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 米易县 >> 阙发芝, 女, 49

阙发芝
阙发芝未被注射毒针之前正常状态的照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二队
拘留时间: 2002年6月3日
个人近况: 2002年10月30日 迫害致死 (2003-05-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7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阙发芝 阙发秀(阕发秀) 阙发凤
儿媳: 杨兴春
孙子/孙女: 阙清波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开琼 胡兴玉

全身浮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31: 女儿阙发芝被迫害致死
阙发芝 女 胡兴玉的三女,攀莲镇水塘村农民。阙发芝得法前有严重的风湿病、腰痛等多种病,常年抱着药罐子。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进行迫害,阙发芝用自己修炼大法的变化和亲身感受先后到米易民政局、攀枝花信访办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好的,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的。当地政府不理,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阙发芝到北京上访再向上级政府反映法轮功真相,却遭到绑架,被劫持回米易后被政保科非法关押七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阙发芝被劫持到攀莲镇暴力洗脑。阙发芝拒绝转化,被打手普军和安强用警棒打腰部、腿部,阙发芝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人都站不起来,一身疼痛难忍。十二月三十一日,阙发芝被放回家时,被镇“六一零”勒索大米二十斤,生活费每天十五元。

二零零二年阙发芝因贴真相资料,被恶人发现企图绑架未果,阙发芝毅然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底,阙发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六月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抓捕,被关押在一个地下室的医院,被恶人恶警酷刑折磨,并被注射不明毒药。六月中旬米易政保科到北京接人。北京恶警告诉政保科警察杨梓华:这个人(阙发芝被注射了毒药)回去后活不了多长时间。 阙发芝被劫持回到米易,杨梓华明知阙发芝因注射毒药活不了多长时间,也不把阙发芝放回家,而是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阙发芝体内的毒药发作,五脏六腑象火烧一样,非常难受。身体一直发着高烧,阙发芝只好将胸部紧贴在打湿水的地面,试图用冰冷的地面来缓解身体的痛苦。毒药使她痛苦万分,急躁不安,一会儿胸紧贴床边,一会儿又将胸部紧贴地面,通宵在床上、地上爬来爬去,煎熬着毒药对她身体的摧残,生命危在旦夕。公安局怕担责任,才将阙发芝放回家。回家后,阙发芝全身上下,从小腹、腹股沟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鸡蛋大的硬包,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在这种情况下政保科的柴发祥等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左右,阙发芝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九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1/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三)-258026.html

2011-04-13: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
(三)
梁晋川用暴力非法剥夺公民的上访权利,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关押,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恶党利用 掌握的国家机器,开足马力打压法轮功,靠造谣和谎言抹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靠暴力禁止群众修炼法轮功,靠强权改变群众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澄清事实,讨回 公道,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是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对上访法轮功学员以“进京滋事,扰乱 治安”为借口,肆意抓捕、关押、罚款、酷刑折磨,甚至判刑、劳教。梁晋川更是极尽邪恶之能事,组织指挥公安警察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暴力剥夺公民的正 当权利。1999年10月至2001年,据不完全统计,米易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有记载的有136人次遭到非法抓捕。
....
阙发芝:1999年7月20日之后她两次(1999年11月、2000年1月)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被非法关押、罚款。2002年初因散发真相传单 被米易公安局逼迫得流离失所。2002年5月末第三次到北京上访,6月3日在天安门被北京恶警绑架后在北京关押,在北京关押期间被北京恶警每天戴上脚镣手 铐带到警备森严的地下室中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折磨(恶警称是检查身体)。6月中旬被送米易公安局后生活已不能自理,6月28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回家之 后一直全身浮肿,呼吸困难,不能睡觉。一直处于极度痛苦之中,2002年10月30日晚含冤离开人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238744.html

