荣、张远林、罗世美(两次) 、姚元芳、姚小玲、杨兴春、李永会、王美、何明珍、白朝霞、龚志会、阙发秀、吕波等人。...

...1999年至2003年,米易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的有二十几人,其中有:周盛会、徐天福、罗江平、范跃海、曾世华、吴桂芳、王元品、宋盛会、张红英、黄显坤、李银奇、范胜美、张国超、廖远富(十年)、朱召杰、朱明春、杨顺发、阙发秀、庄德林、张正焕、郭光秀、徐斌、刘坤伍等人。...

...米易大法弟子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数十人,其中有陈正芝、黄天才、龚志会、阙发秀、朱召杰、张远林、王美、杨顺发、范跃海等。...

...1999年至2003年,县公安局派出所、政保科、拘留所和看守所的恶人经常谩骂和毒打折磨大法弟子朱召杰、阙发秀、扬顺发、曾梦福、庄德林、廖远富等法轮功学员,恶人打累了才罢休。听同监室的刑事犯讲,亲眼看见大法弟子范跃海被打昏死10多分钟才苏醒过来。...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26/4550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4/65686.html

2003-11-30: 2003年11月30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米易看守所劫持的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四川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其中朱召杰九年,朱明春八年,刘坤伍九年半,阙发秀八年,郭光秀七年。恶警准备在11月29日(星期一)将他们秘密送走。...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2/16/4319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30/61563.html#chinanews-20031130-6

2003-11-07: 2003年11月7日大陆综合消息
...米易县看守所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面临非法审判

据可靠消息,米易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召杰、朱明春、刘坤伍、阙发秀(去年在会理资料点被抓)于11月17日被非法开庭。希望攀西大法弟子正念救援同修。现各村村长带领恶人到大法弟子家,要大法弟子签字。大法弟子郭光秀去年在会理资料点被抓,春节前家人用1000元保外就医回家。今年11月3日在米易天天超市上班时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17日被非法开庭的有大法弟子郭光秀。...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1/21/4244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7/60189.html#chinanews-20031107-6

2002-12-26: 2002年12月26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省西昌市会理县的三个资料点被不法警察破坏
2002年11月5日四川省西昌市会理县的三个大法资料点被抄,大法弟子阙发秀(40岁)和胡兴玉(72岁),郭小秀(21岁),朱明春(44岁),刘龙云(28岁),一位四十岁及一位五十多岁的同修被绑架。设备损失惨重。邪恶抓人时砸坏房东的铁门。胡兴玉,郭小秀现已正念闯出。朱明春,阙发秀,刘龙云已被非法逮捕,现关押在攀枝花市米易县看守所,惨遭迫害,为抵制迫害现在在绝食。会理资料点被抄后,邪恶为泄私愤抓捕了它们怀疑与此事有关的两名同修丁文艺、赵国伟。他们被关在会理看守所遭受残酷迫害。...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5/3056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6/41722.html

2002-03-10: 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阙发秀:99年10月因到北京护法回家后被邪恶之徒非法拘留、罚款贰佰元,12月被乡政府非法抓去办洗脑班,遭毒打致全身乌青,释放时非法按15元/天罚款,因没钱,被逼写了欠款单据,后邪恶之徒拿单据勒索其家人交了四百多元才放人。后因参加心得交流会被非法送往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秘密劳教,释放后因坚持修炼而遭到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7/1994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0/26379.html

攀枝花 米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20-09-10: 攀枝花盐边县公安局 8128653504 8128655102

2020-09-08: 梨树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崔仁负责,电话:0434-319604718543416026

2020-02-20: 米易县新山乡
迫害人及乡镇府人员电话:
韩国富 职务 新山乡安监所 13547613501
贺树湘 职务 高龙村监督员 13982342682
周崇刚 职务 坪山村正科级干部 13551757899
卢仲勇 职务 坪山村干部 13982391150

其他人
温浩 职务 新山村党委副书记 13882367024
孔德国 职务 人大主席 13982321108
刘魏 职务 新山乡党委副市记 18982348756
贺桂雄 职务 乡长 13458105152
陈涛 职务 党委书记 13982384477

2019-11-07: 1、610头目舒洪武(shu,hongwu),男,1961年出生,现年58岁,家住米易县清河苑小区2栋一单元6楼。现使用手机号码:13908145830

米易县城北网格警察黄文胜(电话:13882356989)

舒洪武,丙谷镇沙沟村六社人,在本镇参加工作,招聘为丙谷镇土地员,2006年任该镇恶党书记,2010年调米易县政法委任维稳办主任。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舒洪武不管是担任土地员、恶党书记还是维稳办主任,现任610头目,都积极参与对本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现任公安局局长赖生红,今年从攀枝花市盐边县调到米易县任公安局局长兼副县长。

3、国保成员:原攀莲镇派出所所长,现任国保副队长,李雪松原副队长,现任队长,杨梓华任指导员。

2018-05-19:非法抄查四川省米易县郭会彬夫妇责任单位信息
丙谷镇派出所:0812-8100110

2017-08-30: 县委书记王飚
王飚的电话号码:13980353016

2015-04-13: 相关电话:
荣昌县看守所:023-467590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