2011-04-10: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一)
.......
一、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1、阙发芝,女,49岁,米易县攀莲镇法轮功学员
阙发芝以前身患风湿腰痛等多种疾病,常年抱着药罐子。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病魔缠身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无病一身轻。阙发芝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在亲友邻居中得到好评。1999 年7.20开始中共邪党全面镇压法轮功,阙发芝多次向政府及相关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先后到米易县民政局、攀枝花信访办,诉说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达到心身健康,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处处为别人着想。要求政府停止镇压,还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环境。接待她们的人员不理,还欺骗说一定将她们反映的真实情况向上转达。等了一个多月不但没有好的变化,反而诬蔑法轮功为××。于是阙发秀准备向上一级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1999年10月30日阙发芝到北京上访,结果遭绑架,送回米易后被非法关押7天。

1999年12月阙发芝被攀莲镇副镇长王争明等七八人骗到攀莲镇洗脑班,每天早上被打手队长陈友军等6人强制扫大街,每天被强制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12月二十几日,阙发芝晚上起来炼功,被从楼上打麻将下楼来的打手李老二看见,将阙发芝叫出来。听到李老二的叫骂声惊动了打手队长陈友军,所有打手全部从楼上下来,又把阙发秀、杨顺发、龚志会等法轮功学员全部叫出来,强迫他们和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强制站马步。李老二和普军、小刘三个年轻人毒打一个法轮功学员,用脚踢,又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轮流的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轮流的逼问读不读,回答“不读”,他们三人一起围住被问的法轮功学员一顿毒打,用脚踢、用拳打,打的都是要害部位。因蹲马步身子摇晃 ,打手把恶书放在法轮功学员头上,恶书就会从头上滑下来,打手们立刻就围住法轮功学员毒打一顿,然后又一个一个的问“读不读”?法轮功学员都说“不读”,恶徒就从杨顺发开始,李老二用脚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又用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拉起来踢倒,又拉起来,这样反复折磨。后来他们五人站两排,强制杨顺发站中间,暴徒们象踢皮球一样将他踢来踢去,大约半小时。

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她们很近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复的这样折磨,大约半小时。暴徒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7点,陈友军又从7点罚站到八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法轮功学员们关押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陈友军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阙发芝等法轮功学员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

第三天,由于法轮功学员们拒绝写所谓的“保证”,攀莲镇“610”头目严继清早上上班时就叫陈友军将阙发芝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叫到他的办公室,六个打手也到了严继清的办公室。严问:“遵守不遵守公安部的六条通告”?法轮功学员们都说:“不遵守,六条通告是错误的”。严继清听后气得不行,递眼色给打手们,并说象往常一样出去劳动,其实就是叫打手们象那天一样打他们。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们下了一层楼,陈友军将阙发芝和阙发秀叫到他的办公室,陈出门将门关上在外面放哨,普军、安强进屋,强迫二位法轮功学员面墙而站,安强用警棍打阙发芝的腰和腿,普军打阙发秀的腰和腿,打一会儿,强迫背向墙壁而站,他们又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们的手臂和前腿。 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一些白糖水后醒来。阙发芝被打手们打伤。

2000年1月,阕发芝再次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被挟持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一月的北京非常冷,恶人强迫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将阙发芝等人押送回米易。回米易被公安局向金发、廖红兵关进看守所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向金发勒索罚款200元,伙食费150元。

2000年7月,攀莲镇水塘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村长徐朝友将阙发芝绑架到洗脑迫害,早上下午罚跑圈,跑一小时站一小时。徐朝友监督跑。白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灌输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两天两夜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能站和蹲。阙发芝不写保证书,又被送到攀莲镇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阙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白天被打手们强制跑圈,晚上被强制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然后被罚站。阙发芝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2000年12月阙发芝因发真相资料,遭到公安局的追捕,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5月,阙发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访,2002年6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捕,关押在附近的派出所,恶警审问“你叫什么名字”?阙发芝不说,当晚下半夜阙发芝被押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送到附近医院,又被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进地下室之前,不法人员将她的眼睛蒙上什么都看不见,进院后才将布取下,她看见有背枪的警察站岗,她被弄到病床上,双手被铐在床上,脚被戴脚镣,然后给阙发芝输液,输了不明的毒药。几天后送回东城看守所,恶警说:你不说名字,马上送到医院住院。由于阙发芝怕再到那个医院,只好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2002年6月中旬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到东城看守所接人,阙发芝生活已不能自理,6月28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东城看守所的恶警告诉杨梓华,说这个人(阙发芝)有(因注射了毒药引起)心脏病,肾衰竭,回去后活不了多长时间。

阙发芝被杨梓华劫持回到米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阙发芝发高烧,一直提不起气,心里烧的很难受,只好将胸部紧贴在打湿水的地面,一会儿胸贴地面,一会儿胸紧贴床边,通夜在床上爬来爬去,煎熬着毒药对她身体的摧残。

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此人病情危险,是不会好的,很快就会死掉,公安局怕担责任,2002年6月28日才将阙发芝放回家。 回家后,毒性仍在发作,阙发芝浑身从小腹、腹股沟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鸡蛋大的硬包。随后硬包破皮,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阙发芝回家后,政保科的柴发祥等10多个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更加剧了阙发芝的病情。几个月后,阙发芝全身发肿发硬,根本不能睡觉,呼吸困难,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裤子内。2002年10月30日晚,阙发芝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49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0/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一)-238749.html

2010-06-26: 四川省米易县“六一零”罪行累累
...攀莲镇办了两期洗脑班,主要由攀莲镇“六一零”头目严继清(镇党委书记)负责。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攀莲镇办第一次洗脑班,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各个办公室的人员几乎全部出动,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镇政府强行洗脑。洗脑班有打手队,其成员有陈友军、李老二、小刘、普军、安强等六人,陈友军为队长。打手队专门负责监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扫大街,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书记严继清强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配合他们的就要遭到打手队的毒打。法轮功学员刘龙云、张军、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杨顺发等人被打得最厉害,打手陈友军、普军、安强用脚踢、用拳头、警棍打,打得他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阙发秀当场被打昏死,龚志会的腿被打得痉挛,腿肚上的肉被打烂,腰被重打成伤,不能坐,不能站,痛昏死过去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廖远福到北京上访被拘留满后,政保科科长向金发、杨梓华强迫其妻交一千元,否则就将其判刑。廖远富家境贫困,无奈只有贷款一千元交了罚款。谁知廖远福刚跨出看守所大门又被绑架到攀莲镇洗脑班,被陈友军用警棍毒打。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当局才将被非法关押十天的法轮功学员放回家。洗脑班结束时,攀莲镇强迫每个学员交大米二十多斤、每天交生活费十五元,无钱的逼写欠条单据。...

...阙发芝因不改变真善忍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罚款。二零零二年初,因散发真相传单被米易公安局逼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五月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六月三日在天安门被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在北京关押期间,阙发芝每天戴上脚镣手铐由警察带到警备森严的地下室中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折磨(恶警宣称是检查身体)。六月中旬被送米易公安局看守所关押,由于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于六月二十八日被送回家。阙发芝腹部有多个硬性的肿块,全身浮肿,不时流出黄水,呼吸困难,吃不下东西,不能睡觉。一直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晚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9.html

2006-05-28: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芝被迫害致死的补充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阙发芝,多次遭受当地恶党人员残酷迫害,2002年5月到北京上访,6月3日被北京恶警绑架后劫持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被蒙上眼睛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双手铐在床上,脚被戴上脚镣,注射不明毒药,于2002年10月30日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49岁。

阙发芝,女,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居民,得法前有风湿腰痛等多种病,96年修炼后这些病全好了。99年恶党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阙发芝因为自己亲身受益,所以先后到米易民政局、攀枝花上访办告诉政府自己通过修炼后的亲身感受。因为当地人员不理,还欺骗她们说一定将她们反映的真实情况向上转达,等了一个多月不但没有好的变化,反而诬蔑法轮功定为×教。99年10月30日,阙发秀到北京上访,送回米易后被非法关押7天。

99 年12月阙发芝被攀莲镇副镇长王争明等七八人将她骗到乡洗脑班,每天早上被打手队长陈友军等6人强制扫大街,每天被强制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 12月二十几日,阙发芝晚上起来炼功,从楼上打麻将下楼来的打手李老二看见,将她叫出来迫害。李老二的叫骂声被楼上正在打麻将的陈友军等听见,所有打手全部从楼上下来。阙发秀、杨顺发、龚志会听见叫骂声,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被陈友军将她们全部叫出来,强迫他们和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上,强制站马步。李老二和普军小刘三个年轻人毒打一个大法弟子,用脚踢,又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轮流的放在大法弟子的头上,轮流的逼问读不读,回答“不读”,他们三人一起围住被问的大法弟子,一顿毒打,打腰部,用脚踢、用拳打。

放在头上的恶书,本来因为站马步身子就在摇晃,恶书就会从头上滑下来,打手们立刻就围住大法弟子毒打一顿,然后又一个一个的问,读不读。大法学员都说“不读”,恶徒就从杨顺发开始,李老二用脚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又用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拉起来踢倒,又拉起来,这样反覆折磨。后来他们四人站两排,强制杨顺发站中间,暴徒们像踢皮球一样将他踢来踢去,大约半小时。

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她们很近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覆的这样被折磨,大约半小时。暴徒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大法弟子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7点。陈友军又叫他们从7点罚站到8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大法学员们关押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陈友军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四名大法弟子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

龚志会的脚和腰被打伤,杨顺发的腰被打成紫青色,阙发秀、阙发芝的腰和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龚志会在扫地的时候扫帚掉在地上都无法弯腰去拾,只有用脚尖慢慢将扫帚勾起来,再开始扫地。回来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还要被陈友军等指挥打扫乡政府大院。好不容易打扫完,又被叫到楼上会议室继续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乡政府的人见几个大法弟子的脸色非常难看,害怕出事才叫回屋休息。

事隔三天,由于大法弟子们拒写所谓的保证,严纪青早上上班将四名大法弟子叫到他的办公室。六个打手也在,问遵守不遵守公安部的六条通告。大法弟子们都说不遵守,六条通告是错误的。严纪青听后气得不行,递眼色给打手们,并说像往常一样出去劳动,其实就是叫打手们像那天一样打他们。打手们强迫大法学员们下了一层楼,陈友军将龚志会和杨顺发叫到他的办公室,普军安强進屋后,陈出门将门关上,在外面刷牙放哨,他们强迫二位大法弟子面墙而站,安强用警棍打龚志会的腰和腿,普军打杨顺发的腰和腿,打一会儿,强迫背向墙壁而站,他们又用警棍打大法弟子们的手臂和前腿。

后来陈友军怕打出人命,所以推门進来,两个打手才住手不打,他们将大法弟子们弄下楼来回到各自的房间,又将阙发秀、阙发芝姊妹叫到陈友军的办公室,同样是普军和安强打她们,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一些白糖水后醒来。

恶党不法人员们心里发虚,赶紧下楼来看看杨顺发和龚志会怎么样。龚志会被送回小屋后人就昏迷过去,忽然醒来,想上厕所,慢慢移到放鞋子的地方,穿上鞋想站起来,可连续站了几次都站不起来,陈说你怎么样,龚志会说站不起来了。龚志会的腿被打得痉挛,腿肚上的肉被打烂,腰被打伤,所以只好躺在床上,不能坐,痛得再一次昏迷过去。第二天晚上恶徒陈友军又到大法弟子房间再一次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大法弟子都拒绝写。

在 2000年元旦的前一天,不法人员才将大法弟子全部放回家。2000年7月,攀莲镇水塘村不法人员又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参与的恶人有村长徐朝友、乡上的杨庭和等。阙发芝被送到洗脑班迫害,早上下午罚跑圈,跑一小时站一小时。徐朝友监督跑,70多岁的老人跑不动,他还叫跑快点跟上;恶徒白天强制灌输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两天两夜不准大法弟子睡觉,只能站和蹲。不写保证书的,就被送到攀莲镇洗脑班继续迫害。

阙发芝被劫持到洗脑班,遇到洗脑班正在强制大法弟子跑圈,阙发芝等大法弟子们也被强制去跑圈,跑一小时左右,天黑了被劫持到楼上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然后被罚站。陈友军等把大法弟子张军、刘龙云、阙清波拉出去打。刘龙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三夜,罚款300元,其中有两天两夜不准睡觉,只准站和蹲,而且腰被打伤,在痛苦的折磨后被其父保回家,

2002年阙发芝因贴真相资料,被恶人发现后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5月,阙发芝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捕,关押在附近的派出所,当晚下半夜被劫持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送到附近医院,又被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進地下室之前,不法人员将她的眼睛用布蒙上,進院后才将布取下,她看见有背枪的警察站岗,她被弄到病床上,双手被铐在床上,脚被戴上脚镣,然后给输液,输了不明的毒药。几天后送回东城看守所,恶警说你不说名字,马上送到医院住院。由于怕再到那个医院,只好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米易的杨梓华等到东城看守所接人。当时东城看守所的恶警告诉杨梓华他们,说这个人有心脏病肾衰竭,回去后活不了多长时间(实际上是注射了毒药)。

阙发芝被劫持回到米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发烧,心里升不起气,只好将胸部紧贴在打湿水的地面,心里烧得十分难受,受不了一会儿胸贴地面,一会儿胸紧贴床边,通夜在床上爬来爬去,煎熬着毒药对她身体的摧残。

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此人病情危险不会好的,很快就会死掉,看守所怕担责任将她放回家。

回家后,毒性仍在发作,阙发芝浑身从小腹、腹股沟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鸡蛋大的硬包,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政保科的柴发祥等10多个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几个月后,阙发芝周身肿硬不能睡觉,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裤子内。2002年10月30日左右,阙发芝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6/23/7472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9004.html

2002-11-07: 法轮功学员阙发芝被北京警察虐待致死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11月5日报导──四川省消息,攀枝花市49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阙发芝于今年6月3日在天安门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期间,每天被北京警察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虐待,致生命垂危,于10月30日在家乡离开人世。

消息来源称,阙发芝是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二队居民,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20之后,她曾三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均被非法抓捕关押。

消息指,2002年6月3日是阙发芝第三次进京上访,她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知情者透露,警察以检查身体为名,每天将阙发芝铐上脚镣手铐,押到警备森严的地下室中,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虐待她。10天后,当阙发芝被送回米易公安局时,她已经无法生活自理,6月28日米易公安局不得不让生命垂危的阙发芝回家。阙发芝回家后再也没有恢复过来,一直全身浮肿,呼吸困难,不能睡觉,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于2002年10月30日晚离开人世。

米易县公安局值班室人员一听记者提阙发芝的名字立即挂断电话,政保科一警察则没有否认阙发芝死亡案,但口气凶狠地问:“打听这干什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39209.html

2002-11-03: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阙发芝被北京警察迫害致死(图)
阙发芝(Que, Fazhi),女,49岁,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二队大法弟子。阙发芝2002年6月1日到北京上访,6月3日在天安门被北京恶警绑架后在北京关押10多天后被送回米易公安局,6月28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2002年10月30日离开人世。

阙发芝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之前疾病缠身,修炼大法之后身体健康,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在亲友邻居中得到好评。

99年7.20之后她两次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被非法关押。2002年初因散发真相传单被当地公安局逼迫流离失所。2002年5月末第三次到北京上访,6月3日在天安门被北京恶警绑架后在北京关押,在北京关押期间被北京恶警每天带上脚镣手铐带到警备森严的地下室中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折磨(恶警宣称是检查身体)。6 月中旬被送当地公安局后生活已不能自理,6月28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回家之后一直全身浮肿,呼吸困难,不能睡觉。一直处于极度痛苦之中,2002年 10月30日晚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5/2845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3/39040.html

2002-03-10: 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99年12月份,米易县攀莲镇不法人员将法轮功学员非法抓到洗脑班,用胶棒打、蹲马步、手铐铐、拳打脚踢等,打得大法学员遍体鳞伤,走路都一瘸一拐,还被逼着去扫大街,给攀莲镇乡政府打扫卫生。邪恶之徒逼着大法学员写保证书,有的大法学员坚持不写保证,被打得昏死过去,有的被打得站不起来,大小便都无法自理。邪恶之徒还逼每人每天按15元/天(生活费5元/天,打手费、管理费10元/天)交钱,有的学员没有钱,被逼着写欠款单据,然后暴徒们再到其家里去索要。...

...阙发芝:因参加心得交流会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抓去拘留,遭到打骂。99年11月進京上访后,12月被乡政府非法抓去办洗脑班,遭毒打,罚扫大街一个月,罚给乡政府打扫卫生,释放时非法按15元/天罚款。后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非法四处搜捕,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7/1994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0/26379.html

攀枝花 米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20-02-20: 米易县新山乡
迫害人及乡镇府人员电话:
韩国富 职务 新山乡安监所 13547613501
贺树湘 职务 高龙村监督员 13982342682
周崇刚 职务 坪山村正科级干部 13551757899
卢仲勇 职务 坪山村干部 13982391150

其他人
温浩 职务 新山村党委副书记 13882367024
孔德国 职务 人大主席 13982321108
刘魏 职务 新山乡党委副市记 18982348756
贺桂雄 职务 乡长 13458105152
陈涛 职务 党委书记 13982384477

2019-11-07: 1、610头目舒洪武(shu,hongwu),男,1961年出生,现年58岁,家住米易县清河苑小区2栋一单元6楼。现使用手机号码:13908145830

米易县城北网格警察黄文胜(电话:13882356989)

舒洪武,丙谷镇沙沟村六社人,在本镇参加工作,招聘为丙谷镇土地员,2006年任该镇恶党书记,2010年调米易县政法委任维稳办主任。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舒洪武不管是担任土地员、恶党书记还是维稳办主任,现任610头目,都积极参与对本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现任公安局局长赖生红,今年从攀枝花市盐边县调到米易县任公安局局长兼副县长。

3、国保成员:原攀莲镇派出所所长,现任国保副队长,李雪松原副队长,现任队长,杨梓华任指导员。

2018-05-19:非法抄查四川省米易县郭会彬夫妇责任单位信息
丙谷镇派出所:0812-8100110

2017-08-30: 县委书记王飚
王飚的电话号码:13980353016

2015-04-13: 相关电话:
荣昌县看守所:023-46759021
荣昌县公安局:023-46733529
荣昌司法行政:023-46733713
荣昌法律援助中心:023-46750148
2014-12-13: 绑架四川省米易县李福良、彭光琴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6-25:2002年底,攀枝花市米易县龚自会和阙发枝一起去北京上访。阙发枝在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东城区的恶警注射了毒药,导致全身浮肿,内脏器官衰竭。她们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接回米易后,阙发枝因生命垂危,恶警怕担责任,将其送回家。前后不过一个多月,原本健康的阙发枝在极度痛苦中而离世(2003年有报道)。而龚自会也受到同样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783.html

法轮功学员阙发芝被北京警察虐待致死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阙发芝被北京警察迫害致死(图)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